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55章 古神,古妖,古魔(第一更)

第155章 古神,古妖,古魔(第一更)

  郑国之妖,皆是小妖,路上遇见,素秋与景灼,便随手除掉一二,不过这次,素秋并未再牺牲宁凡时间,下楼船、助郑国。

  一是因为没有必要,二是因为,心思似乎有了改变。

  她对道的坚持,未变,但她的道,有了改变。比起守护正道,她似乎多了一件事,守护七梅楼船...

  宁凡未穷追不舍调戏殷素秋,他忙于处理宋国的战利品。

  十万仙玉,自不用说,钱这种东西,永远不会嫌少。

  数十个宋国女修,则被宁凡一一解了幻术,但种下念禁之后,皆留在素秋身边服侍。

  原因么...素秋不放心将这群娇滴滴的女子,安置在宁凡身边。而这群女人,不论长幼,皆被其一言九鼎地,收为了记名弟子。

  能被殷素秋收为弟子,宋国女修们自不敢拒绝,且她们从内心,也畏惧这宁凡这强魔。

  不少人在血花谷被救时,都是清醒,亲眼所言,宁凡化身巨人,震退元婴女妖...那实力,恐怖到匪夷所思!这样的强魔,在事后,却并未放自己等人归宋,反倒拐带自己等人进入郑国,且给众女种下念禁。

  这强魔,想做什么?是了,定是想采补自己等人,故而不放人的...

  一想到这个可能,宋国女修无不是逃出火坑、却跌入狼窝的心情。总算看出殷素秋这老祖级人物,有心护自己等人清白,一个个更加诚心诚意拜殷素秋为师。

  便是金丹,也对殷素秋心悦诚服。殷素秋,明显是快要结婴的老祖高手,在宋国,怕都是巅峰人物。能拜此人为师,不枉了。

  宋国女修,紧抱殷素秋这大腿,万分戒惧宁凡这强魔,对此,宁凡根本懒得解释,更是乐得清闲。

  彼此将这些无关女人丢入鼎炉环,还是交给殷素秋透透气吧。

  殷素秋,似乎要投靠无尽海的女修宗门,若是带这么多高手去,说不得也能引起该宗宗主的重视。

  那宗主,或许与殷素秋是好友,接纳殷素秋没有问题,但给予殷素秋地位,恐怕会让宗门之内一个个派系异口同声的反对。没人会希望殷素秋这外来人,瓜分她们的势力...不过若是殷素秋加入此宗,能为宗门带来一大批高手,则殷素秋,或许就是个功臣了。

  如此,宁凡对殷素秋如何处理宋国女修,再无意见,只要不放人,随她折腾。

  而除了这些战利品,宋国之行最大的战利品,莫过于那元婴女妖!

  密室之中,宁凡手捧女妖的储物袋,细细翻检,其中之物,自然都算是他的战利品了。

  十数万仙玉...不知此女覆灭了多少宋国宗门,才抢得此物。

  数种上古灵药的根须!这些上古灵药,从年份来看,起码有数十万年年份了,即便只是根须,若是服用,也能提升不少修为法力。

  除此之外,宁凡还在女妖储物袋中,找到数株炼神草...此草,上古失传,但看起来这上古女妖,还是有这种神物的...妖族,修体,或者修念,而炼神草,无疑是强壮神念的绝佳之物。女妖会携带一些此物,原本不奇怪的,她的神念,比普通元婴初期修士强了不少,便是宁凡,单论神念,都不如女妖的。

  炼神草,自是不能放过...

