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32章 瑶池圣女,陷于魔爪(第一更)

第32章 瑶池圣女,陷于魔爪(第一更)

  “合欢铁…鼎炉环…”

  宁凡触摸微热的仙矿,心中渐渐平静。既然意外得到这合欢铁,日后自然要炼制鼎炉环的。

  只可惜,至今尚无一个鼎炉...

  摇摇头,宁凡收了心思,阴阳火透指而出,没入仙矿之上。

  两种仙矿融合为一,想要分离,难度不小。

  万物之生,由乎阴阳,阴阳火威力尚弱,但在宁凡仙帝级控火经验下,以阴阳火黑魔炎,煅烧合欢铁。以阴阳火的冰寒,冷却灵铁。合欢铁徐徐熔成铁水,灵铁则冷寒如初。

  当合欢铁彻底熔化,宁凡一拂袖,将灵铁卷入手中,同时单掌一挥,催动仙脉的冰灵力,释放寒冰法力,将合欢铁冷凝。

  一拍储物袋,将合欢铁收入,从容将灵铁交到墨如水手中。

  整个过程,不过半个时辰,宁凡举重若轻的控火术,几乎将墨如水看呆了。

  她袖袍半遮面,袖袍之下,红唇微张,难以置信。

  而仅仅观摩宁凡控火的过程,墨如水便感觉,自己炼器之道,精进了一大步。

  “少主天赋异禀,妾身佩服。”她接过灵铁,上面那还有半点魔矿污染,叹为观止。

  “如此,就有劳墨仙子为我附灵了。”

  二人回到地面,径直前往墨家炼器室。整个附灵过程,持续了一日。宁凡从头看到尾。

  对附灵,第一次有了清晰认识。

  所谓附灵,便是将灵铁熔化,提炼出其中‘神通之髓’,并以特殊的阵纹,铭刻在法宝之上。

  即便是同一种灵铁,一旦法宝略有不同,阵纹便差之千里。

  宁凡本想凭仙帝记忆偷学附灵之术,到头来,却唯有无奈放弃这想法。

  附灵之道,绝不比阵道容易。自己想要将附灵之术提升到墨如水的水准,起码要数十年了。

  宁凡可没这么多时间,研究附灵之术,需要附灵之时,直接去找附灵师吧。

  当墨如水将斩离剑交回宁凡手中,其美眸之中的依依不舍,让宁凡感觉,自己取走斩离剑,仿佛是一种罪恶。

  “少主,你一定要善待此剑…”墨如水楚楚可怜看着宁凡,软语相求。

  “会的,会的…”

  宁凡的目光,落在斩离剑上,模样未有太大改变,仍旧是一抹星光围绕身体盘旋,但剑锋之上,却多了一缕炽热。这炽热,有一丝焚魂之效,将会随着斩离剑品阶的提升,而提升威力。

  虚斩了几下,宁凡露出满意的笑容,张口将星光剑影吞入丹田,告辞离去。

  斩离剑附灵完成,宁凡修魔以来第一件本名法宝,总算彻底成形。

  在前往鬼雀宗前,剩下要做的事情,似乎只剩两件了。

  炼制玉皇丹,以及,将思无邪炼成傀儡!

  炼丹室如今被老魔霸占,一次次炸炉,害得宁凡根本没地方炼制玉皇丹,无奈,先去解决思无邪之事好了。

  如今思无邪被宁凡碎了金丹,废了修为,关押在七梅冰狱之中,严加看管。

  镇守冰狱的,是冰卫魔修,一见宁凡前来,个个肃然起敬。这自然是南宫吩咐的。

  “属下王陵,见过少主!”

  把守冰狱的侍卫长,名为王陵,是一个辟脉十层的魔修。道果拍卖会时,他负责维护拍卖场治安,曾亲眼见宁凡一道杀气震慑群魔,心中对宁凡是敬佩不已。

  “嗯。我要去‘九重冰狱’,见那人…”

  九重冰狱,为冰狱最底层,关押的便是最重大犯人——天离宗主思无邪。只是宁凡并未泄露此人姓名,除了老魔和黑神军三统领,无人知冰狱九重关押的,竟是名震越国的最强魔头。

  “嘿嘿,南宫统领吩咐过,少主要见此人,随时可以。不过少主,你可要悠着点,九重冰狱,天寒地冻,男欢女爱,可别冻着...”

