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192章 仙石

第1192章 仙石

  光祖地渊有十二层,这十二层空间曾是光族祖先的领土,如今则成了光蚁的繁殖之地。

  全知老人在此地开辟了数十座隐秘洞府,作为研究室使用,其中最大的一座,就建在这地渊第六层的某处。

  宁凡跟着全知老人,在这片沙漠上疾驰。不知行了多久,前方忽然出现了两道模糊黑影,高耸入云,好似两个巨人。

  此地对感知限制太大,又有风沙遮目,宁凡看不太清那两个巨大黑影是何物。及到近处,才发现那是两座黑山,有一个古老沙城,就建在这两座黑山之间。

  这座沙城看起来,已经荒废了无数岁月,但还有不少破败的建筑残留,似有先民的文明存在过;当然也有可能,这沙城本身就是蚁主幻术所化,一切都是虚妄…

  “到了到了,你要找的小魔头,就在这里!我们下去吧!”

  全知老人收了金雕傀儡,带着宁凡,在这座沙城降落。

  全知本人还好,他是此地沙城的主人,踏入此地也没有什么不妥。可宁凡却是外人,当他踏入此城的瞬间,拱卫在两侧的巨大黑山,陡然间好似活过来一般,以杀机将他锁定!地动山摇间,更有无数黑色龙影,从两座黑山之上喷了出来,卷动黑云滚滚,天地为之一暗。

  “大龙,二龙,莫要顽皮!这个小友不是敌人!”

  全知老人话一出口,那两座黑山顿时平静了下来,恢复了死气沉沉的样子,好似真的只是两座山峰。

  宁凡心中了然,以山岳作为陵寝、洞府守卫的事情,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,自然不会有任何惊奇。

  不过么,这两座黑山守卫的修为似乎不低呢…居然都是仙帝修为的山岳傀儡!拿仙帝傀儡来看门,这全知老人还真是大手笔啊。当然,考虑到全知老人骑的驴都是无限接近准圣的存在,宁凡又释然了…

  “小友觉得,老者这两具如何?”

  “…”

  “哈哈!居然连仙帝傀儡都看不上,小友果然不是凡人!”

  宁凡心中无语。此刻他已无比确定,这全知老人的起名水平比他还要烂三条街。

  二人在沙城内走了约莫一刻钟,全知老人忽得在一口枯井处停了下来。

  这样的枯井,沙城内怎么也有三五十口,不过全知老人既然特意在此地停留,自然有他的道理。

  “纸钱买路,枯井开门!”全知老人忽得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把符纸制成的纸钱,撒入井中,并念了一句口诀。

  霎时间,原本平平无奇的枯井,陡然散出奇异光华,更有丝丝地下水渗出井底,使得原本的枯井有了水面。

  井水泛着微波,微波中,一个诡异人脸忽然浮现在井水水面,语调生硬道,“口令!‘虎兕出于柙,龟玉毁于椟中,是谁之过?’十息之内,做出回答,答错,则抹杀!”

  宁凡目光微微一挑,颇感有趣。

  看来这枯井便是全知老人洞府的入口了,只是没想到,这口枯井还有这么独特的设计,进出之时居然还需要对口令…

  很别致的口令,这句话宁凡记得,出处似乎是凡人治学常常使用的某部典籍,似乎是叫。

  老虎和犀牛从笼子里跑出,占卜用的龟甲和祭祀用的玉器在匣子里被毁坏,这是谁的过错呢?

  典守者不得辞其责也!答案很简单,是管理者的责任!

  宁凡暗道这全知老人果然博通古今,不负全知之名。连凡人世界的都能引经据典,作为通行口令,这可不是一般修士可以办到的…对于这全知老人的博学,宁凡隐隐有了几分钦佩…

  “错的不是老夫,是世界!”全知老人答道。

  宁凡刚刚升起的钦佩之心,噶擦一声碎了一地。

  没毛病啊!井水问全知老人这是谁的错,全知老人回答错的是世界,没毛病啊…

  宁凡更加腹诽,紧随全知老人之后,跳入了井中。

  这是一口枯井,虽然渗入了地下水,井水也只有半尺来深。不过宁凡一跳入井水以后,居然在井水里无限下沉。

  不知下沉了多久,宁凡忽觉视线一暗,继而眼前恢复明亮,周身顷刻间脱离井水,从枯井的另一头飞了出来。

  枯井的另一端,连通着另外一片沙漠,另外一座沙城!

