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19章 可恶啊!(第二更)

第119章 可恶啊!(第二更)

  (感谢aa112562、青天不改打赏,周一发了消息,下下周仍是裸奔...欲哭无泪...但,继续更)

  冥罗老头,将一丝真魂分离出来,交给宁凡。而宁凡,则随冥罗老头,进入了第六层。

  彼此牵制...若冥罗有小动作,则宁凡捏碎真魂,冥罗重伤。若宁凡反悔,则恢复炼虚分身修为的冥罗,轻易斩杀宁凡,即便宁凡,有黑魔炎在!

  宁凡,决定为小女童明雀解毒...仅仅,为了道心一丝坚持。

  只是,进入第六层后,宁凡立刻面色古怪起来。因为,冥罗老头,将昏迷的小明雀,塞到了宁凡怀中。

  “你抱着她...我来对付那些不长眼的小东西...不过,注意你的手,如果你敢在她身上乱摸一下,老夫,杀了你!”

  冥罗老头威胁一句后,不再理会宁凡,气势全放,横扫四方。

  一个个炼虚级妖兽,只见气息凌厉攻来,但却根本看不见行踪...炼虚妖兽的遁速,太快,快到宁凡,根本无法辨识...

  此地妖兽,修为炼虚,一个个已经不服冥罗,若是明雀清醒,倒还轻松,大眼睛黑光一闪,立刻让所有妖兽服服帖帖...但冥罗的威慑力,对于这些炼虚妖兽而言,显然不如明雀的。

  好在冥罗老头好歹本尊是碎虚老怪,一些手段,自不是炼虚妖兽能够匹敌,几次攻击之后,这些妖兽见无法轻易吃掉宁凡,皆悻悻离去。

  一切的景象,落在宁凡眼中,化作一丝思索。

  他的手,公主抱的方法,横抱着明雀娇小的身躯,之所以让宁凡去抱,自然是因为,冥罗要腾出手对付敌人。

  为明雀治毒,需要一个安全的环境,并需要大量万年灵药...锦囊之中灵药,不够。所以,宁凡仍不得不去一次冥坟第九层。在此之前,宁凡只好以乱古传承的玄奥医术,暂时封了明雀虚毒,赶赴第九层。

  怀抱女童,宁凡的心头,自不会有一丝旖念...一个七八岁的女童,莫说宁凡修炼有《阴阳变》,便是没有任何心法,他也不会对个小孩生了欲念。冥罗老头,多虑了,他将人族,想得未免太丑恶了些。

  冥罗与炼虚妖兽的交战,寂静无声,遁形无踪,但周遭一片片树林,百里百里地焚毁、冰结,山河塌陷,荒原龟裂百里...轰响之声,不绝!

  如此级别的斗法,宁凡却并未在意,他的心神,全部沉浸在第六层冥坟的雨中。

  第六层雨水,一滴滴,并不冰寒,却极其锐利,好似剑芒...没一滴雨水,都似乎是剑气所化...这种手段,不是单纯的化剑为雨,奥妙,全在雨之神意中...

  宁凡聆听着雀神子的一句句感悟,当年雀神子在第六层,动了杀机,升了复仇之心...故而此层之雨,被其杀气感染,而雀神子感悟的雨之神意,也开始与其杀气融合。

  “以心动杀,以杀化剑,以剑成雨,以雨杀人...此为,第六层中,雀神子的感悟。”

  宁凡淡淡言语,并没有按照雀神子的感悟,去融合雨之神意。

  他领悟了一丝雨之神意,但想要真正掌握神意神通,还需要将神意,与自己的道,融合!

  这杀意之雨,是雀神子的道,却不是宁凡的道!

  但仅仅是观看的话,却颇有借鉴之意...

  第六层冥坟,开始极其广大,冥罗驾着仙云,起码飞遁了数十万里...至此,方才出现一个巨坑,而冥罗,终于松了口气。

  他仙云一降,直冲冥坟第七层,而方一遁入巨坑,立刻有一个与冥罗一模一样的老头,踏天而来,一道遁光之后,没入其体内,二者,合二为一!

  一霎,冥罗的气势,陡然攀升!

  炼虚中期,后期,巅峰,碎虚第一重,第二重,第三重,一直攀升到第四重,方才停歇!

  至此,冥罗方才松了口气,冷冷道,“好了,到了第七层,老夫与本尊合一,恢复到了碎虚第四重实力,如此,冥坟第七层里面,那些碎虚第一重、第二重的妖物,对老夫而言,倒是没有什么威胁了...只要安全过了冥坟第八层,进入第九层,便俱是老夫的天下!”

  仍是宁凡抱着明雀身子,冥罗此刻已然确信,宁凡不会对明雀起歪念,心头一松,开始全神贯注,运行法力,凝聚掌心,似乎在酝酿一式法术。

  冥罗没有过多解释,但宁凡可以猜测,冥罗如此认真的凝聚法术,为得,定然是对冥坟第八层的一些老怪物,发起必杀一击...

