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70章 东溟钟,诛仙令(第二更)

第70章 东溟钟,诛仙令(第二更)

  府库第二层,阵法防御被斩离一剑,斩出一个缺口。

  宁凡与楚臣,进入第二区域,眼前玉架之上,满满盛放着金色念珠,以及各种鬼修法宝。

  宁凡的目光,落在念珠之上,一霎火热之极。数百颗金丹期念珠,若能全部炼化...

  而他的目光,落在几件鬼修法宝上,更是微微一愣。此地有数百件法宝,但其中有几件,竟灵性远超其他。

  “器灵法宝!”

  他毫不犹豫,开始大批收取念珠,且亦将器灵法宝收走。一旁渔夫打扮的楚臣老儿,却对念珠毫无垂涎之色。

  “我二人速去第三层取灵药,何必为了这些念珠浪费时间。”

  他身为紫部大长老,紫部之中的念珠,亦有好几百颗,对他还无用处。他唯一需要的,便是大量灵药。他早已决定,炼化灵药,突破元婴期,冲击第四阵域!

  楚臣做梦都想不到,这念珠,对活人而言,是提升神念的好东西。

  进入第三层,楚臣还想依仗宁凡施展斩离剑斩开大阵,自不会在此与宁凡计较,虽说平分府库,但这些念珠,便姑且不与宁凡计算了。

  宁凡对楚臣的话不置可否,收取完数百颗念珠之后,目光望向第三层通道,眼神微微一闪,暗忖骨皇尚未追来,倒是可以继续盗药的。

  十息之后,第三层阵法防御,被宁凡一剑焚去。

  百息之后,第四层阵法防御,同样被宁凡一剑焚去。

  宁凡与楚臣的动作很快,此刻可能刚刚有人禀报青部大长老,府库被盗!

  第四层,是一座冰气缭绕的仓库,寒气逼人。其中贮藏的,皆是千年年份以上的灵药。甚至,还有少数两千年、三千年灵药。

  几乎是同一时间,宁凡与楚臣目光一动,齐齐一拍储物袋,开始疯狂收取灵药。

  青部的灵药储藏,数量极为惊人,二人却根本不看种类,不辨年份,出手如电的收药。

  唯有少数几种珍稀之极的灵药,对楚臣突破元婴期极为重要,这时候,楚臣才会出声,跟宁凡讨要灵药。

  “小友,这汰玉翡翠,对老夫极其重要,可否割爱,让给老夫?”

  “小友,你看这两千年的木风草,可否让给老夫?”

  “那个,小友,这株血玉兰...”

  楚臣的口气,没有一丝威胁,完全是商量。宁凡的斩离剑,给他极大的危机感,但他隐隐感觉,宁凡仍然有隐藏的实力,一旦实力爆发,将对自己造成莫大威胁。

  故而,他堂堂紫部大长老,对区区一个融灵后期小辈,口气却是极其客气。这要让紫部之人看到,一向暴脾气的楚臣,会和人如此和声细语,定会吃惊不小。

  “可以,你拿去。”

  对灵药种类,宁凡没有太多选择,应该说,以他的修为,还用不上四转丹药,故而根本不急。倒没有必要为了这种小事,与老者闹不开心。

  而在青部府库之中,宁凡再次将化婴丹的不少药材凑齐,虽仍旧缺少一两味,缺的却已经不是那么多。

  灵药收取完毕,第四层府库中,还有几件品质极为不俗的鬼修法宝。

  五件上品巅峰法宝,两件极品法宝!

  五件上品巅峰的法宝,是金、青、赤、黄、蓝五色飞剑,似乎是成套飞剑,五剑齐出,威力堪比极品法宝!

  而另外两件极品法宝,一件是一个纯金色的小钟,名为东溟钟,另一件,却是一个血色骷髅,似乎是以某个强横鬼物的头骨炼制,名为镇鬼骷。

  其中,那镇鬼骷,显然比东溟钟品质更高、威力更强。一见此宝,楚臣竟罕见的露出、比最初看到千年灵药更火热的目光。

  相反,宁凡的目光,却是扫过五色飞剑,微微一诧,再落在东溟钟上,似看出了一丝什么,竟在眼中,深藏起一丝震惊之色。

  “我要东溟钟!”

