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48章 上了贼船(第一更)

第148章 上了贼船(第一更)

  七梅城,最后一夜。

  宁凡与纸鹤坐在葡萄藤下,躺在藤椅上,并肩看着月光。

  明日,宁凡将离去,但他不准备带走纸鹤。

  “为什么不带我去?因为我太弱小,配不上你么?”纸鹤轻轻将头,靠在宁凡肩膀上。

  “不是...是因为我太弱小,怕不足以护住你...”宁凡自责道。

  “凡哥哥,你不弱小,你比纸鹤见过的所有人,都厉害...”小纸鹤滑腻的小手,轻轻按住宁凡的嘴,安慰道。

  二人不再言语,再次将头靠在一起,看那月光洒下。

  纸鹤不适合修道,即便她有最上乘的天生媚骨,有着让宁凡都羡慕不来的修炼速度。但修真界,并非有天资便能活下去...许多魔枭,资质或许不好,但凭着狠厉狡猾的心性,方才得以一步步爬上去。以纸鹤的小天真,即便面对修为远低于她的修士,都会有危险。

  她不适合修道,即便有朝一日,她修为大进,突破成仙,依旧不适合。

  宁凡亦可以带着纸鹤,在血海中磨砺出冷漠的个性,但他不愿...

  宁孤不愿杀人,他许了宁孤平淡的生活。

  纸鹤不愿杀人,他同样会许给纸鹤,一个平安喜乐的修道之路。

  纸鹤没有错,错的仅仅是时代...最遥远的上古,有许多炼器士,那时候,传言仙界一片安宁,根本没有杀伐争斗...纸鹤,应活在那个时代,过一段仙侣情缘、留一曲旷世佳话的...

  越国不过是下级修真国,连真正的元婴高手都没有一个...宁凡不算,景灼也只算半个。

  但在更厉害的中级修真国,那里的元婴老怪,就好似越国的金丹老怪一样,虽然不多,但也并不少。

  甚至,上级修真国中,还有化神老怪...至于宁凡此行的目的地,无尽海,便是上级修真国的修士,进入其中,都要小心翼翼的地方。

  无尽海,人称,修坟!修士之坟!那里杀人,无人过问,雨殿都无法插手...那里不分正道魔宗,只分强弱。那里,有自己的生存法则...宁凡若一人独行,遇到危险,也能逃命,但带上纸鹤,万一纸鹤出了事,则宁凡,必追悔此生。

  纸鹤,是第一个走入其心扉的女子,那一个馒头,一个玉锁,救了宁凡性命,带给他不一样的生命。

  月光下,宁凡微微闭上眼,鼻中萦绕着纸鹤的幽香...

  合欢宗,相逢的一幕幕,浮现眼前。

  纸鹤是个平凡的女孩,她向往平凡,不爱争斗,心思纯净,她没有一技之长,但却是所有女子之中,最了解宁凡的一人。

  她懂得宁凡的温柔,明白宁凡的无奈,知道宁凡与她一样,其实都不爱争斗...

  宁凡的骨子里,有着纸鹤的安于平淡,但命运,却让他遇见的老魔,并不得已走上一条无法回头的修魔路。

  纸鹤的性格,取一半,老魔的性格,再取一半...那便是,如今的宁凡!

  “那个...凡哥哥...”纸鹤大眼睛,有话要说。

  “嗯?”

  “你从无尽海回来时,给我带株铃兰吧?”纸鹤央求道。

  “铃兰?这种兰草,越国不就有么?”宁凡诧异道。

  “不一样...无尽海的兰草,听说风起时,能发出风铃一样的声音,很好听...听到那个声音,我就知道,你回来了...”纸鹤说着傻话,就这般睡着在宁凡怀中。

  而宁凡,则默默记住了这傻丫头傻兮兮的愿望。

  铃兰,不过是无尽海中,极为平凡的一种凡间花草...纸鹤的愿望,很简单,简单得让人怜惜。

  纸鹤不能去无尽海,因为无尽海有无尽凶险,那便是无尽二字的来历。

  至于宁城,则是宁凡的家,家中,需要有期盼自己归来的人。

  此去无尽海,可能十年,也可能数十年,甚至百年。

  这等待,或许是煎熬,但这便是修士的生活。即便是道侣,当夫君闭关之时,妻子也可能数十年看不到夫君之面。

  修士,有修士的无奈,即便是真仙,也难以逍遥。

  “一株铃兰么...我记住了。”

  ...

