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4章 情意

  自地底离开,老魔将所有剑修,轰出思凡宫,并约定,三日之后,必带小梅与独孤,随这些人返回剑界。

  独孤,终究是要离去,否则剑魂离体太久...

  夜色,雪亦深,朵朵雪花之中,宁凡立在当初所居的思凡宫别院外,看那一株梅,一青石,一座坟。

  心头微微有些古怪,抬起手,心念一动,手背之上,便有一道同心剑印,闪着淡淡剑光浮现。

  同心剑印,为剑界的誓约之印,种印男女,永结同心,不离不弃...被种下此印,宁凡倒没有什么,因为他又没发过什么心魔大誓,但小独孤,可就麻烦了。

  此生,她将只能与宁凡成亲...若与其他男子结合,则会毁印而死...

  “那个,我说...独孤小姐,我们是不是该好好谈谈...这同心剑印既然种下,你似乎...已经算是我的妻子了...”

  “胡说!宁小魔!谁是你妻子了!还有,我叫独孤,又不姓独孤...”坟丘之中,传出小独孤羞恼的声音,但说到姓氏,她的声音忽然一停...

  剑界女子,没有姓氏,若嫁为人妇,则日后继承夫姓。

  似独孤的姐姐,小梅,其名字,便单单一个‘梅’字,而与老魔私定终身后,小梅便自称为...韩梅...寒梅傲雪,她喜欢这名字。

  而独孤么,若嫁给宁凡,恐怕日后会叫...宁独孤?

  剑界女子,嫁后随夫,若无夫君,终生无姓...当年剑界之祖,是一名女子,一生孤高,不许深情,至死,都没有姓氏...

  白骨如山忘姓氏...说的,便是那一女子。

  此刻话题,微妙得转移到了独孤的姓氏上,而宁凡,仍不自觉,大感意外地问道。

  “你不姓独孤,那姓什么...你家族,姓什么?”

  “姓凌,但我,不姓凌...父亲不许,此乃剑界传统...”独孤似颇有不满。

  “这样啊,那你日后嫁给我,想姓什么,就姓什么,姓凌也可,姓小猪小狗也可,随你喜欢,可好?”宁凡调笑道。

  “呸!我为什么要嫁给你!宁小魔,我告诉你,你离我越远越好!”

  “这样啊...说说正事吧...”

  宁凡收了调笑之色,同心剑印,明摆着是小独孤摆脱剑界婚约的手段,宁凡自不会无耻到凭一个剑印,要挟独孤嫁给自己。

  他的调笑,不过是想缓和下二人尴尬气氛,更重要的,却是有事相求。

  “你有什么正事,会和我说...”坟中,独孤微感诧异。

  “师尊随你去了剑界...你帮我,照顾他一下,莫要让他为人所害...此事,算是我的请求。而作为回报,关于你成亲之事,日后若有麻烦,可告知于我,我定赴剑界,为你解忧,不过,即便帮忙,可能百年之后才会有时间的...”

  这恐怕是宁凡,第一次对独孤郑重其事,而其目光,让小独孤芳心一颤,俏脸一红,暗暗道。

  宁凡,竟求她了...真是稀奇...

  听闻宁凡愿意帮助自己,扮演未婚夫、解决婚约麻烦,小独孤自是松了口气,但同时,连她自己都未察觉到,自己有一丝失落。

  若不是为了帮忙,而是因为喜欢,才娶自己,那该多好...难父皇,一定不许的。

  她一缕香魂,轻轻飘出坟丘,立在梅树下,清冷的眸光,微微露出笑意。

  “你帮我,我自会帮你的。虽然我不喜韩元极,但他对姐姐,确实一往情深,若姐姐有朝一日,能够苏醒,多半也不愿看到韩元极死伤的...有我在,剑界之中,没有宵小敢动韩元极,而以韩元极‘四溟执事’的身份,神皇级高手,是不敢轻易动他的...唯一要注意的,是魔界的暗杀,此事,我会求父皇留心...”

