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052章 雨!

第1052章 雨!

  要不要多查看一下屠皇的未来?

  若是屠皇的未来真有血光大劫,则他提醒一番,屠皇是不是就能避过此劫?

  “先查看一下她的过去吧,至于她的未来…待看完过去,等下也多费些力气看看吧。这一路上她对我颇有恩惠,理当回报一二…”

  宁凡抬指一点眉心,继而一拉,从眉心拉出一道神念细线,朝井水中屠皇诸多过去片段的方向抛了下去。

  神念细线不断下坠,方一接触到水面,立刻便被炽热井水烧成飞灰。

  霎时间,灼痛透过一丝联系传来过来,使得宁凡识海几欲燃烧,剧痛难明,面色一白之下,居然从嘴角渗出了血。值此重要关头,宁凡也顾不得抹去血迹,而是闭着眼,接收着神念细线焚灭的一刹那,从井水之中接收而来的庞大信息!

  那些信息,是无数个与屠皇的过去有关的片段画面,承载了屠皇一生的经历,是宁凡以识海受伤为代价,从水中捞出的东西!

  信息量太过庞大!

  故而接受这些信息,同样带给宁凡识海巨大负担,好似要被信息流撑爆一般。

  识海伤势也好,负荷也罢,乃是查看烦恼井所必须付出的代价。当然,若是宁凡强到第三步,则神念入井,如鱼入水,根本不会有伤势的。

  “古怪,此子若真是奉灵宗来人,怎可能被区区极阳水所伤。奉灵宗虽非诸多远古圣宗最强,却也可以排到前十,所派来使极少有低过始圣修为的!便是偶有第二步门徒到来,也定然都是那些修习了的弟子,以神灵念之强,怎可能被极阳水所伤!此子奉灵宗身份,莫非竟是虚假!”

  却是宁凡咳血的一幕,引起了烦恼井的怀疑,也因而再度检查起宁凡交给他的仙诏。

  这一检查,不得了!越是细看,烦恼井便越是愤怒!这仙诏,居然是…伪造!

  之前它刚刚苏醒,神识不稳,故而没有看破仙诏上的幻术,但此刻再看,却是越看越清晰!

  区区第二步幻术居然骗过了他!眼前这个小辈,居然妄图染指它所掌的轮回,好大的胆子!

  “竖子好胆!居然敢冒充圣宗弟子!找死!”

  在宁凡接收信息流的同时,一股有如洪荒逆流的庞大杀机,从烦恼井水之中呼啸而出,在那股庞大杀机之下,此地空间居然生生有了凝固!

  在这杀机传出的刹那,宁凡瞳孔顿时一缩,哪里不知仙诏幻术已被识破,已引动了这烦恼井的怒火!

  该死,来不及查探屠皇的未来了!

  更来不及查探自己的过去未来了!

  冒充身份一事已经暴露,必须立刻逃离此地!

  “般若波罗蜜!”

  几乎在烦恼井杀机引动的同时,宁凡猛一探怀中,取出了猪脸宝盒,念动口诀,将宝盒催动。霎时间,庞大的月光之力从宝盒之中散出,如同轻盈羽衣,将他一裹,裹在其中,继而周围的时间,有了倒流回溯的趋势。

  他的想法很简单,从如此可怕的烦恼井面前逃跑,简直难如登天!既如此,倒不如取巧一番,直接令时光逆流,回到安然无恙的过去。

  想法很好,但,无用!

  “好好好!贼子好胆!居然敢假冒圣宗弟子将我唤醒!以为凭借一个次品时空间法宝,便能从老夫手中逃脱吗!简直是痴心妄想!古今岁月轮,给老夫,停下!”

  却见井水之中,骤然伸出一只似人似兽的大手,只轻描淡写地五指一按,此地时间逆流竟瞬间有了凝固,无法前进,亦无法倒退,而是生生时空静止!

  时间倒流…无效!

