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030章 屠皇...姑娘!

第1030章 屠皇...姑娘!

  万古之战,往届排位战中不是没有出现过,但却很少,且有万古参加的排位战,门票往往都会被血武擂台卖到百万石币以上,能以二十万石币的门票看一场万古大战,无疑是一场幸运!

  原本四处混战的竞技场,忽然就停止了所有拼斗。

  原本混乱无序的呐喊声,忽然就有了统一,只剩两个声音!

  屠皇!屠皇!屠皇!

  杀生狐!杀生狐!杀生狐!

  普通的观众,怎能看出屠皇的可怕,只道这是一场万古仙尊的对等厮杀。即便是场中的强者,即便是那几个半步踏入万古境的老怪,也只能隐约看出,屠皇有着疑似仙王的实力,却无法看出更多。

  唯有宁凡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屠皇的可怕!双目青芒一闪,屠皇的底细,渐渐在他眼前彻底暴露。

  不止是掌位大帝…竟还是一个半步踏入准圣境界的掌位大帝!

  “原来是你!”

  宁凡面色不改,心中却是一震,这屠皇,分明就是他当日报名时,那个暗中探查他的半步准圣!

  即便此刻恢复了劫血修为,宁凡也绝不会自大到认为,自己能够战胜这等强者!

  此次排位战的第一,貌似已经不可奢求,更让宁凡在意的,是这屠皇出现在此地的动机。这等强者有什么理由要参加区区排位战吗?莫非,是冲着他来的…

  “呵呵,这血武擂台,可不能胡乱指认对方身份,这是忌讳,不要触犯了。”屠皇看似在笑着提醒,内心却是大为惊讶,显然没料到眼前的外修,竟能隔着面具,隔着他的遮掩,认出他的一丝气息!

  天人合一是么,呵呵,看来还是小看此人了,果然,此人可以利用一二。

  “多说无益,你会在夺陵战前夕来到此地,想来也是嗜战好杀之人,此地无须掩饰杀戮本性,还是来杀个痛快吧!”

  嗤!

  屠皇身形一晃,从原地消失,几乎在同一时间,宁凡的眼前有了黑影,更有了利器破空的声音袭来,在视觉能够看清以前,身体已本能得有了反应,翻手一招,道兵在手,七星之重的逆海剑已朝着眼前黑影当头劈下!

  轰!!!

  一声巨响传出,结果却是两个身影同时向各自后方弹开,平分秋色。

  猝不及防的屠皇,显然没料到宁凡的道兵如此沉重,不由得闷哼一声,被宁凡一剑逼退了数十步,在这竞技场的石地上连退,每退一步,都会在坚硬无比的石地上,留下一个半寸深的脚印,好容易稳住身形,手中一道若实若虚的青铜小剑一横,颇有几分意外地看着宁凡,好似重新认识宁凡一般。

  宁凡也不轻松,屠皇的攻击来得实在太快,他虽以逆海道剑本能防御,却也失于仓促,同样被屠皇震退数十步。

  古怪…这屠皇堂堂掌位大帝,气力却似乎并不强大…

  屠皇!屠皇!屠皇!

  杀生狐!杀生狐!杀生狐!

  竞技场四面的欢呼声,顿时更加猛烈,在这欢呼声中,屠皇再次发动攻击,只是这一次,他没有选择近身作战,而是将那青铜小剑向空中一祭,小剑一抖之下,顿时化作一条布满铜锈的蛟龙。

  那蛟龙双目闪烁着青色雷光,忽然张口喷出上千道手臂粗细的青色雷弧,雷弧一合,化作一个巨大雷网,朝下方的宁凡迎头罩去。

  “雷道法术么…这威能,完全不似仙帝出手的威力。”

  宁凡右手持逆海剑,左手一点眉心,太素雷星顿时幽芒一闪。继而左手抚在剑身,狠狠一抹,这逆海剑上,便多出一股雷之掌位的奇特力量,向天一劈,竟轻而易举就将那雷网劈开,再一剑,将那铜锈蛟龙连同这地底天空一并劈开,那蛟龙惨叫一声,破碎成无数光点消失了。

