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187章 雷泽老祖

第1187章 雷泽老祖

  宁凡一举干掉了几百名第二步高手,更击杀了一名万古仙尊,此事闹得太大,区域战不得不暂时中止。

  此刻再傻的人都看出来了,黑魔派这一次是真的走了狗屎运,居然招募到了一个能够掌毙万古仙尊的超级强者!

  无数人暗暗猜测着宁凡的真实修为:能够掌毙万古仙尊,就算不是仙帝,恐怕也是仙王当中的绝顶高手。

  也有人想得更深:以黑魔派的那点家底,怎么可能请动仙王出手?

  不会错!

  宁凡根本不是从外面招募来的客卿!

  宁凡的真实身份,是沉睡在避天棺的黑魔派老辈修士!这一次走出了棺材,是要替一直被人欺负的黑魔派讨个公道!

  “卑鄙!不过是小辈间的区域战,黑魔派居然让沉睡的仙王前辈出战!这是以大欺小!这不公平!”

  “呵呵,以大欺小又如何?规则里禁止这件事了吗?不过黑魔派居然也有老怪沉睡,这还真是奇闻,老夫从未听说过此事…”

  “你没听说过就代表没有吗?前段时间纯阳宗还被曝出藏有准圣沉睡呢,这件事发生前,连纯阳宗自己都不知道他们拥有准圣存在。我看这次情况也差不多,你是没看到,当时黑魔派的人,一个个也全都懵了,明显不知道自己宗门沉睡着这样一位仙王老怪…”

  “不过还是很奇怪啊,若是黑魔派有这等老怪沉睡,以往黑魔派被人欺负时,此人为何不出手呢?只要让世人知道黑魔派沉睡着一名仙王,谁还敢欺负黑魔派…”

  “道友有所不知,四溟宗内部,据说有级别的老怪仇视黑魔派…若我猜的没错,黑魔派的敌人,从来都不是什么真仙势力。若不是这一次黑魔派被紫衣宫打压得太狠,这名仙王估计仍然不屑于出手的,是紫衣宫行事太过了…”

  “什么!四溟宗的星君级老怪,只有二十八名星宿古帝吧!那等无上存在为何要仇视黑魔派?”

  “你问我,我问谁?这些消息我也是偶然间听来的,谁知道真假…”

  “不过还是很奇怪啊,我刚刚联络了我家祖师爷,他说他查了黑魔派的历史,此派历史上,并没有叫做宁凡的老辈仙王;且四溟宗似乎从未给黑魔派下发过避天棺,此人是如何沉睡的…”

  “那有什么奇怪的!宁凡这名字,多半是个化名,又或者,当年载入黑魔派历史的就不是真名;至于避天棺,多半是此人从其他途径得到的…”

  无数人暗中议论着。

  无数人暗中将此地发生的事情,以种种渠道,通知了出去。

  宁凡没有理会那些议论,闹了事以后,他并没有离开紫衣星,而是带着一众黑魔派修士回去休息了。

  这么大的事情,四溟宗不可能不过问,所以他才要在这里等,想看看四溟宗如何处理这件事。

  万古仙尊被杀,掌教被杀,一宗二十名精锐高手全部死在擂台,紫衣宫一瞬间沦落成为三流势力。

  那些紫衣宫修士再招待黑魔派修士时,哪还有半点盛气凌人之态,一个个小心翼翼,完全不敢得罪仙王坐镇的黑魔派了。

  关于自己的修为、来历,宁凡没有和黑魔派众人多做解释,只在众人眼前,使了一遍黑魔派掌门才会的功法——,便闭关了。

  闭关,是为了服食道果,待炼化道果后,他的修为会有不少精进。

  …

  宁凡房门外,韩十七等人各个喜形于色,惊喜于宁凡居然修成了!

  作为黑魔派的掌门功法,有些特殊,他不止是一本功法,更是忠诚于黑魔的证明。

  想要修成黑魔诀,不难;但若你不是黑魔派修士,或者背叛了黑魔派,则这一攻法会自行散功,无法真正拥有。

  宁凡能使用黑魔诀,只有一个原因!

