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58章 紫风妖尉(第二更)

第158章 紫风妖尉(第二更)

  被妖族追杀,禅修侯敛,立刻愁苦望着宁凡,暗暗思索向宁凡等人求助的可能性。

  他赖在七梅楼船之上,与宁凡客套,是有心与宁凡攀攀关系的,奈何宁凡只随意应付他,根本连好脸色都不给他。

  这让侯敛极为憋屈,自己堂堂金丹老怪,跟一个融灵小辈搭话,是宁凡无上荣幸了,这宁凡竟敢无视自己...

  若非这宁凡带着两名老祖人物出行,且那两名老祖还对宁凡马首是瞻,侯敛万万不会跟宁凡客套。他猜测,宁凡必是大宗门的公子,甚至极可能是元婴老怪的后辈,否则如何能有两名老祖护卫?

  但即便是元婴老祖的后辈,未免也太傲气了啊。怎么说,也该和自己客套客套不是?

  侯敛心中憋屈,更是暗暗腹诽宁凡,但脸上,却仍挂着皮笑肉不笑的笑容,有一句每一句的赔笑。

  但当这阵妖风升起的时刻,所有杀机,俱都锁定在侯敛身上之时,他再也笑不出来,面色大变。

  若这些妖族,仍是为‘弥天舍利’而来,他将难以自保!

  而深思熟虑后,他并不认为,宁凡这种冷漠之人,会出手帮他...

  目光落在殷素秋上,侯敛眼神一闪。

  此女倒是心软,上一次,也是此女先出手救自己,不如,先跟她求救?

  侯敛心中一决,立刻作出微微紧张的表情,哀求望向殷素秋。

  “又,又来了!殷,殷仙子,救我!”

  “莫怕,有我在,岂容妖孽伤人!”殷素秋俏脸正色,毫不犹豫解下水晶手镯,欲灭杀这些妖怪,对她而言,除魔卫道,救死扶伤,就如同家常便饭。

  这是个爱管闲事的女人,有她在,宁凡永远不缺麻烦的...

  但这一次,她却被宁凡一把抓住皓腕。立刻,殷素秋俏脸一红,目含嗔怪,大庭广众之下,宁凡竟敢轻薄自己...

  “你...你干什么...你放手!”

  “等等,我想确认一下,这些妖族,想杀谁。”宁凡目光微凝。

  很奇怪,七梅楼船之上,明显有诸多高手,但这些妖族一出现,立刻杀机齐齐锁定禅修侯敛。

  不合理...这批妖若是想攻击七梅楼船,理应锁定最强修士,即便看不出自己厉害,也该先锁定景灼或殷素秋...但这些妖族,却齐齐锁定侯敛...事出反常即为妖。

  这要妖怪,攻击侯敛,出于什么动机?

  若非这些妖怪,与侯敛有生死大仇,那么,便是侯敛身上,有让这批妖怪,动心的宝贝!

  仇怨的理由,被宁凡否定。区区侯敛,胆小如鼠,修为低劣,能对金丹后期妖族,产生什么仇怨?

  那么,必定是这侯敛,身怀异宝了。

  宁凡回想着侯敛的话,似乎侯敛曾提到,自己是与宗门沙弥,带着某件宝物归宗。

  顿时,其目光一闪,有七成把握确定,侯敛身怀宝物,且此宝物,能让妖族疯狂追杀...

  以宁凡心智,心思百转间,便将侯敛的底细看破。

  难怪这厮不敢一人回宗门,反倒赖在楼船之上,其身怀宝物,必定珍贵之极。

  如此好的宝物,上了七梅楼船,自然不能落在那些妖族手上,当然,也不可能再归侯敛所有。

  “此物,归我!”宁凡心中一决,立刻对殷素秋微微一笑。

  “且莫救他,接下来的事,交给我!”

  “可是...好吧。”殷素秋被宁凡握住手腕,心思纷乱,只求宁凡速速放开她,其他的事,似乎都不重要了。

  而在宁凡的纵容下,数十妖怪,纷纷攻击其七梅楼船阵光,使得楼船于空中,剧烈摇晃起来。

  且那些妖怪,一边攻击大阵,一边厉声威胁道,

  “人族!交出‘弥天舍利’,留尔等全尸!不久之后,‘紫风妖尉’便要来此,即便你有两位金丹巅峰、半步元婴的高手,也唯有必死的!”

