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53章 九品妖意!(第三更)

第153章 九品妖意!(第三更)

  整片天地元气,被女妖引动,融入一片片茶花花瓣之内,立刻,那茶花花瓣,浮上一阵阵凌厉的杀机,每一片,都足以撕碎融灵修士,千万片花瓣,飞舞空中,纵是宁凡,都目光凝重。

  当日楼船之上,他之所以轻易破去女妖妖术,原因是女妖躲藏的距离太远,术法威力自然减弱。但这一次,如此近距离攻击,便是宁凡,也不易接下。

  特别是当女子眉心血色符文一闪之后,一股特别的意境,融入了花瓣之内,使得一片片花瓣,皆染上一丝特殊神意,花瓣之上,一道道脉络,都开始凝聚出红色鳞片。

  一股萧肃的妖力,在山谷席卷,在女妖目光一寒之际,千万飞花,一并洒落,整片幽谷,但凡被飞花轻轻点中,立刻开始土崩瓦解!

  此为,元婴之威!

  这飞花,给宁凡棘手之感,尤其是飞花之上,那丝神意,让宁凡更加确信,女妖眉心符文,确实是化神修士所种下。

  但那神意,从根本而言,与修士的神意,又似有差别。

  无暇细思,宁凡屈指连弹,九道黑龙之火,在头顶铺开,化作九重黑色火海,每一重火海,都犹如漩涡般剧烈旋转,几乎片刻间,宁凡便令九重火海,皆完成四转!

  四转,九火,是他的极限,若施展第五转,他势必法力耗空,第六转,则唯有重伤,才能强行施展...上一次施展第六转龙火,其结果,便是至今为止,宁凡缺损的精血,都未补充。

  九重火海,九道漩涡,叠加之下,威力倒是与单一的第五转龙火,威力相差无几了。这是宁凡想到的取巧之法,提升龙火威力,当然,如此做的前提,必须拥有极其强横的神念,才能同时操纵九火不散...宁凡拥有元婴初期的神念,他做得到!

  飞花与龙火,一红一黑,一静一动,而整片天地,立刻法力浩瀚起来,天地间,更是异象浮现。

  即便是幽谷紫光阵外的殷素秋,都被此斗法光景惊动,暗暗惊异女妖的强横,心头不免略微为宁凡安危担忧。

  至于整个宋国,包括宋君在内,所有金丹中期之上的修士,都明显感到,西宋血花谷方向,传出的浩瀚波动,一个个面色大变!

  元婴级斗法!唯有元婴修士的斗法,才会引动天地剧变!

  其中一位,极可能是那女妖,另一位,莫非是他国元婴?!

  有他国元婴,来宋国除魔卫道了?!

  “莫非,是雨殿之人?!”

  一个个老怪,立刻打起精神,纷纷打消进贡童女的方案。

  能够不伤人解决女妖,他们自然愿意旁观一二,纷纷化作长虹遁光,直奔西宋血花谷。

  只是,宋国太过辽阔,即便众人全力飞遁,最近的老怪也需要半日飞遁,而更远的地方,没有十天半月,根本赶不来!

  但一个个老怪,皆是摩拳擦掌的姿态...若有机会擒杀女妖,他们定不会和女妖妥协,这种摇摆不定的处事态度,便是他们的道。

  他们有他们的道,殷素秋有殷素秋的道,宁凡,有宁凡的道!

  在飞花与火海轰撞之后,宁凡面色忽然一凛,一手控火,另一手,却一拳轰出,立刻,九重火海之上,蓦然凝聚出第十重冰海,将猝不及防的女妖周身千丈,都给冰封!

  而拳力一震下,冰封的天地,立刻传出冰碎之声,而处在拳力之中的女妖,立刻面色一白,吐出黑血,难以置信!

  其飞花,更是因为骤然被偷袭,而失去控制,立刻便被火海击溃!

  “此人族,竟然施展如此强横的法术之时,还有余力施展婴级炼体术!”

  右指龙火,左拳冰碎!

  那冰碎之术,自然是魔越一战,所缴获的婴级炼体术,可算是如今宁凡,唯一一招正式的肉身攻击之术!

  操控九火,施展第十拳,对宁凡而言,极不轻松,但成效,却是立竿见影!仅一拳,便让女妖受伤不轻的样子!

  只是败了飞花妖术,龙火的威力,也所剩无多,火海已虚幻...而不待火海消散,宁凡周身天地元气一动,黑光一闪,施展出瞬移之术,穿越火海,凭空现于空中、女妖身后,不给女妖丝毫喘息之机,一掌拍下!

  “下去!”

  女妖万万想不到,宁凡区区融灵修为,竟掌握了瞬移之术,一掌拍在娇躯上,她立刻伤势加重,再次连吐数口黑血,自空中坠下,在幽谷之内,砸出一个数十丈的巨大坑洞,碎石满地。

  艰难起身,女妖望向宁凡的目光,第一次露出畏惧!

  不是融灵,此人一定不是融灵,必定是某个元婴修士,否则万万不可能施展出瞬移神通...无元婴,不可感悟天地元力,更不可借元力施展瞬移...自己,小瞧宁凡了!

  这宁凡,不但是元婴老怪,更可能是元婴中期老怪,否则,自己为何看不破其丝毫修为伪装...

  元婴中期修为,加上银骨炼体术,婴级炼体功法《巨骨诀》,婴级攻击之术《冰碎》...且此子,更是有剑界剑帝才能凝聚的剑识剑念...

