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038章 云血果

第1038章 云血果

  眼前的竹林绵延百里,俨然就是一大片竹海了。

  宁凡到过树界的竹海,并在那里留下过一段往事,如今触景生情,不由得有了些许追忆。

  空心竹,有魂居;魂生根,在竹心;魂之根,竹之心,不可分…

  也不知老树精木罗与他的老情人重逢后,小日子过得如何了…雨界的亲朋,如今可好…娘苏醒了么…师父种下的道果成熟了么…

  摇摇头,宁凡将心中杂念收起,在竹林中缓缓前进,并认真观察着周围竹海的变化。

  以他的扶离破幻天赋,足以识破此地幻术格局。此地并没有什么仙王幻兽存在,甚至于,连眼前的竹海都是虚假的,不存在的。

  身处竹林外,他以为自己可以凭借扶离天赋,轻易识破竹海幻术。

  然而一旦踏入到竹林中,却又是另一种感觉,虚幻的竹海,忽然给人一种极为真实之感。身处庐山中,宁凡反倒有些看不透这片竹海了。

  渐渐地,宁凡眉宇有了凝重。

  明明已在竹林之中走了许久,不知为何,他却总有种原地踏步之感,仿佛他每行走一步,整个竹海也会跟着挪动一步一般。

  明明有种已经看破了竹海幻术的感觉,然而识破之后,却往往会无奈发现,自己实际仍处于另一层幻术之中。

  不,不只是错觉!真的只是再原地踏步而已!

  宁凡看了看皮卷地图,发现地图上被点亮的区域,仍旧只有极少的一块,这说明,他看似在竹林之中走了很远,其实真的只是原地踏步…

  一炷香过去,两炷香过去…宁凡绕着绕着,竟不知如何,直接从竹林之中绕了出来,回到了原地。

  这才有些正视这处竹林幻术的厉害。

  “这竹林幻术,似乎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。”宁凡内心暗道。

  屠皇有些无语,对宁凡道,“好了,小子,放我下来吧,你在这儿兜兜转转半个时辰了,虽说幻之试炼会足足持续一月之久,你也不能这么浪费时间啊。罢了,这么久的时间,我已经稍稍适应此地的压制之力,可以自如行走了。”

  言罢,屠皇纤腰一扭,从宁凡横抱中跳下,落在地上,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地身体,而后目光古怪地盯着宁凡。

  盯。

  盯。

  盯。

  宁凡被盯得有些不自在,问道,“姑娘为何用这种眼神盯着我?”

  “我在看怪胎,一个天底下最最神奇的怪胎。”屠皇一本正经地答道。

  “怪胎?姑娘是在说我么…不知此话何解。”

  “你说说,如果世上有过这么一个人,他是连这样子的大幻术都能无视的幻术奇才,却又被区区入门级所难住,这个人,算不算是一个怪胎?”

  “五指幻是什么…太玄幻术又是什么?”宁凡内心一动,问道。

  “那不是重点。重点是,你幻术天赋分明很高,但似乎根本没有系统学习过幻术。可是如此?”

  “呃,我确实没有系统地学习过幻术…姑娘好眼力。”宁凡点点头。

  “好眼力?看破这点,并不需要多好的眼力。恐怕仙帝一级之中,随便哪个幻术宗师,都能看出你的幻术根基十分浅薄吧。我观你破幻的手段,似乎只懂得硬碰硬地强行破幻这一种办法,连最基本的‘攻虚藏实’‘守实布虚’都不懂,更别提‘生幻’‘死幻’‘太玄八千幻’这些深奥东西了,一味只知道在竹林之内乱走,这样可是行不通的。”

  “确实,你幻术天赋很高,以你的幻术天赋,强行破掉普通幻术不难,但要知道,火魂塔内的幻术,不少都是上古之时赫赫有名的太玄大幻,若是不懂得深层次的幻术原理,除非你修为远超布阵者,否则是休想强行破掉这些上古幻术的…”

  “你以为,海巫部、幻海部之中,真的没有人能识破此地幻竹林的真实情形吗?真的全都是畏惧此地的虚假仙王兽吼,才匆匆离去的吗?别人我不知道,幻海部中肯定有几个人能识破此地幻术实情的,毕竟在幻海部中,可是有的孤本留存,定然有人能识破此地太玄幻术的存在,这才果断放弃了此地,而是选择点亮其他地方的地图。”

