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010章 修魂者

第1010章 修魂者

  那冷笑也只一声,似是从地底极深处传出,继而便淹没在了草原混乱声中。◎,

  无数南疆修士惊怒不已,毫无疑问,又有三焰卫入侵南疆草原了!入侵者定是事先在武试召火符动了手脚,使得无数碎念火魂产生暴走,此事并非没有先例!数千年前,天水草原同样出了一场火魂暴动,再上一次,则发生在七万年前,更遥远的历史中,还有不少这样的事情发生过,对于大卑部落而言,每一次火魂暴动,都意味着一场浩劫。

  此地修士一面四下逃窜,一面纷纷朝地底散出神念,可惜大部分人神念有限,探入地底一定深度后,便会被厚重的地气所阻,困难重重,无法继续深入。也有强者自恃神念强大,强行朝地底探入,却在看清地底之物以后,纷纷受到攻击,识海重创,狼狈吐血,神情俱是骇然。

  “真的是石焰入侵!且来人竟带着百里石龙,极可能是某个石焰魔子来到了此地!”

  “如此说来,之前镇压宁姓外修的火山神通,果然是石焰贼子搞得鬼吗,但刚刚我等也探查过地底,并未发现隐藏者…”

  “不要把神念探入地底,石焰一脉的石龙专吃神念,便是仙尊也要小心应对的!”

  “普通三焰卫根本无法离开凶域范围,来人绝非等闲,必须速将此事报知圣山!”

  但就算向圣山禀报此事,也要等上不少时间,才会有圣山强者赶来此地,在这段时间里,南疆草原必将死伤无数!

  少数人的惊呼声,很快便被四面八方的血腥惨叫所压过。随着碎念火魂四散展开杀戮,越来越多的人,死在了碎念火魂手中,整个草原火光冲天,尸骨遍地。

  宁凡眉头紧皱,这忽然产生的变故。同样让他有些吃惊。仗着神念强大,宁凡朝地底窥探了一番,地底至深处,一片黑暗,看不清具体,更有幽冥一般的蚀骨阴寒,侵蚀着神念,使得修士无法长时间将神念维持于地底。

  以宁凡的感知力,隐约觉察到在那至深处。有什么巨大无比的神秘生物盘踞着,其身型可绵延数百里土地,且其周身似有一股力量,隐约间竟能与此地大地融为一体一般,给人一股异常厚重的压迫感。唯一可惜的是地底太暗,使得宁凡无法看清这巨型生物的模样…

  那巨型生物对神念的感知,尤其敏锐,以宁凡雨术之隐蔽。竟忽而引起了它的一丝警觉,虽说无法准确捕捉宁凡雨术神念的方位。那巨型生物还是凭借本能朝四周展开神通,展开了无差别的攻击。

  霎时间,宁凡只觉得有一股炽热气息朝着自己的神念袭来,继而识海便传来焚灭般的剧痛,倏忽之间,沉入地底的一丝神念。已被那巨型生物不知用什么手段灭掉,那过程太快,以至于宁凡甚至来不及收回探查地底的一丝神念。

  好在宁凡行事小心,沉入地底的神念极少,故而损伤近乎于无。与那些吐血重伤的南疆修士相比,已算是极其幸运。

  宁凡神情极为凝重。

  地底隐藏的巨型生物,非同小可,竟能带给他一丝压迫感,远比草原上四处肆虐的碎念火魂强横,恐怕起码有着万古仙尊的实力,甚至更强!

  那巨型生物分明极强,却为何不现身于草原之上,而是藏在地底?是无法现身,还是不愿,抑或是另有隐情。听一些南疆修士的惊呼,好似说了什么百里石龙,莫非指得就是地底盘踞着的巨型生物…

  那巨型生物体内,似乎藏着不少修士,气息不下百道…这些隐藏之修,莫非便是三焰卫中的石焰修士么…

  “哦?是个外修仙尊么?据一些空焰卫回报,当日搜查多兰之时,曾在凶域见过一个外修仙尊,莫非就是此人,不知空焰的失手,是否与此人有关。不过此人修为受限,若不毁去刑环,根本不值一提。便是毁去刑环,恢复全盛修为,也不足虑的,毕竟蒙某这次,可是带了百里石龙同行,万古仙尊若至,照杀不误!”

