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38章 魔越之战(终)

第138章 魔越之战(终)

  冥坟之内,小明雀手捧一大包丹丸,眼中微微不舍,望着冥坟九层之上的方向,怔怔出神。

  三个月中,小明雀早已苏醒,并始终陪在黑衣之旁,为其护法。

  只是让她不懂的是,这黑衣宁凡,太过冷漠,始终没有给她一个笑容。只是对小明雀的央求,黑衣仍是炼了丹丸,给明雀知...面目虽冷,性子倒仍有温柔。

  “饼哥哥走了...这些丹饼饼,我舍不得吃...”

  明雀小小的心中,感觉有些堵,泪珠啪啪就落了,她顿时惊慌。

  “阿公,我的眼睛怎么有尿尿...”她急切道。

  “傻丫头,这不是尿尿,这是眼泪...思念一个人,思念得紧了,就会流泪,思念一个家,思念的切了,也会流泪...”矮小的冥罗老头,眼中颇有感叹之色。

  “眼泪,那是什么?思念又是什么...家,又是什么?”明雀的心,在闪过‘家’这个字时,忽然一紧。

  “家...家就是一个即便远在他乡,仍不得不牵挂的地方...你的家,应该是这冥坟吧。而阿公的家,呵呵,是在很远很远的地方...一个叫做‘树界’的地方...呵呵,那宁凡,天资倒是不错,融灵之时,分出化身,并将化身修炼到元婴之位...此子纵然在树界,也算是天骄人物的...”

  “...”明雀歪歪小脑袋,吃着一口口丹饼饼,她不懂冥罗树精的悲伤。

  不过,她隐隐觉得,冥罗的话不对,自己的家,应该不是在冥坟...

  最近,明雀总做梦,梦中,自己名为司苍,有一个很远很远的‘家’,似乎,还有一个不太远的‘家’...

  “阿公,我想离开冥坟...”她的脑海,在闪过‘司苍’二字之时,忽而有些悲哀,那是她根本无法理解的心情。

  “你在胡说些什么!莫说这冥坟有特殊手段,限制其中妖物离去,你根本无法离去,即便你可以离去...要知道,你可是丹魔!是五转丹药成灵、有机会培养成九转甚至更高的丹药!你若离开冥坟,失去阿公保护,外界的人族,会将你吃了的!那些人族,可不向冥坟的妖族一般怕你...”冥罗面色大变,训斥道。

  “哦...”明雀低低应了一声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,心头,却有一个疑问。

  人族,真的可怕么?

  饼哥哥,不是很好么?

  那个薛青老头,虽然胆小,不过也不算可怕吧?

  而且,梦中的那些、朝自己跪拜的芸芸众生...他们虔诚的眼神,真的可怕么。

  “我还是想离开冥坟...”她心中轻轻道,但却没有说出来。

  ...

  这一切,发生在黑衣宁凡,离开冥坟之后。

  而此刻,宁凡已合并两大化身,重新变作往日模样。

  白衣与黑氅并存,笑容与杀意共鸣,冰与火在仙脉中腾烧,正与邪、神与魔在其目光中变换。

  白衣如神,黑衣成魔,阴阳合一!一切,都暗暗符合阴阳大道的至理!

  宁城千里之外,一处古战场,满是废墟。此处,便是景灼、素秋二人追击黑尸的地点。

  诛仙剑影,已然临近消散,而那黑尸,凭借种种手段,硬是在剑气之下,活了过来!

  重伤!黑血满地!但其目光,却更加阴狠,而这一次重伤,虽然打落了他的尸魔境界,却让他的心境,有了极大提升!

  破除剑影,景灼老祖咋舌不已,那诛仙剑气,便是他落入其中,恐怕也必死的,真不知宁凡是如何施展那种剑气的。而对黑尸的强悍,他再次提高了认识。

  随着剑影破除,景灼立刻寒毛竖起,他之所以没有离去,是想趁黑尸重伤之后,将其灭掉。

  若能杀黑尸,则不用远遁他国,则越国避免了覆灭之危,则火云宗避免了倾覆之难。

  他随口便可将火云宗送给宁凡,因为他看出宁凡会善待火云宗,但就心中而言,他对火云宗还是极有感情的。

  “素秋仙子,我等一同出手,诛杀此魔...”景灼传音道。

  “不用,他,来了...”素秋却抬起明眸,望着长空,嫣然一笑。

  宁凡的身影,远在数百里外,似景灼若不全力放开神念,根本无法感觉到宁凡的气息。

  但素秋感觉到了,先是女人的特殊感应,而后,才是神念感应。

  果然,那黑尸破掉剑影,恨恨将天空四道虚幻剑影一一击碎,踏天而立,并不看地面景灼等人。

  他重伤,但灭景灼,仍不会太难,因为,他还有无穷底牌!

