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039章 百万溪流化海

第1039章 百万溪流化海

  竹海深处的空地上,宁凡盘膝而坐,借助圣人意志,炼化着体内庞大药力。

  半空中,则有一物高悬,因层层封印,看不真切。此物散发出的血光耀眼刺目,炽热无比,俨然如同一个小太阳一般,晃得人睁不开眼,

  更有庞大的圣人意志,从此物之上传出,将这处空地笼罩其中。

  身处这等程度的圣人意志之下,宁凡好似背上的无数大山,沉重的压迫之下,体内的血液流速几乎是平日的十倍,百倍…甚至更多!

  汗水才刚刚流出身体,就被体表近乎恐怖的高温蒸干了,发出滋滋的响声。

  经脉传出胀痛,甚至偶尔出现断裂,出现伤势,显然是因为体内法力的流速过快,而导致的结果。

  好在宁凡身体自愈能力极其恐怖,即便偶尔出现伤势,也能快速自愈。

  时间很慢,耳旁很静。

  宁凡好似一块海绵,疯狂吸收着体内涅母石髓、雷霆淬体果的霸道药力。他双目紧闭,脸上微微有些痛苦之色,这痛苦,自然是强行吸收诸多天材地宝的药力所带来的。

  涅母石髓是什么?那是唯有五星以上涅母石的矿脉才能提取出的东西,提取的过程更是极其残暴,需要毁掉一整个涅母矿脉,才能提炼出极少数的几滴精华。

  宁凡手上的十二滴涅母石髓,起码也要毁掉三四个矿脉,才能提炼出来,所包含的药力,若是换算成同等品阶的涅母石,可以堆成七八座涅母石小山了!

  若换算成修为,服食这十二滴涅母石髓,效果等同于普通碎念体修百万年的苦修!

  至于那些雷霆淬体果,价值虽说远远不如涅母石髓,却胜在数量极多,足足有一百颗,加在一起,也足以抵消普通碎念体修一二十万年的苦修。

  庞大的药力在体内炼化,宁凡的古魔气息也因为这些炼体灵药的滋润,而节节攀升着。

  魔葬了申二十三,宁凡的古魔修为本就获得了大幅精进,已朝着天魔第十涅迈进了大半,此刻气息再次暴涨,不仅一口提提升到了天魔第九涅的顶峰,更是一次次朝着天魔第十涅的瓶颈,发出着冲击!

  一次冲击,失败。

  第二次冲击,还是失败。

  第三次,第四次…不知尝试了多少次,宁凡始终无法真正迈入天魔第十涅,总差了那么一线。

  渐渐的,体内的药力已经炼化完全,宁凡缓缓睁开眼,中止了这场修为暴涨。

  他知道,自己想要真正迈入天魔第十涅的境界,缺少的是什么。

  是战斗!

  当日同样是吸收了涅母石的力量,突破到天魔第九涅,之所以水到渠成,是因为宁凡修为停留在天魔八涅的时候,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血战。

  他是在进入极丹圣域以后,才突破天魔第九涅的,在天魔第九涅境界停留的时间还太短,血战的洗礼太少。古魔为战而生,是天生的战士,这突破天魔第十涅的最后一步,必须积累足够多的血战,才能突破!

  “看来你已经完成炼化了,不错,气息似乎强横了不少…”

  屠皇素手朝天一指,盘旋在半空中的血光小太阳,顿时降落到她的掌心,再一吞,便将那物吞回体内。

  宁凡注意到屠皇面色的苍白,更注意到屠皇因为被汗水浸湿,而紧贴在身上的翠绿薄衫。

  显然,无法发挥修为的屠皇,在圣人意志的压迫下,并不轻松,极为煎熬。但为了帮助宁凡炼化药力,她还是放出了圣人意志法宝。

  倒是欠了屠皇一个人情…

  不过这一次,宁凡没有再道谢,他觉得屠皇说得对,嘴上多说感谢没用,只要能在此次火魂塔之行帮上屠皇,便可以还清人情的。

  宁凡站起身,拍拍身上的泥土,想起屠皇脸上的苍白,建议道,“姑娘可需要在此地稍作歇息?”

  “我们没有太多时间休息,等会儿赶路的时候,你还是跟之前一样抱着我,我可以在你怀中休息,节约时间。”屠皇一副无所谓的口吻,又道,

  “我们先离开这幻竹林吧,呵呵,等出了这竹林,可还有一个大敌在外面等你呢。”

  “大敌?莫非…”

  因为身处竹林深竹,幻术之中,宁凡的雨术无法脱离幻术,感知到竹林外的情形,自然不知杀百楼已经杀到了这里。

  “如你所料,就是他。走吧,去会会楼陀的徒儿!”

