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06章 你可以败了!(第四更)

第106章 你可以败了!(第四更)

  (悠闲地睡个午觉,醒来...aa112562,你这么给力,我如何是好...更吧更吧。感谢走遍江湖的猪、青天不改、一方诺打赏...更感谢aa112562,你变成执事弟子了,恭喜你,加入鬼雀吧,赐你辟脉七层修为)

  云华夫人,一袭宫裙,袅袅生姿。面对蓝眉等女子敌人般的目光,她却娇软一笑,一眼看破众女心思,没有任何解释,盈盈一礼,告辞而去。而鬼雀子,立刻如蒙大赦,声称去招待云华,却是借故,从蓝眉眼皮下逃了去。

  那云华,留给四女的,仅仅是一个风华绝代的背影。

  远处,宁凡神念一扫,此处所发生之事,已了然于胸。

  不论是纸鹤、蓝眉的一掷千金,抑或是白鹭的口是心非,都让他心头微微一暖。对赌战虚名,他并不放在心上,因为他知道,一战之后,所有赌他败之人,都要悔掉下巴。

  让他在意的,仅仅是两个人,云华夫人,以及乞丐摊主。

  宁凡的目光,深深望了一眼云华夫人的背影,隐隐有些奇异之色。他与云华素昧平生,而云华夫人乃是堂堂火云老祖的夫人,自不会与他宁凡,来场风花雪月。

  她对自己好,定是火云老祖的授意...但堂堂火云老祖,为何对他一个小小融灵,如此厚待。

  为了结交宁黑魔重孙?若说为了一颗化婴丹,则所付代价,似乎有些太大了。十万仙玉,在其他国家,甚至足以买到两颗化婴丹。

  “火云宗既然如此作为,自然是示好的,但为何会对我示好...”

  此事让他介怀,而目光扫过乞丐摊主,则让宁凡心头一凛。此人,他见过!

  七梅城,涅皇一战,赶走涅皇的三大碎虚高手之一!

  宁凡目光一凛,此人来鬼雀宗,究竟有何事要办...是否与自己有关...或者,来鬼雀宗,仅仅是来骗钱的。

  神念暗暗扫过乞丐青年,宁凡只觉此人修为,简直深不见底。而乞丐青年,身上似乎流转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气质...虚神之意!

  那虚神之意,轻轻一触宁凡神念,而立刻,宁凡如被定身,识海几乎崩溃,心神大动。而脑海之中,往事一幕幕记忆,忽然开始倒转,遗忘!

  “此人果然是那日所见碎虚老怪,且此人虚神之意,恐怕与遗忘有关!”

  宁凡体内,银光暗暗一现,狠狠一挣,挣脱此神意,收回神念。微微沉吟后,身形一晃,出现在众女之前。

  堂堂碎虚老怪,来金丹坐镇的魔宗设赌...此人,倒是个异类。而当日,此人离开七梅城时,耗费法力为七梅魔修治伤,也让宁凡对此人,略有好感。

  不过,虽有好感,但此人借自己的大招牌,在此开赌来骗老怪们的钱...不能当做没发生过。自己也赌一把,可好?

  “我赌宁凡胜,五万仙玉。”

  宁凡一拍储物袋,摞摞仙玉,出现在乞丐身前...一霎,乞丐青年欲哭无泪,加上宁凡自己的赌注,自己,似乎捞不到钱了...总共就赚三十多万仙玉,怕是要全部赔给宁凡和众女了。

  至于四女,一听宁凡的声音,皆不可置信的回头,只是神情各异。

  “凡哥哥!我好想你...”

  “宁凡,你出关了...”

  “主人...”

  “哼!”

  最后那个娇哼,自然是白鹭所发,见宁凡出现,心头微微一松,却俏脸一沉,转身便走。

  其复杂的面色变化,落在宁凡眼中,化作一丝莫名之意。而立刻,他的怀抱,便被一个熟悉的香味铺满。

  纸鹤...这个小丫头,半年多不见,开始发育了啊...且这个傻兮兮的小丫头,竟然突破了融灵期。天生媚骨的体质,果然有些妖孽了...

  “凡哥哥,这个臭乞丐赌你输,气死我了...”纸鹤一指乞丐青年,告状,这让宁凡哭笑不得。

  “不气不气...反正他会给我们送钱的。此处不是说话之地...思思,我们去席位坐下吧。”

  宁凡的语气故作轻松,表面看,似乎完全不知乞丐碎虚修为。拉起蓝眉、纸鹤,与思无邪转身离去。

  只是尚未走出两步,那乞丐青年,目光一变,露出一丝疑虑之色,旋即,却遗憾的摇摇头。

  “很像...但,族玉没有感应...此子身上,并无‘雨玉’,不是大哥所找之人...海宁宁家的线索,也断了...”

