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12章 虚空之力,入冥坟(第一更)

第112章 虚空之力,入冥坟(第一更)

  丹室门开,宁凡面带微笑,送走了云华夫人。

  面对纸鹤质问的眼神、蓝眉疑惑的目光,宁凡没有过多解释,只说了一句,

  “我与云华夫人,是清白的...”

  “鬼才信你!”纸鹤一句话,说出了众人的心声...就连薛青,都不信。

  伴随着宁凡越来越盛的魔名,其恶名,也是越来越大。

  宁尊,双灵修士...凌驾于这一切之上的,是双修功法,采花狂魔。

  不错,‘金丹之下第一人’的称号,过时了...‘元婴之下第一人’的称号,似乎还轮不到宁凡拥有。所以,他姑且获得了‘采花狂魔’的‘美名’。

  他的修为,提升如此之快,所有老怪第一反应,都是觉得和宁凡继任双修殿长老有关。采补啊,双修啊!禽兽啊!

  两百多个娇滴滴的女弟子,就被他一人糟蹋了...

  当然,老怪们也只是心中腹诽而已,没人会当面触宁凡霉头。

  而鬼雀宗上下,似乎都默认了,双修殿女子,是宁尊禁肉...于是,白鹭的心愿,终于以她最不愿的方式达成...

  在宁凡魔名遮蔽下,再无魔修,敢打双修殿女弟子一丝主意!

  没有解释...对这些风闻谣言,宁凡不会解释。比起名,他更爱利...他是个俗人,因为沽名钓誉之辈,在修真血海活不下去。

  “薛青,我想离开鬼雀宗三个月,回宁城看看。但在此之前,我想去‘冥雀之坟’,你带我去一趟吧...”宁凡语气极淡。

  “师...宁尊要回宁城,以你如今四魔尊身份,是可以随时离开宗门,不受任何束缚的。这个容易...但你想去‘冥雀之坟’,这需要宗主批准...那里,是比妖鬼林更危险的禁地。”

  薛青目光瞟过众女,微微松了口气,刚才他险些称宁凡为‘师父’了。这个称呼,宁凡不让其当众喊的...

  “这样么...说起来,以鬼雀宗的宗门实力,却有如此多的禁地...真是很奇怪啊。”

  宁凡微微沉吟。无论是妖鬼林,抑或是未见的冥雀坟,里面的凶险,似乎都超过碎虚等级了...这一切,似乎都是鬼雀上界老祖——雀神子的手笔...

  雀神子,放在四天仙界,定然都是了不得的人物...所以,才能在鬼雀宗,布下此等禁地。

  或许冥雀坟,真有什么至秘...去求鬼雀子批准,以二人关系,不难。且说不定能从鬼雀子手中,获得一份冥雀坟地图...地图,是好东西。若无地图,宁凡自问,早在妖鬼林死了数次。

  “好,我们去求见宗主。”

  “你,你要去见爹?”蓝眉俏脸一红,似乎想到了别的事情。

  宁凡是不是,该求亲了...连那里都...若是不娶自己,就咬死他!

  女儿家的心思,宁凡是不懂得...

  ...

  冥雀之坟,位于冥雀谷地底十万丈之下,共九层深,其中阴力滋人,修炼魔功,可提升至少一倍修炼速度。且越往深处,修炼速度越快...但由于阴力太盛,即便是鬼雀子,也仅能入第三层,并无法在其中呆上超过三天。

  在蓝眉的央求下,宁凡不但获得进入冥雀坟的资格,就连鬼雀外人——蓝眉与思思,都被批准进入第一层。且,宁凡更获得一份古旧地图,被鬼雀子珍藏多年的地图...这自然是蓝眉的功劳。

  但自长倾殿离去后,一路上,蓝眉都是幽怨之极,生着闷气,宁凡都不知她在气什么。

  在鬼雀子的亲自引领下,宁凡、纸鹤、思思、蓝眉、薛青,共五人,随其行到鬼雀宗的土元殿。

  土元殿,一向不对长老以下弟子开放。镇守土元殿的,更是四魔尊之一,‘黑尊’燕败!

  此殿,不收弟子,不作他用,仅有一个用处,借土元之力,布土遁传送阵,将高手,传送到十万丈地底的冥雀之坟。

  此阵,亦是雀神子老祖所布...传送阵,可是虚级大阵,涉及虚空之力,非碎虚之上阵法师,不能布下!

  而十万丈地底...即便是金丹修士有幸习得五行遁术——土遁术,也无法潜下地底万丈...万丈地底的厚重压力,一瞬,便可让金丹修士爆体而亡。

  “燕败见过宗主!”

  土元殿中,一个黑衣黑剑的老者,对鬼雀子拱手一礼,金丹后期的修为,隐而不发,藏着剑意。

  “燕尊客气了...这些人,想入冥雀坟,你开启传送阵,让他们进去吧。”鬼雀子微微一笑,指着身后众人。

  “宗主,怎么让外人和小辈进入...”

  燕败的目光,扫过蓝眉、纸鹤、思无邪,微微有些不满。

  薛青倒也罢了,是宗门长老。那蓝眉虽是鬼雀子女儿,但进入冥雀坟,身份仍是不够。至于纸鹤、思无邪...此二女,根本不是鬼雀宗之人,岂可进入...

  但燕败的目光,落在最后一人,宁凡身上时,蓦然一凝。

  “宁尊,这些女人,是你决定,带入冥坟的!”