  屠皇朝宁凡怀中一偎,便被宁凡顺势横抱而起,二人皆是面不改色,毕竟已经抱过很多次了。

  在屠皇的指点下,宁凡寻了一条竹道进入,左拐右拐之下,很快就看不到影子了。

  幻竹林外,杀百楼一脸狰狞,以他的幻术造诣,竟无法进入这片竹林,尝试了数次,结果竟都是从这片竹林原路走出!

  明明感应到宁凡就在这片竹林之中,可偏偏就是走不进去!

  麻烦,真是麻烦,幻术之类的东西,攻击虽然不足,却往往无比缠人,尤其是布在这片竹林的幻术,看品阶,俨然已经达到下品太玄幻术的等级了,更因此地是火魂塔,想要闯入这竹林,难如登天…

  杀百楼往年经常会来火魂塔闭关,自然了解火魂塔中太玄幻术的棘手,尝试无果之后,只得暂时放弃进入竹林。

  “有趣,有趣啊,连我都无法进入的竹林,那宁凡却能进去!此人能力似乎更在我之上,果然有灭杀的价值!”

  念及于此,杀百楼对于灭杀宁凡的期待,不由得更高!

  只有这样的宁凡,才有被他杀死的价值!

  进不去竹林,他便将这片竹林周遭数百里土地全部以大神通封锁,无论宁凡从竹林哪一方位走出,他都能在第一时间赶去,将宁凡杀死在竹林之外!

  他不信宁凡会永远呆在竹林,不出来!

  “快出来!出来受死,让我杀了你,痛饮你的鲜血!”

  杀百楼因为过于兴奋,脸上的表情扭曲到夸张,极为病态。

  期间,偶尔会有其他参赛部落,路过此地,杀机无处宣泄的杀百楼,顺手便将那些部落的强者,一个个全部杀尽。

  当宁凡走出竹林时,所看到的便是满地横七竖八的残尸,以及坐着某具女尸身上,把玩着手中血淋淋人头的杀百楼!

  宁凡没有从其他路线走出,在屠皇的刻意指点下,一走出竹林,他便直接就出现在了杀百楼的面前。

  在看到宁凡的刹那,苦等许久的杀百楼一把捏爆手中人头,豁然站起,污血脑浆溅了一身,却毫不在意,眼中只有近乎疯狂的兴奋!

  “你终于舍得出来了!”

  压抑许久的杀机,终于在这一刻毫无保留地宣泄出来,汹涌澎湃的煞气,化作漫天血火,流星般乱坠到地面,不多时,四周已成为一片火海。

  宁凡皱了皱眉,将怀中满脸看戏表情的屠皇,放到一边。而屠皇,则跟宁凡低声了一句‘速战速决’,便自觉走到远处,给宁凡与杀百楼的对决拉开了距离。

  该来的总会来,杀百楼会杀上门,宁凡毫不意外。只是宁凡没有想到,杀百楼会来得这么快,看此人找上门的速度,绝对是一传送到火魂塔便开始寻找自己的行踪。

  “此人似乎完全不在乎幻试的成绩,更不在乎地图点亮多少,他只想杀我…”

  从杀百楼的眼中,宁凡读出了渴望,读出了贪念,此人想杀他,不只是因为楼陀帝的命令,更是一种遵从于本身杀戮**的行为!

  “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,已超出我的容忍。若你执意找死,我不介意脚下尸体多你一具。”周遭凛冽杀机,丝毫影响不到宁凡久经血海的内心,冷冷道。

  “哈哈!哈哈哈!”

  杀百楼好似听到什么绝顶笑话一般,忽然不可自抑的狂笑!

  在他看来,区区仙尊修为的外修,怎会是他的敌手!他的实力极限,甚至连他的师父都没有真正摸清,对付宁凡,轻而易举!

  可笑的是,区区一个外修,以为拥有仙尊修为,就能与他杀百楼相提并论了吗!

  以为力试成绩比他高些,就能不把他放入眼中了吗!

  可笑,可笑啊!

  莫说这外修此刻修为受到封印,即便是全盛姿态,也不过是个一劫仙尊罢了,想杀他,一劫仙尊,不够!便是二劫仙尊,也还是不够!

  “你,知道我为什么想杀你吗!”

  笑完后,杀百楼忽然开口道,语气轻蔑之极。

  “因为你和我是同一类人!”

