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fa888 casino手机版 > 修真小说 > 执魔 > 第1164章 不灭墨麒麟

第1164章 不灭墨麒麟

  宁凡拨开茫茫海雾,沿着另外一个方向,朝赤虹星海的内部海域飞去。

  那两名飞升修士,让宁凡有些在意。毕竟都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,若对方在这片星海遇到危险,宁凡倒不介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给对方一些帮助的。

  不过那个胖子,更让宁凡在意。

  余一痴…

  此人绝不可能只是一个化神小辈!倘若没有看出此人身上的一些问题,宁凡还不敢如此肯定,不过此刻他有十足的把握认定,那个胖子是一个强大存在,而非表面上的憨厚老实、人尽可欺。

  “此人的道念,给我一种十分排斥的感觉,那种排斥,来源于古魔血脉…莫非此人的真实身份,是一个佛修…”

  “此人表露的修为只是化神境界,这修为没有刻意伪装,而是真实如此。他不是本尊到来,而是类似于分神降临,又不是我理解中的那种分神。此人本尊修为,应该已经修到了半步准圣的层次,且距离准圣之境,已经很近…”

  “此人身上更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,和木松前辈极其相似。那种感觉,是向螟子、后土前辈等准圣都不具备的…莫非,此人和木松前辈一样,都是睁眼修士…”

  “睁眼,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…他看到的世界,我看不到…”

  “东天老怪当中,似乎没有如此强大的佛修,莫非此人出身于其他三天…若这个猜测正确,此人是何时派出分神降临东天的呢?若是界河之乱前还好;若界河之乱开始以后,此人还能无视荒古仙皇的封印降临东天,手段就有点恐怖了…”

  宁凡心思飞转。他不知道这个胖子的来临,是好是坏,又是否存在某种算计。

  堂堂半圣存在,应该不至于大费周章,降临东天算计同船弱小修士的;从对方一霎间流露的惊讶神色来看,此人也不是冲着他来的,此番相遇,只是一场意外…

  莫非,此人也是为了此地的大千彩虹而来?

  宁凡正自沉吟,远方海浪忽然有了异样,有一道激流水柱直冲天际。

  那水柱直冲天际三千丈,回落时,忽而一分为六,化作六把千丈之巨的水之长矛,朝宁凡贯穿而来。

  “这才进入星海一百万里,便遇到凶兽袭击了么…”

  对于刚刚经历界河杀戮的宁凡而言,这等袭击根本算不了什么。随手祭出已被乌老八再度修复的水淹一界瓶,直接将所有水行攻击收入瓶中,无声无息。又张口喷出炎雷之火,以火焚海,只数个呼吸,便将数千里的海域蒸干,干涸的海底,露出了上百头上古凶兽的焦尸,都是些成年期的舍空、碎念凶兽。

  宁凡继续前进,一路斩杀了数百头上古凶兽后,终于来到目的地。

  这里是赤虹星海的最深处,一道九色彩虹如巨龙饮水,悬于海上。在那巨大彩虹的下方,无数上古凶兽浮出海面,吸收着彩虹中的灵气,日复一日修炼着。

  修为越高的凶兽,占据的修炼位置越好,似九色彩虹的灵脉要冲之地,则唯有三头半圣凶兽有资格踏入其中,其他凶兽一旦踏足此地,必定会被三头半圣兽灭杀。

  宁凡的到来,打断了这些凶兽的修炼!

  当察觉宁凡只是一介仙王以后,无数凶兽目露凶芒,直接朝宁凡杀了过来,其中不乏几头万古凶兽。

  这些凶兽目光完全被凶焰掩盖,内心充斥着恶念,极难被修士收服,更无法与宁凡产生任何交流。似木松道人这等东天准圣,都曾动过念头,想要收服几只半圣凶兽充当护山童子,可惜多次尝试无果,最终只能放弃。

  即便是奴禁,也控制不住这些凶兽,他们宁可死,也不愿被人束缚,凶悍无比。

  那些东天准圣收服不了半圣凶兽,却也不敢击杀修为太高的凶兽。因为这里的凶兽是最纯粹的恶念所化,尤其是万古境界的凶兽更加棘手,斩杀万古凶兽之时,绝对会沾上对方的万古级恶念,极难拔除。

  越是修为高深者,越不愿沾染不利于修行的东西。又因为这些凶兽往往只在赤虹星海范围内活动,不会侵犯东天修士的利益,如此一来,东天大能们索性放任这些凶兽的存在,完全将这赤虹星海当成了门徒历练之地。

  “三百万,四百万,五百万…此地有超过五百万头凶兽么,足够进行好几次百万召唤了…”

