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029章 幻之掌位!

第1029章 幻之掌位!

  首轮筛选结束后,此地十负以内的百名参赛者,可获得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,而后,原地开始第二轮的厮杀。·

  随着裁决使老者拍拍手,此地五百多座生死台又轰隆隆沉回大地。而后场地变幻,空无一物的石地上,忽然就破石长出数百朵巨如车盖的血莲。

  宁凡事先打听过规则,这血武排位战进行到这一步,休息一个时辰后,便要开始混战厮杀了。

  一旦混战开始,此地血莲会随着时间推移,不断生成莲子,此地混战修士,需要争夺的便是这些莲子,待混战结束后,会以莲子数目,定下众人最终排名。

  成功获得排位的人,都可获得血武擂台的奖励,排位越靠前,奖励越丰厚,至于夜灵芝,则只会颁发给排名第一的人。

  参加最终混战的人有百人之多,但能活到最终排位的,绝不可能是百人的。这是一场个人混战,却不限制修士自行结盟、联手,在这短暂的休息时间中,不少参赛者已经开始暗中拉拢帮手了,为的自然是在之后混战中,更好的保住性命,并获得更好的成绩。

  宁凡目前的排位是第九,来找他结盟的人大有人在,不过大都是一些舍空老怪,并无碎念级强者来拉拢他。

  舍空修为的帮手,宁凡自然是看不上的,通通都拒绝了。

  他在首轮筛选中,并未遇到任何一个碎念级对手,故而虽说当前排名第九,却被一些碎念老怪认定是运气使然。在那些人看来,若宁凡如屠皇一般运气不好,接二连三遇到排位前八的人,说不定也是要负上八次的。

  毕竟是第一次参加排位战的新人,纵然战绩不菲,也要受些质疑。

  比起宁凡这个新人,鲜于纯似乎更受欢迎,明明不到碎念修为,却受到了好几个碎念老怪的组队邀请。貌似鲜于纯已不是第一次参加排位战了,而是参加了多次的老鸟,驽牛的名头早已传开,更曾在上届血武排位战,与一名碎念初期两败俱伤,声名大振。

  如此一来,纵然鲜于纯目前是7负的战绩,也比宁凡受欢迎多了,毕竟众参赛者对他知根知底。

  大多数人都在忙着组队结盟,却也有少数人不屑于拉帮结派,而是原地打坐,不与任何人交谈。

  如那上届排位第一的铜雀仙,自恃碎念后期修为强大,根本不屑于与任何人组队,那是一个身穿银甲的长发之人,沉重的甲胄并无法掩饰其婀娜娇躯,隐约可看出是个女子,气息却冰冷的没有半点温柔。

  又如那周身尸气极重的剑尸,同样有着碎念后期修为,也是不屑于组队的,一副生人勿进的凶狠神情,周身尸气不时在空气中幻化成细如牛毛的黑色小剑,神通似是尸道、剑道的糅合,颇有几分诡异。

  还有一些气息强横的碎念老怪,同样不屑于组队。

  还有那屠皇,同样不屑…

  “此人问我牛鬼至尊,有何深意…”

  宁凡正在思索,忽有一个身影走到他面前,戴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牛角面具,正是鲜于纯。

  若宁凡没有看错,这鲜于纯刚刚似乎拒绝了好几个碎念老怪的组队邀请,如今跑到他面前,难不成是来找他组队的么?

