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26章 一生为婢,又如何(第一更)

第126章 一生为婢,又如何(第一更)

  (感谢兰色妖姬打赏,感谢妖幺儿112打赏。)

  尸命丹,三转之丹,效果,提升炼尸寿数。

  宁凡先炼此丹,原本炼制三转丹药,难度不小,但炼丹术突破五转之后,炼制三转丹药,除了法力损耗,甚至未让他感到一丝疲惫。

  就好似四转之时,炼制二转丹药那般轻松,且所炼制尸命丹,品质颇高,其上,更带着几道玄异纹路。

  雨之神意!

  他调息片刻,便开始继续炼制化婴丹、固婴丹,而一旁薛青,眼神火热!宁凡炼制三转丹药的轻松,让他更加确信了那难以相信之事...宁凡,果然是五转炼丹师!

  接下来观摩四转丹药的炼制,他眼睛睁得更圆,惟恐落下一个细节,好似雨界一种名为雨蛙的铜铃鼓眼一样。

  化婴丹,四转丹药,宁凡原本炼制,需要至少半月。

  固婴丹,四转丹药,品阶稍次于化婴丹,原本炼制,亦至少需要十天。

  但仅过去半月,宁凡已将两种丹药,尽数炼制!炼丹术的突破,使得他炼药成丹效率,更快!而黑魔炎的吞噬,融入地火中,火威暴涨,亦大大加快了炼药效率!

  在雨之神意的熏染下,两种丹药,皆烙印上雨之神意,散发着氤氲的湿润之意。

  这一刻,宁凡双目深含雨意,一掌,拍开碎丹鼎鼎盖,取出最后一颗化婴丹。

  在改良过的婴级大阵屏蔽下,四转丹药,根本未散逸丹息,未引下天地异象及天劫。

  丹成!而炼制四转丹药,他心神的疲惫,几乎微不足道。

  雨之神意...黑魔炎...河车五转。

  冥坟一行,宁凡所有的收获,几乎都促进了炼丹术的提升!

  封好三个丹瓶,宁凡收了丹鼎,推门而出。而他身后,薛青双目似呆似愣,完全沉浸于宁凡一种种华丽的炼丹手法之内。

  丹道,丹道!薛青一心,只有丹道,而他发现,自己拜师宁凡,绝对是一生中,最明智之举!若是其他五转炼丹师,绝不会收他为徒,传他丹术...拜师宁凡,赚的,是薛青!

  而宁凡炼丹,更是愿意让薛青在一旁观摩...这种气度,许多四转炼丹师,都不具备!

  “多谢师父,授我丹术!”对着宁凡背影,薛青忽然醒神,长长一揖。

  对此,宁凡笑容不改,心头却古井无波。

  越国是下级修真国。

  自己有四转炼丹术,便足以让越国老怪们疯狂,五转炼丹术...即便是去中级修真国,那些元婴修士,也必定对自己,客气有加。

  甚至,即便去了上级修真国,那些隐世不出的化神老怪,也会对自己,平辈相交!

  但这一切,有个前提,自己的实力,不会弱于对方太多,否则,自己炼丹术再高,也只能引发对方贪念一动,将自己捉去,软禁,作为其专属炼丹师。

  这就是修界的生存法则,而越国,已经容不下自己的羽翼了。

  越国,灵气稀薄,罕有万年灵药,无法炼制五转丹药。

  越国,没有遗世宫,不能缩短修炼时间。

  越国,缺少危机与血海历练,能让自己汗毛竖起的,越国之中,已只有那么寥寥几名老祖人物。

  “在越国安逸下去,百年之后,我不会拥有匹敌涅皇的实力...宁城事了,我便,离开越国,前往无尽海,结丹!”

  宁凡目中,一丝逆天伐苍之意,正在成形,就好似当年,雀神子看雨之时,那睥睨苍天的眼神。

  带着这丝气质,宁凡出了高级炼丹室,将三个丹瓶交到云华夫人手上。

  此刻的宁凡,目光威凌天下,凌厉到以云华夫人融灵修为,根本不敢去看宁凡眼神。

  好在此地是密室,云华不敢,附身于云华的景灼老祖,则飞身而出,结果了丹瓶。

  只是在宁凡一个眼神下,景灼老祖,同样心境颤动起来,并从宁凡眼中,似看到一幕幕逆天飞升的狂雨。

  “这是什么手段!恐怕元婴老怪,都没有这种手段...”