  除此,女妖储物袋中,还有数十瓶被精致存放的玉瓶。

  这些玉瓶之内,无一例外,都是宋国女修的处子元阴之血,各自玉瓶之中的元阴气息,叠加起来,让宁凡面色一变。

  如此都的元阴气血,若是服食,让《阴阳变》功法提升数个境界,都是有可能的。

  原本自己放过宋国女修,其中一个原因,便是这批女修,丧失了元阴之血,但偏偏,这批女修的元阴血,都被女妖小心搜集、存放。

  或许这女妖自己采补足够,剩下的,准备拿回去献给其伴生妖将的。只是如今,这些东西落入宁凡掌中,就不可能跑出去了。

  他微微平复喜色,再次古井无波,翻看着女妖储物袋剩余之物。

  渐渐的,他目光凝重起来,并从女妖储物袋中,取出数本上古卷轴。

  这些卷轴,皆用上古妖族的皮制成,每一个卷轴上,都带着沧桑的妖气。

  七个卷轴之上,有四个,都记录着宁凡看不懂的古妖文字,其他三个,则有无数色泽暗淡的血点,密布其上。

  那上古妖族文字,与东溟钟的铭文很像,但似是而非,显然并非一种文字了。上古妖族,并非一家,文字亦是有许多种。

  认不出文字,让宁凡颇为无奈,这种文字,便是博通古今的乱古大帝,都无法识别。

  四个卷轴,或许记载有了不得的妖族功法,如今看来,却是无缘获取了。

  好在剩下三个卷轴,倒是可以使用。卷轴上的血,宁凡在乱古记忆中知晓,为上古妖族传承功法的另一种手段。

  古妖传承,一是妖族文字,二是血脉传承。妖族文字,为各个族群的至高隐秘,唯有高层,才可知晓。

  以妖族文字记述的,必定是该族重要功法。

  而血脉传承的,一般而言,则是基础的妖族功法。

  血脉卷轴的使用方法,宁凡算是第一次使用。

  他微微闭上眼,回忆之后,将三个血脉卷轴其中一个,放于腿上,手指,却以诡异的举动,掐诀。

  妖术,以指催动,以念为力,而开启血脉卷轴的传承,亦需要特殊妖术。

  读血术...此术,是一种极为低阶的妖术,但对宁凡而言,施展起来,却困难重重。

  这是宁凡第一次施展妖术,其手指生涩、笨拙,与施展修士法术掐诀,完全不是一个概念。

  施展妖术之时,指间勾勒法诀,好似能,勾动天地...那是一种很玄妙的感受。

  而让宁凡哭笑不得的是,他第一次施展读血术,竟然已失败告终。

  失败,不奇怪。施展妖术,对掐诀指速极其看重,越高深的妖术,往往对指诀要求越高。

  而宁凡,既不熟悉读血术的指诀,更加不熟悉在施展妖力之时,将平日熟练运用的法力,换做念力...

  于是,种种陌生之下,堂堂鬼雀宁尊,施展一种低级小妖术,就此失败。

  而连续施展十余次妖术后,无一例外,皆是失败。

  指诀,他好似面对了一层隔膜,而无法熟悉。

  至于以念力施展法术,更是被一种无形规则给抗拒,使得他唯有失败。

  不仅失败,强行以人身施展妖术,使得宁凡指间,颇有些血肿...

  他渐渐明悟,那阻碍他的天地规则之力,是人妖之别。人族施展妖术,自然是要失败的...归根究底,是因为,人族没有妖脉...

  没有妖脉,就无法施展小妖术,开启这些血脉卷轴,且即便开启,没有妖脉,多半也是无法修炼的。

  宁凡苦笑,看起来,他是与这妖术,无缘了...

  但在其摇头之时,丹田之中,阴阳锁内,那自与白飞腾一战后,便久久沉睡的女子,忽而打了个美妙的哈欠,醒转过来。

  “睡的好香...嗯?这是...上古妖族的血脉卷轴?你从哪里获得的?!”

  神秘女子第一次,露出惊讶的口气。

  而当神秘女子的目光,落在宁凡指间血肿之时,立刻惊道,

  “你施展妖术了?!成功了么?!”

  其言语,竟似有一些兴奋。

  “失败了...”宁凡苦笑。

  “会失败么...怎么会...”女子不解。

  “我是阴阳魔脉,没有妖脉,自然是要失败的。”

  “错,错,错...看来你对阴阳魔脉的理解,还不够多啊。对这种太古魔脉,你知道多少?你又可知,我当年为何煞费苦心,非要去冒险,获得这乱古传承...要知道,以我的身份,获取其他神魔传承,都是轻而易举,而其他神魔传承,许多威力,都远在乱古传承之上的...”

  女子的话,让宁凡微微沉吟。

  确实,他对阴阳魔脉,了解太少,而乱古大帝,偏偏也未在记忆传承中说太多。

  对太古神脉、魔脉,他唯一见过的,除了自己,便是那黑尸的尸魔脉。

  对尸魔脉的看法,不偏颇的将,其威力比阴阳魔脉厉害了不止一筹。

  阴阳魔脉,号称魔脉,却没有对应的神魔体修炼方法。似那黑尸,便有《尸魔变》的炼体术。似那未曾亲眼谋面的骨皇,便有万丈巨人的炼体术。似那涅皇,应该也有厉害的神魔炼体术。

  但阴阳魔脉,没有...否则,宁凡何须特别修炼《巨骨诀》,若《阴阳变》自带炼体术,则宁凡有把握以如今的炼体境界,修炼出百丈之身的神魔体。那样,单凭银骨第一境界,他化身百丈,可与元婴中期一战...

  《阴阳变》,与其他的神魔传承,迥然不同...

  为何...如今被神秘女子一问,宁凡才第一次动了心思。

  这神秘女子,来头不小,但对乱古传承,却比任何神魔传承都看重...这《阴阳变》,定然有远超其他神魔功法的强大处。

  宁凡心思飞转,隐隐已猜到一些《阴阳变》的最大不凡处,但他不敢确定。

  “《阴阳变》...此功法,服丹速度极快,采补女子提升修为,亦是极快。身为魔脉,却能在魔心之中,开辟神性,变作神脉,助我凝聚神星...此功法,最奥妙之处,似乎在于一个‘兼’字,兼并一切不可融合的力量,化为己用...难道说!”

