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69章 骨皇降临,青部大乱(第一更)

第69章 骨皇降临,青部大乱(第一更)

  (兰色妖姬,aa112562,你们太可爱了!5400字更新。)

  “微凉,不要乱动!不要掐我!”

  “红红,腿不要夹得这么紧,恩,小腹不要抖,我在给你治伤。”

  夜色撩人,而竹楼之中,宁凡也在进行着香艳的疗伤。

  他的手,时而抚过慕微凉的俏脸,疏导着她面部经脉,将复明丹放入其空洞眼眶之中。此刻的慕微凉,已算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,与女尸的相似度,更增了一分。一颦一动,都让宁凡有些恍惚。而每一次被宁凡抚过脸颊,慕微凉都会脸红成苹果,娇躯也是微微颤动。

  她哪里接近过男子,更何曾被男子抚摸过脸颊,心头自是大乱,一颗小心脏,都要跳出嗓子眼。

  而宁红红,则更加悲惨了。浑身被剥得赤条条的,最私密的地方,时不时被宁凡碰一下,谁让她伤口在小腹呢。

  当宁凡微热的手掌,抚过她冰凉的小腹时,她只觉一丝麻痒难耐的感觉,自小腹蔓延开,若有若无。她极想立刻推开宁凡的手,偏偏这是治伤,是她唯一能够伤愈的机会呢。她双手死死抓住床单,紧紧夹紧双腿,仿佛唯有这样,才能保护自己。

  “你的手,如果再敢乱动...啊...不要碰这里...”她努力使语气平静,但越压抑喘息,酥胸起伏的便越是厉害。时不时一声娇吟,更是撩人心思。她想威胁一下宁凡,但她的话,总是难以说得完整。

  “我在给你舒经活脉...安静点,把我撩拨的火起,你绝对会后悔!”宁凡深深呼了口气,将心头欲念扫去,心如止水。面上却恶狠狠地吓了吓宁红红。

  宁红红难道不知道,她那微弱的反抗、责骂,对男人是何种刺激么?

  “红粉骷髅,如露亦如电,如梦亦如幻...”

  宁凡口中默诵经文,以欲念炼魔心,竭力让自己心如磐石。习成《阴阳变》第一层,他的心,已然不被寻常美色勾引。但眼前的两名女子,恢复容貌后,一个个却娇艳欲滴,宁凡自问,望着宁红红娇躯,无法不动心的。唯一能做的,仅有忍耐而已。

  手指在宁红红小腹、腿间游走,所有的经脉都已接续,而宁红红,下身早已湿漉漉一片。宁凡假装没有看见,以免给宁红红造成难堪。至于慕微凉...他更不敢多说只言片语,以免刺激到那害羞的小丫头。

  三人没有感情,正因如此,此刻的行为,才更让人觉得暧昧。

  “好了。”

  在宁凡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,慕微凉与宁红红,齐齐松了口气,终于不用被宁凡折腾了。

  前者双目复明,后者血口愈合,虽然被宁凡占去了大便宜,但也算如愿以偿了。

  但二女还未庆幸,宁凡的话语却又响起。

  “接下来,是解除体内禁制,我会用绝毒以毒攻毒,破去禁制,过程会有些痛,你们忍一忍。当然,为了配合药力,我会为你们疏导全身经脉。不能碰的地方,我尽量不碰。微凉,你也脱衣服吧。”

  “什么!还要再疏导全身经脉!你还没摸够么,姐姐都要受不了了!”宁红红面如滴血,呵气如兰,若再被宁凡疏导全身经脉,她绝对难以不泄身。

  “我...我也要脱么!不...不要...会被你看光的...”慕微凉仅仅想到自己要脱衣服,脖颈便已浮上红晕,她太怕羞了,她无法想象,被宁凡看光自己娇躯,会是怎样可怕的事情。

  “无妨,我不看,我保证。”宁凡给了句不算安慰的安慰。

  “哦,谢谢。”慕微凉又信了,也就她,会相信宁凡。这让宁红红腹诽不已。不看身体,那怎么治伤?瞎摸么?就算真的不看,摸都摸了,比看更严重好不好!