  小独孤并未给宁凡解释,何为‘四溟执事’,但这却不妨碍宁凡理解,看起来,老魔在四天之上,除了黑魔派掌门,似乎还另有身份,这个身份,便是雨界神皇见了,都要礼遇...

  执事,在四天的地位,或许并不高...但这个身份,足够老魔在下界,不受暗算了。

  宁凡的目光,带着感激,落在独孤的脸上,他细细端详其眼前的清冷、幽独的女子。

  不论是假戏真做,还是掩人耳目,此女在名分而言,算是自己的妻子了。

  仙子一般,画中人物,却与自己一介莽夫,有了交集。

  但自己面对如此绝世仙子,却再无面红心跳的失态。

  犹记得幼时,尚在海宁之时,自己有次,不小心看到主家某个小姐在湖中沐浴,因为那小姐太过美丽,而惊呼失态...那小姐虽未怪罪自己,但自己,可着实因为侮窥春色,被不少主家公子,暗中责难。

  变了,变了...宁凡的命运改变,心亦变...少年情怀不再,一幕幕杀伐、血战,在经历冥罗果五十年梦境之后,将宁凡的心,变得苍老、沉着。

  他的窥探,使得小独孤冰冷的容颜,忽然羞恼,别过目光,暗暗责怪宁凡目光轻佻。

  他一抱拳,忽而对独孤一礼。

  “多谢。你的剑气,救过我数次...如今你又允诺护我师尊,则我宁凡,欠你两个人情!”

  “是么...”独孤却忽而背过身,淡唇轻抿,似在犹豫。

  再转身时,却从怀中,掏出一块古卷。

  “给你...”她只淡淡说道,但眼中,隐隐闪过一丝紧张,使得她立刻补充道。

  “只是借你看看,不是送你...你不要想多了...”

  接过古卷,其上带着一丝体温,以及一缕处子幽香。

  而最让宁凡在意的,并非此香味,而是古卷的内容。

  他轻轻翻动了几页古卷,但旋即,便露出震惊之色,并立刻合上古卷,归还独孤。

  “如此大礼,我不能收!”

  “说了借你看看而已,你不告诉别人即可,这古卷,是我从剑祖试炼中偶然获得,除了我,便是父皇,也未看过的!给你看,你就看!啰嗦什么!”独孤似乎负气,不知为何,见到宁凡如此见外,她很生气,没由来生气。

  跺跺脚,香魂一散,却是返回坟中。

  “走走走,不想看到你!”她下了逐客令。

  手持古卷,宁凡目露感叹,望着坟丘。

  在独孤的驱逐声中,他唯有沉默。

  那本古卷,是重礼...

  《剑指》...相传为剑祖传承秘剑之一,其要诀,是将修士的身体当做剑来祭炼,并最终,修炼到身即是剑的境界,手不持剑,而以身斩敌。

  此乃上古神魔炼体术,属于太古失落神通!却不知如何,竟被小独孤给获得了,此女,当真是机缘不小的。

  剑体之术,分《剑指》、《剑骨》、《剑目》、《剑心》等林林总总十余卷,其中《剑指》卷,记述的是修指为剑的神通。

  修士有十指,十指若成剑,则弹指间,便可剑斩神魔。此术是残卷,且祭炼手指成剑,痛楚不说,难度极大,首要之物,便是以地脉灵脉,锤炼指力剑芒。

  宁凡犹记得,当日涅皇万丈白骨之身,一指白骨,毁天灭地的威势。

  神魔炼体术,随着肉身增强,其威力,将越来越恐怖。

  宁凡空有银骨第一境界的肉身,所会炼体术,却仅仅是《丈六之身》这种烂大街的货色。《巨骨诀》尚未修炼,而即便修炼,其中神通,多半也不如《剑指》的一指之威!