  攻虚藏实,守实布虚,生幻,死幻…这些名词,宁凡从前只在古籍之中听过,并不懂这些名词说的是什么。

  四天幻术宗师太少,流传下来的幻术传承更是少得可怜,这些名词似乎都是极为高深的幻术知识,宁凡不懂这些,并不奇怪。妖族倒是极为擅长幻术,流传下的上古幻术传承极多,可惜宁凡没有去过上界天妖界,若是去了,倒是很有可能学到这些幻术知识的…

  至于什么劳什子的太玄八千幻,宁凡保证,他绝对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。

  宁凡心知肚明,屠皇说了这么多,多半是想点拨一二,他当然不会放弃这个学习机会的。这可是幻掌位的大帝在指点他幻术,若是能够交换这个学习机会,宁凡相信,天地间多的是老怪,愿意倾家荡产来此聆听掌幻大帝的教诲。

  “前辈是说,这一处竹林的幻术,不是普通仙家幻术,而是前辈提到的‘太玄幻术’?”宁凡目光一凝,询问道。

  “不错,此地幻术,正是太玄幻术的一种。太古之时,佛宗曾出过一名幻术怪才,人称太玄上人,此人修为并非绝顶,然而对于幻术的理解,却足以独步天地。此人搜罗了天地间最为强大的八千多种幻术,编撰成籍,书成之后,定名,分为上、中、下三篇。上篇记录的幻术最强,中篇次之,下篇幻术最弱。然而就算是最弱的太玄幻术,也足以被碎念一级的真仙,拿来充当底牌神通了。”

  “因为太玄上人的存在,后人甚至将太玄幻术的称谓,当成了强大幻术的统称,更以上中下三品为太玄幻术分级。此地竹林幻术,不过是一个太玄下品的幻术罢了。若是施术之人修为稍弱,以你本领,倒也足以强行破开此术,行走到竹林深处。但可惜,施术者乃是这火魂塔本身…如此一来,你只有明悟这处幻术的虚实所在,才有希望破开此术。”

  “我知道,你是感应到了竹林深竹的宝贝,才想要进这处竹林的吧。这样,你跟着我,我带你进入这处竹林。嗯…还是不成,我虽然已经可以行走,但一些该疾行的地方,无法跑得太快,无法拉开幻术的虚实间距…罢了,你再抱我一会儿,听我指挥,自然可以进到这竹林深处!”

  屠皇径自走到宁凡跟前,十分淡定地说道,“抱!”

  “…哦。”宁凡应了一声,将屠皇再次横抱而起。因为有了之前的经历,这一次横抱,二人都没有太过窘迫,十分平静,鼻尖传入的屠皇体香,细细去嗅,竟有一丝蜜糖般的香甜气息。从前心不静,倒是没有注意。

  “你在闻什么!”屠皇蹙了蹙眉,她虽不介意男女肢体接触,却也不愿意被宁凡这般公然调戏。

  “抱歉。”偷闻对方体香被发觉,饶是宁凡脸皮极厚,也不由得有些尴尬。

  “倒也不必如此介意,你若想闻,也不是不行。对了,你也别总姑娘姑娘的叫我了,叫我青灵就好。”见宁凡不是存心调戏,屠皇便也无所谓了,反倒调笑了宁凡一句。

  “呃,青灵不是姑娘的化名么?莫非竟然是真名?”

  “当然是真名,我伪装的只有这个身份而已,名字是真的。”

  “呵呵,我还以为姑娘的真名,是屠皇?”

  “…这世间,会有哪个女子起这样的名字么…屠皇只是我参加血武擂台的代号而已,与你那杀生狐的代号一样,没有多少意义。以后叫我青灵便是,总姑娘姑娘的叫,听着心烦。嗯,我也不叫你小子了,还是称呼你姓名吧,毕竟有求于你,多少需要尊重你一些的。好了,闲话休说,此地幻术气息有所变化,你按我指示的方位移动。南二十步,西十一步,换一个方位,从这个方位进入竹林!”

  怀中的屠皇指挥道。

  哦,似乎不能再拿屠皇称呼这个娇滴滴的女人了,眼前这个女人就算杀人如麻,也不愿冠上这么一个名字的。

  青灵是么…

  宁凡按照屠皇指示的方位移动,进入到竹林之中。而后又在屠皇的指挥下,一点点朝着竹林深处逼近。

  “西行九步,退一步,南行二步,速度三息一步,缓行。”

  “东三步,西三步,东二步,西二步…速度四息一步,再缓。”

  “西行七十九步,疾行,一息十步!”