  七梅城外,一艘金碧辉煌的楼船,即将起航。

  楼船下,景灼老祖与宁凡,各自与亲朋,与送行的越国修士,一一道别。

  来者大多是火云、鬼雀二宗修士,其他宗门也有人来观看,但显然没有二宗修士这么热情了。

  南宫、司徒、尉迟,七梅四族,宁城四卫。

  鬼雀子,薛青,南威,甚至与宁凡曾有摩擦的燕追云,颇有嫌隙的白飞腾、燕败。

  与这些人道别,数句嘱咐和寒暄便足够。

  但与蓝眉等女的话别,则颇让宁凡有些不舍。

  “宁凡,这点仙玉你拿着...是我从父亲那里要来的...”蓝眉颇为幽怨地将一个鼓鼓的储物袋,塞到宁凡怀中。

  而宁凡神念一扫,顿时面色诧异...三十万仙玉...这恐怕是鬼雀子的所有老底了,恐怕鬼雀宗中,蓝眉定是掘地三尺,才弄到这些仙玉。

  “无尽海的遗世塔,进入修炼,用一日千金形容都不为过...出门在外...不要舍不得花钱...”蓝眉嘱咐道...对宁凡不带她同行,她颇为幽怨,但仍是极为担心宁凡的安危。

  当然,她也微微担心宁凡这花花性子,会不会在外拈花惹草的...

  蓝眉与宁凡有亲事,此事对许多越国修士而言,都不算秘密。

  送行之礼,便是三十万仙玉...即便是景灼等老祖人物,都极为羡慕宁凡的桃花运。越国恐怕再难找出第二个贤妻,挥挥手给夫君三十万仙玉花费了...

  白鹭亦来了,只是并未上前与宁凡搭话半句,只远远目送宁凡离去。

  而当宁凡从人堆中看到那微不足道的身影之时,对其一笑,立刻,白鹭秀眉一颤,背过身,再看看清表情。

  “路上...小心...”她终究,传音了这么一句。

  “你也是,好好修炼,等我回来,说不定你就有机会杀死我了。”宁凡调笑回道。

  “哼!你以为我做不到么!你等着,等你归来之日,我一定修为大进,让你大吃一惊!”白鹭不满道。

  “嗯,我等着。”

  ...

  一番送别后,宁凡与景灼收到不少老怪的厚礼,乘楼船北去。

  楼船上,甚至有夺舍派老祖,送给宁凡的二十名娇滴滴的女婢...其实,本来是当鼎炉送给宁凡的,不过所谓兔子不吃窝边草,宁凡再缺鼎炉,也不会祸害这群越国女修,何况这些女修,容貌不错,修为却不过辟脉四五层,采补了,也没有多大用处...

  还是放着当婢女吧...没看到,蓝眉等女的脸色,都有些不好看了么?

  且二十名女婢之中,宁凡一眼便认出一个熟人,但未揭破。

  这些婢女,在楼船上仅仅负责端茶倒水,宁凡倒没有提出同床之令,这让婢女们暗暗松了口气。

  除此,宁凡更是不知以何手段,变出了冰灵、月灵等,整整十七名女修。

  这些女修中,除了两名金丹女修,其他女子,则甚至有人自愿提出,侍奉宁凡枕席的...至于宁凡应没应下,这批婢女便不知晓了。

  楼船飞行数日,已远离宁城,并驶向越国北面锁界,此刻,宁凡才忽而召集了众婢女,对其中一名女修,意味深长地说道,

  “素秋仙子当日不告而别,宁某还以为此生无缘再见仙子,却不曾想,堂堂素秋仙子,却经由夺舍老祖介绍,来我楼船之上,当起了奴婢...”

  那让宁凡一眼认出的熟人,却是素秋仙子,她竟也混上楼船了。

  被识破身份,素秋立刻解了易容之术,清浅一笑,

  “让宁尊见笑了,妾身如今无宗无派,却是想去投靠无尽海的一个友人宗门...但我所有仙玉,都留给太虚派,如今身无分文,一人之力,却是难以到达无尽海,所以想来投靠宁尊...怎么,堂堂宁尊,不愿让妾身同行么?”

  “非也,只是有些受宠若惊了...素秋仙子上了我的贼船,想下去,可就不容易了。”宁凡笑道。

  “贼船...”

  听闻宁凡的笑话,饶是素秋满面正色,都不由被逗笑了。世上有人,自称为贼了么。

  但一想到宁凡的比喻,颇有歧义,又让素秋回忆起那日香艳的解毒,心头微微一颤,立刻别过了头。

  “我已非太虚派老祖,不再是素秋仙子,从今日起,唤我殷道友即可...”似勾动了心事,素秋微微叹气,只是这叹气,立刻被宁凡一句调笑给扫去烦闷。

  “叫你素秋可好?”

  “不好!”

  “好吧,你赢了...殷道友,你既然来我楼船,让我带你去无尽海,那么,我们便好好算一算这一路衣食住行的费用吧...”宁凡故作正经。

  “啊?坐你的船,还要收钱...”素秋有些失措,她大义凛然地将仙玉留给宗门,哪有钱给宁凡。

  “听闻素秋仙子,箫声清绝,配上玄功,甚至足以清洗修士心魔...若仙子有心,偶尔在楼船之上,为宁某吹奏一曲,则此船资,就此作罢...”