  抬手禁锢了此地时间流转之后,那大手更是猛然伸长,卷动浩瀚风压,朝着宁凡当头抓下,五指一握之力,绝对足以按碎一整片星空,使得此地黄泉大海有了汹涌,浪涛怒卷!

  “主主主子小心!”宝盒之上,传来朱二惊惧不已的提醒,显然是被烦恼井一击的威能所吓到了。

  但其实,哪里需要朱二多此一举的提醒!

  是个人都能看出,若被这大手攻击到,必死无疑!此刻宁凡的心,早已沉到了底,面上神情更是阴沉一片!

  面对此井,宁凡有了此生最大的危机感,此井太强,强到无法抗衡!这大手一握之力,绝对没有第二步修士能正面承受!

  他亦不能!

  那么,就只能眼睁睁死在此地吗!

  怎么可能束手待毙!

  “给我定!”

  宁凡抽身便退,一面倒退,一面朝当头袭来的大手凌空一点,试图以定天术稍稍阻止大手的来临。

  然而彼此修为差距太大!这定天术使出,居然只让大手停下了瞬息,便继续来临,而这瞬息时间,居然只够宁凡向后撤离一步距离!

  只从井边位置,向殿门方向逃离了区区一步…

  定天术的巨大反噬,则直接使得宁凡狂喷鲜血,气息萎靡,有了重伤!

  明明已经重伤,然而宁凡的眼中,却没有半点慌乱,只有死一般的平静!

  进入黄泉之前,他早已考虑过此行的所有凶险,如眼前这般的变故,属于最坏的一种情况,同样在他的考虑之中。

  对于身份可能暴露之事,他早有心理准备!

  对于时光无法逆流,他亦早有准备!

  他受了屠皇不少恩惠,故而纵然此地凶险,他也不会逃避。

  当然,他也不打算死在此地!

  “给我…定!!”

  居然第二次朝大手施展了定天术!

  宁凡与烦恼井的修为差距太大,贸然使用定天术,乃是无奈之举,反噬之下,宁凡肉身都开始崩溃,却再次定住了大手瞬息,并在这瞬息,又一次向后方逃离了两步距离…

  此刻的他,距离烦恼井,已整整逃出三步距离!

  距离殿门出口,则还有一百来步的距离!

  倘若定住烦恼井一次,只能逃出一两步距离,则宁凡起码要定住烦恼井数十次,才足够他逃出宫殿,但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!如此之多的反噬,根本不是他的肉身、元神可以承受的,反噬次数过多,直接就会反噬而亡!

  他接连两次施展定天术,并不仅仅是为了定住烦恼井的攻击,更多的,却是为了定住此地的大势流转!

  烦恼井为何能被他唤醒?为何能正常运转?

  是因为此地有操井之阵的阵法存在,依靠阵法运转,才提供给烦恼井足以苏醒的力量!

  正面抗衡第三步威能的烦恼井,这种狂妄自大的念头,宁凡可不会有。他打不过烦恼井,但却有办法定住此地大势流动,从而中止此地操井之阵的运行!

  阵法之所以能挥威能,全靠大势影响,若大势停止流动,则阵法运行亦会随之停止。

  操井之阵若停止运转,则烦恼井便等于说失去了力量源泉,将会再一次陷入沉睡,这便是宁凡想要达成的结果!

  果然,宁凡接连两次施展的定天术,并非无用之举,竟使得此地操井阵法,生生停止了运行!

  以此地操井阵法的级别之高,若是最佳状态,绝不是宁凡这点修为可以定住的。但宁凡又不是傻子,既然知道可能出现事情败露的情况,岂会不留后手。他虽说重画了操井阵法的阵纹,但许多关键之处,都没有画得太牢,而是留下了诸多裂痕…阵眼之中填充的仙料,不是关键位置,他都有所克扣,要求填充十份仙料,他便只填充三份…如此一来,此地在操井之阵虽说还在勉强运转,但要令其中止运行,也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!

