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026章 念甲诀

第1026章 念甲诀

  神游万里是一种大神通,奥妙在于将神念拉伸到无穷之细,便可延伸到无穷之远。

  曾经,刚踏入修真路的宁凡,误打误撞使出过这一神通。当时的他,神念分明还很弱小,却因为拉伸到了极致,而直接延伸出了雨界,延伸到北天。

  这也是一个风险系数极高的神通,当年的宁凡险些因为收不回神念而丧命,好在因为掌碑仙帝梦玄子的相救,而幸免遇难。

  而今日,却又有一个神秘老怪,欲指点他神游万里,着实有趣…

  南药寺寺门外,宁凡抬头看天,那天空除了微微细雨,分明空无一物,他却好似在认真看着什么,数着什么,渐渐有了凝重之色。

  “一层,两层,三层…”

  “十层…二十层…”

  “二百层…”

  “四百层…”

  “一千一百四十九层…”

  一些路过的行人,好奇宁凡的行为,停下脚步,随宁凡一道看天,却无法从天空看到任何东西,问宁凡也不答,最终也只得带着疑惑离去。

  心道这对着天空数数的男子,真是一个怪人。自然,因为宁凡的装束,这些腹诽是不敢宣之于口的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宁凡收回目光,缓缓闭上双眼。无形的神念之力,开始在他周身环绕。

  若有人可以看到这些无形神念,便会惊讶发觉,此刻宁凡的神念表面,竟在缓缓生成一些符文。那些符文无色无相,唯有法目高深之人可以看到符文上流动的木之道则。这些木之符文是宁凡以木之道则的力量凝聚,凝聚过程极为生涩、艰难,并不纯熟。

  时间一点点流逝,宁凡在神念表面凝聚的符文越来越多,那些符文汇聚在一起,竟在神念之力的表面化作一层薄茧。

  那薄茧一生,宁凡神念之力明显有了某一方面的提高,但可惜,还不待宁凡细细体悟,那薄茧便似乎是法门不对,咔擦一声,裂开了。

  近一个时辰的苦功,算是白费了。

  宁凡眉头一皱,但继而便苦笑松开,朝寺内方向抱拳道,

  “前辈有心指点,晚辈却悟不出其中法门,怕是要让前辈失望了。”

  寺内声音却道,“失望?不,小友可着实让老夫惊讶了一把。你分明不懂的法门,却能只看一眼,便模仿到如此程度,悟性之超绝,实乃老夫生平仅见。”

  “前辈谬赞,晚辈愧不敢当。”宁凡口中客套着,内心却是暗暗一凛,有了猜测。

  念甲诀…

  是那在神念表面覆盖符文薄茧、令神念韧度一倍倍提升的可怕神通么…

  毫无疑问,这个引他前来的神秘老怪,是懂得神游万里这种大神通的。空无一物的天空上,实则有着一道无穷细的神念细丝,一路连接到南药寺,只要宁凡能看到那念丝,则即便没有撑伞女子点拨,也能一路找来此地的。

  能看到那根念丝的人,罕有,也就是宁凡修过念神诀、窥天雨术,对神念感知纤细入微,才能看到天空中的细线,换成其他人,即便有着仙尊、仙王实力,也不一定能看到的。

  这还是那神秘老怪故意显露念线、没有隐藏的结果,若有心隐藏,则即便是宁凡,也无从知道天上有一道念丝的。

  那是过路的行人修为不够,是绝对看不到的,所以才会觉得宁凡对天数数奇怪。

  他们更不会知道,宁凡数的,是那神念细线上的薄茧层数,一共一千一百四十九层,这神秘老怪的神念…韧度太过可怕!

