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032章 青灵

第1032章 青灵

  大光明寺并非琉璃城年代最久的古刹,但却绝对是琉璃城内香火最鼎盛的,只因这间寺庙,走出过一个惊才绝艳的人物——被世人誉为圣山第一强者的光明佛!

  这里是光明佛的道场,这里供奉着光明佛的无上金身,若琉璃城有变,光明佛可随时凭借金身,令神念降临此地!

  夺陵战选在此地举办,自然是无人敢在此地生事的,万丈广场上中央,耸立着的光明佛金身巨像,法相庄严,垂眸向下,明明只是一尊雕像,却好似时刻注视着琉璃城一般。

  正午烈日当空,广场的石地被烤地发烫,却仍有无数信众不惧那温度,虔诚在广场上叩拜光明佛金身,诵经祷告。

  渐渐地,开始有寺内武僧驱散此地信众,为夺陵战腾出场地。待得广场清空,天空忽有万缕霞光照下,霞光中藏有蜃景,依稀可以看出是一幢幢建筑,那蜃景随着时间流逝,不断凝实,待到霞光消散,原本空旷的广场,竟真的多出许多汉白玉高台,高台之上,瓜果美酒陈列,并早已坐满仙佛,一个个气息强大,极少有人低于真仙境界!

  坐在群仙上首的,自然是身份最为尊贵的中州五帝!天都帝居首,佛泣帝次之,百花帝第三,楼陀帝第四,骨灵帝居末。

  五帝一现,广场上顿时有了无数欢呼声。

  “五帝座下,万仙来朝!第二轮夺陵战要开始了!”

  “嘶!中州五帝竟到齐了!竟连重伤闭关的百花大帝都来了!”

  “传闻百花帝重伤濒死,果然传言不可信,你看百花帝的阳气虽虚却内敛,阴气虽浮却未乱,分明伤势已好转了大半,怕是再过不久,便可真的痊愈了!”

  “五帝门徒,竟也差不多全部到了!”

  “咦,百花帝身边,似乎有几个生面孔…”

  少数几人注意到百花帝身旁坐着的几个生面孔,感到十分好奇。

  若宁凡在此,便会发现,百花帝身旁坐着的,赫然就是欧阳暖与葬月!

  “这两个女人,不是那宁凡小儿的同伴吗…那个让我在意的面纱女修,竟也来了。外界传闻,宁凡小儿一行以替百花治伤为代价,获得百花的礼遇,如今看来,似乎并不仅仅是因为治伤,才受到百花礼遇啊…”

  楼陀大帝目光微不可察地朝百花帝方向一瞟,神情有了阴鹜。那阴鹜,更多的却是针对带着面纱的葬月。

  若说当日前往塔木部,初见葬月,他只是有些熟悉感与厌恶感,那么今日,他几乎有六七分的把握确定,这面纱女人,就是他最最怨恨的那个外修!

  葬月仙妃!

  当年他被葬月打得半死,损及根基,整个过程虽然连葬月的容貌都没看清,但却清楚记得,当年的葬月仙妃,与百花帝有一份交情!

  不,那时候的百花帝,还没有接掌百花峰,虽有仙帝修为,却并不以百花为号,而是用着姬十灵的名字!

  姬十灵,葬月!

  那一日,葬月仙妃再次光临了极丹圣域,来此采药,刚刚成帝不久的他,心高气傲,自是看不惯一个外修在大卑族内横行,前去阻拦。

  他自然不是葬月仙妃的对手,这一点,他深知,于是他邀请了姬十灵一道前去阻拦,但姬十灵却以与葬月相识为由,拒绝了此事。

  最终,他是一个人去阻拦葬月仙妃的。

  心高气傲如他,说起话来自然是气焰嚣张,口无遮拦,好在他深信此地是大卑族地,便是他盛气凌人些,葬月仙妃也不敢对他如何。

  岂料葬月仙妃是个暴脾气,不生气还好,一生气,下手便极重,将他打得半死,连根基都受到损伤,至今无法冲破万古第六劫的桎梏,突破到第七劫…

  忆起往事,楼陀大帝也有后悔,但更多的却是怨恨。恨葬月伤他,更狠那姬十灵不从旁助他!

  若有姬十灵在,以她的阵道修为从旁相助,他便是不敌葬月,也不可能伤得那般重!

