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07章 巨剑之威,今非昔比(第五更)

第107章 巨剑之威,今非昔比(第五更)

  (感谢兰色妖姬的588...对本书而言,588就是极高打赏,可以加更一更...今天,真的很震惊,被打赏了这么多,共要加更七更...今天补更一更,加更两更,留着五更,继续加,加完为止...怕了,一天更了2万字,真是累,但不敢停啊。只能说,aa112562,你太让我震惊了...谢谢)

  一丈六尺之身,配上七尺巨剑,宁凡周身银光大现,肃杀厚重之气,让无数老怪倒吸一口冷气。

  丈六之身,在越国算是极为普通的炼体术。但宁凡周身银光大现下,普通之极的丈六之身,却给无数老怪以威胁之感。

  “这是,这是,银骨之境!”一些老怪,几乎立刻惊叫出来。由不得他们不惊,若是宁凡,真是银骨之境,则单凭肉身,便足以力敌元婴修士,则单凭肉身,便可为越国之中第一人!

  但立刻,便有心细的老怪发现,宁凡周身的银光,虽然强盛,但与传闻中,银光内敛入骨,似乎还差了不少。

  “原来并非真正的银骨境界...吓死老夫了...”

  巨魔宗老祖巨擎,一个来自吴国的金丹后期炼体修士,此刻擦了擦额头冷汗。他路过越国,听说有此盛会,便来一看,想不到,竟然看到让其震惊不已的景象。

  要知道巨魔宗之人,修炼有上古炼体术《巨魔功》,是雨界‘无尽海’中流出的魔功。以他五百年苦修,也不过修炼到银光透体的境界,可拳杀金丹修士。饶是如此,比起宁凡的银光,似乎还弱一些。

  知晓宁凡并非真正银骨,巨擘松了口气,但目光,对宁凡却第一次升起一丝敬佩。

  不是炼体修士,即便知道宁凡银光不凡,也无法揣测出宁凡肉身真实战力。可以这么说,在场唯有巨擘一人,知晓宁凡有拳灭金丹的实力。

  “金丹之下第一人...咳咳咳,越国之人,都小瞧了此子,依老夫看,此子莫说金丹之下无敌手,便是金丹初期之中,能胜过他的,也寥寥无几...”

  巨擘的评价,仅仅是从炼体术而言。若巨擘知晓宁凡还有诸多底牌,则定然不会如此轻易下结论。

  而白飞腾,显然不知道宁凡的厉害。

  他看出宁凡丈六之身的功法,看出银光不凡,却自讨,自己足以接下宁凡一击。即便接不下,自己遁速,也定然快过宁凡,炼体术,需要遁术辅助,否则力道再猛,也击不中对手。

  且不论宁凡肉身多强,单就追不上自己这点,已注定了宁凡必败。

  “此子,终究太过稚嫩...”白飞腾微微冷笑,在他身前,宁凡法相之身,挥舞巨剑,如同疯魔,横冲而来。

  其脚踏冰虹,遁速足以追上金丹初期修士,但这遁速,对付白飞腾,不够!

  且,为了保险期间,白飞腾还有后着。他一踏地面,地上冰光百丈,凝聚成一道冰光仙云。

  这仙云,收于其体内,在一踏之后,化作冰光浮现,而仙云之上,共铭刻有四道‘云纹’。

  “嘶!四纹仙云!这白飞腾,竟有如此逃遁手段,岂不是说,若元婴初期老怪不施展‘瞬移之术’,则无法追上此人!”

  “不仅如此。这仙云,更是本命仙云!”太虚派的松峰长老,目光一凝,郑重道。

  本命仙云!

  此言一出,登时引发无数修士的哗然之声。传言唯有品质极高的仙云,才有机会被祭炼成本命仙云,可收入体内,可附灵神通。而若有机会,升等云纹,甚至可提升本命仙云等级!

  这是一朵可提升等级的仙云!

