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39章 素秋的羞恼

第139章 素秋的羞恼

  魔越之战,在短短三日内,震惊了所有越国宗门。

  极阴门覆灭,两千年前尸魔重现,使得越国几乎陷入灭亡的危机。

  此战,共出现三名元婴级高手,斗法之时,一幕龙火异象,更是整个越国的高手,都依稀见到了。

  作为决战之地的古战场遗址,如今百里之内,都被焚成了焦土废墟,寸草不生。这让一个个来此探查的修士,目瞪口呆。

  而更有修士,赶赴宁城,希图见一见两名元婴高手——宁黑魔及景灼。但如今,宁城一片戒严,景灼与‘宁黑魔’,皆已闭关,接待众修士的,是阴柔微笑的南宫。

  “有疑问的,都问我吧,当然,我不能保证,我所说的都是实话...”南宫端坐高座,悠悠品着香茗。

  一旁,立刻有数个二流宗门的掌门,乖乖奉上储物袋,满脸堆笑,“嘿嘿,南宫副城主身为黑魔大人的左膀右臂,自然是有很多秘密不能以实相告的,可以理解,可以理解....这点小意思,不成敬意...”

  “呵呵,诸位何必如此客气...不能收,绝对不能收...”南宫故作推辞状,而几个掌门一咬牙,再次取出数个储物袋,恭敬奉上。

  南宫这才似无奈般收了这些重礼,神念一扫储物袋,恐怕至少有一万仙玉不止...

  “哎,盛情难却啊,罢了,我就稍微为诸位解惑一二吧。诸位有何疑问,但请明言。”

  “敢问灭杀尸魔的高手,可是黑魔大师?有人传言,黑魔大师,就是鬼雀宁尊...此事,难道当真?”

  “此事自然是胡说,我少主宁凡,绝对不是元婴高手,甚至不是金丹高手,这个,南某可以用心魔发誓!”南宫信誓旦旦,却并非撒谎。

  宁凡只是半步金丹高手,确实如此。不过么,宁黑魔是否是宁凡,他可不会告诉众人,神神秘秘的不好么。

  “哎呀,南副城主何必发心魔大誓,这让我等如何敢问其他问题...”一个个老怪皆做羞惭状,似乎欠了南宫大人情一般,但结交宁城的心,更加坚定了。

  “哈哈,这有什么...”南宫微笑摇头。

  一旁的尉迟,露出崇拜之色,而司徒,则罕见的肌肉一抽。

  南宫,不愧是南宫,又在忽悠这群越国老怪,一万仙玉,立刻便到手了...这些钱,南宫不会自己留用,而是用作宁城建设,宁城之所以钱财不缺,便是南宫的功劳。

  “此战具体,由南某为诸位道友解惑一二吧...”

  南宫话语一开,所有老怪都坐在位上,大气也不出,仔细聆听,生怕漏掉一个情节。

  而每每听到惊悚之时,即便是这些老怪,都不由得面色微变。

  至于听到最后之时,‘宁黑魔’黑衣而来,化墨影灭天一子,瞬身千里斩尸魔...众人的眼中,纷纷火热起来...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宁黑魔,竟如此绝强!

  “南副城主,可否通融,让我等见一见黑魔大师...”

  “这个,恐怕有些麻烦...诸位知道,我们黑魔城主,一场大战,再次闭关感悟,恐怕数十年都不会出关...当然,若宁城遇难,他还会出手就是了。”

  “可以理解,可以理解...不过真是缘悭一面,可惜,可惜...”

  ...

  接待越国修士,由南宫负责。整治伤亡、重整宁城四卫,则由司徒进行。修理地底火脉,则最终由尉迟接手。

  宁凡这个甩手掌柜,正于密室之内,调息伤势。在一旁的床榻上,则躺着昏迷三日的殷素秋。

  其毒已被丹药暂时压下,只是此毒太厉害,连太虚派的虚元丹都无法根除,若要破解,虽然不难,但过程颇有麻烦,故而,宁凡唯有先调息一番,略微将伤势稳下。

  与黑尸一战,造成的伤势太重,为了让龙漩之火达到第六转,威胁到黑尸,宁凡不知耗损多少精血。原本他就因为斩魂魄、塑化身,神魂有缺,如今因为连损精血,身体元气再次大亏。