  “古天庭覆灭后,我曾杀过一些进入极丹圣域的外修,搜其记忆,试图从中打听过葬月仙妃的消息,得到的答案,是葬月仙妃趟了古天庭的浑水,战死于古天庭之内。时过境迁,葬月仙妃之名早已湮灭于尘土,已很少有外修听说过这个名字了。但不料,她竟未死,且竟和姬十灵堂而皇之同坐此地!只不过,她好像和姬十灵一样,都已经半死不活了…”

  楼陀帝眼中凶芒闪现,几乎有一种冲动,想要立刻揭穿葬月身份,就地格杀。

  只是目光一瞟万丈广场中心的光明佛金身,忽又忌惮极深,一咬牙,将那格杀葬月的冲动暂时压下。

  注意到楼陀帝神情变化的葬月,顿时有些忐忑不安了,对百花帝传音道,“我来此地,且坐得离那楼陀小儿这么近,真的没有关系吗?他好像真的认出我了,果然,我不该听你的,来这里看这场夺陵战。”

  “姐姐何必如此胆小,这可一点也不向从前的你。再说了,难道你真的以为,你进入我族一事无人知晓吗?楼陀算是后知后觉,但据我所知,骨灵才是第一个知道此事的,却不敢揭穿你身份罢了,毕竟你的背后,有某个大佛的影子呢。也难怪当日骨灵急匆匆地跟在楼陀屁股后面,跑去南疆那等小地方了,怕是急于和你示好,可惜你本人却似乎不知此事。又或者,骨灵只是再害怕,咯咯,若当日楼陀真有个冲动,对你出手了,某尊大佛,不知会不会因你而动怒的,若是胡乱迁怒…咯咯,也可能这才是骨灵真正担心的地方吧…”百花帝娇笑一声,同样目光瞥向广场中心的金身巨像,大有深意。

  葬月顿时也不忐忑了,而是满头黑线,“我和你们光明佛只见过一面而已,且还是一见面就厮杀,并无私情。你觉得会有人因为光明佛的名号,忌惮我、向我示好?”

  “姐姐对光明佛自是绝无私情的,但那光明佛可就不一定了。姐姐有所不知,自道成后极少离开圣山的光明佛,曾在古天庭覆灭后,离开过圣山一次,更不惜违反圣祖禁令,走出极丹圣域,去了一趟外界,也不知是出去找谁。待回来后,神情竟是悲痛癫狂,在中州无人之地胡乱发疯,乱砍乱杀,不知有多少山河毁在他的神通下。待冷静,他便将自己封在圣陵之中,整日研究那些已发现的圣古石坐,再未走出过那里…只不过,偶尔他便会唤些人过去相见,打听些消息…”

  “我也曾被光明佛叫去过,问的,却是姐姐的消息,只是当时的我只道姐姐已死,自然是无法给光明佛任何消息的,光明佛的脸上,看上去似乎面如死灰呢…更有外界传闻,当年光明佛不惜违反禁令,毅然在外界大乱的关头出界,是去古天庭的废墟寻找姐姐去了。而之所以那般发狂,大概是因为得知了姐姐的死讯吧…”

  葬月脑门黑线更多了,“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些…”

  “因为你死了啊。”

  “...”

  “…”

  葬月无语了很久,才摇头道,“我和你们光明佛应该没有那种私情,很多事情你只是猜测,那光明佛癫狂发疯,怕是另有原因。”

  “真的?”百花帝一脸不信地看着葬月。

  “真的。”

  “咯咯,姐姐不愿承认,便罢,就当你与光明佛没有关系吧。”

  百花帝面上和颜悦色,内心却在讽笑。

  她根本不信葬月与光明佛没有私情,光明佛的那般痴情姿态,根本不似作假,阅男无数的她,可以深信,光明佛深深爱恋着葬月仙妃。

  号称不沾男色的葬月仙妃,与以佛为名的光明佛,二人关系绝不可能单纯,多半早就厮混过无数次了!葬月如此掩饰,实在是有些欲盖弥彰了…

  葬月心知百花帝内心不信,却也懒得跟百花帝多解释,微微蹙了眉。

  若说当年的她,曾真心将百花帝当成朋友,如今却是不会了,时过境迁,百花帝已面目全非,如同变成了另一个人。

  二人的关系,已只剩利益合作了吧…

  至于百花帝提到的光明佛之事,葬月表示,她是真的毫不知情。

  “百花没有必要说谎,那光明佛莫非当真对我情根深种,但,理由呢?我与他只见过一面,见面便开打,连话都没说上三句,他如何会对我动情?”

