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031章 有客夜至毒计深

第1031章 有客夜至毒计深

  乌老八拿着刚刚打听来的消息,气冲冲地对宁凡表着忠心。宁凡对此却不置一词,目光一扫,便将情报一放,继续盘膝打坐、闭目养神了。

  杀百楼,楼陀大帝首徒,当日奴隶市场阻止他救人的人…

  若是遇屠皇前,宁凡限于修为封印,或许还要忌惮那杀百楼三分,如今有了屠皇的额外奖品,却是未将那杀百楼放入眼中了。

  倘若此人真在夺陵第二轮找他麻烦,他自然也不会手软的。

  与其关心此事,倒不如专心恢复血武擂台损耗的心神了。他的时间是真的不够,真的没有余地,分给这等小事。

  就连一些大事,都因为与参加血武擂台一事冲突,而耽搁了。

  宁凡遣退唠叨个不停的乌老八,独自无人时,取出了一张灵光消逝的名帖,微微苦笑。

  古佛会的请帖…

  这是天都大帝的邀请,古佛会举办之地,似乎就在这琉璃城之内某处空间,举办的时间,恰好也是第二轮的前三日,与那血武擂台的时间冲突了。

  本来宁凡对那古佛会也有几番兴趣,但为了先天补魂灵药之事,自是有了取舍,放弃了参加古佛会的事情…

  “罢了,一群佛修的集会,少了我这个古魔,也不算什么大事,只可惜,没能趁机探出天都大帝的深意…”

  宁凡微微一叹,收起名帖,继续闭目调息。

  这是夺陵战开始的最后一夜,他的心神还需要少许才能恢复,不得不加紧调息。

  夜渐渐地深了,房门外夜风簌簌,不知过了多久,忽然传来一声笑声。

  这笑声响起地太过突兀,使得宁凡豁然睁开双目,有了警惕。

  仙帝!在他的房门外,竟到来了一名仙帝!不是他所见过的楼陀、骨灵、百花三位大帝,却不知,是哪位大帝到来!

  “老夫天都,不请自来,倒是做了一回恶客,小友不请老夫入内吗!”声音回荡九天,震耳如雷,但诡异的是,这声音只有宁凡可以听到,根本没有惊到附近任何一个熟睡之人。

  宁凡心中登时一凛,哪里不知,他不去古佛会赴天都大帝的约,这天都大帝便找上门了。

  心思一转,自是中止了调息,起身走出房门相迎。

  “帝君请进!”

  “如此,老夫便打搅了!”

  天都大帝脸长得古板,言行举止,倒是对宁凡十分客气,哈哈一笑,大步走入房中。

  宁凡已然起身迎到门口,将天都大帝迎入外间,而后宾主分坐。

  天都大帝脸上带着笑容,看不出有任何恼怒,但宁凡想了想,还是问了一句,“帝君深夜来此,是来怪罪晚辈失约古佛会一事吗?”

  “怪罪?当然不是,老夫虽说邀请小友参加古佛会,但参不参加,乃是小友自愿,老夫断然不可能强迫的。只可惜,小友不至,倒是少了品尝古佛会道果的机会,可惜,可惜…”

  口说可惜,天都帝的眼中却完全没有可惜之色,而是爆射出了精芒。

  这是他与宁凡的第一次谋面!未见面之前,他知道这宁凡道悟虽高,却也仅限于看到圆满,但如今,却是有了骇然!

  眼前的宁凡,哪里仅仅只是看到圆满,他的体内,竟已画下了轮回第一笔,竟已有了独属于自己的轮回气息!

  原本只有三分重视宁凡,此刻已是十分重视!

  “既然不是怪罪,却不知帝君为何深夜来访?莫非是有事相商…”宁凡问道。

  见宁凡已猜到自己的来意,天都帝也不隐瞒,爽快道,“不错,老夫邀小友参加古佛会,本是有事相求,既然小友不去,老夫只好不请自来了。”

  “不知帝君有何事相求?晚辈人微力轻,怕是难以帮到前辈什么吧。”

  “呵呵,若是一个画下轮回第一笔的人,还帮不了老夫,怕是这末法时代,也没有几人能帮到老夫了!老夫虽说资质不足小友,始终无法做到此事,但自信不会看错!不知小友是何时画下轮回第一笔,过程又是如何,可否给老夫讲解一番!”