  地底至深处,巨型生物口中,立着一个身形豪壮的修士,微微不屑道,此人五官棱角分明,给人一种坚毅之感,与这坚毅的容貌有些不符的,是他一头枯草般凌乱地白发,以及白得有些不健康的肤色。

  此人的话语,却是神念被灭的宁凡无法听到的。

  此人的身后,追随着上百道火焰燃烧的人影。

  宁凡不再窥探地底,毕竟那巨型生物似乎极为擅长攻击神念,贸然探查,极为不智,只会造成无谓损伤。且与那隐藏于地底的巨型生物相比,正在草原上四处肆虐的碎念火魂们,同样需要处理。

  “前辈救我!”

  多兰尖叫一声,不顾武试的规矩,直接冲入到塔木武试区,试图寻求宁凡的庇护——应该说,如此混乱的时刻,武试规矩早已形同虚设,便是她擅闯武试区,也无人阻挡的。多兰躲在宁凡身后,花容失色,怎么也料不到会被三焰卫一路追杀到南疆草原!

  且为了追杀她,这些石焰卫直接引发了一场火魂暴动,真是好大的手笔!

  这些人不顾一切追杀至此,已经不能用简单的算计来解释了,莫非,她苦苦保守的秘密,被某些大能老怪知道了,才会如此大费周章,算计一个落魄帝女!

  追杀多兰的碎念火魂,共有四头,皆只是碎念初期修为。以多兰的修为,加上重伤未愈的身体,自然远远无法抗衡的。

  四头火魂灵智不高,但却有着近乎野兽的本能,隐约察觉到宁凡身上的危险气息,一时间竟不敢靠得太近。

  其中一个碎念火魂忽然向前一步,用并不熟练的语言,对宁凡道,“交出…这个女人…我等…饶你不死…否则…杀!”

  多兰死死抓着宁凡的衣袖,生怕宁凡怕了眼前的危险。弃自己于不顾,毕竟宁凡见死不救,是有先例的。

  实际上,宁凡对于多兰的生死确实不关心的,不过今日之事,他不介意顺带救一救多兰的。也并不是出于善心。只是想趁着此地混乱,多击杀些碎念火魂罢了。

  自然也就不会理会几个火魂的威胁了。

  “那巨型生物既不现身,便暂时无需理会。如今武试尚未结束,便适逢乱局,出现了大批的碎念火魂,若我所料不差,这些忽然出现的火魂,极可能就是失效的上品召火符所无法召出的那批火魂。不知斩杀这些火魂,是否会计作武试分数。若真能如此,我倒是可以趁此乱局,一举令武试分数达到第一!”

  南疆出了大乱,其他人都想着如何保命逃生,宁凡却还记着夺得小比第一的事情。

  见四头碎念火魂不敢逼近,宁凡撇下多兰,身形主动暴冲而出,直接朝四个追杀多兰的碎念火魂迎上去。

  四魂眼见宁凡竟敢主动欺近。皆是大怒,顿时便展开了神通。一式式火行神通朝宁凡打出。

  宁凡自是不惧,交错的一瞬间,已仗着魔火厉害,与四头碎念火魂各自对轰了一记,其结果,却是一人四魂平分秋色。无法在火焰之上分出胜负。

  “好高的火焰抗性…”

  宁凡轻咦了一声。四头火魂火焰抗性太高,如此一来,纵然他的魔火厉害,达到十二昧真火的级别,以火攻火也绝不会是上策。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。

  “以前辈的魔火之强,竟奈何不了这些碎念火魂!不对,这些火魂被合魂术加持了,故而火抗才会特别厉害!”多兰忽然有了发现,惊呼了一声。

  她这一出声,宁凡才注意到,四头碎念火魂身上,附加着一股极为隐晦的药魂力量,能大幅提升火焰抗性。

  内心顿时了然。

  原来如此,是有人使用了合魂术,才令此地火魂火焰抗性大增!

  根据宁凡的了解,大卑人天生携带药魂出生,对于药魂的运用与领悟,绝非四天炼丹师可以比拟。此地不仅流传着诸多外界难寻的药魂魂技,在大卑,更有着一类极为特殊的秘术,名为,乃是大卑修士的独创!可利用自身的药魂力量,以特定手段,给他人形成魂力加持。

  被魂力加持的修士,身上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附加效果,有增益类的,如修为提升、五行抗性提升、速度提升;也有减损类的,如迟缓、中毒、法力加速损耗、眩晕…具体是何效果,与施术者的药魂特性息息相关。

  宁凡曾与三焰卫交手,那些三焰卫使用的合魂术,便属于增益类,效果是合众人魂力,暂时提升单一修士的修为。

  邪羊部少族长鲜于纯,所擅长的合魂术,就有些逆天了,据说可以给敌修群体附加数十个不良状态,属于减损类的技能,且放在减损类合魂术之中,也算是独一无二的了,故而才会被南疆修士所忌惮。