  为了救明雀,这老头,倒是很卖力...不,是很拼命。

  这种情况下,宁凡纵然有心帮老头一把,与之共同抗敌,也无法帮到老头一分。碎虚之战,根本不是宁凡一介融灵能够介入...

  他的任务,仅仅是进入冥坟第九层后,施展全力,救治明雀。而在此之前,他有充分的时间,领悟冥坟第七层的雨意。

  冥坟第五层,冰雨。第六层,剑雨。第七层却是,雷雨!

  轰鸣的雷霆,在耳边炸响,而狂风之中,暴雨临盆,倾天泻地。

  如此狂暴的声势,让宁凡心神激荡,他被这雨声中,激昂而不屈的战意,给感染了。

  当年雀神子,必定在此处,神意大进一步,并借此,修为大进,战意激荡!

  其激荡的战意,融于雨之神意中,将此地之雨,化作雷霆之雨!

  “平地生雷,天要下雨,我要杀人!”

  耳边回荡的,仅仅是雀神子当年,遗留在雨之神意中,一道战意的宣言!

  宁凡睁开双眼,若有所思。

  雀神子在第五层冥坟,彻悟雨之神意,在第六层,融杀意于雨中,在第七层,融战意于雨中...在第八层,又会融入什么道念,进入雨中!

  这个答案,没有困扰宁凡很久,因为冥坟第七层中,冥罗驾驶仙云,如入无人之境,风驰电掣,短短半个时辰,便横跨了百万里的范围,跃入通往第八层的巨坑!

  碎虚第一重、第二重妖兽,根本不敢阻拦一二。碎虚之境,每一重修为,都是天壤之别...以冥罗碎虚第四重修为,击杀第一重妖兽,只需一掌!击杀第二重妖兽,只需三掌!

  穿过雷雨世界,第八层冥坟,其雨水,第一次让宁凡目光一闪。

  此处的雨,与第一、二、四层的疏雨,没有不同。仅仅是平静地流淌,好似海洋平静。

  但这海洋中,必定蕴藏了无边的不屈之意,否则,这漫天雨水,为何,是从地上,落往天空!

  冥坟第八层,逆天之雨!

  不需要去听雀神子的感悟,紧紧目睹这一景象,宁凡的心头,便蓦然一凛。

  他回想起雀神子一句誓言,此誓言,在第八层,变成了真!

  “本尊要让这雨,生于大地,战于苍天,长生不死!”

  宁凡轻轻呼出一口气,这第八层的雨之神意,对宁凡而言,感悟不可谓不大。

  他面对的修士,一个个屈从命运,就连老魔如此厉害的人物,都被命运捉弄,而宁凡自己,也从未升起过逆天改命之心。

  但雀神子,与众不同。此人敢想敢为,他在冥坟立誓,重战四天仙界,如今,恐怕已经在四天仙界,得偿所愿。

  此人,有逆天伐苍之胆!

  宁凡怀中抱着明雀,双目却缓缓闭上...他的心头,原本一丝执着,无限放大,那执着,是无论如何,也不斩情结丹!这一丝执念,每个人都会有,但能将执念,修成己道的,罕有!

  宁凡,在雀神子悟道之旅中,叩问自己的心,感悟自己的道。

  “我,不斩情!”

  他的心头,响起这话语的一瞬,立刻,一丝玄异的感悟,与那雨之神意,融合...原本看似不可能完成的融合神意的一步,竟开始出现!

  神意,竟融合了!?

  宁凡睁开双目,带着微微的震惊。只是,他没有时间去思索体内的异变,远处,数道呼啸而来的声音,已然临近!

  三名碎虚,两名第三重,一名第四重,虎视眈眈望着冥罗,一副仇怨不轻的模样!

  “嘿嘿,冥罗,你家孙女,似乎遇到麻烦了呀...要不要老夫几个,帮忙一下!”

  一个面带蛇鳞的老头,阴阳怪气地冷笑。其蛇瞳,死死盯着宁凡怀中的明雀,舔了舔舌头。

  帮忙是假,杀人是真!

  那蛇鳞老者目光一沉,立刻,一股怪异的妖气,夹着魂魄之力,狠狠探入宁凡识海。

  妖魂!唯有妖族,才能修炼的魂魄形态!

  “这个娃娃不错,不如顺道夺舍了吧!”

  此老怪,乃是蛇形妖兽化形为人,妖魂强横而诡异,竟直接避过冥罗身体,侵入到宁凡体内,试图侵入宁凡识海,夺舍宁凡的肉身,祭炼成化身。

  冥罗面色大变,万万料不到,眼前的蛇瞳老者,妖魂比自己都强上一分,竟直接越过自己,偷袭到了宁凡。

  宁凡...冥罗心头复杂之极。他巴不得宁凡死,但至少,在救活明雀前,他不愿宁凡出任何事。

  若宁凡被蛇鳞老者成功夺舍,必死无疑...如此,还有谁,能救明雀!

