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176章 北天!北天!

第1176章 北天!北天!

  “小子,你最近的气息似乎很不同啊,是不是掌握了某种强大的位界挪移术?可不可以带我去一趟西天?”

  “不,你感知错了,我没有掌握那种等级的位界挪移术。”

  “臭小子,你居然骗我!你明明就会!你明明就会!”

  “前辈且耐心等待,等晚辈办完了北天的事情,会抽个时间带前辈飞去西天的!”踏入六道传送门的一瞬间,宁凡微微一笑,对牛满山传音道。

  “啊啊啊!要等多久,你倒是说清楚啊!臭小子,不,宁小友,你先别走,先等等啊啊啊!”

  …

  直到最后,牛满山还梦想着前往西天,去寻找当年的尼姑老情人。可惜,宁凡并不打算浪费时间,带牛满山飞去西天。

  倒不是宁凡不想帮忙,让牛满山欠一个人情,而是他的六道传送门才刚刚习得,手法上还存在很多问题。

  虽说有黑风葫芦的血灵帮助,可宁凡也只将此术磨合的短短五年而已,时间终究还是太短,如此逆天的位界挪移术,只增加一千多年的熟练度,显然是远远不够的。

  倘若四天界河没有被仙皇层次的封印阻断,这点神通熟练度,或许够用。

  可现实却是,四天界河被一股第四步力量隔断,干扰!以这点神通熟练度飞越第四步封印,宁凡起码有一成左右的几率,会在半路传送失败,被时空之力撕成粉碎。

  而根据宁凡估计,他起码要再增加数十万年的法术熟练度,才能将一成遇险率降低至半成;想要完全规避风险,则需要将六道传送门修炼到大成境界以上。很显然,他没有那么多时间慢慢磨合六道传送门…

  在这种情况下,宁凡肯为了北天的事情,冒一成风险,使用传送,却未必肯为了牛满山寻找旧情人的事情冒生死大险。

  若有可能,他倒是更愿意带牛满山前往北天,可又对牛满山这个人不放心。此人不破坏世界就已经很难得了,你让他和你一起去北天保护世界,难,难,难…

  将此人放在东天,宁凡还能凭借此人与乌老八等人的父子关系,看住此人,不让此人破坏世界。

  北天则不同,那里似界河之乱最严重的地方,是引发此次界河之乱的幕后主使所在之地!倘若到了北天,牛满山被界河之乱的幕后主使者蛊惑,直接倒戈反水,宁凡岂不是要多一个大修级别的敌人…

  “暗族从东天举族消失,基本可以确定是去了北天。暗族老祖是远古大修,只这一点就能断言,北天的局势,绝对比东天严重无数倍。此事背后,似乎还有封魔巅的影子,封魔巅的背后,已经确定的就有一个大修级别的黑翼大魔,曾跑到神墓惊天一吼。不知除了这黑翼大魔外,还有没有其他的大魔级老怪…”

  “暗族、封魔巅为何要挑起此次界河之乱?背后是否还有其他不明势力介入?十大秘族中,会不会还有其他秘族,背叛了紫斗仙域…希望这一切是我多虑吧…”

  “乱古师父复活之后,没有留在东天,或许是去了北天…”