  而这些碎念火魂身上的火抗提升,毫无疑问,是有人为它们加持了增益类合魂术!如此一来,纵然宁凡魔火强大,也很难单凭魔火,战胜这些碎念火魂了。

  “不过如此…”四头火魂看待宁凡的神情,有了蔑意,杀意更甚。

  见魔火行不通,宁凡也不强求,登即收了魔火,一翻手,取出一株尺许高的嫩青松苗,向天一祭,顿时,松苗便在空中迎风而长,化作一棵巨松,其上松针,皆是飞剑,密密麻麻,不计其数!

  正是四帝罗汉松!

  此松在他的诸多法宝中,已经算不上最强,但对付眼前的局面,却已足够。

  “木系法宝…”四头火魂丝毫未将四帝罗汉松放入眼中。

  木生火,生克之间,他们占尽优势,何惧此宝!

  然而事情的变化,却让四头火魂的眼中有了人性化地恐惧!

  但见宁凡一道指诀打出,顿时便有三千万剑芒,从那巨松之上飞出,浩瀚的飞剑如同汪洋大海,几乎将此地整个天空覆盖,使得不少亲眼看到这一幕的南疆修士。倒吸冷气。

  “飞剑遮天!那宁姓外修究竟有多少飞剑,竟直接以飞剑遮蔽了苍穹!”

  “并不只是数量多而已!几乎十把飞剑中,便有一把可入仙剑之列!”

  “其中竟还有这么多后天仙剑!”

  多兰离得最近,故而看得更清,在那遮天剑海之中,有九道剑光最为凌厉。那是九把十二涅仙剑!

  “宁前辈好大的手笔!”多兰惊讶地合不拢嘴。

  便是圣山仙尊、仙王,也没有几人拥有这么多十二涅法宝吧,难道外修仙尊都是这般多宝么。

  对于仙尊之战,一件十二涅法宝便足以影响局势,对于碎念之战,拥有十二涅法宝的人,几乎没有败北的可能。那四头碎念初期火魂,论修为还不如宁凡单一的古魔修为强大,论法宝。就更加无法相比了。这一交锋,自是毫无悬念。随着宁凡剑诀一掐,顿时便有无数剑光从天而落,将四头火魂灭杀于重重剑海之中。

  整个过程,不超过十息!

  宁凡看了看自己的骨牌,斩杀四头碎念火魂,他的武试成绩果然增加了四千分,同时收获的。还有四枚碎念火晶。

  可惜还不够,想夺得南疆第一。需要更多的分数!

  “跟紧我!”

  宁凡面无表情,似斩杀四头碎念火魂,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,身形一晃,朝着场外的塔木族人处飞去。一同移动的,还有那遮天蔽日的三千万剑之海洋!

  如此混乱时刻。多兰哪敢离开宁凡身边,自是宁凡飞到哪里,她便跟到哪里。

  此刻,暴动的碎念火魂已朝着南疆范围扩散开,所过之处。草原上火海连天,且有更多的杀戮不断产生。塔木部群修同样被一头碎念火魂盯上了,族人四散而逃,却还是有六七人死于火魂之手。

  族长塔格里眼见一个又一个的族人陨落,内心悲痛,如在滴血,这里的塔木族人,都是小比的参比者,是族中精英,随便哪个人死去,都是塔木不可挽回的损失,对本就人丁不丰、强者稀少的塔木而言,更是天大的打击!

  塔格里只恨自己修为不足,恨不能斩杀这些火魂,恨不能保护同行的族人,恨不能将此次火魂暴动的幕后主使碎尸万段!

  然而悲哀的是,就连他自己,都被那碎念火魂盯上了。

  会死!

  当那碎念火魂扑来之际,塔格里只剩下这个念头,脸上满是绝望不甘,他大吼一声,双目血红,正欲引爆元神,与那碎念火魂拼命,却忽然有一股柔和的力量,止住了他的元神燃烧。

  继而便是铺天盖地的剑光,从天斩落,将前一刻还杀气腾腾地碎念火魂,轻而易举斩成肉泥!

  塔格里猛地抬起了头,不只是他,所有逃窜的塔木人纷纷停下了脚步,抬起了头,看到了那个踏天而立、杀碎念火魂如屠狗的身影。

  “多谢前辈出手相救!”塔格里等人的悲痛之色渐消,取而代之的是感激,是狂热,是对宁凡的疯狂崇拜!

