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80章 ‘宁凡’之死

第180章 ‘宁凡’之死

  明玉楼六层,气氛旖旎。

  桌案上,一鼎香炉燃着紫色香烟,是晋国一种名为‘思暖’的香料。

  床榻上,纱帘遮掩,其内看不真切,隐隐可见一男一女,并排躺在锦被之上。

  锦被是红色鸾凤绣饰,墙上则画着春.宫,纱帘遮掩下,一丈二尺宽的大床,散着丝丝女子幽香。

  云若薇心跳很快,很快,在她身边,几乎贴着肩,躺着宁凡。

  这床,这么大,还画春.宫,一看就不是休息用的,而是,‘办事’用的。自己求宁凡入梦斩魔,宁凡竟带着自己,来这种靡靡之床,真是,真是…

  “无耻!”她心潮难平,一咬牙,还是说了出来。

  “呃…这床是明玉楼原有的,狐偃统领送与我时,便有此床,这无耻二字,从何说起。”

  “我警告你,你若敢对我如何…”

  “我不会对你如何…好了,快快入梦吧。这还是我第一次,尝试以小妖术入梦。”

  “你会小妖术?”

  云若薇明眸讶异,侧过身,古怪打量着宁凡。

  人族,有妖血都很稀有了,竟然还会施展妖术…他有妖脉?罢了罢了,他本是这么奇怪的。

  这一侧身,令云若薇的脸,几乎贴在宁凡耳边,轻呵的香气,传到宁凡耳边,就好似情人间的挑逗。

  她瞬间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失态,立刻平躺,心跳却更快。

  好在宁凡一心放在入梦术的妖术指诀上,对云若薇的行为,也并未多么在乎。

  若是他真居心叵测,想对云若薇如何,多半早趁此机会,一个翻身,采阴指一点,便得偿所愿。

  云若薇暗暗松了口气,知晓自己算是误会了宁凡,看起来,宁凡虽然行为无耻,但心,却是沉稳的,并不轻佻。

  想起才过去数年,当年的秀气少年,已成为一个青年,法力不凡。当年自己面对宁凡,轻描淡写,如今,却还得处处提防宁凡,警惕、忌惮之极。

  若再过数年,数十年,数百年,多半自己,只能仰望宁凡吧…

  而让她目光异彩一荡的,是宁凡已自顾自掐起入梦术之诀。

  五百小妖术,最低灵级,是妖术基础中的基础。但入梦术,却是小妖术中,罕有几种达到丹级的小妖术。

  指诀不多,仅十几个诀印,比起寻常丹级法术数十诀印,少了很多…这便是化繁至简的小妖术,没有一丝多余,却能丹级,却能…入梦!

  入梦,侵入他人梦境!

  此术,在凡间传说中,留下许多佳话。诸如女妖倾慕书生,夜夜入梦与之欢好…又如襄王有梦,与神女相会…

  这种手段,修士做不到,唯有妖术可以做到。修士可以搜魂灭忆,妖术却可侵入他人记忆中,梦境里。

  十几个诀印,宁凡第一次掐动,诀印生涩,勾指艰难,当指诀掐动,明明无阻挡之物,却好似每一根手指,都在水中划过一般,似触碰到什么东西。

  那东西,是天地之力,妖术归根结底,是要勾动天地之力。

  第一次掐决,太慢,并失败,但这已足以让云若薇动容,当年她修习此术之时,第一次施术,根本无法掐完指印,十余遍后,才能第一次完全掐完指印。

  但第二次掐决,宁凡已可勾动一丝天地之力,转化妖术。第三次掐决,已几乎成功,却被起自行中断。

  原因么,他要与云若薇一同入梦,却不可一人先掐决。

  “入梦术,我已明悟,这便入梦吧。”

  “嗯,好…”云若薇的心中,已将宁凡定位为资质妖孽之人,想起接下来的事,她不由的俏脸一红,吞吞吐吐补充道。

  “稍后,我二人一并掐决,诀成之时,立刻,牵手相握…记住,要迅速牵住我的手…”

  说这话时,云若薇的手,正自微微颤抖。

  一想到即将被宁凡握住手,她便有些纷乱。

  但若不指尖相握,便无法一同入梦…

  忍一忍吧,为了斩心魔…

  她贝齿轻咬,好似赴死一般,慨然道,“好!开始吧!”