  这伤势,没有特殊手段,起码要数十年闭关,才能修炼回这些精血,而折寿,是再所难免的。恐怕此刻宁凡的寿数,已经不足200岁了。

  盘膝坐于蒲团,身前地面陈列的,却是此战的战利品。

  而宁凡则微微闭上双眼,沉思此战得失。

  紫阴老魔身上,高级法术不少,如婴级法术《风魂爪》,但此类术唯有风灵修士才能施展,对宁凡无用。不过紫阴老魔的其中一种功法,让宁凡极感兴趣。

  《阴煞诀》...此功法,是修炼阴珠之术,极阴门中,上到老祖,下到弟子,无不修炼此术,只是紫阴老魔的这本法术,定然是比他人高级一些的。此术之中,不仅记载了凝练阴珠的过程,更记载了让阴珠与金丹融合为一的手段。

  按宁凡估计,若他能入紫阴老魔一样,凝练阴珠,与金丹融合,则其金丹,强异于常人坚固,并可为突破元婴期,增加至少一成几率!

  此术,对宁凡而言倒是颇为有用,不过在结丹之前,这法术暂时用不上。

  除了这个融合金丹的法术,紫阴老魔的战利品中,唯有一个紫钵法宝,能够吸引宁凡一二。

  这紫钵,乃是上品中级法宝,但此宝中,似乎融合了一丝神意...使得此宝一经施展,便将所有攻击紫阴的法宝,统统收入其中。

  除此之外,紫阴老魔的家底,再无让宁凡心动之物...无他,宁凡的眼界挺高的。

  不过黑尸的储藏,对宁凡而言,则不可小觑了。

  撇开所有的法宝、丹药,最让宁凡在意的,是一个上古神魔功法——《尸魔录》!

  此功法,记述了开辟尸魔脉的方法,更有三次尸变成仙的手段。除此,其中更有数种上古神魔神通!

  宁凡已有阴阳魔脉,自不可能再修炼这尸魔脉,但其中的上古神魔神通,却是让宁凡眼前一亮。乱古记忆,便未传承任何神魔神通,但比起《尸魔录》,却又多了仙帝的一生感悟、记忆。孰优孰劣,却是难说,但这些神通,对宁凡而言,还是极有用的。

  化尸术...此术是激发尸魔脉尸气,可将修士直接祭炼成活尸。

  三尸瞳...此瞳,需要修炼尸魔脉,在眉心打通天眼脉,才能修炼。若修成三尸瞳,幻术倒也罢了,施展那丝三尸恶念,才是宁凡动心之事。

  修士之身,皆有三尸,纵是真仙,也惧恶念。黑尸的恶念,不过是皮毛而已,根本不算三尸恶念。真正的三尸恶念,莫说宁凡斩不掉,便是四天仙界之上的真仙们,又有几人能斩掉。

  此术让宁凡东西,但可惜的是,他无尸魔脉,开启不了第三竖眼。

  而三尸瞳之所以需要第三竖眼存放恶念,是因为这恶念,连修炼之人本身,都不可触碰,只能另外开辟脉络存放。

  “若我另辟蹊径,以其他手段存放恶念,或许可以直接凭双目容恶念、施魔功...”

  宁凡寻思,若是如此,即便无第三目,他也足以施展三尸瞳,唯一需要担忧的,是如何抵御三尸恶念...

  或许,黑衣化身能够抵御,毕竟那化身,无心,亦无念。如此,似乎可以一试。

  除了这些,黑尸还有数种不弱的炼体功法,其中《巨骨诀》,可化身十丈巨人,对宁凡而言,此术还是极为有用的。

  而最大的战利品,或许...是那黑尸本身。

  如今的黑尸,已被宁凡烧成焦尸,此尸肉身之强,让宁凡有了直观认知,若是能将此尸制成炼尸,倒是个不错的打手,说不定凭此炼尸,便足以力敌普通元婴。

  除此之外,还有诸多战利品,但随着床榻之上,素秋仙子一声嘤咛,宁凡却是再无时间,思索这些事情了。

  ...