  一听这批妖族,指名要弥天舍利,侯敛立刻面色一变。

  而听闻紫风妖尉之名,侯敛瞬息间,露出惊骇之极的神情。

  “紫...紫风妖尉!是那元婴初期的紫风妖尉!哪个疯女人?!她要来?!”

  侯敛的表情,开始绝望,原以为抱上大腿,可以将舍利带回宗门,想不到,终究是要被妖所抢。

  要知道,此物可是某个宗门小沙弥,机缘巧合,在魏国‘太祖荒丘’所获得。

  弥天舍利,相传为魏国立国之时的镇国之宝!其名舍利,自然是魏国太祖死后所化,其名弥天,则是因为其屏蔽天机的逆天之效!

  下级修真国,也不过是后世子孙不肖导致魏国没落,但每一国的老祖,能立一国,定然都是搅动风云的人物。

  相传佩戴弥天舍利之人,便是精于推演的化神巅峰老怪,都无法测算出此人天机,甚至,一些炼虚级老怪,都无法通过卜算,算出此人行踪、来历。

  此物,可谓珍贵之极...如今,恐怕要拱手相让了。但让侯敛想要哭爹骂娘的是,这群妖怪,莫非是傻子不成!威胁人,话都不会说!什么叫交出舍利,留你全尸!全尸不全尸,还不是都得死!那样的话,自己交出舍利,有个屁用!

  罢了,罢了,遇到这群不通情理的迂腐妖族,自己也算倒了八辈子血霉,多半是要死在这楼船之上了。

  即便这船上,有两名老祖高手,但在元婴高手掌下,金丹老祖,又能如何...

  “哎,弥天舍利...我带着此至宝,应该可以屏蔽任何高手测算天机的,为何这批妖族,总能找到我的位置...死了死了,这次怕是真的神仙难救了...”

  侯敛叹息连连,楼船之上,各人亦是面色各异。

  景灼与殷素秋,听闻‘元婴初期’四字,面色皆变。不过想到宁凡的厉害,虽然忌惮,却也没太过慌乱,暗忖小心应付,应该无碍。

  而宁凡,在听到‘屏蔽天机’四字,立刻目光一闪,似有决绝。

  原来这侯敛身上所带宝物,竟然是某种屏蔽天机的宝贝?!若当真如此,此物,却可以说是宁凡最需要的东西了。

  如今宁凡最怕的,不是元婴高手,而是精于卜算之人。似吴国的元婴老怪——神算老人,便以卜算手段,算出自己宁黑魔身份,而为宁城惹了一次大劫。

  自己此去无尽海,势必得罪无数势力,甚至,一入大晋,便极可能会因为私藏花妖,而与鲤伴妖将交上手...化神老怪,如今的宁凡无论如何无法战胜...遇上,唯有逃!

  若有着屏蔽天机的弥天舍利,自己非但不用担心被那妖将识破身份,更不用担心日后得罪大势力,被人追杀,甚至被人一怒之下、牵连越国...

  此宝,他宁凡,要定了!

  “侯敛,弥天舍利交给我吧。”宁凡微微一笑,激发一丝神性,看起来,慈悲如佛。

  而侯敛,几乎要感动哭了。

  这弥天舍利,如今可是烫手山芋啊,拿在手上,便要得罪元婴老妖,交给妖族,又不能保命。宁凡要走此舍利,莫非,是怜惜自己性命,想要救自己?

  不过,若是将舍利,送给宁凡,会如何呢?

  顺势泼个脏水给宁凡,就说上一次的妖族,都是宁凡杀得,这样自己,就与舍利、与妖仇撇干净了,应该就不会再被妖物盯上了...即便那些妖怪,相比也不会分散兵力,追杀自己了吧,毕竟楼船上两个老祖人物,也足够他们喝一壶的,在紫风妖尉赶来之前,应该没有妖怪有能力追杀自己...

  把舍利交给宁凡,似乎有一丝活命机会,祸水东引...要不要,试试?死中求活?

  若不成,则死。若成,则宁凡死,自己活。

  管他的,试试!这修界,不就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么?哦不,是贫僧,阿弥陀佛...

  他小眼滴溜溜一转,心意一决,立刻一拍储物袋,取出一个紫玉玉盒,其中盛放的,是一颗梵音缕缕的舍利!

  弥天舍利!

  将此物交给宁凡,侯敛不舍,但为了保命,则一切,都不足道了。

  “周明道友,你既然需要此物,此物,便送给你了,贫僧还有要事,就先行告辞!先行告辞...”

