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037章 幻竹林·东

第1037章 幻竹林·东

  幻之试炼,在大光明寺的禁地——中举行。

  大卑族共有一百零个草原地底深处,都隐藏着一处两界封,是镇压火魂一族的所在。

  两界封是镇压火魂一族的通道,是仙帝误入都有可能殒命的绝地。宁凡曾被三焰魔子蒙真,捉到南疆草原地底的两界封。原本蒙真想将宁凡丢入两界封烧死,结果却被宁凡所算,自己掉入两界封中殒命。

  两界封的可怕,在那时深入宁凡心中,使得宁凡对于这处密地,彻底打消了探索之心。当然,宁凡更加忌惮的,是两界封最深处的圣人凶念。圣人凶念,一念亘古流传至今,杀仙帝若蝼蚁,正因为两界封深处藏有圣人凶念,会杀尽一切越界之人,才使得火魂一族世世代代无法逃离地底,来到地面。

  永世镇压!

  中州草原的地下,也有一处两界封,正好位于琉璃城的地下。不过和其他草原的两界封情况不同,中州草原的两界封,也不知是什么缘故,最初被现时,深渊中的火焰竟然是熄灭的。在两界封深渊的最深处,也并没有圣人凶念存在,至于通往地底火魂世界的通道,也被人以莫大神通生生毁去,无法通行。更诡异的是,中州两界封的最深处,竟还屹立着一座古怪石塔。

  此塔被中州强者称作火魂塔,塔中地形错综复杂,更不知为何,此塔之中充斥着极为恐怖的幻术力量,里面风景真中有假,实中有虚,幻术造诣不足者,进入其中极有可能殒命。

  因为此塔十分危险,故而从最初被现时开始,此塔便被大光明寺联手诸多强者封印,最终成了大光明寺的一处禁地。

  不过,火魂塔虽说危险重重,对于火修而言,却又是一处宝地了。

  火魂塔共六层,第一层火元力相当于外界两倍,第二层四倍,第三层八倍,依次类推,第六层塔底的火元力,足足是外界的六十四倍!若是在火魂塔内修炼火系功法神通,度自是飞快。

  如此一来,一些自恃强大的中州强者,往往会向大光明寺提出请求,进入火魂塔闭关修炼。

  在夺陵第二轮开始之前,火魂塔中仍有不少强者闭关修炼,不过因为夺陵第二轮的幻之试炼,需要用到这处禁地,塔中闭关的强者已被事先清出,等到第二轮结束,才能够重新来这里闭关。

  幻之试炼的规则,要求三个部落组成一个团队,共同参与。

  这一关,会放给每个部落一张火魂塔的特质地图。地图上标注的景物都是灰色,但若是参赛者拿着地图在火魂塔内行走,所经过的地方,会在地图上点亮,显示出来。最终的幻试成绩,便与点亮地图的多少有关。

  宁凡目光扫过手中的皮卷地图。

  这是大光明寺的僧人,刚刚放给他的地图,是一件特制法宝。随着宁凡心念一动,皮卷上的文字、图案顿时有了改变。

  起初,皮卷上标注的是火魂塔第一层的地图,全部都是灰色。

  心念一动,皮卷就变成了第二层、第三层…第六层的地图,当然,全部都是灰色,还未点亮。

  “幻试需要三个部落组队,共同在火魂塔中探索,点亮地图。参赛者在火魂塔内每前进一步,地图上对应的灰暗部分,便会随之点亮一些,出白色毫光,表示参赛者到过那处地方了。最终,根据点亮地图的范围大小,来决定最终的幻试成绩。若是在火魂塔第一层,每点亮一里土地的地图,会获得2分。若是在第二层,一里地的分数是4分,三层8分,依次类推。这是因为火魂塔的层数越高,风险越大,分数自然也就越高了…”

  “组队部落间的地图点亮,有着某种程度的共享。组队部落可以协同合作,一起前进,也可以各自分散,各自点亮地图。甲部落所点亮的地图,乙部落若是没有点亮,则可以选择共享,获得点亮区域的一半分数…”

  “若抢夺其他部落的地图,则可完全获得其他部落点亮区域…换言之,幻试鼓励部落间的抢夺,在这一关,杀人无罪。”

  “若是无法在一炷香之内组好队伍,则无法参加幻之试炼,视为退出…”

  宁凡将地图收好,目光朝着周围扫了扫。

  组队才刚刚开始,一些部落便已经组好队伍,显然是事先就商量好的。也有些部落是临时组队,正忙于寻找队友。

  因为有着共享地图的便利,不少部落选择队友,先考虑的便是对方的实力,能否给自家部落带来帮助。

  宁凡的力试成绩,侧面反映了他的实力,即便他所代表的塔木部只有他一人参赛,仍被绝大多数的部落视为强援。

  可惜,宁凡得罪了楼陀大帝,考虑到这一点,真正向宁凡提出组队请求的部落,很少。

  向他提出组队请求的,基本都是百花帝请来的帮手,在这些帮手之中,实力最强的,毫无疑问是海巫部了。

  “小妹是海巫部巫女,巫言,与宁兄一样,都是替百花大人办事的。不知宁凡可愿与小妹组队参赛?”