  松峰长老,望着白飞腾,露出忌惮不已的目光。数十年前,他与白飞腾一战,数日数夜,不分胜败,但直到结束斗法,白飞腾都没使用这本命仙云,看似留有后手。看起来,连松峰自己,作为白飞腾的老对手,都低估了此人。

  本命仙云一招出,白飞腾遁速如电似光,几乎立刻,便抽退百丈,再次与宁凡拉开距离,不给宁凡近身搏命的机会。

  同时一拍储物袋,祭起一柄冰光动人的飞剑。而一见此剑,知道名头的修士,无不正襟危坐,露出火热目光。

  此剑,不凡!身若冰虹,利若掣电,且飞遁之时,更隐隐发出龙吟之声。

  “冰螭剑!这可是白尊压轴法宝之一,竟然第一个照面便施展出来!”

  “啧啧啧,看看白尊施展飞剑的手法,这可是中级修真国——楚国的风剑阁,流传出的御剑手法,‘七剑诀’...传言即便是风剑阁,习得此御剑手法的,也不过数人。不愧是白尊,如此困难的御剑手法,竟能习得。”

  啧啧之声,不绝于耳,而这些赞叹,落在白飞腾耳中,分外受用。

  他之所以一回合便施展本命仙云、冰螭剑,原因,便是宁凡的气势太摄人,银光太诡异。

  白飞腾性格虽傲,但起码的谨慎还是有的。只是见宁凡速度始终追不上自己,渐渐露出一丝骄纵之色,生起的忌惮之心,更化作一道冷嘲之笑。

  “堂堂修士,竟然学莽夫,挥剑劈砍,夸勇武力...且你那大到吓人的巨剑,看起来,着实笨重好笑,岂能斩中身轻如燕的修士...罢了,老夫便教教你,何谓剑,何谓,‘飞剑’!疾!”

  这一次,白飞腾不再退后,他收住仙云,目露冷意,猛一变诀,那飞刺的冰螭剑,立刻发出一声清吟,寒气一卷,朝宁凡卷去。

  被寒气遮体,一霎,宁凡竟隐隐觉得,自己的法力好似凝滞了许多。一身法力,被凭空限制了七成。

  “这是,附灵神通,‘冰锁’!”

  宁凡目光一动,他立刻识破冰气锁身的手段。

  冰螭剑!上品初阶法宝,白尊的压轴法宝之一,附有‘冰锁’神通,冰气笼罩之地,敌修法力将被不同程度的压制。融灵修士,至少要被冻结三成法力!

  此附灵神通,似乎是‘婴’级附灵神通,想不到,白飞腾竟有机会获得。

  此神通,锁了宁凡法力,而立刻,便有冰螭剑剑芒一闪,朝宁凡心口刺来。

  锁敌修为,并必杀一击,白飞腾的御剑之术,果然有独到之处。而其刻意偏离要害一分,似乎怕当场杀死宁凡。但,若被飞剑穿胸而过,即便避开要害,也会重伤。

  宁凡目中寒芒闪烁,此冰锁寒气,虽然不凡,但他何惧!

  但见宁凡目光之中,一丝黑火一闪,而立刻,周身凝滞法力的冰气,被焚烧成虚无。

  恢复法力的宁凡,望着迎面而来的冰螭剑,目光精光,巨剑舞动,狂风大起,一剑当头劈在冰螭剑剑锋之上!

  宁凡的举动,立刻换来远处操控飞剑的白尊,一句冷笑,“无知!你剑上无法力,且品阶明显不如我飞剑,贸然对撞,尔之剑,必碎!”

  他冷笑不绝,但下一瞬,却目光震惊。

  碎了,确实碎了,但碎的,却并非宁凡的巨剑,而是他上品品阶的冰螭剑!

  当宁凡巨剑威势全放之时,白飞腾才发现,那看似笨重、可笑的巨剑,竟是中品巅峰的法宝!

  且巨剑之上,在对上冰螭剑的一瞬,隐隐竟有雷霆轰鸣声传来。

  斩碎冰螭剑的,并非巨剑本身,而是那剑中的雷霆之意。并非附灵神通!这雷霆,是什么!

