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86章 诱骗白鹭(第三章)

第86章 诱骗白鹭(第三章)

  夜色深沉,宁凡盘膝屋中,将一片炼神草的草叶,含入口中。

  炼神草,有明心见性神效,不仅能用来修炼念伪诀,同时日日服用,可提升修士悟性。

  悟性,是个很玄的东西。修道之路,开始之时,可以用丹药铺垫,到了更高修为,往往闭关参悟更重要。

  你悟了,便是悟了。你不悟,则任耗费多少光阴,任服食多少丹药,都无法晋级。

  修者如蚁,道成者罕有,能天地争锋的,更是寥寥无几。

  一片炼神叶入口,宁凡匆忙闭上眼,让草叶融化。

  渐渐的,一丝清凉的感觉,在识海中流过。这一刻,宁凡的记忆变得极为清晰,他甚至能记起三岁之时,被宁家仆从收为子侄的过往。

  但三岁之前,记忆却一片空白,似被人生生抹去。

  他心头微微诧异,却并不太过奇怪,收入宁家的孩童,大多都会抹去之前记忆,只为完全忠诚于宁家。这无情的手段,便是修真界的传统。

  识海越来越清凉,而宁凡心头,感悟越来越多。

  他的神念,渐渐扩散开来,朝着浩渺的夜空扫去。

  他的神念,只有五百里范围的极限,但服下炼神草,他的神念,仅仅化作一丝,而这一丝神念,飘得更远,更远!

  千里,万里,十万里,百万里!

  宁凡自己都不知道,他在做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——神念化线!

  将笼罩广大范围的神念之力,凝聚成一丝细若毫发的线,则可远远增强感知距离。

  此术,为失传的上古神魔神通——神游万里!此术初步掌握,至少也需要有真仙修为,却被宁凡无意之间施展出来!

  宁凡迷迷茫茫间,隐隐感到,自己的神念之力,变得好细好细,穿透了九百万丈高的苍穹,刺破了雨之仙界的障壁,飘入了仙界之外,浩渺的星空!

  那星空之中,每一颗璀璨的星辰,其上都有琼楼玉宇,只是隔得太远太远,修士无法前往那一处处星辰之上。但宁凡,却看到了!

  星空之上,便是修士苦苦求脱飞升的——四天仙界!

  他的神念延展到了极限,再要无法延伸。仅仅可以感知到,距离自己最近的一颗星辰。

  一颗星辰,其上便有数千个国都,每一个,都比越国更大。

  “洞府之星!”宁凡的脑海,回忆起乱古大帝记忆之中,一个名词。

  虚空中飞遁往来的修士,一个个气息凝实而恐怖,甚至有许多人,修为更在碎虚之上!

  而似乎感知到宁凡的神念探查,顿时便有一道冷厉的老者声音,自洞府之星上响起。

  “哼!何方小辈,敢施展‘神游万里’之神通,窥探我玄武星!咦?你不是虚空界之人,体内没有‘仙种’...”

  此声音仅仅一声轻咦,但宁凡神念,竟几乎在此人声音之下崩溃!此人的修为,远超宁凡认知!

  一惊之下,宁凡蓦然睁开双眼,但神念,仍旧停留在亿万里苍穹之上的星空之中,无法收回来!

  “不好!这是神游万里的古神神通,不是我所能掌握!神念,收不回来了!”

  他面沉如水,想不到服食炼神叶,竟会误入四天仙界,竟然收不回神念。难道好不容易修炼到金丹巅峰的神念,就要这么,斩去?

  在宁凡咬牙之时,那星海之内,玄武星中,老者似乎发现了什么,露出颇有意味的笑容。

  “有意思,原来你是下界修士...呵呵,融灵修为,却能施展‘神游万里’神通,悟性倒是不俗...嗯,神念中,有炼神草的味道,机缘不小,此草都被你获得了...更让老夫惊讶的是,你,竟凝聚了剑识...看起来,你似乎遇到了些麻烦,罢了,老夫帮你一把,算是结个善缘吧...”

  老者神念蓦然放出,裹住宁凡细如毫发的神念,送出了星海世界。

  在老者神念面前,宁凡第一次,感受到了渺小!