  此子,什么来历?!

  不知道,猜不出...但女妖唯一可确定的一件事,便是,凭自己手段,万万不是宁凡之敌!

  如此,似乎唯有施展妖将大人留下的底牌,才能逃出此谷了...

  女妖葱葱玉指,按在眉心之上,似乎想引动符文之力,但立刻,她惊骇地发现,自己一身法力,竟然都无法调动!

  一丝阴邪魅惑的指力,不知何时,没入了自己体内,并使得自己的一身妖力,都无法调动分毫!

  非但法力被锁,就连娇躯,都开始绵软无力起来!

  女妖面色大骇,哪里还不知自己被宁凡施展了魅术!

  她自己,便精通魅惑之术,并凭借此术,采补女修,迷惑女子。以她的境界,便是婴级中品的魅惑之术,轻易都蛊惑不了她,但宁凡如何种下魅术,她却根本无法看出一二。

  这只有一个原因,那便是宁凡施展的魅术,远超女妖理解!

  采阴指!

  此指,乃是乱古大帝功法——《阴阳变》中所载秘术。阴阳变中,秘术不多,但每一种,对女子而言,都有极强的杀伤力。且这些法术,每一种,都随着功法等级的提高而威力提升。

  当初宁凡不过刚刚融灵,《阴阳变》亦是领悟不多,即便如此,凭一指偷袭,便让兰若寺的元婴女妖——云若薇大吃苦头,软语讨饶。

  如今,他法力大涨,功法提升,手段更强。一掌拍中女妖之时,他神不知鬼不觉,在掌力中融入了采阴指力...否则,那一掌就不是随意一拍了,而是,必杀一击!

  他并不欲杀死女妖,此女,身为元婴,不捉为鼎炉,太过浪费!

  《阴阳变》第二层功法,多半还要靠此女突破的!

  身中采阴指力,女妖双膝一软,跌倒在地,丑陋的脸上,露出羞愤之色,

  “你敢对我使用魅术!你卑鄙!”

  “...”

  “罢了,我认输,你下来解了我指力,我愿答应你任何条件...”女妖似乎服软了,但宁凡,仍是一言不回,只是冷笑。

  “你笑什么!”女妖心头有怒,强忍怒意。

  她身中采阴指力,无法调动法力,但其身上,还有一大底牌,那便是其眉心符文。

  她本佯装服软,试图欺骗宁凡降落地面,靠近自己。若如此,她便会引动符文之力,灭杀宁凡!

  但万万想不到,宁凡不仅一言不回,且不住冷笑,好似看破自己心思一般。

  “你不施展你眉心的...妖意么?如此凌厉的妖意,都能染上血色,看起来,不是‘无品妖意’那种普通货色...是‘九品妖意’么?”

  宁凡淡淡的言语一出,立刻,女妖第一次震惊起来。

  妖意!这个词,早遗失在上古,除了她这种上古妖族,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,眼前的小小修士吗,如何知晓!

  且这宁凡,竟一眼看出,自己眉心血色符文,是九品妖意!

  修士有神意,剑修有剑意,妖修则有妖意!

  神意有品级,妖意亦有品级。

  传承而来的神意,往往无品,勉强能让修士突破化神修为,但修士却无法通过无品神意,施展神通。

  九品妖意,鲤之妖意!此为女妖的伴生妖将,所凝练的妖意!这一道血色符文,便是那妖将控制女妖的手段,亦是其赠给女妖的保命神通!

  此符文,女妖可借助力量,增强法术,亦可全力催动,释放出...化神一击!

  化神一击...一旦施展,便是宁凡,都唯有必死!

  “你想偷袭我,可惜...你的手段,在我眼中,一目了然。我的手段,你却还未见厉害的...这采阴指,你若无法逼出指力,则其威力,将会越来越恐怖...你败了,从今日起,你便是我的鼎炉,至于你眉心血色符文,其中化神一击,便成为...我的底牌吧!疾!”

  宁凡不断以言辞侵扰女妖的心神,并于最后沉声一喝,全力催开采阴指力。

  女妖被宁凡说破妖意,大惊之下,心神失守,立刻被采阴指侵噬,最终,连催动眉心符文的气力,都丧失。

  “可恶,可恶...无耻的人族,你区区下贱之身,竟妄图让我成为你的鼎炉...”

  在无尽的屈辱之中,女妖彻底软倒,而宁凡仍未降落。

  他的目光,越来越凝重,这女妖眉心血色符文,竟然没有任何催动,自行运转起来。

  而一道冷漠的血光,自血色符文中传出,并立刻,化出一个周身长满血色鳞片的红发男子虚影,抓起女妖,便朝紫光阵外逃窜。

  “人族,你将我十二伴妖重伤至此,这笔账,他日我会跟你细算!”

  “哼!你没有机会的!区区妖意虚影,我有何惧,你的九品妖意所化虚影,法术难伤,但我,亦有神意!”

  宁凡眼光一闪,幽谷之内,忽然凭空乌云密布,雨线不绝,且乌云之中,更有一抹月光,洒落,与雨水如何。

  在此雨水中,血鳞男子的虚影,第一次露出震惊之色,其妖意虚影,在此雨水中,竟徐徐消融!

  “这是!雨之神意!八品神意!”

  八品神意,高于其妖意一品,但这一个品级,却是天壤之别!

  (鲤伴,这个名字很好...懂的人不要说)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