  “嗯。”

  二人齐齐掐决,指勾天地,小妖术,入梦术!

  此术印成之时,一丝玄异的妖力,将二人心念一笼,徐徐飘起,好似离体一般。

  这一刻,云若薇一咬牙,不再犹豫,抓住了宁凡的手。

  一边是冰凉、柔软的柔荑,一边是微微粗糙但宽厚的手掌。

  云若薇一面含羞,一面感叹宁凡的手,竟如此粗糙,定是久经苦难…

  而宁凡,在握住云若薇手掌一刻,亦暗暗心赞…此女的肤质很好,天然有弹性。不过此话他不会说出,以免再惹云若薇恼怒。

  二人几乎在握手之时,同时合眼,两道心念,在云若薇的引领下,齐齐沉入云若薇天灵之内。

  繁花似锦,草长莺飞,春暖花开的云若寺外,天空如蓝。一赤足女子、一青年,牵手出现在这片天地。

  此地,为梦境!

  此地景物,宁凡见过…越国以西的诸国中,一个名为明国的地界,当年老魔带着宁凡来此地,踏兰若寺,考验自己…在这里,自己亵渎了云若薇,在这里,老魔下定决心,带自己踢天离宗。

  “此地风景不错,当日乘夜而来,倒是没有欣赏到这般精致,不过看起来,这兰若寺与那日所见,依稀有些不同。似乎,少了些妖气…”

  “算你有见识,此地的兰若寺,是千年之前的兰若寺…那时的这里,我还不是兰若姥姥,只是一株古松,‘姐姐’也还只是小小羽妖,而那人,应还未至的…见鬼,竟然入错了梦,应该去千年后的兰若寺…说起来…”

  云若薇忽然瞪向宁凡,“说起来,你的手,为何还不松开!”

  “哦,我还以为在梦里,不可松开彼此…”宁凡轻笑,松开云若薇。

  “谁和你是彼此?!”

  云若薇着恼,入错了梦,却只能等此梦结束了。

  “我们再次等梦结束,不要乱走…”

  “难得一见千年之前的兰若寺,若不乱走,岂非浪费?嗯,那株古松,姿容挺秀,不凡,不凡!我去看看!”

  宁凡一个瞬移,进入兰若寺中,在哪里,立着一株古松。

  寺中不过数个僧人,只在僧房入定,根本未察觉到宁凡如何进入,即便见到宁凡,也定以为,这是个前来观光的公子而已。

  寺僧不在意,云若薇却在意!

  她见宁凡乱走,立刻惶急!她见宁凡的手抚向古松,立刻羞怒!

  “不许摸!”

  “不要碰!”

  几乎在同时,云若薇的声音,与树顶一只黄莺的声音,齐齐传入宁凡耳中。

  但还是迟了,宁凡的手,仍抚上了古松,轻轻赞道,“好松,好松,这么好的松,劈成柴,可卖许多钱…嗯?怎么,此松为何不可摸?”

  宁凡摸了!

  且赞美古松,仅仅是从劈柴的角度赞美。

  云若薇的脸色,羞怒到无以复加,嗔怒道,“无耻,无耻,无耻!”

  倒是树上的黄莺,飞下地,摇身一变,化作一个淡黄衣衫的少女,秀发上带着三支羽翎,对宁凡轻轻责怪,明明是责怪,但声音柔软,却让人听来无任何不舒服。

  “不要乱摸,这松树是我妹妹‘若薇’,很怕羞…”

  “妹妹…若薇…”

  宁凡面色大为古怪,立刻抽手。

  若薇,若薇…此树又出现在云若薇梦境,为千年前之物,难道这树,是千年前的云若薇?

  难道自己,刚才摸得,是云若薇?

  咳咳咳,人倒霉之时,摸个树,都算是轻薄无耻了?

