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40章 尸变,守宫砂(第一更)

第40章 尸变,守宫砂(第一更)

  (感谢书友兰色妖姬打赏!本周第二个推荐来了,高兴!)

  宁凡自问一生,都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景象。

  轻解罗裳,眼前的女尸,被宁凡三五下剥成精光,赤条条雪白的身子。

  雪白,不太准确,实际应是惨白。此女死后,被封于古棺,也不知过了几千万年的光阴。人言修真无岁月,但宁凡却能从女子的衣着,推断,此女至少是亿万年以前的佳人。

  肌莹骨润,窈窕生姿,若仅仅是观赏,宁凡甚至觉得,这女尸,实际是一个沉睡着的美人。

  睫毛弯弯,发丝温婉,女尸惨白的容颜,略显消瘦,唇亦淡红无血。此女生前,恐怕有几分病弱,或许,本就是个病美人。

  宁凡的脑海,似乎浮现了一个顾影自怜、持锄葬花的风情人儿。孤单风中,好似一株无所依靠的绛珠仙草。

  摇摇头,将心中诡异旖念散去,宁凡苦笑,自己是怎么了,竟对一介女尸,动了情怀。

  或许,仅仅是对女子的孤独,感同身受吧。

  此刻压制玉皇丹痛楚要紧,宁凡运起合欢妙诀,开始在女尸娇躯上捏揉。

  冰凉的温度,僵硬的尸身,唯有这触感,才提醒宁凡,眼前的女子,是一具尸体。

  尸体僵硬,倒也没什么,《阴阳变》的合欢术中,倒是有数种方法,解除尸僵。

  他宽厚的手掌,阴阳魔脉的法力,沿着逆阳生阴的方向运转,一丝阴寒法力,透指而出,在女尸身上摸索。

  指尖流连于女尸消瘦的脸颊,阴力渗入女尸肌肤,原本僵硬的齿关,竟徐徐柔软。尸体一软,分开女子淡唇,宁凡指尖探入女尸口中。

  冰凉之中,竟有一丝湿润之意,女尸香舌,依旧滑腻。女子虽死,尸身却有本能的应激性,但能流出津液,还是让宁凡背心一寒。

  此女,是死,还是活...

  当宁凡指尖,想要抽出女尸樱桃小口,却被什么尖锐之物,刺了一下。

  自己服下一颗玉皇丹,肉身承受下品中阶法宝攻击,都能无伤,但被女子尖牙一刺,竟顷刻破了皮,并有一丝毒素,沿着指尖伤口,迅速蔓延全身。

  尸毒!

  宁凡双手齐用,掰开女子樱唇,女子口中,竟有两颗尖锐獠牙。一霎,宁凡自仙帝记忆中,回想起一个恐怖的名词。

  “尸魔!”

  上古之时,有妖族,人族,魔族。其中,魔族之中,有一种种族,名为尸魔。

  尸魔,是仙神死后,尸变成形,自成灵智,并不能继承身体主人的法力,却可以继承主人的强横肉身,偶尔也有能继承记忆的。从本质而言,尸魔与尸体主人,实际是两个不同的人了。

  尸魔尸变的几率,在上古都是极低的,一千具仙神死后,能有一具变成尸魔,都不易的。想不到,自己碰巧获得的这具女尸,竟变成了尸魔。

  她会不会苏醒,会不会僵尸跳,会不会在自己刺入其体内时,张开獠牙,咬在自己脖子上?

  这些想法,在宁凡脑海中,仅仅一霎便抛下。此刻采补女尸,才是正事,一切,必须赶在玉皇丹的疼痛大潮袭来之前!

  手指运转法力,沿着女子雪白脖颈,滑到锁骨,滑过藕臂,摸索女子仙脉的方向,左曲右折,化解女尸的尸僵。

  几个搓揉,女尸的椒乳,渐渐柔软,盈盈一握,尚有弹性。

  手掌滑下女子小腹,平坦而冰凉,在这里,宁凡变幻阴力,改输阳力。几个抚摸,女尸的小腹,亦渐渐柔软。

  他的手继续下滑,滑到女尸的股间。

  花径不曾缘客扫,蓬门今始为君开。这是否,是间隔了亿万年的一段情缘?

