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63章 你,过了!(第二更)

第163章 你,过了!(第二更)

  青袍老者,名宋易,兰裙美妇,名柳云絮。

  二人皆为雨殿神使,但此刻,却齐齐对宁凡升起忌惮之意。

  此人身怀雨意,力败紫风…此人不可小觑!

  而其身份,究竟是雨殿之人,还是,圆觉老祖?

  千里距离,数十次瞬移,临近!

  二人逼视宁凡,但在宁凡剑寒目光之下,齐齐眼神一痛。

  此子,好凌厉的目光!

  “老夫宋易,阁下,究竟是谁!千年之前,老夫游历魏国,并未听说过有金丹老怪,名为周明!”

  “千年之前,你是金丹,我是金丹,你未听过我,我亦未听过有一儒士,名为宋易!”

  老儒气势不凡,其修炼玄门儒功,最重养气,气势比黑尸都更强一线。

  但在老儒气势之下,宁凡纹丝不动,淡漠回话,修真七境,无人可凭气势让其屈服,无人!

  第一次试探,是音波及伪神意,老儒弱了一分。

  第二此试探,老儒以气势加身,但仍未占宁凡丝毫便宜。

  老儒宋易,目光一凝,更加确定了此子的难缠。

  只是一想到此人冒名入魏,搜刮300余万仙玉,此事,不可视而不见。

  与美妇对视一眼,老儒心意一决,傲然冷哼。

  “罢了,老夫姑且相信,你是魏国修士…只是,即便你是魏国修士,并结成元婴,也不应抢夺数百万仙玉,令一国大乱…”

  “你想要我仙玉?”老儒话音未完,却被宁凡冷笑打断。

  “不错!魏国之事,老夫不管!但你自魏国获取如此巨额仙玉,按‘雨界界法’,须给雨殿上交七成所获!”

  “是么…入周某手中之物,从无返还之说!”宁凡丝毫不惧。

  “敬酒不吃,如此,莫怪我二人‘执法’相欺!柳道友,一起动手!”

  老者目光一闪,这宁凡,让其颇为忌惮,自问凭自己一人,拿下宁凡几率不大。但思忖二人联手,对付宁凡,不难!

  身为雨殿神使,他自有一股傲气,便是元婴中、后期修士,见到老者,也要以礼相待!

  雨界界法,修士于修国所夺之物,须上缴七成入雨殿。

  若未撞见,也就罢了,既然撞见,老者自不会坐视不理!

  宋易与柳云絮对视一眼,旋即,各自遁光一闪,并同时威压一动,震惊百里。

  “无关之人,离开此地!我雨殿,在此执法!”

  两名元婴,交战周明…所有老怪,即便想切身观战,也唯有撤退百里,于百里外冷眼旁观。

  而在魏国修士眼中,周明再厉害,恐怕也不是两名元婴对手。

  至于老儒与美妇两名元婴,虽然出手,不过是让周明知晓雨殿厉害,乖乖奉上仙玉,并无分生死的意愿。

  这场交战,最终会以周明落败、奉法缴玉,与二神使罢手言和…这种执法,不少老怪都听闻过,对元婴老怪,雨殿轻易不会下死手,每一人,都是雨界的珍贵力量。

  宁凡自然知晓这一切,故而,他也心存与这老者一较长短的心思。

  一直以来,他凭《阴阳变》和采阴指,连阴两名元婴女妖,但真正与元婴老怪的交手,唯有与黑尸的那次…今日便是绝佳时机,与元婴一战!

  且宁凡,从心底而言,不愿上缴七成仙玉,七成,便是200余万…这是他自己抢得,岂有上交之理。

  除非他败,否则此仙玉,万万不可能从他手中交出!

  二神使一令之后,所有修士,包括圆觉谷本宗长老弟子,都匆匆朝谷外撤离。

  二人一分开之后,立刻,那美妇素手掐决,娇躯如同闪电一般,在空中瞬移数次以后,蓦然无踪,而空中,则凝聚出一个绵延百丈的蓝光漩涡。

  漩涡之中,不断涌现朵朵幽蓝火团,纷纷于空中暴散,化作点点蓝色火雨,带着缕缕兰香。

  当美妇再现身之时,素手朝那蓝光漩涡一抓,所有火雨,凝于掌上,化作一柄百丈腾烧的幽蓝火尺,朝着宁凡便是一尺落下!