  只是他的心,已被仇恨填满,灭不灭景灼,无碍,必杀之人,此刻心中只有一人...那正一道道黑光闪烁中,接近而来的宁凡!

  “宁凡!原来你是,元婴修士!如此,天一子被你所灭,倒不奇怪!”黑尸怒极反笑。

  “...”

  驰援而来的宁凡,仍是当日打扮,凌立空中,丝毫不与黑尸搭话,只目光扫过地面,对素秋与景灼微微一笑。

  “辛苦了...接下来的事,由我处理,你们退远些...”

  这一声,飘渺无物,但威势,却比景灼更强!这是真正的元婴之势!

  但古怪的是,宁凡表现出来的修为法力,由仅仅是半步金丹的程度。

  景灼微微犹豫,但立刻,便抽身而去。

  他犹记得神算老人的卜卦,宁凡杀他景灼,轻而易举。之前,他信了一半,此刻,他信了九成!

  而素秋,则望着天空之上的宁凡,仰起臻首,明光动人地一笑。

  “越国的安危,交给你了...小家伙。”

  这素秋,似乎很爱倚老卖老呢。但这笑容,确实比寻常少女,都娇柔万倍。

  这笑容,是某个雨殿的元婴高手,都千金难求之物。

  二人离去。

  这古战场上,只剩宁凡与黑尸二人。

  宁凡的目光,淡淡扫过黑尸,有忌惮,还有超过九成的胜算!

  黑衣结婴,仅仅是神念达到元婴初期,并未让宁凡法力有实质性飞跃,但却赋予了宁凡,两大神通!

  其一,是瞬移,且这黑光瞬移,极为古怪,并不消耗法力,还是消耗神念之力。即便如此,也已经达到了普通元婴修士的瞬移速度。而宁凡有个猜想,若是自己白衣之身,同样突破元婴期,掌握法力瞬移的秘术,则黑白瞬移叠加,自己的瞬移速度,可远超同级修士!

  其二,是墨流分神之术,即是那黑衣身体爆散成数万到黑色剑念的神通。

  此神通,与剑念是一个原理,但威力,却是足以击伤元婴初期的修士,之前更是一招之下,灭了天一子。

  之所以能灭天一子,不仅因为天一子本身只是金丹,仅仅是被寄放了元婴初期的法力,境界不足。同时,也从侧面反映,这墨流分神术的强悍!

  甚至,领悟墨流分神术之后,宁凡的剑念,若有若无带上了一丝黑色,使得剑念威力,略略提升了一丝。

  两种神通,一遁一攻,简直是让宁凡实力,有了质的飞跃。唯一的遗憾,是宁凡的法力,终究太弱,决不可持久战,必须速战速决。

  这也是之前黑衣面对天一子时,毫不犹豫使用最强神通的原因,法力有限,所以必须一剑功成!

  一拍储物袋,取出一瓶苦命丹,宁凡也不管那丹药苦涩,直接吞服十几颗,剩余十颗,则含在口中,并不急着吞服。

  以阴阳魔脉的炼化药力速度,他完全可以一面战斗,一面恢复法力,虽然这样补充法力后,距离黑尸,法力仍是天地之差。

  但宁凡,却有九成胜算,可杀此尸魔!

  这是一种自信!一种元婴修士纵横天地的气势!

  仙帝之威,终究只是威,其中少了宁凡自身境界体悟,故而少了势...没有势,威再强,也只是虚妄。狐假虎威,可能真正伤人?

  但此刻的威势,虽仅仅元婴,远远逊色于乱古大帝,可这威势,却是真真切切,属于宁凡,这杀气,亦是宁凡一路厮杀,所获取!