  天都大帝一副求教模样,宁凡却内心一凛。

  轮回第一笔是什么意思!指的莫非是自己初悟轮回之事吗!莫非这天都大帝的所求,便与此有关…

  “晚辈倒想先向前辈请教一下,什么是轮回第一笔,前辈的话,晚辈不太懂。”

  “看来小友不愿将领悟轮回的过程告诉老夫,罢了,此事多半涉及小友隐秘,老夫不问也罢…”天都大帝只道宁凡是在寻借口搪塞,下意识有些不悦,但一想到自己是有事相求,便又眉宇松开,状若不在意。

  本来还有相谈甚欢的趋势,此刻气氛却有些尴尬了。

  宁凡面上不显,内心却有些无语,这天都大帝的度量,好像没有他表现出的那么大啊。

  本来还想顺口解释一下自己不是想藏私,是真的不明白天都帝的意思,如今却也懒得解释了。

  “前辈不妨先说说,想求晚辈何事吧?”

  “呵呵,倒是忘了正事,老夫早年入三焰大陆采药,曾误入一处密地,得到过一宝,想请小友鉴赏一二…”

  天都帝在周围设置了诸多结界后,小心取出了一物。

  那是一个收放在玉盒中的破旧剑鞘,剑鞘上染着血污,却是无数年前的血污了。

  十分久远的古物,但剑鞘上的剑意,却亘古至今未灭,扑面而来,仍给人凛然魂惧之感,越是修为高深,面对这剑鞘反倒越觉得惧怕!

  “这剑鞘,小友觉得如何…”天都帝将剑鞘递给宁凡。

  宁凡面色不显,内心却是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  这剑鞘,好眼熟…不,不是这剑鞘眼熟,是这剑鞘上的剑意眼熟…

  与他修道之初,拿来重创涅皇的那个剑鞘,剑意一致!

  是那个号称剑祖的女子所留的剑意…

  宁凡忽然有了时空交隔之感,好似又回到了当年年少时,回到了那个站在巨人涅皇前、渺小的自己。

  纵然渺小,仍是一剑挡下看了涅皇,以那渺小之躯!

  “当年的我,只看到这剑鞘的表,而看不到它的里。这剑鞘的剑气,足以发出碎虚一击,而其剑意…想不到竟如此可怕!”

  当年的宁凡,无法看出这股剑意的可怕。

  如今的他,却已经能切身体会了。

  剑祖的剑意亘古不灭,那剑意,已经历过圆满,而后返璞归真,蕴含了真真切切的第三步剑之规则!

  当年的他,看不到这一点,如今,却能看出其中返璞归真的痕迹!

  屈指一点,一缕紫金风烟轻飘飘地吹向剑鞘,而后…竟被剑鞘上的剑之规则,轻易切灭!

  “嘶!小友不仅画下了轮回第一笔,竟还能催动一丝轮回之力外化!”天都大帝双目一震,不可思议地看着宁凡。

  他更从宁凡紫金风烟碎灭之中,确认了一件事…

  果然,果然!这剑鞘之内,蕴藏了第三步的圆满剑道!

  可惜,他看不破那剑意奥妙,他只能猜测,而无法模仿,无法学习,无法领会…

  但宁凡可以啊!哈哈,这个外修,果然有用,哈哈哈哈!

  天都帝内心几欲狂笑,表面却表现的十分云淡风轻,将宁凡手中的剑鞘索回,宝贝般收好,然后才与宁凡商量道,

  “如何!这剑鞘之中蕴含的剑道,如何!”