  “原来是这样,此人,不是本尊,而是幻术所化之身,是不屑于以本尊仙帝修为与我一战么。”目光瞟向屠皇,宁凡目光一眯,瞬间明白了什么。

  那屠皇却是一怔,似没料到宁凡竟能一剑斩断他的铜剑蛟龙,宁凡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,似乎是因为…动用了一丝雷之掌位的力量,故而才能将那附带雷属性的蛟剑轻易毁去…

  “想不到区区仙尊之修,竟也能领悟一丝掌位之力,看来只派千分之一幻身来战此子,是有些托大了…此子,果然有趣!”

  屠皇再翻手,正欲再取法宝,宁凡却率先冲了过来,逆海剑横削而至,剑未临身,所带起的沉重风压,便已吹飞了屠皇身后颇远之地的一大堆参赛者!

  那些参赛者顿时骇然无比,根本无法想象何等沉重的剑,才能掀动如此风压。

  风压吹得屠皇长发乱舞,身躯却是不动半丝,面对宁凡来势凶猛的一剑,甚至不做任何防御,唯有身体稍稍变得有些透明了,便任那一剑斩在了身体上。

  继而,逆海剑透体而过,并无割裂血肉之声,而屠皇也未受半点伤势!

  宁凡只觉得这一剑好似斩中了透明,反手又是一剑,并在数息之内朝着屠皇站出近百剑,却无一能伤到屠皇的身体,狂乱的风压,又不知吹飞了多少参赛者。

  “幻爆!”

  一声诡笑传出,屠皇近乎透明的身体忽然爆炸,毁灭般的波动,顿时将宁凡淹没,并从竞技场的中心炸开,朝着四面八方的参赛者淹没而去!

  “竟…竟是万古仙尊的自爆!我等合力出手,否则没有一个人可以在这波动中活命的!”

  铜雀仙、剑尸及一些事先隐藏修为的半步仙尊老怪,皆是大吼起来,神情紧张无比。谁也没料到屠皇会忽然自爆,甚至于,不少人此生都是头一回见识到仙尊自爆的威力!

  那等毁灭的冲击波,便是仙王陷入其中,也要受伤,何况是他们这等未入万古的蝼蚁!

  只是这些人甚至都来不及联手,便一个个被那冲击波所吞噬,继而便是一声又一声的惨叫传出。

  死!死!死!

  铜雀仙也好,剑尸也罢,便是那些半步仙尊,几乎没有一人,能在这仙尊自爆中活命!

  那冲击波震死了所有参赛者后,继而开始朝着竞技场四面的观众席冲去,这一号竞技场本设有阵法,可此刻,那阵法不知为何,竟没有启动防御,于是四面观众席上,顿时因为这仙尊自爆的冲击波,死了一片又一片,甚至整个竞技场,都因这仙尊自爆而摧毁!

  无数隐藏在暗地里的黑影,终于无法坐视不理了,纷纷现身,竟是一个个带着血牛面具的黑衣人,黑衣之上画有火牛图腾。

  这些黑衣人隶属血武擂台,其中不乏仙尊高手,此刻合力出手,倒是压制住了屠皇自爆的冲击波,未让那冲击波扩散到更远的地方。

  然而就算压制了冲击波,整个竞技场也成了一片废墟,此地之人,更是死得一个不剩了,连完整的尸体都找不到一个。

  “尊主这次真是玩大了,不是说要考验那个外修么,这下次可连那外修的尸体都找不到一片了…”一名佩戴血牛面具、有着仙王气息的老者,叹息道。

  但忽然间,他的眼中便有了惊容,却是那废墟的一处残垣,忽然崩塌,并从中走出了毫发无损的宁凡。

  有灭神盾防御的宁凡,自然不会被仙尊自爆所杀,只是这一次,他面对这场仙尊自爆,并未催动灭神盾防御,却仍是毫发无损。

  “杀生狐,你竟还活着!”那仙王老者诧异不已。

  “我自然还活着,不仅是我,陷入这场自爆的所有人,其实都还活着,不是么,屠皇前辈?”

