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94章 王遥?骨皇!(第三更)

第94章 王遥?骨皇!(第三更)

  (偶尔来点小温馨...郁闷!昨天的第三更,没有发出去!自动发布坑爹了...我的更新票!哎...这是昨天的第三更...)

  夜色中,宁凡推门而出,离开双修殿,并不知,自己种在储物袋上的剑念,震慑了无数修匪。

  他在谷中穿行,蓝眉居住在女殿,似乎是除了双修殿之外、所有女弟子的居住之地。

  欲到女殿,必定先穿过执事殿。夜路中,偶有巡守的执事弟子,遇到宁凡,皆是敬畏行礼,

  “见过宁长老!”

  “嗯,免礼。”

  宁凡早已适应了长老身份,对众人的敬畏,淡然处之。这便是修真界,实力决定待遇。

  林叶稀疏,月光笼着乌云。

  宁凡经过执事殿,穿越殿后的竹林,但深入林中之后,蓦然,收住脚步,目光一凛,毫不犹豫地一口吐出星光剑影,忌惮极深,望向前方竹林深处!

  “是谁在这里!”

  他面色一肃,如临大敌,眼中,露出唯有在妖鬼林的险地中,才有的万分警戒之色!

  宁凡感觉到,前方竹林,藏着一个人,能给自己,莫大威胁!

  却见疏林之内,一个灰衣少年,模样普通,走出竹林,看到宁凡,同样有些微微古怪,似乎未料到,返回执事殿的路上,会遇到宁凡。

  “是他!”

  二人心头,同时轻轻道。

  宁凡对这个灰衣少年,有一些印象,此子,正是妖鬼林试炼中,成绩仅次于自己的弟子,王遥!

  那王遥以融灵修为,晋升为执事弟子,出现在执事殿外,并不奇怪,似乎是自己多虑了。

  不过,这王遥身上的血气,好重!

  宁凡目光一凛,暗暗心惊,王遥身上,有一股无形的杀念及血气,这是唯有杀戮无数之后,才能凝聚出来的威慑感。

  正是这威慑,让宁凡未见王遥之时,便感到危险之极。

  “此人,不是融灵!”

  几乎是立刻,宁凡便确定了一事,王遥的修为,远在融灵之上。

  金丹初期!

  宁凡面上不动声色,心中却暗暗惊讶,这王遥,竟是个金丹高手,隐藏的么!

  且此子身上,一丝浓郁到化不开的血腥之气,且法力似乎消耗极严重,难道是去哪里,杀人了?

  杀人,定然是在鬼雀宗之外。这王遥,难道潜出鬼雀宗了?他如何做到的?要知道,鬼雀宗有大阵存在,离开宗门,必定有人察觉的...

  而更让宁凡在意的,是王遥未现身之时,给自己的感觉极其危险!那危险,让他只一瞬,便毛骨悚然、背生寒气。那种威胁之感绝对不是金丹初期高手,能够带给宁凡的!

  “这王遥,实力绝不止金丹初期...且他来鬼雀宗的目的,应该不简单。我该不该探查一下,他的底细...”

  宁凡心头有些犹豫。他凭种种蛛丝马迹,推断出,眼前的王遥不可小觑,甚至一身战力,可能在自己之上...

  打探此人底细,无疑是自惹麻烦,甚至可能,葬送了自己性命。若是之前的宁凡,定然不会多管闲事,对鬼雀宗的死活,也定是漠不关心。

  但如今,自己与蓝眉的关系,越来越不清不楚...一旦与蓝眉成亲,则鬼雀宗,便是自己另一个家。眼睁睁看鬼雀宗有隐患,似乎不妥...

  宁凡心头一凛,似有决断,目光扫过王遥,看不出喜怒。

  而王遥被宁凡盯着,立刻作出一副诚惶诚恐之色,畏畏缩缩,

  “执事弟子王遥,见过宁长老...长老可有需要弟子效劳的地方?”

