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75章 碎身夺剑!

第175章 碎身夺剑!

  声如雷霆,震碎回音,宁凡与云狂之战,难以避免!

  太古神脉,雷脉…神魔之星!

  当日宋易凭此星,误会了宁凡身份,今日因此星误会其身份的雨殿元婴,亦有六七人。

  其他元婴,因为识出宁凡‘太古神脉’,而微微惊诧,但类似宋易之流,心中却绝非惊讶那么简单,而是…骇然!

  不周雷皇!

  雨界八百修真国,偶有太古神、魔脉,并不太过奇怪。甚至,在雨界这种地方,评价修士的资质,首先看仙脉属性,天灵、双灵修士算是天才人物,至于太古神魔脉,则资质更高。

  雨殿本身,便传承有雨之神脉,只是能激发神脉的,从辟脉到碎虚,唯有十余人。云狂不行,宋易不行,雪尊亦不行。

  而雷之神脉,出现在雨界,纵观十万年内界史,也唯有不周雷皇一人…且周明,姓周…

  难道说,这周明,是不周雷皇传人?

  这股骇然,在数个修士心头大震,便是雪尊,都目光一凛。

  若雷皇传人当真现世,此事便麻烦了…

  雪尊又窥视数次,确信宁凡是老魔弟子,应与雷皇无关。且宁凡虽凝雷星,但体内雷力却不多,不过能借雷星发挥雷霆神通而已,与真正的雷之神脉,差之甚远。

  据说那不周雷皇,仅元婴时,凭其雷脉便可‘身化雷霆’,同阶修士法术、法宝根本无法击中其实体,甚至化神初期修士,都拿其没有办法,除非修为远高于此人,或拥有克雷之宝,或本身是神魔脉,拥有太古神兵,否则万难伤到此人一二。

  ‘身化雷霆、万敌不侵’、‘辟魔神雷、力压三皇’…这些,是流传于雨殿高层的秘闻…

  确信宁凡非雷脉后,雪尊方才松口气,端坐云座,一指点在云宫之上,立刻云宫一震之下,散为云气,但转瞬,云雾重聚,化作一座绵延千丈的云台。

  云台中心,立着宁凡与云狂,玉台外另有云雾高台,雪尊及其他元婴,皆于此观战。

  “七统领之位,便以一招胜败定得主,无论谁胜谁败,不得反悔!”

  几乎在雪尊声落的一刻,云狂,剑动!

  一剑定成败,他并不认为自己会输。

  对宁凡雷星、神脉,他颇为忌惮,但他根本没听说过不周雷皇,那种禁忌,他的身份没有资格知道,所以也谈不上忌惮。即便知晓,以他狂傲个性,也不会被名头吓住。

  墨色袖剑,屈指一弹,一震之下,忽而消失踪影。并非瞬移,而是,消融!

  “周明!你既不知好歹,后果自负!此剑名‘承影’,斩你绰绰有余!”

  在袖剑消融一刻,宁凡周身,忽然泛起无数片漆黑落叶。

  落叶暴散,化作黑雾,令得整座云台之上,都幽暗漆黑,好似深夜,不但屏蔽目光,连神念感知都可屏蔽。

  婴级附灵神通,‘障目’,一叶障目,不见泰山,千叶障目,难料敌袭。黑暗中,根本难辨攻击何处而来。

  这幽暗一起,宁凡立刻警兆丛生,于漆黑之中,一柄融于夜色的如墨袖剑,直刺背心而来!

  看不清,能听到的,只有呼吸之声…剑的呼吸!

  极品之剑,且施展了婴级剑术,避无可避!

  错非宁凡修有剑念,绝对感知不到那袖剑的气息…

  此剑若是偷袭,便是元婴初期修士,都唯有在被剑刺中之时,才能凭疼痛确知剑芒位置,再抵挡已迟,唯有负伤。

  云狂不认为宁凡能辨出剑影,雷星又如何,神脉又如何,宁凡神念不过元婴初期的程度,发现剑影之时,必已受伤,且此剑真正的厉害之处,远远不是隐蔽而已…

  他勾起冷笑,却忽而笑容一僵!

  无数道墨色剑念,凭空在云台黑雾中升起,而那婴级黑雾,旋即便被剑念绞碎。

  云狂与宁凡的身影,重新现于云台之上,那墨色袖剑,正被宁凡两指银光,捏在指尖,无法挣脱!