  宁凡忽然抬手,五指朝天空一抓,他目力所及的世界,便如同一张油布一般,被生生扯了下来。

  这一扯,满目疮痍的一号竞技场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,是数百血莲摇曳、完好无损的竞技场。

  竞技场的中心,是宁凡与屠皇。

  那些本该被仙尊自爆炸死的参赛者、观众,此刻竟都还活着,只是一个个神智迷茫,如陷入幻术一般。

  幻术!屠皇的自爆,其实只是一场幻术!是一场连仙王老者都未能识破的幻术!

  但宁凡轻而易举便识破了!

  “竟是尊主的幻术!”一个个黑衣人大吃一惊,继而极为羞愧地闪身消失,重新藏在暗处。

  他们身为尊主的属下,竟未能看出这是尊主的幻术,反而在幻术中大忙了一场,真是给尊主丢人了。

  更让他们惊讶的,是连他们都无法识破的幻术,杀生狐却识破了,此人果然有让尊主重视的资格,非同小可…

  “有趣,我本以为,你能在十息之内看破这幻术,便算人杰,没想到,你竟是从一开始,就识破了这幻术,你可知,此术我已动用了掌位之力,便是仙帝,也未必能在短时间内识破的。”屠皇忽然一笑,赞叹道。

  “前辈的幻术,博大精深,若非晚辈对于幻术一道有些克制,未必能够识破的。”宁凡微微一笑,答道。

  “只是有一点,我没有想到,你这等煞气深重的魔修,竟也会为了救人,破我幻术…”

  屠皇话音刚落,此地所有神智迷茫之人,忽然喷血倒地,一个个全都昏死过去,伤势极重。

  那场自爆只是幻术,但幻术,未必就没有杀伤力!

  若非宁凡破除幻术的速度太快,这些沉沦在自爆幻术中的人,绝对会无一例外、识海炸裂而亡!

  “可惜,我本以为你和我一样,是一个喜好杀戮之人,如今看来,你我似乎并非一路。”屠皇有些失望地一叹。

  宁凡却没有理会屠皇,而是一晃身,来到昏死过去的鲜于纯身边,以星术加持在其身上,将其体内伤势在极短时间内全部治愈!

  “你是为了此人,才出手救人的?你我虽非一路,但这样的你,反倒更让我感兴趣了。”屠皇欣赏道。

  诚然,若非是与鲜于纯认识,他还真未必会出手破掉屠皇的幻术。

  想破一个掌位大帝的幻术,岂能轻松,即便眼前的屠皇,只是那名大帝微不足道的幻术分身,却仍旧耗去了宁凡七成以上心神,才将这幻术强行破去,此刻面色不显,实则心神已经疲惫不堪了!

  若再来一次这种级别的幻术,宁凡自问便是耗尽心神,也破不掉了。

  “现在,所有参赛者都失去战斗能力了,只剩你我了,这场对决,还继续么,屠皇姑娘。”宁凡救过鲜于纯,忽然面带笑容走向屠皇,询问道。

  当然,最后的‘姑娘’二字,他是传音的。

  于是这句提问,落在所有黑衣人的耳中,都显得十分正常,但落在屠皇耳中,却是一瞬间有了恼羞之怒。

  “什么姑娘不姑娘的!你在说什么,本座根本听不明白!”

  嗤!

  却是宁凡趁着屠皇心神波动的瞬间,忽然闪身欺近,一指采阴,点在了屠皇长发下的脖颈。

  顿时,好歹也有屠皇本体修为千分之一的幻身,就这般软倒在了宁凡怀中。

  “现在,前辈明白晚辈话语里的意思了么,这场排位战,是我赢了!”

  “魅术!呵呵,真是卑鄙,不过我喜欢!”

  嘭!

  屠皇软倒在宁凡怀中的身体,忽然诡笑一声,淡化消失。屠皇一消失,宁凡原本消失了的刑环,竟又诡异地重新出现在丹田内,重新锁住他的大部分修为。

  如此一来,此次排位战全部参赛者中,只有宁凡一人还清醒,从容无比取走所有昏死之人的圣血莲子后,轻松取得第一。

  除了鲜于纯与宁凡相识,被宁凡留下的莲子未取,其他人的莲子数目,全部归零!