  起初,宁凡并不觉得这片沙漠有什么不妥,但继而,他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…他此刻立足的这座沙城,居然和之前的沙城一模一样,只是所有的建筑,都和另外一个沙城左右相反…

  “原来如此,前辈的洞府居然建在第六层的倒影之中!”宁凡真的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了。

  倒影!

  宁凡此刻看到的沙漠也好,沙城也好,都是地渊第六层的倒影,当然看起来一模一样、却又左右相反了!

  因为是倒影世界,地渊第六层有多广阔,这里便有多广阔。这片倒影世界,同样有黑山、沙城。不过这里的黑山只是倒影,并非傀儡守卫;这里的沙城,则来来往往都是行人,十分热闹。

  这是建造在倒影世界的城,城主除了全知老人,不会有第二人。

  “是城主回来了!”

  “城主你行行好,放我离开这里吧!我不想再被研究了!”

  “城主…”

  宁凡与全知老人一出现在这座倒影沙城,城内所有居民都开始嚷嚷,有人在欢呼,有人却在嚎啕求饶。

  宁凡神念一扫,微微无语的发现,那些欢迎全知老人归来的居民,都是全知老人打造的傀儡;那些嚎啕求饶的人,则基本都是全知老人从各处捉来此地的研究材料…

  等等,神念!

  “前辈开辟的这片倒影世界,似乎并不限制神念?”宁凡意外道。

  “哈哈!这个自然,神念也是老夫的研究课题之一,老夫自然不会在此地复制地磁之力干扰神念的。”全知老人得意一笑。对于宁凡进入倒影世界后的种种惊讶表现,他是十分满意的。

  转而一想到北小蛮仍旧在他的领土肆虐着,他又大感头疼,暗暗后悔当初捉研究材料时,把这个小魔头一起捉了回来。

  “救救我,救救我!”

  忽有几个身戴镣铐的北天修士,冲了过来,向宁凡求救,却被一队傀儡兵拦了下来。

  那几个北天修士似乎都是北天青俊,修为不高,但一个个资质都还不错。

  这些北天青俊也不知关在此地多久了,一见宁凡没有佩戴镣铐,便病急乱投医地求了救。

  宁凡皱了皱眉,却没有回应这些人的求救。他素知全知老人不是什么良善之辈,否则也不会到处捕捉研究材料了。可惜,宁凡并没有能力,当着全知老人的面救人。面对全知老人,他能做到自保就不错了,实在是彼此实力差距太大。

  “不会错,小蛮的气息真的在这片沙城之中,看来这件事,全知老人并没有欺骗我,此地也没有来错。只是小蛮是否真的如他所言,令他头疼,我无法确定…又或者,这全知老人只是在装模作样,以小蛮为诱饵引我来此地…防人之心不可无,我虽欠了此人一些因果,但也不可能任其摆布的…”宁凡任何时候都不会丧失基本的警惕。对于全知老人,他可以不记恨对方之前的捕捉之事,却也不可能做到完全信任。

  “呵呵,让小友见笑了,老夫关在此地的研究材料不少,小友遇上了,还请当做没遇到。若小友滥发善心,放走了不该放走的研究材料,老夫可是会生气的,届时就无法眼下这般,和小友和平相处了。”全知老人提醒道。

  这话倒也不是真的威胁,他是真的不想因为一些研究材料,和宁凡撕破脸皮。

  “当然了,若小友真的想放走哪个研究材料,老夫也不是不能卖小友一个面子。只要小友愿意替代那些研究材料,给老夫做实验,小友想放谁,老夫都没有意见!”

  全知老人痴迷得看着宁凡,他巴不得宁凡舍身救人!

  可惜,宁凡从来不是什么圣母,让他牺牲自己拯救陌生人,这种事情怎么可能!

  “抱歉,除了小蛮,我对此地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。”

  “呃,你真的是乱古的弟子吗?他那乐善好施的美好品德,你居然一点也没有学到!”全知老人遗憾不已。

  “前辈似乎和家师很熟?”

  “是啊,很熟,当年仙皇曾令我师指点乱古,乱古才能最终创出阴阳变、乱环决。呃,仙皇是谁,我师父又是谁…记不清了,不知为何,我对于过去的记忆,不是很全…”忆及往事,全知老人目光忽然变得茫然。

  继而,又变得疯狂、暴躁!