  “神游万里是一种大神通,随着修为渐涨,我不是没有尝试过修炼这种神通,却始终无法修成。此术初步掌握,需要拥有真仙修为,并要求修士对于神念修行有着极大悟性,方可做到神游万里的第一步——将神念抽丝入微…至于第二步,提升念丝的韧度,则罕有人可以办到…”

  抽丝入微,是指将神念拉成细丝的手段,需要将神念的微操控修炼到一定程度,才能做到这一步。一百名真仙中,往往只有一二人可以做到这一点。这些人可以将神念拉成十分之一、二十分之一细的细丝,从而让神念覆盖范围提升十倍二十倍,但这往往便是他们的极限,并无法做到神游万里理论上的无穷细、无穷远。

  因为神念拉伸地越细,韧度便会越低,越容易崩断,无穷细的念丝,同时也是无穷脆的,清风一吹就会断裂,根本无法拿来施术的。

  提升神念韧度,是修成神游万里的最大难题,因为这一限制,能够做到神游万里第一步的人大有人在,但真正能够掌握此术的,末法时代几乎没有几人,便是向暝子、木松道人这等准圣,都不会。

  但这寺庙中的老怪竟然会神游万里!管中窥豹,这寺内老怪绝对不可小觑…

  宁凡内心暗暗苦笑,乌老八落在此人手中,却不知该如何要回了…

  “你可知,我为何给你点拨?”寺内声音问道。

  “不知。”

  “因为我从你的身上,嗅到一丝念神诀的气息,不过似乎并不完整。我与古天庭太常仙帝有过一段因果,此人是掌念大帝,虽不擅斗法,却于神念一道领悟至深,圣人之下,我还从未见过有人能在神念一道超越此人的。若非从他手中得到过好处,以我资质,本也没有可能将神游万里修到这一地步的…你与太常是何关系,可是太常的门徒后裔?”

  “让前辈失望了,晚辈只是机缘巧合,才修炼过太常仙帝的残缺功法,并非其门徒后裔。”宁凡想了想,如实答道。

  “那可真是可惜了…若你是他门徒后裔,我因为与他的承诺,是需要助你修成真正的神游万里的;但若你不是,则我便无需完成这一承诺了,稍稍点拨你一二,足矣,但想让我平白无故传你完整念神八诀,是绝无可能的。点拨到此为止,我们该谈谈你仆从的事情了。”老者怅然一叹,收回了藏于天空的那道念丝,声音渐渐有了冷意。

  宁凡与太常仙帝有一些缘法,是一码事。

  宁凡的仆从得罪了他,是另一码事!

  “不知我仆乌老八如何得罪了前辈,还请前辈告知。”宁凡虽知对方强大,但还是镇定自若,毕竟对方话语虽冷,却并无真正杀意,此事未必就没有斡旋的余地。

  “哼,那小乌龟是叫乌老八么,他看上老夫一件宝贝,想要取走,便与老夫打赌,如今赌输了困在老夫水缸之中,你想救他,此事并不难,只需同样和老夫打一个赌即可。”

  “什么赌?”

  “老夫赌你无法活着进入南药寺,来到老夫面前,但若你能办到此事,则便算是老夫赌输了,你可带走那只小乌龟!但若是你赌输了,便是死了,老夫可是会拿你的血肉和泥的!”

  宁凡内心一凛。

  若他输,则便代表他会死在南药寺内,死在面见那神秘老怪的路上…想来这南药寺内,必是凶险重重。

  “你与这小乌龟的关系,似乎不太好吧,老夫囚他不到半日,他已骂了你一千八百多句,哼,为了这种不忠之仆,你还是不要与老夫打这个赌为妙!”

  老者话未说完,忽然轻咦一声,原来宁凡竟连半分犹豫都没有,直接一步踏入南药寺。

  好生果决!

  “有趣的小子…”那老者声音越飘越远,再无法听清。

  宁凡目光一片冷静,踏入南药寺寺门。他与乌老八的关系,当然没好到足以为之舍生忘死的地步,但就算只为乌老八与老魔的一段因果,他也不会抛下乌老八不管的。

  即便对方疑似准圣!

  在他踏入寺门的一瞬,寺外雨术竟被强行隔断,雨停。

  宁凡微微动容,这寺内寺外不过一门之隔,但却好似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,以他修为,一入寺内,竟无法再令神念逃出寺外,如被拘禁在阴森森的寺院中!