  王陵对宁凡眨眨眼,露出一副男人才懂的笑容。这笑容,让宁凡一皱眉,隐隐觉得王陵言辞之中,有些不对,自己跟思无邪一个人妖,有何男欢女爱?

  摇摇头,未放入心头。

  宁凡取过牢门钥匙,独自进入冰狱,直奔九重,并未让王陵跟随。

  第一重冰狱,关押辟脉一层修士。一直下到第八重,已是地下千丈之深,融灵之下,根本受不住此处寒气。第八重之内,几个空荡荡的冰牢中,躺着几具僵尸,被锁链束缚。许是犯人,冻死在此无数年了。

  第九重,仅有一间冰牢,宁凡打开冰门,正见一个披头散发的犯人,被冰锁捆缚,垂头似昏迷。

  “思无邪…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。”宁凡冷漠道。

  “呵,宁凡,你来此,可为杀我?你敢么...”思无邪并未抬头,阴柔的声音,带着冷嘲。

  “你四天仙界的本尊,究竟是谁。”

  “我说了,你又认得么,区区下界蝼蚁...”

  不知为何,今日思无邪给宁凡的感觉,非同一般。

  仙帝记忆中,有一种傀儡之术,可抹去记忆,保留本体灵智,将对方炼成自己傀儡,名为《灵傀术》。

  宁凡徐徐走近思无邪,他准备用《灵傀术》,对付思无邪。

  只是越走近,便越觉不安,总觉得有什么东西,一开始便漏算。

  不安还在继续…宁凡悄悄召出斩离剑,藏于袖中,那不安才减少一些。

  三尺距离,宁凡止步。这距离,他能从思无邪身上,感到浩瀚压力。几乎毫不犹豫,便立刻飞身纵退。

  思无邪轻咦一声,未料到宁凡如此谨慎,猛然抬头,竟露出圣洁绝美的女子容颜,唇似胭脂,眉目如画,如一朵青莲初开,端庄而不可亵玩。只是柔美的眼眸,却带着狠厉杀机。

  而堪比金丹后期的气势,从思无邪体内散逸,其身体被锁,但神念却化作无形飞剑,乱花飞影般,一柄柄刺向宁凡识海。

  宁凡面色微变,若被神念飞剑斩灭识海,自己转眼便会变成白痴。这思无邪,好深沉的心机,好狠的手段,竟还藏了这么一手。

  自己明明毁去她金丹,废了她修为,想不到,她竟还藏着修为,更以女子之身出现,这是怎么回事…

  女子的面容、气息,及身体,绝不是能装出来的。

  宁凡心思百转,于一瞬,想到了关键。他似有所悟,神情一凛,斩离在手,星光剑影舞作乱梅,试图斩灭神念飞剑。

  这举动,只换得思无邪温婉的冷嘲,“太古神兵么,可惜,才仅仅下品初阶,凭下品神兵,根本斩不到我的神念呢…啊!不可能…”

  她话语气未歇,却蓦然惨叫一声,神念之力猝不及防,被斩离剑斩中,更被其上一股焚魂之力,将神念之力焚了个干净。

  其柔美的容颜,顿时惨白,气息萎靡,惊骇欲死看着宁凡。

  “‘焚魂’神通,‘虚’级神通,不可能,凭你融灵身份,如何能得到这种神料!”

  她咬咬牙,试图施展其他神通对付宁凡,但为时已晚…宁凡不会给她第二次偷袭的机会,不会!

  宁凡脚踏冰虹,一步身前,单指连点思无邪胸口,采阴指力渗透,一丝阴魅之力没入体内,使得思无邪气息大乱,呵气如兰,神情迷离,再难调动分毫法力,更何谈偷袭宁凡!