  “你…是另一个我所认的师父吗?抱歉,之前的我,尚未接收另一个我的近期记忆,故而并不认识阁下,多有得罪,还望海涵。”是传音,语气颇有几分愧疚。

  宁凡目光登时一眯…另一个鲜于纯是么,果然有些门道,隔着此地面具,竟也能认出他的身份。

  须知他能做到这一点,靠得乃是无孔不入的强大雨念,以及天人合一的强大气息感知。除他之外,便是仙尊仙王,也未必能无视这面具遮掩的。

  而这个鲜于纯,竟也能做到此事…感知力相当恐怖啊。

  “果然,鲜于纯是极为罕见的双魂之人,而你,便是他的另一半魂。”宁凡答道。

  早在上一次报名,宁凡便看出鲜于纯体内诡异了。修真界不乏一些特殊之人,拥有双魂,用凡人的话说,便是拥有双重性格。

  拥有双魂的人虽然不多,却也不至于罕见,有些是天生的,有些是后天所致。但能令双魂各自修炼、拥有不同修为的,就十分少见了。

  心智不全的那一半鲜于纯,修为虽说不高,于药魂一道的资质却算得上万年一遇了。

  而这一半心智未损的鲜于纯,似乎比那一半鲜于纯资质更高…

  “此事乃是我身上最大禁忌,便是另一个我,也并不知道我的存在,故而上一次阁下提到半魂事时,我才会有些失礼,还望阁下莫怪。”并不以师父相称啊,看来这一个鲜于纯,并不承认他的师父地位,这也好,反正他也不想当此人师父。

  “每个人都有不愿被人触碰的隐秘,我能理解。”

  宁凡的回答,让鲜于纯微微松了口气。对于宁凡,他没有多少好感,却也没有恶感。不过从另一半魂的记忆中,他感受到另一半对于宁凡的极端崇拜与敬仰,故而并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得罪,而害的另一半魂与宁凡生了嫌隙。

  想了想,鲜于纯又道,“我可以叫你一声宁道友吗?”

  “可以。”

  “是这样的,宁道友,如果可能,我希望你立刻退出血武排位战。”

  “为何?”

  “若你死于此,另一个我必会难过,他见过至亲死于眼前,因为诞生了我…我存在的意义,是不断变强,守护他,这样的我,绝不允许令他伤心的事情再次出现!以你的修为,面对舍空还能自保,但若面对碎念老怪,未必还有活路,混战无眼,不如早些离去!”

  宁凡微微无语。

  原来鲜于纯不是来找他组队的,而是来劝他退赛的…他的实力,似乎被这一半鲜于纯小瞧了啊。

  “我不会退赛的,此地有我想要的东西,若不试上一试,我不会离去。”宁凡摇头道。

  “你若有需要的东西,我可以帮你拿!是二十名以上的涅母石髓吗!还是十五名以上的雷霆淬体丹,又或者,你只是奔着此地而来…”

  宁凡只是笑而不语,并无离去之意,使得鲜于纯极为无奈。

  见鲜于纯还欲再劝,宁凡忽而话锋一转,“此刻的你,应该还没有完全接收另一个你的近期记忆吧?”

  “是,确实还没有完全接收。”

  若全部接收了,便该知道我的实力,果然还没有完全接收么…

  “鲜于纯遇难次数不少,你却从未在危机时刻出现过,在此之前,我也从未感知到你的存在…你的出现,应该有一些限制吧?”宁凡又问道。

  “是。”

  “好了,我知道了,你回去调息一下吧,为之后的混战做些准备。”

  鲜于纯还想再说些什么,却被宁凡挥挥手,遣退了,内心更加无奈,暗道这宁姓外修既然冥顽不灵,执意留在此地,他也只好代另一个自己照拂此人一二了。

  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,很快就过去了,寂静的竞技场,忽然间就呐喊冲天。

  随着裁决使老者手掌一拍,石地上的数百株血莲,顿时便有不少,射出血光冲天,血光之中,赫然裹着一颗颗莲子。

  “开始了!”

  一道道身影高高跃起,将那腾空飞出的莲子摄入手中,收入身份牌之内。血武身份牌,实际上还是一件空间法宝,到了混战环节,可用于存放莲子,每搜集一颗莲子,身份牌上的血光便会多上几分。

  这些莲子有一个名目,叫做圣血莲子,据说也是对于炼体大有好处的东西。若是排位战结束,各人搜集到的莲子,通通归各人所有,也是奖励之一。

  宁凡身形一晃,同样朝几道血光汇聚之地冲出,将那些血光中的莲子收走,存入腰间身份牌之内。

  三颗圣血莲子到手!