  他曾经当过黑魔派掌门!

  他至今没有背叛黑魔派!

  真的是自己人!

  “宁前辈的身份无误!他是我们黑魔派的人,定是我们黑魔派不为人知的沉睡修士!”

  “想不到我们黑魔派也有强者沉睡!”

  “我们黑魔派必将崛起!”

  “对了!我们何不请这位前辈出手,将宗主从下界救回上界…”

  “嗯,此事肯定是要请前辈出手的,不过前辈此刻在闭关,我们不要打扰。避天棺有着诸多副作用,前辈此次出棺的时间不短,怕是需要多做休养,莫要打扰…”

  黑魔派众人各自回房休息了。

  宁凡的房门外,最终只剩下北璃一个人站着,美眸满是担忧。

  那些黑魔派修士,通通相信了宁凡的身份,相信宁凡是沉睡多年的黑魔派老前辈。

  可她不信!

  当年宁凡化神,是她亲眼所见,距今才过了数百年而已。几百年的时间,从化神走到仙王境界,就算有改变时间的宝物相助,也不可能!

  “难道说…宁公子的修为不是自己修炼来的,而是获得了某种类似灌顶的修为传承,修为一举暴涨到了仙王之境?能够如此快速拔升修为的方法,我曾听师父说过数种,这些方法无不耗资巨大,便是一些仙帝都无法承受;且用这种方法灌顶出的仙王,不仅会根基全毁,修为再难寸进,更会失去长生的资格,灌顶之后,千年必死…”

  “还有一种可能…宁公子早就已经死了,他被某个仙王老怪夺舍而死,所以才会表露出仙王修为,也因如此…他一开始才会认不出我,需要翻阅记忆才能确定我是谁…”

  北璃越想越乱,无论哪一种情况,都不是她所希望的。

  她在宁凡房门外,一等就是一个月。

  一个月后,宁凡出关,一身法力上升到了一万四千二百劫!

  整整提升了五百劫法力!

  一万劫以后的法力提升,难度极大。

  对于这一层次的法力提升,仙尊、仙王道果的效果很弱,二十多个道果,一共才提升了十劫法力不到。

  反而是仙帝道果,一个便提升了宁凡五百劫法力,让宁凡十分意外。

  没想到一万劫法力以后,仙帝道果居然还有如此显著的效果。看起来,他以后确实应该再找些仙帝道果提升修为…

  用道果提升的修为,经过多重封魂术检测,皆是无隐患的修为。

  如此一来,宁凡体内可以动用的无隐患法力,一举上升到了五百劫,达到了新晋仙尊的层次。

  “嗯?姑娘在这里等我?”

  宁凡一出房门,就看到北璃,微微一诧,继而失笑。

  他倒是忘了,自己之前答应了北璃,要帮北璃驱除体内的算计。看来北璃等在这里,是为了这件事…

  北璃欲言又止,许久,终于还是一咬唇,关切问道。

  “宁公子,你老实告诉我,你是不是使用了灌顶秘术,强行拔升了修为…”

  “你在担心我?”宁凡一诧。

  “公子不要多想,我只是…随口问问。”

  “呵呵,你会好奇也是理所当然,毕竟在你看来,距离你我初次见面,才过去了几百年而已。但实际上,我借由一些时间秘宝,已独自修炼了十几万年的岁月…以我的资质,再加上一些际遇,十几万年修到如今的境界,很奇怪么?”宁凡笑道。

  “公子资质绝伦,若再有一些奇遇,十几万年修到仙王境界,倒也不是不能接受…十几万岁的仙王,此事若是传出,也足以末法时代震撼了,公子真是天纵奇才!如此说来,公子也不是被人夺舍了?如此便好…”北璃内心一喜,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被人夺舍?女孩子家家,脑袋里怎么全是稀奇古怪的东西…”