  侯敛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,一把将紫玉玉盒交到宁凡手上,双手合十,呼句佛号,立刻遁出阵光,化长虹离去。

  他小心翼翼,心存试探,若出了大阵,妖怪们还攻击自己,则自己再次厚脸一次,上楼船躲一躲吧。

  而让侯敛喜悦的是,随着舍利交给宁凡,所有妖怪的杀机锁定,立刻从自己身上移开,转移到宁凡身上。

  好!这下,可是畅快逃命了!

  他一道遁光,直奔远方,丝毫不管宁凡等人生死。

  对于侯敛的不仗义,殷素秋秀眉一蹙,暗道自己救错了人。

  倒是宁凡,丝毫不古怪侯敛的举动,他早就一眼看破侯敛的心思,并笃定侯敛会将舍利交给自己、为求保命。

  对于弥天舍利,他志在必得。

  对于那紫风妖尉,他在听闻此人是元婴初期,且是女妖后,非但不惧,反倒,升起另一种心思。

  此女,既然是元婴女妖,说不准,又是那鲤伴的伴生之妖,和那茶花女多半一样。

  或许此女亦是极丑,但,既然有元婴修为,则此女必定是大好鼎炉,丑又如何,能用就好...若她自己送上门,宁凡,绝不会放过!

  大晋的妖潮,原本让宁凡忌惮,但如今,他忽然升起一种大胆猜想。

  该不会,大晋的妖潮中,主力是那十二名伴妖?而所谓的十二名伴妖,都是女子?

  如此,自己要不要瞒天过海,将鲤伴妖将的十二名伴妖,都给抢了!

  对大晋之行,宁凡忽然升起一种特别的期待,自己《阴阳变》的突破,说不得,要落在大晋之行上。

  在他接过舍利的一刻,所有妖族俱都将杀机,锁定向他。

  这些妖族,眼见搬出了紫风妖尉的名头,眼前的区区融灵小辈,却仍敢夺走舍利,自然是极其震怒。

  对逃跑的侯敛,则丝毫未放在心上,区区金丹初期的蝼蚁,日后再杀即可,此刻,先抢舍利!

  “人族!你好胆!明知我等要定此宝,进献妖将大人,你竟还敢擅取此物!你死定了!”

  “是么...”

  这一刻,宁凡收起所有笑容,闭上眼。再睁开时,全身瞬息间,好似化作一块万年不化的寒冰。

  他眼神冷漠,而左脸之上,渐渐浮现出一道道妖异的黑色纹路,杀机,在漆黑的眸光中浮动。

  而一股绝强的气势,堪比元婴,在其周身升腾。剑念如墨,横扫而出,带着刺破云霄的凌厉剑鸣,立刻,妖云散,取而代之的,是遮天墨色,以及,诛绝一切的剑气!

  此为,墨流分神之术!

  此惊变、气势,大大出乎所有妖族的预料,无人想到,区区融灵修为的宁凡,会隐藏如此之深,而宁凡,根本每个妖族任何思考的机会。

  下一个瞬间,宁凡身形仿佛爆散一般,嘭得一声,消失无影,化作无尽墨色剑光,在长空乱斩,劈刺,削切,绞杀!

  好似一点浓墨,在晴空泼开,而但凡被墨色沾染的妖族,立刻惨叫一声,被剑光斩为血泥!

  不过一个照面,数十名妖族,俱化作肉泥,血溅长空!

  甚至那金丹后期的妖魔,仍保留着嚣张的表情,却已永远定格,连自己已死的事实,都未意识到。

  等他意识到之时,妖身已经一片片切割、碎裂,妖魂已然一丝丝绞碎,妖丹更是一颗颗碎成粉尘,惨死于墨色剑光之中!

  “好...好强...比紫光妖尉...更厉害...”这是那妖族,最后一次颤抖的思考,带着无边的恐惧!

  墨流分神之术,此术为宁凡黑衣化身结婴所领悟,是连天一子都可一击必杀的绝强之术!非元婴修士岂能抵挡,而区区小妖,便是金丹修为,又何足道哉!

  重新化身浮现的宁凡,手捧紫玉玉盒,目露冷漠。

  弥天舍利,到手了!但事情,仍未完!

  他目光冷冷望向呆滞的侯敛,字字如剑,

  “我让你走了么!”

  这声音,冰冷地让侯敛冷颤,锐利地让侯敛心神刺痛。

  今日,恐怕是其一生之中,最最震惊的一日,因为他见识到一个狠人,一式法术,灭杀数十名高手!