  不远处有三个舍空老怪见宁凡一次就得了三颗莲子,极为眼红,想要争抢一番,却又顾忌宁凡当下第九的排名,左思右想,一咬牙,终究还是铤而走险,朝宁凡冲了过来。

  这三人的气息,宁凡看着有些熟悉,想了想,貌似是在他手上吃过瘪的海巫三杰…

  呵呵,人生何处不相逢啊…

  轰!

  宁凡二话不说,迎面就是近乎残暴的一拳,打得海巫三杰吐血倒飞,却并未伤及三人性命。

  三人眼中顿时有了惊骇,显然是对于宁凡的拳意有些眼熟,吓得掉头就跑,根本不敢和宁凡死磕。

  宁凡也懒得追杀,闪身一晃,又去收取其他莲子去了,短短二十息不到,便搜集了二十多颗莲子。

  二十息一过,此地血莲生成莲子的速度,顿时慢了下来,偶尔还会生成一些,却不多了。众人便也不忙着收取莲子了,而是开始厮杀、抢夺,夺他人现成莲子,来增加自己的成绩。

  战斗从一开始,便直接趋于白热化,各种惨叫声不断传出,地上很快便有了尸体出现。

  拥有二十多颗莲子的宁凡,目前成绩排在了第三十三,自然也引起了一些人的眼热。排在五十八名的一个象面老怪,盯上了他。

  此人代号盲象,是一个碎念初期的老怪,身上血味颇浓,已杀了好几人的性命,莲子数目却只有十一颗。

  若杀了宁凡,夺了宁凡莲子,他的成绩便会一路飙升,森然一笑之后,直接怪吼一声,化作一道冰芒,朝宁凡冲了过来。

  “碎念初期么…”

  宁凡目光微微一眯,古魔破灭之拳轰然打出,直接将那盲象老者打得吐血倒飞。

  他这一手已经留情,却也足够让那盲象老者骇然了,显然没料到宁凡实力如此可怕,竟能一击轰飞碎念初期的他。

  好在他并非一人袭击宁凡,还有帮手辅助,神情转瞬便恢复,森然喝道,“二位道友此时不出手,更待何时!”

  却在那盲象老者一喝之后,从宁凡脚下影子里,忽然钻出两个黑影,二话不说,便持剑朝宁凡刺下。

  在二人钻出的瞬间,宁凡如同中了定身术一般,生生定在原地,眼看着就要被那钻出的二人以剑刺杀。

  他神情一片平静,对于二人埋伏于影中的事情,早已察觉,更不惧对方区区定身神通,法力一震,便将那定身破开,大手一挥,直接将二人长剑震碎,并将那二人打得吐血倒飞,肉身更在倒退中崩溃。

  那二人,有着半步踏入碎念的实力,是那盲象老者找来的帮手,修为虽未真正踏入碎念境,但偷袭手段极其高明,有盲象老者在前诱敌,由他二人必杀一击,本是十拿九稳的必杀手段。·

  但竟失败了!

  “竟然徒手震断后天八涅法宝,此人好强!”

  “不过老夫见过此人斗法记录,此人心慈手软,从不杀戮对手,定是一个精修慈悲佛法的佛修!这也是他最大弱点,他若杀我等,必损梵行,定是顾忌重重,我等不必怕他!”

  “肉身已毁,若无功而返,岂能甘心,杀!”

  盲象老者与那两个偷袭之人一面震惊宁凡的实力,一面嘲笑着宁凡的手软,这也正是他们敢于袭击宁凡的原因。

  有一类佛修,不是不想杀人,只是不敢杀人,这种人就算实力再高,也是不可怕的!在他们心中,宁凡就是这类人。

  而他们最爱的,便是击杀这类佛修,成则获利,败亦能保全性命。

  但可惜,他们彻头彻尾地错了,宁凡不是佛修,更不是心慈手软之人。之前的斗法,只是不愿意给人当猴戏而杀人,却不代表他会对主动袭击自己的人手软。

  尤其是盲象老者等人,屡次三番对他动杀意,修真之事,敢杀人,就要有被人杀的觉悟!