  他挥掌,取出一块雨滴形状的幽蓝玉佩,露出深为遗憾的神情,但立刻,便目露茫然,遗忘了一切。

  “诶,我刚刚怎么了...嗯?怎么多了这么多仙玉?哈哈,又是那群蠢货给我送钱了吧,不知是赌宁凡败,还是平...我看看...鬼雀蓝眉,十万仙玉,宁凡胜!宁城纸鹤、思思,十万仙玉,宁凡胜!鬼雀白鹭,一万仙玉,宁凡胜!火云宗云华,十万仙玉,宁凡胜...还有,还有...宁凡,五万仙玉,宁凡胜!啊,怎么会这样!怎么这么多人赌宁凡胜,哎呀,赚不到钱了...亏,亏大了...”

  而他的目光,顺着宁凡等人离去的方向,再次一瞥,喃喃道,

  “像,和大哥云天诀,背影很像...是他么...我刚刚与他见面了?该死,这记性,忘了探测结果了,雨玉,究竟有没有发光...大概没亮吧...难难难,八百修真国,都在找一人,何日才能找到...”

  ...

  乞丐的话,宁凡并不知。对雨之神殿倾八百修真国之力,寻找一人的事情,他早有耳闻,却根本不知道,此事与自己有关。

  将纸鹤等女子带到席位,宁凡轻松之色一收,蓦然一凝。

  面对乞丐青年,给他的压迫感,着实太大。常人无法感觉到那压迫感,甚至连乞丐青年身上的虚神之意都探查不出...但宁凡,一身剑识,不弱于碎虚,岂能看不出。

  乞丐青年,碎虚修为,足可用可怕形容。除非自己达到修真第六境——炼虚期,否则,连面对碎虚老怪的资格都没有。

  “凡哥哥,为何不教训那个乞丐呢...”纸鹤仰起小脑袋,仍是忿忿不平。

  “傻丫头...好了,乖乖和思思呆在这里,等我。”有些东西,宁凡无法和纸鹤解释。知道的越多,反而不好。

  他目光转向紫玉空台的中心,一个占地千丈的斗法场。那里,空无一人,等待的,便是他宁凡,与白尊!

  “宁凡,你有多少胜算...若你不愿出战,我可向父亲求亲...”蓝眉咬咬唇,此话,对那些心高气傲的男子而言,算是很难听的,她怕宁凡听了之后怪他,但,又担心宁凡被白尊欺辱。

  “无需多虑...此战,必胜!”

  他目光一凝,冰光一纵,在人群中分外惹眼,出现在紫玉空台的斗法场中心。

  而立刻,整个斗法场,飞腾!

  “宁凡出现了!接下来,只等白尊到场,这场赌战,便可开始!”

  “这是...融灵巅峰的修为!嘶!上一次妖鬼林考核结束,我见此子,明明只是融灵后期...半年,半年时间!此子竟突破了一个小境界!”

  “不仅如此...与上次相见,此子法力明显凝实浑厚,其功法,定是修炼到了极高境界...半年,此子蜕变,非凡!”

  “不过可惜,他的对手,是白尊...哎,不够也好,年轻人,失败失败,磨磨锐气,总是好事...”

  众人的言语,或惊或疑,或褒或贬,尽落入宁凡耳中。但这些评论,却丝毫动摇不了宁凡的心境。

  “消磨锐气...若我心头,一点锐气消磨,则如何在百年之后,刺伤涅皇之指...或许,藏锋更好...但若是连白飞腾都无法战胜,则百年之后,我根本什么也做不到...”

  他双目闭起,双手负于身后,感受着无数高手眼中,各自不同的心态。世间百态,皆在这小小的紫玉空台之上上演。

  三日,日升月落,而宁凡纹丝不动,始终站在玉台中心,默默回想‘送君一死’四字的收敛杀气之术。其气势渐渐低不可闻,但却越来越让人惊心动魄。

  沉稳如山,深敛如水,偏偏深藏如线,锐利如剑,惊艳如虹。

  三日,白飞腾仍未来到,倒是有不少年轻一辈,向宁凡发起挑战。

  青魔榜排名第七的洪千!

  青魔榜排名第十五的吴涯!

  青魔榜排名第四十七的白璧!

  甚至,最后更有一人,是青魔榜排名第二的夺舍派高手,融灵巅峰的重灭!

  青魔榜,乃是越国魔修之中,杰出青俊的榜单,这些人,年轻气盛,在白璧的唆使下,来挑战宁凡。

  白璧,继承了白尊的心胸,看不惯宁凡出风头。在他唆使之下,数名魔修杰出青俊,共同向宁凡发出挑战。

  “宁凡,你可敢与我一战!你妄称越国‘金丹之下第一人’,我等,不信!”在白璧唆使下,重灭妖异一笑,取出法宝,一副随时攻击的态势。

  “滚!”