  密室石床,铺有锦绸,一个淡黄衣衫的女子,好似沉睡。

  此女若从容貌看,不过是个未经世事的少女,但知晓者,却明白,此少女,乃是活了六百年的老怪,曾经的太虚派老祖——殷素秋。

  她的秀眉,即便是昏迷中,仍痛苦的紧蹙,而那声嘤咛声,不过是其疼痛的呻吟。

  当日一战,他被黑尸暗算,中了‘死蚕毒’,此毒若是寻常金丹中了,恐怕立刻便会死去,但素秋硬是凭强横的实力,生生压下此毒,一直到战终,才毒发昏迷。

  而毒发的原因,多半还是宁凡要求此女追击黑尸,引动法力的原因。归根究底,此女毒发,还是宁凡的错。而对此女的固执,宁凡再次有了认知,中毒了都不说...若是纸鹤,恐怕一中毒便会立刻惊呼吧。

  此女心坚,足以问道...难怪此女,六百年修道,便成为太虚老祖级人物。

  而此女生死,宁凡不可能不过问的,毕竟此女独自驰援宁城之时,还是让宁凡颇有感动。

  “如此,得罪了...”

  宁凡低低一声,似自语,旋即,掀起了素秋仙子六百年来,无人掀过的裙摆,里中还有一裙,亦被宁凡掀起。立刻,露出了素秋仙子裙下凝脂般洁白的玉腿。

  只是这光洁的玉腿,此刻却浮上的紫红脉痕,好似蚕蛊,在其腿中爬过一般。

  裙摆一直掀到其小腿膝盖处,才停止,紫红到此而终,无需继续掀裙,若再掀,恐怕即便素秋治好了毒,之后醒来,过问宁凡轻薄之罪,都是个麻烦。

  很漂亮的腿,虽然因为终日蒲团打坐,而略有内偏,这样的腿型,倒是与传闻之中的瀛国女子,长跪的腿型颇为相似。

  宁凡脑海,微有浮想,立刻掐灭,暗暗自责一句,收了心思,将素秋的素鞋锦袜都给褪下,露出其中一双晶莹如玉的秀足。

  与素秋略有瑕疵的腿不同,她的足,好似浑然天成的玉饰,几近完美。

  只是她的足,未免太过敏感,只不经意触碰到其玉趾一二,立刻使得昏迷中的素秋,发出一声轻轻的喘息。

  “嗯...”

  这喘息,让宁凡心神一荡,手捧玉足,他心中竟一时被心魔一扰。

  “我所持的,乃是越国最尊贵女人的脚,她再高高再上,如今...仍要供我玩弄...”

  这声音,让宁凡心神一失,但立刻,一股寒芒在其目中成形,将这邪念,碾碎!

  “滚!”

  压下心魔,宁凡眼中恢复清明,暗暗道声抱歉。

  从各种意义上,自己都算亵渎了这素秋仙子。对恩人动邪念,自己当真枉为人。

  “死蚕毒,不难解,以十七种千年灵药的药液,按蚕毒配制,解之不难...只是首先要将此毒,引回中毒处...”

  宁凡暗叹一声,双手各自抚上素秋双膝,顺着膝盖,暗运法力,抚摸而下,将毒素引回足腕处。

  冰凉,柔滑...

  而不经意的,素秋仙子的轻喘,似乎略有急促了...当毒素略微回溯的一刻,她,醒了,但她不敢睁眼,因为她发现,自己的小腿,正被宁凡来回抚弄着...

  “他...他在做什么!好大的胆子!”素秋仙子,几乎立刻想要扇飞宁凡这轻薄之徒,但旋即,她发现,宁凡竟是在给她治毒...

  而她心头一软,既然是治毒,她怎好拒绝。

  只是万万不能睁开眼的,否则,二人都将极其尴尬。

  如此,她唯有忍耐小腿及足腕、足尖,传来的火热掌温。

  她的脚,太过敏感,仿佛连宁凡掌纹有多少,都能感知出来。

  脸色渐渐潮红,心中却苦苦忍耐,若昏迷也就罢了,醒转之时,她绝不愿自己发出那羞耻的娇吟之声...作为正道老祖,自己岂能如此低三下四...

  只是越忍,她的面色便越潮红,心境虽未失守,身体却越来越麻软...

  “快些...为我...解毒...”她心头,暗暗祈祷宁凡能快些,终止她的这场背离伦常的噩梦。

  她不喜欢这种酥麻、不由自主的沦丧之感...她应是高高在上的才对。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