  慕微凉一件件褪下衣衫,胸前凉飕飕的,让她不禁意挡住胸口,已经羞得快要哭出来。

  宁凡微微一叹,果真闭上了眼,而如此,慕微凉才仿佛觉得好受一些,平平躺在,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。

  “我...我准备好了...你开始吧...”慕微凉有些害怕地闭上眼,轻轻咬着唇。

  若能破去体内禁制,便能摆脱鬼奴身份,便能逃离青部。为了自由,姑且忍耐吧。

  唯一让她在意的,是宁凡破解禁制的方法,竟然是使用绝毒。那毒,纵然是金丹高手中了,也难以逼出体内,让宁凡在自己身上下毒,需要的,是信任。

  慕微凉隐隐对宁凡有一种信任,说不清言不明,好似第一次见面就升起了。

  她相信,宁凡不会害她。

  只是当宁凡的手指,触碰到她胸前柔嫩的一刻,她立刻如遭电击,哭了出来,

  “不要...”

  只是宁凡的手指,不可能停下,移动在小腹之上,而她浑身一软,竟羞得晕了过去。

  这让宁红红羡慕不已,晕过去,就不用忍受煎熬了,不是么。她深深知道,宁凡手掌,若有若无带着采阴指力,对女修而言,是何等危险而诱人的东西。

  这却让宁凡心头升起一丝负罪感,自己明明是在给人治伤,为何好像在占便宜一样。

  “你...你轻点...等等,也不要这么轻...这样很痒...嗯...别碰这里...”

  宁红红话音未完,一股撕裂般的痛楚,让她几乎昏死过去。

  “好痛!”

  当然,这痛楚,是绝毒带来的,与宁凡无关,他没有做任何毁人清白的事情。

  就这样,困在宁红红体内的禁制,被宁凡生生撕破,并开始一点一点的抹消。

  “敢这么欺负姐姐,待姐姐能下床了,定然给你好看。”

  ...

  为二女治伤解禁,花费的时间不少,待二女伤势痊愈、禁制解除之后,皆浑身脱力躺在床上,一个昏迷,一个却是累得睡了过去。

  床榻之上,一片狼藉,湿漉漉一片,分不清是哪个女子所为。

  昏迷中的慕微凉,因为恢复双目,解除禁制,气息渐渐柔和、健康。

  而那熟睡的宁红红,因为补上小腹血洞,全身煞气消了九成,眼中不再流动血泪,神情也温柔起来,除了眼中瞳孔,还带着一丝血色,俨然已恢复成一名美人。

  若有熟悉二女的青部高手,见二女如此清丽绝色,必定会震惊不已。毕竟二女之前,一个瞎眼,一个煞气冲天、狰狞凶恶,根本不算美人的。

  不,此刻二女若是出门,估计青部之人,已经无人能认出她二人了,只因二女已由丑陋的二鬼,变成了倾城的美人,反差,太大!

  “这样,应该就可以了。”

  他微微一笑,为二女盖好薄被,掩好娇躯,除了最初动过一**念,之后运转《阴阳变》心诀,再未妄动半分邪思。

  他没有亵渎二位佳人,不仅仅因为人鬼交合,极损修为,更因为他本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采花贼。

  他是,合欢魔!魔亦有道!

  推门而出,竹楼外,夜色已然将尽。而他望着夜空,对天茫然。

  在井水中,将手上绝毒洗净,宁凡轻轻伸个懒腰,将倦意压下。实际上,为二女治伤,最疲惫的,应该是他才对。

  在妖鬼林这种险地,宁凡没有休息时间,时时刻刻都要保持十二分警惕,以免走错一步,万劫不复。这同样很累,心累。

  若是可能,他倒是极其愿意带走二女,一起离开妖鬼林,甚至,若小貂听话些,他也愿意带走小貂,当个碎虚打手。妖鬼林,不适合居住,宁凡倒愿意,让她们感受感受外界的美好。

  不过可惜,妖鬼林中的鬼物、妖物,根本无法离开此地,一旦离开此地,便会灰飞烟灭。

  或许,宁凡与小貂、与慕微凉、宁红红,只有这不到半月的缘分吧。

  “小黑,妖鬼林的第八区域,你见过么?”他心头忽然一动,传音入鼎炉环,问小貂一句。

  “你是说第八阵域么...第八、第九阵域,饲养的,似乎是远超碎虚的鬼物,不可能在雨之仙界饲养。连通第七、第八区域的,不再是空间黑雾,而是‘破界之光’。想要进入第八区域,不仅需要超过碎虚的修为,更重要的,是需要足以承受‘破界之力’的仙人之体!第八区域,不在雨之仙界,听说,存在于古天庭中!”

