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74章 你不配!

第174章 你不配!

  解了巨散关之危,不少守城金丹,都遁光而来,希望一见灭妖的元婴老祖。

  这些麻烦,宁凡交给景灼处理,自己则与殷素秋,入关。

  “你太逞强了…以一敌四,你以为你是元婴么…”宁凡摇头,而殷素秋,立刻驳道。

  “你又如何,为何扯上大麻烦…天霜寒气,松寒髓,此物你收不得,听说已被雨殿尊老看重,是烫手山芋…”

  殷素秋知晓宁凡身具火、冰二灵,是双灵修士,亦见过宁凡黑魔炎的龙漩火威。但那是在越国,越国之中,宁凡无敌,暴露黑魔炎无妨,争夺天霜地火无妨,但在大晋之地,在诸元婴甚至化神的窥伺下,他竟然又扯上了松寒髓的麻烦…

  莫看宁凡灭妖之时,气势如虹,但殷素秋知晓,他终究只是半步金丹,甚至前往无尽海,便是为结丹。

  伪装成元婴已是勉强,得罪云狂神使更是麻烦,如今又与雨殿化神有了摩擦的可能…这是很危险的。殷素秋,会担心…

  “无妨,若是之前,我的确担心雪尊的事,但刚才其神念、传音,透露的伤势,让我想到一种可能…此人的伤,对他而言极其棘手,对我而言…我会治…我有把握,以治伤为条件,让其不争松寒髓,甚至,护我大晋之行无忧。”

  “什么?你才刚来巨散关,甚至还没见到那尊老,便看出他的伤势了?”殷素秋掩着樱唇,大感诧异,便是宁凡炼丹术四转,也无法凭神念、传音为人诊伤断病才对…

  “嗯,若是其他伤势,我自然看不出端倪,但这一种,我很熟悉…好了,不说了,此雪尊召令所有元婴前往,我也必须前去,你且在关中休息,待伤好了,再去逞强…”

  宁凡知道,让殷素秋修养避战,万万不可能。此女一旦恢复法力,立刻会去守城…固执的女人。

  长街未走完,宁凡点点头,一道瞬移,直奔关内千里外的‘天尺瀑’,遁入万丈瀑布之上的那座飘渺云雾之宫。

  宫外有雨殿修士把守,最少都是金丹,这些修士平日骄横惯了,见宁凡前来,挡戈阻行。

  “来者何人!”为首的白衣金丹,厉声道。

  “晋统领,周明!”宁凡淡淡道。

  “什么!是晋修新任七统领,周明老祖!”

  如今巨散关捷报并未传来,以这些金丹的神念,也无法探知关上的战况。

  这些金丹不知宁凡厉害,但仅仅听闻‘周明’二字,却皆如石像般定住,下一刻,傲慢尽收,恭敬不已。

  “晚辈等人,见过周明老祖!尊老正在殿中召集诸元婴,老祖可自行前去,若有人问,出示功玉,无人敢拦的…”

  “嗯。”

  宁凡淡淡一声,迈入云宫之中。

  寻常金丹,功玉是青色,而宁凡的功玉,是黑色。黑色,代表尊崇,代表大晋统领的身份。

  将黑玉持在手中,当真,一路再无人阻,更有雨殿修士自行为宁凡引路,神情恭敬之极。

  穿宫过廊,直达内殿,内殿之中,守备森严,一名白发青年,凛然站在玉阶之上,但气色却有些不适。

  阶下,有雨殿十九名元婴,有大晋十三名元婴。

  大晋元婴之中,并无晋君在此。晋国修士,被雨殿强行接管,但雨殿再势大,也不可任人君王。这在雨界界法,明确规定,国君免役…

  晋君不在,晋修除了介休,宁凡一个不识。但在雨殿修士中,宁凡却看到几个熟悉脸面。

  青袍老儒,宋易,兰裙美妇,柳云絮,这两名元婴,在魏国便与宁凡交手,宁凡自认识。

  除此,宁凡还在雨殿元婴中,看到一个丑汉…那丑汉,名为云烈,在宁凡初入冥雀谷的那人,与此人一句言谈,惹怒金丹,其结果,却是此人一爪轻描淡写,捏碎那金丹修士的楼船,霸道无敌。此人修为,宁凡难以看透,但气势,比晋君都深沉...元婴巅峰,大修士!

