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189章 亘古元婴第一人!

第1189章 亘古元婴第一人!

  与飞越了冗长的地底通道后,宁凡一行人成功进入到光祖地渊第二层。

  与第一层相比,第二层更加炎热,聚集的光蚁更多,地貌也有极大的不同。第二层没有太多的扶桑树林,大地上几乎看不到什么草木。放眼望去,全都是干涸、龟裂的道田,绵延无尽。

  光族的先祖们曾在此地开垦道田,建立仙国,可惜这些道田已经荒芜了无数岁月,道土的肥力早已散尽,变得与凡土无异,毫无价值可言。

  第二层的地磁之力极强,对神念的干扰极其巨大,就连搜宝罗盘都因为干扰,无法精确使用了。

  “四个光点?不对,是五个光点?呃,居然又变成三个光点了...真是麻烦,没想到搜宝罗盘居然会被干扰到这等程度。进入第二层以后,地磁力量明显强得有些不正常了…”宁凡神色有些凝重了。

  他本打算用搜宝罗盘检测一下,看看这一层有几个仙帝以上的光蚁高手,谁曾想,罗盘居然无法测出准确数据。

  要知道,就算是在界河,宁凡也能随心所欲使用搜宝罗盘,但却无法在地渊第二层精确使用。这只有一个解释,地渊第二层的地磁干扰,已经超越了界河…

  “嗯?那个方向有动静…”宁凡忽然似有所感,朝第二层某个方向望去。

  轰!轰!轰!

  却见!远方的大地上,两道庞大的气息正在激烈碰撞。那是两个仙帝级存在在打斗,斗法引发的波动,一路席卷到宁凡等人所在之地,卷起烟尘漫天。

  “宁兄,那个方向似乎有两名仙帝在打斗,我们是避开,还是过去看看?”阿芙洛漫不经心地问道,显然对远处的打斗并不感兴趣。

  “古怪,居然是两个光蚁族仙帝在打斗,且其中一个仙帝已经快把另一个杀死了…此事与我等无关,没必要跑过去多管闲事。我要找的人,不在这一层,抄近路去第三层吧。”宁凡看了看搜宝罗盘的大致测算结果,有些意外。

  他本来还以为是哪个北天仙帝在和光蚁仙帝打斗呢,没想到居然是光蚁族仙帝在自相残杀…

  看起来,光蚁族内部,似乎并不是多么团结么…

  “主人,你有没有感觉那两个斗法的仙帝,传出的气味很香,好像很好吃…咕咕咕…”

  黑魔居然被这两个光蚁仙帝的气息,引诱得有些饿了,肚子发出咕咕的空腹声…

  “对、对不起主人,黑魔太失礼了!黑魔不是有意发出这怪声音的!黑魔罪该万死,请主人责罚!”

  向来面无表情的黑魔,此刻闹了个大红脸,紧张不已,生怕宁凡被自己的无礼举动惹怒。

  “傻丫头,你只是肚子饿了而已,看来这些光蚁对于你们九狸一族而言,也是难得一遇的美食呢…”宁凡失笑,揉了揉黑魔的小脑瓜,以示安抚。

  光蚁一族并不是妖类,而是道魂族!此事普通修士难以察觉,但宁凡见过的道魂族太多了,此事岂能瞒得过他。

  黑魔是一只九狸,是道魂万族之中排名第四的九狸族。九狸一族喜欢捕食其他道魂族为食,这是捕食者的天性,黑魔想吃光蚁族强者,并不奇怪啊。让宁凡意外的是,黑魔居然会被光蚁一族的味道引诱到肚子咕咕叫,这样的事情可是头一回遇到…