  “紫斗,都是紫斗!他害得我师修为尽失!害得我师成了疯子!害得我师沦为鸿钧圣宗的笑柄!我要毁了紫斗仙域,我要杀光紫斗后裔,我要给师父报仇!可师父,不让我这么做…师父散灵前,只让我寻找…师弟…可师父是谁,紫斗又是谁,师弟又是谁…”

  全知老人渐渐平静下来,神情颓然。

  他似乎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,只是那些故事,他已经记不清了…

  宁凡却因为全知老人的话,面色一变。

  全知老人的疯癫话语太吓人了!

  紫斗仙皇曾经害过全知老人的师父?莫非全知老人和他师父,都曾是紫斗仙域的大敌?

  宁凡好不容易搞定了东天的牛满山,北天却又出了个不逊色牛满山的老疯子,也想毁灭紫斗后裔…

  宁凡从一开始就知道,紫斗仙皇不是什么善男信女,只毁灭紫薇、北斗仙域,建立紫斗仙域一件事,就能听出无数血雨腥风。凡人也好,仙人也好,但凡建功立业者,无不是踏着尸骨前行,绝无例外。

  幸运的是,全知老人的师父,似乎曾制止过全知老人的行为,也因如此,全知老人并没有真的报复过紫斗仙域。

  “刚才说到哪里了…对,想起来了,小友好像问了老夫,是不是和乱古很熟?乱古是谁,老夫不认识这个人啊…”全知老人恢复镇静以后,好像失去了很多记忆,完全忘记了他刚刚的发狂行为,只记得宁凡问了他一个问题。

  可这一次,他却不记得乱古是谁了。

  “既然前辈和家师不熟,那便算了…”宁凡担心全知老人又被什么话题刺激发狂,便不再和全知老人多聊了。

  反而是全知老人,忘掉自己的发狂行为以后,又恢复了以往的兴致,一路上都在给宁凡炫耀自己的杰作。

  “小友你看,那个会喷火的傀儡,是老夫研制的!”

  “那个是飞剑型傀儡,老夫给它命名为!”

  “这一只是…”

  宁凡内心深处,本来已经认定全知老人是一个极度危险的破坏分子,但当全知老人恢复正常后,他又觉得,这全知老人本质上还是一个二货。

  此人似乎对傀儡研究极深,这也难怪,北天本就是傀儡术的集大成之地,曾经的北天祖帝悼亡,就是此道的杰出人物。

  不过让宁凡惊讶的是,全知老人擅长的,并不仅仅是傀儡术。

  居然还会培育灵虫、灵兽!

  宁凡一路跟着全知老人,来到沙城的中央宫殿,这里,是全知老人的研究室所在。

  研究室有很多间,在第一件研究室里,宁凡看到了许许多多巨型光蚁,这里的光蚁比其他地方的同级光蚁,个头巨大十倍不止,实力也比同级光蚁高出数倍,似乎是全知老人精心培育的结果。

  再往里,还有其他研究室,里面饲养着全知老人培育的种种巨大灵虫,并不只是光蚁。

  修真界中有一种妖兽名为龙象,此兽天生巨力,但极难成长到仙尊以上境界。但在此地,宁凡甚至见到了培育至仙王修为的龙象,是全知老人的杰作。

  修真界中有一种花妖名为玄阳花妖,此花妖一族只有雄性,繁殖只能通过分裂来进行。但在此地,宁凡遇到了雌性玄阳花妖——倒也不是真的雌性花妖,只是被全知老人变了性而已,模样凄惨不已…

  这全知老人为了研究,可以不择手段,可以枉顾伦理,这一点,让宁凡心惊,因为他从未遇到过如此癫狂的研究疯子。

  他开始担心北小蛮的安危了。

  若是北小蛮也被全知老人做过疯狂的研究,宁凡不敢想象自己得知此事后,会何等震怒…

  近了,近了。

  前方就是最后一间研究室,北小蛮的气息,分明就在那里。

  行到研究室外百步距离,全知老人忽然停下了脚步,长叹一声。

  “小友,老夫不敢再往前了,那小魔头曾命令老夫不得踏入此地百丈,以免打扰她清净,若是踏入,便…哎,总之,这最后一间研究室,小友自己进去吧。记住,一定要将这小魔头带离老夫的研究室!对了,小友小心些,这间研究室里有不少石兵傀儡,曾被老夫…被老夫改造过,故而除了老夫和那小魔头,任何人进入这间研究室都会被格杀…”全知老人无奈道。

  宁凡点点头,独自推开研究室的铁门,踏入。

  他没有考虑全知老人话语里的真假,是真是假,见了小蛮便知。

  这间研究室比宁凡想象中更大,小蛮似乎在研究室最里面。推开门的瞬间,宁凡没有马上找到北小蛮,却被十二道杀机同时锁定了!

