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042章 古酒一滴约共醉

第1042章 古酒一滴约共醉

  水淹一界瓶的杀伤力固然巨大,却也用掉了宁凡九成以上法力,消耗可谓是十分恐怖了。

  宁凡服下几颗丹药,稍稍调息了一番,恢复了些法力,才再次催动水淹瓶,将淹没整个火魂塔第三层的海浪,收回瓶内。

  被水淹瓶肆虐过的第三层大地,已经面目全非,地图上标注的所有地点,都被海浪所摧毁,只剩废墟。

  也有少数一些进入第三层的参赛者,被水淹瓶无差别的一界攻击所灭杀,对于此事,宁凡只能说一声抱歉了。

  大神通修士的斗法,往往会因神通威力过大,波及过广,而牵连众生。好在对于这些以羞辱古魔为乐的参赛者,宁凡并无任何好感,如此一来,误伤之事,便也不存在任何内疚了。

  收起水淹一界瓶,宁凡开始处理杀百楼元神。这元神此刻昏迷垂死,却偏偏保留了一线生机未断绝,无法死后重生,这是宁凡多方计算之后,所造成的结果。

  宁凡先是细细检查了杀百楼的元神,而后从中抽出了三条虚幻魂魄。

  这三条魂魄,皆是杀百楼至亲,一经取出,便痛苦哀嚎,深受杀百楼血神转生术的折磨。

  这是死去无数年的魂魄,早已无法复生,若无宁凡出现,它们会被杀百楼所使用,继而魂飞魄散,失去轮回转世的机会。

  如此看来,所谓的血神转生,不过是剥夺了亲人的轮回机会,从而让自己多获得一次生命罢了。

  宁凡自问,无论发生何事,他都狠不下心对至亲下杀手的,从这一点而言,他的狠辣,比不了杀百楼。

  他也丝毫不想成为杀百楼。

  微微沉默后,宁凡屈指一点,三条魂魄便缓缓消失于天地,归入轮回之中。

  解决了这三条魂魄,宁凡再下杀手,杀百楼便无法重生了。

  并不急于灭杀杀百楼,宁凡对于杀百楼身上的一些东西,颇感兴趣,对其元神种下了重重禁制后,便直接搜魂灭忆,以最为霸道、损害最大的方式搜取了杀百楼的记忆,根本懒得多此一举动用逆灵术。

  如此一来,杀百楼直接识海破裂,成了一个灵智低下的白痴,就算还能复活重生,也只能重生成一个白痴。当然,他是没有再次重生的机会的。

  搜完杀百楼记忆,宁凡蹙眉了许久。他之所以对杀百楼的记忆感兴趣,当然不是对杀百楼杀亲证道的往事感兴趣,而是其他。

  杀百楼的遁术十分玄妙,居然能无视禁空之力飞行,这才是宁凡所在意的东西。此术,绝对是名震天地的大术!

  佛空大遁!

  在杀百楼的记忆之中,宁凡找到了这个名字,但却并未寻找到任何佛空大遁的修习之法。

  倒是从中看到了这样一段记忆画面。

  画面中,杀百楼在一处火焰燃烧的大陆上,朝着一尊巨大雕像叩拜。

  而后,那巨大雕像之上光芒一闪,出现一个虚幻人影,似乎是某个仙帝使用了降临之术,借这尊雕像进行了显化。

  那个仙帝容貌普通,扔到人堆里,属于那种极不惹人注意的存在。

  那仙帝的眉眼,始终带着和善笑意,然而最终,却是传授给了杀百楼佛空大遁、血神转生术等一系列绝学,并给杀百楼的识海种下术式,一旦有人搜魂,则杀百楼记忆中的修炼法门,通通都会崩溃消失!

  宁凡暗道一声果然,是因为有着崩溃术式的存在,他才无法从杀百楼记忆里搜到佛空大遁的修炼法门…

  至于那位传授杀百楼神通的仙帝,宁凡虽未见过,却隐约能猜出一些,多半就是血神转生术的创造者…空焰之主死帝了!