  要知道,当初遇到道鲤族、始祖雷雀族的时候,小猫儿都没有如此失态呢。若非时机不对,宁凡倒不介意将那两个打斗的光蚁族仙帝全部捉来给小猫儿吃,也算是替光族除害了。

  “下回吧,下回主人给你捉光蚁吃,现在不行,我们得赶路…”宁凡宠溺地摸着黑魔的小脑瓜。

  “不是的,真的不是的,黑魔一点也不想吃光蚁,是肚子自己在叫…主人请你相信我!”黑魔更加难为情了,却还在嘴硬,傲娇的表情,着实愉悦了宁凡。

  这小猫儿,越来越像普通小姑娘了,真是可爱。这才对嘛,平日里动辄就要喊打喊杀、主辱奴死,太死板了。

  …

  宁凡一行选定了方向,朝第三层赶去。

  远处,两名光蚁族仙帝仍然在打斗。

  这两名仙帝一个是八劫修为,一个却只是六劫。八劫的仙帝保持着巨大虫身,口中光弹爆射,攻击着六劫仙帝。

  六劫仙帝幻化成了人形,是一个身披青色铠甲的少年,已经被八劫仙帝打得奄奄一息,却还是死命硬撑。

  “废物!似你这种程度的人,居然会是花火殿下麾下排名第四的高手,看起来花火殿下还是和从前一样,无人可用啊,哈哈哈!老夫倒要看看,这一次蚁后之争,你们的花火殿下拿什么和我们莲蓬大人争!只靠柯比雄一个半圣吗?要知道我们莲蓬大人麾下,可是有三名半圣、九名仙帝啊!”

  八劫仙帝巨口一张,口中喷出千朵白莲,朝六劫仙帝卷去。

  六劫仙帝一见千莲当空,登时面色大变,不再硬撑,转身就要逃跑,但却已经晚了。

  那千朵白莲也不知是什么神通,一卷而至,刹那间便已临身。千朵莲花一扫而过,只听得六劫仙帝一声惨叫,居然一个照面就被千朵莲花打成了飞灰。

  “哼!果然是废物,死了也不爆个内丹出来,早知如此,我就不用莲蓬大人赐下的了,这可是用一次少一次的东西啊…”

  八劫巨蚁大感肉疼,轰隆一声,钻入地底,不知去了哪里。

  …

  与第一层的情况不同,第二层通往第三层的最近一处入口,并没有任何光蚁强者镇守。如此一来,宁凡几乎不费吹灰之力,就进入到第三层。

  而后是第四层,第五层…一路上除了遇到一些低阶光蚁的围攻,并没有再遇到任何半圣蚁将。

  越往下层,地磁的力量越恐怖,搜宝罗盘几乎已经完全无法使用了,至于神念,则连散出天灵都无法办到了。

  往下走,不只是地磁力量再增加,就连气温都在数倍数十倍得攀升。

  与前五层不同,地渊第六层,是一处一望无际的光之沙漠。古怪的是,进入第六层以后,地面上连一只光蚁都看不到了,入目处,只有风沙。

  宁凡隐约能够确定,北小蛮就在这一层,但却无法确定北小蛮在茫茫沙漠的哪处角落。

  无法感知得太远!强如宁凡,来到第六层以后也只能用目力感知周围,偏偏这片沙漠上随处可见海市蜃楼,只凭目力前进,宁凡没走多久,就在这片沙漠彻底迷失了方向。

  “宁兄,这片沙漠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!感知被限制也就算了,关键是这里的火元力太狂暴了!你要找的是什么人,是何修为,就算是准圣火修、光修,也不会特意选这种地方历练修行吧…”阿芙洛是水族,周围是炼狱般的酷热环境,这让她飞遁之时感觉十分难受。

  “我找的可不是什么准圣,只是一个修道第一步的小丫头罢了…也不一定是修道第一步,那只是当年的修为,有遗世宫的遗世塔相助,如今的她就算踏入第二步,成了一个命仙,我也不会感到惊讶的…不知道她是否还和当年一样娇蛮,又或者,已经学乖了一些…”宁凡笑道。

  “命仙?就算是命仙,也不该跑到这种地方历练吧…不过,该说不愧是宁兄么,特意跑来这种危险地方,果然是来找女人的…”阿芙洛掩唇轻笑,她也在玄阴界住了不少时间了,对于宁凡的女人数量,已经有了十分直观的认识。更曾亲身经历过宁凡的种种轻薄,骨子里认定了宁凡风流成性,自然不会对这种事情多么奇怪。

  “我也很奇怪,以小蛮的修为,有什么必要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历练,不过,她定有她的理由。嗯?有什么东西在接近…”

  宁凡目光陡然一变,停止飞遁,将黑魔、阿芙洛、灭道雷婴护在身后。

  第六层的地磁之力,限制了宁凡所有感知,但久经生死锻炼出的直觉,还是隐约感知到了,暗处有什么杀机,锁定到了自己一行人身上。

  第六层中有什么敌人,感知到了他们的进入,在朝他们这里快速接近!