  也就是说,这一届的排位战,有成绩的,只有两人。

  第二名,驽牛,莲子数13颗!

  第一名,杀生狐,莲子数609颗!

  “裁决使呢,不来给我颁发排位战奖励么?”宁凡朝着场外暗处某个方向笑问道。

  顿时便有一个目光古怪的裁决使老头,从那里走了出来。

  不止他一个人看宁凡目光古怪,所有躲在暗处的黑衣人看待宁凡的目光,都带着古怪。

  在他们的认识中,自家尊主可是男人,而这杀生狐,好像也是男人吧…

  自家尊主竟软倒在了杀生狐怀中!雷,真是天雷滚滚!

  且面对杀生狐近乎调戏的言语,尊主竟然不感觉屈辱,反倒说了更让人天雷滚滚的话语。

  我喜欢!

  我喜欢!!

  我喜欢!!!

  尊主竟然喜欢这个杀生狐!确实,琉璃城好男风的人不少,但想不到尊主竟也开始迷恋此道了…

  如此一想,裁决使老头面对宁凡之时,竟有了空前的恭敬。无他,宁凡可是尊主好男风以来,头一个喜欢的男人,身份十分特殊,可不能随便得罪!

  “杀生狐大人稍等,老夫这便派人给大人颁发获胜奖品。不知大人要不要参加之后的典礼,按照流程,排位战一结束,便要举行一场胜者的庆祝典礼,但此次排位战有些特殊,成功获得排位的只有两个人,且第二名的驽牛大人还在昏迷,没有清醒…”

  咯噔!

  说到这里,裁决使老头忽然一阵不爽。

  按理说,昏死过去的驽牛,也应该被宁凡取走莲子,导致失去排位成绩的。

  但宁凡竟然唯独治疗了驽牛一人,并给驽牛保留了圣血莲子!

  为什么!

  难道那驽牛,竟是这杀生狐的相好!

  不妙啊,尊主这段龙阳感情才刚开始,难道就已经有了最大情敌?

  忠心耿耿的裁决使老头,一瞬间甚至有了念头,想要趁驽牛昏死时,再补一刀,剁了驽牛,为尊上扫去情敌。

  不过这想法随即便掐灭了,尊主最讲规矩,血武擂台的规矩,是不允许裁决使对参赛者出手的,若他做了此事,迎来的绝不会是尊主的奖励,而是灭杀…

  罢了,还是让尊主自己去争取这段感情吧,他们这些下属还是不要插手了。

  宁凡微微皱了皱眉,只觉得裁决使老头对他的态度十分奇怪,看他的眼神也十分奇怪,却说不上哪里奇怪。

  可怜他懂得窃言术,能观女子心事,却看不到男子心事,自然看不到裁决使老头心中天雷滚滚的想法了,已将他宁凡定位成一个有龙阳癖好的人。

  很快,奖品便被人送来的,又裁决使老者简单几句致辞,便颁发给了宁凡。

  可惜此地真正在听他致辞的人,压根没有,不少血武擂台甲士,正忙着清理此地战场,运送和治疗伤者。

  至于宁凡,则对裁决使老者的致辞丝毫不感兴趣,只等夜灵芝到手,便离去了。

  本以为无缘到手的夜灵芝,居然成功到手,宁凡的心情自是相当不错,先天补魂灵药,终于又找到一件。

  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,除了夜灵芝意外,其他的奖品居然也颇有大用。

  涅母石髓十二滴!每一滴都是在五星以上涅母石的石矿中提取的,对于提升炼体修为,效果十分显著,具体有多么显著,宁凡暂时没机会品尝了,因为再有三日,便是夺陵战第二轮了,时间相当的不够,他还得忙着恢复破除幻术所损耗的心神呢!