  其语气,颇不客气...宁凡战败白尊,其表现实力,让燕败动容。但燕败自问,自己比白尊更强,败白尊,同样不会多难...与宁凡交手,应在五五胜负之间。故而他重视宁凡,却不惧宁凡。

  而因为与老魔的一切恩怨,燕败对宁凡,同样好感寥寥。

  “不错。”宁凡语气平淡,没什么好否认的。

  “好...看在你宁尊面子上,让她们进入冥坟,可以...但,此传送阵的阵法保护,老夫只开启你与薛青的...至于这三名女子承受的阵法压力,你自己想办法抵挡。”

  燕败言罢,微微闭上双目,不再多言。

  而宁凡,顿时面色一沉。

  传送阵,是虚级大阵,借虚空之力,将修士隔空传送到另一处地点。传送过程中,修士若是肉身不强,则会被虚空之力撕得粉碎...当然,传送之时,会同时对修士开启阵法保护,隔绝虚空之力噬体。

  虚空之力...宁凡自问以银光透体境界的肉身,都无法阻挡一二的。

  银骨炼体境界,可力敌元婴。但银骨之前,炼体境界分为银光九境。银光第一境,可纵横辟脉十层。银光第二至第五境,分别对应融灵初期、中期、后期,巅峰。第六境至第九境,则对应金丹初期、中期、后期、巅峰。

  如今宁凡的炼体境界,算是银光第六境,快要突破第七境,肉身之力,不过金丹中期的战力,抵挡虚空之力,远远不够...

  燕败,是在故意为难自己。他连蓝眉,都不放入,连鬼雀子的面子都不给,又岂会给自己面子。

  若是燕败之意不开启阵法防护,则能够进入冥雀坟的,只有宁凡与薛青二人。

  这一刻,薛青亦是面色难看,而鬼雀子立刻露出苦笑之色,对宁凡道。

  “宁尊莫要责怪黑尊...土元殿由其执掌,自然由他说了算,依本宗看,眉儿等女子,便不要进入了吧...”

  “...”

  宁凡望着身前近在咫尺的传送阵,沉吟不决。

  这是一个虚级大阵,且与‘山河逆动’不动,其中更借助了虚空之力...以宁凡自己,布置不出...此阵,完全不用仙玉操控,而彻彻底底,以幽暗的虚空之力,融合神念,在方圆百丈之力,勾勒出一个黑芒闪烁的玄异阵图。

  连仙玉都不用...雀神子的阵道修为,远在宁凡之上...

  此阵,他布置不出,否则,可以自己布阵,带众女穿入地底。

  而那大阵之中,隐隐流露的一丝虚空之力,每一丝,都给宁凡极其危险的感觉。

  若无阵法防护,被虚空之力一撕,必死...

  “如此,只有将众女,装入鼎炉环,带进去了...”

  宁凡眉头一皱,对燕败,颇有怨言,但还不至于为了此小事杀人。

  但其愁眉,却在目睹一个奇异景象之后,松开!

  传送阵中,一丝丝虚空之力,不知为何,与储物袋中的东溟钟,产生了共鸣!

  钟声轻轻在宁凡心头响起,而一道道虚空之力,竟隐隐露出畏惧的模样,稍稍退开。

  这一切,无人知,唯有宁凡知。

  他微微沉吟后,再次上前一步,而立刻,那虚空之力,生生从阵法边缘,逃开了三尺。

  “这虚空之力,畏惧东溟钟!”

  他心头一动,蓦然纵身一跃,跃入传送阵内,丝毫不借助阵法防护,直接抗衡那些虚空之力。

  此举动,立刻使得鬼雀子等人露出惊色,就连燕败,都蓦然睁开双目。

  “凡儿,速速退回!莫要被虚空之力撕碎肉身!”

  但鬼雀子话音刚落,却生生收住言语,再不多言。

  他惊异的发现,那些在阵法范围内肆虐的虚空之力,一道道黑线,根本不敢靠近宁凡半分。

  而确定了什么之后,传送阵中,宁凡微微一笑,望着燕败,“看起来,我的恶名,连虚空之力都厌恶不已,不愿与我同行...似乎,根本无需阵法防护。好了,你们都进来吧,有我这个恶人在,虚空之力,撕不碎任何人。”

  燕败耳闻宁凡的言语,没有一丝讥讽语气,但一声声,都让燕败难以平静。

  “不可能...这可是虚空之力!即便是寻常炼虚老怪,都不能凭肉身抗衡此力...难道,是天意让宁凡,带人进入冥坟!”

  除了天意,燕败想不到任何理由,可以让宁凡区区一个融灵,无视虚空之力这恐怖之物。

  “此子,不可招惹...不是胜不胜得过的问题...”

  燕败眼露挣扎之色,良久,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,平生第一次,对一个人露出笑意。

  “咳咳咳...宁尊,之前多有得罪...老夫这便为所有人,开启阵法防护,而这一储物袋的丹药,都是冥坟所需的,就当做老夫的赔礼吧...希望宁尊,莫与老夫见怪...”

  燕败,这茅坑石头的脾气,竟然跟人赔礼道歉...

  鬼雀子露出古怪的目光,越国之中,还从没人能让燕败低头。

  鬼雀子自不知道,燕败心中,并非对宁凡低头,而是对天意低头...他性格再倔,再冷,却深信,人,不可逆天意!

  “黑尊,燕败...如此,之前之事,一笔勾销,不过我希望,没有下一次...”

  宁凡神念一扫,储物袋中,无一不是二转以上丹药,甚至还有数瓶三转丹药,都是抵挡阴邪之力噬体的护体丹。

  这些丹药,价值数万仙玉,作为赔礼,诚意是足够了。而宁凡,亦看出鬼雀子的为难,不愿自己与黑尊撕破脸皮...

  既然黑尊识相,则此事,一笔勾销!

  “走吧,去冥雀坟。”

  他露出平淡的笑容,望着众女,以及早已目瞪口呆的薛青。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