  “东两百二十七步,再疾,一息三十步!”

  “再疾!”

  “减缓速度!”

  “挥掌劈断左首第十三根紫竹!”

  “移动此石!”

  对于屠皇的指挥,宁凡感到茫然不解,好似有一层隔膜阻隔,让他无法理解到其中真妙。

  他怀抱佳人,速度时而疾如猎豹,时而缓如龟爬,时而东,时而西,时而毁坏一些竹子。不知行了多久,前方密密竹隙之间,忽然豁然开朗,露出一块巨大的空地。

  屠皇说了一声‘到了’,从宁凡怀中跃下,饶有兴味地打量着四周。

  宁凡怀中一轻,双手得以空闲,便取出了地图查看,发现这么会功夫,地图上幻竹林的区域,竟然已经全部点亮,显然,就在屠皇那看似无法理解的指挥下,宁凡已经行遍了此地竹林百里,并最终来到了竹林深处!

  这里,吸引其扶离血液的味道,更浓郁了。

  宁凡收起地图,环顾四周,继而抬头,忽然神情一滞。

  却是在空地上方,竹叶飞舞之中,翩翩起舞着上百只身形虚幻的紫黑色飞鸟,皆是幽影形态,散发着莹莹光芒,在半空中清脆明教,缥缈如幻!

  莹莹羽翼光芒流转下,此地如梦如幻,空气中更有中异香扑鼻,清新醒脑,再加上周遭紫竹幽幽,这竹林深处竟有种缥缈空灵、与世隔绝的美。

  “好美的地方,原来如此,是因为生长了云血果的缘故么。”屠皇慵懒地伸了个懒腰,转身对宁凡道,“小子…不,宁凡,你知道此地为何会有如此多的飞鸟幽魂翩翩起舞吗?”

  “姑娘不是说了吗,是因为此地生长了云血果。”

  “你知道云血果是什么东西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云血果,属于先天灵药的一种,是我大卑族特有灵药,生食此果,可增强修士气血,以达到强化部分肉身的目的。此物依血而生,必生长于仙帝级强者的陨落之地,以强者之血为养料,渐渐成形。再吸食天精地华,缓缓生长,待成熟时,灵果本体成虚,化作漫天幻影。作为养料的强者之血不同,此灵果的药效也不尽相同。观此地飞鸟幻影…不,不是普通飞鸟,这些飞鸟之影,应是那种妖类无疑了…羽妖一脉的邪祟,扶离!如此来看,此云血果的功效,应该是增加双目部位的气血,可大幅增进修士目力,以达到增幅幻术识破的效果。”

  宁凡心道果然,这些千姿百态、翩翩起舞的荧光飞鸟,是扶离的幻影啊。想必此地生长着的云血果,曾吸食了扶离妖兽的血液养分,因此才会幻化出着些幻影吧。

  “此地飞鸟之影,皆为云血果所化,百虚一实,若想收取此果,必须擒住唯一一个真实的飞鸟影。宁凡,以你的能力,应该能看出那一只飞鸟才是实体吧?”

  “我试试。”

  宁凡的幻术造诣,或许真像屠皇所说,天赋极高,基础偏差。不过他识破幻术的功底,可是一等一的,扶离破幻天赋,加上天人法目的强大,轻而易举便从上百只飞鸟影中,找到了实体。但见宁凡身形微微一晃,继而便又站定了,好似根本不曾离开过原地,不曾跃起过,然而却已从半空中,捉下了一只飞鸟影在手。

  那被宁凡捕捉到的飞鸟影,扑了扑翅膀,发现无法逃出宁凡手掌,便无奈的身形一晃,化作一个莹莹发光、白皙红润的果实,好似婴儿吹弹可破的肌肤。

  云血果到手!