  那种强大,绝不是骨皇与涅皇可比...宁凡只有一个感觉,老者的神念,如海洋深邃不可探查,而自己的神念,不过是海洋中,一只微不足道的蜉蝣...

  似乎受到越界之力阻隔,老者神念在雨界的交汇处,便无法行进,将宁凡神念一震,震回雨界。

  而立刻,宁凡匆匆收回神念面色已是苍白如纸,毫不犹豫取出白日换取的珊瑚明王,以碎丹鼎灼烧成药浆,匆匆服下。

  好险!若神念再回来的慢些,宁凡的识海,将彻底崩溃!

  好在有珊瑚明王的稳固之效,他的识海,开始稳固、凝练,而他的气色,渐渐恢复。

  许久之后,他才呼出一口浊气,面色苦笑。

  “想不到,服食炼神草而已,竟会遇到此危险...不过,那星空世界,便是四天仙界么,只可惜,并不知道究竟是四天之中哪一天...或许日后我从雨界飞升,便会到那处仙界...”

  一场凶险,但宁凡并未毫无收获,至少,他平白领悟了古神神通——神游万里!

  可惜地是,这个神通,宁凡修为未到碎虚,绝不会再使用,太危险了...

  微微沉吟,他还是决定服下第二片炼神叶,这次小心一些,应该不会出现事故了。

  只是他还未服食第二片草叶,夜色中,灵级大阵,轻轻闪烁了一下。

  同时,一个倩影,隐藏这一丝杀气,悄悄接近宁凡的房屋。在屋外,引燃了一个香炉,其中所燃之物,乃是越国一种颇为珍稀的迷香——破贞香。

  顾名思义,此物自然是采花贼们最爱的好东西,此香一旦点燃,纵然是融灵初期的女修,任你三贞九烈,也往往会失去理智,任由他人摆布。

  对宁凡房内放出迷香的,乃是白鹭!

  “哦?此女迷倒我,难道是想杀我?”

  宁凡眼中寒芒一闪,收起炼神叶,假意昏倒在床头。

  他倒要看看,白鹭究竟对他如何。

  宁凡倒下的声音,落在白鹭耳中,顿时化作一丝得计的笑容。

  今日白鹭,穿着一身轻纱,隐隐可见玉骨晶莹,且薄纱遮掩,更加展现她玉腿的修长。

  白鹭的玉腿,是她最大的骄傲,足以吸引所有男修的眼球,但就是这玉腿,却在昨夜,被宁凡给摸了个遍,捏的青紫淤血...

  “可恨的宁凡,我白鹭,今夜必报此仇!”

  她的眼眶,隐隐有泪光闪过,化作咬牙切齿的恨意。但恨意之时,却隐隐有一丝迟疑。

  推门而入,手持一柄淬毒的中品初阶匕首,她莲步轻移,行到床前,冷冷举起匕首,窗外,似有冷风吹过。

  只是,她这匕首,摇摇晃晃,终究没有刺下。

  “若我杀了他,定会连累双修殿姐妹...”

  她轻轻放下匕首,银牙紧咬,转身欲走,但就在转身的一刻,一双强有力的臂膀,一下揽住她的腰肢,将她狠狠丢在床上,压在身下。

  “胆子不小啊,鼎炉小姐...竟然敢刺杀主人...”宁凡按住白鹭的双手,身体紧贴其酥胸,口中热气,吹到白鹭耳边。

  而白鹭,一见宁凡竟未昏倒,俏脸露出惧怕之色,“你...为何迷香...没有见效...”

  被宁凡强有力的手掌按住手腕,白鹭挣扎的两下,发现根本无法挣脱。且与宁凡紧贴身体,宁凡体内、阴阳魔脉无意识散发的灵力,让白鹭身体更加柔软无力。

  她悲哀的发现,宁凡即便不对她施展魅术,她都伤不到宁凡...

  她咬咬牙,闭上眼,狠狠别过头,不再反抗,绝望道,“我败了...要杀要剐,随你...”

  “你是我的鼎炉,我只会和你双修,怎会杀你...”