  这是一个能在绝境中力挽狂澜的人,若无此人,塔木参比者定会死得一个不剩!

  此人,是塔木的恩人!

  “一万分了…”

  对众人的感谢,宁凡只是淡淡点头,扫了一眼骨牌,又对塔格里等人平静道,“跟紧我!”

  言罢再次飞向其他方位。

  塔格里等人不敢怠慢,马上随多兰一道,躲在了宁凡的后面,跟着宁凡东奔西跑,四周草原之上,因为碎念火魂的疯狂杀人效率,已看不到多少活人了,唯有宁凡还在肆意横行,视那四方火魂有如无物。

  一万一,一万二,一万三…一路猎杀碎念火魂,宁凡的分数不断上涨,这分数,早已足够拿下武试第一,却还是一路斩杀着碎念火魂,朝着邪羊部所在飞去。

  此刻,稍有实力的幸存修士全都聚集在一起,邪羊部幸存之修也在其中。

  监管南疆小比的尸魔圣使,同样在此,俨然成了群修之首。他将大部分幸存强者整合在一起,联手对抗碎念火魂,不求斩杀,只求拖延时间。减少伤亡,以撑到圣山救援到来。

  至于碎念火魂会不会朝着整个南疆草原四散,就不是尸魔圣使能够阻止的事情了。以他区区碎念初期的修为,在这场动乱之中,能够发挥的作用十分有限。

  好在此次小比是在召风部举行的,危急关头。召风部直接召唤出的族中的守护尸魔,赫然也是一头碎念初期的尸魔!

  如此一来,南疆修士这边,也算有了两名碎念坐镇,可惜都是碎念初期。如此实力,足以让这些幸存修士短时间内保命,但时间一长,麻烦就来了。

  觉察到此地强者聚在一起,越来越多的碎念火魂开始朝此地合围而来。

  五头。六头,七头…十一头!

  此刻,十一头碎念火魂,其中甚至包括四头碎念中期,围攻着以尸魔圣使为首的众人!

  召风部、邪羊部等部竭尽全力,也只能配合尸魔圣使结下大阵,在众火魂的进攻之下勉力自保,但随着袭击火魂不断增多。尸魔圣使所布阵法不断被攻破缺口,形势已然岌岌可危。

  一旦阵法被破。外面的火魂便可冲入,不知有多少幸存者会被火魂撕碎!

  大阵之内,召风部南之龙面如死灰,哪有之前嚣张姿态。若阵破,他们便需面对十一头碎念火魂的围攻,即便他是舍空强者。却也没有自信能够保命!

  白鬼部白鬼法师,绝望地闭上双眼,他顾不得再去打压塔木了,若命都没了,他讨好楼陀大帝又有何用!此阵一破。他多半难逃一死,那可是十一头碎念火魂啊!

  黑山部、延南部…一个个大部强者灰头土脸,惶惶如丧家之犬,哪有平日里高人一等的姿态。

  反倒是鲜于纯,此刻异常镇定。他不会怕任何人,尤其不会怕石焰的人!

  大乱一起,鲜于纯就被父亲保护起来,带到尸魔圣使这里,明明已经命悬一线,却仍旧不紧不慢地施展着合魂秘术,合众人魂力,对大阵外的十一头碎念火魂展开着攻击。

  不得不说,鲜于纯的合魂术天赋,确实冠绝南疆,明明修为只是命仙,但借了众人魂力后,他硬是给阵法外的十一头火魂,一一附加上了减损类合魂术。

  修为削弱百分之五…

  速度减缓百分之五…

  幻术干扰十息一次…

  识海眩晕十息一次…

  火攻削弱百分之五…

  法力损耗增加百分之五…

  他竟一连给对方附加了数十个减损合魂术!

  鲜于纯不愧是合魂术的天才,普通人附加减损类合魂术,很少有人能附加十个以上减损效果,他却能同时附加数十个减损效果,这才使得十一头碎念火魂实力大损。若非如此,大阵绝对无法维持到眼下这一刻。可以说,阵法内的修士能多活这么长时间,鲜于纯是当之无愧的功臣!

  但可惜,鲜于纯天赋再高,修为却还太弱,怎么也不可能凭一己之力,完全压制十一头碎念火魂的。即便有众多老怪相助,他也只能稍稍削弱碎念火魂的实力,想要大幅限制,却是无法办到的。

  嘭!