  他露出焦急的目光,心中暗忖,宁凡有剑念手段,多半识海凝聚了剑识...也不知此子剑识,坚不坚固,若是能抵御蛇鳞老者夺舍一时半刻,便好了...拖延一时半刻,自己,便将此子识海中的妖魂,击碎!

  他掌心酝酿已久的法力,姑且收起,一指点向宁凡眉心,试图争分夺秒,化解蛇鳞老者的夺舍。

  但一旁两个碎虚三重的妖怪,亦未闲着,在蛇鳞老者夺舍宁凡之时,二人一左一右,夹击冥罗,逼得他生生撤回手掌。

  “蛇极!你莫要欺人太甚!此子,无论如何不能任你斩杀!”冥罗露出气急之色。

  “嘿嘿,欺你又如何!杀他,又如何!熊坤,虎绝,你二人,拦住冥罗,待老夫夺舍了此子,将此子炼成一具化身,再来助你二人...”

  蛇鳞老者,冷笑一声,丝毫没有将夺舍宁凡,当做一回事。

  融灵人类,竟敢进入冥坟第八层...这里,纵然是外界雨殿的碎虚高手,都不敢进入...这小子,真是活腻了!

  本来蛇鳞老者,是不会将融灵小辈放入眼中的,不过他看出,冥罗一路对宁凡极为保护,看出宁凡对冥罗有大用...宁凡不过融灵,极其好杀,杀了此子,乱了冥罗之心,再杀冥罗,容易!

  但他的想法,刚刚进行到这里,立刻,神念之上,传来一道痛彻心扉的撕裂感。

  “啊!”

  蛇鳞老者惨叫一声,露出惊骇欲绝的目光,死死瞪着宁凡!

  他将三分之一的魂魄之力没入宁凡识海,用以夺舍,自以为已绰绰有余。

  但结果,没入宁凡识海的魂魄之力,竟被一股凌厉到让人窒息的剑念,无一例外给绞得粉碎。

  “这是...这是剑念...不,就算是剑念剑识,也不应有如此威力...你凝聚剑识的剑气,究竟是什么剑气...”

  “你无须知道...冥罗老头,还等什么!动手!”

  宁凡目中寒芒闪现,自己凭剑识,斩碎了蛇鳞老者三分之一魂魄,但亦是受了些伤势...这个仇,宁凡记下了!

  从蛇鳞老头暴起夺舍宁凡,到其一声惨叫,两名碎虚第三重妖怪,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何事。唯有冥罗,隐隐猜测到,宁凡不知凭什么诡异手段,暗算了蛇鳞老者一把。

  哪里需要宁凡催促动手,冥罗一见情形逆转,立刻抓住一丝胜机,将体内酝酿已久的法力,汇聚掌间,一掌拍出!

  一个足有万丈巨大的枯木巨掌,朝蛇鳞老者三人覆压而下,带着席卷天地的恐怖威压。

  三人猝不及防,立刻全力防御掌力。而在此关头,冥罗立刻全力驾驶仙云,直冲通完第九层的巨坑。

  冥坟第九层,有冥雀仙骨,更有冥罗树的十万分身!

  那里,是冥罗称霸的地界...莫说蛇鳞老头等人不敢进入,就算是真仙,进入此地,也要脱层皮!

  连遁十万里,冥罗神念回扫,见已甩掉蛇鳞老者三人,顿时松了一口气。同时望了宁凡一眼,第一次,对此子有了一丝重视之意。

  此子,竟暗算到了碎虚第四重的老怪...不管是否出于蛇极大意,宁凡,都足以自傲。

  “小子,老夫冥罗,欠你一个人情...”

  “是么...”宁凡一拍储物袋,服下数颗疗伤丹药,面色才稍稍好了一些。

  他暗算蛇鳞老者,纯粹为了自保,但既然冥罗认定,自己欠宁凡人情,宁凡不会傻到否认。

  冥坟第九层,不远了。

  ...

  巨掌掌力,是冥罗酝酿多时的一掌,威力极强。三名碎虚老怪合力去接,仍各自施展了种种手段,才化掉掌力,击碎遮天巨掌。

  两名碎虚第三重妖怪,各自唏嘘不已...这一掌,足可以看出,冥罗的实力强横。凭二人碎虚第三重实力,招惹冥罗,似乎是一个错误。

  而蛇鳞老者,脸色阴沉之极。

  他本准备带人阴一下冥罗,但想不到,不仅被一个融灵小辈,阴了一把,伤了魂魄,更是被冥罗一掌,牵动魂魄伤势...

  “可恨!追,追,追!不能让他们跑了,尤其,不能让那个融灵人族跑掉!”

  蛇鳞老者的心头,恨极了宁凡,甚至,比对冥罗的憎恨,还要强。

  只是冥罗早已逃远,蛇鳞老者更是负伤,又如何能够追上。

  “可恨啊!此为老夫,生平第一大辱!”

  通往冥坟九层的巨坑之前,蛇鳞老者,发出一声痛心疾首的嘶吼声。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