  “与你双修,我宁愿死...”白鹭话说一半,忽然想起,自己似乎已经失身于眼前的少年了。

  作为失足女子,她恨宁凡,但作为弟子,她却觉得,宁凡没有对女弟子出手,算是比较好的长老了。复杂...正是这一丝复杂心思,让她狠不下心,杀了宁凡。

  “你是我的鼎炉。”

  “我不愿。”白鹭坚决地道。

  “是么,我给你个机会吧...我躺在这里不动,什么也不做,你可以尽情采补我,若你能从我身上,采补走一丝修为,我不让你当鼎炉,相反,给你当鼎炉...”

  宁凡松开白鹭手腕,一个翻身,与白鹭并排躺在床上。

  而他的话,让白鹭露出羞恼之极的目光。

  “无耻,说的好听,我采补你,还不是要被你给...”

  白鹭不是笨蛋,自己采补宁凡,还不是要做那事...

  但宁凡的从容镇定,让她不喜,在宁凡来之前,双修殿中高高在上的,明明是她白鹭。

  “哼,反正已经失身于他,多让他占次便宜又何妨...而若是能成功采补他,说不定,我可以一举突破融灵中期...如此目中无人,我白鹭,让你后悔莫及!”

  她的目光,冰冷望了宁凡一眼,却是翻身,坐在了宁凡身上。

  窸窸窣窣,一件件褪去轻纱衣衫,抹胸却不脱。能让宁凡少占一点便宜,都好...

  她微微犹豫,但一咬牙,还是解下长裙,玉腿在烛光中,泛着微微红晕...股间,隐隐有些濡湿...

  “哦?我才抱了你一下,你竟然都...”

  “管好你的嘴!”白鹭羞恼之下,将宁凡的话头掐断。

  她心中腹诽不已,若非宁凡身上的阴阳灵力,渗入自己体内,自己如何为有此丑态...

  可恨,又被他看光了,不吸干他的元阳,如何打消此恨!

  不过,也不能完全废了他修为,否则定会彻底得罪他的背后高手...

  说起来,这还是自己,第一次采补男子呢...之前和宁凡的那次,不算,完全是宁凡单方面蹂躏自己...

  “我开始了...”

  她微微有些紧张,原来采补男子,是如此感觉么...她的小手,解开宁凡衣裤,冰凉的手掌,抚摸这宁凡的胸膛,另一手,滑下,碰到了宁凡的那根东西,火热粗大,让她几乎想立刻逃跑,不再采补宁凡。

  “我不能输...”

  她闭上眼,将那物对准,准备坐下,但就在此时,却被宁凡调笑阻止。

  “女魔小姐,你太不专业了...采补我,怎么也要来全套吧...你不,舔舔么...”

  “你...你说什么!”

  白鹭俏丽羞怒得要杀人。

  确实,采补之术,前戏很重要,采补男子的话,最好先有前戏,将男子元阳,彻底激发...

  只是,白鹭本就厌恶宁凡,如何愿意以檀口,含住那一根火热,以自己滑腻香舌,缠绕那根丑恶!

  “你...你不要得寸进尺...”

  “我得寸进尺?是你采补我,我是受害者...你若没有前戏,以我们修为差距,恐怕你很难采补我的...你会输...”

  “我不会输!”

  白鹭美眸之中,闪过一丝骄傲之色,犹豫着,俯下身子,闭上眼,将那物,含如。

  一瞬,一股奇异的热流,涌遍全身,让她几乎要沦丧。

  而让她惊怒的,是宁凡,竟然在抽动。

  “不许动...你...你竟敢...”

  “我在帮你啊,你的技巧,太生涩了...”

  宁凡目露莫名笑容。第十八个鼎炉,逃不出自己掌心。

  他修炼了《阴阳变》,莫说白鹭,就算是金丹巅峰的女魔,都采补不了他。

  如此打赌,不过是为了让白鹭,从心理接受鼎炉的身份。

  这简直是,诱骗小女孩...

  这一刻,连宁凡自己都觉得,自己有些卑鄙了...不过,手段卑鄙,作风不卑鄙,这就够了。

  无所不用其极,一切只为达到目的,才是真魔。

  不过宁凡渐渐发现,自己似乎低估了白鹭。

  她的舌头,好软,好热...自己,不会真的让她采补了吧...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