  有十二具石兵傀儡守在研究室外间!

  这些傀儡的构造,明显和全知老人打造傀儡的风格不同,反倒和北小蛮带到雨界的那个构造很像。

  只是和那只石兵的化神修为不同,眼前的十二个石兵,修为高出了太多层次,每一只都是万古仙尊的修为!

  被十二个仙尊傀儡围攻,普通人绝对是要头皮发麻的,可惜宁凡只一指点下,十二仙尊傀儡便被定死在原地,无法动弹了。

  “嗯?这小子还会定轮回术的仿制之术?”全知老人似有所感,有些意外。

  定住了十二傀儡,宁凡朝里间走了过去,可惜没走几步,又有一个冷冽的女子之声,带着杀机传来过来。

  “竟能一招制住十二仙尊!看来你不是普通人呢,便由我石姬亲手杀你!”

  这一次,居然杀出来一个巅峰仙王傀儡,且还是一个雌性傀儡!

  这傀儡倒是长得不错,和一般的石兵傀儡不同,这只雌性傀儡身上几乎看不到太多傀儡痕迹,若非没有活人气息,宁凡说不定会以为这不是傀儡,而是一个仙王女人。

  定!

  宁凡仍旧使了个定天术,便将这只雌性傀儡定住了。

  而后大感好奇地走近,指头按了按雌性傀儡的脸蛋,意外地发现这只雌性傀儡的皮肤居然很有弹性,但又不是用人皮打造的,而是真真切切的石料打造。

  世间居然还有嫩如女子肌肤的石料?难怪这具雌性石兵傀儡,肌肤的质感如此真实…

  “大、大胆!我乃石神大人侍妾,你居然敢轻薄于我!要不是我修为困于石兵八阵,怎可能被你一指制住!我要杀了你,杀了你!”名为石姬的雌性石兵俏脸霜寒,就连愤怒的娇态,都和真人无异。

  “石神大人?那是什么?”

  宁凡一诧,却懒得理会石姬,更懒得做出多余的调戏,他只是单纯对石姬的打造材料感兴趣罢了。

  似乎感应到外间的动静,研究室里间,一个原本呼呼大睡的小丫头,醒了过了。

  “好吵啊,大清早的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,不知道睡眠不足是少女的天敌么!你们这群该死的背叛者,枉为石兵,哼,看本宫不剥了你们的皮!”

  北小蛮刚想起身修理那些吵闹的石兵傀儡,可惜她刚从床上坐起来,就又被一道男子气息扑倒了。

  “剥皮?你要剥谁的皮?要不要我先剥了你的皮,看看你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,没事干嘛跑到这种地方撒野…”

  宁凡目光微微幽暗,大手在北小蛮身上轻轻游走,做着检查。

  还好,身体所有部位都正常,没有被人改造…

  “大大大大大胆!你是何人,居然敢轻薄于我…”

  北小蛮惊得快要哭了!

  离开宁凡以后,她有多少年没有这般靠近男子了,此刻被一个陌生男子压倒在床榻,更被其抚遍全身,她几乎羞愤欲死。

  可为什么,这股味道这么熟悉。

  好熟悉的声音。

  好熟悉的脸。

  北小蛮的心,忽然说不出的委屈。

  是那个超级无敌大坏蛋周明,来找她了!她难道是在做梦吗!

  “可恶!一定是幻术,我肯定又中了这片地渊的幻术!周大魔头现在肯定像二姐说的那样,正在东天左拥右抱呢,有什么暖儿冷儿的陪在身边,他哪会想起我,又哪会来这里找我,救我。臭周明,烂周明!为什么宁愿飞升东天都不飞升北天,肯定是被哪家不知羞的女人勾去东天的!可恶啊,我哪里比不过那些女人,我人美声甜,技术又好,你居然喜新厌旧…唔…”

  被北小蛮劈头盖脸一通抱怨,宁凡真是哭笑不得。

  他可不记得小蛮是这样一个怨妇?还蛮有趣的。一路走来,宁凡始终顶着巨大的生死压力,此刻心中的弦一松,哪还记得要好好教育北小蛮,已经全部被其他念头取代了。

  “是不是幻术,你用身体感受一下不就知道了!嗯?”