  传送路上,宁凡眉头紧皱,对于北天的局势并不持乐观态度。

  …

  北天仙界,世人又将它称作北溟。溟着,海也。明明是四天,却也以海为名,当真古怪之极。

  修真界还有一种说法,南天尚道,北天尚术。说的是北天修士崇尚法术、杂术的研究,南天修士崇尚道的研究。

  但这并不是说北天修士就真的对道之一字不感兴趣了。

  此刻,北天一颗名为龟仙星的下级修真星上,就有一个碎虚老怪,在给门徒开坛讲道。

  那个碎虚老怪姓楚,人称楚道人,在龟仙星附近,名声颇大。让他名声响亮的原因,自然不可能是他的碎虚修为,而是他的道悟,他的身份。

  据传言,此人出身于,家世显赫。

  又传言,此人修为虽然不高,但其道悟甚至比一些命仙老怪还要高深。

  还有一种传音,此人其实不是碎虚修为,而是一个隐藏修为的第二步老怪。持这种观点的人,是因为曾亲眼见过有一名北天渡真寻此人晦气,却被此人惊鸿一现的气势吓跑。

  在龟仙星修士的眼中,楚道人的身上有无数谜团,是一个不可招惹的前辈高人。

  楚道人平生最爱出门访道,开坛传法。即便现如今,北天局势不容乐观,各宗各派都处在兽潮降临的恐惧之上,楚道人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:只要头颅一日尚在,便在求道一日,不可懈怠!

  “楚前辈,我们北天明明是天,是星空,为何又有人将我们称作北溟,溟不是海么,可浩瀚星空中,哪有半滴海水,何故以海自居?”高坛下方,一个龟仙星本地的元婴修士大惑不解,举手提问道。

  “这个问题问得好,其实不只是你在思考这个问题,很多北天名宿都在思考这个问题。老夫自可以破碎虚空后,便游历天地,拜访过很多名师,也得到过很多不同答案。在老夫的本家楚家,流传着这样一种观点,认为四天崩溃以前,北天并不是一片星空,而是一片海洋,只是因为天地崩溃的缘故,海水最终干涸,消失无踪;不过这只是小众的观点,和我楚家持相同观点的人并不多。更多的北天老怪认为,北溟其实是用了通假字。何谓通假?溟者,通冥。北天的星空,不正似茫茫幽冥吗?”楚道人耐心讲解道。

  “原来如此,原来关于北溟一说的来历,有这么两种不同观点。前辈既然出身于,想必也是持前一种观点吧?”又有人问道。

  “不,老夫并不认为,北天曾是一片海…”

  “那么前辈是持后一种观点了?”

  “也不是…老夫同样不认为,古人将北天称之为溟,是一种误用…”楚道人又摇头了。

  “莫非前辈关于北溟一说的由来,还有第三种观点?”有人好奇问道。

  “是还有第三种观点,但这一观点,并不是我提出的,而是某个光族前辈提出的…”楚道人提到光族,忽然讳莫如深,止了口。

  “光族,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势力呢,我们北天有这个族群吗?”不少龟仙星修士疑惑道。

  “…”楚道人却只沉默,对于光族二字只字不提。他并不想将关于秘族的事情,透露给北天低阶修士。

  “前辈还是说说第三种观点吧?那名前辈究竟说的第三种观点,究竟是什么?”有人问道。

  “当日我出门访道,偶遇那名前辈,当我提出这个问题,那名前辈只回答了一句话:你只看得见星辰,却看不见大海。世人身处水中,却在一生寻找海水,如何能够寻到?果然,老夫看到的世界,尔等,看不到。”

  楚道人提及第三种观点,面色一阵怅然。

  那名光族前辈看到的世界,他,看不到么…前辈眼中的星辰大海,究竟是什么样子…

  静。

  整个法坛忽然寂静一片,因楚道人提出的第三种观点而沉默。

  明眼人都知道,楚道人这短短几句话中蕴含了惊天道悟,可以这群低阶修士的悟性,怎么想都领悟不了其中深意,只得放弃。

  最终,所有人都一副怅然所失的姿态,和楚道人之前流露一般无二。

  众人正自怅然,龟仙星上空忽然传出轰鸣巨响。

  陡然间,虚无的星空裂开一道魔气滔天的缝隙。那裂缝越来越大,最终化作一道黑**门。

  “这是…”低阶修士哪里知道这魔门是何物。

  但楚道人何等眼力,一眼便看出,这魔门十分类似于古魔一族的魔腔!