  “古天庭?”

  宁凡微微诧异,想不到,这九阴之地的设计,如此玄妙。

  前七区域,放在雨界,后两区域,却放在古天庭,而设阵之人,以破界之光,将两处不相连的世界连通,只要穿过第七区域的破界之光,甚至可以进入古天庭。

  那处地方,似乎是四天九界无数高手梦寐以求的存在。想不到,雨之仙界便有这样一个入口。

  这个隐秘,恐怕除了自己,雨界再无第二个人知晓了吧...

  不过这个隐秘,对宁凡而言,又有什么用处呢?

  他将杂念收起,开始斟酌盗宝的计划。二女得了自己恩情,料想不会阻拦自己夜行。明夜,府库守备最松懈之时,便是自己出手之机...

  他正思索之际,一道轰隆隆的巨大轰响,伴随着地面的疯狂震动,遥遥传来。

  而一瞬,整个青部鬼物,俱是推门而出,望着残夜之中,一尊身高百丈、息如雷霆的白骨巨人,各个露出畏惧的神情。

  “骨皇分身,降临了!速速迎接!”

  青部的金丹巅峰大长老,一个青衫老者,一道青虹破空而去,匆匆迎接那百丈巨人。

  那巨人,散发着金丹巅峰的气息,但纵然是元婴初期高手,恐怕也能轻易捏死。

  “人类,给本皇滚出来,本皇知道你在这里!”

  那白骨巨人,森然冷笑,一丝冥冥感应,感知到宁凡的所在,强横的神念扫了过来,横扫青部,寻找的,赫然便是宁凡,这让宁凡面色大变!

  白骨巨人,骨皇分身!此人,为何会在此时出现!

  自己盗宝计划即将成功,为何会在此时,来了骨皇!但听其言语,其目的,显然是在追击自己了。

  宁凡确定,魅晨没有暴露气息,那么骨皇追到自己,必定是凭借其他手段了。

  他心思百转,忽而想到什么,暗暗咬牙,知道骨皇为何追到了自己。

  储物袋中,那截玉质晶莹的断骨,其上,竟寄种了一丝极为隐蔽的神念之力,定是当初宁凡斩杀骨皇分身时,被分身必死之际种下!

  “大意了!”

  他挥掌取出小截白骨,张口吐出斩离剑,一剑将白骨之上神念焚灭,旋即匆匆抽身,立刻便向府库遁去。

  原本他打算明夜盗宝,但却不曾想到,会被骨皇的第二具分身追了过来。且这第二具分身,处在第三阵域,可发挥碾压元婴初期的战力,宁凡自问施尽手段,也未必是骨皇分身对手。

  没时间等明天了!在骨皇找出自己之前,自己必须立刻前往府库,将念珠盗出!

  好在骨皇的出现,已让青部打乱,这个关头,或许正是自己盗取府库的最好时机。

  且存在这种心思的,绝不仅仅只是宁凡一人。

  他回头望望竹楼,那里两个女子还在酣睡,但宁凡恐怕没有机会和二女道别了。

  盗空府库,而后迅速扬长而去!一切,要快!

  ...

  夜空之下,白骨巨人蓦然惨叫一声,露出震怒之色。

  他正在感知寄存白骨上的那丝隐晦神念,却不曾想,会被宁凡一剑斩了去。

  剧烈的疼痛,让他心头一抽,勃然大怒。

  “人类,你果然在这里!好,今日本皇纵然平了青部,也要把你找出来!”

  他怒吼一声,单凭吼声,便一声震落无数金丹初期高手。

  而一见骨皇竟要平了青部,青部大长老面色大变,根本不知发生了何事,他毫不犹豫,开启了青部所有府库的阵法防御,以防止有人趁乱盗宝。同时纵身挡在骨皇身前,恳求道,“陛下,不知我青部如何得罪了陛下,请陛下给我青部解释的机会...”

  “滚!”

  骨皇一掌拍开,金丹巅峰的大长老,直接被一掌扫飞,吐血坠地,一击重伤!

  但大长老却不敢有丝毫怨言,因为伤他的,是堂堂骨皇!