  谋定而后动,才可能从这处大凶之地全身而退,这是宁凡一开始就计算好的事情。正因为留了后手,宁凡面对烦恼井的暴怒,才能做到处惊不变。

  喀喀喀!是部分阵纹裂开的声音!

  嘶嘶嘶!是井中极阳井水失去阵法力量支持,由液态重新变作火焰形态的声音!

  烦恼井顿时有了惊怒,它那试图攻击宁凡的大手,同样因为操井阵法的停止运转,失去了力量维持,而有了急剧削弱,瞬息间便生生瘦小了一圈!

  大手的攻击,威能自是大减,直接削弱到了仙帝一击的程度,并还再朝着仙王一击的临界点继续削弱!

  见两次定天术得手,宁凡神情更加镇定,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继续朝殿门方向逃离。

  然而这一次,烦恼井的大手居然没有再度追杀上去,而是眼睁睁看着宁凡一股脑地,又逃出了二十来步距离。

  距离殿门,只剩九十步!

  此刻,烦恼井内心骇然无比,因那骇然存在,竟是有了犹豫,大手生生中止在半空,而没有再度攻击宁凡!

  令他感到迟疑的,是宁凡使用的定天术!

  “这是…定轮回之术!此子难道是混鲲圣宗弟子不成!他不是奉灵宗弟子…却来自比奉灵宗更加尊贵的混鲲圣宗!!!此事,此事莫非…不,不对,不是这样的!这不是定轮回术,只是看起来相似而已,并无封定轮回的威能!老夫险些被此术吓住了!小辈,你骗不了老夫的!给我留下!”

  短暂的迟疑后,烦恼井幡然醒悟,怒吼一声,大手急剧伸长,瞬间追上二十步距离,再一次朝宁凡当头抓下。

  攻击又一次来临!只是这一次的攻击,已跌落到四劫仙王一击的威能!所带给宁凡的危机感,也不再是必死无疑!

  这等威能的攻击,只消得宁凡拼命展开灭神盾的护体金光,便足以挡下七八分的威能,自是在倒退的过程中,毫不犹豫地张开了灭神盾的护体金光防御。

  金光护体!

  灭神盾的金光疯狂张开,将倒退中的宁凡裹在其中。此刻宁凡并没有打碎刑环,而是朝着护体金光喷出数口精血,气息再度萎靡,却使得金光大涨之下,气势惊人!

  轰得一声!大手轰在了护体金光之上,虽说威能急剧削弱,仍是一瞬间便被此手捏碎成无数光点了,令其直接崩溃。

  攻击的余波,则轰在宁凡胸口,将他打得吐血倒飞,却借着倒飞之势,再度逃离了十余步距离!

  距离殿门,只剩七十来步距离了!

  宁凡身上的白衣,早已被鲜血染满,肉身更是因为反噬、伤势,已处于肉身崩溃的临界点!

  四肢百骸,无处不痛,然而始终不变的,却是眼中的冷静,与算计!

  在刚刚释放出护体金光的瞬间,宁凡刻意将体内灭神盾的气息展露出了一丝,故意让那烦恼井察觉…

  却见!烦恼井的大手只一击便按碎了宁凡的护体金光,并轻易轰飞了宁凡,却没有继续追击,而是第二次有了迟疑,大手停顿在半空,不敢妄动分毫!

  烦恼井被宁凡故意放出的古国灭神盾气息…镇住了!

  倘若烦恼井没有苏醒,它不会迟疑,井中极阳之力胡乱宣泄,也不可能有任何手下留情地停顿。但可惜,烦恼井苏醒了!此刻的它,有了意识,有了思考,如此一来,便根本无法对这灭神盾的气息无动于衷。

  只因此物在三大真界的名声太大,太响亮,响亮到即便是它这等远古神灵,也根本无法将其无视!

  古国灭神盾!

  开天之器!且还是开天榜上排名十九的重宝!

  这是混鲲祖师当年镇压远古神灵,所用到的镇灭之器!

  这是三大真界无数强者,梦寐以求的至宝!