  在获得这枚云血果的瞬间,其他虚假的飞鸟影通通消失不见了。

  触摸着手中微微冰凉的云血果,宁凡能感受到自己扶离血脉散发出的兴奋。显然此果是以扶离血为养料成形,服食此果,对旁人而言只是增强破幻目力,对于宁凡而言,则还有增进扶离血脉的效果。

  不会错,屠皇没有骗自己,只需要摸到此果,他便能凭借血脉的感应,了解到这果实的诸多好处…

  不是没想过独吞此果,只是…

  宁凡注意到屠皇看待此果的热切,不由得冷静了些,压下了血脉中的热切渴望。

  诚然,他是奔着这云血果才进入此地的,若能得到此物,再好不过。但他同时也明白,没有屠皇的帮助,以他的幻术功力,根本不可能进入到这竹林深处,得到这云血果。

  此果理应属于屠皇。

  “以在下的幻术功力,本不足以进入这竹林深处,全靠姑娘的指点,才能进入此地。姑娘似乎需要此果,拿去吧。”宁凡微微一笑,将云血果塞给了屠皇。

  屠皇看待宁凡的眼神,顿时有了几分奇异,好似头一次见到这么大方的人。

  微微一滞之后,唇角勾起一抹笑意。

  “若是普通云血果,我倒不在乎,不过此果效果有些特殊,于我而言,也有不小好处…不过么。你似乎也需要此果,不如这样,此果我们各吃一半,如何?”

  “各吃一半?”宁凡微微一诧。

  “此果只能生服,更有一个弊端,便是一旦收取,必须在一炷香内吃掉,否则便会迅速枯萎,失去效用。在我大卑族,此果素有‘果中昙花’的名声,便是因为其方生即死的缘故。别浪费时间了,就这么定了,一人一半,你先吃一半,吃剩了给我!”屠皇爽快地将云血果塞回到宁凡手上。

  若非探查过此果没有异常,宁凡几乎要以为如此爽快的屠皇,是在果实之中设了某种算计,诱他来吃呢。

  暗暗探查后,宁凡为自己的小人之心感到抱歉,果实确实无误。

  那么他可以放心吃下一半,再给屠皇吃掉另一半了?

  呃,不知如何,宁凡竟脑补出了那一幕,屠皇柔唇微张,津津有味地吃着他吃剩下果实,爽快的姿态,也不嫌弃上面有他的口水…

  “还是姑娘先吃吧。”念及于此,宁凡决定,还是让屠皇先吃为妙。

  屠皇深深看了宁凡一眼,片刻后,不以为意地一笑,“呵,真是个谨慎的小子…”

  是怕我在这果实之中动手脚,所以才让我先吃吧?呵呵,这点谨慎,放在修真界,倒也不是什么错误。也罢,本想让你先吃,好让你多吃一些,既然你怀疑我,那么我便不客气了…

  念及于此,屠皇也不和宁凡客气了,不一会儿,就将果实吃掉了大半个。

  约莫吃掉了三分之二,只给宁凡留了三分之一…

  “剩下的给你,咯咯,快些吃啊,须知时间一到,这果实药力可就要散尽了。”

  宁凡看着手中只剩三分之一的云血果,满头黑线。

  说好的一人一半呢!

  堂堂屠皇,堂堂半步踏入准圣的强者,堂堂执掌幻之掌位的大帝,这么言而无信,真的好么!

  罢了,反正都是靠屠皇的指点,才能白白得到这枚果实,能白吃三分之一,也不错。

  宁凡将果实递到嘴前,张口欲咬,忽得注意到果实之上,那残缺的边缘,隐隐带着的胭脂痕迹…

  于是抬起目光,极为怪异地看了看屠皇的唇。就这么吃下去,貌似会把屠皇的胭脂一起吃下去吧…

  “快些吃,吃了我们还有正事要办,虽说这幻试将会持续一月之久,但我们光是赶路到第六层塔底,便需要不少时间。”见宁凡迟迟不下口,屠皇不由得没好气催促道。

  她显然误以为宁凡是胆小谨慎,不敢乱吃她吃过的果实,如此一想,真恨不得把剩下的三分之一果实也抢过来吃掉了!枉她难得发一回善心,跟眼前这个小辈平分寻宝所得,对方竟还将她怀疑来怀疑去,呵呵,呵呵…她真想杀人泄火了。

  “这女人,似乎误会了什么…”

  宁凡摇摇头,也不顾及果实上的胭脂了,虎嚼狼咽,几口就将剩下的果实吃得只剩个核。

  第一感觉,是这果实好甜,是那种带着血丝味道的甜,显然是因为此果依血而生的缘故,才会有这个味道。

  第二感觉,是那胭脂也挺甜的,有蜜糖的味道,也不知屠皇用得什么胭脂,看来再凶残的女人,也终究是女人,还是会化妆打扮的。

  第三感觉…是这果实蕴含的药力,未免有些太庞大了!想来也是,这可是先天灵药,虽说只是三分之一,这般生吃下去,仍是非同小可!