  “你杀人似乎也不少,但可惜,与我想必,仍要若上一线!你可听说过杀亲道!”

  “杀父,杀母,杀妻,杀子…我杀过太多至亲,然而这杀亲道,仍有瑕疵。我还未杀师,杀己!杀师也就罢了,只要修为一到,杀师不难,最难得,却是杀己!”

  “杀亲杀亲,便是要杀尽一切至亲,然而这世上所有人当中,和我最亲的,其实并不是父母妻儿,而是我自己!我舍得伤害世间所有人,却舍不得伤害自己,世人皆可能是敌人,却唯有我自己,永远不会背叛我自己!”

  “但我当然不可能杀我自己,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,寻找与我相似的强者,予以灭杀!你,便是一个绝佳选择!”

  “站在杀戮巅峰,却还不迷失本心的人,往往只有两类:一类,是守卫巢穴的猛兽,可以为了保护身后的巢穴,杀尽一切来犯之敌;一类…是猎人!我是猎人,你也是!我们都是受内心杀戮**支配的人,我们…是同类!不过虽是同类,我和你却有本质上的不同,那便是…我比你强!这一点,你似乎还没有深刻认识!”

  宁凡眉头皱得更深了。

  原来是杀亲道,难怪这杀百楼的气息如此凶戾。若说宁凡最厌恶哪一道,杀亲正道无疑首当其冲。只是杀百楼看错了,宁凡自问平生杀戮虽多,然而从本质来说,却与杀百楼完全不是一类人。

  硬要说的话,他倒是更像杀百楼话语里守卫巢穴的猛兽。

  “接下来,便让你见识见识你我之间力量上的悬殊!佛空大遁!”

  但见杀百楼周身血光一爆,竟骤然从原地消失,连残影都未留下一丝,诡异之极!

  中州禁空,似火魂塔之中,禁空之力更是外界无数倍。在这里,估计唯有仙帝修为才能使用遁光移动。起码宁凡自问,是无法在此地施展遁光的,顶多只能凭身法敏捷狂奔,偏偏杀百楼却可以使用遁术,当真是一桩怪事。

  且这遁速之快,竟丝毫不弱于宁凡领悟到的纵地金光,甚至比起宁凡目前等级的纵地金光,还要略高一线。宁凡甚至还未看清杀百楼的身影,便已本能地做出防御,魇龙爪直接幻化而出,朝着正前方一丈距离便是一击,几乎就在攻击发出的瞬间,一道一人之高的血影,出现在了宁凡身前。

  正是杀百楼!

  轰!

  魇龙爪的五道黑色斩击波,准确无误地命中了暴起出手的杀百楼,然而对轰之力传开,却是宁凡左臂一阵剧痛发麻,继而被杀百楼的攻击震退了数步,明显落了下风!

  这杀百楼不仅移动速度极快,肉身之力也绝对不弱,甚至还要远超如今封印下的宁凡!

  更让宁凡目光一沉的是,一击之后,杀百楼那快到目力无法捕捉的身影,竟呼啸一声调转方向,朝着不远处的屠皇席卷而去。

  屠皇本是存在看热闹的心情,先看看宁凡如何应对杀百楼的挑衅,却没料到,杀百楼小儿竟敢对自己发动攻击,美目之中,顿时寒芒闪烁。

  寒芒背后,更多的,却是凝重。此刻她的修为无法发挥一丝,加之她修为虽高,却是走的幻术一道,肉身不算仙帝中的最强,倘若被杀百楼正面砍到肉身,即便肉身不毁,也是要落下重伤的。

  但凡她有一丝修为在身,都不会落得如此窘境,但此刻,却是有了些许危机临身,当然,这些危机,她并不是没有后手应对的,但每一个后手,都需要付出不菲的代价…

  哼,付出代价又如何,总不能让一个小辈欺负了去!

  屠皇正欲做些什么,忽然觉得脚下一空…

  继而,她的身体便被杀百楼的血光攻击所淹没!

  “先杀一个碍事的,再杀你!”

  血光一散,此地已成了一片废墟,废墟之下隐隐可见残肢断臂,也不知这些残肢断臂,是属于原先地上的尸体的,还是属于屠皇。继而杀百楼手持一柄血色骨剑,缓缓现出身形,如往常一般,在杀完人之后,将剑横在嘴边,想舔一舔剑上带着体温的鲜血,然而这一舔,却是舔了个空,顿时目光一沉。

  剑上无血!他这一次攻击,竟然没有砍中目标!区区一个幻海部的小丫头,怎可能躲开他的攻击!