  原本掩唇轻笑的阿芙洛,顿时俏脸一变,开始防备四周可能出现的敌袭。她对于宁凡的感知十分信任,宁凡既然说有什么东西在接近,自然不会是开玩笑…

  于是,一行人全部安静了,如临大敌地等待着敌袭,可是等了好久,都没有等到敌袭临身。

  许久,宁凡内心深处的危机感才消失,沉声道,“那人走了…不过难保不会再折返回来。你们跟紧我,不要掉队…”

  宁凡不再和阿芙洛闲聊,此刻感知被限制得太狠,他必须集中注意力,提防可能遇到的危险。

  一行人就这么一声不吭地在沙漠中飞了半个时辰,忽然间,宁凡又一摆手,让众人停了下来。

  “小心,那人又想要靠近我们了…”

  这一次,那神秘敌人足足守了一个时辰,见实在无机可趁,才再度离开。

  “又走了…不过此人未必会放弃,他在等待时机,一旦我们有所松懈,他必定会从暗处发动袭击…”

  又飞了半个时辰,那神秘敌人第三次接近了!

  如之前一般,见宁凡等人警惕极高,那人又一次离去。

  …

  在那遥远沙漠的另一端,在那目力不可及的某处地方,有着一片绿洲。

  这片绿洲本来空无一人,忽然间,绿洲之上光芒一闪,出现了一个铁塔般高大的灰发大汉。

  这是一个半圣老怪,是一个幻化成人形的光蚁族高手,一身黑色铁甲乌光锃亮,在光蚁一族中,被人称作铁将军。

  此刻,铁将军满脸都是阴鸷之色,他三度想要偷袭宁凡一行人,但连续三次都被宁凡识破了。

  “该死!那些外来者不是光蚁,应该适应不了此地的地磁干扰才对,那小子是怎么发现我的!连续三次发现我,绝不会是巧合!连他带来的鲛人半圣、灭道雷婴都发现不了我,此子却能做到此事…他表现的修为只是仙尊程度,但能屡次三番发现我的接近,绝不可能是什么仙尊小辈的!莫非此子竟是一个伪装了修为的准圣?哼,肯定是如此!”

  “再试最后一次!若还是无法偷袭,本将便硬上!就算此子真的是准圣,也无妨!是准圣更好!本将杀的就是准圣!以其血肉献给,绝对是大功一件!”

  铁将军冷哼一声,身形一晃,化作一道光芒消失了。

  他将气息隐藏到了极致!

  他将杀意隐藏到了极致!

  他耐着性子,缓慢地朝着宁凡一行人靠近。他这一次偷袭,可以说没有任何瑕疵,堪称完美,便是弱一些的准圣,在这第六层,都无法发觉这种偷袭。

  但他还是被感知力变态的宁凡察觉到了!

  “小心!那人又来了!”

  宁凡又一次将众人护在身后,眼中寒芒闪烁。屡次三番被敌人盯上,他自然不可能没有火气。

  见第四次偷袭仍旧被识破,铁将军终于无法忍耐了,化作一道光芒破土而出,现出身形,朝宁凡等人正面冲了过来,横冲直撞的模样,好似一只蛮熊。

  “嗯?只是一个半圣,居然敢正面朝我们发动进攻,真是愚蠢!主人勿忧,看小婴拿下此人!”

  不待宁凡下令,急于立功的灭道雷婴已经抢先出手,朝着铁将军迎了上去。一出手,便是足以令普通半圣闻之色变的恐怖雷霆,将天地全部罩入雷力之中。

  可惜,那些雷霆落在铁将军眼中,似乎并不是多么可怕的东西。铁将军不闪不避,亦不作任何防御,居然直接以肉撞向漫天雷光,。

  这种行为若是放在一般的末法半圣身上,绝对是送死的行为,但此人硬是凭肉身,直接撞散了灭道雷婴的漫天雷力。

  “什、什么!此人只是半圣修为,肉身居然强到了这一步!”灭道雷婴有些后悔冲出来抢功了,她意识到,自己一不小心,踢到了铁板,眼前的这名光蚁族半圣,实力明显在她之上。

  她需要援助!

  “只有这点实力吗。道魂万族排名九十五的灭道雷婴,不过尔尔,完全无法和我们排名十一的光蚁族相提并论啊!”

