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9章 巨鬼

  热门推荐:

  北方,东方,南方,三股庞大的气息滚滚而来。以宁凡天人第二境的眼力,自然能从这三股气息之中,察觉到凌厉之极的探查之力,甚至能隐约察觉,这三股气息之中,各自隐藏着一件至宝。

  他知道,此刻是有大能修士在蛮荒古境外,催动神通探查自己。且从这规模声势来看,探查自己的修士,极有可能是那天地间的巅峰强者——仙帝!

  在宁凡心思飞转的瞬间,那三股庞大无比的气息已瞬间来临,北方与东方的云海,忽而金光万道,并从中折射出数之不尽的金线。

  那些金线一经幻化而出,立刻朝宁凡缠绕而来,滚滚仙帝之威从天降临!这一刻,宁凡只感觉浑身骨骼咯咯直响,好似要直接压碎在这庞大的气息之下,在这无数金线来临之时,竟是觉得寸步难行,好似只能任其捆缚一般!

  这,就是仙帝的力量!即便是隔界施法,即便如今的宁凡已是渡真中期,劫血小成,仍然无法直接承受仙帝的法术威能。二者之间的差距,有如鸿沟。

  宁凡自然明白自己与仙帝的巨大差距,他也能够感受到,这三股气息只是想探查自己的底细,并非是想取自己的性命。但让他不做抵抗,任由对方查探自己的身份,却是做不到。

  ,宁凡指诀一掐,盘旋在周身的众多香火箭立刻发出六彩七彩的光芒,朝正前方呼啸而出。前方的金线,忽而化作一只枯老的金色大手,迎着众多香火箭一把抓下。

  这一抓之力,蕴含了一丝仙帝之威,等闲法宝根本无法与之抗衡。

  那些六彩香火箭被这金色大手一抓,立刻倒飞而回,回到宁凡身前。气息略有减弱。唯有那七彩香火箭,并未被大手击回,反倒猛地突进,直接将那金色大手洞穿。就连锁定宁凡的庞大气息,也被冲开一个缺口!

  天空之上,立刻传来一道老者的轻咦声,正是蛮荒之外的梦玄子所发出。他倒是没有料到,自己全力出手,更借了至宝的力量,竟没有一举查出那神秘修士的底细。

  对这名神秘修士。梦玄子并无任何加害之意,仅仅是想查出他的身份,完成通天古帝交下的任务。

  他微微一笑,再次隔界施法,宁凡身前的气息缺口,登时愈合。更多的金线化作大手,朝宁凡抓下。重重金线如海,更是将宁凡所有去路封死。

  同一时间,梦玄子的传音。更是在云海之上响起。

  “小家伙,不要怕,老夫只是探查一下你的身份,不会加害于你。不必如此紧张。”

  这声音,带着一股发自内心的善意,这却是与梦玄子的为人有关。

  梦玄子是掌位仙帝,在北天仙帝地位极其尊崇。为人却极其随和。

  普通的仙帝,大都是心高气傲之辈,等闲修士想见仙帝一面。极难。但梦玄子不同,他在玄武星开坛**,有教无类,任何修士都可以去玄武星听他讲道。

  他对待小辈修士,向来宽容,更时常出手相助。宁凡初修道时,曾误打误撞施展出神游万里的神通,一丝神念直达北天,却无法收回,将要迷失星空,危险之极。那时候,便是梦玄子出手相助,救下宁凡。

  后来,宁凡斩凡化神,又得了梦玄子不少帮助。种种迹象可以证明,梦玄子确实是修真界难得一遇的老好人。

  听到梦玄子的声音,宁凡只觉得有些耳熟,再一回忆,哪里不知正在对自己施法的,是曾有恩于己的北天仙帝梦玄子。

  微微苦笑后,宁凡摇了摇头。梦玄子固然有恩于己,但此时此刻,宁凡确实不想暴露身份底细。

  六彩香火箭无法抗衡那些金线大手,宁凡只得操控最后一支七彩香火箭,将那些大手一一洞穿。只是那些金线斩之不尽,想要冲出金线的包围,却是做不到。

  “这小家伙,倒是倔强。”