  需要死而无怨!

  “死!”

  但见宁凡身影一晃,霎时不见了踪影,几乎同一时间,向前冲出的盲象老者三人,忽然如遭重击,爆炸开来,继而才是轰响震天的破空声传出!

  血雨漫天洒落,煞气冲霄惊云,四面观众席上,顿时就有无数狂热的惊呼声传出!

  “此人…此人竟瞬杀了三名强者,两名半步碎念,一名碎念初期!”

  “是杀生狐,此人好强!”

  “他不是不敢杀人吗!竟还是出手了!”

  “体修!此人的炼体造诣,高的可怕!”

  “杀生狐!杀生狐!杀生狐!”

  越来越多的人,开始高呼宁凡的排位战代号。

  两名半步碎念共有7颗莲子,加上盲象老者的莲子,宁凡一战收获18颗莲子,莲子数达到41颗,排名升到27名!

  更多的参赛者,开始重视宁凡,便是那铜雀仙、剑尸之流,也开始将目光放在宁凡身上。

  正在和一名碎念初期苦战的鲜于纯,更是震撼不已,他本以为宁凡就算厉害,也厉害的有限,比不得全力出手的他,但如此看来,宁凡比他强得何止是一星半点,他最多也只是能和碎念初期苦战而已,胜负难料,而宁凡,却能秒杀碎念初期,这等实力,当真可怕!

  “有这等实力,倒也足够给另一个我当师父…”鲜于纯暗道,第一次对此事有了认同。

  击杀盲象老者,对于宁凡而言只是一件小事,携带着杀人之威,一时半刻竟没有人来找他麻烦,他便主动找人麻烦去了,将一个个舍空强者的身份牌强行打碎,将他们的莲子抢走,短短百息,便又抢了六七人,莲子的数目也上升到了55颗。

  排名却下降到了29名。显然,在这段时间中,有人抢到的莲子比他更多,排名超越了他。

  偌大的战场,渐渐开始分成两个区域,一个区域,是那些只有一两颗莲子的人在苦苦争斗、彼此厮杀。

  另一个战场,则是碎念级老怪斗法区域,是那些舍空修士不敢踏足的地方!

  短短时间,已有十多人丧命,二十多人重伤到无力再战,弃赛逃离了战场,被裁决使送出赛场。

  能战者,还有63人!

  “你是叫杀生狐吗,桀桀桀,把你的圣血莲子,交给老夫,老夫可网开一面,留你全尸!”

  但见血光一闪,一道用着碎念中期气息的血影,出现在宁凡身前。

  那是一个佩戴酒葫芦面具的老者,代号酒将,据说是上届排名第四的强者。首轮之时,同样是全胜晋级,排在宁凡前面。

  老者大手一挥,顿时便有数道血火之影卷向宁凡。

  宁凡便觉得体内血液有了蒸腾之态,在体内乱窜,显然是被对方的血道功法所影响。

  这点影响,足以让弱一些的碎念初期直接血液暴体而亡,这名老者放在碎念中期,也绝对是实力超群之人了!

  “碎念中期里的强者么…血道秘法,杀伤在血,若不大成,面对古魔,只是小道尔。”

  宁凡嘴角一勾,并不反抗血液中的蒸腾,而是以体内魔血为主导,让血脉蒸腾得更加猛烈。

  本是老者在对宁凡施加血道攻击,但渐渐地,情势就有了转变,不知从哪一刻起,老者对于宁凡体内血液的控制,忽然消失,非只如此,他自身血液,更有了被宁凡反过来控制的感觉!

  “爆!”

  宁凡忽然一喝,那老者便再难控制体内血液,气血在体内生生炸开,肉身爆成一团血雾,只不过随即那血雾又重新凝成了肉身,相比之前,只是气息弱了少许而已,似乎已经有了伤势。

  “想不到阁下竟是古魔,古籍记载,古魔乃是万魔之祖,而血道秘法只是魔功中的下乘,以此对抗堂堂古魔,倒是老夫的不是了。既是古魔,便以老夫的万佛屠魔剑取你性命吧,疾!”

