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171章 庄生晓梦迷蝴蝶(三)

第1171章 庄生晓梦迷蝴蝶(三)

  将宁凡拽出时空轮回的敌人,毫无疑问就是魔罗大帝。

  只是有一点,宁凡不明白。

  此刻他遇到的魔罗大帝,似乎尚未成帝,只是仙王巅峰的修为而已,太弱小了。但在他所处的时空,魔罗大帝应该早已成帝了才对,且应该已经成为古魔渊的九大魔祖之一…

  所以说,他此刻遇到的魔罗大帝,并不是日后的魔罗大帝,而是无数年前的魔罗大帝么?因一场时空旅行,被他偶然碰上了?

  “卑微的时空罪犯啊,为你即将惨死的命运忏悔吧,尽情逃跑吧,哭泣吧,怨恨吧,摇尾乞怜吧!若你遇到的是其他井卫,或许还能保得一命,可谁让你倒霉呢,偏偏撞到本大仙手里了。哈哈哈哈哈!我奴六翼,告诉本大仙,这小子是不是已经被本大仙吓傻了,怎么一声不吭!击杀这样的胆怯之辈,真是太无趣了!”无法使用目力的魔罗大仙,睁着空洞无神的双眼,一面张狂大笑,一面对身为坐骑的六翼巨人询问道。

  宁凡微微无语,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感觉了,自己遇到的真的是过去的魔罗大帝?逼格有点低啊,种种表现完全像是一个二货…

  “启禀主人,这名罪犯的脸上并没有任何恐惧。小心些,情况似乎有些不对,此人给我的感觉很危险…”六翼巨人恭敬答道。

  “六翼啊六翼,你什么都好,就是性格太过谨慎无趣。也罢,今日本大仙就让你见识见识轮回之暗的力量!这可是六道轮回井卫必修之术!杀一个不入流的时空罪犯,简直太好使了!”

  魔罗大仙空洞的双眼,骤然间黑芒一闪,眼中映照出一颗连天之高的黑树树影。

  第二次,轮回之暗发动!

  宁凡几乎没有反应的时间,身体毫无征兆地,被数十根黑暗之力凝聚的黑色树枝刺穿,整个人看起来,如同是被乱箭射中的兵卒,又好像一只刺猬,狼狈至极。

  “有点门道,居然不是普通的黑暗之力,不受我暗阴阳的干扰。且这些黑树枝从出现到刺穿我的身体,居然没有任何时间间隔。这是一种因果层次的攻击,在黑树枝出现的瞬间,便直接呈现出刺穿我身体的果。又因为这些黑树枝,天生带有庞大的封印之力,一旦被其刺中,除非是二阶以上准圣,否则很难凭蛮力挣脱,会被黑树枝封印所有修为、行动能力,任人宰割…”宁凡嘴角渗出血液,双目却青芒闪烁,一瞬间便看穿了魔罗大仙的攻击底细,可还是受了伤。

  “不简单啊,小家伙,本大仙曾以此术斩杀了成百上千的时空罪犯,似你这般一眼看穿黑暗轮回树枝玄机的人,还是头一次遇到。杀了你似乎有些太可惜了,这样吧,本大仙网开一面,瞒过上面的人,偷偷饶你不死如何?不过你需要做本大仙奴仆,并在本大仙需要道尸修炼时,无条件任由本大仙吞噬,如何?只要答应这个要求,你就能多活很久哦,本大仙的建议不错吧?”魔罗大仙被宁凡的敏锐观察力吓到了,惊讶之后,神情有了算计之意,似想饶宁凡一命,嘿嘿怪笑。