  铁将军哈哈大笑,也不使用任何花哨手段,直接以一双铁拳欺近,拳拳到肉打在灭道雷婴身上。

  只十来个回合,灭道雷婴便被打出了不少伤势,完全落入了下风,心中叫苦不迭。

  “宁兄,我去助阵!”阿芙洛意识到铁将军的厉害,正打算参战,黑魔却抢先一步出手了。

  她很生气,非常生气!

  灭道雷婴是她捉给主人的宠物,是主人的的东西!

  这铁将军居然敢把主人的东西打伤,不可原谅!

  “哼?哪里来的道魂猫妖?只是帝品五阶魂力,居然也敢冲向本将,真是找死!”

  铁将军不屑一哼。表面上看,黑魔只是五劫仙王的实力,这点实力自然无法引起他重视的。

  他甚至连神通都懒得使用,一拳轰退了灭道雷婴后,另一拳直接朝黑魔的天灵打去。

  他打算一拳毙掉黑魔!

  若是普通的五劫仙王,受他一记铁拳,不死也要重伤,可黑魔是普通的五劫仙王吗?

  她若是暴走,连准圣修为的道鲤都能屠戮!她的手段,岂能用修为衡量!

  “九狸之一,神速!”

  黑魔使出了王族九狸九大神通的第一种。

  这是她第一回当着宁凡的面,使用这种九狸神通。这是九种九狸神通当中,消耗最小的一种。

  在开启神速的瞬间,黑魔的速度好似打开了一个闸门,竟一瞬间暴涨了百倍、千倍不止!

  她的速度本就快得不像话,再暴涨百倍千倍是什么概念?那是宁凡如今的极限速度,都无法企及的程度!

  理所当然得,铁将军的铁拳打在了空气上,这一拳打碎了天地,打碎了无数层虚空,却没有伤及黑魔半点。

  “怎么可能!这是什么猫妖,五劫仙王的实力,居然能爆发这种程度的速度!等等,这种神通我好像听说过,她不是猫妖,她是,她是…”

  “九狸之七,猫刀!”

  开启了神速的黑魔,其身形已经完全超出了铁将军的感知捕捉,当然,这种神速以她如今修为,不可能持久,所以她必须速战速决。

  她使出了九狸神通的第七种,整个身体变化成一把乌闪闪的弯刀!

  这弯刀,专切道魂族!砍道魂族如砍豆腐!

  当初黑魔全力使用猫刀神通时,曾轻易斩杀准圣修为的道鲤。当然了,以她如今修为,想要使出全部力量的猫刀神通,需要付出巨大代价。这一次的猫刀,由于没有付出太多代价,并没有达到最强威力。饶是如此,刀芒一闪间,已斩飞了铁将军的头颅,血溅长空!

  “大姐头威武!”灭道雷婴感动地快要哭了。不愧是她认得大姐,果然厉害!她怎么都打不过的铁将军,居然被大姐一刀秒杀了!太强了!

  “这就是你平常带在身边的小猫?居然如此厉害!”阿芙洛被黑魔的彪悍实力吓到了,这种彪悍,完全无视修为等级啊,是一种上位者对下位者的绝对压制!

  “不对,那人完全没有受伤,黑魔,回来!”宁凡却喝了一声。

  果然!铁将军被一刀断头的画面虽然惨烈,但诡异的是,随着铁将军神通一展,那些喷洒出去的鲜血,居然远路倒飞回脖子里面,断掉的头颅也落回脖颈,伤口更是一瞬间便愈合了。

  这名光蚁族半圣太强了,表现出的实力,完全碾压了末法时代绝大多数半圣,受了猫刀一击,居然毫发无损!

  他是一个强者。

  他更是一个性格狂妄的人。

  若是其他人一刀斩不死他,待他头颅归位后,定会狠狠嘲弄对方。

  但面对黑魔,他往日的狂傲却怎么也拿不出半点,即便黑魔这一刀,并没有伤他半分。

  “王、王族九狸!你是王族九狸!该死,此地不宜久留!居然有这种怪物!”

  铁将军身形一晃,化作一道流光,居然直接掉头逃跑了!

  他不是被黑魔的实力震慑,而是被黑魔的身份震慑!

