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99章 斩真魂,结死仇!(第三更)

第99章 斩真魂,结死仇!(第三更)

  虚神之意,极境!

  此神意,往往感悟自天劫,而杀性更重,领悟极境之人,往往都是同阶无敌的存在!

  只因此神意,模仿的是天劫,威力自然恐怖非凡...天劫!即便是神佛,也要畏惧之物!

  而王遥,一共两次施展极境红雷,两次都未杀死宁凡,这着实出乎他的意料!

  第一次,宁凡靠着替死令,才险之又险,挡下红雷。替死令,死物珍惜之极,保一次命,不足为奇。

  但第二次,宁凡仍然挡住极境红雷,靠的,竟然是剑识剑念的手段!

  王遥万万没想到,宁凡竟能在融灵之时,便改造识海,凝练出上古都罕见的剑识。但即便是剑识的剑念手段,王遥也不认为,能匹敌自己的极境红雷。

  极境,不同于其他的虚神之意,无法通过法宝防御,专门攻击对方识海,且威力,恐怖之极,更能同时灭杀无数高手。

  妖鬼林第七区域,骨皇凭借极境红雷,杀过数个碎虚老怪,更以此雷,败了小貂魅晨。

  但今日,此极境红雷,却被宁凡破去,即便那红雷,仅仅是骨皇的金丹级真魂,所释放!

  且最后时刻,宁凡心狠手辣,一拳自损,强行斩灭自己的极境红雷。

  王遥的心头,第一次对宁凡,升起一丝惧怕。因为自己最强法术,败在了宁凡手中!

  “本皇法力耗尽,极境被毁...短时间内,不是此子对手,今日,姑且逃去...若是被此子斩去真魂,我妖鬼林中本尊,极有可能重伤,甚至,跌落境界!”

  王遥面色依旧张狂,但心中,实际退意已定。不过他相信,自己想逃跑,不施展点手段,是不可能的。

  他屈指一弹,一道指骨被他弹出,而他冷喝一声,那截指骨,立刻变作一个个白骨鬼卒,一生二,二生四,四生八,顷刻便有近千鬼卒,踏天而立,持刀枪而舞,发出凄厉鬼吼,各个都有融灵修为!

  而鬼卒方一召唤出,便立刻遵照王遥心意,攻向宁凡,至于王遥自己,则抽身便退!一指点在虚空裂痕上,漆黑的裂痕,顿时纷纷开始消散,而他趁势便逃!

  “哼!想跑!凭这群融灵鬼物,挡得住我么!”

  宁凡眼中寒芒闪烁,自己与骨皇,已是不死不休,今日放走骨皇的一丝真魂,来日,自己必定要面对更大的麻烦,绝对不能放走他!

  “碎!”

  他脚踏冰虹,直追骨皇,同时剑念横扫,苍天之下,尽被宁凡剑气所笼罩!

  近千融灵鬼物,在宁凡剑念一个横扫下,纷纷爆体而亡!化作骨灰,烟消云散。而宁凡,再次吐出一口血,伤势又加重一分。

  一式,召唤千名融灵鬼卒!

  一式,覆灭千名融灵高手!

  胡家修士,毛骨悚然,今夜所见,绝对是他们一生难忘之事!

  夜空之上的王遥与宁凡,若是联手,恐怕足以,扫平越国一切金丹之下的高手!

  遁逃间,王遥感知到宁凡追来,面露震惊之色。

  他召唤了千名鬼卒,各个融灵,虽不认为能杀死宁凡,但料想拦其一二,总是能够做到。

 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,宁凡几个照面,便仗着剑念之强,横杀的千名融灵!

  其剑念威力,几乎不弱于自己这具身体的极境!

  “不可能!即便是上古修士的剑识剑念,也不该有如此威力...此子剑念之中,究竟融合的什么剑气,竟如此霸道!”

  王遥声音极低,但宁凡似乎听到王遥的声音,冷笑道。

  “是诛仙剑气!”

  “什么!不可能!诛仙剑气,乃是古天庭诛杀仙佛所用,你怎会驱使!”

