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25章 山崩地裂!

第25章 山崩地裂!

  乱世出真魔!

  见识到宁孤被残害,修炼歹毒魔功‘封命尺’,宁凡做不到无动于衷。

  他围绕天离山百里,布下一个绝杀之阵,此阵范围之大,使得整个天地间,罕有人能认出,这是一个阵!

  越国之人,何曾见过覆盖百里的大阵?

  宁凡脚踏冰光,在林叶间疾驰,手中仙玉出手如电,抛在阵眼位置,准确无误。

  并以神念将仙玉、仙矿、地脉勾连起来,形成大势。

  世间没有相同的地势,故无完全相同之阵。想要将大势勾连,至少需设七千阵眼。

  这一切,需要宁凡精密计算,极损耗心力,时间流逝,宁凡面色苍白,身体摇摇晃晃。

  “这个身体,太弱了,若返回七梅,必定炼制玉皇丹,洗经伐髓…”宁凡喃喃道。

  而一种玄异的感觉,在宁凡心头越来越浓,那是与天地大势的契合感。

  ‘虚’级阵法,‘山河逆动’之阵,一旦布成,可逆天地大势,以大势生灭天离!

  这大阵,虽为虚级,却是凡虚。虽有其形,却无足够仙玉支撑...不过,覆灭天离,足够。

  这其中,有不少危险在其中,若金丹老怪神念探知,则宁凡必死。

  但他们没有发现,沉浸于宗比之中,而其无邪宗主,更是闭关...这便是,天赐之机!

  这大阵,不可复制...天离地势,经过此阵之后,应会毁的。

  能以手中仙玉,覆灭天离的可能...只有这一次。

  宁凡忍着虚弱之感,强行布阵。只要大阵布完,自己便去天离山,踢宗!

  就如同当年,老魔覆灭合欢宗一般,覆灭天离!

  “我之一生,无父无母,孤苦伶仃,唯有一弟…”宁凡脸色一白,跌倒于地,却是再难前行一步。

  这身体,终究只有融灵修为,布置‘虚’级大阵,太勉强了。

  这身体,虽已修道,终究根骨太差,体弱多病。

  他身后,悠闲跟着小妖女,正慵懒打着哈欠,只是每每望向宁凡的眼神,多了一丝微不可察的讶异。

  小妖女起初跟着宁凡,嘴上说是好玩,实则是另有图谋,并未真正将宁凡放入眼中。乱古传人,竟才融灵修为,竟被天离宗欺负,很弱呢。

  但渐渐的,小妖女对宁凡的态度,开始改观。

  宁凡看自己的眼神,没有其他男子的垂涎。

  宁凡明明融灵,却敢布‘虚’级大阵,甚至,几乎还要布置成功。

  而看到宁凡心力透支,倒地不起,她的心略有不忍。

  这个世界,很大,也很精彩,而小妖女,来自九界之上的四天世界。

  那里,每日都会从‘神虚之墓’中,流落上古神魔的传承,有古佛、有天神、有仙帝…

  那里,是诸强林立、天地争锋的大世,那里随便一个少年,都比融灵期的宁凡强上百倍。

  那里的强者,一粒尘可填海,一根草可斩尽日月,一呼一吸,可更改天地轮回。

  然而此刻,小妖女却恍然觉得,眼前的宁凡,日后会比那些神魔后人,都强。

  “乱古传人…我该不该将神虚阁的九界名额,给他一个…罢了,日后再说…”

  小妖女摇摇头,将心思放下,将柔柔的小手,拍在宁凡背后,输入一道法力。

  几乎昏迷的宁凡,得到这道法力,虚弱的心力开始恢复。

  他缓缓睁开眼,从地上爬起,重重呼出一口浊气,望向小妖女的目光,极其复杂。

  “你为何要帮我?”

  “小凡凡,人家哪有帮你嘛。”小妖女俏皮地眨眨眼。

  “谢谢,我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  “嘻嘻,你最好不要欠我人情,欠我人情的,都死了哦。”

  小妖女捋捋青丝,忽然感觉,这样和宁凡相处,很轻松呢。宁凡修为虽差,不过看待自己的眼光,没有敬畏,嗯,比那些老头们的敬畏眼神,舒服多了。

  “你是‘乱古’传人,我是‘神虚’传人,九天之上,终有一战,所以,你还是不要欠我情了。我走咯,雨界呆了三百年,才把你等来,下一站,该去‘剑界’了吧…”

  她幽幽一叹,这叹息,却并非伪装。仿佛与宁凡分别,真会有一丝失落。

  “小凡凡,我走了哦。”

  小妖女睫毛弯弯,笑成月牙,仿佛是少女闲庭信步,但每一步,都能跨过千丈距离,几个呼吸,便不见踪影。

  留给宁凡的,唯有患得患失的心情。

  “原来世间,不止我一个仙帝传人,听此女所言,似乎九天之上,还有很多…我是乱古传人,她是神虚传人…”

  他摇摇头,将对小妖女的复杂心情收起。此刻首要大事,还是布阵。

  山河逆动阵,已布完三分之二,半个时辰后,宁凡将大阵彻底完成,并踏着冰虹,回到天离山的悬空玉台。

  老魔早已在玉台天门外等候,一见宁凡,面色铁青。

  “宁小子!老子让你不要乱跑,你还乱跑!”

  “嗯,稍微办了些事情,送天离宗一个大礼…”

  “大礼,什么大礼?快点,老子找到你弟弟的,就在15会场…只有四个金丹镇守,你引走一个,老子杀三个!”

  “不用这么麻烦。师尊,你不是教我,踢宗就要轰轰烈烈么!我们把天离宗的山门,毁了吧!”

  宁凡立在悬空玉台,望着脚下的天离山,眼露冷意。

  “我布下了一个大阵,今日,天离必灭!”