  在魔罗大仙看来,被轮回之暗一招制服的宁凡,已经无力反抗他了,生死全在他手。他愿意网开一面,已经算是法外开恩,若是宁凡不领情,他不介意下一击就将宁凡干掉。

  “你收奴仆,果然只是为了吞噬么…”宁凡似想起了当年雨界的往事,想起了与六翼、巨魔、岚角、鬼目族的种种交集。

  倘若当年不是太素雷帝出手救他,或许他的命运,便是在未来的某一日,被魔罗大帝吞噬…

  若没有太素雷帝,他的修真路,早就已经,走完了…

  “痛快些!本大仙的建议,你答不答应!”魔罗大仙不耐道。

  “自然不会答应。你与我乃是生死仇敌,当然对你而言,这些都是未来的恩怨了,身在过去的你,想必是不会了解的。”宁凡面无表情道。

  “未来的恩怨?原来你这小辈来自未来,且还和本大仙在未来结了仇。嘿嘿,既如此,本大仙也是真的不想饶你性命了,你就安心的…”

  死掉吧!

  嗤嗤嗤!

  插入宁凡体内的黑色树枝,忽然开始吞噬宁凡的血肉,在宁凡体内植物般增殖、生长,将宁凡的血肉之躯生生撑爆,元神都绞碎了!

  “才撑了三息就被黑暗轮回枝干掉了么,太弱了…”魔罗大仙不屑道。

  “不是此人太弱,是主人太强!”六翼巨人奉承道。

  “哈哈哈!你这小嘴巴越来越甜了,说得对,说得对!是本大仙太过强大,此子不弱,此子不弱哈哈…”

  这对主仆正自欢笑,忽然面色大变,在同一时间脊背一寒,各自冷汗冒了出来。

  却见!原本应该已经被杀死的宁凡,随着紫色妖芒一闪,从不远处浮现了出来,居然未死!

  竟以幻术力量迷惑了敌人,让敌人误以为自己已被抹杀!

  “不可能!被轮回之暗制服的人,绝不可能逃掉,你又不是二阶准圣,怎么可能不死!”魔罗大仙纵然目不能视,这一刻也察觉到宁凡的恐怖了,冷汗不可抑制地流了出来。

  “你是从什么时候有了错觉,认为我被你的攻击打中了。”

  宁凡嘴角勾起一抹森冷的弧度,万古真身骤然发动,整个人化作金焰巨人,朝魔罗大仙扑了过来。

  宁凡此刻爆发出的一身煞气太强了!

  魔罗大仙简直不敢想象,宁凡区区仙王,竟杀过许许多多的仙帝、半圣。金焰巨人扑面而来的气势,更是让魔罗大仙感到胆寒。

  他意识到,自己今日是碰到铁板了,要是早知道宁凡是如此强大的时空旅者,他绝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来质问宁凡的罪名。

  可现在后悔已经太晚!

  只能奋力一搏了!

  轮回之暗,发动!

  嗤嗤嗤!

  在魔罗大仙发动攻击的瞬间,宁凡的金焰巨人被数十根巨型木刺贯穿,动弹不得。

  “制住此人了么…”魔罗大仙心有余悸道。

  “主人小心!这一次还是幻术!”六翼发动了感知手段,震惊提醒道。

  果然!

  原本被大量木刺刺中的金焰巨人,化作幻术泡影消失了。

  真正的金焰巨人,随着紫色妖芒闪烁,重新幻化了出来,终于逼近到魔罗大仙主仆跟前。

  幻术,发动!

  被幻术控制的魔罗大仙、六翼巨人,居然自相残杀,同时殒命!滋滋声中,二人躯体化作魔烟消散了。

  不是宁凡不想用其他手段灭杀这两个敌人,实在是因为此刻的他是以小成雷术穿越时空,无法触碰任何人,只能取巧,以幻术灭杀这两名敌人…

  “是你!是你!这种煞气,是你!上一次,上一次,我奴六翼在六道轮回井见过你!”

  “该死!该死!魔念死在审问空间,本尊无法获得任何情报,即便未来与你相遇,本尊也不会知道,自己的魔念曾被你杀死,该死!”