  梦玄子微笑摇头,眼见单凭自己的力量制不住宁凡,登时十指掐诀,操控着扶离骨伞阴融第三珠,朝宁凡压下。

  这扶离骨伞乃是紫府学宫的镇宫法宝之一,极为厉害。那阴融第三珠,乃是北天遗世宫的镇天法宝,威力更是不凡。

  在梦玄子看来,自己借着这两件法宝的威能,想要制住宁凡,查出此人底细,理当不难。

  但让他震惊的事情,旋即出现,却见这两件法宝从天而降,带着万钧之势,好似要直接将宁凡压服于地一般,凶焰冲天。

  但当这二宝降落到宁凡头顶百丈之后,忽然不知为何,竟开始齐齐颤抖。

  二宝继续降落,当濒临宁凡十丈范围之后,竟是威能大减起来,好似眼前的宁凡,是什么洪荒猛兽一般,根本不敢靠近。

  “古怪,这小家伙使了什么神通?竟能令此二宝无法降临!”梦玄子满面震惊道。

  此刻,宁凡抬头望着头顶颤抖的二宝,目光古怪之极。

  之前隔得太远,无法看得真切,此刻他与这二宝只隔十丈范围,倒是能清楚看清,梦玄子所催动的两件法宝,竟然是这两件东西。

  若他没有看错,其中那把骨伞,分明就是以某个扶离妖祖的遗骨所炼成。只是这一头扶离妖祖,生前的祖血数量似乎只达到两滴的层次,故而此刻面对宁凡,骨伞本能地感到畏惧,只因宁凡同样是一名扶离妖祖,且祖血的数量更多!

  宁凡曾是四滴祖血的扶离妖祖,因为燃烧掉一滴扶离祖血,如今只剩三滴。但即便如此,其体内的扶离威压,也远胜这把扶离骨伞,根本不是此伞可以抗衡!

  另外一件法宝,是一个有如小型太阳的黑色宝珠。第一眼看到这宝珠,宁凡并不认识这是何物。但当察觉到自己与这宝珠的一丝联系之后,宁凡登时意识到,这宝珠是何等厉害的法宝!

  若他所料不错,这宝珠便是与镇天钟齐名的至宝——阴融珠!

  阴融珠是北天仙界的镇天之宝,本有十颗。掌握在北天遗世宫的手中。十颗阴融珠中,第一颗最弱,第十颗最强,但由于第十颗阴融珠早已遗失,遗世宫的手中,如今只有九颗阴融珠。

  宁凡在流沙星域之中,有幸吞噬过阴融第十珠的一片碎片,并借以感悟光阴之力,他的身上,自然而然带着一丝第十珠的气息。

  梦玄子借来的。是阴融第三珠,排名远不如第十珠,故而一经察觉到宁凡身上一丝第十珠气息,立刻畏惧起来。

  任梦玄子如何施展神通,这二宝硬是不敢攻击宁凡,这一点,让梦玄子不解之余,更是大感头疼。

  “传说太古以前天地曾有一宝,名为落宝金钱。可令法宝失去一身威能。莫非此子身上携带了类似法宝,连扶离骨伞与阴融珠都可克制?”梦玄子沉吟道。

  借来的两件法宝不给力,不作为,如此一来。任梦玄子神通再强,也无法隔着蛮荒古域,查清宁凡的底细。时间一长,还容易被蛮荒古域的界面之力反噬。届时纵然梦玄子是仙帝之尊,也难免受伤。

  一番计较之下,梦玄子微微一叹。对宁凡隔界传音道,“小友好厉害的神通,老夫查不出你的底细,此事就此作罢”

  说罢,他便要收回扶离骨伞与阴融珠,撤去探查。但这时,宁凡却有意无意地散出了一丝人族气息,似故意给梦玄子探查一般。

  “人族修士”梦玄子目光一亮,撤去神通,收回法宝,将此事禀明通天古帝。

  他没能查出宁凡的身份,没能查出宁凡的修为,但却查出宁凡是人族修士。

  通天古帝紧皱的眉头一松,对众仙帝淡淡道,“这神秘修士既然是人族修士,那便无碍。即便是被此人夺得天荒入口,也可徐徐图之,好过落入妖族手中。只不过按照老夫推演,此刻的蛮荒不该出现第三名人族仙尊才对此人,莫非是秘族之人,若是如此”

  通天古帝眉头又是一皱,不知在计较什么。

  随着梦玄子撤去神通法宝,宁凡周身的压力顿时一松。积压在北方与东方的庞大气息,纷纷撤去。

  忽然间,宁凡目光一沉,他这才发现南方的那道庞大气息,没有消散!

  他本以为,查探自己的只有梦玄子一人,此时才发现,还有另一名仙帝在查探自己!

  “帝妖术,万古一婳!”一道娇软的女子之声,忽然从南方的云端传来,一瞬间,一股无比凶险的危机感,立刻涌上宁凡心头!