  “不必了,你回去休息吧。”

  “是。”王遥恭敬一礼,旋即离去。

  而宁凡深深看了王遥一眼,亦是离去。

  只是当宁凡走出竹林之后,那王遥,却眼光一转,畏惧之色全消,浮现一丝冷笑。

  “好险,想不到会在屠城之后,法力耗尽之时,遇到这宁凡...所谓‘夜行之人无良善’,此子,多半也是去做见不得人的勾当...若是让他知道,本皇的真实身份,恐怕就危险了...不过可惜,除非到他死的那一天,否则他永远不会知道,我就是骨皇!快了,本皇马上就要恢复金丹中期修为,距离元婴期,要不了几个月!一旦本皇恢复元婴期,不但要宁凡赔命,还要让整个越国,整个雨界,踏平!”

  王遥冷笑之中,带着一丝睥睨天下的霸气,他的野心,不小!

  难得一丝真魂离开了妖鬼林,怎么说,也要踏平数个人间国度,方才有趣。

  他收了神色,离开竹林,朝执事殿走去,脚步如寻常弟子一般。

  但走出数百丈后,察觉到宁凡已走远,王遥蓦然身形一纵,化作一道飘渺难明的虚幻遁光,无视执事殿的阵法防御,一举飞入执事殿内,连腰牌都未使用!

  这手段,与小貂如出一辙,可无视灵级大阵的防御!

  “是他!”

  在王遥离去之后,宁凡的身影,却凭空浮现于原地,眼中,带着一丝震惊之色。

  之前宁凡佯装离去,不过是一个幌子,走远之后,立刻施展念伪诀,隐去身形,返回,跟踪起王遥。服食一片炼神叶,宁凡的念伪诀,还有些威力不足,但效果比金玄灵装却隐身地更隐蔽,至少,王遥没察觉出,宁凡去而复返。

  宁凡终究,不忍对鬼雀安危视而不见,决定探一探王遥的底细。

  岂料这一探,还未开始,便探出了一个惊人事实。

  那王遥,竟掌握着与小貂魅晨一样,无视灵级阵光的神通。

  而在其施展此神通的一刻,真实气息,散逸了一丝,让宁凡化成灰都能认出来。

  骨皇!

  “想不到,骨皇竟就藏在我眼皮之下...难怪这王遥,之前成绩平平无奇,最后一日,异军突起...原来是被骨皇真魂附身么...却不知,若我斩了骨皇这丝分身,能让其本体,受到何等重创!”

  宁凡眼中,寒芒闪烁,他想起那一日,自己被骨皇偷袭的事情。

  若非自己小心,恐怕当日便死在骨皇一爪之下。

  而这一次,骨皇似乎还没察觉,自己发现了其真实身份。

  似乎,轮到自己,偷袭骨皇了!

  宁凡的心头,升起一种大胆的想法,不如趁下次,王遥离开鬼雀宗之时,暗暗跟出去,在其杀人杀得法力耗尽之时,将其补刀!斩杀!

  此刻王遥,吞噬了无数血食,法力虽然损耗眼中,但也恢复了数成,杀之,不易...至少宁凡,没有十成把握。

  谋杀骨皇,必须要,周密计划!务必一击必杀!

  今日,并非最佳时机。日后,有的是机会!

  “多亏我关心了一下鬼雀宗,才发现这个大秘密...罢了,这便去找蓝眉,好好回报一下鬼雀宗的恩情吧...这个时间,她不会睡了吧...”

  宁凡收了神情,快步离开执事殿。

  ...

  女殿,坐落在冥雀谷中,最宁静的一处分谷。

  这里,山明水秀,山岩雾气之间,更有一道清凉的水潭,名为明月潭。平日都有无数女子,在此嬉水,而此夜夜已深,仅有一个女子,蓝衫单薄,坐在青石上,对着月光,微微有些叹息。

  此女一袭蓝衫,青丝高挽,眉目间,有一丝无论如何化不开的冷傲...而香腮之上,微微苍白,并流露一丝幽怨愁容。

  “他不会来...他是骗子...今夜,他不知是在丹殿炼丹呢,还是在那白鹭那小妖精,厮混!可恶!我哪里不如白鹭...哪里...”

