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920章 叛逃失败的烛弓

第920章 叛逃失败的烛弓

  宁凡修道多年,早已不是从前的弱小修士,始涅荒三气的名头,自然听说过不少。

  所谓的始涅荒三气,乃是天地间三种本源之气,可吞噬炼化,用以提升修为;也可用于施展神通,令神通威能提升到一个恐怖境界。其中,始气品质最低,荒气品质最高。

  但即便是品质最低的始气,如今的天地间也没有多少,偶尔有某个上古遗迹发掘出一道始源之气,绝对会令仙帝级老怪打破头去争抢。

  “想不到,竟会有仙帝对我动用始气。看这神通气息,唤出这巨鬼的仙帝,应是属于妖族无疑。”

  宁凡神情极其凝重,他已得知巨鬼是由始气变幻而成,更加不认为自己有实力硬撼巨鬼了。

  按照宁凡的个性,知晓自己不是巨鬼对手,立刻便会施展神通遁去,只是谁能想到,早已被宁凡封印的烛弓弓灵,会在此刻玩出叛逃的戏码。

  却见那烛弓弓灵一经窜出宁凡的手掌,立刻化作一道七彩长虹,不顾一切朝着巨鬼释放的漫天声浪撞去,心情激动不已。那声浪漆黑如墨,浩瀚如海,无边无际,乃是巨鬼仗着始源之气的威能,发出的一声咆哮。

  这巨鬼修为虽只达到舍空,但他这一咆哮,威能之恐怖,恐怕就是仙帝对≯上,也要暂避锋芒。

  然而烛弓弓灵好似根本不惧这声浪一般,待飞至声浪前方,忽而摇身一晃,化作驼背老者的猥琐样子,哈哈大笑,朝着那浩瀚如海的声浪,竟是直接抬手一按!

  这一按之下,声浪的中心忽地现出金光万道,那金光化作数以亿计的古老妖文。蓦然一凝,竟是形成一个极为古老的赤金色印记。那印记乃是龙形,妖气冲天,在这印记出现的一刻,声浪之海嘭地一声,直接消散!

  连仙帝都不敢硬接的本源之气神通,竟然被烛弓一掌给破掉了!

  “嘿嘿,老夫的前任主子,乃是祖龙烛离,念老夫追随他征战多年。曾赐老夫三道始气。这三道始气,皆被前任主子祭炼万年,暗中种下过无数印记。只要印记没有抹掉,这些始气却是伤不得老夫g小凡子一看到这声浪,吓得掉头就走,真是个怂货,老夫却是丝毫不怕的。”烛弓得意地舔了舔嘴,嘿嘿一笑,朝巨鬼猛地飞去。

  那巨鬼乃是始气所化。举手投足间目光无情。一见烛弓飞至,登时张开巨口,直接朝烛弓吞去。这一吞之力,竟是直接使得周遭万里的道则出现裂痕。

  “区区小鬼。也敢使用老夫的始气,找死!”

  烛弓见巨鬼想吞自己,目光极其不屑,双手连连变幻。瞬间掐出无数妖诀。顿时,巨鬼的身体之上,竟立刻浮现出一个个赤金色的龙形印记。那些印记越来越多。布满全身,竟是无法数清。

  随着印记一一浮现,烛弓冷喝一声,指诀一变,登时间,原本嚣张无比的巨鬼,立刻惨叫一声,身体直接炸开,碎散成无数游离雾气。

  烛弓复又抬手,朝那些游离雾气一抓,那些雾气立刻彼此融合,化作一团近乎透明的雾气,徐徐飘落到烛弓手中。

  “哈哈,小凡子,看到了没,这就是前任主子赐给老夫的三道始气其中的一道!只要老夫吞下这道始气”

  烛弓得意非凡,一抬手,就要吞下这一道始气。

  他满心欢喜,只要他成功吞下这道始气,借着始气的力量,必定可是实力大涨,届时宁凡种在他体内的封印,根本算不得什么,抬手都可破掉。

  只是,宁凡会给烛弓吞噬始气的机会么

  “定!”

  但见宁凡轻轻抬手,朝着烛弓一指点下,烛弓整个身体立刻就动弹不得了,仍保持着吞服始气的姿势,仍保持着猥琐不堪的笑容,但这始气却是再也喂不到口中了。

  当年的宁凡,唯有燃烧祖血,才能施展此术定住烛弓。但如今,烛弓体内种有宁凡的禁制,一身实力处在封哟态,却是轻而易举便被宁凡给定住了。

  “定天之术么又是这招!不好,这煞星竟然把老夫定住了!他要夺老夫的始气!”