  但让宁凡最不可思议的,是见到一个赤足女子,其面色顿时古怪起来。

  那女子孤单伫立,不入人群,好似有周遭格格不入。青丝如瀑,松枝为簪,柳叶为佩,一双明眸如星似月,有一丝说不出的妖异之美。腰肢细柔,衣衫素青,手腕系着手链,挂着银铃,最特别的,便是此女赤着秀足,莲足如玉,足腕亦有银链,但她纤弱的玉趾踏地,却在法力之下,纤尘不染。

  兰若寺元婴中期老妖…云若薇!当日老魔带自己洗劫诸国,曾到过兰若寺,当日自己玩阴的,更是以无耻手段,胁迫此女…

  此女一见宁凡看她,立刻美眸之中,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愤懑之色,但立刻不露痕迹地隐藏。

  见此,宁凡哪里不知,此女仍在恨着自己,多半,二人关系是无法缓和的。

  只是让宁凡在意的,是此女竟是雨殿神使。雨殿神使,必须修炼正道功法,魔道都不要,更何况妖道。此女不知本身就是妖,还是机缘巧合开辟妖脉,修炼妖功,无论哪一种,都算入了妖道,是无法成为雨殿神使的…她,竟能加入雨殿,还能在此剿妖之战,以敏感身份加入,看来,应有不俗背景。

  宁凡进入的一刻,立刻,所有之人收了议论。

  介休在此,见宁凡进入,立刻暗松一口气,并露出笑容,为众人介绍道,

  “诸位请看,这便是我晋君所定的新任‘七统领’,周明!刚才此人战绩,诸位想必神念已知,应该知晓此人厉害,足以胜任七统领之位,依老道看,让云狂神使接管七统领之职,就不必了吧…”

  介休的话,让晋国元婴纷纷点头,而雨殿修士,则齐齐沉默,甚至云狂,更是眼神一沉,狂意毕露,冷视宁凡。

  “七统领?他,不配!”

  “哦?看起来,诸位似乎在争论周某的事,只是周某刚刚前来,不知诸位所议何事,请介道友告知一二…”宁凡避开云狂目光,不愿在此刻得罪此人。这种感觉不好受,但唯有姑且忍耐。

  介休正欲为宁凡解惑,岂料,不苟言笑的雪尊,却是率先开口。

  “本尊召集诸元婴,议论的是你所属的七统领之职,具体讨论过程,本尊已烙印玉简,你可一观留影…”

  雪尊点点头,立刻,便有一名雨殿神使,将一份玉简交给宁凡。

  而雪尊,随即做出一件让所有人难以想象之事…这白发青年模样的老头,竟对宁凡,微微一笑。

  “你慢慢看,不急…”

  那笑容,没有丝毫作伪之色,完全是一副善意笑容,交好之色。

  这一刻,无论是晋国修士,还是雨殿修士,皆心头一震。便是宁凡本人,都露出诧异之色。

  什么!号称‘寒冰不化’的雪尊,便是对同级尊老,都未必一笑,竟对这周明,笑了!

  古怪,古怪啊!传闻中,这周明不是获得了雪尊想要的松寒髓么?雪尊不对他怒目相对,都难得,竟然还笑,笑什么?为何要笑!

  因为所议之事,雨殿元婴对宁凡颇为不善,而似云狂,本就与宁凡有间隙的。

  在众人映像中,以雪尊寒冰不化的个性,在知晓宁凡获取松寒髓,不怒目强抢都是稀奇,更加没有理由对宁凡微笑的…

  难道雪尊受伤之后,性情大变?不可能吧。

  还是说,雪尊笑里藏刀,笑的不是宁凡,而是松寒髓送上门?嗯,这个倒有可能…

  云狂,亦是这个想法。

  而猜测雪尊对宁凡应无善意后,他则不再掩饰对宁凡的敌意,这敌意,甚至比在锁界时,为殷素秋争风吃醋的敌意更浓!