  从外看,南药寺只是一个小破庙。

  从内看,南药寺阴楼过万,荒烟蔓草,鬼哭冲天,枯骨遍地,随处可见残刀断杖,血迹未干…

  哪像是佛门净地,反倒像是一个鬼窟!

  “不对,这是…幻术!”

  宁凡忽有所觉,他忽然明白,那些过路行人为何对这寺院阴气冲天视而不见了。

  原来只有他一个人中了幻术,而踏入寺门的一瞬,便是正式触发幻术的契机…

  “破!”

  宁凡左目妖芒一闪,射出一道紫黑光芒,打在寺内阴森世界,竟将这世界打出一道裂缝。

  使用的,赫然是扶离一族幻术识破的天赋技能!

  裂缝一开,宁凡纵身朝那裂缝一跃,眼前风景顿时变幻,他仍旧站在南药寺外,保持着最初望天数数的姿势,雨仍旧在下,南药寺内则没有了阴气冲天。

  逃出幻术了么,原来他不曾入过寺庙,而是一开始就中了幻术…

  “这人好生古怪,他已经看天看了一个时辰了,不知在数什么…”

  “嘘,别乱说,这人可是圣山守陵人…”

  路上一些的行人,在对宁凡指指点点。

  宁凡也是无语,那些人怎么知道他看天看了两个时辰,难道他们在路边呆了一个时辰?不无聊么…

  吼!

  那几个嘲笑宁凡的路人,忽然化作恶鬼,朝宁凡扑了过来吗,此地地面也从中裂开,露出了下面熊熊燃烧的岩浆地狱。

  宁凡这才知道,他根本没有逃脱幻术,而是仍旧在那幻术之中,扶离破幻天赋是厉害,但他修为不如那神秘老怪太多,还不足以逃出对方幻术!

  “破除幻术的方法有两种,一是仗着修为、神通、法宝,强行挣脱;二是外界有同伴帮忙唤醒。若二者皆无,则幻术便可成为比其他神通更可怕的杀器…毫无疑问,这是一场非生即死的考验,这一点,那个老者倒是没有骗我…”

  “此术以我修为,不足以识破,但我除了破幻能力,还有扶离一族幻术反弹的能力。从某种意义来讲,幻术反弹比幻术识破更可怕,尤其是像我这种深陷对方幻术的情况,若能在对方幻术之中找到薄弱处,甚至有机会一举逆转…”

  宁凡闪身避开那些扑向他的恶鬼,一面躲闪,一面观察四周,双目青芒闪烁,许久之后,目光陡然转向大地裂缝中的地狱深渊。

  “此术之中,那岩浆似乎是最为凶险的地方,但若我所料不差,此术最薄弱处,恰恰就藏在那里…”

  宁凡甩开一众恶鬼,纵身一跃,跃入地狱岩浆之中。

  熊熊地狱岩浆,有着近乎恐怖的温度,若是毫无防御地跃入,即便是仙帝也要脱层皮。

  这些岩浆乃是幻术所化,等闲防御手段根本防不住其温度,且深陷幻术的宁凡,此刻也并非本体,一应防御手段皆无法使用,便索性直接以自身幻术之力,防御这些岩浆了。

  领悟至今很少动用的道术,在这一刻,被他用出!

  跃下的同时,他的身体不断涌出黑气,将他罩在其中,那黑色,是夜的颜色,是魔化黑夜道象大成之后,所形成的道术!

  深陷对方幻术,宁凡自然不可能以自身黑夜直接取代对方幻术世界,但想要催动一些黑夜幻术的力量抵御对方的幻术伤害,还是能够办到的。

  那些逼近他的岩浆,大多都被黑气挡下了,却还是有极少数穿透了他的幻术防御,溅在他的身上。

  烫,痛彻神魂的烫,每被那岩浆灼伤一次,宁凡便觉得自己心神大幅损耗,飞快虚弱了下去。

  只是无论宁凡如何虚弱,神情始终一片冷静,跃入岩浆之后,不断向下游动,这看似深不可测的地狱,实际上,并不深!在穿越了最初的滚烫岩浆后,宁凡忽然觉得周身一凉,竟是落入一个石室之中。这石室就建在岩浆深处,四面墙壁画满了幻术符文,更有一对牛角水晶浮在半空。

  那牛角水晶,便是这处幻术的威能所在,也是此术最薄弱处!