  “这是,雷水的天劫雷线!虽然极淡,但不会错...这小子,机缘不小,竟能以此雷水,锻造神兵...”乞丐青年,目光异色连闪,目不转睛望着宁凡。

  一剑,万斤之力!巨剑劈在冰螭剑上,发出雷霆炸响,而那冰螭剑,立刻裂开数道裂痕,宝光暗淡,倒卷而回。

  白飞腾露出肉疼之色,捧着冰螭剑,此剑损坏严重,想要修复,难!

  “宁凡,老夫对你已是留情,你为何坏我法宝!”白尊怒喝道。

  “留情?让我重伤,便是留情?好,今日,我不杀你,也让你重伤,让你,留情!”

  却见宁凡眼中神念之力一闪,下一刻,蓦然消失影踪,无迹可寻!

  莫说白飞腾,纵是在场的金丹巅峰高手,包括鬼雀子,亦是心头一凛,竟无人能探查出,宁凡隐匿于何处,从何处发起进攻!

  “这是什么等级的隐身术!”白飞腾面色难看之极。无法发现宁凡的进攻路线,他便无法仗着仙云飞遁出正确方向,与宁凡拉开距离。

  而在其心头微微犹豫的片刻,宁凡的身形,忽然出现在其身后,一霎,白飞腾汗毛竖起,蓦然转身,并立刻死命抽退仙云,飞退!

  “你,逃不掉!”

  宁凡眼光一凝,巨剑狠狠砸下,雷光一闪,竟似锁定白飞腾一般,将其飞退的仙云,生生定住!

  并非定身,而是,天劫锁定!

  “这,这是...不可能!”

  修士突破金丹期后,便会面对一个个天劫,天劫威力,从雷到火到风,从小到大,不一而类,但有一个共同点,便是天劫,绝对无法取巧避开。

  因为天劫,乃是天威,有一丝天机锁定之效。人再聪明,能瞒过天么?躲不开...无论是仙云飞遁,还是元婴瞬移,甚至是化神期的大挪移术,都无法逃开天机锁定。一旦被天劫锁定,则周身入定身一般,只能凭肉身行走,不能飞遁!

  让白飞腾震惊的,不仅仅是天劫定身,而是,宁凡的剑,为何带着天威!

  在场惊疑不定的,并非白飞腾一人,甚至大多数老怪,都对宁凡的剑,生了无数兴趣。

  只是,白飞腾根本没有惊讶的时间,因为宁凡的剑,已经当头劈下。

  他未修炼炼体术,凭肉身遁逃,逃不出宁凡剑芒,如此,唯有硬解!此距离,太近,近到无法施展飞剑伤敌。但白尊好歹是多年成名的人物,既然无路可逃,唯有,拼死!他有这种狠性,所以能活到今日!

  目露狠光,白飞腾横起冰螭剑,一剑横削,迎向宁凡巨剑之锋。在他看来,宁凡肉身气力再强,法力毕竟逊色自己数个境界,凭法力压制,胜过宁凡气力,不难。

  但他太低估宁凡的气力!

  这一剑,宁凡右腕古兽护腕,发出微微幽芒,一股沧桑的妖气,浮现宁凡体内,使得其气力,。平增三成!

  一剑,一万三千斤之力!

  双剑方一触碰,白飞腾立刻感受到虎口一震,已血肉马虎,那巨力透过剑身,传到其手臂,更传到其胸口,让其气血沸腾之下,立刻吐出一口鲜血,冰螭剑几乎脱手,但终究,挡下宁凡一剑!

  但宁凡的攻势,远远没有停歇。第二剑,随即斩下!

  第二剑,引动雷霆之威,剑势更盛!白飞腾心中隐隐已惧怕了此巨剑,但不得不硬着头皮,硬接第二剑。这一剑,白飞腾动用了尚不熟练的金丹剑气,‘天魔剑’,催动精血燃烧,一剑之威,勉强挡下第二剑。

  但饶是如此,巨力震荡下,白飞腾仍气血翻涌,再次咳出一口鲜血,面色开始有些苍白,显然内腑受伤不轻的。

  他心生怯意,一口咬破舌尖,准备强行施展血遁,挣脱天劫锁定,但宁凡的剑,却更快!