  烟消云散之际,魔罗大仙说出了让宁凡倍感奇怪的话语。

  类似的话,当年的魔罗大帝也曾说过,不过不是和宁凡说的,而是和当年神秘出现的紫衣强者说的。

  “轮回真是有趣,因果相连,无论修到多高的境界,经历多少的因果,所接触到的,仍旧只是片面…或许只有走完自己的所有轮回,才能了解到自己的完整因果吧…”宁凡若有所思的自语道,无人知,魔罗大仙消散前的话语,让他想到了什么。

  “可惜,没有击杀掉魔罗大帝以及他的六翼奴仆…他们应该不是本体降临捉拿我,而是通过某种手段,将部分魔念投影到我面前,被我斩杀的,只是一些魔念罢了…”

  宁凡遗憾地摇摇头。

  年少时,他被魔罗大帝欺负得有些狠了,本还想趁着这次机会讨回一些因果,可终究还是没有真正灭杀魔罗大帝。

  被灭杀的,只是魔罗大帝主仆二人的部分魔念。

  二人根本不是本体前来,只是借助某种手段,以魔念降临于此。

  没能击杀魔罗大帝,让宁凡遗憾,若击杀了过去的魔罗大帝,未来的魔罗大帝是否会受到影响?这一点,宁凡十分好奇。

  又或者,正是因为他今日没干掉魔罗大仙,才会有未来的魔罗大帝…他的无法击杀,从一开始就是注定好的事情?

  或许,轮回的剧本,是从一开始就写好的,既然魔罗大帝存在未来,那么过去就不可能被击杀。

  或许,轮回是不可能被意外所改写的,所有的意外,也都是注定,正如今日这场相遇。

  能改写轮回的,只有超出轮回层次的力量…

  “我击杀魔罗大仙的魔念,是注定。他魔念被毁,不记得我,未来相遇,算计我时,也不知过往…一切,都是轮回的剧本…”

  “要有多强的修为,才能走出这种既定剧本呢…”

  在轮回的错综复杂面前,宁凡又一次感到了自己的渺小,感到了自己知识的不足。

  不过他并没有感叹太久。

  因为他被这一战的战利品吸引了。

  那是一小截黑暗树枝,魔罗大仙虽是魔念降临,但带来的战利品却是本体,不是投影,可以缴获…

  明明只是一小截黑暗树枝,但带给宁凡的危机感,却很重。

  若不是宁凡幻术厉害,他已经被魔罗大仙干掉两次了。因果律一级的神通、法宝,总是让人防不胜防呢。

  “告诉我你的名字,你的来历。”宁凡发动万物沟通的能力,和黑暗树枝直接交流。

  黑暗轮回树枝么?

  宁凡从没听说过什么黑暗轮回树,也不知道什么黑暗轮回树枝。

  这一小截树枝若是细看,居然透着第三步的气息,可以想象,所谓的黑暗轮回树,放在真界也必定是来头极大的东西…

  “有此物在,我似乎可以着手改良魔化黑夜道象大成衍生的黑暗幻术了…可惜,我以逆命雷术穿越时空,无法触碰任何东西,此物,大概也触碰不到吧,更不可能带回现实世界的…”

  宁凡遗憾的伸出手掌,他以为自己触碰不到这根树枝。

  但古怪的是,他居然触碰到了!

  这种感觉,就好像他魔化黑夜道象大成那一次,在幻象世界当中,得到了四象血泉,因为道象大成。

  这世间,也有一些特殊东西,可以连接虚无与现实,连接过去与未来。

  四象血泉是这种东西。

  黑暗轮回枝居然也是!

  “想不到我也会犯糊涂。敌人既然拿此物攻击我,便说明此物可以碰到我,伤害我。我当然也可以触摸到此物…只不知,我能触摸到此物的话,能不能顺便将此物,从过去的时空,带回到现实世界…”

  宁凡目光精芒一闪,觉得此事可以尝试一二。转而想到了其他事,又感到十分遗憾。

  “说起来,我这一次施展逆命雷术,为何能在之前的时空滞留数百万年呢,且滞留了数百万年,我本人居然丝毫没察觉到时间流逝。之前那种奇异的状态,似乎相当不凡呢。此刻再想进入那种状态,却怎么也办不到了。看来是没有办法仔细研究那种奇异状态了…”

  宁凡遗憾的叹了口气。

  轮回法则只允许他的小成雷术,在异时空滞留四十年左右。能让他违背轮回法则的奇异状态,怎么想都厉害。不能再度进入这种奇异状态,真是太可惜了…

  轰!