  “我要镇鬼骷!”

  二人的言语几乎同时响起,当发现二人目的并不冲突之时,楚臣哈哈一笑,而宁凡亦是目光一松。

  “好,小友便收取东溟钟,老夫便收取着镇鬼骷。至于那五柄飞剑,老夫要之无用,也送给小友好了。”

  楚臣倒不是大方,那镇鬼骷实际颇有来头,是某个化神鬼物的头颅炼化,若有此物,他此生甚至有一丝机会,晋入化神,当然,这丝机会,只对鬼物有效,对宁凡是毫无作用的。

  此物比起东溟钟,珍贵不少,楚臣将五柄飞剑让给宁凡,二人倒也算是平分了宝物。

  “恩。”

  对老者的好意,宁凡自不会拒绝,一剑焚一阵,轻易破去五行飞剑与东溟钟的阵法防御,收走二宝。

  倒是楚臣老者,几经周折,也破不开镇鬼骷的阵法防御,无奈一笑,望向宁凡,难为情道。

  “小友帮老夫斩开此阵吧...”

  堂堂紫部大长老,竟向融灵小辈恳求,但楚臣,却丝毫不觉得丢人,宁凡,有让他相求的实力。

  “可以!”

  宁凡斩离一挥,便帮楚臣斩开镇鬼骷的阵法光幕。

  无论是五行飞剑,还是东溟钟,以宁凡如今法力,皆无法驱使,然而让宁凡在意的,却并非东溟钟本身,而是小钟之上,铭刻的上古铭文。

  那种铭文,在乱古大帝的记忆中,似乎是某种妖族文字,但即便是乱古,也认不出太多文字。

  虽不知这古钟铭文,究竟有何含义,但宁凡隐隐觉得,此铭文价值,远在极品法宝之上。即便铭文无用,宁凡也不觉得吃亏,毕竟那镇鬼骷对鬼物价值连城,对自己,几乎无用。

  “哈哈,痛快!小友个性,即对老夫胃口,不如随老夫一道,去紫部坐坐...”楚臣捧着血鬼骷,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。

  “承蒙大长老好意,不过晚辈还是喜欢独来独往...”

  宁凡对楚臣拱手一礼,遁光一冲,离去。

  与此同时,府库之外的大地,正猛然一震,被白骨巨人一脚踏下,整个青部,一片片大地龟裂,地陷三尺!

  一个百丈巨人,大发雷霆之怒,他明明感知到斩杀分身的‘人类’,就在青部躲着,却无论如何,找不出此人。他的怒气,发泄在大地之上,一路房屋、竹林,皆被其横冲直撞,踏灭!

  而宁凡刚刚离开府库,立刻便感到,一股强横之极的神念,从自己身体横扫而过。

  只是他不动声色,立刻以化身之力,遮住阳气,并未泄露身份。

  目的已达成,没必要在此和骨皇纠缠,青部大乱,正是自己浑水摸鱼,离开青部的好时机,想来不会有人关注自己。

  他直奔回竹楼而去,青部之中,心怀叵测的鬼物多如牛毛,不缺自己一个。

  而夜空中,始终响震着骨皇分身惊怒的吼叫,让青部一个个高手,胆战心惊,却不敢阻拦骨皇发飙。

  “人族,你给我滚出来!”

  ...

  竹楼外,宁凡左右寻思,还是决定给二女道个别。

  只是他回到竹楼,却发现二女已然踪迹全无。在骨皇如此大的动静之下,二女想要熟睡,也是不可能的吧。

  恐怕二女清醒过来后,已然趁乱逃离青部了吧。毕竟没有伤势,没有奴禁,二女自然没必要再呆在青部。

  只是宁凡心头,未免有些失望。二女逃离,没有等自己回来么。

  “罢了,不过是一场萍水相逢...”

  他摇摇头,收了心思,悄悄离去青部。只是当遁光行出青部地界,飞过青鬼河畔之时,蓦然收住遁光。

  却见青鬼河畔,两个身形窈窕的女子,一白一红,正伫立河畔,等待着什么的样子。

  不是慕微凉与宁红红,又是谁呢?