  明明笨重巨大,但在宁凡手中,却轻若无物一般,如其臂使!

  第三剑,宁凡同样激发了剑意,白骨如山!

  却见百丈之内,浮现无数白骨剑影,而巨剑剑芒之上,所有杀气,汇聚成一道血色之线。

  那线,极为虚幻,但落在白飞腾眼中,却如同见到鬼一般。

  “法...法则之线,这是什么剑气!”

  第三剑,冰螭剑,碎!白飞腾,被剑气扫中,吐血狂飞!

  若非早已施展血遁之术,这一剑,几乎能让其重伤!

  饶是退的及时,其所受之伤,也绝对不轻。

  他心露骇然,远远与宁凡拉开距离,并立刻取出一颗紫红圆珠,一把捏碎。

  立刻,其双目,左眼泛紫,右眼泛红,双目升起一种窥破隐身之力,让宁凡都微微面色一变。

  “破幻珠!可识破元婴修士隐身,破除一切婴级阵法的幻象,价值无量...想不到区区一场赌斗,你竟然连此物都用了...”

  宁凡自问,尚未施展最厉害的底牌,但白飞腾,似乎已经被逼到绝路。

  自己,确实变强了!只是看起来,想要再凭肉身取胜,是不易了。

  白飞腾,不可小觑...此人久经杀伐,经验老道,数次都会败在宁凡手下,却凭借种种手段,逃了...

  但,再挣扎,自己,仍会胜。宁凡,有这个自信,有这个实力!

  而紫玉空台上,一个个修士,见到白飞腾竟被逼到这一步,连破幻珠都用掉,纷纷震惊不已。

  原本大家都看好白尊,认为白尊败宁凡,轻而易举。

  但事实看来,仅仅一个照面,却是宁凡以强横实力,死死压制白尊!甚至,宁凡面不红,气不喘,而白尊已然有了不轻的伤势。

  “这不...这不可能!”

  会场下,白璧难以置信。他自己败给宁凡,可以解释成境界低于宁凡,但,自己的父亲,何其威名远播的人物,修为远超宁凡之人,难道竟然也不如宁凡一个小辈!

  心中的骄傲,第一次粉碎,化作一丝痛苦的神情。

  不可能...白璧咬牙坚持,但,事实无法辩驳。

  看台外,纸鹤小嘴微张,她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的凡哥哥,竟然已厉害到这一步...虽然在小纸鹤心头,凡哥哥一向无所不能,但,见识宁凡狠辣,却是第一次。

  而蓝眉,则露出骄傲的神情,似乎是想给人宣扬,会场上雄姿英发的,是自己郎君。

  唯有思无邪,目光时不时一黯,似乎想起了什么,又似是而非...她烦闷地摇摇头,将满腹心思压下,竟然没有像平时一样,跟着纸鹤起哄。

  而那乞丐青年,望着宁凡巨剑平天下般的豪气,眼中,凝重如水。

  “巨剑...上古神魔...此子是想法体双修么...此子,竟是太古魔脉...不知与我雨皇神脉,谁优谁劣...罢了,他终究是个小辈,我若与他计较,则落了下乘...”

  比起白飞腾,乞丐青年,显然豪气和洒脱了不少。

  但一想到,宁凡一家子,即将赢走其所有赚来的仙玉,他就一阵肉疼。

  他的聚宝盆,可是假的啊...他是来骗仙玉的,好不容易设下赌局,难道,都为宁家做嫁衣...坑死了...

  而乞丐青年,还不得不在心中,为宁凡加油,期待宁凡获胜。

  宁凡胜,则本利抵消,不亏不赚。

  宁凡败...或平...则他将面对百倍甚至千倍的赔付,那可就不是亏本了,根本是,输个精光...

  “早知道,就不来鬼雀宗找人了...亏了...嗯?我刚才说什么了吗?”乞丐青年,再次忘了自己的言语。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