  银骨之境!凭剑念感知袖剑偷袭,凭银骨轻松擒下袖剑!

  宁凡露出讥讽之色,冷笑道,

  “夜剑云狂,不过如此…”

  场外高台,纷纷惊呼,惊呼云狂最擅长的暗杀之术,就这般被破去!

  而知晓云狂手段的,却明白,那一剑,根本未完。

  云狂的脸色阴沉如铁,霍然掐决,“你,大意了!剑术,影魔!”

  其声一落,宁凡所擒袖剑,立刻暴散成影,光影顺着宁凡手臂,没入其体内!

  云狂此剑,真正的暗杀,并非那偷袭,而是袖剑被敌人擒下后,疏忽之时,剑化影入体,自内而外斩敌。

  如此,便是银骨炼体修士,也会被从内而外斩灭,只剩一具肉身强横的尸身空壳!

  剑影入体,宁凡却毫不惊讶,似乎早在预料之中。

  这飞剑,实际是一道剑影,炼制而成!

  影子,是无形之物,以无形炼剑体,难度重重,但却被云狂寻访雨殿炼器宗师,炼出此剑。

  虚影之剑,脆弱到不足以承受剑气,释放剑招,但若是偷袭,那一点碎剑成影的手段,让人防不胜防!

  承影剑,凭此剑,云狂阴死过十三个元婴初期、中期修士,甚至有一后期修士,在云狂手段之下,重伤!

  他的狂,是伪装,让敌人疏于防范,万万料不到,看似狂妄肤浅的云狂,竟是个心思狡诈、偷袭暗杀之辈!

  眼见自己承影剑隐秘,在众目睽睽下曝光,云狂面色更阴沉,但想到剑影已侵入宁凡体内,必可杀此人,平一桩心头烦闷,倒也不枉。

  但让他始料不及之事,立刻出现!

  却见被剑影侵体的宁凡,长发飞舞,眼光冷漠,左脸之上渐渐浮现妖异黑纹,气息大变,冰冷如石,好似瞬息间便换了个人!

  而其身,竟如同之前承影剑碎散化影一般,蓦然,碎裂!

  碎成一道道墨色剑念,横移半丈,重新凝聚成体!

  那原本该没入其体的剑影,就此,被逼出!

  “承影剑,不错的飞剑…此剑,我要了!”

  其大手一抓,不避锋芒,直抓承影剑!

  这一刻的宁凡,好似万剑之主,令得承影剑,都有一丝颤抖。

  这颤抖,使得它被宁凡再次擒入手中,这一次,宁凡剑念没入承影剑中,狠狠一抹,将云狂的神念烙印,抹去!并重新,种下烙印!

  此剑,易主!

  而一剑之比,自然是宁凡获胜!

  ‘噗!’

  被抹去神念烙印,云狂心神一痛,喷出一口鲜血,微微受伤,但眼中,却平生第一次,露出惊骇之色。

  承影剑,可碎剑化影,已是难得。他万万想不到,宁凡的身体,竟然也可碎散重凝!这是墨流分神术的厉害之处,他不懂…

  而云狂更是万万没想到,宁凡敢当着众人之面,强抢他云狂的飞剑!

  击败云狂,也就罢了,此人,竟敢当众夺宝!这简直是公然扇雨殿的脸!谁给他的胆子!

  不待云狂震怒,已有数个雨殿元婴,迈步而出,沉声道,

  “周明!你胜过云狂,可为晋卫七统领,但夺剑之事,过了!简直不将我雨之神殿,放入眼中!”

  会呵斥宁凡的,皆是不知不周雷皇的少数之人。云烈没动,云若薇没动,雪尊没动,知晓不周雷皇的宋易等人,亦未动!

  公然夺宝,的确过了,毕竟承影剑是极品法宝,更有碎剑成影的能力,暗杀偷袭,极其厉害,如此至宝,本属雨殿,岂能归宁凡所有?

  但他们,没发话。有的是忌惮,有的,却是复杂,如云若薇…

  面对雨殿修士的斥责,宁凡却只是微微一笑,故作惊讶,

  “我夺剑了么?”

  “哼!公然抹消云狂神使的飞剑烙印,还不算夺剑么!”一名老怪不愤道。

  “不,你说错了,此剑是云狂送给我的。他说,‘接我一剑’,如今,我接受了,仅此而已…”

  “强词夺理!此接非彼接!岂能一概而论!”

