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79章 双.修殿,活春宫(第一更)

第79章 双.修殿,活春宫(第一更)

  (感谢aa112562、兰色妖姬、xiangxin3854、走遍江湖的猪、书友130704230422423打赏。本周没推荐,不过有你们支持,还是很开心!重新发一下,刚才的星号了...)

  通过入门考核的75人,皆成了鬼雀宗外门弟子。其中,表现卓著的李之欢与陆子乔,更是一跃,成为内门弟子。

  而那王遥,因为获得3万贡献,成为执事弟子。

  至于宁凡么,此刻神情古怪,在一个粉衣女弟子的引路下,来到鬼雀宗内门,一座恢弘的大殿前

  双修殿...鬼雀宗中,唯一一个空缺了三十年长老之位的大殿。今日起,由宁凡宁长老执掌。

  传言此殿之中,共有231名女弟子,男弟子,无。

  之所以没有男弟子,是因为历届加入双修殿的男弟子,都被女弟子采补而死。甚至三十年前,最后一任双修殿长老,一名融灵初期的高手,生生被数名女弟子,采补而亡。

  女弟子中,似乎有一名杰出之辈,对双修功法颖悟非凡,已突破融灵修为,长老空缺的日子里,这名女弟子,便代替行使长老的权利,受到其他女弟子拥戴。

  “白鹭...修炼罕见的采补魔功《假鸾诀》,以女子之身,采补女子...据说双修殿中的女弟子,皆是此女的鼎炉...宗主真是有意思,给我安排了这个地方...”

  宁凡脑海,回忆着那杰出女弟子的信息,莫名一笑,眼光,却落在前面引路的粉衣女弟子身上。

  此女,粉色罗裙,瓜子脸,琅嬛髻,并非绝美,但也算小家碧玉了。此女,正是之前看不起宁凡的执事弟子——白绣。

  如今,这白绣,无可奈何地被宗主,分配到宁凡手下做事...此刻白绣的表情,要多复杂有多复杂,要多无奈有多无奈。

  感知到宁凡看着自己,白绣粉拳紧握,心头不满,但面上却不敢表露丝毫不喜之色。

  她之所以被分到双修殿,给宁凡当手下,原因么,因为双修殿中不可一世的女弟子白鹭,正是白绣的姐姐。

  而白绣之所以讨厌男子,大抵也是受了她姐姐的影响。

  一路进入双修殿,其中女弟子,皆衣衫暴露,魅惑妖娆,让宁凡微一皱眉,似想起了合欢宗的记忆。

  曾经,他最讨厌的,便是合欢宗的魔女,而他不得不修魔,不得不学会最讨厌的双修功法。如今,还要成为双修殿长老,日日夜夜面对这种女弟子...这着实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。

  似乎早知新任长老要来,女弟子们并没有多少惊讶,相反,各个充满调情的眼神,勾向宁凡。

  “咯咯,好俊的长老,今晚,他归我!”一名女子目光含春,仿若滴水。

  “听说他很厉害呢,在妖鬼林横扫鬼物...就是不知道,他的床上功夫,是否一样厉害。”另一少女言辞轻佻。

  “不如,我们姐妹几个,采补了他?”一名美艳少妇,舔了舔唇。

  鬼雀宗,终究是个魔宗,并非所有人,都和老魔、鬼雀子一样,终究有些让人不舒服的人。

  而面对这些女子的调笑,宁凡的眼中,露出一丝讥讽之色。

  这双修殿的魔女们,还真是无法无天,竟然想采补自己,若真有送死的,自己不介意,让她们追悔莫及。

  而白绣,就没有宁凡这么从容了,面对这些轻佻言语,她面红到耳根。

  在白绣的引路下,宁凡来到一个偌大的院落,专门给长老所居住。

  院子有些破旧,蛛网横生,杂草遍地,毕竟已有三十年未曾住人。

  “宁长老见谅,院子多年未住人,已有些破旧了,请长老稍等,白绣这便叫人,来为长老打扫居室。”

  “不必了,我自己来便可...”宁凡对打扫极为在行,毕竟,他自小便是四处做工。

  他袖袍一卷,狂风大作,将灰尘与蛛网,尽数扫灭。随即屈指一弹,指间透出剑气,横扫之下,院中杂草,尽数平灭。

  而后,他随手取出百来块仙玉,神念放开,在院落千丈之内,寻出12个阵眼,布下灵级大阵。

  不过半柱香功夫,整个院落,已经被宁凡扫净、清平,更布下强大阵法。

  白绣小嘴微张,被宁凡抬手布下大阵的从容给惊艳了一下。

  心中对宁凡的厌恶,第一次减轻了些,多了一丝敬佩之意。

  二人进了屋,宁凡选了一件靠南的居室住下,时间已经不早了,明日,宁凡还要去宗门大殿,给诸位高手解释解释,自己200万贡献,从何而来。

  解释么...他自不可能实话实话,且说了,有人会信他横杀近千金丹鬼物么?