  居然是…此物的气息!

  不,不是完整,此子拥有的,应该只是古国灭神盾的一部分,但就算只是一部分,此物也绝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小辈手中!

  这小辈是什么身份!

  奉灵宗的身份是真是假!

  不!就算是奉灵宗,也不可能拥有古国灭神盾的碎片!奉灵宗不够格!奉灵宗身份,一定是假的!

  此子为何要冒充奉灵宗身份!

  莫非此子的真实身份,虽非奉灵宗,却比奉灵宗更高,更值得忌讳,因为才有了掩饰不成!

  又或者…这古国灭神盾本是混鲲祖师之物,此子的真实身份,莫非与那混鲲圣宗大有关联!

  又或者…

  总之弄清此子身份之前,不能乱杀!毕竟以它区区井奴身份,根本惹不起那些真界巨擘!此子…极可能来头巨大!

  在烦恼井迟疑的瞬间,宁凡距离殿门,已只剩三十步距离,便可逃出!

  见烦恼井果断因为灭神盾的气息而迟疑,宁凡嘴角弧度更高。

  他故意释放出一丝古国灭神盾的气息,本就是想借用古国灭神盾的名头,让烦恼井心生疑虑。此井句句以井奴自称,更是对奉灵宗所派弟子前倨后恭,使得宁凡对于此井的性格、地位,早就有了一定猜测。

  当烦恼井因为定天术而迟疑时,宁凡的猜测,在心中得到了印证。

  此井在三大真界,绝不可能是什么至高无上的存在,反倒像是那种在夹缝中拼命生存的小人物。若非如此,此井怎可能一听自己是奉灵宗来人,便前倨后恭,自称为奴;若非如此,此井怎会因为误以为定天术是混鲲圣宗的定轮回术,而犹豫不决,不敢妄动。

  此井心中有卑微,有畏惧!畏惧着真界中的大势力!

  如此一来,贸然见到一个小辈居然持有古国灭神盾这种开天之器,此井会再度迟疑,再度犹豫,也就不是什么无法理解的事情了!

  这便是宁凡的目的!他与烦恼井的修为差距太过巨大,想从此地逃离,硬来是行不通的,唯有诸多算计辅助下,才有可能达成这种前无古人的壮举!

  以第二步修为,以受封的第二步修为,从一名第三步强者手中逃脱!

  若能成功,定会让无数第二步老怪惊掉大牙吧!

  当然,古国灭神盾的气息,仅仅只能镇住烦恼井片刻,想要单凭一片碎片,便令烦恼井惟命是从,绝无可能!

  宁凡可不会把性命赌在这种细小可能上,在烦恼井迟疑的时候,他趁机逃跑。果然,当他终于逃到殿门口的时候,烦恼井居然醒悟了过来,迟疑尽消,再度朝他动了攻势!

  “不,不对!此子所持古国灭神盾的碎片,其中真界气息已经散尽!此物绝不可能来自真界,必是此子从这处幻梦界中得到的!是了,此子是幻梦界修士!杀一个幻梦界修士,并得到一块古国灭神盾碎片,非是大罪,而是大功!混鲲圣宗他年若来此界寻找此物,必定也会因这一片碎片,宽恕我当年失守之罪,召我重回真界!”

  “不能让此子逃走!”

  “不能让大功溜走!”

  “黄口小儿,给老夫留下吧!”

  那原本迟疑的大手,杀气再次暴涨,并朝着殿门方向疯狂接近。可惜,因为力量不断削弱的缘故,此时此刻,这攻击已跌落到二劫仙尊一击的威能,远不能再带给宁凡之前程度的危机感。

  眼见大手的威能,居然跌落到仙尊攻击的程度,原本一直在逃的宁凡,眼中忽然有了狠色,有了一个疯狂之念!