  巫言笑语盈盈,来到宁凡身前。

  宁凡淡淡看了巫言一眼,点点头,同意了巫言的请求。

  这巫言敢在大庭广众之下,声称自己是替百花帝办事的,此言自然不可能有假。与此女组队,他不必担心对方心存异心,毕竟目的相同,都是要替百花帝赢得南海泉水。

  宁凡的淡然,让巫言颇为意外。这位宁姓外修,似乎对她的美貌无动于衷啊。

  要知道,海巫部巫女的美貌,在整个大卑族也算小有名气了,便是那些仙王老怪,看她之时,也往往会稍有流连,宁凡却视若无睹。

  真是个心如铁石的男人呢。

  “咯咯,能与宁兄组队,真是小妹的荣幸。不过好了,倘若幻试之中,那杀百楼杀上门来,小妹可是不帮的,想来以宁兄的实力,是足以自行应付此事的。”

  “无妨,你我组队,只需共享点亮区域即可,其余私人恩怨,各不相帮。”

  宁凡不以为然地道。

  巫言此女,他看得很透,此女功利心很强,倘若他的力试成绩不佳,此女绝对不会看上他,来找他组队的。即便现在找他组队,也断然不愿卷入他与杀百楼的纠纷的。

  说白了,有好处,此女愿意与宁凡一起占,有困难,此女绝对跑得比谁都快。

  见宁凡答应地爽快,巫言自是极为满意,二人伸出拇指,印上红泥,在对方的地图上按了一下,如此一来,彼此间的地图,便有了契约相连,可以共享了。

  “幻试需要三个部落同行,我们还缺一个帮手。不知宁兄对于剩下一个帮手,可有建议?”巫言本打算与宁凡组队后,再找个仙尊级部落组队。杀百楼她当然不作考虑,她想邀请的,是红藏、石当中的一人。

  没想到的是,红藏竟然和杀百楼组到了一起!而石当,则跟两个碎念部落组到了一起,极为倨傲地拒绝了巫言的邀请。

  如此一来,巫言就只能从诸多碎念部落中,挑一个邀请了。碎念部落,倒也有几个不错的,只是最终邀请哪一个做帮手,还需要考虑宁凡的意见。这一点,巫言并不是个独断专行的人。

  “无妨,巫道友看着邀请便是,我没意见…”

  宁凡话音才刚落,忽得从一旁的幻海部队伍传来了吵闹声。

  看情形,是幻海部的队长——碎念中期的某刀疤男子,在和他的道侣吵架。

  刀疤男子的道侣,自然就是化名青灵的屠皇了。

  听吵架的内容,原来是屠皇随口地提了一句‘不如和塔木部组队’,结果被那刀疤男子劈头盖脸训斥了一顿。

  也难怪那刀疤男子会恼羞成怒了。他本来就怀疑自家小媳妇和宁凡有一腿,如今,小媳妇竟公然提出与塔木部的宁凡组队,简直当他这个相公是摆设啊!这是明目张胆的红杏出墙!

  “小娘皮,你就这么缺男人吗!难道老子的长枪还满足不了你的需要吗!那外修有什么好!看他的身板,就知道床上功夫不怎么样!怎能和老子相比!”

  “…”被一个碎念小辈当成小娘皮呼来喝去,屠皇内心杀气嗖嗖直冒,却又旋即压了下去。

  “好!很好!看来是我最近太宠你了,让你忘了自己的身份。你只是老子的鼎炉,是老子从花楼买回来的鼎炉!是个一双藕臂千人枕的烂货!如果不是我,你还过着狗一样的身活!老子给了你新生,你竟然想背叛我!”

