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56章 羽之妖血(第二更)

第156章 羽之妖血(第二更)

  四品寒气,紫厌冰霜...当日宁凡助洛幽一臂之力,自白飞腾的冰阳之内,夺走此物。炼化此物后,洛幽便久久长眠,待苏醒后,已能隔着阴阳锁,施放探查类仙术。

  洛幽的心情似乎不错呢。

  对洛幽,宁凡还是信任的,毕竟此女仍需自己帮助,才能逃出阴阳锁,自不会害自己的。

  他微微沉吟,允许洛幽对其施展仙术。

  对于宁凡的信任,洛幽浅浅一笑,无形中,与宁凡的亲近也多了一些。

  ‘问仙术’,一种测试修士血脉的仙术,对一些四天大势力而言,极其看重血脉,此术则广泛传开,用以修士测试血脉。

  洛幽微微肃穆,施展此术,对如今的她极不轻松的。接连施展五次,问仙术才终于成功,这一刻,宁凡打了个冷颤,感觉被一道寒冰般的目光窥探一般。

  血脉之中,每一丝脉络,都变得极为清晰、明了。

  良久,收了法术,洛幽微微思索,笑道。

  “你体内,确有一丝妖族血脉,但极其稀薄...这样稀薄的血脉,在四天之上,根本无等级评判,甚至对其他妖族而言,可能无法修炼。但你不同,你身怀的,可是阴阳魔脉呢...有姐姐的帮助,你激发一丝妖力,应当不难,而若成功...虽然你神性浅薄,妖力微弱,但却确确实实,是神妖魔同修的人物了呢...三族同修,姐姐不知你的境界,最终可以修炼到哪里,但可以确信的是,凭三族同修的力量,同阶之中,你罕有敌手,即便是在四天之上。”

  洛幽语气带着一丝激动,她与阴阳锁失之交臂,但宁凡,却算是弥补了她的遗憾。

  而对宁凡为何身怀妖族血脉,洛幽则并未在意,至于宁凡本人,亦未放在心上。

  他无父无母,知晓血脉来源,又如何?认祖归宗么?

  他在意的,不是血脉来源,只是能否激发妖力的可能。

  “接下来,怎么做?”

  “姐姐并非妖族,并不熟知妖功修炼,但对于激发血脉之法,还是略知一二...此法名为,‘沸血感脉’...”

  ...

  激发妖族血脉,是一个苦差。在妖族族群之内,越年幼激发血脉之妖,拥有的血脉必定越浓,天赋亦越高。

  而大多数妖族,都在融灵之前,完成血脉觉醒,似宁凡这般,已经即将结丹,方才感脉,实在是头一个,且其妖血稀薄之极,难度亦是极大的。

  沸血感脉,顾名思义,以特殊秘法刺激血液,让血液处在蒸沸状态,并借此自血液中,感知隐藏极深的妖族血脉。

  沸血之痛,好似五内俱焚,非常人可忍,但疼痛对宁凡,自不足为虑。

  这痛,尚不如《巨骨诀》,更不如玉皇丹。

  洛幽给宁凡的时间,是十日,十日之内,不能感知出血脉,则要休息数月之久,才能再次沸血感脉。

  若持续沸血,极可能对修士本身,产生重创的。

  一日,无果。

  五日,无果。

  十日,宁凡仍未感知出任何血脉,这让洛幽颇为紧张,

  “不要勉强!”她劝道。她离开阴阳锁,还需宁凡相助,不愿宁凡出事的。

  “无碍的。”宁凡额角渗汗,肌肉抽搐,却一笑。

  常人沸血,可撑十日,他却可撑更久。不仅仅因为他炼体强横,更因为,他能忍。

  他没有数月时间,等待第二次沸血,务必一次成功!

  如此,唯有一个忍字!十日不成,便二十日,二十日不成,便三十日,总之,他不等!

  第十五日,他从血脉之中,感知到一丝血脉,但太模糊,没有彻底明悟。

  第十九日,他第二次感知到血脉,这一次,他几乎感悟成功,但可惜的是,即将成功的时候,那一丝血脉,却被蒸沸消散...可惜了。

  若是平常修士,撑过无边痛楚,却两次失败,多半已灰心放弃。纵然是宁凡,两次失败,内心都微微动摇,但立刻一咬牙,平复了所有心思,开始第三次感脉。

  整整五日,他心神沉浸于血脉之中,连疼痛都似遗忘。

  第二十四日,他在此抓住那一丝妖族血脉,并立刻,将全部心神侵入血脉之中,将之,激发!

  一霎,他周身气息,顿时大变,背后更虚幻地生出一对硕大的黑色羽翼,脸上亦出现妖纹,一头黑发,挣脱发带,变得及腰般长,在妖气之中,狂乱飞舞。

  “成了!”他目光中,带着一丝妖异的神光,这种眼神,在激发妖力之前,他不具备。

  那是属于妖族的妖异目光。

  而感知到宁凡的异变,洛幽却是幽幽一叹,摇摇头,似有失望,

  “这是羽族么?很平常的妖族...我还以为,你这么强的气运,说不准会身怀‘真灵血脉’呢...”