  “你们怎么在这里...”宁凡降下遁光,微微一笑。

  “等你咯。本想趁乱逃走的,不过逃到这里,微凉妹妹不管说什么也不走了,定要等你。她非说,等你偷完东西,办完事情,一定也会离开青部。看起来,倒让微凉妹妹猜对了呢...怎么,要一起走么?”

  “也好,盗的东西有些多,正需要地方闭关,你二人,便行行好,帮我护护法吧。”

  “切...美得你...”宁红红一抬臻首,倒是没有拒绝。

  而慕微凉,见宁凡将要与自己二人同行,羞蹍一笑,“好...好呀...我帮你护法吧...”

  三道遁光,渐渐消失在残夜之中。而当天亮之后,骨皇搜遍青部,也没找出‘人类’下落,勃然大怒,闹腾一番之后,做了一个决定。

  “哼,分身找不到你,那么,便让本尊降临!只要你还拿着我的骨头,即便其中没有本皇神念,只要本尊亲自降临,便能以‘搜骨之术’,找出你的下落!”

  怒气冲冲的骨皇,离开第三区域,朝第七区域返回,无人敢拦。

  而骨皇离去之后,青部大长老——青冷山,方才有时间大松一口气。

  只是不待其松口气,便立即发现了一件更糟糕的事情。

  “不可能!府库中的灵药,怎可能被洗劫一空,谁干的!”

  族殿之内,青冷山勃然大怒,怒视下方的五名金丹高手。包括屈寒在内,正是趁乱攻击府库之人。

  屈寒等人,对府库居心叵测,这些他早便知道。但他从不认为,屈寒等人有能力洗劫府库。

  婴级大阵,绝不是屈寒等人,短时间能破去的!

  “谁干的!”

  青冷山一气之下,不由勾动伤势,疼痛让他白眉紧皱,犹如一头发怒的狮子。

  “禀大长老,是周明,与楚臣。”

  屈寒咬咬牙,将二人供了出来。

  “楚臣?周明?”

  大长老从脑海中使劲搜索,却根本没有印象,并不记得有什么金丹巅峰的高手,叫楚臣或周明的。

  “禀大长老,那周明,是新加入部落的医官,他是个人族!”

  一名犯事的金丹高手,补充道。

  “什么!人族!难道说!”

  青冷山目露惊怒之色,一股逆血,喷出口。

  他终于明白,为何骨皇会勃然大怒,来青部大发雷霆了。

  敢情自己青部,竟将得罪骨皇的狼子,给引了进来!自己怎么这么蠢,人族进入青部,竟没有被识破。若自己能提前一步,发现那周明隐匿的身份,不仅不会惹怒骨皇,恐怕还是立上一场莫大功劳。

  一场大功,就这么与自己擦肩而过,更害的青部,丢失了储藏的所有灵药?!

  “楚臣,此人是鬼物,变个模样,改个姓名,便难以追踪,不管此人!查,查周明!老夫只要周明!只要找出此人,不仅能讨好骨皇,更能追回被盗灵药!传我青部大长老之令,在第三阵域,对‘周明’,使用‘诛仙令’!敢打我青部主意,老夫要让他,付出代价!”

  “什么!诛仙令!”

  族殿之中,登时便有数名金丹后期高手,似乎听到了极为恐怖的事情,面色震惊,身体发抖起来。

  诛仙令,古天庭处死叛逃仙神,方才会用的神物!只要祭炼此令,并在其上烙印所杀之人一丝气息,此人,必死!

  虽然流落到青冷山手中的诛仙令,不过是残缺之物,但元婴之下,无人可当诛仙之威!只是为了区区一个周明,使用如此逆天之物,是否太过浪费!毕竟一块令牌,仅能使用一次...

  看来这一次,青冷山是真的憋屈,真的动了怒!真的对那周明,动了必杀之心!

  (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,墨水只有一个小小心愿,就是这本书,能上架,能为家里分担压力。对于《悟空》的更新问题,墨水只能说尽量,我自己很爱看《悟空》,也爱看《合体》,也爱看《化魔》,我仅仅是在写自己喜欢的故事,并分享给同样喜欢这些故事的书友。有你们真好)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