  所以,随口撒个谎,足够搪塞过去了,反正没人相信,宁凡能杀千名金丹。

  对居室的布置,宁凡颇为满意,而见宁凡露出满意之色,白绣微微松了口气,告辞离去。

  但她还未走出房间,却被宁凡叫住。

  “白绣,你别急着走,我有事要你做。”

  “什...什么...长老有什么事,要白绣做...”白绣芳心一凛,暗叫不好。

  此刻天色已完,孤男寡女同处一室,宁凡叫住自己,难道是,想要做出出格之事!

  毕竟在白绣心头,宁凡是修炼双修功法的大淫.贼,双修么,自然是要采补女人的...难道,宁凡想采补自己!

  她贝齿咬唇,素手掩住酥胸,微微露出惧怕之色,若宁凡采补自己,以自己实力,根本无法反抗的。还是,向姐姐白鹭求救,毕竟白鹭也有融灵修为,且正在双修殿呆着...

  她满心胡思乱想,而她的畏惧,宁凡如何看不出来。

  摇摇头,宁凡无奈一笑,看来,白绣定是对自己成见极深。

  “你无须害怕,我不会对你如何...你准备些热水,干净的女子衣服,我想洗个澡。然而,你便可去休息了。”

  “只是准备些热水么...是!白绣领命!”

  她微微松了口气,如蒙大赦,立刻离开院子,去派人准备热水。

  而白绣离去后,宁凡一抖鼎炉环,自环中,放出冰灵与月灵姐妹。

  准备热水,自然是给二女好好洗个澡,换个衣服,月灵还好,那冰灵,可是衣衫破烂、血污的。

  只可惜,宁凡放出二女的时机,似乎有些不对,二女正赤身裸体,抱在一起,彼此亲吻,神情陶醉迷离。

  彼此搓揉着酥胸,指间撩拨着下身,发出难耐的娇吟。

  二女,竟然是在假凤虚凰...

  见此,宁凡顿时露出古怪之色,似乎重新认识了二女一般。

  看起来,自己放出二女的时机,似乎有些不对。

  二女滑腻的小舌,交缠在一起,一丝淫.靡的津液,悬挂在二女唇间。二女雪白的娇躯,皆是浮上淡淡红晕,似乎正进行到关键时候。

  只是察觉到离开鼎炉环,二女立刻花容失色。

  “主...主人...”

  冰灵清冷的脸上,顷刻布满红晕,而月灵,更是匆匆与姐姐身体分开,双手捂脸。

  “不好意思,本想放你们出来洗个澡,看起来,打扰到你们了...你们不继续么?”

  “奴...奴...婢不...敢...”

  冰灵的声音,尚带着高.潮的娇喘,断断续续,更让其羞愧。

  而更让她羞恼的,是宁凡的眼光,有如实质,在她与妹妹的娇躯上游走。

  “你们姐妹二人,以前在极阴门,就是这般互相抚慰的?”

  “是...老祖不允许我二人,与任何男子有分毫接触,务必要使我二人,保留最纯正的元阴,供他突破元婴期之日,采补...难耐之时,只能如此,请主人饶命...”冰冷咬咬唇,如今她与月灵,皆是宁凡鼎炉身份。身为鼎炉的二女,竟然敢私自抚慰,她不能肯定,宁凡会不会生气。

  “你真的不必如此。我说过,若我有办法突破金丹期,则不会采补你二人,若实在不得不采补你们,之后,我也会补偿一二。你二人在妖鬼林,为我护法,我很感激,若我一日不死,则护你二人一日周全,不成问题。至于你二人难熬之时,彼此抚慰...实话说,对女子和女子的这种行为,我并不讨厌...你们继续,我到门外,帮你们把风,如何?”

  宁凡微微一笑,推门而出,留给冰灵月灵姐妹,充分的空间,做她们爱做的事情。

  二女是宁凡的鼎炉,若是二女和男子做这种事,宁凡或许很动怒,不过女子之间,又不会丢失什么,有什么好生气的。

  甚至,他发现,当他被二女的香艳刺激到的时候,丹田之中的阴阳锁,竟然血线多了一些。

  如今的阴阳锁,原本青玉之身,已然遍布红线,隐隐成了一块血红玉锁。

  让宁凡惊讶的原因,是观看冰灵与月灵的活春宫,竟然也能够刺激阴阳锁晋级,虽然效果,远不如宁凡亲自采补来得快。

  他心头一动,以他如今的实力,采补元婴女修,突破阴阳锁第二层功法,困难。采补碎虚女修,突破阴阳锁第三层功法,简直是找死。

  但,如果仅仅是潜入到女子宗门,观看那些女修们活春宫,又会如何呢?

  这样似乎,也能提升阴阳锁等级,修炼《阴阳变》...且,只要自己隐藏的够好,不被发现,基本没有任何危险。

  意外发现阴阳锁的第二种晋级方法,宁凡非但不责怪冰灵月灵姐妹,相反,对她二女的感激,更多了一些。

  他在屋外把风,而屋内,不时传出难耐惹火的娇吟声。隐隐约约,还能听到二女口中,含糊不清地喊着‘宁凡’二字。

  宁凡微微一怔,险些跌倒。

  敢情二女在彼此抚慰之时,意.淫的,竟然是自己...

  宁凡,哭笑不得!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