  “原来不能么?我倒是不知晓的…这样吧,云狂神使,若敢接我一剑,则此剑,归还!只是云狂…你敢么!”

  你敢么!

  这一刻,宁凡面色一冷,一拍储物袋,取出一个精致剑鞘。

  其中,有着独孤的元婴剑气…画心一剑!

  此剑气,宁凡尚未领悟,即便领悟,也无法驱使。

  这一刻,宁凡手握剑鞘,冰冷的目光,让云狂忽而一颤!

  敢么!这个问题,是他之前问宁凡的,此刻,宁凡没有融音天地回荡的神通,但仅仅一遍质问,却让云狂,犹豫!

  承影剑,他自问,即便接下,也必被剑影所伤!越是凭此剑斩敌,他越知此剑难以抵挡…剑影入体,他可没有宁凡的诡异暴散神通,躲避!

  而当宁凡取出那精致剑鞘之时,云狂的心,第一次剧烈跳动!

  他感觉,自己的道心,仿佛被那剑气,狠狠画过一剑…

  痛,好痛!

  这剑鞘中,藏有一道剑气,极其厉害!自己,挡不住!

  他怨恨地看着宁凡,却不敢,如宁凡之前一样,应下一剑之比。

  收了所有阴沉之色,云狂再看不出喜怒,对宁凡一抱拳,冷哼而去。

  他,不敢接宁凡一剑!

  狂傲无边著称的云狂,第一次,退避了…

  但心中,对宁凡的敌意,已上升到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  “你,等着!”这是他最后的狠话。

  云狂并不知,宁凡即便获得承影剑,也无法凭此剑化影,因为他法力实际才半步金丹,根本无法彻底操控极品法宝…否则,他何以有五行飞剑、东溟钟而不用?

  云狂亦不知,那画心一剑确实厉害,但宁凡,根本无法驱使,除非宁凡,结婴!

  惊退云狂,实是无奈。杀不死云狂,即便能杀,也不会当着群修去杀。能夺一宝,亦是取巧占了便宜。

  云狂未战先怯,这一幕,是宁凡无奈之举,却深深震撼着围观修士的内心。

  而之前为云狂出头的雨殿老怪,见云狂本人都逃了,他们便无借口,刁难宁凡。

  “想不到,云狂会避战…”一个个雨殿老怪唏嘘不已,而那些猜测宁凡身份的,则更加捉摸不定起来。

  碎身成影…那种神通,究竟是什么?

  没见过,便是雪尊,修道三千载,也未见过。

  而宁凡的身影,却更加在一个女子心头,根深蒂固…

  “他,竟胜了!怎么会这样!”

  云若薇气苦不已。

  她担心宁凡死于云狂剑下,但当宁凡获胜之时,那一幕幕英姿,更加深埋于云若薇心头。

  若是云若薇喜欢宁凡,也就罢了,深埋心头的,便是情意。

  可惜,偏偏云若薇不喜欢宁凡,所以,宁凡的影子,深埋心头,立刻化作一重重心魔。

  除非云若薇淡忘宁凡,做到将宁凡视为路人,否则这心魔,难以自灭。

  但宁凡夺剑惊敌,风采逼人…这种人,放在哪里都算惊才绝艳之辈,他云若薇根本做不到无视。

  心魔,心魔!

  “臭男人!你胜便胜了,可我的心魔,如何处理!”她咬着淡唇,欲哭无泪。

  真是麻烦的心魔!

  要怪,就怪那日宁凡的摸胸手段,太过无耻,无耻!

  …

  七统领之位,再无争议。不少老怪,有心打探宁凡底细、神通,也唯有等待会议结束了。

  接下来,诸位元婴首要面对之事,是为雪尊,疗伤!