  若对手是王族九狸,则完全不能以单纯的修为,衡量对方的危险程度!身为下位道魂族的他,独自对上王族九狸,简直太不利了!

  光蚁一族是排名十一的道魂族,看起来,排名十一和排名第四差距不大,但唯有真正屹立于道魂万族之巅的族群,才能知道十一与四之间,有着何等不可逾越的鸿沟!

  且,他连王族光蚁都不是,对方确实王族九狸!

  王族九狸一言不合就灭人族运,这才是最最可怕的地方!

  “想走?可不会让你这么简单就走掉!”

  嗤!

  宁凡身形一晃,挡住了铁将军的去路。

  仓皇中,铁将军不再留手,以铁拳施展出圣蚁宗的不传体术,一拳之力,似可开天,有不世之威!

  这攻击十分可怕,不过宁凡的神灵肉身也不是吃素的。他修为无法动用太多,但神灵肉身的威势还在,拳随意动,古魔破山击已迎着铁将军打出。

  轰!

  双拳对碰的瞬间,宁凡与铁将军各自被震出无数距离,但都没有受伤。

  宁凡此刻的古魔破山击,自然不可能是最强威力,饶是如此,也带给了铁将军一番震撼。

  他是圣蚁宗不多见的体修高手,但却看不懂宁凡使用的体术奥妙,那一瞬的暴击之威,似是一种从未见诸天地的体术理念…

  “该死!这小子果然不简单!之前交手的一瞬间,我确确实实感受到了此子体内封印着的浩瀚法力,绝对超过一万劫!这他娘的真的是一个伪装修为的准圣!前有准圣拦路,后有王族九狸索命,难道本将今天要交代在这里了?老子不服!”

  铁将军大吼一身,似愤怒,又似在召唤着什么。

  下一个瞬间,附近的沙漠开始剧烈颤动,开始有无数低阶光蚁从地底爬出,化作光芒飞入铁将军的身体,要与之融合。

  倘若融合成功,铁将军的实力绝对可以暴涨不少,甚至有可能短时间内破开半圣瓶颈,拥有准圣修为。此人现在就很难对付了,若是修为更进一步,绝对是大敌。

  所以宁凡吃一堑长一智,不打算给铁将军融合光蚁的机会,一式幻术,早已发动,将铁将军及那些爬出沙地的光蚁们,全部拉入到了精神世界。

  幻术,太古雨夜!

  由于宁凡修为受限,此刻使用的幻术,同样不是最强威力,完全限制不住铁将军,被铁将军三五下挣脱了幻术。

  但宁凡使用此术,本就不是为了攻击铁将军,而是为了攻击那些试图与他融合的低阶光蚁。

  就算此术能够发挥的威力有限,但用来群杀低阶光蚁,还是十分见效的。只一式幻术笼罩天地,范围内的低阶光蚁,竟被宁凡一招灭杀了成百上千万。这种等级的交手,从来不是低阶修士可以插足的,那些陨落的光蚁,便是一个铁证!

  “该死!无法融合吗,既如此,我便…”

  铁将军面色难看之极,正欲再用什么底牌手段,忽然一怔,继而表情更难看了,居然露出了惊吓过度的表情。

  他面对王族九狸时,都没有如此惊吓过度!

  但此刻确实有了这样的表情!

  这一刻,天地间忽然响起了铃铛的声音!

  那种铃铛的声音,绝大多数的光蚁族强者,都很熟悉,宛如噩梦!

  “怎、怎么会!一个外来准圣加一个王族九狸就已经令我疲于应付了,居然又来了一个老疯子!可恶!他不是被阴母大人镇压在十二层地底吗,怎么又跑出来了!不能再待在这里了,必须走!”

  铁将军再无犹豫,张口吐出一个傀儡人偶。

  这人偶一经现身,顿时迎风而长,化作一个山岳高大的傀儡巨人。

  与宁凡以往见过的傀儡不同,这种傀儡十分特殊,似乎无法自主活动,也无法通过傀儡线等常规手段操控…

  这是以一具古修士尸身制作而成的傀儡,虽然已经十分破旧了,然而传出的气息,仍旧令宁凡心惊。

  这是一具准圣傀儡!