  宁凡一句话,便让王遥第一次,心神一乱!回答王遥的提问,本就不是好心,而是要借助诛仙之名,吓乱王遥的心神。

  然后,施展自己,最后一个底牌!

  宁凡一拍储物袋,祭起碎丹鼎,便超王遥砸落。奔逃的王遥,见偷袭自己的,仅仅是一件上品初期法宝,自然未放在心上。

  但旋即,碎丹鼎一阵幽光闪烁,而王遥面色难看之极,竟凭空被那幽光,给定住身形!

  “定身神通!可恶,偏偏在本皇想撤退之时,遇上如此麻烦的神通。”

  碎丹鼎,附灵有定身神通,或许砸不死王遥,但定住其一瞬,还是做得到的。

  王遥自认为,破除此定身,不会很难。但他刚刚挣脱定身神通,宁凡冰光一闪,已追近到仅仅十丈距离。

  这一刻,宁凡隐藏于心的杀机,第一次释放,如怒涛狂澜,直击王遥心扉!

  “这是什么级别的杀气!”

  他面色大变,但更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,旋即出现。

  却见宁凡一拍天灵,一道与宁凡模样一般无二的虚幻化身,如一道黑光,飞射而出!

  此化身,神情冷漠如冰,出现之时,更隐隐有些不稳,似乎随时都会爆散。

  但此化身之上,一丝半步元婴的气势,却让王遥,彻底胆寒!

  “半步元婴的化身!怎么可能!啊!”

  他怀着无穷疑问,发出一声惨叫声,因为宁凡的念魄化身,已一爪,破来王遥的无双肉身防御,将其体内仙脉,尽数捏碎,修为尽毁!

  只是废了王遥肉身之后,宁凡丝毫没有一丝轻松,反倒张口一射,喷出一道星光剑影,直朝另一处隐蔽地斩去。

  却见那本无一物之处,被斩离剑斩过,立刻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声,一道幽魂浮现而出,魂魄之上,焚烧其炽烈的无形之火。

  这幽魂,是王遥必死之前,从体内逃出的一丝骨皇真魂,但却没有逃过宁凡的感知。

  失去了肉身,区区一丝真魂,在斩离剑的焚魂神通下,犹若待宰的羔羊。

  骨皇虚幻而痛苦的脸上,平生第一次,求饶!

  “放过本皇这丝真魂,本皇一统阳界之后,与你平分天下!”

  但其求饶声,却只换来宁凡一句冷笑。

  “我会相信你么!”

  斩离剑一剑,狠狠斩下!而骨皇这丝真魂,怀着冲天怨气,横死!

  收了念魄化身与斩离剑,宁凡立刻服下一颗丹药,调息着体内伤势,没有休息片刻,立刻返回胡家,寒月山。

  从他追击骨皇而出,到斩杀骨皇一丝真魂,不过十几个呼吸的功夫。此刻,骨皇在胡家种下的虚空封锁,还未彻底消散。而宁凡,必须要在虚空裂痕消散前,处理一下胡家。

  毕竟自己灭骨皇,施展的底牌过多,若对胡家放任不管,。定会惹下许多麻烦。

  杀,可以,收,也可以。如何对待胡家,还需要看看胡家老祖,是个什么样的人,值不值得收服。

  宁凡立刻掉头,一道遁光,返回寒月山。

  而在其离去后不久,原处,一个风度不凡的青衫中年,浮现而出,眼光沧桑,却充满感叹。

  鬼雀宗宗主,鬼雀子!

  “本来想亲自除掉这‘王遥’,不过看起来,本宗,不是王遥对手啊,至少那红色雷霆,本宗挡不住...宁凡这小子,隐藏竟如此之深...只是不知道,他所斩杀的那碎虚高手,是何来历...似乎是鬼物,多半是妖鬼林中的高手...哎,这小子,究竟在妖鬼林,做了什么,能引得碎虚追杀...”

