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022章 错综

第1022章 错综

  之前引宁凡来此的血蜂,早已不知去了哪里。>

  宁凡凝视了血海许久,忽然一个纵身,跃上这处冰封血海,几个闪烁,便来到了那漂浮玄冰台的下方。

  再一晃,身法鬼魅般移动了一下,又似不曾移动过,摊开手掌之时,掌中已多了一滴幽蓝冰液。

  正是那玄冰台上的一滴。

  “此物对我体内的损刑刑环,似有压制…”

  这冰液分明给人冰冷刺骨之感,却并不会造成任何冻伤,仿佛只对特定的一些东西有着冰冻之效。

  近距离触碰冰液,宁凡体内八道刑环有了明显变化,刑环内流动的封印之力,竟从边缘处有了一丝冻结。封印冻结后,原本处于封印状态的劫血修为,便随之解封了一丝。

  极少的一丝,但这便足以让宁凡感到意外了。

  “当日出入凶域大6,我到过不少古修士洞府,倒有一处洞府的石刻,提到过一种叫做的东西。释刑寒露是大卑族上古奇珍,有冻结封印之力的神效,曾有一些古修士欲修炼苦行僧之道,向大卑圣人自求刑环压制修为,****磨砺己身。但,修真界总有风险与杀戮,这些苦行僧也有不得不动用被封修为的时刻。这时候,苦行僧们往往不会打碎刑环,据说是那刑环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好处,而不舍轻易打碎…每临危机,他们往往会选择服下少许释刑寒露,如此便可以在不损坏刑环的前提下,暂时恢复一些被封印修为。恢复修为的时间长短,数量多少,与服下寒露的多少有关…”

  宁凡回忆着曾经看过的石刻,暗暗猜测。

  这滴冰液,莫非就是释刑寒露?以这滴冰液对于刑环的压制来看,倒真有可能就是此物。只可惜那些石刻关于释刑寒露的记载太少,使得宁凡无法确定此事,只能推测一二。

  刑环实在是一个让人头疼的东西。

  倒不是说刑环有多么不易打碎,若宁凡愿意,随时都能打碎刑环,恢复真正修为。然而麻烦的是,刑环的真正意义,是大卑族对于外修的一种限制。这种限制一旦打碎,便算是触犯大卑族的刑律,会引来中州五帝的追杀…

  刑环不能打碎。

  不能打碎,并不代表不能另寻办法,取巧恢复修为。很显然,这滴冰液便是这种取巧之物。此物即便不是释刑寒露,也多半有着类似的压制效果。仅仅手持此物,便可冻结少许刑环封印,若是服下一些,以那冻结之力直接压制丹田中的刑环,恐怕效果还会更好。

  此物,倒是可以作为夺陵第二轮的又一底牌!若以封印修为拿不到南海泉水,宁凡倒是不介意服下少许冰液,以解封后的修为参加第二轮的…

  “若是为了南海泉水,想来百花大帝绝对不会怪我取走此物的,且我甚至有些怀疑,那引我来此的血蜂,便是百花大帝所派出,其中不乏刻意…”

  念及于此,宁凡眼中有了一丝谨慎,检查了冰液一番,倒是并未现任何异样,便将其收放起来。

  正欲离去,忽有一道血光从那冰封血海中射出,出嗡嗡之声,朝宁凡****而来。

  宁凡目光一凝,正欲防御一二,那血光却忽然一顿,现出身形,正是之前动袭击的血蜂。只是这一次,血蜂似乎并无出手之意,而是朝血海的冰面一落,落地后,在一阵血红符文之中,显化成一个身穿粉纱的年轻女子。

  女子周身散着霞光,给人以圣洁之感,三千青丝之下,是她那近乎完美的娇躯,身上更散着一丝似花似蜜的幽香。

  唯一不和谐的,是她那一对娇嫩的裸足上,锁着铁索,行走之时,出叮叮碰撞之声,如一个囚徒一般。

  这女子现身后,面上似有犹豫之色,却转而有了决断,一步步拖着铁索走近,在宁凡跟前盈盈一拜。

  “罪女见过公子,之前袭击公子之事,还请公子见谅…”

  而后柔掌一招,便有一道道血光射出,化作一个近乎透明的血色蜂巢,将宁凡周围十丈范围罩在蜂巢之内。那蜂巢没有任何危害,唯独对于神念的隔绝极强,恐怕就连仙帝,都无法轻易破开蜂巢、看到其中的,显然是一种极为不弱的隔绝神通。

  看起来,此女倒像是有话想与宁凡说,却又顾忌宝库主人百花帝,而特意有所遮掩…

  “姑娘这是何意?”宁凡目光平静,审视着眼前的女子,暗暗猜测着此女来意。

  女子再拜,恳求道,“公子是大能修士,恳请公子救小女子脱离苦海!”