  “难道是古魔魔腔!难道又有哪个封魔巅高手,想凭此术降临兽潮!”楚道人先是一惊,继而目光一缓,犹疑道。

  “不对,不是古魔魔腔,虽然相似,原理却不尽相同。”

  楚道人戒备得看着那凭空出现的黑色巨门,一直看到此门消失,都没有看到有封魔巅高手从门内杀出。

  他正欲松一口气,忽然一声巨响,那黑色巨门居然爆炸了!

  破碎的魔光,一瞬间将龟仙星附近的星空淹没。

  许久,魔光平息,无人知道这爆炸因何而起,就算是楚道人也不知道具体。

  “刚才那一瞬间,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魔门内炸了出来,但又好像是老夫的错觉…”

  “不行,此地发生的事情,有必要给四溟宗上报!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倘若真的是封魔巅高手入侵…”

  念及于此,楚道人哪里还有开坛讲道的心思,将所有听道之人遣散,化作流光飞离了龟仙星。

  他必须立刻赶回大楚世家,以族内法器联系四溟宗!

  幸而大楚世家的真炎星,距离这颗龟仙星并不远,以他万古仙尊的遁速,要不了多久便能赶回。

  “救命,救命啊!”

  半路上,楚道人忽然看到不远处某个下级修真星,散出战火滔天!

  白运星!

  楚道人神念散出,顿时感知到,白运星上空,此刻开启了一个古魔魔腔。

  和之前的神秘魔门不同,眼前的古魔魔腔,是真正的古魔单行魔腔!源源不断的界河兽潮,正从单行魔腔中杀出,在这白运星上大肆杀戮!

  “该死!就在老夫眼皮子底下,居然又发生了第十三起兽潮降临事件!”

  楚道人目光顿时一沉。

  庆幸的是,进攻白运星的兽潮,修为最高者也不过是命仙,更多的只是一些第一步异族,以他的万古修为,要不了多久便能将此地异族侵略者杀光。

  他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半个时辰后,楚道人将此地异族侵略者尽数灭杀,而后击碎了此星上空的古魔魔腔,断绝了更多异族降临此地的可能。

  可就算他杀光了这批异族者,又能如何?

  即便有他出手,此星修士还是有九成以上,被兽潮大军吃掉了,整颗修真星灵脉尽毁。

  根据以往的经验,一颗修真星只要出现一次兽潮降临,便还会出现第二次,第三次…此星不能再住人了,必须封印所有空间通道!

  最终,楚道人以四溟宗传下的封印术,封印了整颗白运星。

  至于此星之上的幸存者,则被他召出星舟,运回了楚家的难民营。

  这已经是第十三批难民了。

  “距离封魔巅、北天异族正式结盟,这才过了几年,我楚家治下便已发生十三起兽潮降临事件。茫茫北天,又有多少人正在或即将被异族戕害…”

  “这已经不是楚家历代族长、少族长能够处理的事情了。就连我这位楚家始祖,都不得不从爬出,再度踏入红尘…”

  “哎…”

  楚道人一声叹息,带着一众难民一路返回真炎星楚家。他并没有注意到,在他救下的这批难民之中,有一个人,其实并不是北天修士。

  宁凡!

  宁凡也在这批难民之中!

  他成功通过六道传送门,降临到北天了!

  可在即将到达北天的最后关头,传送出了差错!

  “想不到荒古仙皇的封印之力如此厉害,我避开了时空缝隙四百多道阳封印,躲过了七百余道目不可视的阴封印,却还是被隐藏最深的一道偷袭到了…除非事先知晓这道无相封印存在,否则绝不可能避开。那些古魔老怪以魔腔横渡四天星空时,肯定早就预知了最后这道封印的存在…”