  宁凡袖袍一挥,大片大片的黑气朝那牛角水晶扫去,似想污浊那牛角水晶。

  但那些黑气还未逼近,便有一道道阵光从水晶中射出,化作纷繁复杂的禁制,将黑气通通扫退。

  宁凡淡淡一扫,此地不足十步的石室,竟布有上千种防御阵法,且这些阵法环环相生,只破一两个是没有用的,很快便会阵法重生,唯有看穿全部阵法,一次性破干净,才能接近那牛角水晶。

  宁凡细细观察着此地禁制,竟有种凡人之时看那漫天星斗的感觉,只觉得其复杂程度远超预期,甚至于只要盯得时间长了,就会有头晕目眩之感。

  不可长时间凝视,无法在短时间内找到破阵之策。

  宁凡按灭了心中急于逃出幻术的渴望,他不急了,索性在石室之内盘膝坐下,慢慢研究这阵法。

  一日,两日,三日…

  一月,两月,三月…

  春去秋来,宁凡在这石室,一坐就是数百年,忽有一日,豁然站起,出手如电般在一瞬间打出上千道金色匹练,在无数轰鸣声中,直接破开了此地禁制!

  而后抬手以自身幻术黑气,污染了牛角水晶,并借以幻术反弹的扶离天赋技能,直接掌握了此地幻术掌控权!

  一瞬间,原本在寺庙内做缸的青衣老者,忽然目光一诧,陷入了迷茫之中,但片刻便又醒转过来。

  而宁凡,则双目风景一变,回过神来。

  他仍旧站在寺庙外,保持着抬头看天的姿势呢。

  路边,则有人对他指指点点。

  “这人好生古怪,他已经看天看了一个时辰了,不知在数什么…”

  “嘘,别乱说,这人可是圣山守陵人…”

  数百年的石室打坐,只是在幻觉中进行的,外界其实还停留在他中幻术的一刻。

  只是听了这有些雷同的话语,宁凡心中,顿时有了一种不妙之感生出。难道他还没逃出幻术吗!该不会下一刻又山崩地裂了吧…

  好在这一次是真的逃出了,因为寺庙内,传出一道称赞声。

  “很好,你赢了,带你的仆从回家吧。想不到你不仅逃出老夫幻术,更对老夫反弹了幻术,令老夫有了瞬间迷失…你,不错!”

  宁凡长出了一口浊气,走入寺庙。寺内没有幻术中的阴楼万座,这南药寺只是一间小破庙而已。

  两进的院子,里院之中,一个身着青色皮袄、梳着胡辫的老者,坐在院子里,面前摆着一个底座,正拿着胳膊粗的泥条,一圈圈叠成缸的模样,而后底座旋转,便拿着蘸着泥水的麻丝,一点点磨平泥缸的表面,又偶尔拿一个木棍,搭在缸口,令旋转中的泥缸缸口平整。

  院子里,还有不少晾晒着的泥缸,寺内丝毫没有雨水落入。

  更远处,竟然还建着一个小窑,似是烧缸用的,窑外,一个带着牛角面具的青年,在给一些缸胚上釉。

  正是宁凡在血武擂台报名时,见过的那人。

  “你为何在此,莫非是追踪我而来!”那疑似鲜于纯的面具青年嚯地站起,目光凌厉看着宁凡。

  倒似对宁凡与青衣老者见的交锋全然不知。

  宁凡倒是料到可能会在此地遇到鲜于纯了,故而也没有太过惊讶,深深看了鲜于纯一眼,却不答话。

  青衣老者便开口道。

  “纯小友,你快忙你的,不关你的事,他是来找我的!顺便提醒一下,你与我的交易,需在有生之年给我烧够二百万个缸,目前还差一百九十九万九千七百六十二个,不准给老夫偷懒!”

