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044章 九转铅品药魂!

第1044章 九转铅品药魂!

  宁凡一共从红藏的储物袋中,缴获了六个古佛道果,****分的话,便是他吃三个,屠皇吃两个。还多出一个,按照分配比例,他可以吃一大半,屠皇则可以吃一小半。

  以宁凡的个性,本来绝不可能将古佛道果这种好东西,白白送给外人吃的。

  但谁叫屠皇这一路上对宁凡颇为照顾呢,路上收获的天材地宝,绝大多数都到了宁凡的肚子里。

  屠皇对他大方,他自然不可能对屠皇小气的,想了想,摇头道,

  “还是平分吧。我一共获得了六个古佛道果,你我各吃一半。”

  “咯咯,想不到你竟还有如此大方的一面…不过我喜欢!那就一人一半!”屠皇美目一眯,笑道。

  “不过应该不会在此地服食吧?”

  “那是自然,古佛道果的服食有诸多讲究,此地绝非最佳选择。待你我进入第五层,再行服食!”

  宁凡与屠皇一副言谈甚欢的模样,完全将巫言等人当成了空气。

  对此,巫言等人自然不敢有任何不满,便是那刀疤男子,也只能恭恭敬敬待在一边,任由宁凡与他的小媳妇在他眼前‘打情骂俏’。

  阻挡在五层入口的六角石门,十分坚硬,据巫言声称,此石门需要二劫仙尊的实力,才能轰开。

  宁凡的总体实力,并没有达到二劫仙尊的程度,但仗着逆海剑的七星重量,仗着幻术夜明珠对于刑环的压制,他只一击便轰开了石门,而后背着屠皇,朝着第五层步入。

  一点也没有与巫言等人同行的意思!

  也没有人有胆量和宁凡同行的,见识过宁凡的恐怖杀戮,强如巫言,面对宁凡之时都有些胆寒。

  直到宁凡离去后许久,巫言快速跳动的心脏,才一点点恢复平静,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
  “巫言大人,我们还去第五层积攒幻试分数吗?”刀疤男子等人同样送了一口气,对巫言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  “不,我们已经没有必要跑去第五层冒险了。石当、红藏两大对手已死,此次幻试之中,成绩有可能比我高的,只剩下两个——杀百楼和宁凡道友…最不济,我也能入前三,你们幻海部跟着我部行动,再加上能和宁凡道友共享一半成绩,仅凭幻试成绩,至少能得幻试第四的。只要能保住性命与地图到最后,最终成绩,最起码也能是第四吧…”

  “第四名!”刀疤男子难掩神情激动。

  以他幻海部的实力,本来绝无可能拿到夺陵战第四名,若真有这等幸运,绝对是托了宁凡、巫言的福气!

  “我的目标只是前三,你幻海部的目标则更低。目标已经能够稳稳达到,没有必要再进入第五层冒险了。第五层历来都是古魔的葬地,因执念过重,死后化生尸魔的存在,绝对不在少数,其中更有一些,达到了万古仙尊级修为…”

  “嘶!第五层竟如此凶险,那我等还是不要进入好了。”

  “嗯。幻试时间已经过去大半,我等且把前四层的区域,再多探索一些便可…”

  “是!一切都听巫言大人的吩咐!”

  …

  巫言等人的动向,宁凡并不关心。一入第五层,宁凡便被此地阴森庞大的魔气所吸引。

  “此地好重的魔气!等等,这吼声…竟是古魔!”

  迷雾笼罩的前方,隐隐传来古魔吼声,让宁凡顿时有了凝重,闭上眼,微微散出神念。

  很多…这火魂塔第五层中,古魔气息的数量,几乎达到一个极其庞大的程度!

  但,没有一只古魔拥有生命,这里的古魔都已死去,并在死后,化作尸魔…

  按理说,修士死后尸变,继而化作尸魔的几率是很小的,但这一几率,并不适用于古魔一族。

  古魔一族善于锤炼肉身,肉身死后往往能够在相当长的岁月中,保持不腐。

  肉身长期不腐,一旦岁月悠久,便容易出现尸变。

  倘若尸身存放在那种阴气极重之地,并拥有特殊的山川格局,则这尸变几率,还能更大!

  显然,这火魂塔第五层,似乎就是一处古魔尸变的绝佳之地,此地栖息着的尸变古魔,数量不下于万头!