  宁凡哭笑不得,忽而想到了雀神子当年的事情,又有些沉默。夺舍这种事情,在修真界确实很常见呢,也难怪北璃会多此一问。

  对于北璃的关心,宁凡还是很感谢的。

  如此一来治疗此女时,他也更加认真。宁凡将北璃带回屋内,一番治疗后,从北璃的掌纹之中,抽出一条水蓝色的蛊虫,虫身虚实变幻,十分奇特。

  蛊虫的模样十分黏软,一想到此物之前就在自己体内潜伏,北璃就一阵恶心。

  “这是化水虫,通过吸食水行法力,生长繁殖。从虫纹上看,此虫已经在你体内潜伏数月了,已临近繁殖期。若是再晚几个月发现,它会真正进入繁殖期,在你体内产卵繁殖。届时想要拔除此虫,就需要废掉你一身修为,才能除尽所有虫卵…”宁凡解说道。

  他对蛊虫研究不多,但去过的地方太多了,见识过的稀奇虫类自然不在少数,恰好认得化水虫。

  北璃一想到几个月后,此虫会在自己体内产卵繁殖,就觉得一阵反胃、难受。

  大长老一系居然用这么恶心的手段算计她,真是太恶毒了!

  “这一次,多谢公子出手相助,北璃无以为报,日后用得着北璃的地方,公子只管说话。”

  “小事而已。此虫拔除后,被寄生者会有一段时期的虚弱期,姑娘这几日莫要出门,多作休息。”

  “嗯,我也觉得有些头晕乏力呢,正想回去休息一会儿,如此,就不打扰公子了。对了,公子最近要留心,我得到消息,由于公子之前闹出的事情太大,四溟宗已经派人来处理此事了…”

  北璃是从遗世宫的渠道得到这个消息的,这种绝密消息,她不应该告诉给宁凡,可她还是说了。

  当然,她知道的消息也不多,只知道四溟宗会派人处理此事,具体派出何人,则不知;如何处理此事,亦不知。

  送走了北璃,宁凡忽而来到庭院,对庭院无人之处深深看了一眼,道,“阁下二十七日前便来了,怎么,还不打算现身么?”

  宁凡此言一落,屋外庭院的某个无人处,顿时发出一声轻咦。

  继而,一阵清风吹过,清风化作一个瘦猴般的老者,现出身来,袖袍一卷之下,周遭天地顿时在狂风中改换。

  宁凡只觉眼神一花,下一个瞬间,已被瘦猴老者强行关入一处灰色天地。

  这名瘦猴老者赫然竟是一名准圣!

  这片天地之中,充斥着庞大的风之道则!

  “这里是…风掌位的掌位虚空!不,不对,和掌位虚空相似,但不同…”宁凡目光微微凝重。

  纵然此刻宁凡法力自封,也不是随便哪个准圣都能一招制服的。这瘦猴老者却能将他强行关入此处天地,用的绝非等闲手段,而是一种类似于掌位虚空的手段!

  “有趣的小家伙,明明只是仙王,却能看穿老夫风身行迹,更能看出这片虚空天地的奥妙。不过很可惜,你还是看错了一点,这里并不是你以为的掌位虚空,而是一处封号虚空!”

  封号虚空么…

  “阁下何故对我出手?”宁凡平静道。

  平静的原因,是因为并未从这名瘦猴老者身上,感觉出杀意。他能聆听万物之声,对于其他人的善意、恶意,能够轻易感知。

  “你还好意思问!”

  老者没好气地瞪了宁凡一眼,接着道,“小友啊小友,你可知你在区域战的行为,违反了多少天条?你杀那几百号参赛者,是在规则内,这一点倒是无妨,可你偏偏又杀了紫衣宫掌教,以及紫衣宫的仙尊老祖。这二人并未参加擂台战,此事若真的追究起来,小友起码犯了十九级以上的重罪。老夫受过两仪宗南宫神师的恩惠,知你黑魔派是两仪宗的正统香火传承。好不容易黑魔派蹦出一个你这样的仙王,老夫实在不忍看你被废修为、打落下界,故而来此救你。接下来,老夫会带你前往紫族,给紫族的人赔罪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…”

  “紫族?”