  青衣老者板着脸,瞪了面具青年一眼。

  面具青年忌惮极深地看了一眼青衣老者,又看了看宁凡,最终没有多说什么,乖乖回去给泥缸上釉了。

  那青衣老者展露的气息十分弱小,表面上看,浑如一个市井小贩,但随着此人目光一聚,顿时带给宁凡一种山呼海啸的压迫感。

  二阶准圣,且比那木松道人还强一线,竟是如此可怕的强者!

  “我与此人相识,他为何在此地?”宁凡以威字诀卸掉老者威压,问道。

  若他没有看错,鲜于纯留在此地给泥缸上釉,似乎还是某种特殊修炼一般…倒不像是有恶意。

  “你是来带走仆从的,可不是来打听消息的。问得太多,不好!”老者皱眉道。

  “若不问个究竟,我不放心此人安危。”言下之意,竟是担心老者会算计鲜于纯一般。

  这也是最坏的情况,若这二阶准圣的老者有心算计一个鲜于纯,宁凡自问是无力抗衡对方的。

  “你想多了,牛某人从不行算计之事,若想杀人,直接便杀,若想害人,直接便害,此子也好,你也好,你那龟仆也好,都是一样!”

  言罢,老者不耐烦地一指院角的一个水缸,便自顾自地做缸,不再理会宁凡了。

  乌老八就在那水缸里。

  宁凡走近一看,水缸中存了半缸水,养着一只奇模怪样的大鱼,看着有十来斤重的样子,相当肥大;缸里还有一只芝麻大小的乌龟,那乌龟呆萌大眼,赫然就是乌老八万古真身缩小无数倍的模样。

  至于那只怪鱼,若细看,竟似乎是一只上古绝种的黄泉鲸,据说是生存于黄泉中的异种,却被老者当成宠物来养,体型似乎也缩小了无数倍…

  不,不是缩小,而是…近大远小!

  这一缸水似乎近在咫尺,但其实距离宁凡很远,很远…宁凡伸手去摸,无论如何,都摸不到缸中水。

  就好似,这二鱼一龟是活在另外一个世界,另外一个…轮回!

  难怪乌老八逃不出来,因为乌老八,不懂轮回…

  “你身上有一丝轮回气息,很弱,但却真真切切是你领悟而来。以此捞出你的仆从,想来是不必老夫帮助的。”老者头也不抬地说道。

  “嗯,晚辈自己能够办到此事,不必前辈相助。”

  也幸而宁凡刚刚对轮回有了自己领悟,否则他还真不敢夸下海口,去捞乌老八出来。

  只是想不到…这乌老八竟然真的在骂他,呵呵,皮痒了啊。

  …

  缸中世界。

  这是一处看不到边的水中世界,乌龟之身的乌老八一面在水中游动,一面骂骂咧咧,一条堪比星空巨大的黄泉鲸,则跟在他身后,带着同情的眼神。

  这只黄泉鲸灵智并不高,它无法理解,世间怎会如如此狠心的主人,残忍虐待一只如此可爱的小乌龟。

  这只黄泉鲸的气息十分强大,几乎堪比一些弱小仙帝了,被关入水缸的乌老八,起初以为黄泉鲸弱小可欺,想欺负一下,没想到反被对方瞬间制伏了。好在乌老八立刻服软,这灵智不高的黄泉鲸,便很大度的原谅了乌老八,并答应了乌老八的要求,跟乌老八口头拜了把子。

  “二弟你在听大哥说话吗?”

  “吼吼——”想说‘在听’的黄泉鲸。

  “真是可怜,二弟你连话都不会说,不过幸好大哥我懂得少数异种的兽语,想不到,想不到今天能派上用场!你是在同情大哥吗,你真是我的好二弟!”

  “吼吼吼吼,吼吼吼吼吼,吼吼吼吼吼吼——”不是同情,我们是兄弟,兄弟不讲同情!

