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92章 冥雀之坟,丹魔女人?(第一更)

第92章 冥雀之坟,丹魔女人?(第一更)

  (感谢aa112562打赏588,感谢书友130920110410320的更新票,感谢一方诺、霜硎打赏。ps:是不是要收个丹药当媳妇了...还能收什么东西,桌子板凳么?作者真是...真是...)

  丹殿内殿之中,薛青仰着老脸闭着眼,任宁凡种下念禁,将生死,交给宁凡。

  薛青明白,自己窥探到了宁凡四转炼丹术的秘密,甚至,猜出了宁凡宁黑魔的身份。魔修之中,窥探到他人秘密,乃是大忌。

  所以,他自觉的交出性命,并自愿成为宁凡大弟子。

  他薛青也算越国有头有脸的人物,成为一个少年弟子,亏么?不亏!

  短短的接触,薛青却看出,宁凡对属下,不仅随和,且出手极其大方。例如对南威,一出手,便是越国绝品的丹药——玄灵丹!

  此子对敌人,或许狠辣,但对自己人,却从不吝啬。薛青活了几百年,阅人无数,他相信,自己不会看错宁凡,也相信,老魔收宁凡为弟子,对其性格,应该是极其满意的。

  将性命交给宁凡,看似凶险,但薛青一分析,实际只要自己不太过得罪宁凡,根本没有一丝危险。

  而自己,则可以获得宁凡全心全意的炼丹术,突破四转、甚至五转炼丹术!

  是,他薛青,在丹道之上,野心极大,他希望达到丹道的极致!所以,他冒天下之大不韪,开着鼎盖,以肉眼去观看丹药成形。

  这是极其危险的,丹药炼制,能量极为狂暴,一个不慎,必定让其双目眼瞎。但薛青,就是这么执着于丹道的人。

  为了提升自己炼丹术,首先,要提升师父的炼丹术...所以,他乖乖奉上了珍藏多年的一本上古丹卷,并提供了一个丹魔的线索。

  “什么!玄阴气在冥雀之坟,而那里,有一只丹魔?!”

  “回禀师父,确有此事。是老夫亲眼所见,恐怕除了老夫,就连宗主,都未必知道此事。”

  “那你为什么告诉我...”

  “你是我师父,呵呵,你若斩了那丹魔,获得那丹药,你总会给徒弟一点汤水喝的...师父,我看好你。”薛青无良地笑笑。

  宁凡手中握着一卷青色封皮的破旧古卷,问着薛青丹魔的事。

  古卷,似乎是上古一位五转炼丹师所留,其中记载了多种上古丹药,除了宁凡知晓的,还有一种四转的神魔炼体丹药——黄巾丹。相传,此丹是古天庭,豢养黄巾力士所用,是一种秘药。至少乱古是不知道药方的。宁凡能偶然获得此药方,真是侥幸。

  黄巾丹,虽然远不如玉皇丹,但也算珍惜之药了。若是能够炼制出来,宁凡有信心,即使不服用第四颗玉皇丹,也能突破银光透体的炼体境界,达到真正的银骨之境。到时候,但凭肉身,宁凡便足以力敌元婴高手!

  唯一可惜的是,黄巾丹的主药,缺一种绝种的灵药——火枫果。此果,似乎曾经在越国出现过,不过再次绝踪...

  宁凡并不知,自己占据的宁城,原本就是火枫果的生长之地。他将黄巾丹之事放在一边,思索着另一件事。

  丹魔!

  薛青告诉宁凡,鬼雀宗中,就有一个丹魔,化成人形,肉身极为厉害,据薛青所说,那丹魔一拳之力,可灭杀金丹老怪。

  而那丹魔所在,正是鬼雀宗第一密地,冥雀之坟!

  相传,鬼雀宗所在的冥雀谷,曾经陨落了一只冥雀。冥雀...在乱古记忆中,似乎是一种堪比真仙的真灵,强大的,甚至足以匹敌真龙、真凤。

  四天仙界的老祖,雀神子,选择在此地建立下界宗门,似乎也是看在冥雀遗骨的份上。

  在冥雀谷的地底十万丈,有一处冥雀之坟,共九层深。冥雀之坟,阴力滋人,修炼魔功,可提升一倍的修炼速度。可以这么说,整个鬼雀宗,之所以阴雾遮谷、灵气逼人,与地脉无关,仅仅因为这里葬有一只真灵冥雀!