  见宁凡面色涨红充血,一副大补过度的模样,屠皇顿时后知后觉地皱了眉。

  她倒是忘了这茬。以她的半步准圣肉身,生吞先天灵药不是什么大事,但对于宁凡而言,似乎就有些超负荷了。

  “盘膝,打坐,运行周天,炼化药力!罢了,此物本来另有他用,便姑且借你用上一用吧!我此刻无法发挥修为,助你快速炼化体内药力,此物之中包含的圣人意志,却足以在压迫之下,加快你炼化药力的速度!”

  也怪屠皇对宁凡的底细不太了解,才会担心宁凡大补过剩,会不会有性命之危。

  宁凡对自己的身体极为了解,早就做好了炼化先天灵药庞大药力的准备,若没有这点把握,他也不敢生吃先天灵药的。

  他本想自行解决体内的庞大药力,但当看到屠皇取出的东西后,打消了最初打算。

  若有屠皇提供的圣人意志帮助,便可加快炼化药力的速度,有这些好处,他当然不会拒绝的,他也不想因为炼化药力,而在这幻竹林内浪费过多时间。

  却见屠皇檀口微张,吐出一道血光,那血光之中也看不清是何物,一层层包裹封印着,以宁凡的神念,竟根本无法穿透那封印,看个真切。

  虽然看不清那物是什么,宁凡却能真真切切感受到那东西传出的庞大意志!

  圣人意志!

  曾经,宁凡在真幻河前,借助河妖提供的仙皇意志,快速炼化了部分暗辰果,大幅提升了修为。

  强者意志的辅助压迫下,血脉、法力是可以加快流速的,从而加快服食灵果丹药的炼化速度。

  圣人意志,从质量上,自然远远不如仙皇意志,但从数量上来说,则又有不同。河妖从真幻河中搜集而来的仙皇意志,极为稀释驳杂,而屠皇此刻取出的物什,所传出的圣人意志,数量庞大到无法想象,给宁凡的错觉,竟如同当真在面对一位圣人一般!

  如此一来,眼前圣人意志所带来的压迫感,某种程度上来说,还要超过当日的仙皇意志!

  “多谢!”宁凡盘膝余地,一面炼化体内药力,一面谢道。

  “些许小事,不必放在心上,你完全可以将我对你的帮助,当成你我交易的筹码。好了,快些炼化体内药力吧!”屠皇面上故作轻松,娇躯微微颤抖,实际上,此刻她无法发挥一丝修为,冒然动用此物,自然难以抵挡此物传出的扑面圣人意志。

  不过为了节约时间,让宁凡快点炼化掉体内多余药力,她也不好多做顾虑了。

  在这庞大圣人意志的帮助下,没过多久,宁凡体内的云血果药力,便彻底炼化。炼化之后,宁凡明显能够感受到,自己的双目目力更强了,看待周围幻术的虚实变换,也比从前更加清晰明了。

  这显然是云血果所带来的好处!

  当然,他的扶离血脉也因为服食了此果,有了某种程度的精进,甚至于曾经在蛮荒古域一怒燃烧掉的那滴祖血,都有少许,被重新修炼回来!

  竟直接修炼回了十分之一!

  “说起来,你前番在血武擂台获得的奖励,似乎还没服食吧。难得解封一次此物,索性借助这股意志之力的压迫,将你身上的丹药通通炼化了吧,多精进些实力,于我此行目的,也是大有好处的!”

  屠皇似有些难以承受圣人意志的压迫,俏脸微白,却还是故作淡然地说道。

  显然是下了决心,想一鼓作气让宁凡实力多精进一些了。

  屠皇既有这等好意,宁凡自然也不打算拒绝,一翻手,将血武擂台奖励的涅母石髓、雷霆淬体果一一取出,吞食,炼化!

  其周身气息,也在诸多药物的滋养下,不断攀升!

  暴涨的修为气息,更是化作狂风,席卷竹林,横扫此地!

  竹林外,一道无视禁空之力的血光,掠地而来,轰然砸落在竹林之外。

  血光一落,从中走出一个面相刻薄寡恩的男子,望着此地竹林,杀机暴涌。

  正是杀百楼!

  “多么美味的气息,呵呵,躲在这竹林中么,也好,既如此,我便入这竹林,好好享受你这道美味!”

  杀百楼舔了舔唇,身形一晃,化作血光,朝幻竹林之内强势冲入!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