  傀儡巨身的丹田位置,开辟了一个阵法室,似乎是让修士进入的,并通过里面的阵法从内部操控傀儡。

  虽是准圣傀儡,但又不是十分耐用的那种,似乎是那种有着使用次数的特殊傀儡…

  但见铁将军化作一道流光,飞入傀儡丹田的阵法室,下一刻,原本死气沉沉的傀儡,居然好似活了一般,眼神明亮、凶恶了起来!

  “哼!点子太硬,本将就不留在这里了,先走一步!尔等若再拦我,我便以这傀儡,和你们一决高下!”

  傀儡冷哼一声,转身就走,这一次,宁凡没有再拦。

  使用了准圣傀儡的铁将军,给宁凡的危机感,几乎不弱于纯阳祖师这类封号准圣多少了。

  如此一来,宁凡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干掉此人,且他还急着去救北小蛮,若真的在这里和铁将军缠斗,就算能胜,也要花费数日甚至更久,他哪有那么多的时间浪费?

  且宁凡对于天地间忽然出现的飘渺铃铛声,十分在意!那铃铛声响起的瞬间,似乎有什么无上存在,正朝此地靠近着,危险程度远比什么铁将军要高…

  如此一来,宁凡哪还有闲心在这个关头和铁将军缠斗,万一那铃铛主人也是敌人呢?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可不好,他需要留点力气提防一二…

  “古怪,真是古怪,这一具,和我往日见过的那些,似乎有细微差别。嗯,有必要研究一二…驴兄,用我给你改造过的傀儡蹄,拦住此人!”

  云端,忽然有一个略显古板的老者声音响起。

  在这老者声音响起的瞬间,一个巨大驴蹄从天而降,一蹄子蹄飞了急于逃跑的铁将军傀儡。

  那可是堂堂准圣傀儡啊!

  但居然被不知从何而来的驴蹄,一蹄子踢穿了傀儡身,踢碎了傀儡心脏位置的傀儡晶核!

  铁将军吐血飞出傀儡阵法室,重重砸落在沙漠中,砸出了一个半径数百里的巨大沙坑,圣宗傀儡的晶核一碎,除非彻底修复,否则无法再用,这下子麻烦了!

  他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,想要继续逃跑,但已经晚了。

  但见驴影一闪,一个倒骑驴的老头,一瞬间便出现在了铁将军的面前,拦住了铁将军的去路。

  见终究还是没有逃出老者的魔掌,铁将军面色大变,却还是强装镇定,咬着牙对老者一抱拳。

  “,请你老人家高抬贵手,小将已经被你研究过好几次了,这一次你就行行好,放过我吧…”

  “贵手?为什么手还有贵贱之分,古怪,古怪…你真的被老夫研究过好几次了?可为什么老夫对你没有任何印象?难道老夫将关于你的记忆,当做垃圾删除掉了?话说你为什么这么怕老夫,老夫只是一个元婴修士,你为什么要怕?你又为何要叫老夫前辈,应该老夫叫你前辈才对…哎,本来还想研究研究你的圣宗傀儡,可惜这傀儡被驴兄踢坏了晶核,想要修复殊为不易,暂时失去了研究的价值…算了,研究你也是一样…”

  老者随手将铁将军的准圣傀儡当做战利品收缴,这一幕,看得铁将军怒火中烧,却敢怒不敢言,更不敢从老者手中夺回傀儡。

  老者收好了傀儡,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个琉璃瓶。

  瓶子里装了一些黄绿粘稠的液体,也不知是什么玩意。一看到老者取出这瓶不明液体,铁将军的脸都吓绿了,哪还敢怒。

  “这位前辈怎么称呼?”老者问道。

  “铁、铁山…”

  “总前辈前辈地叫太生分,我便托大叫你一声铁兄了。铁兄你看,这是小弟最近研究的元神强化药剂,小弟只是元婴修士,没有修过元神,不知道此物对元神的强化效果具体如何,铁兄应该不介意喝一口药剂,帮助小弟测试数据吧?”