  目光阴鸷地朝宁凡方向一扫,正看到宁凡怀抱佳人的模样,顿时明白过来,是宁凡不知如何,在间不容发之际,将屠皇隔空摄到了身边,避过了这一击。

  此刻,屠皇被宁凡抱在怀中。在她的脚下,还有一个充斥着空间之力的璇空术漩涡,正一点点消失。

  对于如今的宁凡而言,漩空术威力不足,早已不适用于斗法,但拿来救人,还是十分不错的,利用漩空术的空间瞬移,直接将远处的屠皇瞬移到自己身边,如此才避开了杀百楼的攻击。

  屠皇神情微微有些不自在,活了这么悠久的岁月,她还是第一次被修为不足她的小辈救。眼神微微一恍惚,转瞬便又回过神,只觉得这一次宁凡抱她抱得好紧,若非是太紧,她为何竟会有些呼吸加速的感觉。要知道之前她已经不知道被宁凡抱了多少次了,除了最初时候有过一些男女之别的发窘,之后她早已适应了这种程度的肢体接触。

  然而这一次,却不知为何,只觉得宁凡的怀抱有如针刺,有如陷坑,不能久呆,必须马上撤离。

  一扭腰肢,脱离了宁凡怀抱,屠皇蹙着眉对宁凡责道。

  “没有你出手,我也不会被他所伤。不是说了让你速战速决吗,你怎么还在跟他浪费时间,给你三息,剁了他!”

  言下之意,似乎在怪宁凡多此一举救她了,更怪宁凡磨磨蹭蹭,不火速解决战斗。

  宁凡皱了皱眉,没有多说什么。他确实错了,知道杀百楼不简单,他不应该有所保留,而是应该第一时间全力以赴,解决对手才是。

  说起来,他之所以没有在面对杀百楼的第一时间,使用屠皇所赠夜明珠恢复全盛修为,不过是想借助杀百楼这一阶梯,来衡量一下自己古魔修为再次暴涨后,力量达到什么层次。

  如今已经试过了,暴涨后的古魔修为,强横了许多,但与杀百楼这种拥有万古仙尊级实力的对手交锋,这点古魔修为还是不够看的。无他,彼此等级差太多了。

  试验也试验过了,还是速速解决对手要紧!

  宁凡一翻手,取出屠皇所赠的幻术夜明珠,法力输入,微微一催,顿时便有一股温润如水的幻术力量,从珠子上传出,继而传入他的身体。

  “哼,你的杀戮道似乎还未修到绝情绝性的地步,区区一个女人,居然也舍不下,还要救上一救。可笑之极!”

  杀百楼自然不知道宁凡此刻体内的变化,正欲再次发动攻击,忽然瞳孔猛地放大。

  再之后,便是空前的兴奋!

  宁凡居然挣脱了刑环的封印,暂时恢复了修为!

  不会错!宁凡的气息在节节攀升,这道美味佳肴,终于要呈现最为美味的一面了!

  只是…宁凡似乎不是毁掉刑环,来恢复的修为,而是借助了某种特殊手段。

  杀百楼目光微微一眯,传闻古时有一种叫做释刑寒露的东西,能在不破坏刑环的前提之下,暂时化解刑环的封印…莫非宁凡是用了此物,才在刑环未损的前提之下恢复了修为?

  罢了,管他怎么恢复的修为!只要能够恢复修为,便是最好的事情!杀百楼确实想杀宁凡,却不想在宁凡最弱的时候杀死他。唯有在宁凡最强之时将他杀死,才能最好的印证杀亲之道!

  “好,很好!你既然已经恢复修为,我便让你知道,即便你恢复修为,也不是我的对…”

  杀百楼话还没有说完,忽觉眼前红芒一闪,宁凡已经欺近到跟前,他甚至没有看清宁凡的出手,便狂喷鲜血,被生生轰飞了出去。

  狂风呼啸,不知名的邪祟红光横扫四方,红芒之下,是宁凡白衣猎猎的身影!

  长发乱舞如魔,一双目光更是冰冷地如同万古玄冰!

  那是不同于杀百楼的冷!

  杀百楼的冷,是冷酷绝情,而宁凡的冷,给人的感觉是天道般的无情,是一种漠视世间一切生灵的倨傲!

  那是独属于太苍劫灵的目光!是杀百楼目前的杀亲道所无法企及的境界!

  须知杀亲证道什么的,太苍劫灵才是真正的祖宗!岂不知当年紫斗仙域崩溃之势,即便强如圣人,也有不少被太苍劫灵所控,六亲不认,叛界为傀!