  云台碎散,云宫重凝,刚才之战,没有惊扰到任何巨散关修士,皆被雪尊压住波动。

  “本尊之伤,若有人能治,本尊,定然厚礼相谢!”雪尊言罢,闭目而坐,而在场的元婴,议论纷纷。

  一番议论,却是无果而终,这些老怪之中,纵有会炼丹术的,最高也才三转,根本看不出雪尊伤势的根源所在。

  这一次,宁凡罕见地主动请缨,这与他一贯作风,不符,但为了解决雪尊的‘敌意’,以为其治伤为代价、索取报酬,无疑是解决松寒髓问题的最佳方式。

  “周某,可为雪尊‘解毒’!”宁凡神色严肃,解毒二字,咬的分外清晰。

  说者有心,听者有意。一个个雨殿元婴,听闻宁凡之语,立刻面色一变。

  “什么?雪尊不是受伤?是…中毒!周明,你莫要胡言!”不信,不信雪尊,会中毒。

  唯有雪尊,在听闻‘毒’字之时,眼神一闪。不错,他确实是中毒了,但以他三千载阅历,竟然连如何中毒都看不出…难道这周明,可为其解毒?!

  “我是四转炼丹师…”

  宁凡淡淡一句,却让满场,鸦雀无声。

  这一幕,比他惊退云狂,更加让人难以置信。

  而那云若薇,几乎抓狂,想要立刻揭发宁凡身份了。

  “不可能,他修道才数年,怎可能是四转炼丹师!不要再出风头了,我的心魔,抹不掉了!可恶,黑魔派就没有好人,没有!”

  满场哗然,在云烈哈哈大笑中,寂静。

  “此人确实是四转炼丹师不假,某家可做担保…”

  “什么!云烈神使,难道见过此人炼丹?”

  “不不不,直觉,直觉…某家的直觉告诉我,他就是四转炼丹师!”

  丑汉云烈,率性而为,说出的话,让一个个老怪接不出下句,纷纷无语。

  也有老怪冷嘲热讽,说宁凡哗众取宠,亦有老怪令宁凡当众炼丹,证明身份。

  这些喧哗,宁凡丝毫不理,目光只淡淡与雪尊接触,一旁之人,都不重要。

  “你当真可为我解毒?”雪尊肃然道。

  “此毒,我已解过一次…再慢些,前辈修为,恐有跌落…”

  “什么条件!”

  “松寒髓,归我!且前辈需发下心魔大誓,欠晚辈一个人情!”

  宁凡目光一闪,在他看来,松寒髓与人情,便是雪尊,也要犹豫片刻,才能应下。

  但几乎在其开口之后,雪尊根本未犹豫,立刻应下。

  “可以!”

  开玩笑,他雪尊在知晓宁凡为老魔弟子后,怎会夺取松寒髓?以老魔的性格,黑魔派传统,不反抢雪尊东西就算好了,他雪尊,岂敢抢宁凡…

  是,老魔失势、受伤、修为跌落,雨殿之中,不少高层都知四溟执事在雨界养伤,更知其仇人,同样来历巨大,而不敢交好老魔。但同样,雨界之人,也不敢得罪老魔…

  真仙之间的仇怨,雨殿过问不了,也没有资格过问…老魔仇人多,未必没有真仙朋友…

  对雪尊而言,不抢松寒髓,是早已暗暗决定的事情。至于欠宁凡人情么…人情,自然是要欠的!任何炼丹师为其解毒,都要欠人情,且除了人情,还得送礼…宁凡都没有额外索取报酬,已经很便宜了…

  雪尊亏了么?不,赚了。

  几乎没出代价,便请来宁凡为其解毒,不是大赚么?

  唯一让雪尊担心的,是宁凡是否真是四转炼丹师…

  云烈的直觉,若同放屁…此人为宁凡帮腔,纯粹是好感作祟,其言不足信。

  以雪尊的化神境界,一眼看出,宁凡本身修为,仅仅是半步金丹。能败云狂,侥幸。能吓走云狂,纯粹是虚张声势。若云狂胆子大些,在此接下宁凡一剑,或许,可夺回承影…吓走云狂,一半靠实力,一半靠心机、气魄。

  半步金丹,战力极强,底牌众多,心机不凡,加之背景深厚…

  但炼丹术,可不是儿戏,且据雪尊所知,那‘四溟执事’韩元极,身为真仙之时,手段倒是高超,却性格浮躁,根本静不下心炼丹炼器,其炼丹术,好像也就三转不到四转的样子…

  宁凡的骨龄,才20不到…他真的是四转炼丹师么?

  黑魔派的人,都是满嘴跑火车之辈…说的话,真假难辨啊!

  “但愿此子,能治好我…”雪尊面色古井无波,心中,却叹息连连,一副听天由命的心情。

  起码宁凡比其他元婴厉害,能看出中毒,不是么…

  试试吧…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