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47章 一诺而已

第147章 一诺而已

  值么?

  值又如何,不值又如何...

  雨中,宁凡思绪渐渐凝实,他忽而睁开眼,静静望着胡风子的坟。

  或许不值吧...

  但宁凡若是胡风子,他会如胡风子一样,舍去性命,拼一个未来。

  雨生于天,落于地,滋润草木,养育生灵...它之所以称作雨,而不是水,不是江河,不是湖海,因为...它有它的道。

  “若以价值去论,世间做什么事,一定就是值得...值不值,不过因人而异...我有我的道!这道,有雀神子的痕迹,有胡风子的雷同,有师尊的身影,但我的道,与他们不同。世间有无数雨水,我仅是其中一滴,却是独一无二的一滴...”

  “从前的我,太过执迷...百年碎虚的执念,无形之中,急切的心情,好似风起,将雨滴吹偏离了轨迹,助长了心魔的气势...如今,我却有七成把握,斩灭心魔!”

  “凝聚雨之神意,我融于神意之中的第三种意境,不是战,而是...孤独...孤独是一种寒冷,恰若,此山的月光...”

  这一刻,宁凡抬头看月,月光一颤,微微倾斜,与雨水相合,而旋即,整片寒月山脉的雨,都忽而变得彻骨寒冷,那一种寒,并非肌肤之寒,而是心寒,是一种孤独的清冷。即便是修士的法力,也无法抵御,除非以神意去抗拒!

  胡家家主胡明,一听宁凡吩咐,不敢怠慢,星夜赶赴寒月山。

  及行到山脚,却忽然发现吗,天空的雨,变得极其寒冷...自其修道以来,体质强于凡人,很少感觉寒冷,即便是修士斗法的寒冰法术,也仅仅是身冷,而非心冷。

  但这雨,却让胡明修道数十年来,第一次感到一种无助、失措的负面情绪。

  孤独,好似月光,融入了雨水之中!

  这种孤独感,无法抗拒,让胡明坚韧的性格,都软弱起来。

  他回忆起胡家为难的那一夜,回忆起祖父、大长老为了救他,舍身死于巨魔手中的惨烈。

  死了,老辈都死了...天地间,好似就剩他胡明一个,独自看雨对月,孤苦无依。

  “累,好累,我堂堂胡家公子,却被人种下念禁。我胡家当年何其强盛,却遇强敌后,没落到如今局面...呵,留我一人,独木难支,苟活何用!不如,就这么死了吧!”

  他忽然拔出腰间长剑,竟似要自尽一般!

  他的眼中,孤独萧索,更带着一丝入魔般的疯狂!

  这一切,仅仅是因为,他被雨水中的雨之神意给侵扰,而不自知。

  在其自刎一刻,寒月山巅,一声轻斥传下。

  “速速醒来!”

  这一声之后,雨水与月光分离,那孤独之意也消散,而胡明手持长剑,剑锋已刺破脖颈皮肤半寸,待彻底清醒,他顿时惊骇的大汗淋漓!

  刚才自己,是怎么了,竟差点想自尽!这简直是,荒谬!

  不,不是荒谬,是有人,施展了神通...不是幻术!那神通,远比幻术高级,是胡明生平仅见!

  那施术之人,不用问,自然是山巅的宁尊!

  “鬼雀宁尊,竟强大到这种程度!不用法力,便以诡异神通,令我险些自尽...此人修为,未免太过恐怖!”

  而让胡明担忧的是,自己莫非是得罪了宁凡,否则为何还未上山,就险些被宁凡‘赐死’了...

  转念一想,胡明又不解。宁凡给自己种下了念禁,若想杀自己,只需在其神念范围之内,勾动神念,便能将自己识海粉碎、灭杀,何须如此麻烦。

  看起来,并非宁凡想杀自己,而是自己不走运,正好碰见了宁凡修炼法术神通,被卷入其中。

  这么一想,胡明不由松了口气,知晓宁凡没有杀心,他便放心。但对刚刚的法术,则更加忌惮。

  仅仅是一个法术波及,便让自己堂堂融灵高手,沉沦其中、无法自拔...此神通若传出,恐怕越国都要惊动一下的。

  他不敢怠慢,立刻上了寒月山巅。

  宁凡依旧是瘦削的,即便是炼体术,都未让他体格模样健硕多少。且其气色,极为苍白,但气息,却沉凝而恐怖。

  胡明当下收了心思,肃然道,“胡家家主胡明,见过宁尊!”

  “嗯。将紫光宗的事,如实道来,我为你胡家,讨一个公道!”

  宁凡眼中,雨意一闪,雨停!

  下一次,若掀起,则不再是雨水,而是...血雨!

  ...