  “这些古魔,是火魂塔第六层的护卫,拱卫在第五层,是想阻止旁人进入第六层。历届夺陵战开始,第五层的山川格局都会出现大幅度改变,唯一不变的,是这些忠心耿耿的古魔,始终守卫在此地,如同戍卒一半。”

  “戍卒是么,也就是说,第六层中,有这些古魔意欲守卫的东西是么…”宁凡目光微动,问道。

  “不错,这些古魔意欲守卫的东西,正是你我此行目的。”

  “什么东西?”

  “去了便知,对你而言,绝不会是什么坏东西便是,反而会有极大好处。”

  第五层的危险程度,与前几层完全不同,在这里,宁凡行进速度不敢太快,一旦动静太大,便会引来大批古魔守卫的围攻。

  这些古魔守卫的数量太过庞大,分布更是极为零散。宁凡幻术夜明珠的力量,已经使用过三次,剩余力量不多,还得拿来应付不知何时来临的三焰追杀,自然不能在这些古魔身上肆意浪费。

  于是,路上但凡遇到古魔拦路,宁凡也只是动用本身古魔修为迎战罢了。

  如此过去了三天,时间已是幻试开始后的第二十一日。

  “若是早知道你修为解封后的实力如此之高,我就该事先多替你凝聚几颗幻珠的,必定能大幅提升第五层的赶路速度。可惜凝聚这样一颗珠子,对我的幻术力量消耗极大,甚至会动摇一丝根本,如非必要,我是不会损耗元神来炼制这种珠子的…”

  见宁凡费了偌大的功夫,才灭杀掉一只碎念后期的古魔,屠皇不由得蹙了蹙眉。

  整整三天时间,她与宁凡才朝着第六层入口,行进了十分之一的路程不到,这速度有些慢了。

  一方面,是因为宁凡刻意压制着速度,另一方面,则是屠皇每每途径一些凶地,都会花些时间指挥宁凡破除幻术,搜罗了不少好东西。

  但由于四周古魔太多,并不是什么安全环境,无论是这些第五层的收获,还是之前的古佛道果,宁凡都没有时间炼化。

  饶是如此,按照这个行进速度,时间似乎也有些不够的…

  “实在不行,我便解封修为,强行赶路吧?”宁凡送葬完古魔,微微闭上双眼,一面给这名被送葬的古魔默哀三息,以此为葬礼,一面对屠皇道。

  他不仅仅是在灭杀挡路古魔,更多的,却是在送葬,以术道合一的杀生术,替这些古魔送葬,让他们彻底安息。

  说来也有些好笑。

  宁凡当初替申二十三送葬,凭借杀生术的缘故,吸收了申二十三残存的大部分血肉精华,从而大幅精进了古魔修为。

  他当初还以为,给每一个古魔送葬都能获得如此巨大的好处,如今看来,似乎并不是这样。

  进入第五层已经整整三日,期间他所送葬的古魔,起码也有一二百个了,然而送葬了这么多古魔,宁凡的古魔修为竟只精进了极少一丝,远不如送葬一个申二十三来得好处巨大。

  宁凡不由得有了些许猜测。

  以杀生术送葬古魔,所获得的修为提升,与对方生前修为高低有直接关联。

  第五层中,他葬灭的古魔数量虽多,然而绝大多数都只是第一步修为,只有极少部分,修为达到天魔十二涅的境界。

  相比生前疑似仙王存在的申二十三,送葬这些古魔带给宁凡的好处,就有些微不足道了。

  “你剩下的幻珠力量,还有多少?”屠皇顿了顿,问道。

  “不到三分之一,若是全部用掉,应该足以在极短时间内,赶到第六层。但之后没用此珠在手,再遇到危险,我便很难从容应对了…”宁凡答道。

  “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你姑且用掉此珠剩余力量,倘若再有风险,我来解决!只是不到万不得已,我是不会在修为恢复前出手的,此举只是应急措施,对我的损害极大…只是彼此此行之事,这点损伤并不算什么。这个答案,我一定要弄清,不论付出什么代价…”屠皇固执道。

  也就是说,真遇到三焰来人的袭击,屠皇即便修为未复,也有后手可以应对是么…有这种保障,便足够了。宁凡点点头,翻手取出了幻术夜明珠,这一次,直接将夜明珠的全部力量用尽。

  幻术夜明珠伴随着咔擦一声,灵性耗尽,从中碎开。而宁凡,修为气息节节攀升,行进之时再无顾忌,直接化作一道璀璨红芒,疾驰狂奔!

  这一动静太大,几乎在刹那间,便惊动了整个第五层的古魔守卫!