  宁凡内心不知在盘算着什么,忽然咬破指尖,以血为引,指诀一掐。

  只掐了唯一一个指诀。

  但便是这一个指诀,居然在彩虹海上,召唤出了中等数量的冥界鬼花,而宁凡,就像是君临于所有鬼花之上的帝王。

  经过宁凡的不断练习,召唤冥界鬼花的上千指诀,已经被他缩减到一个指诀。若是熟练度进一步提升,他迟早可以做到无诀释放此术。

  中等召唤,可以释放十名不灭鬼卒参战。可惜宁凡目前只有一个不灭鬼卒,只有八头之身的万圣龙王,被宁凡召唤了出来。

  第一波冲向宁凡的凶兽,一见万圣龙王现身,本能得有了一些忌惮,但那忌惮很快就被内心的凶焰淹没,速度不减,继续冲来。

  身为不灭鬼卒,万圣龙王对宁凡有着绝对忠诚,又怎会让这些凶兽攻击宁凡,八个蛇头喷出百万蛇影,无数凶兽被蛇海淹没,毒杀。它们的尸血,全都被附近的冥界鬼花的吞噬。

  短短十多个呼吸,上万头凶兽被万圣龙王杀光,其中包括一名准帝凶兽。

  此举,激怒了此地所有凶兽,更多的凶兽杀了过来,继而被万圣龙王轻易灭杀。

  “别杀多了,先杀一百万,其他的留下…”宁凡对万圣龙王命令道。

  “遵命。”万圣龙王恭敬答道。

  只几个照面的功夫,万圣龙王便击杀了超过十万的凶兽,倘若没有同级强者阻挠,完成击杀百万凶兽的任务,只是时间问题。

  吼!

  终于有仙帝凶兽坐不住了,数名仙帝联手,朝万圣龙王攻来。

  他们的攻击颇为不弱,但却无法让不灭鬼卒身份的万圣龙王受到任何伤势。

  又十数个回合,数名仙帝凶兽皆被万圣龙王咬碎肉身,只有妖魂逃掉,心惊不已!

  “找…死…”

  眼见仙帝奈何不了万圣龙王,终于有半圣凶兽出手了。

  那是一头九翼妖凤模样的凶兽。

  每一头凶兽都是由多名恶徒死后恶念聚集而成,很显然,这名半圣凶兽的恶念构成,是以一只九翼恶凤为主,其他恶念为辅,故而才会呈现这一形态。

  “蝼蚁!”

  万圣龙王神情淡漠,与九翼妖凤战在一处,轻易便占了上风。

  实际上,这只九翼妖凤和生前的万圣龙王,实力半斤八两。但谁教不灭鬼卒不死不灭呢?可以不死不灭的万圣龙王,占了巨大便宜,硬接九翼妖凤的所有攻击都可以毫发无伤;九翼妖凤则不然,每每被万圣龙王伤到,那便是实打实的伤势,随着时间的推移,形势越来越不利了。

  这是一场不对等的战斗,九翼妖凤若无强援,落败只是时间问题。

  “我…来…助…战…”

  另一头墨麒麟模样的半圣凶兽,加入到战圈,但即便是二打一,万圣龙王仍旧占据绝对上风。

  可惜的是,万圣龙王也只能做到占据上风。由于攻击不足,想要一面倒地碾压敌方两名半圣,很难。

  “对于不灭鬼卒而言,防御其实已经不重要了,很少有手段能对他们造成伤害。万圣龙王本身就擅长防御、保命,这些手段与不灭鬼卒的不死能力稍微有些重合了;它本身攻击能力并不高,若他攻击神通更厉害一点,以其不灭之身,对上同级强者便是以一杀二,以一杀三,应该也能轻松取胜;可眼下,却只是略占上风…”

  宁凡微微摇头,他对万圣龙王的攻击能力并不满意。

  内心则暗暗盘算着,日后制作不灭鬼卒,是否应该首选攻击高的强者作为材料,才能让不灭鬼卒的优势最大程度的发挥…

  “擒贼…擒王!”