  言及于此,宁凡忽而猜到一个可能。

  而女子的话,立刻给了宁凡解答。

  “说得不错,以你的境界,能有此体悟,可不是乱古大帝能够给予的。这《阴阳变》最厉害之处,便是在于一个‘兼’字,传言太古之时,仙皇授课,乱古大帝自仙皇传经之中,听取一句‘兼爱非攻’,忽然触发感悟,将自己的神魔体,所用攻击之术废弃,取而代之的,是全力修炼一个‘兼’字...兼,兼并一切力量。看来你的阴阳魔脉,已经激发神性,并凝聚出神星了,不错,当真不错...不过你可知,阴阳魔脉,不是魔脉,不是神脉,亦不是妖脉,但此仙脉,却可以变幻出一切仙脉的能力...可修炼神术,可修炼魔功,可修炼妖术...它没有特定炼体术,因为它可以适应几乎所有的炼体术...你可凭此术,凝聚眉心神星,亦可凭此术,凝聚左目妖星、右目魔星。乱古大帝,最厉害之处,便是神、妖、魔皆修,他的这一部功法,不是最强的神魔之功,却几乎可以兼并一切神魔功法,号称,乱了一个太古...故名,乱古!”

  神秘女子细细叙说,而宁凡则沉吟听取。女子的口气,极为艳羡,艳羡到无法诉说,她为了获得此传承,甘冒大险,并得罪了不少厉害势力,其结果,却是大好的阴阳锁,落在了宁凡手上。

  距离那事,已有多少万年了?记不清了...如今乱古传承,被所有真仙遗忘,这个关头,宁凡却获得了让无数真仙动心的奇功...他的气运,有些逆天了。

  还是说,宁凡的本身,就与《阴阳变》的功法,有缘呢?

  神秘女子,忽而沉吟起来。

  她忽而有些不解...以宁凡的人族之身,为何施展妖术,未重伤,仅仅是十指血肿。

  要知道,人族若施展妖术,定然要被妖气反噬的,妖气对修士而言,是一种毒药。当然,也有人族修士,开辟出妖脉,模仿妖族修炼,但那样的话,妖脉修士,却无法施展人族法术,否则亦受伤。

  但宁凡,是人族无疑,施展妖术,仅仅十指血肿...难道宁凡的血统中,有妖族血脉存在?

  且这血脉,不是被废,就是稀薄之极,否则以宁凡悟性,施展小妖术,失败几次,也该施展出来了。

  神秘女子,心头升起一个巨大疑惑,同时心头微微激动起来。

  若宁凡真的身怀不知道多少代老祖的妖族血脉,那么,他在自己的指点之下,或许能施展出读血术,阅读血脉卷轴。甚至,他有可能激发血脉之中的稀薄传承,彻底将阴阳魔脉中,魔心、神性里,加上,妖力!

  神、妖、魔皆修...这宁凡,会不会成为乱古大帝之后,第一个完成这壮举的人?!

  神秘女子寂寞了无数万年,立刻被眼前之事,勾起兴趣。

  她想探探宁凡的底,不过,她尚未开口,宁凡先开口了。

  “说起来,宁某与姑娘也算有不少交情了,我却仍不知姑娘芳名,是否太过遗憾?”宁凡笑问道。

  “姑娘...哈...我比如今的雨界神皇都老上几万倍,你称我做姑娘?小弟弟,你很有意思...告诉你也无妨,姐姐是北溟天混天仙界之人,当年的仙职,是洛水之神,名为洛幽,要记住喔。”

  “原来是洛神...洛幽么,好名字。”仅闻其名,宁凡便可想象这神秘女子,有多么的绝美。

  洛幽么,倒是个幽独的好名字,想必此女性子,当年也必定是清冷孤傲的,只是在阴阳锁中暗无天日关了太久,才会与自己多话的。

  而品味着洛幽之前的话,宁凡心头,升起一个大胆的猜想。

  这个想法,正是洛幽寻思的。

  阴阳魔脉,可同修神、妖、魔...若能机缘巧合,激发一丝妖力,即便是极弱小的一丝,宁凡也有把握,在阴阳魔脉中,多修一种妖力,而眼前的妖功,无疑可以施展的。

  古神,古妖,古魔...三功同修,论威力,《阴阳变》不如其他魔功神术,但玄妙而言,天底下,恐怕难以找到第二种功法,与之比肩。

  “敢问洛幽仙子,我可有办法激发一丝妖力,施展出妖术?”

  “这个,亦是我想研究的呢...你不介意,我对你施展‘仙术’吧?”

  洛幽银铃般的笑声中,带着一丝期待。

  她真想知道,宁凡的血脉中,是否真有一丝妖族血脉。

  (神震,兵修列位,妖术,烽火成山,魔道,生死逆动...古道,无仙!咳咳,跑题了,第一更送上,感谢走遍江湖的猪、兰色妖姬、噼里啪啦、书友131009223508163打赏。裸奔七周,有推荐了,新闻推,咳咳,高兴一下)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