  他轻轻避过宁凡目光,不再触碰,而神念扫过丹瓶,立刻满面大喜。

  三种丹药,他不会炼制,却听说过,却有眼力去辨别。丹瓶之中的三种丹药,比他预期的品质,高出太多!

  “宁尊之丹,于我有大用,大恩不言谢!”他感激地对宁凡一拱手,宁凡给了他报仇的希望,更给了他为夫人‘延寿’的希望。

  “客气了,如此,景灼道友还是早些返回宗门,着手准备才好。三个月,很快就到了...”

  “放心!宁城遇敌之日,我火云宗,必倾全宗之力,驰援!”

  ...

  一番长谈之后,景灼重新附身云华,离去。

  而宁凡,则行走与鬼雀宗,默默无言,良久,才将一丝逆天伐苍之意,平下。

  这一丝逆意,从冥坟第八层雨中感悟,但这逆,却是雀神子的逆,非他宁凡所有。以此逆意,是否足够结丹...毕竟若不斩情,则必须心怀逆意,斩天...

  天道与道心,是逃避,还是抗逆,或是屈从...他必须要有个决断。

  而覆灭极阴门,是不是,先告诉一些两个女人为妙...

  他返回双修殿,进入密室,一抖鼎炉环,唤出冰灵月灵二女,这一次,他叫人的时机比较好,二女并未拥抱交缠,似乎只是在平常闲聊,但面色,皆是羞红的。

  一见离开鼎炉环,二女立刻起身,眼中明光流转,施礼道,“奴婢见过主人...”

  奴婢...这似乎是高傲的二女,第一次以奴自居,在宁凡面前如此低声下气。

  自从被宁凡窥破香艳之事后,二女对宁凡,更加芳心可可,成为宁凡鼎炉,也再无太多不愿。

  甚至,能留在宁凡身边,一身为婢,为鼎炉,又如何...这里,有家的安全与温暖。

  “出来透透气吧,这一次,就不要回去了...”宁凡笑道。

  “不会鼎炉环...主人,你不要我们了么!”月灵直接喊了出来,面带紧张,而冰灵,亦是轻轻抿嘴,心头极不平静。

  这一幕,落在宁凡眼中,让他微微一怔。

  自己叫二女前来,确实有一些打算,二女金丹初期修为,对宁凡而言,除非采补干净,否则单单双修,对提升结丹几率,效果太小。

  但采补干净二女修为...这种事在,在经过种种交集之后,已经难以狠下心。

  金丹鼎炉...在宁凡前往无尽海路上,要多少有多少。

  甚至,以他黑衣化身之强,《阴阳变》之诡异,捕捉元婴鼎炉,也未必不能的。

  或者,他亦可花费大价钱,从其他国家的神虚阁中,购买元婴鼎炉采补。

  那些女子,天生就是孤女,被培养成鼎炉,只为出售...采补之事,虽然不是光明正大之事,但也还不至于有愧。

  若与冰灵姐妹春风一度,宁凡兴许不会拒绝。但若是采补二女,让二女和鼎炉环十五名真正鼎炉一样,修为大损回辟脉...这种事,宁凡不可能对二女做的。

  “我若放你们走,可好...”宁凡收了笑容,微微一叹道。

  “主人,真的要放我们走了么...”月灵低下头,隐隐有些失落。

  “主人莫忘了,极阴门的紫阴老祖,还在寻找我二人,所以...我姐妹二人,暂时不要离开为妙...”冰灵咬咬牙道。

  “有一件事,我不瞒你们,三个月后,我与紫阴有一战,你们现在离去,紫阴不会对你们如何...而三个月后,极阴门,必灭!”宁凡眼中,杀气一动,却不是因二女。

  但二女仍是心神颤动,不仅仅因为杀气,更因为宁凡的话。

  当日被宁凡捉为鼎炉,二女已是心如死灰,根本不期盼有逃生之日。

  如今有机会逃生,天大的好事,二女却皆是犹豫不决,甚至,不舍。

  自进入极阴门,数百年间,被培养成金丹鼎炉,二女从未真正快乐过,但被宁凡捉住后,在妖鬼林的一幕幕,让二女第一次品尝到活着的快乐。那快乐,可能仅仅是与宁凡一同捉鱼、吃饭,可能仅仅是冰灵重伤之时,宁凡的冲冠一怒。

  二女叹息...世上可还有男子,会因二女受伤,而一怒杀人。

  不会有。紫阴失去二女,怒的,是丢失鼎炉。而宁凡比起他人,有一丝温情在其中。

  “主人,真的要灭极阴门么...我姐妹二人,不愿走...”冰灵与月灵对视一眼,皆是低头,低声道。

  “不愿走?难道你们,还想被我采补不成?”宁凡一怔之后,露出调笑之色。

  “如果对主人有利...主人便采补就是...反正这修为,对我姐妹二人,只是负担...”