  此刻宁凡四肢百骸无处不痛,周身上下布满了荒古仙域的封印符文,连脸上都花了一片,看起来狼狈极了。

  谁都没有料到,荒古仙皇隔断四天的封印之中,隐藏了一道无相封印,专门限制魔腔之类的位界挪移术横渡封印。

  在降临北天的一瞬,宁凡被封印偷袭,险些陨落在时空缝隙之中…

  这正是他的六道轮回门爆炸的原因。

  幸而宁凡神灵肉身强大,即便中了荒古符文,即便在最后关头遭遇了一小股时空风暴,仍旧活了下来。

  在那股爆炸波动中,宁凡被冲击波轰飞,一路从龟仙星飞到了白运星。

  按理说,好端端一个活人被爆炸波动轰到白运星,是要引发此地骚动的。

  可谁叫白运星运气不好呢?撞上了兽潮入侵。

  当无数异族凶兽借助古魔魔腔的力量,跨距离入侵到白运星时,白运星修士哪还有闲心管宁凡的死活?

  根本没人注意到宁凡从天砸落!

  所有人都在忙着和异族交火!

  于是乎,当楚道人平定了此地兽潮,顺手将宁凡当成难民带走了…

  说起来,宁凡此刻浑身伤口、灰头土脸、身体布满符文的模样,和难民也没什么区别了。

  “这是一个教训,既然知道荒古仙皇的封印中,除了阳封、阴封还有无相封,日后我无论如何,都不可能再被这无相封印暗算了…下一次横渡四天,断然不会如此。且这无相封印虽然厉害,但以我的本领,想要破除,并不困难,所需要的,只是时间…”

  “真炎星,楚家。想不到我才刚刚降临北天,便和这个家族的修士沾上因果了。想当初我在雨界的时候,曾受过楚家少族长楚悠然的帮助。楚家,河洛卫家,这些都是师尊在北天的朋友吧…不过根据我得到的情报,楚家似乎并没有万古仙尊存在,和师尊交好的楚家前代先祖,似乎也只命仙修为…真炎星楚家,何曾有万古仙尊坐镇了…”

  “那些楚家修士,似乎称呼楚道人为始祖…”

  “这楚道人身上有古怪,他的仙寿早就应该在岁月长河中断绝了,但却不知为何,居然欺瞒天道,活到了今日…”

  难民营中,宁凡思考着来到北天后的种种见闻,继而内视己身,研究起体内的无相封印。

  很强!这封印非常强!宁凡虽有破解之法,但那些破解之法,无不是左道手法,凭正道,显然不足以和第四步的荒古仙皇抗衡的。

  至于身上的伤势,也需要好好养养。

  还有北天的情报,也需要多打探一些。要用雨术吗?

  宁凡皱眉,并没有施展雨术,一界范围内打探情报。

  他的雨术旁人不认得,和他打过交道的暗族很可能认得。

  若是暗族知道他来到北天,会不会暗地里派人围剿他,他无法确定…

  在对北天一无所知的情况下,宁凡不打算冒险,暴露自己的行藏。

  那么,就使用另一种情报收集术好了。

  宁凡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,语气和蔼地问道,“近百年,北天发生了哪些大事,可以告诉我吗?”

  不多时,又捡了另一块石头,继续对话。

  此举落在其他难民眼中,显得十分怪异、另类,但没有人嘲笑宁凡。

  此地难民之中,不少人受了兽潮入侵的惊讶、刺激,发了疯。行为古怪的,并不只是宁凡一个人。

  在不少人看来,宁凡多半也是受了刺激,发了疯。

  “小姐,难民营里又脏又臭,你干嘛来这里?你又不是楚家的人…”难民营某处,一个侍女捂着鼻子,嫌弃道。

  “小红,这种话以后不要说了。我们客居楚家,不能白吃白喝,该出力的地方就得出力…”名为北诗的少女答道。

  这是一个有着圣洁气质的女子,若宁凡看到此女,必会察觉,此女的圣洁之感和思无邪很像,但在容貌上,二女却又各有千秋,皆有倾人一国的资格。

  “可楚家少族长未免也太过分了吧!小姐可是堂堂遗世宫大小姐,北家四仙子中资质最高的人!小姐住在楚家,是给楚家面子,可楚家居然派小姐来安置这些难民,简直是对小姐身份的侮辱。”侍女喋喋不休道。

  “身份?呵,在你眼中,我的身份很尊贵么,不过是棋子罢了…就连我娘也不过是…”北诗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,美目一黯。

  就连伤心时,此女也美得令人侧目!