  却见南方的天地间,幻雾忽而凝成一支巨笔,竟是在空无一物的苍穹中一笔画下。一笔,两笔,三笔那笔落得分明极慢,但所画之物却以极快速度呈现出来。

  那是一头似虚似幻的巨鬼,随着巨笔最后一笔落下,竟是直接从画中走出,周身散着堪比舍空修士的威压,直接朝宁凡吼叫扑来,看其姿态,似要直接将宁凡吞入腹中!由于是画中人物,似乎也并不受此地禁仙之力限制一般!

  梦玄子对宁凡的查探,并未动用太过极端的手段,但这一位女帝似乎就狠辣许多了。若宁凡当真被这巨鬼吞下,自然会被那女帝查清身份容貌,同时却也会非死即伤。

  以宁凡如今修为,自然不惧这舍空巨鬼。劫血小成的他,几乎已站在了舍空境的顶峰。但不知为何,眼前的巨鬼,仍是给了宁凡一丝极强的危机感。

  那巨鬼一路横冲而来,临近宁凡百丈之后,忽而咆哮一声,诡异的是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

  但宁凡心头的危机感却在这一瞬间无限加重,一股无形的冲击之力忽而撞在胸口,竟没有给宁凡任何反应的时间!

  这一刻,宁凡胸口的逆星魔甲自行幻化而出,试图阻挡这无形的冲击之力。但只一击,逆星魔甲竟是崩裂出无数裂痕,继而轰地一声,炸为碎片。

  就连护在身前的六彩香火箭,也直接被那吼声震断两支!

  而宁凡也在这股冲击之力的余威之下,吐血连退,身上出现不轻的伤势。最为古怪的是,这伤势竟根本无法治愈!

  黑星之术无法治愈这一伤势,丹药之力同样无法治愈!

  “这冲击之力,究竟是什么力量!”宁凡眼中青芒一闪,天人第二境的目力立刻朝那巨鬼扫去。

  这一扫之下,宁凡面色登时一变。构成那巨鬼身体的,是一种宁凡从未见过的虚幻雾气。那种雾气只有一道,但其中蕴含的庞大能量,却足以让宁凡心惊肉跳!

  这巨鬼看似貌不惊人,只是舍空修为,但若是自爆身躯,引爆体内的虚幻雾气,其自爆之威,足以令任何一位仙尊仙王直接望风而逃,便是仙帝也不敢正面硬撼!

  “吼!!!”

  巨鬼再次咆哮一声,这一次咆哮的声波,不再是无形,而是化作了实质的黑色。黑色的声浪席卷而来,天地间登时浮现数之不尽的大道纹路,竟是纷纷破碎!

  巨鬼这一吼,竟是连大道法则都能击碎!

  “不可力敌!”

  宁凡倒吸一口冷气,眼前的巨鬼,怕是连等闲仙帝都不敢硬撼的,宁凡可没有傻到去与这巨鬼厮杀,去硬撼声浪。

  人需要有战胜困难的勇气,但同样需要有自知之明。宁凡足尖一点,立刻朝身后倒退疾驰。但就在这一刻,一直被宁凡握在手中的龙角长弓,竟猛地挣脱宁凡的手掌,朝那漆黑如墨的声浪直冲而去!

  “哈哈!真的是我当年被夺走的那些始源之气!嘿嘿,小凡子啊小凡子,你好日子终于要到头了,爷爷我终于不用怕你了!有了这些始源之气,你种在我体内的封印算个屁!小凡子你给我听着,从今天起,本弓灵就是你大爷,就是你祖宗!本弓灵再也不伺候你这玩火脲炕的玩意了,本弓灵要去追寻自己的幸福生活!谁都别想阻拦我!”

  宁凡目光登时一眯,这烛弓,是想在这个紧要关头玩次叛变么

  还有听烛弓所言,莫非那威力恐怖的虚幻雾气,竟然就是传说中的始涅荒三气?!(未完待续……)

  ps:回家了,谢谢大家的关心,墨水没有挂掉,也不是大家猜测的那样得了绝症。这次住院,查出病因是骨结核,虽然不是绝症,但墨水还是十分崩溃,因为这是一个传染病。想必大家都听过结核吧。墨水现在走不成路,还可能传染人,病情严重到不能摔跤,因为摔一下都可能瘫痪前段时间有个乙肝女孩烧炭自杀,墨水看到这个新闻,只能叹息一下了。这段时间也感到很悲观,不过人都是要向前看的,想一想,墨水还是很坚强很乐观的,不怕不怕,继续活着吧,大家不用担心。至于这么久没能更新,墨水只能说声抱歉,尽量恢复更新。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,本书不会太监,除非墨水挂掉I129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