  “看来你是真不知道啊!紫衣宫的背后,是紫族!你杀紫衣宫仙尊事小,违反天条的事在老夫这种层次的人看来,也不是你什么大事,但唯独得罪紫族一事,太过严重!若是紫族拿天条问罪于你,就连老夫都保不得你!秘族的底蕴,不是你可以想象的,尤其是北天的秘族,底蕴之强,本就不是其他三天的秘族可比…”老者忌惮极深道。

  “所以呢…”宁凡眉头一皱,他杀人时,并不知道紫衣宫的背后,居然有秘族撑腰。如此一来,杀了紫衣宫的人,就有可能和紫族结仇,这可不是他的初衷。

  “所以老夫会带你前往紫族,给紫族的人赔罪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…多谢前辈好意。不过宁某自认为没有做错什么,故而不想给任何人赔罪。”宁凡沉默少许,终究还是摇头,拒绝了老者的善意。

  宁凡算是看出来了,这名四溟宗准圣来找他,只是想当一回和事佬,并无任何恶意。

  之前杀人时,宁凡并不知紫衣宫的背后,站着紫族这种庞然大物。没有人愿意无端得罪一个秘族,可宁凡并不认为自己维护黑魔派有什么错。

  是紫衣宫的人有错在先,屡屡欺凌黑魔派。宁凡所做的,只是一种还击。就算事先知道此事有可能得罪紫族,该杀的人,他还是一个都不会放过。若紫族明辨事理,自然不会怪罪于他;若紫族不讲道理,那么他就更没有必要低声下气赔罪了。

  “有趣的小家伙,听了紫族的大名,居然还能不为所动,真不知该说你有骨气呢,还是该说你无知…罢罢罢!为了保住你的命,给黑魔派留一个宝贵的仙王强者,今日老夫就算是捉,也会将你捉到紫族赔罪的!紫族的霸道,不是你可以想象的!年轻人,要记住,人生于世,该低头时就得低头,太过刚强,只会被风吹折!”

  封号之器,现!

  但见老者双手一合,天地间顿时狂风大作,烈烈风中,一个巨如山岳的青色风袋忽然出现,口袋一张,朝着宁凡所在位置发出滚滚逆风,吸力无穷,欲将宁凡吸入袋中!

  “先天中品法宝?不对,此宝不是实体!”

  丝丝危机感,陡然出现在宁凡心中。几乎在他看到风袋的瞬间,整个身躯便化作一道流光,一瞬飞出无数距离,闪避出了风袋攻击的范围。

  宁凡闪避的速度极快,闪避的距离也很远!但那风袋的神通,却似乎可以无视空间距离,无论宁凡逃到哪里,都能捕捉一般,诡异至极!

  但见天地之间灰芒大作,下一个瞬间,明明已经逃开的宁凡,硬是被风袋无视空间距离,吸入袋中。

  他,竟被瘦猴老者一个照面拿住!这瘦猴老者,分明是一阶准圣中的顶尖高手!

  风袋捉住宁凡后,便飞回瘦猴老者手中,变回本相,是一个巴掌大小的灰色布袋。布袋中,宁凡尝试着挣脱。可惜,挣脱无用!

  以他此刻能够动用的法力,不使用特殊手段,根本无法从风袋之中脱困。

  “不错的小家伙,一瞬间逃脱的极限速度,几乎不弱老夫风遁神行术多少了。可惜老夫的有些特殊,任你逃得再快再远,只要立身之地有风,都能借由风力,一瞬间将你吸回口袋;且一旦吸入口袋,除非你有准圣修为,否则根本逃不出来。小家伙,你还是认命吧,跟老夫走一趟紫族,老夫保证,只要你和紫族低头认错,老夫定会保你性命,不会让任何人伤你…什么!”

  瘦猴老者正对着风袋劝说,忽然目光大变。

  却见!好端端一个风袋,忽然被无数荆棘刺穿,大量的荆棘刺穿风袋,强行生长出来!

  那不是普通的荆棘!

  以瘦猴老者的阅历,一眼认出,这些荆棘居然和某本古籍中提到了很像!

  “莫非!此子竟是那种传说鬼花的契约者!不好!”

  嘭!

  又有更多的树枝刺穿风袋,强行生长出来!