  若只能仙尊一击的威能,则他灭神盾护体金光再度张开,应该足以防下这大手一击,此击伤不得他!此时此刻,他已经有百分之百的把握,可以逃离此地了,但他是谁,他是宁凡!一路重伤,损失极大,他能这么轻易的离去吗!被人追杀,若不还手,他还算是黑魔派传人,韩老魔弟子吗!

  只差最后一步,就可以逃离这座一幽宫,但这一步,宁凡硬是没有踏出,而是猛地转身,冷笑中带着几分疯狂,悍然无惧地迎着大手的攻击,张开了护体金光!

  堪比二劫仙尊的一击,重重轰在宁凡的护体金光上,但,无用!

  金光护体之下,宁凡只被轰退了半步,却硬是稳住了身形,挡下了大手一击!

  烦恼井的攻击,第一次被宁凡正面挡下,攻势尽消!

  而后…便是反击!

  心动,念便动,手一动,逆海剑已握在宁凡手中!

  以宁凡修为受封的力气,拿起逆海剑太过勉强。倘若只是挥动一剑,倒还能借用逆海剑的重力自行下坠,来完成一剑攻击,但想要持续持剑与敌人对砍,就很困难了。

  不过,此刻的宁凡只打算给对方还击一次,这一剑,便顺着重力下坠方向劈落,一剑无回,桀骜张狂!

  剑之风压,瞬间席卷四方,搅得黄泉大海波浪滔天,宫殿摇晃!

  这是七颗修真星重量的一击!

  这是第二步下修,对第三步远古神灵的忤逆!

  只一剑,便如同钢刀削豆腐,无可阻挡地将那大手之上的小指一剑削断!

  烦恼井顿时传出一声闷哼,内心有了愤怒,更有了…骇然!胆寒不已的收回大手,藏在井中重重极阳之下,哪里还敢再在力量削弱的情况下,再度追击宁凡!

  显然是在宁凡的反击之下,有了惧怕,有了心惊!

  它那被削断的小指,更是在离开大手的瞬间,融化为水!

  金色的井水!

  透着庞大极阳之力的水!

  极阳水!

  由远古苍穹最为精纯的古之极阳所化!

  “这是…”

  宁凡微微一怔,继而狂妄大笑,神通一展,将斩获的极阳水收走,然后将逆海剑一收,呼啸而去,一路逃出宫殿,并朝着海面快逃去。

  反击之后居然还有收获,显然是宁凡没有预料到的!他本以为此行不会有机会收取井中极阳,但如今,却是因为反击一剑,收获了大把极阳!

  若非烦恼井惊怒之下,快收回了大手,他必定还能斩获更多极阳吧。呵呵,倒是将那烦恼井给打怕了!

  一身伤势虽重,但有这等数量的极阳收获,倒也不枉他重伤一场了!

  “可恨!可恨呐!你居然敢斩我一指,我要你死!我要你…死!吼!!!”

  在宁凡逃离之后,宫殿内传出了疯狂的怒吼,自然是烦恼井所出。那怒吼十分诡异,明明声响巨大,然而临近海面之前,却会被海水抹去声响。简而言之,就是烦恼井的声音,受到巨大压制,无法传出黄泉分毫!

  然而这一吼,还是带给黄泉周遭的生灵,一种灵魂层面的召唤…

  这一吼,是井灵愤怒的宣泄,是其损失一指的报复,实际上,一吼完,烦恼井便强行冷静了下来,冷静之后,越想越觉得后悔。

  越想,越觉得宁凡的道兵有些眼熟!

  盛怒之时,他来不及多想,此刻细细回想,顿时有了心惊!

  那剑…那是古图道兵…那是…逆海剑!

  居然是逆海剑!

  怎么会是逆海剑!

  混鲲圣宗上等弟子的配剑!只要持剑,便可列入混鲲圣宗的圣子序列!

  不是虚假!这小子的身份真的不简单,居然是混鲲圣宗的…圣子之一!

  圣子!圣子!那可是混鲲圣宗内,第四步传承的候选者!

  不好!

  大事不好!

  他不该出那声怒吼,不该召唤此地黄泉生灵,追杀那小子!