  而宁凡的元婴级气势,让侯敛心惊胆寒。那无尽墨色剑念中,他好似钉子钉住长空,再无法挪动脚步,目光根本不敢对上宁凡目光。怕,很怕!那是一种生死不由自己,全凭宁凡一意而决的感觉!

  “怎...怎么可能!那周明,竟是...竟是元婴高手!我竟然想坑这种老怪,我真是活腻了!他说不让我走,是不是,想杀我!怎么办,怎么办!被元婴老怪盯上,岂能逃掉!必死,必死啊!可我不想死...”

  侯敛被宁凡杀机锁定,彻底六神无主。

  这一刻,只要能活命,他甚至愿意出卖宗门,换宁凡不杀之恩。

  他双膝一软,跪在长空,再不要脸面,结结巴巴地求饶。

  气节他没有,场面自是极其不堪,让殷素秋,露出鄙夷之色。

  只是虽然鄙夷,她却不愿宁凡再杀人,不愿...而她亦不解,已宁凡的个性,面对数十人妖族,应该凭肉身之强,便足以横杀,何须施展最强之术?

  她微微咬牙,有些话,可能会让宁凡不喜,但她仍要说的,

  “宁凡,不要杀他...可否,手下留情...”

  “杀他,我没说要杀他啊...我只是,不能让他这么轻易离去而已。”

  宁凡脸上纹路消逝,冷漠消散,忽而一笑。他料到,殷素秋会为此人求情,因为殷素秋,是个喜欢惹麻烦的女人。

  不过宁凡,本就没想过杀侯敛,只是吓吓他而已。这侯敛,无需杀死,留在魏国,还能有不小用处。这种胆小之人,一旦种下念禁,则必定是永生不叛之人。

  无他,这种人,怕死。

  他不杀侯敛,但要种下念禁。

  而之后,或许还有一场不算大战的大战吧...

  紫风妖尉,此女,可能逃出自己手掌?若她,来送死的话...

  宁凡一点瞬移,好似一个黑点,在苍天之上一闪,瞬息间,已提着远逃的侯敛,拎小鸡一般,回到楼船。

  虽然这种手段,对侯敛而言,有些羞辱了,但总算,宁凡没对侯敛,动杀心。确定了此事,殷素秋微微松了口气,心中,却是轻轻一荡。

  “谢谢...”她深深看了宁凡一眼,转身返回楼船。

  她以为,宁凡愿意放过侯敛,仅仅是看她的面子了,心中的小感动,此刻难以遏制。

  景灼,倒是旁观者清,看穿了宁凡心思。刚才他是想出手的,但宁凡,却以最恐怖的手段,灭杀了群妖。

  如此大费周章,自然是要威慑侯敛,威慑侯敛,自然是要收服了。收服侯敛,恐怕是想在魏国,埋下势力。

  恐怕这侯敛的宗门,是要易主了。

  而其宗门的仙玉,亦会皆归宁凡所有。

  甚至,宁凡极可能扶植侯敛之后,借侯敛宗门名义,在越国搜刮仙玉,己身却置之事外。

  说到底,宁凡还是想借侯敛敛财啊...当然,若不是看在殷素秋面子,宁凡多半会折磨一下侯敛。殷素秋的面子,却是也算帮了侯敛一个小忙...

  这一连串的心机,几乎在妖族出手之时,就已成形。景灼自问,他也想得到这样的敛财手段,但他可是千百年的生死阅历,方才有此心智。

  但宁凡,却修道不超过20年,心智已妖...

  “他到底是怎么修炼的!不到20岁,实力如此之强,心智更是狡猾如狐...难以对付,这种人,一旦为敌,恐怕一声都是噩梦...幸好当日,我找神算老人算了第二卦,否则...我便是落得,紫阴的下场了...”景灼深深感叹,并庆幸。

  庆幸自己一生中,做了最明智的决定,交好宁凡。

  庆幸宁凡赐予了云华夫人更悠久的‘生命’,让他夫妇,有望长相厮守。

  世上最可怕之人,不是修为多强,偏偏是宁凡这种性格之人,最为可怕、难缠。

  此人心狠手辣,胆大包天,做事果断,冷酷无情。偏又胆色过人,心思缜密,意志坚定,狡猾如狐。

  这种人,一生一世,不可得罪...

  (我喜欢这句,第三更,晚上九点发)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