  二女的表情,真挚之中,带有一丝少女情怀,这让宁凡收了调笑,微微一叹。

  二女不知,越对宁凡好,宁凡,便越无法狠心,做出禽兽之事。

  “罢了,若你二人无处可去,便暂时留在我身边吧...极阴门中,可有你们亲眷...三个月后,我会让极阴门寸草不生...”宁凡别过了头。

  “极阴门中,除了被你采补的十五名妹妹,再无熟识之人了...紫阴老祖,不让我们与人接触。”

  月灵没好气的撇撇嘴,她仍记得,宁凡生生采补了她十五名融灵手下。

  但撇嘴之后,二女心头,却皆浮现一丝暖意。

  宁凡要灭极阴门,却来询问二女亲眷之人,或许,是不愿覆灭极阴门时,误杀二女亲朋。

  这一丝关心,让二女心头一喜,而宁凡,则揉了揉脑袋,思索如何处理二女。

  原本是想放人,如今二女赖着不走,如此,还是暂时收二女回鼎炉环吧。

  “你二人,先回鼎炉环...”

  “不...我们想帮你,对付紫阴老祖...”冰灵眼中,带着一丝担忧,她深知,紫阴老祖,有多么强大。

  “也好...等返回宁凡,我再放你们出来便是。”

  ...

  与二女略略交谈后,宁凡收回二女,离开双修殿密室。

  这一次,他将二女与十五名鼎炉,收入同一处空间,让这些女子,好好见见。

  只是刚一走出密室,立刻,便被密室外久久恭候的蓝眉,抓住衣袖。

  “女人体香...你在密室,藏女人了?”

  蓝眉神念偷偷放出,打量着空荡荡的密室,却并无所获。

  “我藏的女人可不少,小蓝想不想,成为其中之一呢?”宁凡调笑道。

  “谁,谁准你叫我小蓝的...不许叫!我来是告诉你,父亲,有事找你...只说,要谈之事,是三个月过,关乎终生的大事。”

  蓝眉的心头,升起一丝希冀,她猜测,父亲与宁凡见面,所谈多半会是成亲之事。终生大事...一想起这四个字,她心头便有些甜蜜、期待及紧张。

  成亲...自己得赶快成为宁凡妻子,不能让宁凡再拈花惹草了...嗯,有机会,让宁凡改修其他魔功,就更好了。

  但宁凡,一听鬼雀子找自己,却目光一凝。

  三个月...鬼雀子,知道了什么...果然,鬼雀宗在极阴门,也有暗子埋伏么...鬼雀子,表面谈笑风生,城府却也极深了...

  鬼雀宗、火云宗,皆在极阴门有暗子,那极阴门,说不定在鬼雀宗也有暗子,在观察自己一举一动。

  几乎是立刻,宁凡便想明白了两件事。

  第一,鬼雀子找自己,所谈,定是与极阴门有关。

  第二,自己在鬼雀宗,最好不要让二女现身,以免被极阴门知悉,惹出什么变故。

  “对了,纸鹤与思思,也被父亲叫去了...”蓝眉秀眉不解,谈论自己与宁凡的终身大事,为何要让纸鹤、思思在场...难道,难道父亲想让宁凡,赶走二女?!让自己,独占宁凡?!

  这...虽然自己介意二女的存在,但让宁凡赶走妻子,以她对宁凡的了解,宁凡断然不可能做出这种事...

  说不定,宁凡会一怒之下,为了纸鹤,放弃娶自己...

  怎么办,怎么办...父亲会不会和宁凡吵起来,甚至,打起来...

  蓝眉的担心,似乎有些偏离了...

  “纸鹤与思思都在...走吧,去见见我的老丈人...看看他,想告诉我些什么。”宁凡微微一笑,离开双修殿,朝长倾殿走去。

  他隐隐猜测,鬼雀子是在犹豫,犹豫要不要在获知极阴门阴谋后,帮自己的宁城,抗衡极阴门。

  若是能获得鬼雀宗相助...火云宗,鬼雀宗,加上宁城的黑魔三神军,自己,何惧极阴门!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