  趁青部大乱之际,宁凡直奔府库,而数个青部高手,正在趁乱攻击府库大阵,已破开了一半。这阵光,是大长老开启的紧急阵法,已不容许任何人进入,包括看守府库的长老本人。

  而大长老,果真有先见之明的,围攻阵法、企图打府库主意的,有楚臣,亦有看守府库的屈寒长老、诸位高手,果然,众人都不是省油的灯,更并非善与之辈。

  其中一个金丹中期高手,一见宁凡出现,登时面色一冷。

  此地,共有七人想趁乱打府库主意,若加上宁凡,便有八人。多一人,众人瓜分府库,便会少分一份,此人自是极不情愿的。

  “周明,你区区金丹初期,战力低下,竟妄图打府库主意,找死!”

  金丹中期高手,眼光一冷,挥手祭起一见鬼修法宝圆珠,朝宁凡头顶打来,竟是想以雷霆手段,灭了宁凡,减少竞争者。

  只是,金丹中期高手的攻击,落在宁凡眼中,却化作一道冷笑,张口一道星光剑影飞出,一剑,竟将中品等阶的圆珠法宝,一击击碎,焚为飞灰!

  鬼修法宝,皆是用念珠制成,以神念之力为宝身,而宁凡的斩离剑,焚魂神通,焚得正是神魂之力,何惧鬼修之宝!

  剑光不减,直刺金丹中期鬼修,无形之火一焚,堂堂金丹中期的鬼物,竟直接化为飞灰消散。

  在场的鬼物,包括楚臣与屈寒在内,俱是背心冷寒。

  这是什么法宝!对鬼物而言,就仿佛是克星一般。难道是,虚级附灵神通——焚魂神通!

  而众人更是意识到,宁凡施展的,根本不是鬼修法宝,而是人类法宝!

  “你是人类,你是斩杀骨皇分身之人,我懂了,难怪骨皇会莫名其妙,前来青部生事!”

  屈寒微微震惊,未曾想过,自己之前小瞧的‘周明’,竟是闹得妖鬼林不得安宁的罪魁祸首。

  但更让她震惊的事情,随机出现。但见宁凡熟练挥掌,取走金丹中期的念珠,斩离剑影一动,根本不与其他人交手,一剑斩在‘婴’级神念大阵之上,焚魂神通一动,顿时在阵光之上,焚出一个一人通过的缺口。

  他二话不说,身化冰虹,穿入缺口中,而缺口迅速愈合。

  无人能料到,宁凡竟一剑斩破了‘婴’级大阵,领先众人,直接进入府库之内!

  除了一人,一个从始至终,没有小觑过宁凡的老头——楚臣!

  他在宁凡斩开阵光缺口的一刻,同时纵起身形,一跃冲入阵光之内。

  而后阵光愈合,纵然是屈寒,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宁凡与楚臣,率先进入阵法之内,盗空府库!

  “竟被他们捷足先登了,可恶!我等速速攻击大阵,将阵法完全破开,不能让他们独享其成!”

  楚臣离去,宁凡亦斩杀了一个破阵之人,包括屈寒在内,已只剩五个盗宝者,破阵速度,已大不如前。

  而在这个关头,宁凡与楚臣已冲入府库第一层,开始各自席卷起第一层的百年灵药。

  “小子,有你的,竟能一剑斩破婴级大阵,难怪能灭骨皇分身!老夫佩服!老夫紫部大长老,楚臣,要不要与老夫联合,平分这府库灵药!”

  “联手?前辈都显露真身修为了,我还有拒绝的余地么?原来前辈是紫部大长老,失敬失敬。”

  二人嘴上搭话,手中却是不停,仅仅数个呼吸,已斩碎第一层数百个木架防御,将一应灵药尽数收入储物袋。

  至于散落在地的灵药,二人心有灵犀,皆没有浪费时间收取,齐齐直冲第二层。

  此刻青部大乱,时间就是金钱,偷得越快,好处越多。

  二人平分府库,总比二人争斗,浪费时间,渔翁得利来得好。

  至少,宁凡没有把握斩杀楚臣,而楚臣,亦没把握斩杀宁凡。

  此刻的宁凡,已完全显露融灵后期修为,这让楚臣震惊不已。

  震惊的,是宁凡果然和之前料想一样,是融灵修为。

  “融灵后期修为,能斩骨皇分身,更敢来第三阵域...这小子,不仅实力惊人,胆魄更是极大...雨界,出了个了不得的人物...”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