  葬月努力回忆着当年的往事,她对光明佛的印象,实在有些模糊了。

  那一年,她还是活蹦乱跳的九劫巅峰仙帝,而光明佛貌似也没有突破准圣境界,好像才刚刚突破九劫而已…

  她如同往常,跑到极丹圣域横行霸道,而后,便有一个面貌丑陋的大胡子和尚跑了出来,对自己阿弥陀佛。

  ‘你是小僧开眼后,见过的第一个女人,此为缘法,小僧不杀你,你走吧,日后切记不可来大卑生事!’

  看,多么嚣张的话语!区区一个刚突破九劫的仙帝,竟然敢跟九劫巅峰的她如此说话,她当然不能忍!

  于是一言不合,她把那个大胡子和尚打成了沙包,拍拍屁股继续横行霸道。

  大胡子和尚帅不过三秒,便装逼失败…

  之后,葬月才知道被自己暴打过的大胡子和尚,是叫光明佛。这貌似是她与光明佛唯一一次见面…

  葬月反复想,使劲想,也想不明白光明佛为何会喜欢上自己,还是不相信此事。

  硬要恶意地想,大概是光明佛喜欢被揍,才喜欢自己的?又或者,是因为她是光明佛见过的第一个女人?

  见过的第一个女人啊…啧啧啧,当和尚可真苦,****诵经念佛,连女人也没见过,乍一见她这么闭月羞花的女人,便动心了?哎呦,貌似也能说得过去嘛…

  葬月有些脑抽嘚瑟地摸了摸自己面纱下的小嫩脸,心道自己这张脸,还是有些魅力的。虽说不曾迷倒过面瘫小霪贼宁凡,却一不小心迷倒了大卑族光明佛,啧啧啧,小霪贼果然不如人家光明佛有品位。可惜啊,光明佛长得略磕碜,从这一点而言,似乎有比不了小霪贼了...

  这边,百花帝在与葬月传音说话。

  一旁,天都大帝在闭目养神,佛泣大帝则在和骨灵大帝谈笑风生。

  “想不到百花道友也会来观比,看来她的伤已经不碍事了。”佛泣大帝招牌式地怪笑道。

  “我等仙帝之尊,那是哪般容易陨落的,外界谣言四起,多说百花道友伤势垂危,但骨某却是从来不信的,今日一见,果然如此。”骨灵大帝呵呵一笑,朝百花帝瞥了一眼,目光却最终微不可察定格在葬月身上。

  内心同样有了六七分的确定!

  果然,这面纱女人与百花帝交情不浅的模样,看来就是传闻中那个葬月仙妃了。

  不枉当日他跑去南疆,寻了借口阻止了楼陀大帝的莽撞,如此,倒也算与此女结了个善缘…

  只可惜,此女似乎与那名为宁凡的外修关系匪浅啊,貌似还是道侣关系,啧啧啧,不知道光明佛得知此事,会是何等态度…

  “哦?骨灵道友对那面纱女人很感兴趣啊,不过老夫劝道友一句,这女人,不能动…”佛泣帝倒是好心提醒道。

  “哈哈,多谢道友提醒,骨某人明白的。”

  “嘿嘿,不说此女了。关于此次中州之比,道友怎么看?此次共有三个队伍拥有仙尊强者参赛,五百万骨龄的仙尊,这可都是数百万年一遇的人杰了。不知此次大比,骨灵道友看好何人夺魁?”佛泣帝问道.

  骨灵帝略一思索,答道,

  “海巫部巫女巫言,万古第一劫修为,突破仙尊已四十万年,此女夺魁的希望不大,但前三还是十拿九稳的,且骨某得到一个消息,此女与百花道友有交易,是冲着前三名奖品的南海泉水而来,出于谨慎,此女更不可能为了争夺第一而冒险的;赤峰部红藏法师,此人刚突破仙尊不久,加之不擅斗法,此战怕是夺魁无望,不过此人一身佛门感悟倒是精纯无比,确实是个好苗子;石人部石当,此人刚突破万古第二劫的修为,肉身更是厉害无比,此轮魁首,怕是有不小可能,会落在此人身上!”