  那是吸魂树的树枝!

  更有无数准圣级攻击,在风袋内蛮横释放。最终,风袋不堪重负,终于被吸魂树打爆,碎成无数布片,而后布片化为清风,消散。

  宁凡站在吸魂树人的肩上,从风袋内一路打了出来,脱困!

  “真是不可思议,你一介小小仙王,竟然身怀准圣级别的不灭鬼卒!”瘦猴老者苦笑道。

  “我知前辈此行是一番好意,不过我与紫族的事,还望前辈不要管了。”宁凡道。

  瘦猴老者深深看了宁凡一眼,忽然大笑,“好好好!南宫神师后继有人了!两仪宗后继有人了!你,很好!你与紫族的事,老夫不管了!至于你在区域战触犯的天条,老夫帮你兜着!但,下不为例!天条就是天条,在你真正达到老夫这一层次以前,能不触犯,日后还是少触犯得好!”

  仍是长辈对待小辈的口气!

  实际上,这瘦猴老者硬要说的话,算是那位南宫神师的记名弟子,是两仪宗的老辈人物;两仪宗又是黑魔派的前身,硬要算的话,瘦猴老者确实是宁凡的老前辈。

  黑魔派有着护短的传统,这传统,其实早在两仪宗的时代,就有了,一直传承到黑魔派的年代。

  若非有这层关系,这种传统,以准圣对于红尘因果的忌惮,瘦猴老者绝对不会自找麻烦,跑来掺和宁凡与紫族的事情。

  “前辈是自己打开封号虚空,放晚辈出去,还是等晚辈自己打碎虚空走出去。”宁凡语气十分客气,但这种客气,却带着疏离。

  显然对这种上门就要捉人的老前辈,宁凡没有多少好感,喜欢不起来。

  “有趣的小子,你这是什么口气?这是在生老夫气?怪老夫一上门就要捉你?”

  瘦猴老者一愣,继而哈哈大笑,“有性格!对老夫的胃口!也难怪你对老夫不喜了,任谁一见面就要捉你,你都不可能对他有好感的,若你对老夫态度感激,老夫反而要怪你虚伪了。我两仪宗的传统,做错了事情就得补偿!就算身为长辈也不能例外!无论如何,老夫都对你出手了,补偿的话,等下给你,不过现在老夫有点事情要和极冰那老东西聊聊,补偿的事,先放一放…”

  说话间,瘦猴老者原本懒散的目光陡然一厉,大手一抓之下,天地间顿时狂风大作,有无数冰雹一样的小冰渣,被狂风抓出,狠狠捏碎。

  宁凡目光微微一诧,诧异的不是这些小冰渣,实际上,这些小冰渣的存在他早就察觉了,并看出了这是一种类似于窥天雨术的感知秘术,宁凡甚至感知得出,是谁在利用这些冰渣监视自己。

  是白魔宗的沉睡准圣!

  自从宁凡在区域战闹出动静后,白魔宗的准圣便开始暗中观察他!

  宁凡诧异的,是瘦猴老者居然会出手捏碎这些冰渣,此人难道不怕和白魔宗准圣交恶吗…

  “极冰!你平日里如何算计黑魔派掌门令,老夫不管!但此子是我两仪宗正统传承所在,你若敢对他不利,便是与雷某为敌!后果自负!”

  似威胁,似警告!

  …

  同一时间,远在白魔宗沉睡的极冰上仙,骤然喷出一道血箭。

  “雷泽老狗,你好胆!居然管我两仪宗的闲事!真以为当年成了南宫神师的记名弟子,自己就算是两仪宗门徒了吗!你是外人,只是一个外人!狗屁的两仪宗传统,轮得到你吗!以为有一个封号就天下无敌了吗!这笔账,本仙记住了!你等着!等着!”

  极冰上仙恨声道。

  …

  “好了,烦人的苍蝇赶走了,跟老夫去一个地方,老夫送你一些礼物,作为补偿!”雷泽老祖笑道。

  “不去。”宁凡摇摇头,他对雷泽老祖的补偿,一点都不感兴趣。

  “真不去?那个地方可是有不少材料,可以制作不灭鬼卒哦?”