  阵法薄弱处,忽得被一头碎念火魂撞开一个缺口,一个接一个的碎念火魂从那缺口处,进入到大阵之内!

  阵法内的修士俱是面色大变,几乎只一个照面,便有十余人被冲入的碎念火魂灭杀。

  尸魔圣使猝不及防之下,受了不轻的伤,他带着召风部的守护尸魔,苦苦硬撑,却也只能拦下对方数头碎念火魂,余下的碎念火魂则在阵法之内大肆杀戮。

  远处,更多的火魂还在逼近,围攻尸魔老者的火魂越来越多,随着时间推移,召风部守护尸魔被几头火魂联手灭杀,尸魔圣使终于有了退意。

  “火魂暴动,已不可阻,圣山救援,怕也赶不上了…只能放弃这些南疆修士了么!”

  尸魔圣使目光一狠,忽然冲出阵法,撇下众人不顾,独自逃走了。他这一走,众人之中再无碎念,面对火魂更加没有反抗之力了。一些情绪激动地修士,直接破口大骂,气愤尸魔圣使的临阵脱逃。

  然而数息之后,便有一声惨叫从远处传来,赫然是那尸魔圣使的声音!

  却是那尸魔圣使逃到半路,被一头半步万古境界的火魂拦截,几个回合便被生生拧掉了头颅!

  “谁也…逃不掉!”那半步万古的火魂声音沙哑蔑道,翻手打出一道火光,便将尸魔圣使的尸身焚成灰烬。

  群修骇然!

  连碎念初期的尸魔圣使都逃不掉,他们这些修为更弱的,更加没有逃生希望了!

  “父亲,你先走,孩儿给你断后!快走!”

  四下火魂肆虐,鲜于纯眼中有了疯狂之意,眼见一头碎念火魂扑向自己的父亲,顿时不要命地挡在父亲身前,也不知使了什么神通,周身竟忽然石化一般,直接以肉身挡下了那碎念火魂的攻击。

  一击之后,鲜于纯吐血狂退,面色更是苍白到了极点,隐约更有修为跌落了趋势。

  邪羊部族长内心震动,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能以命仙修为,拼死挡下碎念一击。他更没想到…这个傻儿子,会在生死关头,挡在自己前面。

  吼!

  那被鲜于纯阻挡的火魂一击不成,恼羞成怒,再次扑来,鲜于纯顾不得擦去嘴角血迹,再次挡在了父亲面前。

  预料中的痛楚没有传来,一道白衣身影,忽然从天而降,挡在鲜于纯的前方,随手一击,便化解了碎念火魂的攻势。

  再一指剑诀,顿时引得无穷剑光从天斩落,将那火魂轻易斩杀,又一块火晶到手。

  “师父!”鲜于纯目光感动不已,他这是被最最敬仰的师父救了么!

  宁凡却没有理会鲜于纯的呼喊,自顾自地开始在此地展开杀戮,引起了一众碎念火魂的恐惧。

  眼中,则有了一丝顿悟!

  当鲜于纯舍身挡在父亲跟前时,宁凡再一次有了心劫降临之感,并不是一闪而逝,而是真要降临一般!

  通往舍空中期的心劫!

  “我的第一次心劫,因诺而生,第二心劫虽说还不明确,却也能摸到一些端倪了…可惜,现在不是突破之时!”

  宁凡将这突如其来的心劫压下,继续灭杀火魂,地底巨型生物体内,那白发壮汉皱了眉头,对身后之人吩咐道,

  “此人身后躲藏的,便是楚烈多兰!你们去,将此女搜魂灭忆,务必弄到我们需要的东西,而后灭口即可…若这名外修阻挡,一并杀了,此人有不少十二涅仙剑,小心应付!”

  “是!”

  白发壮汉身后的上百道人影,一个个从原地消失,同一时间,草原大地之上,宁凡四周附近,忽然冒出一个个裹在火焰中的修士人影。

  这些人单一修为都不算高,大多只是渡真初、中期的样子,只有少数几个达到舍空修为。然而合阵而列,所激发的气势,竟不亚于弱一些的万古仙尊了,简直匪夷所思。

  更古怪的是,这些人一出现,原本灵智低下、胡乱杀人的火魂们,忽然好似有了操控一般,纷纷朝宁凡所在疯狂赶来!

  “前辈小心,这些人是石焰一族的战魂师!他们修为或许不够强大,但随便一人药魂之强,都可一战碎念的!若这些人合魂一处,则更加可怕!对于战魂师,切不能以修为去评判实力,他们修的,已不是那一身修为,而是魂!”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