  从独孤的话语中,依稀可以听出,此女获得此术,是从剑祖试炼中获得。

  剑祖试炼是什么,宁凡不知,但可以想象,这必定是剑界极为隆重的试炼之一,甚至极可能,其中能机缘巧合获得剑祖传承,而被所有老怪疯狂追捧。

  而其中所得的《剑指》之术,若是让剑界老怪们知晓,定然一个个心生贪念的。

  如此珍贵之物,小独孤却抬抬手,给了自己...这让宁凡,心头一时极其复杂。

  此女对自己,有情...若他连这个都看不出,则当真枉生为人了。

  “百年之后,若我不死,必去剑界...”

  宁凡说完这话,遁光一闪,消散在风雪中。

  而坟丘之中,听闻此话的独孤,则久久寂静之后,忽然露出一道巧笑之声。

  “哼,宁小魔,还算你有良心...若你不来,我定恨你一辈子的...”

  ...

  三日后,风雪中,宁凡目送独孤,与群修乘剑而去。

  老魔倒是走得很洒脱,哈哈大笑,但却小心看护着其储物袋。储物袋中,盛放的,是一尊对他而言,最最重要的火棺。

  不少越国修士,风闻而来,围观这难得一见的景象。有人认出老魔,有人认出剑界修士,还有老怪,认出独孤这数十年前,一人一剑败尽越国修士的狠人女子。

  一个个噤若寒蝉,暗暗心道,韩元极是如何,与剑界大人物,扯上了关系。

  有心之人,隐隐看出老魔修为有异状,但如今,老魔弟子宁凡,在越国如日中天,唯有傻子才会去打探老魔底细...

  七梅城外,风雪中,宁凡身后,跟着四名融灵,目送老魔,直到无法看见,各个露出叹息之色。

  四族族长,没了老魔,心头一空,而不久之后,宁凡亦会离开越国的...七梅,没了喧嚣的老魔,好似成了一座空城。

  “少主,我七梅从今日起,该何去何从...”墨如水款款一礼,恭敬问道。

  “四位家主随师尊操劳半生,如今,不正是机会,放下俗务,潜心修炼么...这些丹药,功法,及修炼心得,炼器炼丹体会,是我三日里所准备,或许有些仓促,但对于诸位而言,应是颇有帮助的。”

  将一个鼓鼓的储物袋,交到墨如水手上,宁凡的目光,最后扫过七梅城,微微一笑,转身离去。

  而在其走后,四族族长打开储物袋,一个个露出惊骇的目光。

  升灵丹!固灵丹!甚至,有许多突破金丹修为的丹药!

  其中,最高品阶的丹药,甚至达到了四转!

  而宁凡所留的修炼心得,更是从融灵,一路讲解到元婴,如此深刻的体悟,每一步,都有详细解说,有此心得,四人修炼,几乎可以少走无数弯路!

  四人资质本就不弱,不过将心思用在了炼器、布阵、炼云、附灵之上,有了这些修炼心得、丹药,四人十年之内修炼到融灵巅峰境界,绝对不难!

  且这些体悟,使得众人结丹都不是问题,甚至若有机缘,此生有望...结成元婴!

  这储物袋,是宁凡小小心意,却着实是大礼!

  而更让四族族长在意的,是宁凡挥手间取出如此多的大礼,其真实修为,究竟是什么境界?其炼丹术,又到了什么高度?

  “深不可测!”四族族长齐齐感叹,而在四人神念皆扫过玉简之后,那玉简,轰然碎裂成灰。

  此玉简,被设置了一种特殊阵式,被四人神念扫过,则自毁。

  宁凡似乎担心,这些修炼心得会引起某些金丹老怪的窥探,为七梅城惹来不必要的麻烦,故而在众人探视之后,便自毁玉简。

  这让四族族长,再次感叹一声。

  少主的心智,亦是极高的...如此人杰,即便到了有‘修坟’之称的无尽海,恐怕都会搅动一片风云。

  “多谢少主!有我等在,七梅必定久安!”

  四人声音,或高或低,但运足法力,响彻霄云。

  数百里外,宁凡神念一收,微微一笑。

  如此,便好...

  七梅,亦算安稳了。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