  “厉害无比,冠绝古今!”宁凡由衷赞叹道。他能看出这剑祖的剑道,是第三步圆满剑道,但却看不出其中剑之规则的具体变化,那变化太复杂了。

  “小友想学这盖世剑道吗,若是学成,小友说不得能凭此剑道踏入传说中的…圣人境!”天都帝不无诱惑道。

  “此事太难,留下这等剑意的前辈,剑之规则千变万化,区区一个剑鞘,又经历了无穷岁月,根本无法完全展现全部的道则变化,只凭一个剑鞘,一世也是学不成的。”宁凡摇头道。

  “若是这样的剑鞘,还有成千上万个呢!若是连那个留下剑意的前辈尸骨,老夫都能给你找到呢!小友可有兴趣,随老夫一道,学一学这无上剑道!老夫只有一个要求,倘若小友有所领悟,不可藏私,需要刻印一份剑悟,送给老夫!”

  刻印!哈哈,老夫才不需要什么刻印!待你悟出其剑道,老夫杀你搜魂,岂不是更容易!

  不过是个外修而已,杀之,无碍!

  天都帝内心谋算已生,面上却一副诚心交易的模样,和宁凡商量着。

  宁凡不知天都帝内心毒计,却也对此人有所警惕,自然不可能傻乎乎和他一道,跑去学什么无上剑道。

  但也不能拒绝地太明显,否则这天都帝翻起脸来,也是一桩麻烦。

  “不知前辈发现的上万剑鞘之地,是在何处?那留下这无上剑道的前辈,尸骨又葬在何处?”

  “这…”天都帝一时语塞,倒不是想要隐瞒宁凡什么,而是怕说出那藏有上万剑鞘的位置,宁凡会被吓到,不敢前去。

  “看来前辈并无真心做此交易,罢了,这无上剑道,晚辈不学也罢,留给前辈一人参悟吧。”宁凡顺手端起面前茶碗,竟是要送客了。

  天都帝眼看交易行将破裂,顿时急了,若宁凡不去学这无上剑道,他可找不到第二个对轮回有所领悟、又容易拿捏的人,去学这剑道了!

  此乃第三步剑道,唯有对第三步有所领悟的人,有资格去学。

  第三步是什么,是圆满,是轮回。

  有那么一个说法,看到圆满的修为越低,日后的成就越不可限量!

  天都帝自问也能看到圆满,但那已是他成帝后的事情了,且还是受过圣山光明佛的指点,才能勉强做到此事…

  他的资质,不如宁凡太多!连这剑鞘中的剑道是不是第三步剑道,都尚且无法确定。还是宁凡替他解了惑!助他确定的此事!

  更可怕的是,宁凡区区一个仙尊修为的外修,竟然已经画下轮回第一笔!更可令轮回之力外放!

  在他的认知之中,能做到此事的人,只有两人:一个是圣山第一强者——光明佛;一个是三焰第一强者——死帝!

  无论是光明佛,还是死帝,都是在仙帝之前看到圆满的!宁凡若是活到最后,起码也是那般强大的人物!

  若宁凡当真成长到那一步,天都帝便也不敢来算计宁凡了,他看中的,便是宁凡的尚未成长,因尚未成长,故而才好拿捏,才好扼杀!

  以宁凡的盖世资质,学成第三步剑道的机会不小,此子学成之日,便是他天都坐收渔利之时!

  杀宁凡,坐收宁凡领悟的剑道感悟!

  若非为了如此巨利,他岂会违反祖制,邀请一个外修参加古佛会!

  而他更没有想到的是,宁凡竟然胆大到无视他的邀请,失约古佛会!

  因为这件事,古佛会上不知有多少视古佛会为神圣的老怪,被宁凡的拒不到场所触怒了。

  人就是这么奇怪,你邀请外修来,人家怪你违反祖制,人家嫌外修来了碍眼;外修不来,又怪外修目无佛法,亵渎佛恩。

  天都帝和那些古佛们不同,他才不会怪罪宁凡无视古佛会,只要能达成目的,他便是放下高贵,稍稍屈尊造访宁凡,也是可以的!

  此刻见宁凡端茶送客,天都帝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匆忙解释道,

  “小友莫要误会,老夫并非有心隐瞒,只是怕说出此地,小友会心生畏惧,不敢前去。”

  “前辈但说无妨,晚辈胆子向来极大,没有什么地方不敢去的。”宁凡放下茶碗,微微笑道。

  “倒是老夫的不是了,小觑了小友的胆量,不瞒小友,老夫发现上万剑鞘的地方,以及那前辈尸骨的地方,是在三焰大陆最凶险的一处…空焰大陆!”