  据这记忆显示,杀百楼不仅仅拜在了楼陀大帝的门下,更与那空焰死帝有着师承关系…想来也是,能学到空焰死帝的不传绝学,杀百楼与那空焰死帝自然不可能毫无关系,他早该想到这一点。

  念及于此,宁凡眉头顿时一皱。

  此番料理了杀百楼,也不知会不会因此惹怒那位空焰死帝…

  随即,宁凡又想起了之前的造化金莲藕…

  制作傀儡,需要诸多材料,其中一种材料,便是修士的元神…

  杀百楼的元神虽说灵智被废,但还是可以拿来充当材料、血祭傀儡的。作为一个人类,杀百楼的杀戮**之强,让宁凡感到不喜。

  但若是作为一个傀儡,就另当别论了…宁凡倒是很愿意拥有一个类似于杀戮机器的准帝傀儡,悍不畏死地冲锋在前,杀死一切阻挡在前方的敌人…

  从这种意义上而言,杀百楼的凶戾元神,倒是炼制傀儡的绝佳材料了。便是那些仙王元神,也未必有杀百楼的杀性重,制造傀儡的效果上自然要差上许多…

  “既如此…便姑且留下这个元神,留待他日制造傀儡吧!”

  至于拿杀百楼来炼制傀儡,会不会惹怒空焰死帝,宁凡就考虑不了那么多了。

  将杀百楼元神封印在特质玉盒中,宁凡这才步入第四层的通道。

  通道的尽头,是第四层的天空,屠皇正半倚着一棵老槐树,双臂抱胸,蹙着眉等待着。

  她嘴上说不担心宁凡生死,脸上却仍旧有着一丝忧虑,当然,这种忧虑究竟是出于对同伴的关心,还是对此行大事的谋划,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总之,看到宁凡平安归来,屠皇是十分满意的,目光淡淡扫过宁凡的身体,见宁凡身上并无杀死万古仙尊的煞气缠绕,便问道,

  “又让那小子跑掉了?”显然是以为宁凡没有真正杀掉杀百楼。

  “不,没有让他跑掉。”

  “也就是说…你想拿他的元神炼制傀儡?”屠皇何等心智,一听宁凡拿下了杀百楼,却又未杀,便料到宁凡做了些什么。

  “是,杀百楼的元神杀性很重,是炼制杀戮傀儡的绝佳材料,直接杀了太过浪费。”

  宁凡倒也没有隐瞒屠皇的意思。

  到了此时此刻,他虽说仍旧对屠皇保留了少许戒备,但那已经只是正常人交往的戒备范畴了,戒心并不如最初之时那般严重。

  怎么说呢,这个女人修为虽高,杀心虽重,但比起那些城府极深的仙帝老怪,似乎又有不同。

  倒不是说这个女人没有城府,而是…她与其他仙帝追求的东西,似乎是不同的。

  其他仙帝老怪,追求的无非是从渡了不知多少次的大小天劫之中,再度活下去;又或是追求修为上的增长,权势上的提高,宗门鼎盛,门徒广布星河…

  而这个女人所追求的,并不是物质,而是物质以外的东西…

  只是想追寻心中某个答案。

  宁凡觉得,自己与屠皇很像。其他修士都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么,要的是什么。而他对于修道本身,实际上并无追求。

  他渴望实力,只是希望有足够的力量守卫身后的巢穴,仅此而已。倘若有朝一日,他再无敌人,也许就没有动力去修道了,而是会选择另外一条路。甘于平淡,甘于淡泊,甘于终日跻身于垄亩之上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享受生活中每一秒的平静。

  他是这修真界格格不入的一员,屠皇…似乎也是。

  纵然被小辈当做小娘皮羞辱,她也仍旧信守着与牛鬼至尊的某种承诺,没有动手。万人羞辱申二十三,也唯有她不发一言,默默替申二十三擦干净了身上的污秽。

  这样的人…很难让宁凡生出戒备之心,很难。

  “看什么看,我脸上有脏东西?”屠皇被宁凡盯得心烦,不耐道。

  “没什么,赶路吧。”

  “哦?终于知道时间的可贵了,很好很好。我看了看你的地图,这第四层可是有不少好东西,足以让你药魂等级稳稳晋入八转的,绝无晋级失败的可能!”