  宁凡将黑暗轮回枝的魔罗印记抹去,将此物祭起,以此物力量轻易打爆了魔罗大仙的审问空间,并在打碎空间的瞬间,意识回归现实。

  同一时间,在遥远的某地,正以魔念监视六道轮回井的魔罗大仙、六翼巨人,同时从入定打坐中苏醒,咳出险些,面色惊骇。

  “怎么可能!本大仙的魔念居然被那名时空罪犯打爆了,那时空罪犯什么来头,竟连黑暗轮回枝都不怕!莫非竟是二阶准圣以上的修为!”魔罗大仙额头流下第一滴冷汗。

  “完了完了!本大仙的黑暗轮回枝没能传送回来,看来是被那厮抢走了!我命休矣!身为六道轮回井的井卫,却失去轮回枝,乃是重罪,是要被施加抹灭轮回之刑的!”第二滴冷汗。

  “只能逃跑了吗…圣宗势力遍布的山海界,肯定是不能留了。六翼你说,我们是逃去劫族执掌的尘界,还是逃去列仙征战的逆尘界…”

  魔罗大仙哭丧着脸,对奴仆六翼巨人问道,哪还有半点主人做派。

  “去逆尘界吧。巨魔早就劝我们投靠逆尘界紫斗仙皇了,听说在那里,古魔可以不卑躬屈膝地活着…”六翼巨人思考了一会儿,回答道。

  “真的假的!投靠紫斗仙皇,居然可以抬起胸膛做人!”魔罗大仙十分震惊、意动。

  至于后来他们有没有因为今日之事投靠紫斗仙皇,历史似乎早已证明了。

  …

  真雷族密地中,宁凡从入定中苏醒,看着随意识回归的一截黑暗轮回枝,嘴角勾起笑容。

  此物,居然真的被他从过去带到了现实!

  太逆天了!

  “有此物在,我的黑暗幻术可以具备十分强大的杀伤力了。曾经我的幻术缺乏攻击力,但日后,不会…”

  “不过眼下并不是炼化此物的时机。我对于真雷族覆灭的原因,还是有许多疑问,看来还有必要进行第四次逆命雷术了…”

  “之前在异时空滞留数百万年的奇异状态,我虽然无法再度进入,但只要曾经进入过一次,总还是有些收获的…”

  “第四次逆命雷术的施展,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…”

  休息了少许之后,宁凡第四次发动了逆命雷术!

  只是与之前的逆命雷术想必,这一次的雷术施展,明显有什么地方不同!

  …

  陌生的时间。

  并不陌生的地点。

  紫斗仙域大罗天之内,忽然飞入了一只蝴蝶。

  第四次逆命雷术,宁凡的落点,直接落在了大罗天之内,这里,是紫斗仙皇讲道的地方。

  大罗天本该是紫斗仙域看守最严的地方,此刻,这里却没有一个人看守,更没有一个人在这里论道。

  紫斗仙皇不在。

  紫斗列仙也不在。

  整个大罗天残破不堪,处处可见刀兵残迹。

  “莫非我第四次雷术的落点,竟是紫斗仙域覆灭后的时间点!”飞入大罗天的蝴蝶,自语道。

  这只蝴蝶,正是宁凡!

  且这一次回到过去的宁凡,竟保留了部分意识!

  按理说,施展雷术的人,都会以最接近本相的意识形态回到过去。

  从前宁凡是以人身回归,而这一次,不知他感悟到了什么妙理,竟自动以蝶身回归了。

  也因如此,他不知为何,竟能保留记忆不散,能带着意识在此地行动。

  可惜的是,仍旧没有任何人能看到他。

  “紫斗仙域,终于还是不复存了是么…嗯?不对,大罗天某个角落,还有动静…”

  宁凡忽然察觉到了什么,朝大罗天某个角落飞去。

  在那里,此刻正有一场激烈战斗正在进行。

  残破的大罗天中,一个周身缠绕血红雷霆的白发巨人,正与上千名太苍劫灵激战。

  围攻白发巨人的太苍劫灵,最低都是真血五星,便是堪比圣人的王血劫灵,都有数人!

