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32章 谁在算计(第一更)

第132章 谁在算计(第一更)

  “你,放开我!”

  素秋轻轻扭动身体,极为不适,而宁凡,则退回宁城城墙之后,立刻松开了怀抱,并遁光一闪,重新返回天空。

  素秋微微一怔,这白衣青年,似乎对自己娇躯,并无任何轻亵之意,如此,便好...

  蚕丝被宁凡扯断,但素秋足腕紫红却更深,似乎毒性未失,只是此刻也顾不上这毒了,法力的耗空,更加危险。

  她略感羞惭,自己救援宁城不成,似乎,反倒被宁凡给救了...

  “姐姐,吃颗‘丹糖’吧,凡哥哥说,这丹能补气益血呢...”

  一旁小纸鹤,递过一瓶精致的玉瓶,其中,传出若有若无的三转丹药丹香,以及,一丝甜腻地过分的香气。

  素秋的目光,落在眼前的少女身上,微微诧异,亦哭笑不得,迟迟未接那‘丹糖’。

  眼前的少女,既然称呼宁凡为凡哥哥,多半是宁凡的妻妾吧。只是这不过14岁骨龄的小丫头,竟然称呼自己...姐姐...自己虽未修炼千年,好歹也活了六百年,被一个14岁的小丫头称作姐姐,真是哭笑不得。

  “我叫纸鹤,这‘丹糖’,是凡哥哥给我炼得,不苦...”纸鹤明眸一笑,将丹瓶硬塞到素秋手中,而后,某种闪过一丝担忧,抬头看着天空的战局。

  这战局,她插不入手,她只能期盼,凡哥哥获胜。

  而纸鹤身后,那思无邪的眼中,全然都是心神不宁...一幕幕血腥,似将她破碎的记忆,逐渐串联...

  素秋手捧丹瓶,默默不言。眼前的狐裘少女,慷慨赠丹,她也不好拒绝了。拔开瓶塞,其中一抹丹气甜香,让她微微诧异。

  “这是,苦命丹...”她似自言自语。

  苦命丹,以千年苦命草所炼制,为三转巅峰丹药,味道苦涩,便是修士也难以下咽,但其药效,却是极其拔群的。一颗丹药,便能让金丹修士在瞬息间,恢复一成法力!

  丹瓶之中,共有十余粒深黄丹丸,这些丹药,价值连城,便是素秋仙子自己,往常也吃不起如此高阶的回灵丹药。

  这让她不禁暗暗诧异,宁凡到底对自己的女人,出手有多么豪绰,一瓶三转巅峰丹药,说给就给...而回忆起纸鹤的话,素秋心头暗暗一惊...此丹若是宁凡所炼制,那宁凡的炼丹术,岂不是达到了三转巅峰之境!?

  取出一颗丹药,含入口中,素秋的脸上,忽然微微一惊,而后,其明眸之中,竟露出复杂与感怀之色...

  苦命丹,最苦,但此丹,却根本不苦,反倒甜如蜜糖。

  其原因,是此丹药中,掺入了一种极其昂贵的‘冰蜂浆’,不仅使得丹药恢复法力更显著,亦使得原本苦涩的丹药,甘甜起来。

  “好甜...”

  素秋望着手中丹瓶,眼中闪过莫名之色...若这丹药,当真是宁凡给纸鹤所炼制,则其为了小丫头吃药不苦,煞费苦心,融入冰蜂浆...当真是很细心呢...

  难怪这小丫头,称呼此丹为糖丹...糖丹...能嫁一个如此呵护她的炼丹师,算是她的福气吧...

  原本素秋对宁凡的看法,仅仅是不讨厌而已。外界盛传宁凡淫.贼之名,但素秋曾在鬼雀宗长倾殿,探查过宁凡一次...元阳有缺,但不似滥性之人,且隐藏极深...故而,她才会给予宁凡一笑。

  如今被宁凡所救,又了解到宁凡的细腻之处,她对宁凡的观感,也愈加好转起来。

  她发现,以她六百年的阅历,竟看不透宁凡这小家伙。唯一能看出的,是宁凡心头,有着近乎偏执的坚持,与自己,很像。

  “他当初为了什么,选择修魔呢...”素秋不由浮想。

  ...

  “射空所有灵箭,立即撤退回城!”

  一排排火焰箭雨,在天空炸裂,焚灼,好似烟火。而一具具天道弟子的炼尸,则惨叫之后,焚为飞灰。

  一人十箭,两千魔修,便是两万灵箭,便是二十万仙玉...紫阴老魔眼露震惊,沉声下令,不到灵箭耗空,极阴门徒,决不可援救天道宗!