  他刚才那声怒吼…怕是要闯祸了!若是这名混鲲圣子因为此事死在此地,则根据混鲲圣宗护短的规矩,九天十地,无尽轮回,任它区区井奴躲在何处,都会被混鲲祖师所灭杀!

  所…抹灭存在!

  “且慢!不可杀伤他的性命,万万不可!那一指我不要了,尔等住手!”

  烦恼井想要阻止什么,然而它的声音无法传达出海面,越喊,反倒越激此地黄泉生灵的怒气。

  按照的约定,若是烦恼井嘶吼,则必是召唤,召唤一切守护生灵追杀来犯之敌!黄泉附近的生灵听不到烦恼井的话语,只能感应到召唤!只能履行烦恼井的命令!

  追杀入侵者!

  在宁凡逃出黄泉大海,逃回楼船的瞬间,无数兽吼声,从海面六座古山的方向传出!

  有犬吠,有鲸吼,有鸟鸣…不尽相同,然而随便一声兽吼,起码都是真仙之上的修为,甚至不乏万古!

  更在一刹那间,过三万道杀机,从六座古山的方向,锁定到了宁凡的身上!

  没有人能够阻止了!

  这注定会是一场不惜一切的追杀!只因宁凡,触犯了古国神灵契约的禁令!

  “你回来了!这一次成功了吗!你怎么浑身是血,受伤如此严重!且慢,此地生了何事,为何此地黄泉生灵,竟会爆如此恐怖的杀机,这可是史无前例的事情!你在黄泉之下究竟做了什么!”

  宁凡刚一回船,听到的便是屠皇喋喋不休的提问。

  但哪有时间回答!

  远方的天空,六个方向,居然全是黑压压的凶兽,密布长空,朝楼船方向杀了过来!

  有天狗,也有在牛姓老者那里见过的黄泉鲸,更有许许多多阴森森、叫不出名的生灵!

  形貌各有不同,唯有一点相同,那就是对宁凡宣泄出的杀机!

  宁凡心中顿时一沉,继而冷笑。

  是那烦恼井不甘心之下,召唤了此地守护的黄泉生灵,来追杀他么!

  呵,有多少年没有被如此大规模的追杀过了!

  想取我命,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!

  宁凡试了试,此刻的猪脸宝盒内部仍有烦恼井的禁锢之力残留,无法使用时光倒流。如此一来,想要利用时光倒流取巧避开六方凶兽的追杀,回到过去,看来是没有可能了。

  “你究竟…”

  “没时间解释了!跟紧我,我带你离开此地!”宁凡话音刚落,便一把拉住屠皇的手,将其往身后一带,护在身后。

  同一时间,一道透出毁灭波动的血色光柱从天轰落,正轰在屠皇刚刚站立的位置,倘若宁凡拉慢了半点,则屠皇必定已被那血光击中。

  那光柱一击落空,却仍旧打在楼船舢板上,只一击,便震得楼船龙骨粉碎,船身更是轰得一声,炸成无数碎片,残骸朝黄泉深处沉没,继而便被黄泉大海的力量挤压成齑粉。

  宁凡猛然向东面望去,这攻击,正是从那个方向打过来的!

  动攻击的,是一只小头目模样的天狗,约莫碎念初期修为,似乎原本距离此地就不远,此刻已经先人一步,带着一二十只渡真、舍空修为的天狗,贴着海面杀到了周围,怪吼连连。

  见一击落空,那天狗小头目领着身后众多属下,再度口喷血光,顿时二十多道血光攻击,朝宁凡与屠皇打落。

  此刻宁凡无法飞遁,却仍可跳跃,在楼船最后一块木板沉没的瞬间,直接将屠皇一搂,从木板之上跃起,朝那天狗小头目的方向跳了过去,一跃百丈之远!