  烛弓心中大呼不妙,便在此时,宁凡鬼魅般出现在他的身前,将始气从他手中冗。

  烛弓的逃亡计划,还没有开始,就已经结束了

  “这道始气,归我了。”宁凡扫了动弹不得的烛弓一眼,淡淡道。

  他本来是无法战胜巨鬼的,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烛弓竟然有办法克制那巨鬼,并夺来构成巨鬼身体的始气。

  望着手中那团虚幻始气,宁凡微微一笑,自己似乎白白捡了一个便宜。这一信始气,可是足以令仙帝眼红的宝物!

  另一边,烛弓见宁凡夺走自己的始气,立刻开始破口大骂。

  “小凡子,你竟然暗算你大爷,你真是太无耻了!有种你解除了定天之术,跟老夫一对一公平决斗!只要你把始气还我,老夫只需三招,就能把你打成狗!”

  “小凡子,老夫警告你!现在解开定天之术,再把始气还给老夫,老夫还能既往不咎!否则,老夫就要动怒了!”

  “主子!我还叫你主子总行了吧,主子啊,你就可怜可怜我吧,这可是前任主子赐给我的始气,是属于我的c是体面人,是大有身份的人,你不能偷我这下人的东西啊,这说出去多难听啊。还给我吧”

  “主子,你是我亲爹行不行!只要你把始气还我”

  宁凡目光一沉,懒得跟烛弓废话,他当然不会将始气还给烛弓。抬手一指烛弓,催动烛弓体内封印,烛弓立刻便杀猪一样哀嚎起来。

  “你刚刚似乎想要逃走”宁凡望着烛弓的眼神,杀意微微一闪。烛弓本还在惨叫,忽然看到宁凡眼中杀意,心中登时凉了半截。

  “不好b煞星想要杀我!”

  这一刻,烛弓哪里还顾上始气的归属问题。他明白,自己的这次叛逃行为,触怒了宁凡。

  如果烛弓成功吞下始气叛逃,自然不必惧怕宁凡。问题是,他现在貌似叛逃失败了,他的小命,可是在宁凡手上

  “当年我擒下了你,没有将你斩杀毁灭,是因为你还有用。你的存在,与真龙族手中的那把钥匙息息相关。所以,我留了你一命。但现在,我不打算留你了!”

  宁凡眼中杀意忽然暴涨,好似真的决定此刻就把烛弓灭杀一般。

  烛弓立刻浑身发抖,如果不是身体还被定天术定着,他都想给宁凡磕头求饶了,“主主子c不能杀我!我是你的小弓,是你忠实的仆人!我我刚才真的不是想逃跑,我是见那巨鬼欺凌主子。心中气不过,想为主子出力,降服巨鬼!对,就是如此!”

  “主子啊。那巨鬼的身体可是用始气构成的,那可是好东西啊g道始气本是前任主子赐给小弓的,不过小弓觉得,只有主子这种优秀人才。才配拥有那道始气!主子,那道始气送给你了,小弓不要了c行行好∧了小弓这一次吧!”

  宁凡仍是不发一言,冷冷看着烛弓,眼中杀意也不见减少。实际上,他只是想吓吓烛弓,并非真的打算灭杀烛弓◆烛弓死了,这些六彩、七彩香火箭可就没有办法使用了,这些香火箭乃是宁凡与七世蛮祖一战的最大依仗,自然不会在此时斩杀烛弓。

  但烛弓毕竟叛逃了,若不教训一下,总是不行的。所以宁凡故意释放出杀机,好似要斩杀烛弓一般,归根结底也只是想吓吓烛弓,给他一个教训。

  “完了b煞星油盐不进,他真的要杀我了!上次他得到那个次先天弓灵,便想要杀我,若不是我机灵,上一次就死了。这一次怕是真的在劫难逃了”

  人生大喜大悲来得太快,烛弓现在后悔极了。他怎么会傻到以为凭借一道始气就能从宁凡手中逃跑?宁凡的手段那么多,他又不是没见过?当初他没种封印,还不是被宁凡燃烧祖血给拿下了

  “对啊,祖血b煞星体内,似乎还有好几滴祖血,就算我真的吞了这道始气,冲开封印,一时半刻也无法彻底炼化。他发个疯,燃个祖血,我还是会被他重新擒下的”

  “逃不掉啊,原来我从一开始,就无法逃离这煞星的魔掌”

  “这煞星可是能在真幻河造桥的怪物,古往今来第一人,谁能跟他比?他若想囚禁我,我恐怕再逃跑十亿年,都逃不掉”

  “如果不逃,就不会被杀$果不被杀,就得跟着煞星混一辈子。但跟煞星混有什么不好?以这煞星的资质,日后成就一定不会低于祖龙烛离,我跟他混,日后肯定好处不小。哎,现在后悔也完了,这煞星,真的要杀我了”