  僵硬的玉腿,紧紧闭合,却触碰不到其中深藏的柔嫩。宁凡半跪床头,双掌握紧女尸秀足,运转法力搓揉。

  他的呼吸,渐渐粗重,半年之前,他犹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少年郎,半年之后,他人生几遭横祸,却沦入魔道,成为连女尸都不放过的魔头。

  不论有何理由,亵玩一具死去多年、甚至曾经尊为仙子的女尸,都是丧失人伦的举动。

  但宁凡别无选择,甚至,他的选项里,只有生死二字,根本没有道德,没有人伦。

  强者为尊的修真界,一切俗礼,都没有实力来的真切,都没有性命,更加珍贵。

  但宁凡仍有坚持,纸鹤,师尊,七梅,宁孤,或许还有更多,这些温暖与阳光,将让他在魔道之中,不失真性。

  女尸亿万年从未被男子碰过的纤足玉趾,沦丧于宁凡掌中。一双秀足,渐渐柔和,而宁凡默诵《阴阳变》的定心之术,闭守灵台不失,双掌徐徐沿女尸纤弱的足婉,滑上玉洁冰清的小腿,滑上纤细无尘的大腿内侧,待女子整个身体彻底柔软,宁凡将女尸双腿分开,露出其中一丝荡人心扉的粉嫩。

  粉嫩之中,一丝晶莹的水渍,细细流出,带着诱人的气息。

  而见到自己抚摸女尸,女尸竟有反应,宁凡哪有半点旖旎想法,更觉背心冷寒。

  真是尸魔...死去无数年,尸体还有反应,不是尸魔,又是什么。

  只是,事情已发展到这一步,还有回头的机会么。或者,宁凡从未想过,要在魔道之上回头。

  俯下身,宁凡喘着气,伸出舌头,将头颅埋在溪水间,舔弄。

  合欢妙诀,舔弄之后,便是最后一步,刺入。

  否则,干涩之下,绝无半点舒适可言,有的,仅是疼痛...试过的人,都知道,前戏很重要。

  “凡哥哥,我...我好难受...”

  一旁的小纸鹤,眼见宁凡种种妙术施展在女尸之上,并没有多少反感,有的,却是身体越来越奇怪的反应。

  她与宁凡同病相怜,自小失去血亲,沦入魔宗,所言所闻,都是合欢采补之术。她稚嫩的心中,并不将交欢之事,看得太重。

  她与宁凡,由最初的同病相怜,到喜欢,到相守,其中有无数感情,但凌驾于喜欢、爱情甚至肉体之上的,却是心灵的一丝温暖,彼此呵护。

  她与宁凡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,从内心甚至,厌恶交欢这一行为。也唯有面对宁凡时,她才会在天生媚骨的体制下,动情,动性。

  纸鹤好难受,好难受,她从未想过,原来男女交合,还有这么多门道,她从未想过,原来男子的唇舌,还能舔弄女子的私密。

  好难受...小纸鹤半跪床头,小腿摩挲,渐渐感到体内一丝热流,润湿...

  “凡哥哥,我好难受...”

  小纸鹤动了情,纤纤素手从背后,拦住宁凡并不粗壮的腰,心头微微奇怪,奇怪宁凡的身子,怎么强壮了这么多。

  宁凡只觉头都大了,一面,是挑动了情、一心求欢的纸鹤,一面,是已然软化、并有些诡异恐怖的女尸。女尸惨白的身子,渐渐泛起一丝红晕,暧昧而动情,但宁凡见到这红晕,心中只有忌惮。

  尸魔,这是尸魔...不管了!

  刺入,刺破女子谨守亿万年的一层隔膜。然后,粗暴如暴雨般驰骋,毫无怜惜。

  鲜血滴落薄被,女尸秀眉似乎皱了一下,睫毛之上,竟带了一丝泪珠。有些疼呢...只是再疼,也叫不出,但一丝火热,却催促着女尸的尸变...

  而其藕臂之上,谨守亿万年的一抹朱砂,消散...

  守宫砂,此女,曾为谁守身如玉么?

  “疼...你...可...恨...”女尸想要开口,却说不出...若她苏醒,或许第一件事,就是,灭了宁凡!

  而宁凡,一面采补女尸,以最巅峰的舒适,压制玉皇丹带来的痛楚,一面,却双手齐动,一手握着纸鹤椒乳,另一手,滑下...

  “嗯...”屋内,回荡着纸鹤若有若无的声音,心满意足。即便只是宁凡手指,给纸鹤的刺激,也非比寻常。

  宁城上空,血战连天。宁城下方,宁凡却在风花雪月。

  而女尸,尸变犹未停止,亿万年来,第一具上古尸魔,竟是在宁凡身下觉醒?

  (投票,女尸怎么处理...)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