  “救你脱离苦海?你指的,是将你的主妖魂,从这血海之中真正救出么?”

  宁凡皱了皱眉。

  这女子,正是之前袭击他的血蜂所化。之前匆匆一面,宁凡没有看得太清,此刻他才看出,这女子并无肉身,而是一缕妖魂。且不是主妖魂,而是类似于第二妖魂的存在。

  人族可修主元神、第二元神,妖修亦可修主妖魂、第二妖魂,乃是同理。

  以宁凡的雨术感知,隐约能从这血海冰层下,感知到一股隐藏极深的妖气,似被镇压着,与这血蜂身上的气息倒是一致,只是比起血蜂,强上了数倍不止,想来便是这血蜂女子的主妖魂了。

  一主一副…这女子副妖魂的修为达到了碎念巅峰,至于主妖魂的修为…似乎已达到万古第二劫仙尊境…

  此女更似修了什么秘术,竟连窃言术都可遮掩一二,无法窥到内心…

  并不简单…

  “公子明鉴,小女子本是一只蜂妖,生于上古,虽为妖类,却从未有过害人之举,因慕佛法,故而拜入百花峰的初代主人——古花真人门下,****听讲,刻苦修行,渐渐有了一身修为,更成为了百花峰的护峰灵兽。其后,古花真人突破万古第七劫失败,死于天劫,数千年后,第二任百花主人来到,仍点小女子为护山灵兽。如此数代交替,小女子始终都在百花峰修行,不曾有过异心,直到第四代百花主人——姬十灵的到来…”

  言及姬十灵三字,血蜂女子竟有些痛苦地抱住了头,似乎妖魂中有禁制一般,不能随便提及此名。好一会儿功夫,那痛楚才消失。

  姬十灵?

  宁凡微微一诧,这名字,有些陌生。

  “姬十灵是此代百花帝的俗名,如今怕是不使用了…”血蜂女子忍着禁制解释道。

  “姑娘为何会被百花大帝镇压于此?”宁凡想了想,还是问了一句。

  “我因一些事情,惹怒了姬十灵…”

  血蜂女子似乎有些羞于启齿,犹豫了片刻后,才继续道,

  “其实,姬十灵继任百花主人之初,对我还是不错的,然而之后某一年,姬十灵忽然要求我牺牲色相,勾引一个男子,可我仰慕的乃是正统佛法,向来修身持性,怎肯委身他人,折损元阴,故而严正拒绝此事,抵死不从。却不料因此惹怒了姬十灵,一怒毁我肉身,抽我妖魂,更将我妖魂镇压于这片血海之下…”

  “好在小女子擅长分魂之术,虽无法破开血海逃脱,却渐渐苦修出了第二妖魂,并以分魂之身暗中挣脱血海。然而可惜的是,这分魂旋即便被姬十灵现,被她以莫大手段同样禁锢在此地。比起主妖魂镇压于血海之底,小女子的第二妖魂虽可获得一定自由,游离于血海外,却也无法离开血海太远。且每隔数月,这血海都会有血念潮汐出现,到那时,小女子便会受那潮汐灌魂之苦,简直生不如死…”

  血蜂女子眼中恨色一闪。

  “所以,你希望我冒着得罪百花大帝的风险,将你从此地镇压之中救出?”宁凡皱眉道。

  入宝库寻宝而已,他不想节外生枝,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招惹百花帝,不智。

  “公子说笑了,小女子与公子非亲非故,怎敢奢望公子为我一个陌生人做到如此地步。不瞒公子,小女子虽被镇压于此,却也有一些后手布置在外面。此番逃脱计划,小女子酝酿已久,固然需要公子帮助一二,但却不需要公子在宝库中做出任何触怒姬十灵的行为,不会有得罪姬十灵的风险,这一点,公子大可放心。小女子是想求公子,在中州找一个人,并将一样东西交给她…只要能够办成此事,小女子便有六七成把握,凭自身之力从此地逃脱。便是当真引动姬十灵大怒,也断然怪罪不到公子头上。若公子肯施加援手,小女子一旦逃脱,酬劳必定让公子满意!”