  “呃,真灵血脉,你是否太看得起我了...我身为人族,能身怀一道妖族血脉,都是极为罕见的了。”宁凡苦笑。

  人族身怀一丝妖族血脉,并不奇怪,谁能保证自己无数代前的先祖,没有与妖族结合呢?

  真灵血脉,如太古雷龙、太古火凤,又如太古冥雀,无一不是珍稀之极的妖族血脉,自己怎会有那种血脉...

  羽族,是一个极其庞大的种族,大多生存于妖界,在雨界,也有一些,属于极为寻常的妖族,这样的妖族,才让宁凡觉得,自己身怀妖血,合理。

  羽族有强有弱,传言妖界之中,亦有羽族的碎虚高手,此族极看重血脉,并凭借血脉,激发羽翼,增进飞遁速度。以宁凡稀薄的血脉,或许连一些辟脉二三层的羽妖,都比不上,而他催生的黑翼,更是虚幻,成形片刻,便立刻消散,而他的妖异容貌,也开始恢复平常。

  凝聚这样的血脉,对其他妖族而言,毫无用途。不过对宁凡,却是一个跨时代的进步。

  至此,古神、古妖、古魔,他算是修炼完全了。

  而他在此掐诀,施展小妖术——读血术,立刻轻松了许多,其中一丝隔膜,亦荡然无存。

  三卷妖血卷轴,其中信息,立刻被宁凡以读血术掌握。

  第一卷,记录了五百种小妖术,为妖族术修的启蒙之术,包括读血术,亦包括火念术、水念术等最基础的神念化物之术。

  第二卷,是红花女妖的妖功功法,名为《山茶经》,是一种以采补为主的邪魅妖功,对宁凡而言,恰恰可以作为修炼妖力的第一卷功法。无他,采补妖功,与《阴阳变》的排斥最小。

  第三卷,是婴级中品妖术,名为《妖星坠》,正是当日女妖于千里之外,破去楼船大阵的妖术。此术借助一丝星光之力,极其不凡,婴级中品之中,怕是顶尖之术了。

  三卷之术,几乎奠定了宁凡修妖之路,虽然还很稚嫩,但神妖魔集于一身,以神为法,以魔为体,以妖为念,其修炼之路,定然不凡的。

  收起所有卷轴,宁凡没有离开开始修炼妖术,妖术的修炼,他没有任何根基,将极其耗费时间。

  在修炼前,他还是做一些其他事好了,战利品,未完!

  “好了,姐姐再睡一会儿...这次施展问仙术,对姐姐消耗不小呢...”洛幽轻轻打个哈欠,语带倦意。

  “多谢,你又助了我一次。”

  “嗯,你不忘姐姐的好,姐姐就心满意足了...”

  ...

  最大的战利品,是女妖。

  宁凡在密室之内,布下阵光,以策万全,而后,才自鼎炉环中招出女妖。

  采阴指噬体,鼎炉环中,更是有红雾蛊惑,使得女妖仍是神智不清的状态。

  如此,倒省了宁凡的事。他仔细端详女妖眉心符文后,取出一个事先准备的青色玉简,以法力,将女妖眉心符文,小心烙印下。

  这符文中妖将意念,被宁凡斩灭,如今剩下的,仅仅是那妖将的一击之力。

  符文之力,收入玉简中,那青色玉简立刻化作一个血红玉简,并泛着血光。

  而其中,传出浩瀚的危机之感,便是宁凡,都微微感觉毛骨悚然。

  此为,化神一击!在此一击之下,便是元婴巅峰的大修士,都要暂避锋芒!至于元婴后期,凭此玉简,宁凡可重伤一次,而元婴中期修士,在此玉简之下,则,必死!

  “底牌,又多了一个...此去无尽海,硬是稍稍安全些了。”

  收起女妖,宁凡心思一动,自储物袋中,取出一具焦糊不堪的黑尸。

  此黑尸,若是以《尸魔变》的炼尸方法祭炼,可是一个不小的臂助。

  以此尸之强,若是祭炼成功,凭此炼尸,便可力敌寻常元婴不败。

  “开炉,炼尸!”

  ...

  十日后,密室之中,宁凡身旁,多了一个黑甲男子。

  此男子,从头到脚趾,都被黑甲包裹,甚至双目,都未露出。那黑甲,不凡,是上品灵甲,而那黑甲男子,则更加不凡。

  他周身毫无生机,分明是一具炼尸,但随着宁凡神念一动,那炼尸立刻得到命令,一拳轻描淡写,轰在密室试剑石上。

  整座楼船,重重晃动一下,让素秋等人,都暗暗吃惊。

  试剑石...粉碎!