  “好兄弟,那我接着讲了,接下来,我要进行第一千八百四十二次控诉,那该死的煞星,也不来救我,肯定是看敌人强大,舍弃了我的小命,没义气,不仗义!若换成是他遇难,我肯定会不顾一切救他的,我可是天底下最最忠心的乌小八,才不会跟煞星一样没人性!”

  “吼吼吼——”没人性!

  “接下来,我还要进行第一千八百四十三次控诉,那玩火脲炕的煞星,每次得到好东西都不分给我,还反过来抢我的法宝,二弟你说说,这样的主子是不是该天打雷劈!”

  “吼吼吼吼——”天打雷劈!

  “接下来,我还要进行第一千八百四十四次控诉,那该死的煞星,他竟然觉得我是龙阳,这可是对我人格的巨大侮辱!我乌小八怎么可能喜欢男人,我可是天底下顶顶正常的乌小八!还有第一千八百四十五次控诉,煞星他凭什么,凭什么对我…诶,二弟你在看什么,二弟?”

  乌老八骂着骂着,忽然发现鲸鱼的眼神不对了。一瞥眼,就看到无尽水域里,映出了宁凡似笑非笑的脸。

  顿时虎躯一震!马蛋煞星怎么来了,他听到了多少!

  “…现在…咳咳咳…我要进行最后一次控诉…那啥,我要控诉煞星风流倜傥,智谋无双,神通惊人,法术盖世,可恶啊,我不服啊!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完美的人,让我们这些普通人怎么活啊!好了控诉完了,下面大哥给你讲个故事,故事的名字叫做‘我有一个好主子,我要忠诚一辈子’…”

  呵呵。

  乌老八话未说完,只觉眼前一黑,下一个瞬间,便有了脱离水域之感,被强行限制到无法退出的万古真身也终于退出了。

  水缸边,宁凡抖了抖手上的水,水中一粒芝麻大小的人影落地,瞬间变大,变成了乌老八。

  “控诉完了才改口,不觉得太晚了么?”

  宁凡话一出口,乌老八就有了五雷轰顶的感觉。

  完蛋,改口还是慢了!

  “主子,我,我…”乌老八有点发抖,同时竟有种莫名感动。

  他那飞剑可没指望真请来主子相救,只是想吓唬吓唬那青衣老头,让他知道自己外面还有帮手。

  岂料,竟真得求来了主子…

  他要知道主子竟如此心系他的安危,他就是猪油蒙了心,也不会骂主子的!

  “呵呵,控诉的话,等回去后,有的是时间,不要着急。”宁凡微笑着,但乌老八却有种把自己抽死测冲动。

  煞星绝对怒了!

  任谁拼了命跑去救一个人,对方却在骂他,都会怒啊!这该死的嘴贱,要完!

  宁凡还真没怒,只是对于乌老八的无聊实在有些无语。控诉了他一千八百多条,他真好奇都控诉了些什么。

  他有这么罪大恶极?如果有,那还真是不错啊。至于这乌老八,他可从没指望对方忠诚于他。

  “你的事,回去再说,现在给我安静一会儿。”

  见乌老八还想胡诌辩解,宁凡却懒得听,而是走到青衣老者面前,抱拳一谢。

  谢的,是此人大度,不计较乌老八得罪,并未随手灭杀。

  谢的,是此人点拨,若细细体悟,宁凡未必不能从今日点拨中,悟出自己的神念坚韧之法,从而修成真正的神游万里。

  老者头也不抬,似未看到宁凡动作。

  只在宁凡开口前,忽得开口道。

  “你虽非太常后人,但也算与他有缘,若你付出代价,我也可传你完整念神八诀,如此,也不至让太常的神通没落了。”

  “哦?前辈愿传我完整念神诀?”宁凡微微动容,问道,“不知晚辈要付出什么代价,才能换得完整念神诀?”

  “改日再来,今日我是青牛魂在身,只专心造缸,不谈交易,待黄牛时,再来谈此事!”

  言罢,老者又低头转那泥缸底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