  第三头半圣凶兽,眼见两名同伴战况不利,居然不去助战,而是朝着一旁观战的宁凡偷袭而来。

  那是一头白耳苍狗模样的巨犬,毛发很长,看上去威武如狮。

  能想到擒贼擒王的计策,这只白耳苍狗的灵智,显然还没有低到无可救药的地步,几乎算是此地上古凶兽当中的智者了。

  不灭鬼卒确实难以灭杀,但若是直接将召唤者控制住,逼迫召唤者解除召唤,无疑可以一瞬间解决掉万圣龙王这一大敌。

  计策是对的。

  但这条大狗,却错估了宁凡的实力。

  宁凡一步踏出,于万道金焰中变化出万古真身,张口喷出连天火海,将白耳苍狗烧得皮毛焦糊,成了一条黑狗。

  看起来白耳苍狗伤得挺重,但其实,其体表皮毛的焦糊,已卸掉了大部分炎雷之火的威能,皮下肉身并未受多少伤。

  饶是如此,白耳苍狗也是大为心惊,怎么也想不到区区仙王修为的宁凡,一身火焰居然会如此恐怖,哪里还敢小觑宁凡。他腹部微微鼓起,愤怒地一吼,滚滚黑风从腹内喷出,化作十数道不知名的黑色风刃,袭向宁凡。

  宁凡认不出那黑风是何物,但却从中感觉到一丝威胁。能让他的万古真身略感威胁,可见这黑风绝非等闲。

  他没有硬接黑风,而是幻化出古国灭神盾的虚影,将攻势黑风轻易挡下。

  没有给白耳苍狗更多的攻击机会,宁凡散了灭神盾虚影,抬起一根手指,朝着白耳苍狗凌空一点。

  “十倍劫闪!”

  猩红的劫闪光柱铺天盖地轰出,白耳苍狗欲以口中黑风抵挡劫闪红芒,但黑风却被轻易毁灭。

  这是何等毁天灭地的红芒,带给白耳苍狗深深的危机感!

  这是宁凡模仿血神更乌所创出的劫闪,原理和血神更乌大体相似,但细节处却更加玄妙。

  白耳苍狗眼见挡不住这红芒攻击,立刻便想要躲闪。然而这红芒却好似可以追踪一般,任由他如何躲闪,最终都会被红芒追上。这种空间追踪能力,是血神更乌的劫闪所不具备的,也是宁凡的独创。

  最终,白耳苍狗在躲闪了数十下之后,终于还是被劫闪红芒命中,发出一声闷哼。

  十倍劫闪的威能,比先天中品的炎雷之火还要略强几分,这一次是真正伤到了白耳苍狗。

  “十倍劫闪是我如今的劫血修为,所能释放的极限。因为修为的差距,我的十倍劫闪,威能上远远不如血神更乌的十倍劫闪,但对付弱一些的半圣,还是足够的…”

  十倍劫闪,十指连发!

  宁凡双手抬起,十根手指同时释放出十倍劫闪,十道猩红光柱呼啸打出,他本身的法力居然没有消耗多少。

  要知道,没有了回神米之后,宁凡为了避免心神浪费,并没有和往常一样,一交手便开启十字光环。此刻的他,没有法力无穷的加成。在这种条件下,他十指连发十倍劫闪,居然只损耗了极少量的法力。显而易见,宁凡开发出的十倍劫闪,对于法力的消耗,相当低,是一种极为实用的攻击手段。

  十道红芒同时轰在白耳苍狗身上,好似血色的烟花相继爆开,半空中不断有闷哼声传出,白耳苍狗的伤势迅速加重着。

  半个时辰过去,白耳苍狗已经被宁凡打得奄奄一息,濒临陨落了。

  万圣龙王则顶着两名半圣凶兽的攻击,强行灭杀了一百万数量的低阶凶兽,完成了任务。

  当此地死亡凶兽达到一百万数目以后,冥界鬼花开始大量繁殖,这是中级召唤升级为高级召唤的证明。

  在高级召唤的条件下,宁凡灭杀敌人,是有机会将敌人制作成不灭鬼卒的。

  轰轰轰!

  又是一轮火力全开的十倍劫闪连发,白耳苍狗生生被宁凡轰成了粉碎,血溅长空,含恨而亡。其尸血下落后,被冥界鬼花吞噬,残魂亦被鬼花吞噬。

  “雷婴现!给我护法,不得让任何人打搅我!”宁凡将雷婴放出,令道,他这是要开始以白耳苍狗为材料,制作不灭鬼卒了。

  “遵命。”雷婴骑着始祖雷雀,手握雷霆护卫,任何试图干扰宁凡的凶兽,皆被其雷力轰杀。

  因为白耳苍狗与宁凡的实力差距较大,故而制作鬼卒的成功率约莫可以达到七成。

  与当初制作玄尾道人的三成成功率相比,七成相当不错了。

  “七成…若算上我的气运因素,真实成功率,应该可以达到七成五以上…”宁凡估算着。

  四分之三的成功率啊,当真不低,若还是失败,那就不是运气的问题了,而是手法的问题。

  无奈的是,这仅仅是宁凡第二次制作不灭鬼卒而已。比之上一次,这一次的失误已经明显减少了很多,但宁凡的手法还是存在一些瑕疵,最终导致不灭鬼卒制作失败…

  这是不灭鬼卒第二次制作失败了…

  “居然如此困难…”