  看着这样的大小姐,侍女小红一瞬间痴了,想起了某次听到的戏文。

  这戏文,简直就是在描写大小姐嘛,真是我见犹怜…

  “和你说太多你也不懂,你只需记得,如今北天局势险恶,北天修士之间理应互相扶持。就算没有楚家的要求,我也愿意帮助他们。你看,那个年轻人,他已经疯狂到和石头说话了…”北诗望着宁凡的方向,美目有了一丝同情,一丝感同身受。

  侍女小红顺着方向,看到了和石头对话的宁凡,一瞬间沉默了。

  这一刻,侍女小红感受到了自己的肤浅!

  那么多难民值得同情,可她居然只知道嫌这里脏,嫌这里臭…

  她的人格太卑微了!

  她的灵魂太丑恶了!

  和浑身肮脏、疯疯癫癫的宁凡相比,她,才是真正的肮脏!

  “小姐,我错了…”侍女小红愧疚道。

  “嗯,知道错了便好。既如此,你便随我一起,安置这些难民。先安置那些发了疯的人…”

  说话间,北诗带着侍女,莲步轻移,朝宁凡走去。

  此刻宁凡正坐在地上,忍着浑身符文痛苦,和石头对话。

  而北诗,则蹲在宁凡身边,努力忍下心中同情,以一种平等对待的口吻,对宁凡道。

  “不要怕,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吧,一生一世。”

  !!!

  宁凡将心神从万物沟通中抽回,一脸无语看着北诗。

  谁能告诉他发生了什么!

  他不就是和石头打探了几个情报吗,怎么就被一个不知从哪里蹦出的大小姐,发了照顾卡!

  此女居然要照顾他一生一世…

  咳咳咳,应该不是他理解的那个照顾吧…

  果然,当宁凡发动窃言术,轻易便看穿了此女此刻所有想法。

  窃言术能看穿女子的即时想法。

  此术需要配合宁凡的语言引导来使用。比如说宁凡故意问某个问题,引起女子的思考。只要此女开始思考这个问题,便可以被宁凡窥探到内心中的情报。

  但若是宁凡不主动引导,则只能看到此女眼下的内心活动。

  “原来如此,是我误会了,原来此女只是将我当成了一个发了疯的难民,在同情我,可怜我!”

  宁凡松了一口气。

  他的女人很多,可不想刚来北天,就惹上桃花。

  很明显,眼前的北诗并不是缠上身的烂桃花。

  “你还记得你的名字吗?我叫北诗,你呢…”北诗询问道。

  北诗…

  似乎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,有些记不起来了。

  宁凡没有继续窥探此女内心,想了想,还是出于礼节,回答道,“我叫宁凡。”

  “宁凡?这个名字,好像在哪里听到过…”

  北诗秀眉一蹙,不过很快便松了秀眉。

  大概是巧合吧。

  这世间,同名同姓的人多了去了,修士一生,岁月漫长,更是要遇到成百上千万的人。

  感觉某人名字熟悉,没毛病啊…

  “还好,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,没有疯到彻底。”北诗替宁凡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我没有疯…”宁凡更无语了,却懒得和此女解释万物沟通的玄妙。

  “对不起,你没有疯,是我说错了…”北诗生怕引起疯子的情绪波动,匆忙和宁凡道歉。

  算了,宁凡懒得理会北诗了。

  就算他再解释一万遍,北诗也会认为他是一个疯子…

  醉汉说自己没醉,是没有人会相信的…。

  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