  “道友此言差矣,那石当虽说不错,却曾是楼陀道友宝贝徒儿的手下败将,万古一劫之时,在那杀百楼手中险些惨死…”

  “可石当已不是当年的石当,如今乃是二劫修为,怕是不会再败给杀百楼了。那杀百楼也是固执,卡在仙尊瓶颈已这么多年,竟仍未引下量劫突破,也不知是不愿,还是不敢,抑或是不能…”骨灵略带讽刺地笑道。

  他与楼陀向来不对付,自是不惜借任何时机取笑楼陀的。

  面对骨灵的取笑,楼陀帝却只是冷哼一声,并不辩解,内心却冷笑不绝。

  他那杀百楼徒儿,其实早就可以突破仙尊境界了,甚至早就摸到了第一劫、第二劫的量劫瓶颈。

  那徒儿心高气傲,并不想随随便便突破,而是想准备周全之后,从突破中获得最大好处…若突破结束,也不可能只是一个新晋仙尊,怕是会一举度过数次量劫,成为一名万古第二劫的仙尊。

  他的徒儿,才是此次夺陵战最热门的夺魁人选!石人部的石当,只会成为他徒儿的血食!

  不只是石当,以那徒儿的凶性,此次大比的参赛者,怕是很少有人能活到结束的!

  至于宁凡小儿,则必死无疑!

  咚——

  一声清远的钟声,忽然从大光明寺的钟楼方向传来,这是夺陵第二轮正式开始的讯号!恰在这钟声响起的瞬间,宁凡来到了广场外,还真是丝毫不早,丝毫不迟。

  在宁凡的身后,则跟着乌老八这个小跟班,显然是来给他助威的。

  一来此地,宁凡便注意到高坐上方的中州五帝,更注意到百花帝座下的欧阳暖与葬月。暗暗无语,她们不是说不来么,怎么又来了...

  二女同样注意到了宁凡,欧阳暖美眸一亮,朝宁凡嫣然一笑,至于葬月,则有些同情地瞅了宁凡一眼。

  同情,对,就是同情!同情宁凡眼光太差,竟没有发现她脸美人美心灵美。

  还是人家光明佛有眼光嘛,小霪贼真是差远了!

  莫名其妙被同情的宁凡,无语地看了葬月一眼,便移开了目光,他并不打算深究葬月脑袋里在想什么奇怪东西。这女人,向来脑抽,不必理会。

  目光环扫,宁凡又在广场外的人群中,找到了鲜于纯,仍旧戴着牛角面具,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,孤零零站在广场角落中。

  当宁凡目光扫来,鲜于纯与宁凡目光对视了一眼,便觉得宁凡的目光神圣灼烫到不可逼视,再难忍耐,一把摘下了面具,哈哈大笑,将一副无比巨大的横幅撑开,竖起,上书:

  !

  并画着一个画工拙劣、无比巨大的宁凡画像,画中宁凡只穿亵裤,露着大胸肌,面朝大海,站在礁石上,横剑向天,长发在风中凌乱!

  显然是鲜于纯亲笔所画!且并非是聪明的鲜于纯所画,而是另一半愚蠢的鲜于纯所画!

  “师父我来给你加油啦!哈哈哈!”

  “师父加油!南疆加油!塔木加油!”

  “师父天下无敌!必得第一!各位走过路过的姑娘,若是还未成亲,不妨考虑考虑我师父啊,给我师父当小老婆哈哈哈!”

  顿时引起周围观众的无语,众人心道鲜于纯莫非是个傻子么,这横幅画像,好羞耻好低俗啊。

  宁凡也是后知后觉的发现,他所认识的那个聪明鲜于纯,已经不见了,已经不知何时,重新变回了那个傻子鲜于纯。

  鲜于纯来给他助威,算是一番好意吧,但那充满羞耻的画像是怎么一回事…

  他可以撕了那画像吗?

  乌老八则瞪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地看着那画像。

  人才,人才啊!这画横幅的小子绝对是个人才,把煞星花这么羞耻也是没谁了!