  谈及空焰,便是天都帝本人都有些胆寒。空焰死帝的可怕,已深入他的骨髓,给他留下阴影…

  “什么!竟是在空焰大陆!那不是三处十级凶域其中一处吗,我等贸然进入那里,岂不是会步百花大帝的后尘吗!”宁凡面上作震惊状,内心却是忽然意动。

  十级凶域不只是危险那么简单,更因为有圣人禁制隔绝,便是仙帝级人物,没有通行令牌也是无法进入的。

  他来极丹圣域的目的,其中之一是帮葬月弄一具肉身,传闻采药圣人有一个癖好,会将被药死的药奴尸身妥善收藏,那些尸身不乏仙帝尸身,男女皆有,正是他此行目的…

  那些尸身不知存放在何处,还有九狸祭器的下落…寻找这些东西,也不知需不需要进入三焰。若是需要…或许天都帝就是送上门的帮手,可轻易帮他进入三焰的…

  “道友不是没有地方不敢去吗,怎么老夫说了空焰,你便怕了。哼,难道东天外修都是这般胆小之人吗!你莫怕,百花大帝在三焰重伤而归,其实只是一个特例,你看老夫,老夫也曾出入三焰,并找到了那处密地,还不是好好的!外界传闻三焰凶险,传谣言的又有几人是亲身到过那里的?你跟着老夫,老夫保你一路平安!”天都大帝豪气干云地保证道。

  “若有前辈保护,前往三焰还真不是什么凶险之事,且为了第三步剑道这等机缘,便是冒些小险,又有何妨!一旦成功,前辈与我可都会成为威震天地的人物,这等好处,足够我等入那凶地了!”宁凡好似犹豫了许久,才一咬牙,给了肯定答复。

  天都帝顿时大喜,“小友之言,甚合我心!果然,老夫来找小友商议此事是正确的。小友目前还在参加夺陵战,老夫就不强求小友此事同行了,待夺陵三轮全部结束,老夫再来寻小友,一同进入三焰,如何?”

  宁凡装作细细考虑的模样,许久才答复道,“此事可行!就依前辈的意思吧!”

  “哈哈,小友果然是爽快之人,既如此,此事便这么定了,只是有一点,小友切记,第三步剑道之事事关重大,小友可切莫透露给其他人知晓,由你我独享其利,岂不是更好,若你我成功,早晚可以成为继光明佛、死帝之后,大卑族第三、第四位准圣的!呃,忘记小友不是大卑人了,一时口误,口误…哈哈!”

  天都帝跟宁凡打着哈哈,宁凡却是内心一奇。

  成为第三、第四位准圣…

  在天都大帝的认知里,这大卑族只有这两名准圣么?

  “不知那光明佛、死帝是哪一阶位的准圣?”

  “哦?小友对准圣级别颇为了解啊,不瞒小友,那光明佛、死帝皆是一阶准圣,强大无比,绝不是寻常仙帝可以相比的。”

  只是一阶准圣?

  若大卑族只有这两名准圣,那么那名二阶修为的牛姓准圣,又是怎么回事…

  莫非牛姓准圣是大卑族的一大隐秘,不能告诉外人?所以天都帝才提此人?

  又或者,是天都帝根本不知道,大卑族有牛姓准圣存在…

  “前辈听说过一个姓牛的准圣吗?”

  “哦,姓牛的准圣,莫非是你们东天的准圣?”谈及准圣,即便是看不起外修的天都大帝,也有了几分兴趣。

  天都帝眼中的无知,并未作伪,而是真的不知道牛姓准圣的存在。

  这就有意思了,难道这么个活生生的二阶准圣在中州生活了多年,大卑族仙帝竟不知晓?

  “前辈既然没听说过,便罢。天色不早了,晚辈还有损耗心神未恢复,就不招待前辈了。”

  “哈哈,这倒是老夫的不是了,竟耽误了小友疗伤。也罢,这瓶丹药,小友拿去吧,这可是圣山光明佛亲手炼制的九转金丹,虽只金丹,但药效可比寻常金丹强太多了,对于心神恢复大有神效!明日的夺陵战,老夫也会照拂小友的,楼陀道友与小友的恩怨,老夫听说了一些,届时若有事端,老夫必定照拂小友一二,小友不必怕那杀百楼!不打扰小友疗伤了,老夫这便告辞吧!”