  云若薇气恼之极,唯有目光落在黄衫少女身上,才会有一丝柔和。

  至于宁凡,目光落在黄衫少女之时,心中一颤,妖血失控。

  此女是禽族羽妖,但为何,可引动自己体内妖血…

  “我叫宁倩,这松是我妹妹若薇,二位前辈修为高深,请高抬贵手,莫要伤害我姐妹,我妹妹草木成灵,成妖不易呢…”

  “放心,我不会伤你们,且谁伤你们,我绝不会留情的。”云若薇信誓旦旦道。

  “如此,多谢…嗯,今日吹了什么风,又有前辈来兰若寺…”

  黄衫少女,忽而抬起头,明眸一惊。

  但见苍穹之上,一个白衣如神的男子,踏剑而来,神念一扫兰若寺,立刻一奇。

  “嗯?好一株‘荨薇松’!此树起码有三万载树灵,几乎成精,作为我‘胜邪剑’剑骨,倒是有独到用处…嗯?此地还有两位元婴道友?难不成,也看上了此松?”

  明国上空,白衣男子朗声一笑,兰若寺千里,忽而下起微雨。

  “此松,归我雨殿‘神子’——云天决所有!请二位元婴道友,挪步!”

  他的话,狂妄,霸道!

  他的眼,好似剑光一闪!

  他的容貌,依稀与宁凡,有三分相似!

  千年以前,雨殿神使云天决,以元婴中期境界,成功领悟雨之神意,力压诸人,成为雨殿神子之一。

  千年以后,此人是碎虚第四重的实力!成为雨殿之中,仅次于雨皇的高手!

  当此人出现之时,黄衫少女惶急,似乎想要阻止男子伐松。

  而这一刻,云若薇叹了口气。

  “看到了不想看到的人…此梦,差不都该结束了。”

  在其言罢一刻,梦碎,重凝。

  仍是千里碧野,仍是兰若寺,却已是千年以后。

  刚才那一幕,对云若薇而言,好似梦境微不足道,对宁凡,却心头一凛,有一种古怪的感觉,让妖血颤动…

  此刻,妖血才缓缓平息。

  “刚才那是?”

  “那是我千年前的一番际遇,也是我当日在兰若寺,放你的原因。你与那云天决,有几分相似,我本以为,你是雨殿在找之人…你应知晓,雨殿在找一个人吧?”

  “哦?此事难道与我有关?”

  “不,与你无关。雨殿倾八百修真国之力,寻一人,起因是前代雨皇的一封遗命…”

  “遗命?”宁凡倒是知晓雨殿在找人,在七梅道果拍卖会时,似乎太虚派便因此而在越国大有动作,还曾因此诸魔道的恐慌。当日云烈,似乎便是找人任务,路过鬼雀宗。当日出现在鬼雀宗的碎虚乞丐,似乎,也在找什么…

  “前代雨皇,驾崩之前,曾以命魂之术,留下一道卦卜,此卦卜存于天机池中蕴养,在十万年后的今日,被此代雨皇使用,卜算的,是雨界的前景…而在那前景中,雨皇看到一个人,一个将在千年以内,颠覆九界的绝世高手,竟诞生于雨界…不是四天仙界的人,而是雨界土生土长的修士!在卜算之中,雨皇只看到那人背影,仅仅一个背影,便让雨皇几乎元神粉碎…”

  “一个背影,让雨皇元神粉碎!此人为雨界修士,千年之后,竟如此厉害,但如今却默默无闻,也便是说,此人仅仅千年,便修炼到让雨皇发指的地步!”宁凡托起下巴沉吟,千年,自默默无闻,到雨皇震惊,此人若当真存在,若被雨殿拉拢,定然可以让雨界实力大涨,甚至与魔界、妖界、天仙界争锋…

  想必雨皇便是看到此人背影,而心生天下寻人的想法。

  但此事,与云若薇放过自己,有关系么?

  “雨皇看到此人背影,算出此人将法力无边,他下定决心,从八百修真国中,找出此人!唯一的凭据,是那人的气息之中,竟有一丝雨意,且气息最深处,竟有一丝‘雨神血脉’的气息,此人,极可能是某个神子的后人…神子,是雨殿神皇的储君人物,雨殿年老、年轻的神子,共有三十余人,这些人的后人,并无资质超群之辈,于是雨皇将目光,放在众神子的私生子范畴内寻找…很正常,每个神子,都或多或少有几个魔修甚至妖修姬妾,这些姬妾所生后人,往年不被雨殿承认,被纷纷遗弃…雨殿众人,不允许有邪道血脉…”

  “所以,雨皇便命人,在八百修真国找那所谓的未来高手?所以,实际雨殿找的,是曾被他们遗弃的孤儿寡母?有意思,雨殿的薄情寡恩、功利之心,远超我预料。无利可图,便自居正道,抛弃孤儿寡母,有利可图,便再寻回这些…那么,仅仅因为我与那云天决有些相似,你便以为,我该不是是云天决的凡界私生子…所以放了我?”