  而百里之外,一个个围观修士,立刻一片哗然,

  “四品灵火,幽兰火!以此火施展婴级下品法术,化作火尺,当真不凡!听说前些时日,诛妖之时,柳仙子曾一尺,焚尽了数十里的荒原!”

  此尺,不凡,而老儒与美妇分开后,一拍储物袋,已一剑在手,狂遁而来,剑指宁凡!

  极品法宝,玄英剑!伏诛此剑之下的妖族,不计其数!

  二人毫无保留,几乎想要一个照面,震慑宁凡,以宁凡一人之身,力敌两位元婴,太难!

  即便他身怀《阴阳变》,在那美妇对自己已深深戒备之下,万难欺近美妇身前、以采阴指偷袭!

  如此,唯有全力出手!

  他一拍储物袋,立刻,一个黑金色的小人,似泥偶,出现在其掌心,朝着空中美妇便抛出,同时眉心银光闪烁,周身银光大现,化作一个九丈九尺的巨人!

  那黑金色小人,迎风而长,瞬息之后,便化作一个黑甲炼尸,尸气遮天,尸抓朝虚空一抓,美妇头顶的百丈蓝光漩涡,轰然粉碎!

  而宁凡化身巨人一瞬,拳芒之上,寒冰森森,魔吼一声,一拳轰出,老儒周身千丈天地,尽被冰封,其遁光,更是生生被冰拳击散,硬生生中止!

  那一拳,明明打在虚空之上,但老儒,却只感觉这一拳拳力,已将千丈包裹!

  他面色大变,挥动玄英剑,剑气一动,以迅雷之势连斩无数剑诀,化作一圈圈剑气,笼罩周身。

  每一丝剑气,都足以轻易斩杀融灵,但当冰碎之声传来之际,天地狠狠一震,所有剑气之光,发出破碎之响,轰然碎散!老者虽未受伤,却犹被冰碎之拳给震了胸口,气血翻涌,目光震惊!

  而另一边,黑甲炼尸好似完全不知痛楚,任美妇火尺一次次轰落,却根本无伤其肉身分毫,其肉身恐怖,堪称逆天!

  且这黑甲炼尸,尸身气力,着实惊人,每一拳都带着轰鸣巨响,数十拳之后,美妇火尺之上,已现出无数裂痕,几欲暴散!

  震惊!绝对的震惊!

  非但围观修士不可置信,便是老儒与美妇,也各是面色大变。

  无人想到,这周明,竟身怀一具炼尸,且那炼尸,肉身防御足以无视元婴初期高手的一切攻击,气力更是足以力敌元婴不败!

  无人想到,老儒与美妇一上来便是底牌手段,但竟被周明游刃有余的挡住,并给予反击,瞬息之间,已是平手局面!

  银骨之境,诡异炼尸…这周明,竟有如此之多的手段!

  黑尸与美妇胶着一处,难分胜败。

  而此地,老儒与宁凡,已算第三次交锋。

  再次失利,老儒对宁凡,忌惮更深,凝视那九丈九尺的张狂巨人,如临大敌。

  不待巨人第二次施展冰碎之拳,老儒忽然一拍储物袋,顿时,从其储物袋中,再次飞出三柄极品飞剑,每一柄,都与玄英剑极其类似!每一柄,都给宁凡肉身,一丝危机之感!

  “四剑玄英!剑镇四方!”

  老儒猛一掐决,四柄玄英剑化作四道剑光,闪烁之后,镇在巨人四面。

  此为,剑阵!

  剑阵一成,一道道古朴的剑气,在四柄玄英剑中凝聚,一丝萧肃的杀机,自剑中散逸,与晴空周旋!

  那剑气,好似苍茫大地般古老,在现出一霎,百里之内,天地都开始颤抖。

  并隐隐,有一股似剑吟、似经诵之声,在空中回转。

  “四剑之地,诛戮陷绝…”

  在此剑气现身的一刻,远处正胶着战局的美妇,蓦然美眸含惊,而那黑尸,虽无灵智,亦是本能的尸身颤抖。

  而更远处,一个个修士,面对此古老剑气,纷纷感到一股渺小、无助、必死之感!