  事后才许酬劳么…

  宁凡不动声色看着血蜂女子,内心却在暗暗计较。

  看起来,这血蜂女子已经有了极为完善的逃生计划了,所需要的,只是有人帮忙,在外界找一个人,并转交一样东西…

  此事表面上看,只是举手之劳…但,此事当真没有风险么?

  百花大帝将血蜂女子镇压在此地,有没有更深层次的原因?真的是血蜂女子说的那样,她是因为拒绝勾引某个男子,才被镇压的么?

  在宁凡的眼里,百花帝个性喜怒无常、阴沉不定,但并非是个不懂克制之人。相反,从她能够忍受宁凡数次得罪便可看出,此女反倒是那种为图大事、极其隐忍的性格…这样的人,真的会为了一时怒火,就将侍奉了数代百花主人的护峰灵兽镇压?

  宁凡倒更愿意相信,此事另有缘由,甚至极可能原因重大…

  还有一点,百花大帝对于血蜂女子的脱逃计划,是茫然不知,还是早已察觉;又或者,百花大帝根本有着后手,早已有所布局,一切尽在掌握之中,正好整以暇,等着血蜂女子自以为是地脱逃,入局,然后收网,完成图谋…

  不能说没有这种可能性啊。

  怨不得宁凡如此谨慎,实在是百花峰的水,深得有些可怕…堂堂百花大帝,其存在可能只是一道幻术,此事本就已经十分诡谲了,而这血海镇压之事似乎另有诡谲,便由不得宁凡不多想一层了…

  “看来只凭口头酬谢,是无法打动公子了,公子真是一个心硬之人呢…”血蜂女子沉默少许,继续道,“不瞒公子,那姬十灵实则也把公子坑害了一番,可惜公子尚未察觉。”

  “坑害?此话何解?”

  宁凡面上神情不露,内心却将来到百花峰的行事,从头到尾回想了一遍,最终,想到了那滴冰液。

  莫非此物真有不妥…

  “公子所有不知,今日小女子袭击公子,并非偶然,而是受了姬十灵的命令,令小女子引公子来此,目的是诱使公子取走这滴释刑寒露…”

  果然是释刑寒露,果然是百花帝事先布置好的…

  “若小女子没有看错,公子应该是一个外修吧?对于释刑寒露,定是所知不多的。这也难怪,此物即便是大卑仙尊仙王,也没有几人真正了解的。小女子侍奉过古花真人,曾听真人说过此物的弊端。古花真人将仙家百草分数十科目,此物在仙家百草之中,属罂粟科。服食此物者,如凡人食罂粟,量多则生毒瘾,生瘾后,便需要不间断地服食此物,日复一日,毒瘾渐深,会逐渐崩坏修士道基,并使得修士修为日复一日的倒退…古有苦行僧服食此物,不惧其毒瘾,甚至往往借其毒瘾磨砺内心,但,却并无几人能真正抗衡那毒瘾的,因之道毁者大有人在…”

  “姬十灵不明面给出此物,而是诱使公子自行盗取,一来是怕如实相告的话,公子会拒绝服食此物,如此便会影响拿到南海泉水的成算;二来,恐怕也是想在公子体内暗中种下毒瘾。若公子服下此物,又无化解毒瘾之策,怕是会因毒瘾,被姬十灵所控的。公子想必不会喜欢受制于人吧?”

  宁凡目光登时一沉。

  此物堪比凡间罂粟是么!

  若真是如此,纵然此物有着冻结刑环封印的效果,宁凡也不可能服食此物的。

  风险太大!

  他的心中,更有了一股怒意,百花大帝为了争夺南海泉水,竟以此物算计他,甚至极有可能,毒瘾的背后还有更深算计…

  百花帝,有些过了!