  “…”屠皇表面上胆小怕事地低着头,内心则杀机暴涌!一双藕臂千人枕,呵呵,呵呵…

  宁凡不由得为那个不知死活的刀疤大汉,抹了一把汗。

  那刀疤大汉兴许是骂上了瘾,竟然骂个没完,将组队大事完全抛在脑后。渐渐地,一炷香的时间已经快要过完了。除了幻海部以外,其他部落竟然全都三个三个地组好了队。

  没完成组队的,已经只剩下宁凡、巫言与那吵吵闹闹的幻海部。

  “宁兄似乎很中意幻海部…”巫言大有深意地看着幻海部的闹剧。心道莫非宁凡与那名叫青灵的女子,真的有一腿不成?看模样,那青灵只能算是小有姿色,完全无法和自己的美貌相提并论。然而宁凡竟然对自己的美貌无动于衷,反倒对那种黄毛丫头感兴趣,品味还真是特殊啊。

  出于这种考虑,巫言没有再邀请其他人进组,而是等待着宁凡的决定。在她看来,宁凡多半是想和幻海部组队了,她不介意卖宁凡的人情,组上幻海部。

  且幻海部算不上什么强大部落,对于幻术一道的造诣,却又比许多强大部落都高明。如此一来,与幻海部组队,倒也并非真的吃亏。

  对巫言的话语,宁凡不置可否,只无语地看完了幻海部的夫妻小剧场。

  于是乎时光飞逝,刀疤汉子狠狠训斥完小媳妇以后,才无比后悔地现,组队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,且此刻未完成组队的部落,居然只剩下幻海部、塔木部、海巫部三支了!

  他居然没有别的选择,只能和宁凡组队了!否则一炷香一过完,幻海部将失去参加幻之试炼的资格!

  “妈的,只能和那外修组队了…也不知他们这种大人物,愿不愿意和我们组队。”

  刀疤男子其实也只敢窝里横而已。他敢对小媳妇厉害,却不代表他是傻瓜,敢去公然招惹宁凡、巫言这种老怪。

  看完了宁凡力之试炼的经过,他若是还敢招惹宁凡,他就是猪!

  于是,当巫言提出和幻海部组队之时,刀疤男子极为恭敬地感谢了巫言的邀请,并且极有礼貌地与宁凡打了招呼,表面上憨憨厚厚,好似不知道宁凡、屠皇眉来眼去一般。

  虽然愤怒小媳妇的红杏出墙,不过转念一想,弱小的幻海部能和强大的海巫部、塔木部组队,貌似也不亏啊。

  若是能让部落获得更好成绩,损失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娘皮…便损失了吧!

  刀疤男子一咬牙,更是在内心暗暗做了决定。如果组队的过程中,小娘皮和那宁姓外修暗通曲款…那也随她去吧!按照小娘皮的骚劲,多半一组队成功,就会跑去和宁姓外修勾勾搭搭,他就当做看不见!

  果然,如刀疤男子所料,一确立组队关系,在彼此部落的地图上按下红泥指印后,屠皇便旁若无人地找宁凡说话去了。

  自然是传音对话,只看得见唇动,却听不到她和宁凡说了什么。

  刀疤男子只感觉脑门绿油油,却也只能徒呼奈何,不敢跟宁凡动怒。

  看台上,欧阳暖、葬月二女,则表示对宁凡撩妹的事情看多了,不以为意。只是很意外宁凡居然连人妻也不放过,这貌似还是头一次。

  并不知道已经被误会的宁凡,还在和屠皇传音。

  他的神情颇有几分凝重,因为屠皇告诉了他一个消息。

  “小子,此次幻试你可要小心啊,不止是楼陀的徒儿想杀你,据我布在三焰的暗子传来的消息,此次幻试会有三焰的人出面杀你,据说是那魔子蒙真的长辈。”

  “魔子蒙真的长辈么?”宁凡目光微微一沉。

  那魔子蒙真已是万古仙尊级别的强者,其长辈起码也是仙王修为吧,更有可能,是仙帝…

  对于三焰的报复,他早有心理准备,毕竟灭杀了堂堂石焰魔子,若无报复,宁凡反倒不信。

  只是没想到这报复,会赶在如此时刻,在幻试当中出现…

  “不过你大可放心,只要你能在这幻之试炼当中,达成我的要求,作为回报,我自会庇护你一二的。蒙氏一族在那石焰之中,算不得最强,莫说只是区区蒙氏来人,便是那石焰之主亲至,我要护你,他也无法对你做什么的!”屠皇极为自负地说道,神情颇有几分睥睨天下的气概。

  “还未感谢姑娘赠送的幻术夜明珠,姑娘赠我此物,若说别无所求,宁某是绝对不信的。姑娘三番两次出现在宁某跟前,不知所求何事?是敌是友,也好让宁某辨个分明。”