  “哦?是什么东西,竟能让我稳稳晋入八转?”

  “你背着我,我给你指地图看…”

  第十三日,屠皇指点宁凡,来到了第四层十二大凶地的第四处,将幻术破开后,从此地获得了一坛古老药酒。

  据屠皇所说,这是大卑族的特有的一种药酒,饮之,可提升修士药魂修为。根据药酒的年份不同,功效也有着天差地别。

  这一坛古酒,年份似乎已经达到千万年了,不仅药效惊人,酒力也是惊人无比。

  “宁凡,你注意点,别喝醉了啊!若是你醉倒在这里,怕是要多浪费很多时间的!要知道,本姑娘的时间可是十分宝贵的!”

  “放心,我于酒之一道颇有领悟,以我如今修为,即便修为受封,醉与不醉也能随心所欲控制,只在一念间…”

  “别说得这么玄乎!要喝快喝!”

  于是在屠皇不可置信的目光中,宁凡咕咚咕咚,将一整坛古酒喝了个精光!

  除了面色微微酡红,看不出有任何醉态,行为举止仍是正常无比,十分自然地盘膝而坐,借助着屠皇的圣人意志秘宝,疯狂炼化着药酒中的药力!

  其药魂等级,也终于迈入了八转级别,并一点点朝着八转中级靠近…

  见宁凡一口气喝下整坛千万年古酒,屠皇着实有些惊讶了。要知道,古酒达到如此年份,便是一些仙帝,都不敢整坛饮用了,只敢浅尝辄止…

  宁凡倒好,一口气喝下整坛酒,仍神色自若,若此事是真,则这份酒量,已经超越不少仙帝级大能了。

  宁凡真有这等酒量吗?

  反正屠皇是不信的,暗道莫不是这古酒泥封有损,药效与酒力皆流散了个干净?否则,宁凡怎可能喝一整坛千万年古酒,容易得如同是在喝水…

  屠皇蹲下身,伸出纤纤食指,在酒坛口上一抹,抹了一丝酒水,舔了舔。

  然后…她扑通一声醉倒了!

  因为过于好奇,她倒是忘了,自己此刻无法发挥修为,喝这等烈酒无异于作死…

  醉了整整三日,屠皇才醒了过来,朦朦胧胧的睡眼睁开,第一眼便发现,自己仍在宁凡背上,而宁凡,竟然在她沉睡的这段时间里,认真地赶着路。

  一问,才知道自己竟然睡了整整三日,以屠皇的脸皮之厚,都不由得感到老脸一红。

  “你的酒量,还真是差啊。”见屠皇醒转,宁凡极为无语地说道。

  “胡说,本姑娘若是修为尚在,这点年份的古酒,怎可能将我放倒!似这种古酒,我便是一口气喝上十坛八坛,也不会有任何问题的!”屠皇红着脸反驳道。

  “我不信。”

  “不信是么,也好,等此间事了,我便寻些上等古酒,邀你去血武擂台喝个痛快!让你见识见识我的酒量!”

  “…”

  宁凡满头黑线,反正他绝不相信,一滴就倒的屠皇,能有什么酒量,充其量也不过是在嘴硬罢了。

  高高在上、近乎无所不能的屠皇,竟然也会有这样无能的一面…呵,真是有趣。

  屠皇才不管宁凡内心怎么想,她还真得把这件事当成一件大事,放在了心上,盘算着此间事了,要去哪里弄些好酒,来证明自己的酒量…一面考虑这些问题,一面询问了宁凡这几日发生的事情。

  这一问,才知道自己一醉醉了三日。而宁凡,则在她醉酒的这段时间,一面背着她赶路,一面破除沿路遇到的凶地幻术,进入其中寻宝,颇有斩获。

  屠皇醉后,自然也就没有收起那件拥有圣人意志的秘宝。在屠皇醒转后,宁凡便将那宝物归还。

  如今的宁凡,得到了屠皇悉心讲解幻术知识,一身幻术天赋终于得以全面发挥,第四层的太玄幻术,已经无法阻拦他的脚步!