  这种层次的战斗,太过恐怖,宁凡被眼前恐怖的斗法波动震撼了,更让他震撼的,是那名白发巨人。

  那名白发巨人太强大了!

  只凭一人之力,便打得上千名太苍劫灵毫无还手之力,最终,在那名白发巨人强行击杀了两名王血劫灵后,其他的太苍劫灵仓皇逃走,从大罗天退兵了…

  最终,残破的大罗天恢复了死寂。

  而那名白发巨人手持红色雷霆,好似大罗天的守护神一般,至死都在死守这片废土。

  那名白发巨人似乎已经死去很多年了,早已没了意识,却还能为了紫斗仙域而战。

  那名白发巨人的容貌,让宁凡感到熟悉,他仔细看过,发现此人居然是惠施。

  不是惠施圣人。

  而是第四步修为的惠施仙皇,但却已经陨落,没有任何意识了。

  “第二步轮回旅者,轮回测试结果,无害,此人可不杀…”惠施仙皇目光空洞,顶着宁凡的方向,自语道。

  他仍然看得到宁凡。

  但却再也不会和宁凡谈论鱼儿的快乐了。

  “明明紫斗仙域已经覆灭,惠施前辈却还在守卫大罗天,这是怎么回事…此事,又和真雷族被镇压有什么联系…”

  宁凡只觉脑海轰地一响,心中有了纷乱猜测,却无法确定答案。

  等等…

  惠施前辈身上的气息,和真雷族的血池献祭好像!

  莫非…

  宁凡面对着目光空洞的惠施仙皇,感受着惠施仙皇即便死而为尸,也要守护紫斗仙域的意志。

  这一刻,他对于真雷族被镇压的前因后果,有了最接近真相的猜测。

  “看来真雷族并不像传闻中那样,背叛了紫斗仙域…事实极可能,恰恰相反…”宁凡暗暗猜测。

  可下一个瞬间,就有一声声厉喝,从极遥远的时空传来,打断了宁凡的思考。

  空前的危机感,遍布全身!

  “检测到了!抢夺黑暗轮回枝的犯人又踏入了异时空!杀!”

  有数名圣人修为的轮回使者,来缉拿宁凡了!

  缉拿的原因,自然是因为宁凡上一次穿越时空,从其他轮回使者手中,抢夺了黑暗轮回枝!

  “不好!”

  宁凡面色一变,二话不说解开了逆命雷术,撤离回现实世界。

  就在他离开的瞬间,漫天黑暗之力席卷而来,却没能卷到宁凡…

  “该死!他居然是带着记忆穿越的,明明只是第二步修为,怎么做到此事!此子手段简直匪夷所思!”

  “若知晓此子带着意识,老夫无论如何,都不会暴怒出言!真是气煞我也!”

  …

  第四次逆命雷术,只穿越了极短时间便结束了。

  从入定中苏醒,宁凡的脊背已被冷汗浸湿。好险,差一点就要死在异时空了,穿越时空居然如此危险!

  “想不到第三次雷术时,我夺走了黑暗轮回枝,居然会引发如此严重的后果。日后穿越轮回,肯定还会被圣人级别的老怪物捉拿,看来逆命雷术不能乱用了…”

  宁凡一脸可惜。

  他还有太多的疑问,想要从轮回之中找寻,没有了逆命雷术,很多事情都无法打听了。

  他更隐隐有些后怕。

  倘若他第四次逆命雷术,不是取了巧,带着记忆穿越,绝对会在迷茫之际,直接被那几个圣人干掉。

  没有记忆的宁凡,穿越后即便遇到危险,也不知道如何解除逆命雷术,更不知要逃跑,只会迷茫发呆…呵呵,幸好他带了记忆,才能及时撤退!