  “…什么地方?”宁凡目光一动,显然对雷泽老祖所说的地方很感兴趣。

  “光族的禁地!去不去!”

  “不去。”宁凡无语,一族的禁地,是他这种外人可以随便去的么!

  他杀了紫衣宫的人,已经有可能得罪紫族了,再跑去光族禁地,万一又得罪光族怎么办?他不怕事,但也不想无端惹事!

  “老夫知道你在担心什么,你放心,光族的禁地出了点变故,里面多得是凶物可以灭杀,制作不灭鬼卒的材料要多少有多少。你去了以后,可以随心所欲击杀那里的凶物,不仅不会得罪光族,反而会得到光族的好感。那些凶物可是令光族十分头疼呢…”

  “不去。”

  宁凡对雷泽老祖并不信任。

  万一跑去了光族禁地,被雷泽老祖算计一番,和光族结成死仇怎么办…

  他对北天一点都不熟,不能不把人心往丑恶的方向想。

  “…好吧,你既然不想去,老夫也不强迫你。是你自己不要补偿的,可不要怪老夫违背两仪宗的传统。哎,老夫本来还打算帮你击杀点凶物,制作第二具准圣鬼卒呢…”雷泽老祖在准圣鬼卒四个字上,故意加重了口气。

  “…”可惜宁凡依然不为所动。他若想要其他的准圣鬼卒,他可以自己做,而不是跟一个一面之交的人去做。

  “算了算了,你赢了。警惕心这么强,老夫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!爱去不去!”

  雷泽老祖懒得理会宁凡了,解开了封号虚空,二人回到外界,出现在庭院中。

  雷泽老祖正打算离开此地,返回四溟宗本部,忽然储物袋中传出警报的声音。

  滴滴滴!

  “真是头疼,又有什么地方出事了…”

  雷泽老祖取出了随身携带的星空水晶仿制品,随意扫了一眼,而后轻咦了一声。

  事情就是这么巧!

  他前一刻刚和宁凡提到光族禁地,后一刻,光族的禁地就出事了。

  叮叮叮!

  又有一个传音玉令响了。

  雷泽老祖大感头疼,不用看,他就知道是谁在联络他的传音玉令。

  这个传音玉令,只有四溟宗的掌管者——通天古帝知道。

  雷泽老祖懒散地打开传音玉令,也不避讳宁凡。于是,宁凡听到了玉令中,传出的通天古帝声音。

  “雷老,遇到了点麻烦,火老和石老都在界河防守,这件事只有你能够处理了…”

  “不去!老夫又不是光族的下人,他们的禁地出事了,为什么要我去!”雷泽老祖口气十分任性,十分不卖通天古帝面子。

  “哎,光族的准圣都在界河参战,族内只有一些仙帝…的最底层,不是普通仙帝进得去的…雷老,这件事只有你能办了。若你不去,被困在地渊里的人,麻烦可就大了。那个唯一和石兵八阵产生过共鸣的小丫头,也在那里。”通天古帝为难道。

  “什么!遗世宫的四小姐也在那里!这下可真是头疼了,石兵八阵是我北天的根基,此女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若她在光祖地渊出事…哎,看来老夫真得走一趟…”

  “呵呵,有雷老出面,这件事我就放心了。”

  挂了传音玉令,雷泽老祖难得地露出了认真工作的表情,打算走一趟光族了。

  遗世宫的四小姐身份有点特殊,以往遇到困难,他时常出手相助;同样的,一些同样身份特殊的北天天骄,一旦遇事,基本也都是他在施救。

  若没有宁凡掺上一脚,这一次的事,也只会是一件发生过无数次的普通救人事件。

  可因为此事与遗世宫四小姐有关,宁凡不掺上一脚,那是不可能的。

  遗世宫四小姐,那可是北小蛮!