  烛弓越想越后悔,越想越心灰意冷$果上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,他绝对不会疡叛逃。

  看着烛弓绝望后悔的表情,宁凡杀意略减,满意地点点头。他从来没想过彻底降服这个弓灵,这弓灵脑后有反骨,难以收服,这一点,宁凡很早就看清了◆非烛弓留着还有大用,宁凡绝不会留这样一个弓灵在身边,也不会容忍烛弓的叛逃。

  “你这次叛逃,我本不会饶你,但你前番助我射杀蛮祖,立过功劳$今功过相抵,这次便饶你不死。但,没有下一次!”宁凡沉声道。

  一听不用死,烛弓自是大喜过望,“谢主子不杀之恩!小弓保证,以后再也不逃跑了,一定认真改造,重新做弓,请主子放心!从今天起,主子的敌人,就是小弓的敌人。主子剑锋所指之地,就是小弓射杀之人。主人放的屁,就是小弓的空气。主子吐的口水,就是”

  “够了!我不喜欢多嘴长舌的人!”宁凡皱眉道。

  “是!小弓马上闭嘴!”烛弓心中一抖,不敢乱拍马屁了,心道自己拍马屁的功夫果然还不到家,还得多练啊。这现任主子宁凡,果然比前任主子难伺候。

  见烛弓听话,宁凡屈指一点,解了烛弓的定天之术,立刻,烛弓变回了龙角长弓涅,飞回宁凡手中。

  “恭喜主子获得一道始气。对了,主子可能不知道,这道始气之中,有小弓前任主子种下的印记,一共有三千万道,如果不炼化所有印记”烛弓堆笑地说道,想对宁凡卖个好。

  “我知道,始气的事,容后再说,以我的修为,若不炼化所有印记,这始气一时半刻是用不上的。”

  宁凡一挥手,将始气收入玄阴界中,收在了玄阴界洞府之中$此近距离接触,他能感受到这团始气中暴虐的能量,根本不是如今的他可以驾驭的。

  巨鬼一死,那第二名仙帝的查探自然落了空,四面云海也渐渐恢复正常。宁凡没有在此地继续逗留,沿着青石古路,朝着下一座宫殿疾驰而去。

  前方,是第五层第21宫,以宁凡本身实力,进入这座宫殿,本会寸步难行。但如今召出了众多香火箭,使得第21宫的宫殿威压,几乎被这些香火箭抵挡了九成。余下的一成威压,便再也无法阻挡宁凡的脚步了,只半息不到,宁凡冲出21宫,并一路向上疾驰。

  同一时间,蛮荒古域之外,赤贯通道之中,真龙族长敖千古目光狰狞,死死怒视着施术失败的婳妖。

  婳妖垂着头,心中紧张不已,根本不敢去看发怒的真龙族长。心中更是暗暗叫苦,她全力施展的神通,不但没能投影出宁凡的真正样貌,更弄丢了真龙族长交给她的那道始气,这下子,该如何收场

  在场的诸位妖族大帝,一个个全都看着婳妖,有人震惊,有人诧异,有人幸灾乐祸,有人暗暗沉吟,只是没有一个人料到,始气会被夺走这一结果。

  在诸位大帝看来,被探查的神秘人最多也就是个万古仙尊,区区万古仙尊,按理说是没有能力从一名仙帝手中抢夺宝物的。且这宝物,还是始气,按理说万古仙尊的修为,根本无力驾驭的始气,更谈不上夺取

  那神秘人究竟是如何夺走始气的

  此人,是谁。莫非其修为,根本不是万古仙尊境,而是更高?否则始气为何会被夺走?

  就连真龙族长自己也不明白,始气为何会被夺走。这始气是他从烛弓体内抽出的,却一直保存着,没有动用过,所以他并不知晓,那始气之中,暗藏着祖龙烛离种下的印记,可被烛弓轻易收取。

  “婳妖,你继续施展神通,投影九重天阙。至于那神秘人,你不必查探!此人,交给敖玄与毒龙子处理!”

  真龙族长面色一沉,取出一个赤金色的玉简,忽而一把按碎。

  同一时间,九重天阙之中,敖玄与毒龙子忽然心有所感,同时一愣。

  这一刻,他们收到了真龙族长的一道命令。二人之中务必分出一人,前往下层天阙,查清一切,若有可能,夺回始气

  始气,乃是仙帝级人物踏入第三步的关键,若有可能,真龙族长不想失去这道始气!

  “还是老夫去吧。”毒龙老祖目光一沉,没有继续前进,而是忽然转身,原路朝着下层返回。

  他如今的位置,不如敖玄靠前,二人自是分工合作,由敖玄继续向着顶层前进,而他则完成族长的任务,前往下层。

  .

  [记住网址三五中文网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