  “阁下为尸魔脉传人,宁某为阴阳魔脉传人...如此,你可安心去死了。”宁凡目光一变,其杀意,上升至巅峰。

  蓦然张口,九道黑火之龙,席卷天地,黑炎遮天!

  “阴阳魔脉?那是什么魔脉...等等,这是地脉妖火,真正的地脉妖火!”黑尸面色大变,他万万没料到,眼前的宁凡,拥有此等妖火。

  即便是全盛之时,他抵挡地火,都极其艰难,更何况此刻他失去天一子的法力容器,更是尸体重伤,以肉身抗衡此火,将极其危险!

  “你既有此火...罢了,老夫认栽,就此离开宁城,离开越国!”黑尸眼中,第一次有些气弱,此刻自己形势不如人,再深的仇恨,也姑且压下,日后再寻机会报复吧。

  但回应黑尸的,仅仅是宁凡,一道冷漠的声音。

  “龙漩之火,第一转,第二转,第三转,第四转!”

  几乎是一个片刻,那漫天黑炎,化作一个硕大的火焰漩涡,将黑尸卷入其中。

  这漩涡之力,极为古怪,黑尸试图用不多的法力,瞬移逃开,却惊讶发现,其身体无法挣脱漩涡之力!

  星漩,可逆转攻击!

  火漩,可锁定瞬移!

  漩之一字,暗含一个圆之至理,而天道为圆,日为圆!一切与圆相牵扯的,威力必定不可小觑!

  沉沦漩涡,黑尸不得不以所剩不多的法力,没入肉身,强行抵挡火威。

  四转龙漩之火,虽然厉害,但也仅仅足够伤到金丹中期甚至后期,对他而言,犹如隔靴挠痒。

  若非尸身惧怕火焰,他甚至不会去可以抵挡这黑魔炎。

  “此火我虽可抵挡,但一旦法力耗尽,没有容器补充,则势必在火中重伤...今日,先逃为妙!”他于火焰之中,一拍储物袋,立刻,一头头辟脉、融灵的炼尸,自储物袋中茫然奔出,直冲火海,立刻便被火海吞没,但终究,消磨了火焰之力。

  数百头炼尸耗去,第四转龙漩之火,被黑尸轻易、不费法力地,破开一个缺口,立刻抽身便退。

  而远处宁凡,见此一幕,目光一凝...今日,万万不可放走此魔,否则以此魔狠辣个性,必定睚眦必报!

  “第五转!”

  他面色微微泛白,强行催动了龙漩之火第五转...第五转,纵然其神念突破元婴初期,施展起来,仍然极为勉强,一身法力,更是如泥牛入海,急速耗空,十几颗入腹丹药,药力化作法力,而法力立刻耗去,仍有不足的样子。而宁凡立刻咬碎口中两颗苦命丹,苦涩味道中,勉强让法力足以支撑第五转龙漩!

  龙漩第五转,火焰漩涡引动一丝天地之力,火威平添数倍,便是元婴修士,贸然被卷入此漩涡,也必定受伤!

  原本几乎逃出火焰的黑尸,立刻被漩涡吸了回来,五转之火一灼烧,他立刻惨呼起来。

  “宁凡!你莫要逼我!”

  “哼,我不逼你,我只杀你!”

  “好!老夫让你看看,何谓万尸灭国!”黑尸气的浑身颤抖,一抖黑袋,其中,飞出近千巨融灵飞尸,扑入火焰,纷纷自爆,竟将第五转龙漩之火都炸开!

  而之后,他好不收手,彻底将黑袋翻转过来,近六千具辟脉炼尸,两千具融灵,一百具金丹,纷纷散发腐臭,冲散火焰,扑向宁凡!

  宁凡目光一变,万尸!这黑尸的‘万尸灭国’之名,竟是真的!

  但万尸又如何...宁凡一霎闭上双眼,再正开始,眼中剑光闪烁!

  这一刻,他体内的杀机,全然化作妖鬼林中、独灭群鬼的凛然!

  “灭!”

  他淡淡一字,而一股散发着淡黑气息的剑念,纵横散开!

  但凡包裹于剑念之中的炼尸,辟脉、融灵修为的,一个个直接被剑气绞成肉泥。

  而一百具金丹炼尸,直接便有七十三具金丹初期的炼尸,被拦腰切断!