  虽说第四次逆命雷术持续时间很短,宁凡还是打探到了极有价值的情报,对于真雷族被镇压的来龙去脉,有了诸多猜测。

  他定了定神,便发出一道传音飞剑,自然是发给飞凤仙王。

  飞凤仙王接到传音,立刻来到,一看宁凡的表情,她就知道宁凡可能已经知道了真雷族被镇压的原因。

  “小友真是天纵之才,老身本还担心十日太短,不够小友修成逆命雷术,却不料,小友只花了数日,便完成了修炼、穿越时空的所有事宜,且似乎还在穿越之际,获得了巨大收获…”

  飞凤虽然看不出物化之妙,却也能隐约看出,此刻的宁凡和之前有了极大变化。

  “前辈谬赞了。”

  “十日内,你一共穿越了几次?”

  “四次。”

  “嘶!竟连续穿越了四次!你的识海不会承受不住吗!”飞凤大吃一惊,她还以为宁凡顶多穿越两次,且两次都已经是高估了。

  却不料是四次。

  此子的识海坚固程度未免也太变态了。

  宁凡自然不会和飞凤解释自己神灵识海的强大,也不愿就此事多扯,而是开门见山道,“关于真雷族的始末,我已经有所猜测了,但还是先听听前辈的答案,来确认一二。真雷族,真的是因为背叛紫斗仙域,才被镇压吗?”

  “当然不是!”飞凤苦涩道。

  “也就是说,真雷族不仅不是紫斗仙域的罪人,反而是…紫斗仙域的幕后英雄么…”宁凡叹息道。

  “不错,我真雷一族始祖,为了守护紫斗仙域,付出了自己的生命,更付出了全族…我们,不是叛徒!具体细节我不知,族内也并未传下。亘古以来,我们真雷族人始终以为自己是紫斗仙域的敌人,是因为与紫斗仙域敌对才被镇压。就连太素当年离去前,也是这么认定的。但在太素离去后,某次机缘巧合,我的祖父穿越轮回时,偶然得知了部分真相。我真雷一族,不是紫斗仙域的敌人,而是紫斗仙修的一份子!我们之所以会被镇压,一切都是为了守护紫斗仙域!”

  “以残存族人的血脉力量,维持真雷族始祖的尸身不灭么…真是逆天的献祭手段呢…”宁凡叹息更甚。

  “是。”

  “既如此,我只剩最后一个问题了。”

  “小友请问。”

  “若我救了真雷族,贵族先祖恐怕会烟消云散吧…”

  “是。是否要拯救我们真雷族人,小友可自行决定。我已经活累了,是生是死都无所谓,其余真雷族人也都习惯了奴仆生活,救与不救,又有何分别…”

  飞凤苦笑离去。

  真雷族密地又一次只剩宁凡一个。

  宁凡看着真雷族的献祭血池,关于真雷族被镇压的始末,终于有了真正的答案。

  真雷族之所以被镇压,根本不是因为背叛,一切都是惠施仙皇的决定!

  真雷族的牺牲,是为了守护紫斗仙域!只要真雷族还被封印着,远在真界的惠施仙皇就能拥有源源不断的力量,使得他即便身死,也依旧守护紫斗仙域,守护残破的大罗天。

  但若是真雷族的封印被破,则惠施仙皇将会失去力量,尸身烟消云散。

  紫斗仙皇之所以不愿宁凡解封真雷族,是为了让惠施仙皇继续为了紫斗仙域而征战!

  这是紫斗仙皇的意志。

  也是惠施仙皇本人的意志。

  有光的地方就有阴影,想要和平便必定需要牺牲。宁凡之前不懂惠施仙皇的话语,此刻,他懂了。

  原来当初,惠施看着河下鱼儿的时候,便已经有了求死之念,便有了为紫斗仙域奉献一切的心理准备。

  于是,惠施仙皇本人牺牲了,更带着整个真雷族牺牲了,可换来的是什么呢?