  无须屠皇的指点,宁凡便闯了好几处凶地,得到了不少好东西,药魂等级也终于水到渠成地再次突破,达到了八转中级!

  八转炼丹师,放眼四天数不胜数,并不算什么厉害角色。不过无论如何,药魂晋级总归是一件好事,宁凡自然也是十分高兴的。

  当然,他还偷偷留下了一些东西,准备带回去给欧阳暖服用…不过可惜,以屠皇的心智,哪里不知道宁凡会有这种小盘算,当下严令宁凡取出一些隐藏之物,在她的监视下,通通服食,药魂等级自然又朝着八转上级迈进了不少。

  第十八日,宁凡与屠皇一路破尽第四层凶地,距离第五层的入口,已经不远。此时的宁凡,在屠皇的帮助下,药魂等级已真正迈入八转上级!

  只是有一件事,让宁凡挨了屠皇不少抱怨。

  因为有着组队地图的便利,宁凡轻易便从地图上发现,此时此刻,巫言的位置,居然已经到达第五层的入口,比他这个拥有屠皇指点、一路破除幻术的人,速度还快不少!

  “啧啧啧,看到没,一个区区万古一劫的小辈,居然赶到我们前面,先一步到达第五层入口了。你说说你这段时间赶路的速度,是不是有够慢的!”屠皇抱怨道。

  “我们并非直线前进,而是绕了许许多多的原路,速度自然不可能快的。”宁凡无奈道。

  “你可以再用力一点,再跑快一点…”

  “…”

  “哦?有趣,前面似乎有些情况…”

  屠皇话音一落,宁凡也散开神念,朝第五层入口的方向扫去,继而眉头一皱。

  距离第五层入口,还有二百多里,但若是他发足狂奔,这点距离,并不是多远的事。

  此刻,第五层入口处,上千名修士再次聚集。

  巫言与海巫部、幻海部众人,正被上千名修士,围在中心。

  将巫言围在此地的人,是石当、红藏!

  石当带领着自己的队伍,红藏也带着一大批人马。细细数来,石当与红藏身后的强者,绝对不止他们组队时的那些队友,而是林林总总数十个部落的人马!

  一般情况下,夺陵第二轮的参赛者,很少会进入到第四层区域,很少。

  但,并不代表没有。

  往昔有万古仙尊参加的时候,偶尔也会有万古仙尊尝试进入第四层探索,甚至于…进入第五层。

  层数越高,分数越高,故而有实力的人,都是不断朝着深处探索地。

  巫言正是存了这份心思,才想要进入第五层的。第五层十分危险,以她的仙尊修为都未必能自保,但为了多得幻试分数,她不得不做出这种决定。

  拥有组队地图共享的便利,巫言很清楚这段时间宁凡的动向。宁凡似乎对于前几层的凶地很感兴趣,几乎每一处凶地都踏足过了。

  地图倒是没少点亮,但前几层的分数并不高。更何况,宁凡在前几层的活动范围,似乎并不是太大,而是极有目的地直奔每一层的凶地行进…

  这让巫言十分无语,她算是看出来了,比起点亮地图,宁凡似乎更乐意跑去各个凶地探险,浪费时间…

  队友不给力,便只能靠自己了。巫言决定冒险进入第五层,在第五层中多拿分数,没曾想,第五层的通道,竟被一座六角石门阻挡,无法通行!

  这座六角石门无法开启,只有将其破坏掉,才能进入第五层。然而巫言尝试了数次,发现这石门远比她想象中要坚硬,非万古二劫仙尊,怕是无法轰开这六角石门。

  让她高兴地,是很快就有其他两位万古仙尊来到,倘若对方也想进入第五层,便可以联手破开这六角石门,一并进入。

  然而让她愤怒的是,这两名万古仙尊的到来,并不是为了进入第五层,更没有任何联手合作的可能!

  这二人,竟然是奔着她手中地图而来!

  “巫言道友,你虽是老牌仙尊,但老衲可不怕你。识相的,便将你手中地图交给老衲!否则,莫怪老衲强抢了!”