  “前辈莫要说笑!谁不知道你全知老人是,此生困于元婴不假,但就连那些远古大修,都拿你没辙,杀你不死!以你的本领,要找实验材料的话,轻易便可找到一大堆,为何非要挑我!我不喝!上一回喝了你的药剂,我生生失去了一千二百万年道行!这回你打死我我也不喝!”铁将军哭丧着脸拒绝道。

  “哎,这药剂真的是好东西,不是毒药,你怎么就不相信呢?非得逼我给你灌药吗?驴兄,麻烦你变成丁丑型傀儡形态,以人形姿态从后面抱住这名前辈,掰开这位前辈的嘴,小弟要给这名前辈灌药。”

  老者从驴背上跳了下来,驴脖子挂着一个大铃铛,看起来十分滑稽。若是细看,会发现,此驴不是活驴,而是一只完全由傀儡材料制作的傀儡驴,是老者的得意之作。

  随着老者一声令下,驴身上的傀儡零件开始错位,开始变身,顷刻间,就由一头驴变成了驴头人身的人傀儡兵,周身更是传出无限接近一阶准圣的庞大气势。

  按照老者的命令,驴傀儡从背后将铁将军死死抱住了,并掰开了铁将军的嘴。

  无法挣脱的铁将军,声泪俱下,终究还是被老者灌了药,那表情,宛如谁家小媳妇被折辱了一般。

  十息之后。

  堂堂半圣修为的铁将军,那肉身极其霸道的铁将军,居然口吐白沫,直接被老者的药剂毒晕了。体内的修为,更是有了极大跌落,约莫跌落了七八百万年的道行,看来之前说的曾被老者灌药跌落修为,并不是虚言,这药剂真的会令人修为跌落…

  “呃,难道药剂的成分又错了…哎,看来这一次的研究数据,没有储存的必要,还是删除掉吧…”老者自言自语,忽然两眼一翻白眼,脑袋里传出喀喀之声,片刻后后眼神又变了回来。

  就这么一翻眼神变化后,他居然神乎其技地将自己某部分记忆删掉了。

  完全不记得自己刚刚对可怜的铁将军做过实验。

  “呃?这里怎么昏倒了一个修为大损的半圣?怎么还有打斗过的痕迹?呃?我的储物袋怎么多了一个晶核被毁的圣宗傀儡?古怪,古怪…难道我又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?哎,人老了,就记不住事情了,估计我又把垃圾记忆删掉了吧?算了,既然是我主动删掉的记忆,一定不是什么重要记忆,不用理会这个昏死半圣了。嗯?这边似乎有不错的研究素材…”

  老者目光一诧,注意到了宁凡一行人。

  “嘶!王血九狸,真血灭道雷婴,祖血鲛人,若是能抓走这些人,做做实验,我那血脉进化药剂的研究进度,肯定能提升不少!嗯?等等,这边这个小子又是什么玩儿意!古神?古妖?古魔?太苍劫灵?蛮神?嘶!身上居然还有神格!居然是神灵!不可思议!老夫有生之年,居然能遇到一只带有神格的神灵!”

  老者双眼冒出绿光,那表情,就好比好色之人看到赤身美女一般!

  这一刻,他的眼中只有宁凡,再没有什么狗屁的王血九狸、真血灭道雷婴,便是天地也不再存在,便是时空都仿佛定格!

  那是何等痴迷的眼神!

  这小子,他要定了,必须要,有了这小子,他可以做无数奇思妙想的实验!

  “这位前辈,晚辈想找你做个实验,你这便和晚辈走一趟吧!只要你和晚辈走一趟,晚辈愿意把你当祖宗一样供起来!”老者满面兴奋,不容拒绝道。

  “若我拒绝呢?”宁凡沉声道。对于这个举止颠三倒四的老者,宁凡绝对是忌惮的。此人带给他的危机感,太强了!和曾经遇到的血神更乌、牛满山等人都不遑多让了!这是什么概念?这个老者是何修为,是何身份,难道是远古大修吗!若真是如此,此刻的自己遇到此人,简直太糟糕了!

  “拒绝?哎,你怎能拒绝我的好意?你也和那些平庸之人一样,希望我放你离开吗?哎,就算我同意放过你,我的驴兄也是不会同意的。驴兄,这个实验材料不愿意和我们回去,小弟好难过,好想哭!你说该怎么办!”

  老者话音刚落,那驴头人身的傀儡,已面无表情杀向宁凡,以言行,做出了回答!

  “臣服,或死!”驴傀儡的杀气冲天而起,气息无限接近准圣!

  宁凡微微一叹。

  他是很想封印修为,慢慢净化法力啊!

  可看起来,他这一次不得不解封法力了,因为敌人太强了!

  也罢,事后再重新封印一次修为吧!

  “多重封魂,解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