  至于金丹中期、后期的炼尸,即便不死,仍是在剑念横扫下受伤不轻。

  所谓的万尸,竟被宁凡一个法术,给破了去!

  这一刻,黑尸面色大变,他万万没想到,这宁凡,竟有传闻之中的剑识剑念!

  若早知如此,他定然不会派出炼尸围攻宁凡,顶多以金丹中、后期的炼尸,对付宁凡!

  剑念,可是炼尸、炼魂修士的噩梦!

  “你竟有剑念!你绝不是什么狗屁阴阳魔脉,你是剑之神脉,你是剑界之人!老夫,跟你拼了!”

  黑尸眼中忽而露出疯狂之色,好似与剑界之人,有着深仇大恨一般。但这一切,与宁凡无关!

  在黑尸操纵之下,略微受伤的二十七具金丹中后期炼尸,纷纷飞遁而来,发出怪吼,并一个个要自爆一般,意与宁凡同归于尽!

  宁凡一个瞬移,飞遁出千丈之外,眼中闪过一丝狠色。

  龙漩第五转,已是他的极限,但想要灭掉黑尸,不够...如此,唯有一搏!

  他一口咬破舌尖,一口精血喷在身前黑魔炎上,使得黑魔炎立刻提升数成火威,但距离龙漩第六转,仍有无穷距离。

  再次被炼尸欺近,宁凡一个瞬移遁开,连喷三口精血,面色已然苍白,而火威仍未达到第六转的威力。

  “不够,再来!”

  一个瞬移,再次拉开距离,这一次,宁凡一拳重重击在胸口,气息疯狂衰弱,而一口口精血,好似不要命一般,喷在黑魔炎之上。

  龙漩之火,剧烈狂舞,化作一个绵延千丈的巨大火焰之龙,而那巨大的漩涡,则是火龙之口!

  这一刻,整个越国数十万里的土地,灵力似乎都被这法术所调动。

  一个个修士,目瞪口呆,望着天空的虚幻黑龙之影,纷纷惊骇。

  那黑影中,更有一丝真龙妖力,渐渐成形,并于妖力成形的一瞬,火龙目光,忽然露出淡漠、藐视苍生的灵动!

  龙漩第六转,可以法术彻底凝聚一条真龙虚影!此术等级,几乎是元婴巅峰修士才能领悟,而此术威力由宁凡施展,即便境界低微,但重伤黑尸,绰绰有余!

  “疯子,这是...疯子!他想和我拼命,为什么!老夫与他,可是深仇大恨!”黑尸升起一丝胆寒,若是寻常修士,见黑尸不好对付,定然罢手言和,谨慎为上。

  但这宁凡,简直是要与黑尸,不死不休!

  周身被火焰吸入龙口,只一瞬,黑尸便立刻感到,自己引以为傲的尸身,开始急剧融化。

  此第六转龙火,除非自己全盛,才能勉强抗衡,此刻陷在火中,不死也要重伤。

  “死!”

  宁凡气若游丝,如此多的精血喷出,他所受治伤,太重,但为了灭黑尸,一切在所不惜!

  在其操纵之下,黑火巨龙张口一啸,喷出无数个黑色火球,那火球在一个个金丹炼尸的体外爆开,化作一个个火焰漩涡,每一个威力,都不低于第五转的龙漩之火!

  几乎一个照面,所有炼尸,俱化为飞灰,而处于龙口之中、火海中心的黑尸,心头升起一丝必死之感。

  这火焰足以将其重伤,却犹不足以灭掉他。但当宁凡杀机的目光望向自己时,黑尸心神大颤,

  “墨流分神之术!”

  宁凡一指眉心,识海化作一道道黑色剑影,冲出天灵,在长空流转。

  剑气如黑潮,没入黑火,在火海之中,掀起一道道狂澜,如之前对付天一子一般,万剑如风,将黑尸卷入其中。

  碎,碎,碎!

  狠狠咬碎所有丹药,宁凡将所有法力、神念之力,都倾注在这一击之中。

  若是结仇,必分生死...这是老魔教给他的!

  一阵剑碎、火散的呼啸声过后,宁凡终于承受不住法术反噬之力,被法术的热浪,生生击落道地面,重重砸落后,咳血不止。

  无数火影、剑气在晴空碎散,露出其中一个千疮百孔的焦尸...