  宁凡眼皮一挑,当日云若薇放过自己,原来不是因为欣赏、倾心,而是这种肤浅原因。

  “我与那云天决,无关…”宁凡嘴上这么说,但忽而想起,自己曾借冥罗果一梦,梦到自己,本姓云。

  或许,自己当真是雨殿某个高手的私生子也说不定,被遗弃…

  只是纵然此事是真,既然当初遗弃自己,则宁凡便不会回头,去寻宗问祖,对雨殿的凉薄,他也是颇有认知。

  “我知道,你的体内,没有‘雨神血脉’…你应不是雨殿神子后人…后来,八百修真国共在诸国之中,寻到数百个神子后人…这些人,正被雨殿悉心培养,听说其中,颇有几个资质不凡之辈,甚至,太古神魔脉…故而,寻人之事,已渐渐平息。当日我误会你是…所以会放你一马,不过你不是,此事,你大可放心。”

  “是么?如此无聊的话题,就到此为止吧。说起来,这一次的梦境,应该是几年前的兰若寺吧?”宁凡转移话题,对雨殿的凉薄,当真毫无兴趣。

  能从凡间召回几百个遗腹子,这些雨殿老怪,脸真长到狗身上了。

  “嗯,这便是数年前,我与你相遇的那日,等,等天黑,天黑之后,会有一个极其讨厌的人影,来到,我们一起,斩了他!”

  “好!”

  宁凡一口应下,这一次,他不再乱跑,以免再惹云若薇不快。

  天色渐黑,月上松枝,再沉下。

  夜渐渐深了,而一道狂妄的笑声,终于在一道冰虹遁光中,远远传来,不堪入耳!

  “哈哈!云若薇!出来!给大爷滚出来!让大爷好好摸摸你的奶!”

  此冰虹一现,云若薇立刻满面煞气,而宁凡,哭笑不得。

  冰虹散去,其中那人,正是17岁的自己。

  与自己当年一般无二的打扮,只是这神情、措辞,却绝对不是自己所有。

  “云若薇!出来!出来!大爷好喜欢你,大爷要抱你,舔你,玩你!”

  “云若薇!我宁凡爱死你了!出来!出来啊!我等不及啊!我好饥渴啊!”

  “好香的奶,我喜欢,我喜欢啊!”

  看着夜空之上,与自己一般无二的身影,宁凡几乎吐血。

  敢情云若薇的心魔,根本不是与自己有关,而是…就是自己本人!

  不过,自己在云若薇心中,就这么无耻、下流么…

  怎么梦里的形象,是这个模样…

  “杀了他!你去,我…办不到,下不去手…”云若薇咬牙切齿道。

  “呃,这…好吧…”

  宁凡微微一叹,瞬移一闪,上了夜空。

  而那‘假宁凡’,一见敌人瞬移,立刻露出恐慌的表情,轰然跪倒在夜空。

  “爷爷饶命!小人该死!小人只会轻薄女人,不会打架啊!”

  “哎,你乖乖去死吧,我看到你,都感到丢脸…”

  宁凡摇摇头,一指点下,轻描淡写灭去‘假宁凡’。

  平生第一次杀人,让他感到丢脸、无地自容、复杂之极。

  自己杀‘自己’,此事,恐怕再难有第二次。

  而看起来,自己此生此世,都无法让云若薇对自己有半分好感了…

  没办法,第一印象,都成了这个模样…丢脸,丢脸啊!

  “走吧,心魔已斩,可以走了…”

  宁凡苦笑,这梦里,他是半刻也不愿多呆了。

  (此书将在11月初上架,熬到头了,希望能支持的朋友,多多支持,困难的朋友只在当天给个首订就好。就是首章订阅,这个非常重要,似乎是评判一个作品的标准。)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