  面对白璧等人,宁凡连双目都未睁开,仅仅双脚一踏地面。而立刻,无数白骨剑影自地面射出,并有一道血线剑光,在虚影之中乱舞。

  一道剑气,包括重灭在内,所有年轻高手,具备宁凡一剑斩出场地。而那白璧,更是狼狈之极,一身衣袍,被宁凡削了个干净。

  白骨如山之剑气!此剑,宁凡一指一踏,便可激发,而此剑气,绝非金丹之下可以接下!

  宁凡已手下留情,否则,这几个人,必定死于一剑之下。

  一剑,败尽越国青俊!所谓的青魔榜,根本无法衡量宁凡实力。

  他败尽青魔,却没有一丝得色,只有,理所当然!他仍未睁开目光,但流露的一丝杀气,已然让在场高手,惊心动魄!

  真正能让宁凡发挥实力的,唯有,老怪人物!

  “白飞腾,你要躲到何时!”

  “躲,老夫需要躲!”

  一道冰光,自天空降下,现出白尊身形,对颜面丧尽的白璧,狠狠瞪了一眼。

  这白璧,算是把自己的老脸丢尽了。

  若非白璧在此丢人,白飞腾还想再多耗几日,磨磨宁凡锐气,再登场。他深信,自己不会输给韩元极的徒儿。但能够更轻松获胜,自然更好。

  面对闭目的宁凡,他徐徐收住脚步,相隔百步,冷漠道,

  “宁长老,你若此刻认输,交出极品法宝,则可避免在此出丑。”

  白飞腾一副吃定了宁凡的语气,其说话之时,眼中紫气一闪,而对上白飞腾眼光的老怪,各个心神一寒,打了个冷颤。

  好寒冷的目光...这便是四品寒气的威力么...四品寒气,唯有元婴老怪才有资格吞噬...白飞腾能在金丹中期吞噬四品寒气,便是金丹后期,都可一战!

  “哼...这个白老头,还是这样好事,竟然和小辈动手...”太虚派席位上,金丹后期的长老,松峰长老,深为忌惮地望向白飞腾。

  他曾与白飞腾不分胜败,但如今交手,白飞腾凭借四品寒气,恐怕能胜过自己一丝...

  而一个个深知白尊威名之人,更是翘首以待,想见识见识白尊手段。

  “白老头,手下留情...”

  ‘黑尊’燕败,燕追云的师父,一个黑衣苍老的剑客,朗声道。

  身为鬼雀宗金丹后期的长老,燕追云不愿看到白飞腾与宁凡不死不休。虽然,他对宁凡的老魔师父,同样好感寥寥...

  “放心,打不死他!老夫,让他三招!”白飞腾口气,极其傲慢。如今的他,便是金丹后期老怪也可一战,若是还畏惧融灵修为的宁凡,则岁数都活到狗身上了。

  但他傲慢的言辞,刚刚落下,闭目三日的宁凡,第一次睁开眼双目。

  一股锐利逼人的杀机,自其双目一闪,犹如惊鸿一现,强横的杀气,让在场老怪,无不倒吸冷气,心神无法自持。而距离宁凡最近的白飞腾,更是被其一个目光,震得倒退十数步,狼狈之极!

  白飞腾惊讶的发现,三日等候,宁凡不但锐气不减,相反,鼎盛到了巅峰!

  但见宁凡右掌猛然一挥,一柄七尺长、一尺宽的白骨巨剑,浮现在宁凡掌中,轰隆一声,坚硬如铁的紫玉空台,地面被宁凡一剑砸得碎裂半尺。

  “我等了你三日...今日,你可以败了...”

  他气势达到巅峰,而这气势,竟然天空虚幻的流云,都似露出畏惧...这一刻,不但白飞腾心惊,就连那乞丐青年,都啪地一拍大腿,站了起来!

  “这是...‘仙皇之威’?!不...不是....感觉错了...”

  乞丐青年露出更加遗憾的神色,比得知宁凡不是寻找之人时,更加遗憾。一道叹息,很深很深。

  融灵与金丹交战,原本不该让他惊讶,但此刻,他却数次被宁凡惊到。宁凡的手段,各个都似乎来头不小....

  “早知如此,便赌宁凡,几招取胜!本皇子赌,三招!”乞丐青年,目中精光闪现,第一次正经起来。

  但乞丐青年,平生第一次出乎意料,因为宁凡,根本未使用任何法术,施展的,竟是炼体术。

  “丈六之身!”宁凡的身躯,在银光中,变得肌肉健硕、高大。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