  冥雀遗骨,封印在地底九层,有着雀神子种下的真仙级封印,曾有雨界碎虚老怪想要来夺骨,但大都连地底第七层都进不去,更何谈夺骨。

  至于宁凡一直渴望的玄阴气,便在冥坟第五层藏着...似乎藏得太隐蔽,连碎虚老怪,都无法找到那玄阴气。

  冥坟,唯有鬼雀宗少数高层能进入修炼,而进入其中的第一个条件,便是发下心魔大誓。

  永生不背叛鬼雀宗!永生不向外人,说出冥坟秘密!

  至于丹魔,便是近几十年,方才出现的,此事,外界根本不知。只有,薛青一人见到了!

  他犹记得那夜,自己独自进入冥坟第三层修炼。

  “那一夜空气,似乎格外阴冷,让我心中极不舒服。我在一颗枯死的老树下闭关,身边都是不知死了多少年的骷髅白骨,四周一片黑暗,有些草木腐烂的臭味。”

  “忽然,冷风吹过,黑暗之中,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,脚步很轻,似乎是一个女子。她的身上,传来一丝很香很香的味道...就像是,五转丹药那么香...”

  “我欣喜着,猛然回头,你猜,我看到了什么!!!”

  薛青竭力将那夜之事,说得极为恐怖,但宁凡,依旧是僵尸般面无表情。

  “你看到了丹魔。”宁凡认真道。

  “呃...我接着讲...”薛青话语生生噎住,这宁凡,怎么比老头子还死板,不会开玩笑的。

  “我一转身,一个满是鲜血的女人的脸,凑近我背后,露出森白的牙齿,对我怪异的冷笑,而她,没有脚!没有脚,她是如何走路的...”

  薛青还想再讲讲‘鬼故事’,可惜说到这里,就被宁凡掐断了。

  “她是飞的,说明其法力,至少达到融灵...而你又说,她气力之强,可拳灭金丹,此丹魔,不简单,以我目前实力,拿下她不容易,不过是女人的话...罢了,丹魔是丹药之体,只有女子之形,没有女子之身,采阴指,未必有效。”

  宁凡微微沉吟,接着道,“且丹魔厉害,但你见到丹魔,却没有死,可见那丹魔,不是好杀之辈...她放你一马,你还去谋夺她的丹药之身,你有些缺德了。”

  宁凡此言,带着一丝责备之意,而薛青一听,亦是颇为惭愧。

  魔修,虽然出手毒辣,无所不用其极,但想要修魔到极致,魔亦有道四字,乃是关键。

  至少,他人有恩,你去以怨报德,这在魔修中,比采花贼还让人不耻。

  但薛青对丹魔动了贪念,也是情有可原,毕竟那丹魔,极可能是五转丹药。

  “呃,丹魔的事,师父看着办,徒儿不插嘴了...”薛青赔着笑,心中却第一次对宁凡,升起一丝敬重。

  这敬重,与修为无关,仅仅是人格。宁凡的名声,说实在的,不好,双修功法,被宗内不少人别后指指点点。只是碍于宁凡强横的威名,无人敢得罪他而已。

  但薛青今日却发现,宁凡,是个有原则的魔修。他或许杀人无情,或许采补天下女子,但其有着自己的坚持——恩人不杀!

  薛青自问,修真界中,若其他老怪知晓此地丹魔的消息,定会蜂拥而至,恩也好,仇也罢,都比不上一颗五转丹药来得实在。宁凡的心,比那些老怪,坚定!

  “罢了,此事你不要到处乱说,不就是一颗五转丹药吗,为师早晚炼制一颗送你,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。”

  “什,什么!师父愿意送我一颗五转丹药!”薛青双眼如饿狼放光,即便只是宁凡的空口承诺,但薛青知道,宁凡如此有原则之人,定然是言而必信的。

  只要宁凡突破五转炼丹师,则必定送自己,一颗五转丹药!

  若获得五转丹药,自己一定不吃,一定留着,当传家宝,一代代好好研究!

  这次拜师,真是拜对了,宁凡对自己,真是大方!虽然,还只是一个空头承诺...

  “嗯,不过五转丹药的药材,你到时候,得自己出。好了,我们去外殿吧,估计南威,此刻已经在等我了。”

  宁凡一句调笑,率先离去,徒留薛青,哭笑不得站在那里。

  “五转丹药,要我自己搜集药材啊...可是炼制五转丹药,至少也需要五千年年份的灵药...徒儿我把自己卖了,都换不到一株...”

  哎,再讨好讨好宁凡吧...让他自己拿丹药炼丹好了...他怎么说也是四转炼丹师,以后成了五转,那是绝对不差钱的...

  薛青目光坚定,一定要更加恭敬,将徒儿的身份,扮演地更到位!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