  而天道宗主天一子,亦是稳坐泰山,似乎对六千弟子死亡之事,毫不关心,相反,眼中始终流露出讥讽之色。

  十支灵箭射空,宁城四卫纷纷驾驭妖兽,降落宁城阵光之内。

  阵光,有莫大玄机,足以对来犯敌修造成巨大伤亡,这大阵,宁凡不会浪费。而在鬼雀、火云援军到来前,让宁城四卫独战二宗,是不智的。

  宁城四卫潮水般退回城中,宁凡亦降落城墙之上,只是其目光,却露出不解之色。

  城外,地上积攒着厚厚的尸灰,天道宗六千‘弟子’,尽数死于火箭之内。

  但宁凡并无得胜的喜悦,眼中,隐隐有一丝不安。

  他有三个不解,第一个不解的地方,是那天道宗弟子,究竟是人是尸...若是尸,却有半数尚有活人气息,若是人,则各个肉身腐烂,与炼尸何异?

  第二个不解之处,是天一子的从容镇定...六千弟子被灭,留下漫天尸气,这尸气,不但没让天一子动怒,反倒让他露出喜色。

  第三个不解之处,是天一子身后的黑棺...此棺中,有一丝极为沉重的气息,让宁凡都忌惮不已。

  三尸瞳,以及...黑棺!这天一子,不简单...

  天一子,为什么死了弟子,却不怒...

  宁凡的心头,隐隐感觉,自己可能漏算了什么关键之物,而南宫,亦是与宁凡同样的表情。

  “少主...计划是否改变一下...”南宫犹豫道。

  “不用...我想确定一些事情...开启禁空阵力、防护阵力,当敌人攻击达到巅峰之时,开启反震阵力...”

  宁凡目光一闪,这宁城大阵,是他亲自改动的,虽然仅仅是婴级大阵,但实际上,却是两明一暗、共三个大阵重叠而成。禁空阵、防御阵,倒也罢了,关键之处,在于那反震阵法上。

  反震阵法,是一种极其古怪的阵法,可以将敌人攻击,尽数反弹。

  当宁城大阵即将攻破之时,必定是敌修攻击最猛烈的一刻,那时候,若是反弹所有攻击...

  苍穹上,天一子遁光一闪,返回中心楼船,眉心竖眼一闪,朝宁城阵光一探,似乎看破了什么玄机。

  只是他表情不动,阴阳怪气地对极阴门楼船方向传声道。

  “紫阴老弟,哥哥以六千弟子为代价,耗空了宁城的灵箭,接下来攻破大阵的事情,是否该交给你了?”

  “呵呵,这个自然,此次攻打宁城,乃是老夫牵头,自然不可能不出力的...”紫阴老魔干笑几声,忌惮极深望着宁城。

  两千魔修,两万灵箭...十排箭雨,灭掉天道宗六千弟子,这让紫阴老魔第一次犹豫,自己攻打宁城,是否是一个错误...他知道,宁黑魔便是宁凡,所以敢于攻打宁城,因为他以为,自己需要面对的,仅仅是一个炼丹术达到四转、修为仅仅融灵的小辈。

  但他没料到,太虚派的素秋老祖会来插一脚。

  他亦没料到,这宁凡,真是不拿钱当钱,二十万仙玉,几乎是极阴门全部家当,竟然就被拿来放了十排箭雨了事。

  不过看起来,宁城的灵箭,似乎射空了,否则射杀完天道宗弟子,再来射杀极阴门弟子,自己带来的四千极阴弟子,恐怕都要葬送此处...

  若无灵箭,区区攻破大阵的任务,似乎没有多么凶险...即便那大阵是婴级大阵,但攻破死阵,总有办法可言。

  一旦攻破大阵,则杀宁城之魔修,好似瓮中捉鳖。唯一需要忌惮的,是那宁凡的诡异实力...炼体术极强,就像传闻中的银骨之境一样...

  “不,他不可能是银骨之境,或许是施展了什么秘法,暂时达到了仿若银骨的炼体境界...一定是如此!”