  “不知小女子告知了此事,公子可愿冒些风险,帮小女子一把了?公子难道不想报复姬十灵一二么…”血蜂女子深深看了宁凡一眼,笑道。

  报复的方式,眼前就有一个:放走百花帝的罪囚,让百花帝的多年图谋落空!

  “这个理由,不够让我出手助你!”

  宁凡忽地深吸一口气,内心转瞬便恢复平静,哪里还看得出之前有过愤怒之色。

  若是为了乱古大帝,这点算计,他可以暂时忍下;便是真的报复,也不会挑在当下,而会挑在事成之后…

  血蜂女子微微诧异地看了宁凡一眼,她倒是低估了宁凡的忍耐,微微犹豫了一番,又道,“这样吧,只要公子肯帮助一二,小女子不但事后予以重酬,此时此刻也可分享给公子一些好处的。”

  “好处?什么好处?”

  “公子不妨仔细看看,这片冰封血海,究竟是什么东西。”

  血蜂女子透过笼罩此地的血幕,指了指眼前的冰封血海。

  宁凡顺着血蜂女子所指,细细打量起这片血海,神情从最初的认真,到凝重,再到微微震惊。

  “这血海海水…竟全部是仙帝血液!只是这股怨气,未免也太重了些。”

  “公子好眼力,这片血海之水,正是仙帝血液。当年古花真人突破万古七劫失败,陨落于量劫之下,血洒千里成江,怨气滔天难化,竟使得好端端一处百花佛地,变成大凶之域,灵脉尽毁,门徒更因此十散其九。直到第二任百花主人到来,耗费百年,才将这帝死怨气化解,重建灵脉,并将当日古花真人洒落之血尽数回收。可惜此血虽是帝血,却因怨气太重,金光尽失,不堪大用,便被第二任百花主人封存在宝库中,自此尘封。直到姬十灵成为第四任百花主人,才将此血重新取出,反复研究,也不知在研究什么;后来晚辈得罪姬十灵,姬十灵便以此血将小女子镇压…”

  “这片血海包含的怨气极为可怕,每隔数月,更会形成一次血念潮汐。那血念潮汐不会损人性命,却会扰乱修士内心。最初被镇压时,每有血念潮汐出现,小女子便会失去理智,陷入癫狂,数月才能清醒,而后便是下一次的血念潮汐,不间断地交替…”

  “许是渐渐有了适应,随着岁月流逝,小女子面对血念潮汐时,陷入疯狂的时间越来越短。虽说潮汐到来时,仍是苦不堪言,却也渐渐从中获得了一些好处。血海中的怨念,包含了古花真人临死前的一些记忆,其中有古花真人渡劫失败的一幕,也有一些古花真人临死前使用的一些不外传的神通秘术…再有数个时辰,恰好便是下一次血念潮汐到来时间,若小女子付出一些代价,有信心将古花真人渡劫时的一幕,刻印下来,送给公子…此事,唯有对这片血海了解最多的小女子能够办到,旁人却是无法办到的。”

  宁凡露出动容之色。

  百花真人的神通秘术也就罢了,宁凡未必就会放入眼中,倒是百花真人渡劫失败的记忆…这反而是比仙帝神通更珍贵的东西了!

  万古境界的修士,以渡劫数目来划分境界,那劫,自然不是普通的天劫,而是量劫,其威能也绝非骨龄劫这类大小天劫可以相比。

  对于万古修士而言,法力修到极限,并非最困难的事情,之后引下量劫才是最困难的事情。若无法引下量劫,便会困于瓶颈,无法继续提升。

  而对于仙帝级万古强者,引下量劫已不是最困难的事情,成功渡过量劫才是最困难的事…

  仙尊、仙王的量劫并无太大凶险,便是成就帝位的第六量劫,只要准备充分,资质足够,渡过的机会还是不小的。

  然而一旦成帝,量劫的威力便会数倍数十倍增长,从第七量劫开始,能成功渡劫者不过十之一二,因渡劫失败而死于量劫的仙帝,古往今来,不计其数。

  仙帝量劫与仙尊仙王的量劫最大的不同,是只有一次冲击量劫的机会,成则晋级,败则必死!一旦渡劫失败,从无仙帝可以保全性命。

  这就造成了一种情况,大部分仙帝都停留在万古第六劫:有些是机缘不够,无法引下量劫突破境界;其中也有不少老怪,早已瓶颈松动,随时可以引下第七量劫,却因为没有渡劫成功的把握,而死死压住量劫,始终停留在第六劫的修为,积蓄着实力…