  天都帝爽快地送给宁凡一瓶九转金丹以后,便告辞离去了。

  宁凡把玩着手中丹瓶,看着天都帝离去方向,微微勾起一抹冷笑。

  这天都帝还真是把他当成大卑族的傻子了,莫非以为这点算计,就想把他算入其中吗?

  罢了,姑且先利用利用这个天都大帝吧,此人对他有所图,在此之前,必定会护他无碍,如此一来,反倒可利用天都帝的威名,轻易摆平诸多事端…

  只是没想到,竟会在这异族他乡,重新见到剑祖流传下的剑鞘…

  宁凡摊开手掌,掌上似乎还有剑鞘的冰凉余温,一种说不出、道不明的感觉在心中萦绕着。

  年少的他,握这剑鞘,并无这般感悟,如今却有了。

  “剑祖的剑意里,有不舍,很浓很浓的不舍…年少的我,看不懂这一点,并非是修为不够,而是不懂情…那时的我,还不懂得思念一个人是什么感觉,如今离家久了,却是懂了…这剑祖剑意,其中的思念很深,很深…这位前辈已经作古了么,她留下这剑意之时,是在思念着谁么…”

  “若无当年的剑鞘,也许我与师父都会死在七梅城,死在涅皇的手中吧。那剑鞘虽说是阿慈故意交给我,但若追踪缘法,我也应该感激这位缘悭一面的剑祖前辈,按照天都帝的说法,那剑祖前辈的尸骨,与上万剑鞘同在一处,若去了那里,应该可以祭拜一番剑祖前辈吧…”

  那剑祖前辈,有着与独孤极为肖似的侧脸呢…

  宁凡不由得想起当年剑界的一幕,想起当年看到剑祖画像的瞬间,竟会误以为独孤就是剑祖,剑祖就是独孤。

  不是,应该不是…如今他对气息一道明悟已深,独孤与剑祖,气息有相似,但更多的却是不同。

  仙死如念散,是不可能转世的,便是有那可能,也绝不可能是两个气息…她们不会是同一人,当年的那种错觉,果然只是错觉。

  “真好奇独孤当年,在那可映照前世今生的问心剑湖看到了什么…”宁凡有了追忆,眼中有了温暖。

  ‘宁小魔,你的前世,是一只蝶,是么...’

  ‘你究竟看到了什么?’

  ‘别问,永远不要知道…’

  一缕蒙蒙白的熹微照进窗,宁凡才无语的发现,时间已经到了早上。

  夺陵战马上就要开始了,没时间慢慢恢复心神了,罢了,就用天都帝的丹药回复吧!

  宁凡从丹瓶中取出一颗金灿灿的丹药,丹香顿时充满了整个屋子。

  没有被这丹香诱惑,宁凡只无语地打出几道大势金光,将那丹药扫了好几遍。

  待丹药内的隐秘禁制有所改动,他才放心服下此丹。

  呵呵,就连拖延一夜、让他没有时间疗伤,都是天都帝事先想好的剧本啊,想拿这恢复心神的丹药来算计他么。可惜,这算计有些拙劣了…

  但这丹药却是真的不错!药力之庞大,绝非等闲九转金丹可比,足可见炼出此丹的光明佛,丹道造诣高到什么程度了!

  莫非,竟是一名九转帝丹炼丹师么!

  宁凡眼中有了感叹。这等丹术,他可真是比不上了,也懒得去追赶。

  无他,时间不够他分心多艺!

  这是夺陵战的最后一夜,翌日清晨,琉璃城上空朝霞千里,及到正午,那霞光之中忽然有了仙乐钟声回响,百鸟飞舞。

  于是无数琉璃城居民,开始走出家门,借助各个驿站的传送阵法,朝着城北的大光明寺聚集。

  大光明寺是琉璃第一大寺,寺内的万丈广场,便是今日夺陵第二轮举办之地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