  紫光宗掌门——道光,自魔越战后,便持续闭关,至今未出关。

  那一战,太过可怕,那黑尸,让其根本无力抵挡,一条手臂,被黑尸生生撕下,修为大损,跌落至金丹初期,且所受重伤,根本不是数十年可以痊愈的。

  天道宗,是从他紫光宗看守的锁界入口进入的,他紫光掌门,算失责一次。

  至于其为了逃生,祸害牵连的数个修真族灭门的行为,更是让许多正道不齿。

  总之,这段时间,他可算流年不利了。

  闭关之时,更是暗暗传出,紫光宗大长老——清光,此人暗中拉拢派系,似乎有将道光取而代之的意图。

  整个紫光宗,十人之中,有七人已成了清光派系,只待道光从出关,便要夺其掌门之位!

  对此,道光只有无奈认栽,他隐隐感觉,自己这掌门,是要当到头了。

  最近,清光派系,更是胁迫数个小修真族,并入紫光宗,目的么,自然是壮大派系,为夺取掌门之位做准备。

  胡家之事,便是清光所为。胡家老祖,曾与掌门道光颇有交情,与清光作对过。如今道光受伤,胡家势弱,清光自然是要报复一二的。

  他的命令是,胡家若不降,则全族视为邪魔外道,诛杀!

  紫元山外,月光之下,宁凡踏天而立,眼神淡漠,扫过脚下的紫光宗。

  具体之事,他从胡明口中问明。对于紫光宗的派系之争,他毫无兴趣,他来此,仅仅是为完成与胡风子的约定,为修丹立下的诺言...

  “正魔,善恶,这些东西与我无关...我杀人,仅为,一饭之恩...碎丹鼎,落!”

  他一拍储物袋,一尊小鼎腾飞而出,于夜空中,化作一尊百丈巨大的黑鼎,其上,腾烧着九条黑火龙!

  一幕幕,好似当年老魔灭合欢宗所为,但这紫光宗,显然比合欢宗强大的,单单护宗大阵,便是丹级中品的阵法。

  但凭此,阻挡宁凡,不够!

  一鼎砸落,那阵光立刻传来轰鸣巨响!仅仅阻挡了片刻,便立刻碎成一片片光晕。

  一阵碎,第二阵,却又旋即升起,紫色光幕,席卷长空,传出一丝古朴的气息,阵法等级更是达到了婴级下品!此阵,乃是紫光宗开山老祖所布,威力非凡!名为,紫光阵!是紫光宗的立派根本!

  此阵微微有些出乎宁凡预料,将碎丹鼎的一坠之威,更挡了去。

  一阵破,二阵起,整片紫元山,陷入了一片恐慌之中,无数灯火亮起,并有许多老怪,仅仅披上衣衫,便一个个踏天而起。

  在紫光中,一个个老怪一见攻击阵法的,竟是越国名声鹊起的鬼雀宁尊,顿时一个个噤若寒蝉。

  唯有大长老清光,方才有一丝镇定,在紫光阵法中,对宁凡遥遥一抱拳,声音不闻喜怒道,

  “不知鬼雀宁尊来我紫光宗,有何贵干,为何一上来,便毁我宗门大阵。莫非,是和掌门有怨么,若是如此,本座倒是极其愿意,为宁尊讨个公道的!”

  清光听闻过宁凡威名,却并不知宁凡便是宁黑魔,当日最后那出现的黑衣化身,让许多老怪自以为是的误会了真.相.

  虽然听闻过宁凡的威名,但如今好歹处于紫光阵的守护中,清光一面令弟子往阵眼中补充仙玉,一面却在探宁凡的底。

  他清光,自问与宁凡无冤无仇,见都没见过,若宁凡与紫光宗有仇,则必定是与掌门道光有仇了。毕竟道光太不厚道,为了逃命,祸害了数万修士的性命,不少家族在外、幸免于难的修士,都在事后来紫光宗问罪,但似宁凡这么直接,上来便砸鼎打杀的,似乎还是头一个。

  “嗯,这宁凡,定然是和道光有仇...听说这宁凡,极其好色,修炼有双修功法,说不准,他就和某个修真族的族长闺女搞在一起,而那闺女,碰巧在此战被道光连累,死于非命...有可能!”

  清光似确信了什么事情,对宁凡的敌意,也就减少了些。

  若宁凡真是来向道光寻仇的,对清光而言,是再好不过的消息。

  自己顺水推舟,以紫光宗的名义,将道光交给宁凡处理,嗯,最好让宁凡将道光杀掉,则自己顺理成章,成为紫光宗掌门,甚至连逼宫夺位的恶名都不会有一丝。

  这宁凡,来得真是太是时候了!哼,道光老儿,你的掌门,做到头了,该换人了!