  紫阴老魔说什么也不信,宁凡区区不到二十,便能修成如此高级的炼体境界。这是不可能的,除非,是魔界、妖界、天仙界这三大仙界,才有可能诞生二十岁的银骨高手...但魔界、妖界、天仙界,乃是九界之中,排名前三的大界,随便一界的高手,便足以横扫其他六大仙界的总和。

  他沉吟片刻,立刻对一旁数个极阴门长老暗暗下令,而随后,以即墨老怪为首的数个极阴门老怪,各自驾驶楼船,合计三艘,朝宁城三面围攻大阵。

  没办法,极阴门的弟子,可不是飞尸,亦没有妖骑,辟脉修为无法飞遁,只能在楼船之上结阵攻击了。

  紫阴老魔并未注意到,在其下令进攻宁城大阵之际,天道宗主天一子,脸上露出古怪的冷笑。

  而其背后黑棺之中,一个苍老的声音,低低冷笑。

  “快了,快了...人死得越多越好,越多越好...这么多的尸气,足以让老夫完成《尸魔变》的第二变...若是成功,则老夫不但恢复元婴修为,更将成为,不死之身!”

  ...

  即墨老怪稳坐楼船,他负责进攻宁城北门。

  目光淡淡扫过宁城,其眼中,露出极为不屑的神情。

  “婴级大阵?可惜只是死阵,似乎还无攻击阵力...老夫却要看看,你这死阵,能承受我即墨殿一千弟子,几次攻击!攻击...”

  只是他攻击之令尚未下达,立刻,一道橙黄的阵光,在宁城百里之地的上空升起,立刻,包括天道宗楼船在内,一艘艘楼船,开始坠落!

  “禁空?雕虫小计...传老夫命令,发射灵铳炮,把这阵光,给我轰碎!”

  灵铳炮,比灵箭更加费钱,一炮便要耗费2000仙玉,极阴门楼船之上,每艘共设有五尊。

  三艘楼船,同时发动灵炮,一个照面,便要损耗三万仙玉...

  远处观战的楼船之上,紫阴老魔暗暗露出肉疼之色,三万仙玉,对他而言,也是极大的数目。若非为了活捉宁凡,他断然不舍得发射灵铳炮的。他可不是宁凡,不会拿钱烧着玩。

  但想着自己不过损失三万仙玉,而天道宗,则损失了六千弟子...这么一想,紫阴老魔又大为庆幸了,在此之前,他万万没想过攻打区区一个宁城,会付出如此重大的代价。

  十五道炮火轰出,并未轰散禁空阵光,但好歹将阵光轰得稀薄了些,虽仍有禁空之力存在,但已经勉强不会让楼船下坠了,只是一艘艘楼船,浮在空中,摇摇晃晃,行动极为不便的样子,仍是有不小影响。

  即墨老怪抖了抖衣冠,望着宁城的第二道防御阵光,目光阴沉。

  禁空阵光挡住了,剩下的,只需要攻破这防御阵光...

  “传老夫令,自即墨殿以下,无常殿,幽鬼殿,三殿三千弟子,齐齐召出‘护体阴珠’,以此珠,碎了宁城之阵!”

  此言一出,三艘楼船三千弟子,皆是露出肉疼之色。

  “什么,竟然要使用我们祭炼多年的护体阴珠!”

  此护体阴珠,是与极阴门功法配套的法宝暗器,形似杏核,在体内祭炼,同阶修士,往往会被极阴门弟子暗算。此阴珠,威力极强,但仅仅有数击之力,数次攻击后,便会耗空法力,需要重新收回体内祭炼。

  护体阴珠,往往用来作为极阴门弟子的保命手段,但如今,即墨老怪却下令,让所有弟子施展保命手段,去攻击一个大阵!

  三千阴珠,破去防御阵光,应该有一丝机会,但这样一来,这些辟脉弟子数年来祭炼阴珠的苦功,算是白费了...

  一个个弟子,面有不满,但即墨老怪一个目光横扫,无人敢违背,只好心中不愿地、一个个吐出阴珠,酝酿起攻击。

  远处,紫阴老魔见即墨老怪如此懂事,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  他是不舍得再用灵铳炮破阵的,阵法需要仙玉维持,炮火需要仙玉填充,所谓破阵,不过是拿仙玉砸仙玉,谁的仙玉多,谁便能取胜...

  即墨老怪,看出了紫阴老祖的心思,投其所好,让门下弟子以阴珠破阵,给紫阴老魔省钱。

  这种拍马屁的行为,在紫阴看来,是极其受用的。

  “若破了宁城,可以给即墨,记一首功...”

  紫阴老魔立在楼船之巅,俯瞰下方宁城,冷笑。

  在他看来,三千阴珠的攻势,宁城今日,必破!

  (这几天很不舒服,更新耽误了,抱歉,我尽量更)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