  甚至拳力不减,几乎将宁凡布在密室之内的丹级巅峰大阵给轰碎!

  但这,仅仅是此炼尸极其寻常的一拳。

  “凭此尸,可一战元婴初期,而即便是元婴中期的高手,也未必能毁去此尸分毫...此尸防御,堪称无双,但他仅仅是半步尸魔,距离真正的尸魔,还差了一些...不知真正的尸魔,有多厉害...要不要看看?”

  他目光一闪,一抖鼎炉环,自环中,取出一尊青棺。

  青棺之中,传出女尸摩挲棺盖的声音,让宁凡微微头皮发麻...

  但想起女尸与慕微凉容貌之像,对女尸的忌惮,又少了一些。

  “你的秘密,容我探知一二,得罪了...”

  宁凡遥遥一指,掀开棺盖。

  而就在棺盖掀开的一瞬,一股死寂的杀机,自青棺中传出,让整座楼船的修士,齐齐升起毛骨悚然之感。

  “你...该...死...”容貌酷似慕微凉的女尸,在现身的一瞬,立刻将全部杀机,锁定宁凡!

  她,成为尸魔了!

  “黑甲,动手!”

  宁凡目光一凛,一声令下,半步尸魔的黑甲炼尸,立刻黑光一闪,一拳轰出,与女尸一爪对撞。

  但对撞的结果,却大大出乎宁凡的意料,足以在六转龙火中不灭的黑尸,竟被女尸轻描淡写一爪捏碎一指,若非黑尸退得快,被女尸轻易撕成碎片,都极有可能。

  对女尸成为尸魔后的强横,宁凡算是有了一个明确认知,恐怕就是寻常化神修士,都不是此尸对手吧...

  这还只是尸魔刚刚成型,若让此尸魔修炼个数万年,岂不是连碎虚老怪,都要退避三舍?!

  在黑尸阻挡女尸的一瞬,宁凡立刻启动密室大阵,锁住女尸双足,而他自己,则一个瞬移,出现在女尸身后,狠狠点下数道采阴指力。

  女尸的后背,本已被宁凡以秘术变软,但如今,却坚硬如铁,以宁凡炼体术,一指点在女尸后背,竟然感觉指骨欲碎般痛楚。

  如此,采阴指力根本无法没入女尸体内的...

  被宁凡以魅术偷袭,女尸茫然的眸中,更怒。

  她隐隐记得,是眼前的瘦削青年,破了自己尸身清白。恨,好恨!

  一爪探下,必死之危,浮上身心,让宁凡毫不犹豫,一喝,

  “黑甲!”

  黑尸被召,立刻出现在宁凡身前,阻挡必杀一击。

  女子一爪,洞穿黑甲,将黑尸胸口洞穿。索性此尸非活人,否则被此一爪,非死即伤。

  而宁凡眼中,闪过叹息之色,再次忘了女尸容貌一眼,不再犹豫,一掌拍在女尸腰间,将其拍入青棺,立刻合上棺盖。

  此棺,似乎对女尸极有镇压之效,无论她怎样摩挲,都无法离开此棺。

  “微凉...你与此尸,究竟有何关系...”宁凡摇摇头,除非他实力超过女尸,否则再不敢探知女尸底细了。

  收起青棺,看着刚刚炼好、就破损不堪的黑甲炼尸,宁凡苦笑。

  如此,唯有重新炼制一二了。

  不过这黑甲炼尸,果真是有用之极,若无此尸,宁凡自己可不敢开启棺盖。

  此炼尸,是绝好的肉盾...

  若那黑尸,知晓自己死后,肉身被宁凡当做盾牌用,不知是何想法。

  密室之外,殷素秋与景灼,聚集门外,自是被刚刚惊变引来。

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殷素秋颇有些担忧。她知晓宁凡厉害,但刚才那毛骨悚然的杀机,已经不是元婴修士具备的了...那是,什么东西...

  “没什么,一点小事...”宁凡收起黑尸,微微一笑,出了密室。

  见宁凡无恙,殷素秋暗暗松了口气,同时,却有些古怪。

  今日的宁凡,似乎有些不同,比起之前,眼光之中,多了一丝妖异的气息。

  其左目之中,更有一丝微不可察的星光,微微一闪。

  有朝一日,这星光,或许可以凝聚出一颗妖星,赋予宁凡新的神通!

  “走吧,数日未听箫声,想必你久等了。”宁凡调笑道。

  “谁久等了!”殷素秋悄悄将玉箫,藏在背后,某种暗暗羞恼。

  她确实在等待为宁凡奏箫,但这种心思,她不懂,亦不愿被宁凡得知。

  夕阳欲沉,箫声又起,郑国景物,暗暗偷换。

  四个半月过去,离开宁城,已九个月...

  (更新迟了,这章写了两遍,稍微犹豫了一下)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