  “我有求于你,自然不会有恶意的。此事不急,稍后我自会告诉你,不过我可以保证,此事于你而言,也有莫大好处。对了,还有一件事,需要你帮助一二。进入火魂塔后,我必须调动全部修为完成某事,期间这具肉身将无法挥任何修为,更会处于极度虚弱之中,届时你可得好好保护我,别让我这具身体,惨死在火魂塔之内。若真是如此,此次火魂塔一行怕是要前功尽弃了。”

  “这…姑娘放心,姑娘修为受限之时,在下自会庇护一二。”

  暂时看来,屠皇对自己没有什么敌意,宁凡便也客气相待,心中自然也有一二戒心的。同时他也很好奇,屠皇究竟求他何事,或许与这火魂塔的存在有关?

  很快,一炷香燃尽,而后天都帝在广场中心开启了一道光门,一个个完成组队的部落,在光明寺僧人的引导下,三个三个进入到光门之内。

  中州石地坚硬无比,地底至深处的两界封,很难凭借土遁神通到达,这光门,可直达两界封的火魂塔。

  宁凡一行很快便也进入到光门之内,与屠皇、巫言等人,随机传送到了火魂塔第一层的某个区域。

  扑面而来的,便是比外界浓郁一倍的火元力!这火魂塔当真是火修修行的宝地!若非此行是为幻试而来,宁凡倒是十分乐意在此地苦修一番的,凝练些火道烈元晶,对于凤阴阳更高层次的修行,必定是有好处的。

  罢了,大事为重,只能将修行之事暂时放下了。

  宁凡看了看灰暗的地图,随着他们踏足此地,地图上一处灰暗的区域随机被点亮,出了白色毫光。

  点亮的区域,标注的地名是。

  宁凡看了看四周,周围都是坍塌的废弃寺庙,往西看,则可以看到大片大片的苍劲紫竹,足有拔天之高。偏偏竹林之中阴气弥漫,鬼哭声声,更不时有冲天兽吼声传出,裹带着摄人的仙王之威!

  “嘶?我们这组运气还真是差,竟被随机传送到了火魂塔第一层的四大凶地第三处,幻竹林!根据地图介绍,此竹林守护幻兽乃是仙王级别,会攻击一切试图进入竹林之人!幻竹林占地百里,若能激活此地地图,可获得大把分数,且地图记载,这幻竹林深处,还藏着许多古之丹药…可惜,此地太过凶险,显然不是我等能够踏足的。”

  巫言看了看地图,又看了看西面紫竹林,有些惋惜,摇摇头。

  火魂塔十分奇特,每一次夺陵第二轮开始前夕,火魂塔内部天地便会全部崩溃,而后重生。可以说,每一次夺陵第二轮的开启,便是火魂塔内部创造与毁灭的开始。

  重新生成的天地,对于任何一个进入者而言,都是极其陌生的环境。虽说巫言也曾在非夺陵战期间,进入过火魂塔十数次,但如今再看此地,仍是觉得面目全非,陌生无比。

  若无地图介绍,她甚至不知道此刻立足之地是哪里。

  那仙王兽吼带给巫言极大危机感,使得巫言丝毫不打算进入这幻竹林深处。点亮地图完全可以去其他地方,没必要为了这里百里土地的分数而冒生死大险!

  不只是巫言,那些海巫部、幻海部的强者,一听到此地的仙王兽吼声,全部都心生怯意,一个个只想要赶快离开此地,哗声不止,哪有仙家修士的半分镇定。

  宁凡倒是没有急于离开此地的打算。

  地图虽然记载此地凶险,但随着他左目扶离妖目破幻能力催动,此地竹林在他眼中,竟有如蜃景一般,正一点点消失!

  渐渐地,在他眼中,此地哪里还有什么幻竹林的存在,反倒是另外一种模样!

  所谓的幻竹林,是虚假!地图上记载的凶险,根本不存在!以巫言等人的幻术造诣,看不破这一点,但却瞒不过宁凡的眼!

  “此地…”

  宁凡正自沉吟,忽然扑面而来一阵香风,先是对方的青丝擦过他的脸,继而怀中便一软。

  竟是屠皇双脚一虚,仿佛站立不稳,扑棱棱直接软倒在了宁凡的怀中!

  屠皇顿时耳根一红,内心更是暗暗一惊,心道这火魂塔的创造毁灭之力,对她的压制似乎比过去更强了,猝不及防之下,她竟浑身酥软,连站立的力气都被抽空了!