  就连化身巨人的宁凡,都目光一肃,但旋即,冷笑。

  四柄玄英剑,模仿的,是诛仙剑阵,且四剑之中,更有老儒不知从何寻来的一道诛仙剑气…

  四剑之地,诛戮陷绝,凭此四剑一诛,老者以元婴初期巅峰的修为,甚至足以与中期修士拼而不败,但此剑气,对宁凡,何益!

  这一刻,宁凡识海之中,那沉寂的剑识,好似传出共鸣之声、牵引之力。

  其剑念一卷一收,四柄高悬长空的玄英剑,忽然齐齐传出一阵悲鸣,并各自在剑身,裂出一道半寸裂痕。

  裂痕中,四道古朴剑气,被宁凡剑念一卷,立刻吸入识海,化作铸造剑识的养料。

  其识海剑气天地,更加牢固,就连剑念,都隐隐增强一丝,而老儒的四柄玄英剑,则在悲鸣之后,威能大减,失去诛仙剑气,更是再无法催动剑阵,给予巨人强势一击!

  不明白!不明白!老儒无法理解,为何剑阵已成,即将重创巨人之时,会被生生夺走剑气!

  而那惊鸿一现的墨色剑念,让其面色大变,忽而意识到,眼前的宁凡,恐怕已凝聚剑识剑念!

  “此人竟连剑阵都破去,更夺我剑气…如此,老夫唯有此术,才能与之争锋!祭雷罗盘,布祭雷阵!”

  老儒一拍储物袋,再次取出数十银色阵盘,双手一分,一个个阵盘,诡异悬浮其身前,在其神念催动下,阵盘相继激发,一个个丹级大阵的银色阵纹,在长空之上,好似北斗串联一般,相继浮现!

  合计,七七四十九道雷纹!

  此为,上古祭雷阵!

  此祭雷阵盘,实在已是老儒底牌之物,祭雷阵成,万雷陨落,便是元婴初期修士,也足以一击必杀,至于眼前的巨人,虽不至死,也会重伤!

  此阵一出,远处围观修士,一个个闻风色变,并立刻朝着更远遁逃!

  若祭雷阵开,则方圆二百里,都可能被天雷,轰成废墟!

  “宋老!此物乃是对付妖潮所用,不可轻动!”远处,美妇一见老儒催动阵盘,立刻俏脸变色。

  “无妨,此阵已成,万万不会有丝毫差池,阵盘亦不可能有丝毫损伤,稍稍动用,震慑此人,‘尊老’们定不会责怪于我…唯一可惜的,是在场的圆觉谷修士,金丹之下,都将死在雷阵中,不过区区融灵、辟脉,在雨界要多少有多少,何足道哉!”

  老儒此刻,眼中已只剩宁凡一人,再无旁事。

  一切,只因宁凡给他的压迫感,太大!

  这一刻,巨人眼中,寒芒一闪。

  上古祭雷阵…传说此阵之中,暗含上古神魔的失落神通——祭雷术,具体如何,不得而知。

  此阵以七为尊,1阵为灵,7阵为丹,49阵为婴,343阵为化极,2401阵为凡虚,16807阵,为仙虚!但愿往上,布阵越难…

  老儒施展49阵攻敌,其阵道修为,不凡!但,其性格,未免过于冷漠。

  此阵一开,200里地界,将被雷海淹没!圆觉谷不少弟子,恐怕都逃不出雷光!

  圆觉谷生灭,与宁凡无关,但好歹,自己因此谷而获取仙玉,与此谷,终究结下因果。

  “你,过了!”

  巨人的眼神,寒光毕露!

  其眉心雷星,连闪不决!

  其声音,好似雷霆般轰响,而晴空之上,黯然生雷!

  一道,十道,百道,千道,万道!

  在这漫天雷光之内,老儒所布的祭雷阵,虽然玄奥,单就雷力而眼,却微不足道!

  而当他的目光,落在宁凡眉心银星之时,蓦然心惊肉跳。

  “神星!你是,太古神脉!”

  “滚!”