  “师父这是我画了整整一夜,才画出来的,修改了好几遍!你喜不喜欢哈哈哈哈!”鲜于纯一脸‘你快表扬我’的表情,对宁凡远远呼喊道。

  呼哧!

  忽有大风吹来,把那横幅吹倒。

  宁凡藏了藏袖子里的手,并不承认是他干的。当然他还是手下留情了,没有直接毁了这横幅,毕竟是人家一番心血…

  鲜于纯赶紧紧张兮兮地去扶横幅,那可是师父的画像,不能倒地上啊,不吉利啊。

  宁凡再吹,横幅倒地;鲜于纯再扶,再扶,再扶…

  算了…

  宁凡懒得理会同样脑抽的鲜于纯,目光环视其他人去了,找了找,却没有找到多兰,不由想起出门前,两名侍女的话语,说多兰忙着某事,暂时无法脱身前来…

  不来也罢,能把楚烈一脉的麻烦解决,也是不错的事情。

  此刻,由各个草原派出的参赛队伍,已齐聚广场外,等待着大比开始。

  宁凡目光扫过一个个参赛队伍。大多数队伍都是二十人参赛,也有人数不足、十六七人的队伍,少于十人的队伍很少,单独参加的则只有两人。

  一个是他宁凡,懒得借助塔木部的弱者帮助;另一个是杀百楼,按照规矩,中州队伍历来只有一个人。

  当宁凡目光扫来之时,杀百楼眼中战意顿时陡升,此次大比能让他兴奋的参赛者,除了宁凡,绝无第二人!

  他要吃了宁凡的血肉,他要拿宁凡的性命,证明自己的存在!

  正准备再像之前那样,和宁凡飚几句狠话,可惜,宁凡目光只在他的身上一扫,便移开了,使得杀百楼顿时有了被无视的感觉,恼羞成怒。

  好,很好!敢无视他杀百楼,果然活腻了!

  杀机更盛!

  一些附近观众,注意到杀百楼的杀机外露,顿时朝另一个事主宁凡望去。

  此次大比的关注热点之一,便是杀百楼与外修宁凡的争锋,不少人已经迫不及待,想知道杀百楼与宁凡,谁能最终活着走出大比会场了。

  对于这些关注,宁凡懒得理会,他注意到杀百楼,更注意到海巫部、石人部、赤峰部有三名仙尊参加。

  海巫部巫女巫言,石人部石当,赤峰部红藏法师…根据乌老八打听来的情报,这三人,同样是需要注意之人。

  然而所有参赛者中,最让宁凡在意的,却远远不是巫言、石当、红藏、杀百楼…

  而是幻海部的一个参赛者。

  幻海部并不是大卑族的强大部落,前来参加大比的族人,只有十四个,其中十三个男子,一个女子,最强者,则是一个碎念中期的刀疤男子。

  那唯一的女子,让宁凡十分在意。

  那是一个背着纸风筝的少女,一身青衣,连身后的风筝都是青色。听那些幻海部族人交谈,此女似乎是叫青灵,是幻海部的一个普通族人…

  看修为,此女也就半步舍空而已,绝对算不得什么强者。

  但不知为何,宁凡竟从此女身上察觉到一丝危机感。

  他细细品味着此女的气息,那种飘忽,似乎有着幻术遮掩一般…当他撕开那层遮掩,陡然一惊。

  这哪是什么半步舍空的少女…

  这分明是…那个半步准圣的屠皇!

  “哦,这么快就发现我了,满场之人,能做到此事的,貌似只有此子一人吧。”

  青灵似有所觉,朝宁凡方向大有深意地一笑。

  “青灵!你是我的道侣,怎能对其他男子言笑!”

  幻海部,一个形貌粗豪的刀疤男子,注意到青灵的笑容,顿时神情一冷。

  青灵顿时收了笑容,低下头,不敢再对宁凡笑,内心则有些无语。

  她的属下怎么给她设计的身份,这么烂的身份,居然给人当道侣…

  刀疤男子见青灵听话,便也不好发作,只恶狠狠地朝宁凡方向一瞪,已将宁凡列为心中必揍的头号大敌。

  咚——

  又是一声钟声,忽然钟声一听,万籁俱寂。

  继而便有一道火焰巨门,在广场中心出现,并从中走出一个浑身腐烂的巨人,拖着沉重的锁链,发出渗人的碰撞声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