  “想不到,堂堂无邪宗主思无邪,竟是个女人…以上古魔功《逆阳决》假扮男儿身,险些瞒过了我…逆阳决能在身体内,塑造一个假金丹,幻化男身,迷惑于我。难怪我绞碎你金丹,你还有法力在身…思无邪,我当真小瞧了你…”

  宁凡‘嘶’地一声,撕碎思无邪一身衣物,果真露出一具乳酪般的女子胴体,哪里是什么男人,又哪里是什么人妖。

  而被宁凡撕毁衣物,思无邪羞愤欲死,面如桃夭滴血,跪伏于地的玉腿,一股凛然杀机现于美眸,“你敢辱我,你可知,我四天之上的本尊,是何来历…啊…嗯…这…这是什么指力…”

  她狠话未放完,采阴指的指力效果,却越来越现出,她跪伏于地的玉腿,不由自主的轻轻摩挲,一丝透明的液体,自股间渗出。

  “不许…不许看…我乃…瑶池圣女…你若亵渎…亵渎我…我必遣…十万天兵…灭你全族…嗯…不要看…求你…”

  堂堂思无邪,此刻哪还有半点嚣张,在采阴指力之下,她所有的杀意,都化作对宁凡的惊恐,心中已只剩女子的本能畏惧。

  “你想…对我如何…你不可以…嗯…好难受…这是…什么魅术…”

  思无邪的肌肤,翻起诱人的红晕,她平生,第一次对一个男人,升起了恐惧。

  “瑶池圣女,又如何…”宁凡捏起思无邪下巴,嘴角冷漠,心中却闪过一丝悲哀。

  圣女,圣女…多么圣洁、不可侵犯的称谓,但其下界分身,竟是一个魔头,更害了自己,害了弟弟宁孤。她用这纯情的面容,骗过多少人耳目,让人以为,她是个善良女子…但她明明,心如蛇蝎的…

  四天仙界,原来并非一处净土…或者,普天之下,并无净土。

  “纵是瑶池圣女,宁某亦是有仇必报...”他的手,狠狠在思无邪娇乳一捏,而思无邪,堂堂半步元婴的高手,竟疼得险些哭出来。

  而疼痛之后,便有一股异样的酥麻,将其心神浸没…玉腿之间,清泉难止。

  思无邪怕了,她发现,眼前的男子,胆大包天,竟是不惧怕四天仙界的狠人,竟敢亵玩自己。

  她的心中,既怨恨,又惶恐,身子却在采阴指力之下,迎合着宁凡的行为,这让她高傲、圣洁的心,感到无比羞耻。

  “放过我...我没有害过你...也没有害过你弟弟...”思无邪可怜兮兮的眼神,几分真,几分假,宁凡不知。

  “放心,我对你的身体没有兴趣...比起得到你的身体,我更愿意,多一个金丹打手...”

  一指,点在思无邪臻首,搜魂灭忆,傀儡炼制...

  ...

  半日之后,宁凡呼出一口浊气,眼前赤身的女子,明眸纯真,却带着金丹后期的法力,迷茫看着宁凡。在她的酥胸之上,一个梅花印记,烙印其上。

  那印记,是《灵傀术》的印记。

  “你是谁,我是谁?”女子浅浅一笑,若青莲绽放,痴痴看着宁凡。

  “你叫思思,从今日起,是我宁凡的第一个鼎炉。”

  “鼎炉么...思思想做你的妻子...”女子眼神恳求,她忘了一切,只隐隐记得宁凡,本能对宁凡依赖、服从。那服从,来源于酥胸之上的烙印。

  “不行,你犯过错,只能做鼎炉。换上衣服,和我出去。待我日后炼出鼎炉环,便是你的新家。”

  堂堂瑶池圣女的下界分身,竟成了宁凡收服的第一个鼎炉?

  瑶池圣女,思无邪,思思,她的命运,会如何?

  (给思无邪投个票...)

  ;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