  巨人怒吼一声,其声音,好似与天雷融合,那声音,顿时升起一种特殊意蕴,好似一道雷霆,在老儒、美妇以及所有围观修士心头,炸响!

  就好似,古修士的大神通,言出法随!

  在此吼声之下,祭雷阵,碎!

  49道银色阵盘,纷纷碎裂!

  而老儒,心神与阵盘相连,阵盘被碎,他立刻重伤,吐血不止,没有十数年苦修,绝对无法修回境界!

  滚!

  一字,在天威之下,竟让老儒面对宁凡之时,升起一种面对化神老怪之时,才有的卑微之感,周身不由自主,开始颤抖。

  宁凡让他滚,让堂堂元婴修为的老儒,滚蛋。

  但老儒,恍然升起一种错觉,若今日,他不滚,他,必死于此!

  而当老儒看到,宁凡手掌中,取出一个血色玉简之时,那感觉,在其心头无限放大!

  那玉简中,传出一道肆虐的杀机,那杀机,足以轻易将老儒撕成粉碎!

  “周明道友,手下留情!老夫马上滚,马上滚!柳道友,我们走,速走!”

  这一刻,老儒再无之前兴师问罪的傲慢,心中只有速速离去的念头。

  这周明,不论是什么身份,在魏国做了什么,都不再与他有关。甚至,他一生一世,都不想再与周明有任何关系。

  无他,这周明,在老儒的眼中,简直是…深不可测!

  而他心头,更对周明的身份,有了一个猜测,虽说是错误的,偏颇的,但这个猜测,更让其身为雨殿神使,却生不起对后者的丝毫抗拒之心。

  在所以修士不可置信的目光中,两名雨殿神使,极为狼狈地匆匆逃去…

  而魏国周明,自此战之后,恐怕便是寻常元婴,都不敢小视此人!

  …

  两道遁光,没命奔逃,直到数日之后,远离圆觉谷数万里,老儒才好似松了口气,放慢遁光。

  “宋老,我们就这么离去么?”山巅之上,美妇恢复法力,问道。

  “不这么离去,难道留在那圆觉谷,送死么?”宋易没好气道,一想起宁凡的手段,仍是微微恐惧。

  “送死?宋老虽在那周明受伤,微微吃亏,但还不至于死亡吧,我等元婴修士,保命手段无穷,便是肉身灭了,也可元婴逃遁,那周明再怎么厉害,也未必有能力杀死我等,且我等身份尊崇,乃是雨殿神使,他纵然能杀,也决计不敢杀的…”美妇不以为然道,她自问不是宁凡对手,但雨殿神使的身份,却让她感觉,自己比宁凡,高人一等。

  “他不能杀!他一身手段,诡异叵测,老夫成名之术,四剑之阵,竟被其剑念一扫,便破去,老夫以祭雷阵困他,他竟然以掌御雷霆的手段,破去此阵…而最后,他所取出的玉简,若我没有看错,其中,含有化神修士的全力一击…莫说老夫,就算是元婴中期修士,中了攻击,也是…必死!”

  老儒犹自心有余悸,而他紧接着,说出了他心中最大的、错误的猜测。

  “若我没看错,这周明,或许是那位大人的后辈…那位大人,同样姓周…”

  “哪位?”美妇微微古怪。

  “那位生于雨殿、死于无尽海,连神皇陛下都忌惮的狠人…那人的雷之神脉,凝聚雷之神星,掌御雷霆…一身祭雷术,同阶无敌,曾凭一人之力,与剑界三皇战平…传说中,万年前…雨界碎虚,第一人!”

  “什么!宋老是说,此人是‘不周雷皇’的后人!”

  “嘘…此事莫要乱说,说不得…总之此事,与我等无关。我等不过是雨殿小小神使,不要卷入这种是非…”

  宋易心有余悸,对宁凡的手段、实力,甚至‘身份’,都开始畏惧。

  虽然这个身份,根本就是偶然,宁凡化名‘周明’,那个周,不过是在妖鬼林捡来的名字,与所谓的‘不周雷皇’,根本毫无关系…

  但宋易,恐怕一生一世,都不敢再见宁凡,怕…太可怕了…

  跟不周雷皇比起来,雨殿神使,算个屁...什么神使,不过是雨殿的苦力!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