  蓝眉的声音,渐渐低了,化作一丝惨笑。

  “对,我确实不如白鹭的,她是个健全的女人,我,不是...”

  蓝眉的素手,伸到下体处,却并非自读,仅仅是抚摸那不容通行的私密...

  没有经历,便无法理解这种痛。

  而人,更是矛盾。希望被人理解,又希望保守秘密,不为人知。

  “我不如她...但,至少你也该来看我一下的...可我知道,你不会来...”

  她轻轻一叹,但这叹息才只一半,便被一道轻笑声打断。

  “蓝眉小姐,月下自渎,宁某得见,三生有幸!”

  一句调笑,极不正经,但却是蓝眉期待已久的那声音。

  她的明眸,带着一丝羞恼,羞恼之中,亦藏着喜色。只是想到自己刚刚抚摸下体的动作,竟被宁凡看到,更调笑成‘自渎’,她俏脸顿时红到耳根。

  “胡...胡说,我从来...从来不自渎...只有放荡女子,才会自渎...”

  “你真的没有自渎过?真是可怜,我帮你么?”宁凡玩味一笑,不知为何,他总觉得,调戏调戏一本正经的蓝眉,很有意思,即便,仅仅是言语上的调戏。

  “谁要你帮忙,我自己会...不,我是说,我从不自渎...”

  蓝眉贝齿咬唇,暗暗着恼,自己竟被宁凡一圈一带,给绕了进去

  可恶,这宁凡,怎么总爱在女子面前,说这些羞人的话题...

  而且说起来,这明月潭,乃是众女子沐浴戏水之处,女子戏水,自然不着衣物。女殿乃是鬼雀宗禁地,禁止一切男子进入。而明月潭,乃是禁地中的禁地!

  这宁凡,好大胆,怎敢来此地...

  而想到自己刚才抚摸下体,被宁凡看个正着,蓝眉俏脸越来越红。

  感觉到蓝眉的羞意,宁凡识趣的不再调笑,将话题,转移到风月之上。

  “好个明月潭...‘半坞白云耕不尽,一潭明月钓无痕’,若我死后,能葬在此明月潭中,也不枉了...”

  宁凡随口吟诵的诗句,清丽脱俗,豁达人生,气度不凡,让蓝眉暗暗吃惊。

  惊的,是一向不正经的宁凡,竟是个心胸坦荡之人...但一个采补之魔修,如何会是风雅之人...若宁凡不修炼双修魔功,就好了...

  只是宁凡还没正经片刻,便在此对蓝眉一笑,

  “你说,若我死后,葬在此潭水中,你会不会还来此地洗澡?陪我的尸体解闷?”

  “呸!美得你!死了还想占我便宜么!休想!”

  蓝眉在此露出羞恼神情,果然是宁凡,不愧是宁凡,三句话不扯到男女之事,不舒服是么!

  但一想到宁凡的问题,蓝眉却罕见露出一丝认真之色。

  “若你死后,葬在明月潭,我会,随你...死在此潭...”

  此言一出,宁凡心头一颤,眼中再无一丝调笑,化作微微的叹息。

  此言语,太过情深意重...

  蓝眉,似乎喜欢上了自己...

  “我不会死...我还没有活够。”

  月光下,宁凡冰光一闪,自湖面,飞遁到蓝眉身前,露出春风拂面的微笑。

  我不会死,一句,却让蓝眉前所未有的安心。

  并非华丽的誓言,仅仅是少年,一句安慰。

  你要记得,紫檀未灭,我亦未去。苍天不覆,我必不死。

  你要记得,明月潭边,乌云之下,白衣黑雪,笑若流年。

  场面安静下来,而打破这份温馨的,是宁凡的再一次调笑。

  “我帮你,开一刀,放心,不疼,而且,会很舒服!”

  “你...你说什么...难道,在这里!”

  蓝眉似乎听到什么可怕之事,但心中,却第一次期待起来。

  不做石.女,而做,你的新娘!会有这么一天么!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