  红藏分明只是一名新晋仙尊,然而面对巫言,却一副老气横秋的姿态,让巫言十分不喜。

  石当更是霸道,直接用命令的口气对巫言喝道,“将地图交出来!否则,莫怪我二人辣手无情,先将你击杀在此地,再将你身后的诸多手下屠尽!”

  石当强大的二劫仙尊气势横扫之下,巫言这边的强者,不少都承受不住这等气势,面色一白,有了恐惧!

  巫言同样神色紧张。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红藏会与石当联手,来抢她手中地图!

  这二人,一个已经与杀百楼组队,似乎和杀百楼是一路人;另一个,传闻和杀百楼有生死大仇,水火不容…

  这样的两个人,没有厮杀就已经十分奇怪了,怎么可能会联手!

  然而对方似乎没有和她浪费时间的打算,更不打算多作解释,眼看着一言不合,就要直接动手。

  剑拔弩张的气氛下,巫言的心,好似悬了一块巨石。

  红藏也就罢了,只是一名新晋仙尊,然而石当却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二劫仙尊,这两个人联手之下,巫言绝不认为一劫修为的自己,能是对手!

  想从这二人联手之下成功护住地图,可能性太小,太小…

  更何况,对方竟然聚集了数十个部落的人马,将她围在这里。碎念修士单个不算什么,但若是数量多到一定程度,却也不容小视,包围之下,更是不易逃离的…

  一个不慎,极可能被杀死在这里!

  巫言的内心开始挣扎,她是替百花帝办事的,若是交出幻试地图,幻试成绩便会归零。单凭之前力试那点分数,绝不可能闯入前三,拿到南海泉水!

  若是拿不到南海泉水…她必定会承受百花帝的怒火!

  但若是不交出地图,此刻她就得面对两名万古仙尊、上千名碎念舍空的围攻…

  交,还是不交!

  也就是在这一刻,宁凡与巫言的位置,在彼此地图之上,有了重叠!然而这一切,忙于内心盘算得失的巫言,自然是没有注意到的。

  她没有注意,不代表没有其他人注意到。与宁凡共享地图的人,又不是只有她一个。

  在她身后的人群中,幻海部的队长,那名刀疤大汉,注意到了手中地图的变化。

  在这地图位置重叠的瞬间,一道浮光掠影,贴着地面疾驰而来,带起猎猎狂风,烟尘漫天!

  那人影不断逼近,及到近前,才停了下来,现出身形,露出风尘仆仆的身形。

  正是赶路至此的宁凡!

  刀疤男子眼都看直了!在宁凡背上,小鸟依人般伏着的女人,不正是他的小媳妇吗,****紧紧贴在宁凡背上,居然一点也不害臊,果然是个骚娘们啊!

  刀疤男子感到自己头上的草原,已经辽阔到可以跑马了。但这一次,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气愤,反倒因为再次看到宁凡,十分喜悦!

  因为宁凡一来,就代表…有救了!与此事相比,头上长草又有什么关系!

  不只是刀疤男子,宁凡这一到来,让此地上千名强者,齐齐呼吸一滞。更让此地三名万古仙尊,表情有了变化。

  只不过,石当与红藏法师,是皱了眉。

  而巫言,则是露出惊喜之色。

  这一刻,上千名强者的目光,只聚焦在宁凡身上!

  这一刻,巫言更是迫不及待地开了口,头一次用求救般的口吻说道

  “宁大哥,快来助小妹一臂之力!”

  声音分明泠泠好听,但却打动不了宁凡内心半分,只淡漠看着眼前一切,如同事不关己,面无表情地问道。

  “你等聚集在此地,所为何事?”

  他可是没有忘记巫言之前的要求。

  彼此之间,私人恩怨互不相帮。呵呵,这可是巫言的意思。当然,考虑到巫言地图真的被抢,他也会损失不少共享成绩,事关己身,他是不可能对巫言坐视不理的。

  当然,也不可能仅凭一句娇滴滴的求救,就让他出手的。

  他的出手费…很贵,很贵!不是不能便宜,但却因人而异。

  起码巫言不可能便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