  老者忽然气息一变,竟从血道功法变得佛法庄严,大手一挥,便有一道金色剑芒暴冲而出,剑气横扫之下,天空被染得一片金黄,更有万佛诵经之声传出。

  “是万佛屠魔剑!原来这酒徒的真正身份,不是魔修,而是琉璃城玄通寺的主持!”观众席上顿时便有惊呼传出,可惜惊呼之人,很快就被几道闪掠而至的黑影处决了。

  即便是观众,也不能违背血武擂台的规矩,暴露参赛者身份!

  那金色剑芒极为可怕,加持着佛法神通,似乎天生就对古魔有着莫大杀伤力,是天生的屠魔兵器!

  宁凡本能地从这剑芒中察觉到一丝危险,下意识想要展开灭神盾护体金光防御一二,但旋即,这想法便被古魔血脉的狂热魔念所否决,更似有无穷无尽的血脉魔音,在他体内咆哮,在不断生出狂热战意!

  不能退!面对佛修,决不能退!

  吼!

  宁凡周身魔念忽然爆发,古魔破灭道的意志几乎在一瞬间,便剥夺了他的理智,却又被他瞬间夺回。

  这是他未完全掌握古魔破灭意志的证明,只是此刻,也不容他多做考虑了,只得顺从这股意志,渐渐竟有所得!

  嘭!

  一声巨响传出,却是宁凡直接以拳骨,轰在了金色剑芒的剑锋之上!

  拳剑接触的瞬间,宁凡的肉身直接被对方剑上的佛法神通破开,整个手臂被对方一剑摧毁,斩成血雾!

  见状,那酒徒老者得意大笑,不屑道,

  “区区古魔,竟敢硬接佛家破魔之宝,真是愚蠢!受死!”

  又一指,再次令金色剑芒铺天盖地斩向宁凡。

  呵。

  面对老者的嘲讽,宁凡只是露出了笑容,魔性的冷笑,右臂妖火一燃,顿时就在众人的眼前,瞬间断臂重生了。

  正是凤之一脉的火中涅槃术!

  “竟还有古妖神通!且这古妖神通之内,还融合了星术及我无法看破的恢复术…”

  酒徒老者微微皱眉,剑光却没有半点停顿。此刻的宁凡,视那剑光有如无物,再次正面轰出拳芒,打在剑上,拳剑交锋,结果仍是宁凡倒飞而出,但这一次,他的手臂没有崩碎,只是骨骼尽碎而已,**却没有崩溃。

  酒徒老者眉头皱得更深,隐约觉得前后两次交手,宁凡身上有了细微提升,却又说不出是什么提升。手中却是不慢,再次御剑连斩,朝宁凡发动攻击。

  宁凡则一次次仗着涅槃重生术,治愈伤势,一次次近乎愚蠢的硬撼万佛屠魔剑的剑锋!

  一次次正面对碰,他受那佛剑斩击的伤势越来越轻,渐渐地,竟逐渐开始不受伤势,完全以肉身,便接住了万佛屠魔剑的攻击!

  对于此剑之中的佛法破魔之力,竟是逐渐有了抗性,甚至渐渐反过来,对那佛剑有了压制,更在最后一次交锋之中,近乎蛮横的一击,以肉掌生生崩碎了对方的佛剑!

  “不可能!魔物竟能抗衡同级佛法,此事简直闻所未闻!”酒徒老者大为色变,更让他色变的,却还在后面。

  一股足以让他心惊胆寒的魔道气息,忽得从宁凡身上透出,而后,便有一道足以扭曲空间的强大拳芒,被宁凡挥拳打出。

  天地间顿时有了无数佛峰崩塌的异象!

  此为宁凡所领悟的古魔神通…古魔破山击!