  可惜,倘若是修为压制下的宁凡,面对这些古魔守卫还会感到棘手,此刻的他,则往往只需一个照面,便可葬灭数十名古魔!

  便是那些被巨大动静吸引而来的仙尊级古魔,也无法阻挡此时此刻的宁凡!

  新晋仙尊修为的古魔,击杀一名!

  万古第一劫修为的古魔,击杀两名!

  新晋仙尊修为的古魔,再杀两名!

  万古第二劫的古魔,击杀三名!

  宁凡在这第五层的战绩不断攀升,只半个时辰不到,便走完了此层剩余十分之九的路程,并葬灭了第五层中盘踞着的全部八只仙尊古魔!

  战绩的飙升,带给宁凡的好处也是巨大的。送葬普通古魔,修为提升或许微乎其微,但送葬仙尊级古魔,好处却是不容小觑的。

  连续葬灭十二只仙尊古魔,宁凡吸收了大量血肉精华,他能感受到自己古魔修为有了极大精进,只是由于血战次数不足,目前古魔修为仍局限在半步踏入天魔十涅的层次。

  不过按照宁凡估算,一旦他累积了足够多的血战经验,则突破之后,修为绝不会只是刚刚突破天魔十涅的程度,而是…朝着天魔第十一涅迈进了不少的程度!

  越往后,古魔修为便越难提升,连葬八名仙尊古魔所带来的好处,起码可以节省普通古魔百万年以上苦修的。

  一路前行,一路送葬,宁凡修为随着送葬古魔之事不断精进,却无法露出喜色,而是始终保持着肃穆。

  葬礼之上,不该有笑声,何况是为如此之多的古魔强者送葬…

  第五层八只仙尊级古魔,全部安息了…

  四十三只天魔十一涅、十二涅的古魔,也全部安息了。

  此地或许还有古魔,然而大多都是宁凡只凭古魔修为就可以对付的存在了。

  而这一路狂奔,幻珠力量消耗极为巨大,才刚刚到达第六层的入口,幻珠力量便用尽了,刑环再一次将宁凡修为封印。

  接下来的路程,是无法再恢复修为了,除非毁掉刑环…

  吼!

  遥远处,整个第五层的古魔,都还在朝宁凡所在之地追赶。

  这些都是修为不足、跑得较慢的古魔,修为强、跑得快的,已通通被宁凡葬灭,余者不足惧。

  “不立刻进入第六层吗?”背后的屠皇,见宁凡在第六层入口处驻步不前,微微蹙眉,问道。

  “稍等半日吧,我想将此地古魔,通通送葬。”宁凡耳闻着四面八方的古魔嘶吼,叹息道。

  “是因为你灭杀古魔之后,能从中获得修为提升的好处,才想在此地稍留半日么?半日倒也不长,到了第六层,路就十分好走了。若是有助于增加你的实力,也不是不能让你多留半日的…”

  “是…”口中说这是,然而宁凡心知肚明,余下的古魔,大都是实力不如他的存在,能带给他的好处,太小了。

  若只是从修为提升上看,他多留半日少留半日,其实没有多少意义。

  但宁凡偏偏就想多留些时间,好将此地古魔一个不落的全部送葬…

  第五层的古魔全部都在朝着此地赶来,这很好,可以省去宁凡分开寻找它们的时间。

  只是这些古魔赶路速度不尽相同,宁凡也只能多等等,等它们缓缓跟来,再替它们一个个送葬。

  这些意义,宁凡没有和屠皇讲解。

  杀生术的奥秘,屠皇也看出了少许,宁凡却也没有更多的解释。

  他只是默默将屠皇放下,默默停留在这里,默默地施展杀生术,替一个个神智不全、怒吼杀至的古魔…送葬。

  当年的墨重仙帝,究竟是存了何种想法,才传授给他杀生术,宁凡不得而知。宁凡也没有自负到以为,只要学成了杀生术,他就真的成了传说中的封魔巅主人。

  葬,是战士的奢望。

  古魔一族大多生于战场,死于战场,若是古魔还有同伴存活,或许回来葬灭这些古魔尸身。

  但可惜,此地盘踞着的古魔,早已没有幸存同伴。

  也许这里的古魔,和之前的申二十三一样,都是为了守护紫斗仙域而战死的烈士。

  又或者,并不是…

  但这并不是多么重要的事情,领悟了杀生术的真意与责任,宁凡很难再对这些尸骨无人收的古魔坐视不理。

  他的肩头,似在明悟那杀生术真意的时刻,有了一丝责任感,有了一丝…感慨于万古苍凉的追悼。

  半日很快就过去。

  整个第五层一片死寂,已经再无法听到任何一个古魔的发狂吼声。

  全部都已…送葬完毕。

  “可以走了。”宁凡淡淡对一旁的屠皇道。

  “倒也不必急着走了。你居然杀光了此地所有古魔,还真是让我意外。好在这些古魔一去,此地便算是极为安全了,倒是炼化收获的绝佳之地,来,我以秘宝释放圣人意志,助你加快炼化!”