  胸口一对饱满,贴在宁凡的胸口,饶是屠皇杀伐果决,终究也还是女人,多少对这种身体接触有些窘。

  想要脱离宁凡的怀抱站起,却怎么也没有力气站稳,不由得有些头疼。

  “…你之前只说无法调动修为,可没说连站都无法站稳…”宁凡大感无语,传音道,怀中的美人好似烫手山芋,扔也不是,抱也不是。这身体软软的,香香的,但实质上却是一位绝世凶星…

  “嗯,有些失算,此塔力量比以往更强了…算了,我现在身体没有一丝力气,你索性抱着我前进吧。”屠皇倒是十分爽快,仿佛抱一下只是小事,不掉皮不掉肉。

  “…”无语的宁凡。

  “怎么?不愿意?咯咯,送上门的女人,连抱都不敢抱么?当日对我使用魅术的时候,可没见你这么畏畏缩缩啊。”

  “…你怎么不找你的道侣?让他抱你不是更好?”

  “呵呵,呵呵…别跟我提道侣这两个字,我已经快到忍耐极限了,只担心一个忍不了,会把幻海部屠杀干净。若真是如此,可就违背我和牛鬼至尊的诺言了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,是有诺言在先,才会忍耐杀机么…牛鬼至尊…”宁凡目光微微一眯。

  “这样吧…我现在站都站不稳,更无法行走。你小子受点累,先抱着我走一会儿吧。作为回报,若在此地遇到你解不开的幻阵,我会给你幻术方面的点拨,如何?”

  幻术方面的点拨?

  能得到一位掌幻大帝的指点,宁凡自是不会拒绝,顿时也就不觉得怀中软软的身体,是什么烫手山芋了。且抱着屠皇,更不怕屠皇反复无常。如此零距离的肢体接触,他想要拿魅术对付屠皇,简直轻而易举,即便对方实力再强,有魅术在手,他也并非全无一拼之力,总算是足以应对最坏局面的出现。深入一想,或许屠皇让自己抱她,未尝不是为了让自己安心,相信她没有恶意。如此一想,顿时目光大定,直接在众人精彩的脸色之中,将屠皇横抱而起。

  而屠皇,则大有深意地看了看宁凡,藕臂环抱着宁凡的脖子,继而便将小脸依偎在宁凡怀中,在外人看来,要多娇羞有多娇羞,实则已经半点羞意也没有了,很快适应了这一切。

  海巫部一片失声:这宁姓外修色胆包天,公然搂抱队友人妻,不怕队友直接翻脸么?如此急色的搂搂抱抱,完全没有给幻海部的人留任何颜面啊。

  幻海部同样一片沉默,一个个眼神全落在刀疤男子身上,有同情,有愤怒,有嘲笑,有幸灾乐祸。根据与刀疤男子的关系好坏不同,什么样的表情都有。

  刀疤男子感觉自己头上已经长满了绿油油的油麦菜,不过他显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,憨厚地呵呵一笑,丝毫不以为意。

  “貌似平白落了个强占人妻的恶名…”

  宁凡有些无语。他知道屠皇其实并不是这刀疤男子的道侣,抱一抱屠皇也并没有多么罪大恶极,然而这一切,是无法和人解释的。

  无法解释,便不解释了。

  于是,宁凡面不改色的怀抱美人,屠皇则索性依偎在宁凡怀中,暗暗散开神念,在对这火魂塔做某种深入探查…

  被带绿帽的人都不出声,巫言自然不会去指责宁凡什么,仍是笑语盈盈的模样,对宁凡道。

  “小妹以为,此地太过凶险,我等不如早些离开此地,前往其他地点,宁兄意下如何…”

  “凶险么…不如这样吧,我等分头点亮地图,宁某想在此地多研究一下这幻竹林的幻阵,诸位先行离去,如何?”

  “也好。既如此,我海巫部便在此地,与宁兄分道而行了。还望宁兄莫在此地逗留太久,早些出点亮更多地图,才是正事。”

  见宁凡似乎真想在此地稍稍逗留,巫言也不好多说什么了,分头行动也好。万一杀百楼杀到跟前,她离得远远地,也不必卷入其中。只要能共享宁凡的幻试成绩便好。

  “既如此,我幻海部便跟着巫言大人一同离去吧。”刀疤男子决定带着幻海部,与巫言同行。至于他的小媳妇…就便宜了宁凡吧,哎,再找个新的吧。

  分道扬镳之后,此地便只剩宁凡、屠皇二人。

  宁凡深深看了眼前的幻竹林一眼,忽然抱着屠皇,朝竹林深处走去了,在那竹林深竹,似乎有什么气息,吸引着他的扶离血液前进…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