  此拳一出,宁凡的力量,顿时有了一瞬间的抽空。无法形容那拳芒的强大,纵然酒徒老者以另一把佛门法宝硬接此拳芒,仍是被一拳打碎了法宝,并被打得吐血倒飞而出,神情更在倒退中,头一次有了惊恐!

  倒退中,那拳劲竟然还在攀升,如火山爆发般,一瞬间就超出了他的全部防御,使得他护体灵装破碎后,肉身直接在倒退之中彻底崩溃,只有元神侥幸逃出,便是面具也碎掉了,已无法再掩饰身份!

  一拳,败碎念中期!

  “原来如此…所谓的佛压制魔,不过是一种意志层面的压制,是天之意志对于魔之意志的压制!如今的我,无法改变魔低于佛的命运,也无法抗衡天的意志,但若只是压制这名碎念中期的意志,还是能够做到的。只要意志层面占据上风,便是魔逆转压制佛,也并非不可能,至少能在此人身上办到!”

  “而让我想不到的是,与正宗佛法交手的次数越多,我对于体内古魔破灭道的掌控,竟也越强,契合度越来越高!想来只要有足够多的交手,我便能彻底驾驭这股力量了!”

  宁凡感受了一番体内的古魔破灭意志,发现自己对于这股力量掌控加强了一些,显然是与这老者交战的收获,顿时有了满意。

  酒徒老者却目露疯狂,身份彻底曝光,他便肆无忌惮了,被宁凡毁掉肉身的仇,不能不报!一些本不愿动用、怕暴露身份的压轴之术,终于咬牙使了出来。

  “你很强!但那有怎样,此术我本不打算使用的,如今却是不得不用了!明火叠燃,一火燃!”

  酒徒老者也不知使了什么秘术,整个元神顿时缩小了一圈,似损耗极大。

  天空上则忽然出现了一盏巨大金灯的异象,那金灯灯芯本是熄灭状态,但随着其骤然点燃,一缕青色焰光的光丝,顿时从灯芯之中发出!

  只是一缕微弱的光丝而已!

  但却有着说不出的伟力,仿佛只需一丝光芒,便可镇压一切生灵,驱散一切黑暗。以这酒徒老者强弩之末的状态使出,也足以一击灭杀普通碎念中期了,端的是威能恐怖!

  “明火叠燃术!这,这是光明佛的门徒绝学!快逃!”

  一些距离宁凡较近的参赛者,顿时骇然而逃,可惜仍是逃得慢了,随着那一缕光丝轻飘飘落下,宁凡立身之地百丈范围,忽得在一瞬间,化作一个金光夺目的世界!

  数以亿万的光丝,在宁凡百丈范围之内,贯穿一切,发出千鸟的锐鸣声,六七个来不及抽身的舍空、碎念,直接横死其中!

  仙尊以下,根本无人能看清那耀眼夺目的百丈之内,究竟发生了什么,只有毁灭的光之波动,不断从那百丈光芒中传出!

  “这杀生狐,怕是不能活了…”观众席上,一些关注宁凡的人,摇头不已。

  酒徒老者同样这般认为,快意大笑,这是他拼却元神重创使出的神通,若还杀不了宁凡,他可真是白活一场。

  然而下一个瞬间,他便再也笑不出来了。

  百丈光芒消散,露出的是有些破裂的石地,以及毫发无损的宁凡!

  以坚硬著称的中州地下石都有了破损,这杀生狐却完好无损,这…怎么可能!

  我不信!

  酒徒老者瞪圆了双眼,然而他已没有不相信的余地了,宁凡身形一晃,直接欺到重伤萎靡的酒徒老者元神跟前,五指一按,淡漠无情地将老者按杀。

  敢下杀手,便要有被杀的觉悟!

  这也是宁凡催动了灭神盾的防御,才能毫发无损,否则单凭古魔肉身和古妖涅槃神通,还真不敢硬接这等威力的神通的,毕竟单论古魔修为,他是低于这名酒徒老者的,已经属于越级战斗了,不得不动用一些手段。

  死寂,观众席上了有片刻的死寂!宁凡杀酒徒老者,不至于让众人如此震撼,但能从高级别修为者的明火叠燃中无伤走出,却着实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!