  “在这里?”

  “对,在这里。以你我幻术造诣,第六层只要小心一些,便没有太多风险,但却必须时刻保持全神贯注,一丝一毫也不可松懈。到了第六层,便不可再分心炼化任何东西了,丹药、灵果,一切的一切,都不可分心炼化,否则你极可能在炼化一半之时,一个不慎中了幻术,而不自知,白白丢了性命。”

  “第六层竟如此危险?一丝松神都可能殒命?”宁凡诧异道。

  “一丝一毫也不松懈,不就可以了,真是大惊小怪。且你以为,我为何要煞费苦心,替你搜罗灵药提升药魂等级?若是你的药魂等级不升上去,打坐炼化药魂石时,极可能就松神死掉了…别废话了,快来这边盘膝坐下,炼化我们这几日的收获。”

  听屠皇这么说,宁凡也不再拒绝了,当下便盘膝坐下。

  先是稍稍稳固了一下体内多出的那些古魔修为,而后便取出一种种灵物,首先提升的,自然是药魂等级了。

  对于炼丹一道,如今的宁凡已经没有多少重视了。不过药魂等级的提升,所带来的自然不只是炼丹术的提升,同样可以提升战斗力的。

  药魂的敏锐感知,已无数次帮助宁凡在敌人偷袭时,避开了对方的攻击。

  当然,在大卑族内,药魂还能用来施放合魂术。合魂术种类繁多,根据种类的不同,可以对攻击、防御、速度、抗性等不同属性进行增幅,使得修士实力大进,还可以拿来削弱敌人的种种属性…

  如此一来,宁凡对于药魂的提升,自然也是有期待的。

  原本已经临近八转上级的药魂,很快便在种种天材地宝的堆积之下,彻底突破。

  继而开始朝着八转巅峰靠拢,再之后…突破!

  九转药魂的等级越来越近,宁凡本以为,以他付出在炼丹术上的时间,他的药魂本永远不可能突破到九转级别。

  然而这一刻,这一从前只能想象的药魂境界,已经近在咫尺!

  可惜,纵然宁凡一路收获颇丰,仍旧不足以让他彻底突破九转药魂的级别,还是差了一丝。

  从八转到九转,好似有一道沟壑。那沟壑很浅,很浅,至少表面上看是这样,然而真要去填,这个沟壑却如同怎么都填不满一般!

  此刻,宁凡有了这么一种感觉,他体会到了突破九转的艰难!这种艰难,甚至还要比旁人更加严重,因为普通人基本都是按部就班提升药魂,基础十分坚牢,而宁凡近日药魂提升的速度有些太快,以至于他的药魂…有了虚浮!

  这虚浮,同样成了彻底突破九转的一大难题,好在宁凡的身边,还有屠皇在。

  屠皇也是大卑人,同样天生具备药魂,大卑人的全民炼丹,可不是说笑的。

  她对于药魂之事不甚看重,反倒对于幻术一道浸淫颇深。此刻为了一举替宁凡突破九转等级,她忽然做了一个看似疯狂的决定。

  挽起了纤薄的衣袖,露出凝脂般的手臂,伸到了宁凡面前,青葱般的手指,在自己手臂上一划,便立刻有了一道伤口,流出血液。

  “吸我的血!”屠皇不容拒绝地说道。

  “…”宁凡有些无语,屠皇忽然来这么一出,是几个意思?若非已经对屠皇有了少许信任,换做任何一个人这么做,宁凡都会下意识拒绝此事。血可不能随便乱吸,尤其是陌生人给的血液,难保不会有算计的…

  对于屠皇,宁凡并不认为她会算计自己,但却十分好奇这个行为背后,有什么意义。

  “别浪费时间,血要流到地上了!还不快吸!”屠皇急声道,她的血液若是白白流到地上,可就太过浪费了。

  见屠皇已露急色,宁凡微微皱眉,还是选择了信任,张口封住屠皇手臂上的伤口,甜腥的血液,顿时一丝丝流入他的口中。

  而让宁凡意想不到的是,这血液一入腹,竟瞬间化作庞大的药力,使得他临近九转的药魂等级,终于朝着最后一步开始迈进!