  对于那些渴望渡劫晋级的仙帝,任何与渡劫有关的经验都是珍贵的,无价的。

  若是能够观摩其他仙帝渡量劫的记忆,无疑可以增加对于量劫的了解,从而增加少许渡劫成功率。事关生死,不得不慎。

  可惜,仙帝渡劫记忆,哪是那么容易就能观摩得到的。那些渡劫成功的仙帝,基本都是九死一生之后,才侥幸渡劫成功的,渡劫之时往往都会倾尽各家神通妙术,这等渡劫记忆涉及的隐秘太多,自然是不肯与他人分享的。

  乃是各大仙帝势力的绝密!

  据说,东天神虚阁就拍卖过一个记忆水晶,其中以大神通封存着某个仙帝渡劫成功的记忆。据说最终是被某个仙帝,以一件残损先天法宝拍走了…

  倒也算是价值不菲了。

  眼前的血蜂女子,就给宁凡提供了一个观摩仙帝渡劫记忆的机会,虽说只是渡劫失败的记忆,但对于了解量劫的细节,还是极有帮助的。

  不过这点好处,显然还是无法打动宁凡的。谁叫宁凡距离成帝还很遥远呢,渡第七量劫就更遥远了,并不急于了解这些。

  “若只是渡劫失败的记忆,不够!”宁凡摇头道。

  “哼,换成其他六劫仙帝,为了这些渡劫失败的记忆,怕是极为乐意帮助小女子一二的,毕竟只是帮忙送个东西而已,并非什么难事。公子却还不满足,胃口真是不小!若非这些年进入宝库的人当中,只有公子稍微值得信任,小女子大可去找其他人相助,而不必在此与公子多费唇舌的!”

  血蜂女子有些不悦,见宁凡无动于衷,不由得银牙一咬,“小女子此刻实在没有更多的东西回报公子,若能脱险,日后定会补上酬谢,其价值,绝对比这渡劫记忆更珍贵,这一点小女子可以下妖魂大誓保证!”

  宁凡微微摇头,“妖魂大誓就不必了,我有三个疑惑,只要姑娘能够解答一二,这个忙,在下不是不能帮的。”

  闻言,血蜂女子神情顿时缓和了,微笑道,“公子有何疑惑,大可提出,小女子极为乐意为公子解答一二的。”

  “第一,百花帝镇压你的真正原因,是什么!”

  “此事…”血蜂女子顿时有些语塞,知道宁凡已看破她的隐瞒,俏脸微沉,却并不辩解。

  “第二,你除了主妖魂及第二妖魂以外,似乎还修有其他副妖魂吧?”

  “不错…”血蜂女子面上故作镇定,内心却暗暗一惊,她确实修有第三妖魂,且第三妖魂暗藏其他地方,只是此事从无任何人知晓,便是姬十灵也不知的,眼前这个初次见面的男子,如何知晓此事?

  “第三,你猜你的逃脱计划,百花大帝知不知道?”

  “…”

  血蜂女子神情越颓败,绝望。

  连这个初次见面的男子,都看穿了她暗藏第三妖魂的事情,姬十灵是否也已看穿,甚至说…姬十灵是否早就知道她第三妖魂的下落。

  那么这次逃脱计划还有必要继续下去么…

  是否逃出一个算计,还会进入下一个算计…

  “果然,此女还修有其他副妖魂,恐怕让我去找的人,就是她藏在外界的其他副妖魂…”

  宁凡也只是随口一猜而已,见血蜂女子神情有异,便知自己猜中了事实。

  “这个忙,公子帮还是不帮…”血蜂女子苦笑道。

  “不帮!”

  开玩笑,一个对他有所隐瞒的女人,宁凡凭什么帮她。

  万一被她坑了怎么办!