  莲子的数目,增加到129颗,排名第九!又回到了这个名次,只是这一次,已无人认为宁凡是凭运气做到此事的了!

  便是铜雀仙出手,也不可能这么快击杀酒徒老者的,宁凡的实力若放在上一届,足够争夺第一,毫无疑问,宁凡真的是这一届血武排位战的黑马之一!

  “此人会是此届排位战的阻碍之一,有必要最先铲除!”

  剑尸冷冷一瞥宁凡方向,忽然化作一阵阴风,朝宁凡方向扑了过去。观众席上顿时有了欢呼,显然对于接下来的杀生狐、剑尸之争,极为期待。

  然而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,是那剑尸所化阴风,才飘到半路,便被一个半路拦截的人影一脚踩在地上。

  “他是我的,你不能抢。”

  踩在剑尸头上、一派冷漠的人,竟是不被关注的屠皇!

  无论剑尸如何挣扎,竟都只能如死狗一般趴在地上,而无法从屠皇脚下爬出!

  从首轮开始,屠皇的战绩就不上不下,加上是头一次参加排位战的人,便没有被观众们当成厉害角色。然而此刻出手,竟能轻而易举将此届排位战黑马之一的剑尸踩在脚下,着实让众人骇然了!

  轻易制伏一名碎念后期,这屠皇…究竟什么修为?莫非竟是一名半步踏入万古境界的强者吗!

  “不对,不是半步万古,此人,此人…”

  一名本在与舍空修士苦战的老怪,忽然一掌拍死之前无法战胜的对手,有了骇然。

  这个混迹于舍空之中的老怪,赫然竟是一个半步万古,然而以他的修为,去看那屠皇,竟仍然有种深不可测之感!

  那屠皇绝对是真正的万古仙尊,甚至更高!

  有此人在,谁能争到排位第一!

  如这名老怪一般,故意压低修为混在众人中的半步万古,还有好几人,皆是一副始料不及的模样,被屠皇展露出的实力吓到了。

  “滚!”

  屠皇目光淡淡一扫,一股无法形容之威,顿时震得群修狂退,清理出偌大一块空地,只为他与宁凡的决斗准备。

  “杀生狐,与我一战!”

  这声音有着说不出的威严,回荡在天地间,久久不散,传出群修耳中,无数人被震得口鼻溢血。

  不是仙尊之威…而是,仙王!

  “现在的我,不是你的对手。”

  宁凡眉头紧皱,他早就留意屠皇了,却料不到屠皇厉害到如此地步,有此人在,想要夺得第一,无疑是一种奢望。

  “确实,现在的你,不是我的对手,那么,这样呢!”

  但见屠皇摊开手掌,朝着宁凡方向五指一握,宁凡体内的刑环,顿时有了变化,竟不知为何,在屠皇的神通之下一点点虚幻,一点点…生生消失!

  刑环被此人毁掉了么?!

  宁凡既惊且怒,惊的是此人能隔空毁他刑环,神通之诡异,实在有些匪夷所思。

  怒的,自然是刑环一毁,他在这大卑族将再无立足之地,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办完,他不想引起任何纠纷,他还不能被中州五帝所追杀,忍耐了那么多,意义何在!

  “不对,刑环没毁,这是…幻之掌位的力量!刑环的消失…竟然只是幻术!”

  对方不是仙王!而是仙帝,且还是掌位大帝!

  在宁凡意识到此事的瞬间,其封印已久的劫血修为已因为刑环的神秘消失,霎时间恢复!

  一股同样达到万古境界的绝强气息,如狂风一般,从他身上暴涌而出,扫过整个竞技场,好似君临一般!

  “万古仙尊!这杀生狐…竟然是万古仙尊!”

  无数观众为之色变!

  继而便是空前的狂热欢呼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