  “前辈,你有光族的星图吗,给我一份,我带你去光族。”宁凡皱眉问道。

  “呃,你想通了?打算去光族制作不灭鬼卒了?不过很可惜,光族禁地出了点问题,十分危险,暂时不适合带你进去制作鬼卒…”

  “我的速度比你快,我带你去光族,省时间!制不制作鬼卒无所谓,先去救人!”宁凡解释道。

  “什么!你说你的速度比我快!那不可能!风修最擅长的就是速度!你怎么可能比此代风伯速度更快!老夫不信!”

  于是,不信邪的雷泽老祖将光族所在位置,告诉给了宁凡。

  于是,几乎只用了十息,宁凡便带着雷泽老祖,跨越亿万星河,来到了光族!

  六道传送门!宁凡的原创!最快传送!

  “什么!这是古魔魔腔!不,不对!这是你自创的传送术!太快了!就算是古魔魔腔也不可能十息走这么远,起码也得几十息…你小子,真的是一个仙王吗!”雷泽老祖深受震撼。

  “…”宁凡没有和雷泽老祖多做解释。

  他甚至连雷泽老祖的名字都懒得问。

  以宁凡日渐精深的卜道修为,倘若北小蛮真有生命危险,他会心血来潮,甚至直接轮回预知。

  既然没有这些反应,证明北小蛮此行不会有生死危机。又有雷泽老祖这等准圣出面,按理说就算他不管北小蛮,也无所谓,北小蛮总会被救的。

  但已经听到北小蛮有麻烦,宁凡又怎么可能坐视不理。

  他不知道光族禁地发生了什么变故,但若是那里的凶物敢伤北小蛮半指,他不介意把里面的凶物屠戮一空!

  “喂!小家伙,杀气外露了!这里可是光族,你爆发这么强的杀气,难道是想骗老夫,带你来屠光族!对,你肯定是听了老夫和通天小子的谈话,知道光族现在没有准圣坐镇!小子我可警告你啊,光族为了北界河的战事,战死了无数人,就算你是老夫的后辈,是两仪宗的传承者,老夫也决不允许你对光族下手!”雷泽老祖正色道。

  “…你想多了。”宁凡虽然懒得理会雷泽老祖,但也不想造成太多误会,难得地解释了一句。

  几乎在二人现身此地的瞬间,就有数十名光族修士朝此地聚集而来,一见来人是雷泽老祖,顿时大喜。

  “是雷老!他又来帮我们镇守地渊了!太好了!”

  “哼!少废话!快带路!这一次是哪个地渊入口出问题了?”雷泽老祖不近人情地冷哼一声,却又关切地询问道。

  直到这一刻,见识到雷泽老祖的外冷内热,宁凡才算对此人有了一丝好感。

  “是这个方向的地渊入口出事!”

  不待光族之人回答,宁凡已经先回答出来了。

  他的雨念感知太强大了,在他到来的瞬间,就已经散开雨幕。

  现身此地已经十余息了,这么多的时间,足够宁凡打探出很多事情。

  “小子!不要胡言乱语!地渊入口的封印十分厉害,从外面根本感知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!就连老夫这等准圣都感知不到这种事情,你怎么可能感知到!”

  雷泽老祖没好气地责备了宁凡一句。

  不过下一个瞬间,光族修士们就打脸了。

  “雷老错怪这位道友了,这位道友说的是正确的,确实是这个方向的地渊出了问题…嘶!这位道友居然在召唤古魔魔腔!他去了哪里!他的身份究竟...什么!封印传来感应了!有人无视封印,直接进入到地渊内部,难道是那位道友…”

  没有理会这些光族修士!

  一经确定了出事地渊,宁凡直接开启了六道传送门,无视地渊封印,直接传送到地渊内部。

  他并不知道,自己的行为,又一次震撼到了雷泽老祖!

  “光祖地渊的封印,就连老夫这等半步踏入二阶的准圣都无法无视,此子居然可以无视封印!他发明的究竟是什么等级的传送术!太可怕了!”

  没有太过耽搁,雷泽老祖紧随宁凡之后,在光族修士的帮助下,穿越层层封印,进入到地渊…

  当他成功穿越几百层地渊封印,距离宁凡进入地渊的时间,已经过去了整整半个时辰…宁凡早就先他一步,不知跑到了地渊哪里…

  :,,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