  “也好,关于逃脱一事,小女子也确实需要从新考虑一番的,公子不帮便不帮吧…不过看在小女子多少给过公子忠告的份上,公子可否为小女子保密一二,不要将小女子意欲逃脱之事告知姬十灵。”对于宁凡的拒绝,血蜂女子倒不失望,反而恢复一脸平静。

  “放心,我并非长舌之人,虽不帮你逃脱,却也不至于害你。且我虽说不会帮你逃脱,却极为乐意从其他方面给你一切帮助的,算是回报你告诫释刑寒露一事吧。”

  于是,在血蜂女子诧异的目光中,宁凡轻而易举破开她的隔绝蜂巢,并挥动袖袍,打出一道道金色匹练,不断改变着此地大势。

  渐渐地,血海之间的大势,有了缓和,原本镇压之势有了减轻。

  血蜂女子不可置信地捂住了嘴。她被镇压于血海之底的主妖魂,本会时时刻刻承受裂魂之痛,但随着宁凡轻描淡写地更改此地大势,那裂魂之痛竟平息了!

  虽说主妖魂仍在镇压,但被镇压之时,已无太多痛苦。持续性承受了数百万年的痛苦,忽然痛楚消失,那种舒爽显然不是常人可以体会的,使得血蜂女子直接舒适的娇吟了一声,浑身舒泰。

  望向宁凡的目光,也头一次抱有一丝复杂,更有了深深的敬畏。

  能随手改变姬十灵布下的禁制…这名外修的阵道造诣好生了得!

  虽说拒绝了血蜂女子的请求,宁凡却不打算提前离去了,而是呆在此地,等待血蜂女子口中的血念潮汐。

  这血蜂女子是断然不可能付出代价,帮他刻印古花真人的渡劫记忆了。

  此女不帮忙,不代表宁凡不能自己去尝试,若能凭自身实力从潮汐之中刻印部分渡劫记忆,也是一件美事。

  四个时辰后,血念潮汐起。

  原本处于冰封的血海海面,忽然升起一道青雷,这雷光一现,血蜂女子顿时有了色变,匆匆告辞,化作一道血光躲回血海海底,竟是不敢回到海面。

  继而,整个血海上方,都被青色雷光所淹没。

  渐渐地,那青色雷光有所削弱,但随之而来的,却是足以遮天的怨念,从那青雷之下爆而出。

  “我不信!”

  “我不信!!!”

  却是一道从上古回响到今日的怒吼,从那怨念之中响起,正是那古花真人死前的怒吼!

  宁凡不敢怠慢,早已将灭神盾护体金光暗暗催动,将帝死冲天怨气隔绝在数丈开外,呆在此地自是从容无比。

  同一时间,血海海底至深处,无穷血光压迫之中,血蜂女子正与一个与她容貌一致的女子交谈着什么。

  正是血蜂女子的主妖魂!

  “抱歉,我没有说服此人出手…”

  “哼,算他命大,否则对于第三妖魂而言,这只苍茫蝶可是大补之物。”

  “此人太过小心,好在此人即便不送上门,第三妖魂应该也会自己动手的,对我等食灵蜂而言,苍茫蝶的味道绝不可能认错,也绝不可能忽视的!”

  “不过有一点,这只苍茫蝶倒是说得很有道理,我们的计划,姬十灵定不可能一无所知,怕是她也想通过此事印证一些猜测的,若非心有怀疑,怎可能将我们囚禁在此地这么多年…”

  “这苍茫蝶似乎想凭自身之力刻印古花真人的渡劫记忆…”

  “难,太难!即便你我合力,也需要付出巨大代价,才能办到此事,此人修为封印,怕是一触及怨念中的记忆,便会神智迷失…呵呵,便算是此人不愿帮忙的一个惩戒,你我便坐看此人,在这怨念之下重创吧!”

  …

  同一时间,内殿中的百花大帝冷哼一声。

  若她没有感知错,那被镇压的食灵蜂竟然张开蜂巢神通,并与宁凡有所接触了。

  食灵蜂似乎知道释刑寒露的弊端…

  如此说来,宁凡多半不会吃那释刑寒露了。

  “哼,此人若不解封修为,想要进入第二轮前三名,无异于痴人说梦!看来想拿到南海泉水,还需另想办法,却是不必依靠此人之力了…”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