  换来的,是整个真雷族被当成了叛徒镇压,族人十亿年来,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。幻梦界中,没人知道真雷族的牺牲,没人知道真雷族的奉献。当真雷界内的封族还在大肆欺压真雷族时,他们可想过,自己欺压的是守护紫斗仙域的幕后英雄…

  这就是惠施仙皇的意志,宁愿背负污点,背负一世骂名,也要在阴影中守护紫斗仙域。

  即便战死,即便失去意识,也要以残骨继续守护残破的大罗天。

  惠施仙皇的抉择,让宁凡肃然起敬,但却不敢苟同。

  从此事之中,宁凡看出了紫斗仙皇、惠施仙皇的性格。那种性格,是可以为大局舍弃小我的。

  为了守护更多的紫斗仙修,他们可以牺牲少数人,便是牺牲自己,也是在所不惜的。

  这是一个极其考验统治者的命题!当生命可以数量化,放在天平两端,你是要救一人,还是救一百万人…

  宁凡自问,这种舍小保大的做法,他,做不到!在他眼中,一人也好,一百万人也好,没有分别!

  他更加做不到,为了守护紫斗仙域,牺牲自己的亲人,牺牲自己的朋友,牺牲自己的挚爱。

  他最多会为想要守护的东西,牺牲自己…

  这便是,道不同…

  “我虽然憧憬着紫斗仙修,但可能,一生一世也无法成为真正的紫斗仙修…”

  “至于真雷族。他们为了紫斗仙域,已经背负了太多屈辱,他们是为了紫斗仙域遭受的镇压命运,可以说是阴影中的英雄,明明有功于紫斗仙修,却要背负骂名,何其不公…”

  “我所憧憬的紫斗仙域,并不是舍一而救万的世界,而是没有舍弃的世界。这种理想世界,或许正如惠施前辈所言,并不存在,但正因为不存在,才有构建的必要。否则我辈修道一生,所求为何!”

  “所以,就算这一次拯救真雷族,会违背紫斗仙皇的意志,会辜负惠施仙皇死而不屈的战意,我也要,救!”

  “至于此事可能引发的因果,我宁凡,愿一力承担!”

  轰!

  宁凡豁然站起,化作一道流光,冲出真雷族密地,冲出真雷族的苦寒雪原,朝着真雷界的封族所在一路飞去。

  他的意志从未有一刻,如眼下这般强烈!

  这一刻,纵然紫斗仙皇复生,纵然惠施复生,也阻不了他!

  …

  封族,是真雷界的最强势力。

  此刻封族之内,正在举行最为盛大的道果大会。封族族内有一株神树,名为天妖雷树,每隔千年,天妖雷术会结出一批天妖道果,封族道果大会也因此而来。

  道果大会是封族最重要的事情,其重要程度,甚至要高于真雷界中等、低等修士作乱。

  这也是封族十二雷尊明明得知了紫雷道君被擒之事,却不急于拯救的原因,

  没有任何事情,能比道果大会更重要!

  没有任何事情,能比雷树大人的喜怒更重要!

  若是道果大会半途中止,雷树大人一定会生气的。

  本来近些年搜集到的真雷族强者血液过少,已经让雷树大人不喜了。

  倘若再在这个关头,半路中止道果大会…那后果,十二雷尊都不敢想。

  “没办法,只能让那个擒拿紫雷的人,再逍遥几日了。等道果大会结束,我等十二雷尊联手拿他,还不是易如反掌…”几名雷尊正在笑谈此事,忽有一道好似万古寒冰般森冷的神念,从天而落,化作暴雨,将整个封族笼罩其中!

  “以我宁凡之令,封族道果大会,即刻中止!”何其霸道,不容拒绝!

  此言之狂妄,令十二雷尊勃然大怒!

  他们不去找宁凡的麻烦,宁凡居然自己上门送死,真是好胆!

  且还敢命令封族即刻中止道果大会,此人以为他是谁,紫斗仙皇吗!他有什么资格对封族下达命令!

  “来人,杀了此人!”

  在雷树大人发怒以前,十二雷尊已经通告全族,对宁凡下达了格杀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