  二十多道血光攻击临身,威能颇为不弱,半空中,宁凡右拳打出,直接近乎蛮横地将无数血光攻击轰碎,继而稳稳落在那只天狗小头目的背上。

  那天狗小头目被宁凡欺近到背上,顿时有了几分惧怕,浑身摇晃,欲将宁凡摇下脊背,却哪里能够成功。

  宁凡也不和这天狗小头目废话,一拳便轰在这只天狗的狗头上,直砸的天狗吐血惨呼,却并未被灭杀,显然是宁凡刻意留手的结果。

  他还需要这只天狗驮他飞出黄泉大海,岂会将之打死!

  这一拳的目的,是震晕天狗的识海,直打得天狗头晕目眩。

  天狗晕眩之际,宁凡左目妖芒闪烁,幻术已然催动,如之前控制百里石龙一般,轻易控制了这只天狗!

  “从此刻起,你不再属于这处黄泉,而是我的仆从!带我飞出此地,不得有误!”

  宁凡对那天狗一令,茫茫然的天狗,本能地想要抗拒宁凡的命令,然而幻术的力量,却使得它的身体对于宁凡有了顺从。这一刻,它忘了追杀宁凡的初衷,嗷呜一声,有如狼嚎,继而朝着天空飞起,驮着宁凡与屠皇,朝遥远空中、那片油黄色的云雾飞了过去。

  “你的伤很重,必须立刻疗伤!”屠皇秀眉紧蹙。不是因为此地无数凶兽的追杀,而是因为宁凡身上的伤势。

  她无法想象宁凡在黄泉之下经历了什么,才会落下这般严重的伤势。

  她更无法理解,为何此刻宁凡肉身都快崩溃了,脸上却还挂着微笑的弧度。

  这小子,莫非在黄泉之下得了莫大好处?否则为何会乐得合不拢嘴?

  但以此子心性,就算获得再好的宝贝,也多半能够做到喜怒不形于****。如此肆意张狂的笑容,倒是让人费解…

  屠皇自然不知,宁凡之所以感到快意,不是因为从黄泉之下获得了大把极阳水,而是因为…对那烦恼井进行了反击,并且反击成功!

  他的个性,本就有张狂的一面,但自从飞升东天以后,因为种种原因,他开始压抑这种张狂。

  忍辱负重,一忍再忍…曾几何时,他是那般横行无忌,纵横雨界,一怒拔刀,敢以蝼蚁身忤逆涅皇,敢因一怒弑杀雨界神皇…

  那才是他的本性!

  然而南天掌运仙帝算计他,他得忍!

  东天冲和大帝算计他,他得忍!

  暗族对付他,他得忍!

  大卑仙帝算计他,他还得忍!

  但这一次,面对第三步远古神灵,他没有选择忍耐,而是怒极反笑,以不顺从之姿,斩了那远古神灵一指!

  这种无需忍耐的宣泄,使得积压已久的宁凡,终于有了快意,有了桀骜笑容!

  远古神灵又如何!

  无数黄泉生灵追杀又如何!

  来吧,统统来吧!

  想取我命,可以,便拿你们的命来换吧!

  有胆,便来!

  刹那间,此地天地因宁凡杀念一动,而有了无法遏制的风雨!

  海浪之上,古山之巅,黄泉之穹,万兽追杀,风雨怒号!

  吼!

  前方忽然有了上百只阴气森森的怪鸟拦截,皆有真仙级修为!

  那些怪鸟一抖之下,身上各飞出无数墨绿色的羽针,成千上万,如箭雨一般,朝宁凡暴射而来。

  宁凡一手按在身前的屠皇脑袋上,轻轻将她的脑袋压下,躲开了无数羽针卷动的风压。

  另一手,握成拳,古魔精气暴涌,一拳出,千丈内的天空瞬间打成粉碎,不仅将怪鸟们的攻击碎灭,更使得上百只怪鸟几乎在同一时刻暴体而亡!

  宁凡没有跟这些怪鸟废话,但屠皇却从宁凡近乎粗暴的举动中,看出了宁凡的想法!

  我若要走,尔等挡不住!

  挡我者…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