  “来人,请道光掌门出关谢罪!”清光做大义灭亲状,令几名执事弟子,去唤道光出关。

  不过,根本不需人去叫的,掌门道光,已经扶着断臂,苦涩出了石关。

  他深知宁凡威名,魔越之战,更是亲眼见宁凡以恐怖手段,力败紫阴老魔,甚至与黑尸交手时,都未太落下风...即便自己全盛,都逃不出宁凡追杀,何况自己受伤。

  “罢了,罢了...清光,你赢了...”道光叹息,闭上眼,一副俯首待死的模样。

  而清光,立刻心头暗暗一喜,道光一死,则紫光宗,便属于他一人了。

  但他的美梦,注定落空。宁凡的声音,淡淡从天空传下,

  “我并非来杀道光,而是...来杀你清光...今日宁某来此,只为胡家出头,不服者,阻我即可!”

  一句话,让道光面色一变,有些措手不及。

  而清光,则笑容尴尬的凝在那里,冷冷望向阵光之外,“宁凡!你手段是厉害,但莫以为,凭你一人,能抗衡我紫光宗一宗...老夫劝你,还是莫要淌这浑水,否则便是你家老祖宁黑魔,也救不了你...我紫光宗,可是有婴级中品的大阵守护的...”

  清光狠话没放完,宁凡又是一鼎砸落,这一鼎,带着九道火龙,每一道火龙,都升起一道火龙漩涡,便立刻完成了龙漩四转!

  “碎!”

  宁凡目光一寒,紫光大阵,立刻破成无数碎片!

  而清光彻底呆滞在那里,那让他感觉安全的婴级大阵,竟然如此不堪一击!

  一鼎,紫阵碎!二鼎,山门踏!三鼎,整座紫元山,都在轰响之中,陷平一半,土崩石落!

  阵光一碎,宁凡剑念横扫,清光以及护在其身前的数个融灵长老,立刻被剑念一笼,微微墨色的剑念,没入识海,绞碎...

  而清光妄图成为紫光掌门的美梦,就此破碎,身死族灭。

  目光淡淡扫过紫元山,整片紫光宗地界,一片废墟之中,除了清光等极少数高手,竟未死其他弟子!

  一个个紫光宗弟子,即便是清光亲信,此刻都不敢去看宁凡目光,但凡被目光扫到,立刻低下头,暗暗惊恐,生怕被当做清光同党杀死。

  可怕,太可怕了!婴级大阵紫光阵,就这么被破了!堂堂金丹初期的清光大长老,就这么一个照面,被人以诡异手段所杀...

  鬼雀宁尊!其威名果然不虚的!

  抬手,收了碎丹鼎,降身,收走众人储物袋。宁凡目光淡淡扫过道光一眼,微微一笑,刚才目光一闪的杀机的,荡然无存。

  “我杀清光,似乎帮了你一个忙...”

  “是,是!这点心意,不成敬意,望宁尊莫要拒绝!”掌门道光,立刻顺杆爬,解下腰间储物袋,仅仅取出数件重要的丹药法宝,其他的,一股脑都交给了宁凡!

  其中,起码有三万仙玉,但道光,给的毫不犹豫...

  清光死,他虽然庆幸,但也怕...怕那微笑着的宁凡,一个不满,连他道光都杀了。

  此人是为胡家出头,且道光与胡家,也算有些交情,但那点交情,并不能让道光有安全感,所以,还是破财保命为无上妙诀。

  “我只要仙玉,其他东西,对我无用...道光,我不问你与清光恩怨,但我走后,胡家由你照顾,他日我返回越国,若胡家有难,则你道光,可知后果?”

  “宁尊放心!我道光活一天,胡家绝无半点损伤的!”道光信誓旦旦,连忙表态。

  “很好。剩下的事,你自己解决吧...”

  剩下的事,自然指处理门中叛徒了,这不许宁凡提点,道光也会做的。他的数百年掌门,可不是白当。

  宁凡再未看紫光宗一眼,遁光一闪,转身离去。

  如此,胡家因果,便算了结...

  在其走后,一个个紫光修士,皆是大松一口气,但旋即,所有人分别浮现出两种表情。

  一种,是忠诚于道光的修士,一个个自然是大喜过望。清光死,对他们而言,算是再好不过的消息。

  至于绝大多数人,都曾向清光投诚,此刻如死爹娘,面色愁苦...背叛道光的罪责,恐怕不会轻的。

  道光目光一冷,立刻下达命令,惩罚这批叛徒。

  但这些,已与宁凡无关,他对紫光宗的内斗,毫无兴趣。

  杀人,更是没有一丝犹豫,即便那清光,与之无仇。

  无关善恶,无关对错...只为践诺。

  一诺许他人,千金双错刀。

  如此,他才可心安理得,服用胡风子赠的那颗修丹。

  渐渐的,心魔已经再难侵扰其本心,一分一毫。

  夜色中,宁凡穿行于乌云间,平复杀心。

  “如此,我可安心离去...”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