  此尸,以再无一丝腐烂之意,完完全全烤焦,而其中的黑尸魂魄,则彻底被焚成虚无。

  只是即便如此,这尸身,竟仍未毁灭,这便是接近尸魔边缘的肉身强度么?

  若是自己鼎炉环中那真正尸魔...肉身,又该有多强?

  宁凡呼吸良久,才勉强起身,望着远处焦尸,沉吟不语。

  没有获胜的喜悦,有的,仅仅是一丝平静。

  “涅皇,我在一步步,向你靠近...有朝一日,你会与此尸,一个下场...”他淡淡道。

  ...

  宁凡是平静的,因为他有更强大的仇人,使得他在灭杀涅皇之前,永不会自满。

  但宁城之修,则在刚刚剧变的法术对撞后,纷纷猜疑起来。

  千里之外,那古战场上,法术对撞太过猛烈,实在是越国数千年以来,罕见的一次大战。

  而对于此战结果,他们最是关注...

  谁胜了?是‘宁黑魔’和宁凡,还是...那覆灭七国的黑尸?

  在众修士紧张的目光中,素秋与景灼二人,踏着遁光,回到宁城。

  前者花容,仍有一丝惊意,后者,则满面叹息,可谓复杂之极。

  景灼的面色,让众修士心头一沉,性子急烈的步狂焚,更是直接问道。

  “老祖,你为何愁眉不展...难道宁黑魔,败给那尸魔了?”

  “败?咳咳咳...你们自己看吧...”

  景灼忽而回头,望着远方,而所有修士,顺着景灼的目光,依稀可见远方天空,一个白衣黑氅的青年,踏着遁光,徐徐而来。

  青年的法力,似乎极其微弱,使得其遁光,隐隐有些不稳,但其目光,却是平静如初,而其手中,更是倒提一具烧焦的黑尸,好似在宣扬一个战利品。

  不需要任何解释,所有修士,俱是心头一松...

  黑尸,被灭了!毋庸置疑!

  但眼前这白衣黑氅的青年,究竟是宁凡,还是宁黑魔...要知道,那宁凡与宁黑魔,可是长得一模一样的。

  步狂焚极为幽怨地看了景灼老祖一眼,这表情出现在他一个壮汉身上,极其古怪。

  “老祖,你也真是的,既然是黑魔大师胜了,你总该高兴两下吧,何必愁眉苦脸,惹我等担忧...”

  “高兴...咳咳咳...”景灼确实该高兴,可是他高兴不起来。自己可是被黑尸一面倒的虐,反倒是宁凡...竟施展出堪比婴级巅峰法术的六转龙火,生生将黑尸,焚成焦尸...

  景灼是知道的,灭黑尸者,非宁黑魔,而是宁凡...世上,哪有什么狗屁宁黑魔。

  所以,他感叹了,心中更不可避免,有些不平衡...宁凡,真是一个18岁青年么...景灼倒更愿意接受,宁凡是一个活了千百年的四转炼丹师、元婴修士。

  只是心情复杂了,恐怕只会有景灼一人吧,其他修士,则欢呼去了。

  在宁凡降落宁城之后,追击极阴门楼船的南宫,亦带人返回。

  魔越之战,就此而止,而宁凡之后,恐怕便要踏上结丹之路了。

  虚弱的他,还来不及休息两下,便立刻被纸鹤冲入怀中,几乎跌倒。

  而比他更先倒地的,却是素秋仙子...

  “哎呀,凡哥哥,你快看看,素秋仙子这是怎么了,怎么晕倒了!”纸鹤惊叫道。

  “这是...”

  宁凡神念朝昏迷的素秋一扫,面色顿时难看起来。

  素秋,中毒了,虽然此毒不厉害,不过素秋中毒已深,解毒却是颇为麻烦...

  他暗暗心道了句失礼,手掌却抚上素秋的一对秀足之上。

  “果然是那时候的毒...这个倔女人,中毒了,不知道说一声么...竟一直逞强到现在...”

  宁凡轻轻摇头,不过对素秋,却隐隐多了一丝敬佩。

  身为女子,性子如此坚韧,并不多...此女,不错。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