  “你想听我奏箫么...这自然是可以的,若能以区区箫声,偿付船资,再好不过。”素秋微微松了口气,她还真怕宁凡跟她收钱。

  越国之中,如今也算举目无亲,而她幼年之时,曾随师尊进入无尽海,并在无尽海中,结识过一个女修朋友...那人资质非凡,不弱素秋,听说如今已是一宗之主...

  太虚派的薄情,让她不愿再呆在越国,不如,就去无尽海吧。

  相比之下,宁凡虽为魔修,狠辣的手段更是让素秋颇为不喜,却比太虚派的两位师兄,更有人情味了。此去无尽海,大晋的太古传送阵,瀛国的遁天舟,都要耗费极为昂贵的仙玉,这笔钱,有宁凡抗下,她自是暗暗感激的,奏箫之事,就显得微不足道了...

  素秋并不知道,宁凡之所以提出收钱,不过是想让此女,稍微安心。

  此女的个性,太过固执,定不愿白白受人恩惠,否则之前也不会故意扮演婢女,藏在七梅楼船之上了。

  奏箫抵偿船资,这样此女因为不欠宁凡人情,觉得安心吧。

  有此女同行,宁凡势必要多花十余万仙玉的费用了,但比起此女对宁城恩惠,区区仙玉,便微不足道。

  此女为了宁城,似乎还碎了似水环的法宝,如今此女在船上,宁凡倒是愿意为此女重新炼制一个环宝,作为回报。

  “此女擅使环宝...乱古记忆中,有一厉害仙宝环宝,名为‘乾坤圈’...此宝,我炼制不出,但若仅仅是模仿一二,应当能炼制出比似水环更高级的法宝,还给此女...”宁凡心头自语道。

  如此,七梅楼船之上,除了宁凡与景灼两个高手,再次多了素秋加入旅途。

  至于素秋加入的原因,宁凡告知景灼,但景灼是丝毫不相信的。

  他看待宁凡的目光,带着一丝钦佩,钦佩的,是宁凡连素秋的芳心,都给偷了去,真是人才啊。否则,素秋为何不上别人的船,偏偏上了宁凡的贼船?

  这是一个天大的误会,景灼憋在心中不说,宁凡也压根没去解释。

  前往北越锁界之路,还算风平浪静,除了偶尔有修士登天上船,为众人送行,众人便各自过着自己的生活。

  景灼与云华夫人,好似神仙眷侣,下棋种花,好不自在。

  而宁凡与素秋,亦是各自修炼,但每一日,夕阳欲沉的时候,宁凡都会立在船头,沐着长风,在他身后,素秋婉转奏箫,那声音,好似能澄净宁凡的心魔...

  如此生活,半个月后,楼船终于驶到北越锁界,离越,进入越国之北的宋国。

  七梅楼船的动静,虽然不小,却也不大,毕竟楼船之上,没有太多修士,对宋国而言,应无敌意。

  但楼船方一驶入宋国锁界,却立刻引得镇守南宋锁界的一队修士,面色空前警惕。

  甚至有三名金丹后期的老怪,在接到戍边修士的警报之后,立刻赶赴锁界,拦下了七梅楼船。

  “来者何人!可是与‘红花老妖’一路的么!”

  三名金丹后期老怪,似乎都是正道修士,一感受到七梅楼船非比寻常的魔气,立刻目露敌意。

  而其中一名麻衣老者,更是怒发冲冠,几乎要直接对楼船攻击了。

  “十息之内,此楼船船主不来见我,则莫怪老夫毁了此船!”麻衣老者眼中带着仇恨的血红。

  此事,让宁凡、景灼、素秋,皆是万分诧异。

  宋国似乎处在非常时期啊...否则,区区楼船入境,绝对不会引得三名金丹后期老怪,千里迢迢过问...

  “二位道友再次稍作歇息,莫要露面,免得让这些‘惊弓之鸟’,更加畏惧...冰灵,月灵,随我去看看,这外头三个老头,在搞什么名堂。”

  宁凡微笑道,带着冰灵月灵,悠然出了楼船。

  “我就是船主,不知三位宋国道友,为何拦下在下的楼船?在下与诸位所说的‘红花老妖’,可是没有半点关系的...”

  宁凡不过融灵,但其身后,却有两名金丹女子护卫,而那两名女子,更是对宁凡马首是瞻的模样。

  这阵仗,倒是让三名宋国金丹,有些诧异了。

  “此船主人,只是个融灵小辈?不过这小辈什么来头,竟然有两个金丹女子,做为侍妾...”

  (看到5张更新票,狂汗...这是怪我更新慢么。最近处于结丹之前、离开越国的剧情,结尾之处,写得很细很慢,怕漏了东西,往往写了又改,实在不适合爆发...见谅,欠13更,我还记得...又数死早了,写成149章,已修正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