  众人的眼光,宁凡不去想,甚至云狂,都被其自动无视。唯有雪尊,此人的笑,他看不透,不知是好意,还是敌意…

  而他神念一扫玉简之中的留影,立刻,诸人数日间的议论,皆在其脑海走马灯般回荡一遍。

  “原来如此…”宁凡自语道。

  难怪雨殿元婴对他颇为不善,难怪云狂对他敌意更深了,原来,一切竟出在‘七统领’之上。

  七统领,荀日,死于妖潮…他手下势力,顿时成了无主之物。雨殿的意思,是让云狂接管荀日势力,但晋君,不愿晋国实力落入雨殿手中,则苦心寻找他国修士,替代荀日…

  雨殿接管晋修,只是暂时,但若云狂成为七统领,则雨殿分殿对晋国的植入,便更深。

  这是雨殿与晋国的明争暗斗,但自己,竟被卷入…

  在云狂看来,自己钟情的殷素秋,被宁凡所抢,自己渴求的大晋七统领,又被宁凡所抢,这敌意,却是再难抹消。

  “七统领,你不配!云某才是合适之人!”

  云狂冷漠的言辞,打断了宁凡思索,令他目光一沉。

  这云狂,未免太过狂妄无边,对此人,自己越是忍让,则此人越不会善罢甘休。七统领之职,宁凡不留恋,但对云狂,却无法继续忍让。他的道,本就不屈,忍让数次,已经够了。

  “周某配不配此职,自有晋君决断,雨殿指派,似乎轮不到你云狂做主!”

  “哼!若你敢接我一剑,不论是是否接下,云某都许你七统领之位!只是…你敢么!”

  云狂冷笑,一抖衣袖,一柄墨色袖剑,浮现于手。

  袖剑为暗杀之物,神通亦诡异,非寻常飞剑直来直取。

  ‘夜剑’云狂,他的一剑,便是寻常元婴中期修士,也不愿去接,生怕被其阴了。

  你敢么!

  你敢么!!

  你敢么!!!

  这三个字,在云宫之中,内殿自内,不断回荡,这种回音手段,让一个个元婴修士,暗暗吃惊。能让声音凝于天地不散,唯有元婴后期修士,才能做到!

  这云狂,在中期之时,便做到此事,不凡,不凡啊!

  但那回荡之音,落在宁凡眼中,却化作寒芒一闪。

  他眉心雷星一闪,一道声音,却好似天雷一般,生生将云狂所有声音震碎!

  “有何不敢!”

  雨修,无人阻拦这争斗,他们乐得见宁凡落败。

  晋修,除了介休有些紧张,同样无人阻止此争斗,他们想看看,宁凡的实力。

  巨散关灭妖,足以证明宁凡堪比中期的实力,但那云狂,亦是中期,二人之中,必须分个高下,以决定七统领所属。

  宁凡,不能退避,他需要一次机会,展示足够的实力,既让两边修士认同,也让雪尊忌惮。

  御雷之星!音融于雷!

  在此手段下,区区回音之术,又算什么!

  被震碎回音,云狂面色大变,而雨修、晋修,除了宋易、介休等早见识雷星之人,一个个面色纷纷大变!

  “太古神脉!雷脉!此子,难道,难道…”

  但最震惊宁凡手段的,不是任何人,而是…云若薇!

  因为宁凡的亵渎,此女数年间,困于心魔,那一指余温,总在其心中回荡,让其羞怒之下,根本无法修炼。

  对宁凡,她有怨恨,亦有惊叹。

  她知晓,宁凡为老魔弟子…

  她更知晓,此子在数年之前,仅是刚刚融灵的蝼蚁。即便自己眼中放水,宁凡仍无法伤到自己半分…嗯,若宁凡不玩阴的,绝不会让云若薇吃一丝丝亏…

  但今日,云若薇眼中的宁凡,却在引动雷星的一刻,变得威势惊人,甚至带给云若薇极强的危机之感。

  妖族畏雷,那雷,对其有极大克制…

  “短短数年,他竟成长到这一步!但,数年根本不可能结婴,甚至结丹都不够,他的气息,是怎么回事…为何会有元婴实力…”

  不知如何,数年的心魔,涌现于心,而云若薇无奈地发现,她根本无法抹去宁凡在其心中、留下的阴影。

  对宁凡与云狂的争锋,她更做不到一贯的冷漠、视而不见。

  “可恶的臭男人…但,他能接下云狂一剑么,那一剑,便是我都不易接下…”云若薇气恼地咬唇,无可奈何地关心起宁凡安危。

  无法不关心,谁让她的心魔,是宁凡留下的亵渎…抹不去啊!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