  身形一晃,已抱着北小蛮遁入玄阴界。

  研究室外,全知老人似有所感,大感可惜。

  “哎,本以为能现场观摩神灵与女修士的交配呢,看来这小子不打算给我看啊,可惜,真是太可惜了…也不知道神灵交配时,是使用狗趴式,还是骑马式,又或者和普通男女的姿势没什么不同…”

  …

  玄阴界内,北小蛮的声音都要嘶哑了,她现在很确定,眼前的宁凡不是什么幻术,这么牲口的侵入,怎么可能是幻术!

  “呦,你还和以前一样,弱不禁风,一击即溃呢。”是宁凡故意在言语相激。

  很浅显的套路,是个人都不会上当。

  可北小蛮偏偏很吃这一套!

  “胡说!本宫已经和当年大为不同了,二姐教了我很多手段,我一定要把你榨干,狠狠夹断,让你跪倒在我北小蛮膝下,舔我脚趾!啊,等等,我还没有准备好…等…等等…不可以,这里…啊…饶了我,饶了我吧,周大魔头,周大仙人…”

  “叫我宁凡。”

  “嗯?什么宁…凡…”

  “你二姐没告诉你吗,我,周明,就是宁凡!”

  啪啪啪,啪啪啪!一面说话,一面却是动作不减。

  …

  同一时间,光族之内,迎来了另一批客人。

  “晚辈,见过诸位光族前辈。”这一行人当中,为首的,是一个俊美得如同天神的青年,嘴角似乎永远挂着自信的笑容。

  “哦?小友就是扶苏世家的新任家主?传闻中那位水宗道子?”几名光族仙帝一听来者是扶苏尘,皆是动容。

  “不才,正是晚辈。家师听说光祖地渊出了变故,故而令晚辈来此略尽绵薄之力。晚辈此行带了家师赐予的八阵傀儡…这位是。”扶苏尘将身旁一个盛气凌人、鼻孔朝天的矮小老者,介绍给了众光族仙帝。

  “什么!贵宗居然连仙石前辈都请来了!太好了!雷泽前辈已经进入地渊了,若再有仙石前辈相助…”

  “哼!不需要什么雷泽,有某一人足矣!”名为仙石的矮小老者傲然道,准圣气势一开,此地所有人皆被气势冲得站立不稳。

  居然是一名一万八千劫法力的准圣!

  “仙石前辈,不得无礼!”扶苏尘微微皱眉,责备道。

  这仙石明明是准圣,且还是一阶准圣中的顶级强者,却不知为何,并不敢违抗扶苏尘的话语。闻言,当即收了气势,却还是一副鼻孔朝天的傲慢之色,连光族都不放入眼中。

  见状,光族众人只得苦笑。

  “晚辈这一次来此处理地渊之事,名义上是公事,但其实也有私事处理的。呵呵,不瞒诸位前辈,家师给晚辈订下的未婚妻,此刻也在地渊内呢。于公于私,晚辈都不可能对这地渊之乱坐视不理。这一点,还请诸位前辈放心。”

  “呵呵,我等倒是忘了。此代雨师可是给小友指了遗世宫四小姐为妻呢。有小友和仙石前辈出马,遗世宫四小姐的安全倒是不用担心了。”

  “说起来,我可是很期待和未婚妻的第二次见面呢,希望这一次见面,不要和上一次一样闹得不愉快…若她这一次还敢无礼于我,呵呵,我可不会总是那般和气的…”

  扶苏尘的眼中,微不可查地闪过一丝冷光。师父的命令,在他脑海中浮现。

  “为了石兵八阵归属,不惜一切也要得到北小蛮!西门世家既然主动放弃此女婚约,便莫怪我水宗横插一脚了!若还是得不到此女的心,你,扶苏尘,也不用再回来了!”

  “哎,我这是怎么了,不过是一个未经情事的小丫头,我居然动了杀机,这可真是不该…那种懵懂无知的小丫头,三言两语就可驯服的,上一次被此女当着整个遗世宫扇了一耳光,应该只是意外…从没有女人,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我,若再加上这一次的救命之恩,我不信她不从我!”

  对于吸引女子这件事,扶苏尘向来都有自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