  “你布阵了?什么阵?”

  老魔还未反应过来,却见宁凡口中,喃喃念出一个字眼。

  “碎!”

  同一时间,宁凡心神勾动七千阵眼,天地大势逆动,一股浩瀚的气势,开始在天离山升腾。

  一瞬,老魔似明白什么,望向宁凡的眼神,如同见到鬼。

  “这是,这是…‘凡虚’级阵法!”

  …

  天离宗主,思无邪,人称无邪宗主,一个白衣如仙的公子,此刻正在天离山,闭关突破元婴。

  他眉目如画,体态娇柔,难分男女,不知道的,还以为此人是个女子。

  “一旦突破元婴,此化身,便算是小成,应勉强瞒过隔界之力修炼...”

  他嘴角,勾起冷笑,但旋即,面色一变。

  他感到一股寂灭、浩瀚的天地大势,在天离山上升腾。

  “不可能…”他震惊道。

  云霄殿中,一名猥琐的金丹期老太婆,正在床榻上,宠幸一个少年郎,场面不堪入目。

  那少年郎被老太婆观音坐莲,几个回合,便眼皮翻白,惨死床上。而老太婆抽干少年郎的元阳,断送他的性命,起身下床,冷冷道,“普通鼎炉,还是效果差了,嘿嘿,宁孤那小子,再过不久,就能突破融灵,到时候,老婆子就把他,好好宠幸一把…”

  她还未笑完,忽而感觉到天地大势的逆乱。

  “咦,今日天象,有些古怪…”

  天离宗,谪仙殿,这里是专门待客的大殿。

  殿中,天离副宗主,一个金丹后期的老道,正在接待十余个魔门的长老。

  无极宗,夺舍派,极阴门…几乎涵盖了所有越国强大魔宗。

  “七梅城,药尊韩元极...此人不好惹...不过这倒是一个借口,逼迫鬼雀宗,交出‘玄阴气’。此物名列‘天霜十二寒气’之一,是无邪宗主所需之物...诸位道友届时,只需助我宗稍稍威逼鬼雀即可。”

  “说笑了,说笑了,玄阴气可不好拿...”

  “无妨,无邪宗主,会有办法...”副宗主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  众人正商议之时,忽而感受到天地大势的逆乱,纷纷站起身,惊疑不定。

  “古怪,古怪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悬空玉台上,宗比仍在进行,第15会场,不知不觉,多了很多人。这些人,多是被会场中、那杀人冷血的宁孤吸引而来。

  宁孤一袭黑袍,风中猎猎,硕大的冰尺一挥,辟脉十层修士,竟无人能接下他三招。

  他一尺杀人,神情如木头,唯有眼中,藏着一丝悲。

  他好似失去了记忆,失去了灵魂,他不记得自己为何要杀人,他感觉,自己应该有个哥哥,叫宁凡。但关于宁凡的一切,他都无法记起。

  记忆,一片模糊…

  每杀一人,宁孤的生命都会消逝一些。他不怕死,只是心有遗憾,他想记起关于哥哥的一切。

  “宁凡,是谁…”

  脑海刚窜出‘宁凡’二字,他便觉头疼欲裂,丢下冰尺,倒在地上。

  四名金丹老怪,见宁孤出现异状,立刻便有一人下了高台,来此探查,但他人还未到,却有一道冰虹一闪,化作一个白衣黑氅的少年,出现在宁孤身前。

  “嘶!好快的遁速!这少年仅仅融灵初期修为,但论遁速,和老夫都不差多少。”

  这少年,正是宁凡。他面遮广寒巾,无人可看出他容貌。他轻轻扶起宁孤,柔和一笑,那笑容,让宁孤心中一悲,却想不起何处见过…

  “你是谁,我认得你么…想不起来,为何想不起来!”宁孤感觉头更疼了。

  “不用想,什么也不用想明白,只要记住我是你哥哥,就足够…回家了…”

  他拉着宁孤,就往会场外走,完全无视四名金丹。

  而四名金丹,纷纷面色大变。

  这宁孤,可是宋长老要的鼎炉啊,岂能让人带走!

  “小辈!留步!”四名金丹齐齐冷哼一声,威压狠狠压下,而立刻,便有一个更霸道、更凌厉的威压,反压而来。

  “他是老子的弟子,来踢你们天离宗,是赏你们脸!给老子滚!”

  老魔一个腾身,踏天而立,张口喷出八道黑火龙,在悬空玉台上放声大笑,大开杀戒。

  玉台之上,顿时乱成一片,无数天离弟子惊骇欲绝,纷纷逃离。

  而四名金丹,眼见老魔的黑火,顿时认出老魔身份。

  “黑魔炎,韩元极!”

  想不到,万万想不到。想不到天离宗还没报复韩元极,韩元极竟敢先来天离宗闹事。

  但更让他们震惊的事情,旋即出现。

  非但天离宗震惊,这一刻,整个越国,甚至数个雨界至强的碎虚老怪,皆是震惊!

  宁凡化作冰虹,托起宁孤,与老魔并肩、踏天而立!

  他的眼神,露出张扬、霸道的神色,嘴角冷笑,说出一句让普天震惊的话。

  “黑魔掌门宁凡,前来断前仇,灭天离!”

  这一声,夹杂了仙帝杀气!

  一言出,山河寂灭,化作毁天灭地的轰响!

  山河逆动,大阵运转!

  天地大势之下,肉体凡胎,皆要陨灭!天离山上,血光连天,山河塌陷,大地颤动,而一道惊怒之极的嘶吼,从天离后山传来。

  “‘凡虚’级大阵!你是什么人...嗯?原来是黑魔派的小虫子!”

  

  新书推荐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  footer();

  mark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