  古怪,人的血液,怎会蕴含如此庞大的药力…

  人的血液虽说会有甜腥味道,但屠皇的血液,未免也太甜了吧,竟有蜜的味道…

  见宁凡乖乖吸食了自己的血液,屠皇满意地点点头,掩下面上一丝苍白,解释道,

  “我年少之时,有过一些际遇,服食过一滴,此物对于药魂之力滋养巨大,然而只对九转之下的药魂有帮助,我只炼化了半滴仙蜜,便令药魂突破了九转等级。可惜,我对于药魂一道并无多少兴趣,辗转多年,药魂等级仍是当初的九转铅品…至于圣域的仙蜜药力,则一直存放在我血液中,今日倒是可以送给你了!”

  “太初仙蜜,我没有听过这种东西,这是大卑族特有的东西么?”感受着那丝蜜糖味道的药力庞大,以宁凡的阅历,都不由得有些动容,嘴堵着屠皇的手臂伤口,无法开口说话,只能以神念方式传音交谈。

  “不是我族之物,这似乎是真界某个大族特有的东西,具体如何,我知道的不多,只在古怪梦境之中看到过一些,却没有想到,会有这等际遇寻找到一滴。”屠皇答道。

  听说是真界之物,宁凡也就不再惊讶此物的药力庞大了。

  觉得血液中剩余的仙蜜药力已经全部度入宁凡体内,屠皇才收回手臂,继而取出一张手帕,将伤口系住。此刻的她无法发挥修为,尝试了一下,发现这微不足道的伤口,竟然无法自行愈合,便只能这般止血处理了…

  宁凡摇摇头,抬手打出一道星光,将屠皇手臂伤口治愈,这才继续炼化体内仙蜜药力。

  想了想,还是说了句‘多谢’。

  屠皇顿时哈哈笑了起来,一点也没有女儿家的矜持,“别谢我,这不过是交易罢了。我给了你诸多好处,等到了第六层,你可得多多出力帮我才是!”

  “这个自然,姑娘大可放心。”

  就算只是一场交易,屠皇也帮了宁凡许多,宁凡自然不可能无视这些馈赠的。

  体内的药魂之力,不断肆虐,不断冲撞,继而化作一只只虚幻的黑蝶,在周遭飞舞,煞是好看。

  “这就是你的药魂形态么…居然是蝴蝶,有趣!我的药魂可是蜜蜂呢,在我大卑族内,有‘魂同本心’的说法,药魂的形态,从某种意义上,是可以反映出修士性格的。蝶与蜜蜂,皆以花蜜为食,有着某种相似。或许你我性格方面,也有某种相似吧。”屠皇大感有趣的欣赏着宁凡的药魂。

  宁凡则微微无语,默不作声地冲击着九转药魂的瓶颈。

  一个药魂形态而已,居然也能扯出这么多门道?呵呵,对于这种说法,他是深表怀疑的。

  一日过去!

  两日过去!

  三日过去!

  某一刻,第五层的上空,忽然祥云笼罩,并有一只巨大蝴蝶之影,在空中浮现。

  便在这一刻,一股绝强的药魂气息,从宁凡身上传出,其药魂等级,终于达到了九转!

  当然,只是铅、银、金、帝之中,最低的铅品九转药魂。饶是如此,宁凡也有些吃惊了。放眼整个东天,都没有太多九转炼丹师的,这一层次的炼丹师,在大卑族或许不算什么,但在外界,绝对已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了。

  屠皇居然真的帮他在短短一月不到,从七转药魂晋升为九转!

  这女人的本事…真大啊。

  “现在可以进入第六层了吧?”宁凡问道。

  此刻的他,单凭药魂之强,便足以抵御大卑族空气中的庞大药气。九转炼丹师的药魂强大,可是不容小觑的。

  “不急,先把古佛道果吃掉,这古佛道果对于神念修行而言,好处巨大。古魔善于炼体,对于神念修行却并不精通,此物正好可以弥补你古魔神念的不足!要知道,神念的强弱,对于幻术的释放、抵抗也有影响呢。日后你若想在幻术一道更为精进,增强神念修为,会是一个不错选择。”

  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,屠皇俏脸微微有些苍白,目光却仍旧明亮有神。

  言及古佛道果之时,她更是不顾形象地舔了舔唇,显然是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吃上几口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