  听其言语,鬼雀子似乎早已追踪王遥,同样准备今夜灭了王遥。

  妖鬼林中,宁凡与王遥的成绩,最是古怪...身为宗主,鬼雀子不可能不调查。宁凡么,古怪一点,反而不奇怪...毕竟宁凡的师父,是老魔,是一个真仙级狠人,雨界知道的人,罕有,而鬼雀子,身为老魔的好友,自然知道。

  鬼雀子不怀疑宁凡,但怀疑王遥...此子的崛起,太过诡异。他去了一次王家,发现王遥此子,在家族中一向平平无奇。

  他数个日夜,跟踪王遥,见识到王遥覆灭越国修真族之事,已经断定,王遥在鬼雀宗居心叵测。

  原本鬼雀子准备今夜诛杀王遥,不过看起来,凭他自己,想杀王遥,难...而一旦交手,甚至会有一半机会,死在王遥的红雷偷袭下。

  还好宁凡出手了,否则...鬼雀子不敢再想...

  “原本我还想,要不要帮他一把,处理下他与白尊的矛盾,此刻看来...何须帮他!白飞腾那老东西,纯粹是自取其辱...”

  鬼雀子微微一笑,想到宁凡这种妖孽小子,是自己女婿,是自己宗门弟子,就感到欣慰。

  “韩老头,你的眼光,总算好了一次...这个徒儿,说不定能为你,报得大仇...”

  ...

  妖鬼林第七区域,骨皇正在闭关,恢复之前分离的一丝真魂。

  魂魄损伤,最难痊愈。分离一丝真魂潜出妖鬼林,对骨皇而言,绝对损失不小。

  他碎虚第五重的修为,因为分离真魂,几乎跌落境界。

  不过想到分离真魂,不仅能杀了人类小子,说不定还能在阳间横行一番,将真魂的身体,修炼到碎虚。

  之后,返回妖鬼林。本尊与真魂融合,则突破碎虚第六重,轻而易举!

  诛杀宁凡,是目的,但不是最大目的。骨皇野心极大,本就想扫平阳间,宁凡的出现,仅仅是一个契机。

  骨皇正闭关,修炼到关键处,蓦然间,双目怒睁,一口鲜血自口中流出!

  其神魂,一瞬间大损,而其修为,疯狂跌落!

  碎虚第四重,碎虚第三重!只差一线,几乎要跌落碎虚第二重!

  “可恨!本皇的真魂,究竟出了何事!”

  他闭上眼,震怒!而脑海,渐渐回放起真魂传回的一幕幕记忆,此能力,是分身所不具备的。

  一幕幕,落在骨皇眼中,化作一道凌厉的杀机!

  杀自己真魂的,竟然是自己一直未放入眼中的人类小子!

  “宁凡,宁凡,宁凡!有朝一日,本皇离开妖鬼林,必定将你,碎尸万段!”

  他一声怒吼,法力浩瀚,声音,传遍了第六、第五、第四区域。

  甚至,就连第三区域,都隐隐有些耳闻。

  正努力恢复实力的小貂魅晨,慵懒地赖在紫部,心中,时不时浮现一个身影。

  那身影,曾无数次调戏自己,但如今,已然离去。

  “呸,想他作甚,那个无情无义的东西,都对老娘如此了,也不表示一下...”

  她腹诽不已,心头将宁凡骂了千遍。

  但就在此时,骨皇的怒吼,传入她的耳中。

  她面色一喜,从骨皇声音重,她竟听出一丝气势不稳。

  骨皇重伤了!修为跌落了!若是此时,自己吞服灵药,恢复修为,打回第七区域,说不定,能战败骨皇,重新成为第七区域的霸主!

  “哼!骨皇,你总算遭报应了!不过,真的很难想象,哪个厉害人物,竟能把你伤了...”

  魅晨笑得极为畅快,但听到骨皇一遍遍辱骂宁凡之后,她终于,隐隐明白了什么。

  “不可能!难道是宁凡伤了骨皇,他怎么做到的!还有,他出于什么目的,貌似对付骨皇...”

  魅晨的心头,微微有些复杂,而复杂之后,升起一丝自己都认为荒谬的想法。

  “难道宁凡那臭男人,对付骨皇,是为了我...呸呸呸,他怎会为了我冒这么大险,但万一是...”

  魅晨再无闭关的心思,今夜,她注定失眠的...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