  除了涅母石髓,奖品之中还有雷霆淬体果一百颗,同样是提升体修修为的好东西。

  后天十二涅的灵装一件,是一个拳套般的铁爪,名字是,乃是以十级凶域某种仙帝级龙形魔兽的利爪制成,通体黝黑如镔铁,可大幅提升体修的攻击,令体修的力量增幅数成之后,化作铁爪斩击杀伤敌人。

  这灵装,倒是宁凡三日内能够完成炼化的东西,便将这魇龙爪灵装炼入左手处收放,算是增加了一个体术攻击手段。

  青金石客卿牌一个。乃是血武擂台客卿之中,身份最高的一类,持此令牌,可在血武擂台享受诸多特权。

  最让宁凡意外的,是奖品之中,竟还有一物,是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浑圆夜明珠。

  此物,本不是血武擂台公布的奖品,而是事后加上的。

  此物之上,倒是沾了些屠皇的幻术气息。宁凡催动天人之目,定睛一看,这才有些动容。

  这夜明珠,竟是那屠皇以掌位之力所凝聚,只要佩戴在身上,就能在短时间内,令宁凡体内的刑环消失,令他短时间内恢复劫血修为!

  此物耐久不高,大概能使用三次左右…

  反复检查后,宁凡并未发现此物有任何弊端,联想起屠皇的种种行为,他已有所猜测,也猜测屠皇不会在这珠子里暗下手脚。

  “有此物在,我参加夺陵第二轮,把握无疑更大。”

  宁凡将夜明珠收好,而后开始了为期三日的调息。

  这三日间,鲜于纯倒是来了一次,见宁凡在忙于恢复心神,便没有打扰,而是在门外远远一抱拳,似是感谢。

  并托侍女给宁凡传了句话。

  ‘黄牛之期未至,若至,我当在第一时间告知宁前辈。’

  竟不再是道友相称,而是前辈相称,想来是被宁凡惊世骇俗的实力所折服了。

  随着血武排位战结束,杀生狐、驽牛的事迹几乎在整个琉璃城疯传。驽牛也就罢了,消息灵通者,都知道驽牛的成绩,其实也有放水,但杀生狐不同,这个名字,几乎在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琉璃城,甚至于第二日,便有小贩在街头巷尾,贩卖与宁凡面具一模一样的火狐狸面具了。

  排位战的面具,历来都受琉璃城居民的喜爱,尤其是这火狐狸面具,更是因为杀生狐的效应,而获得了巨大销量。

  可惜,并无人知晓杀生狐具体是谁。只知那是一个万古仙尊,与另一个万古仙尊屠皇一战得胜,强势获得了排位第一!

  坊间也有传闻,说那杀生狐其实是某个夺陵第二轮的参赛者,可惜这种传闻,极少人会信的。

  夺陵第二轮因为有着骨龄限制,极少会出现万古老怪参与的事情。此事可能性真的不大,也难怪人们不信了。

  在这种氛围下,琉璃城终于迎来了另外一个盛事——夺陵战第二轮!

  尤其是当一件事发生后,琉璃城百姓对于夺陵战的关注,顿时上升到了空前!

  楼陀大帝的首徒杀百楼,竟公然向某个外修下了战书!

  “南疆塔木部宁凡,你若参加夺陵第二轮,我必取你性命!”

  更有一个秘闻,随即被一些人挖了出来,原来这楼陀首徒杀百楼,赫然就是数万年前,在血武擂台犯下大案的人!

  曾有一人以一己之力杀光排位战参赛者,甚至灭杀了裁决使,引动了血武擂台的怒火,却犹从地底全身而退,使得自此之后,血武排位战开始前,都会加上禁止对裁决使出手的规则。

  那行凶者,原来就是杀百楼!

  而杀百楼,则正是当日奴隶市场,以一幕外修惨死的景象,给宁凡下马威的人。

  “不能忍!小八不能忍!这杀百楼太过嚣张,区区半步仙尊,居然敢如此小瞧主子!不必主子出手,小八要与那杀百楼决一死战!”

  宁凡房中,乌老八拿着刚刚打听来的东西,气冲冲地对宁凡表着忠心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