  杀百楼浑身发抖,似恐惧,似兴奋,宁凡的强大力量,让他震撼,这种层次的力量,绝对不是等闲一劫仙尊所具备!

  这已经是十分接近万古第二劫的力量了!不,单论攻击力而言,便是二劫仙尊,也没有几个能达到这一水准的!宁凡真的只是一名一劫仙尊吗!

  “杀百楼,你很强,但你不该惹上我!此为第一击,接下来是第二击!”

  又是红芒一闪!

  杀百楼瞳孔狂睁,血丝密布,迎着扑面而来的红芒,狠狠刺出了手中的血色骨剑。

  这一击,甚至缠绕了些许他修道以来领悟到的一丝杀戮道则之力,然而那等程度的道则,在宁凡五指一按之下,连同血骨剑本身,俱都粉碎!

  杀百楼本人更是鲜血狂喷,被宁凡一击轰飞了数十里地,身体深深嵌入到一座山峰的山腰之中,气息直接萎靡了一大截。

  这一击,他使用了一种堪堪领悟的道则力量,本以为能稍稍压制宁凡,岂料宁凡竟使用了不止一种道则,且全都领悟到了比较高深的地步!

  “两种,三种,四种…看不透,看不透具体有几种!仙尊修士怎可能领悟如此多的道则力量,这…怎么可能!”

  “我不信!”

  轰!

  轰得一声,山体坍塌,杀百楼从中血遁飞出,数十里地而已,一眨眼便跨越这些距离,重新飞回,近乎疯狂地朝宁凡一头冲来。

  他不信!他不信自己与宁凡的差距如此巨大,便是二劫仙尊,他也不是没有杀过,怎可能输给宁凡这么多,怎可能!

  “你的实力很强,但若我没看错,这份实力,其实并不属于你。你的真实实力,未入仙尊,能有超越仙尊的力量,只因夺取了至亲的魂魄,融入体内。这份修为,这份实力,实际上你仍无法运用自如,因为你的杀戮道,走错了。杀戮至亲之时,你的内心深处,当真没有过愧疚么…”

  宁凡身形一晃,周身藏在血光之中,迎着杀百楼冲了出去。

  继而便是解封修为后,第三次强硬碰撞,天地轰响不绝!

  其结果,是杀百楼再一次如死狗一般被宁凡轰飞,并在倒飞过程中,肉身不断崩溃,显然肉身累积了太过严重的伤势!他可以和二劫仙尊一较高下,但拥有多种道则之力的宁凡,甚至连巅峰仙王都战过!战一个区区杀百楼,宁凡仗着霸道的攻击力,轻易便占据了上风!

  三次对轰之后,宁凡不是发觉,自己这一次解封修为后,实力明显比进入极丹圣域之前强横了许多。

  略略一想,便想通了缘由。

  神妖魔劫四种血脉合一,修为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加法计算,而是彼此辅助,彼此增益的。

  而他领悟而来的道则之力,也不仅仅是拿来加持攻击那么简单,同样可以融入到实力当中。

  从前的他,神妖魔血脉与劫血修为力量失衡,导致他一身力量总和,只能发挥出七八成,余下的一二成,则为了平衡体内力量而消耗掉了。

  如今他古魔修为提升不少,这种失衡的态势,便也和缓了少许。

  若说从前的他,只能发挥一身实力的七八成,如今便可发挥到接近九成!

  好似许许多多种力量,在体内碰撞着,冲击着,然而最终,溪流汇成江河,江河入流,汇成大海,有了质变。

  倘若仅仅是使用劫血一种力量,宁凡不可能徒手面对杀百楼,完全做到压制,至少也要动用一些法宝神通才行。

  但这一刻,宁凡能够清晰感受到,自己一身力量融合在一起,汇成了海。一百万条小溪,淹不死一个人,但海则不同,纵然水的容量一样,威能却有着天差地别。所能爆发出的力量,更加不是劫血修为那点水平,而是…无限接近万古第二劫的实力!

  “从前我只以为,乱古大帝同修神、妖、魔,是为了增加修为的总量,如今看来,这种想法似乎是错的。神妖魔合一,成为新的力量,从量变,继而带来力量上的质变。倘若再多少一个连乱古大帝都无法办到的太苍劫血,则这种质变,将更加巨大、复杂…此刻我发挥远超劫血修为的力量,便是这种质变的证明…”

  宁凡好似在这一刻,才重新认识这部混修多种血脉的巨著。

  在旁人眼中不值一提的双修功法,似乎隐藏着等闲修士根本无法企及的大道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