  宁凡叹了口气,说不失望那是假的,不过以他的道心之坚,几乎只一瞬间,便从失败的阴影中走了出来。

  “罢了,且等过了十二个时辰,再来一次吧…”

  冥界鬼花制作不灭鬼卒,有十二个时辰的时间间隔,一日之内,只能制作一次。如此一来,就算此刻击杀了剩余两头半圣凶兽,也没有任何意义。

  宁凡将冥界鬼花的召唤解除,并收回了雷婴,扬长而去。

  那些上古凶兽一见宁凡行凶后“潜逃”,皆感到了莫大羞辱,朝着宁凡离去的方向追击了一段路,却自然不可能追上宁凡的。

  无奈之下,这些上古凶兽只能陆续返回九色彩虹之下,重新吞吐彩虹灵气修炼。

  十二个时辰后,宁凡去而复返。一见宁凡还敢上门,大把凶兽朝宁凡杀了过来,仍旧对宁凡没有任何恐惧。

  恐惧?那种感情,此地的上古凶兽显然并不具备,也没有那么高级的思维能力。

  “不愧是恶念所化之兽,居然只知道杀敌。可惜,尔等有三名半圣我尚且不惧,如今只剩两名,更非我对手了…”

  召唤,冥界鬼花!万圣龙王现!

  灭道雷婴现!

  宁凡甚至都不必阿芙洛和黑魔帮助,就能轻易干掉这些上古凶兽,这让二女郁闷不已,她们还想给宁凡帮忙呢,看来是没有出场的机会了。

  一个时辰后,宁凡一行杀够了百万凶兽,又一次达到了高级召唤的要求,开始在高级召唤的前提之下,制作不灭鬼卒了。

  不知恐惧为何物的凶兽们,自然也不知逃跑为何物,最终,又一名半圣凶兽被宁凡所杀,这一次被击杀的,是九翼妖凤。

  成功率,六成五。这妖凤的实力要比白耳苍狗厉害一些,故而成功率也要低一些。

  这一次,宁凡努力改善着手法,由于已经是第三次制作鬼卒,他的手法越来越熟练,基本已经没有失误了。

  可这一次,还是制作失败了。

  这一次倒不是手法问题,而是宁凡恰好点儿背了一回,撞上了三成五的失败率。

  再幸运的人,也无法一路走运,对此,宁凡也是深感无奈,只能又一次离开了。

  第三日,宁凡又来了。

  此地只剩最后一个半圣凶兽了,在宁凡、万圣龙王、灭道雷婴的围攻下,这只墨麒麟模样的凶兽含恨而亡。

  这一次宁凡没有手下留情,所有试图进攻他的低阶凶兽,全部被斩,一次性斩杀了三百万低阶凶兽作祭品,才着手制作不灭鬼卒。

  或许是这一次献祭的祭品比较多。

  或许是宁凡这一次的手法,没有一次失误。

  或许是宁凡的好运终于奏效了一次。

  这一次的不灭鬼卒,制作成功!

  自万圣龙王之后,宁凡多了第二名不灭鬼卒——墨麒麟鬼卒!

  麾下又多了一名半圣战力,对于宁凡的实力提升,自是不小。且他还顺道清光了此地上古凶兽,数十万里的范围内,已经没有任何一只凶兽跑来阻挠宁凡办事了。

  “是时候催熟大千彩虹了…”

  宁凡站在海面上,看着海雾迷蒙中,那瑰丽夺目的九色彩虹,神情有些无奈。

  为了开发伪魔腔,他需要在这片星海忙上二十年左右。二十年,希望北天的局势别出岔子…

  一年过去,两年过去,三年过去…

  宁凡在星海深处,忙着催熟大千彩虹;星海外围区域,也有一艘星舟,载着幻云宗的修士,在此地历练。

  这是宁凡来到赤虹星海的第七年,也是幻云宗弟子们,前来历练的第七年。

  轰轰轰!

  某处无人海域,幻云宗的林姓渡真一口气秒杀了三四只幼生期凶兽,得意不已。

  “这是老夫七年来,灭杀的第一千四百四十九只上古凶兽了。纵横星海七年矣,未尝一败,欲寻一敌手而不可得!人生不幸,莫过于此!无敌是多么,多么寂寞…”

  星舟上,林姓渡真挥了挥衣袖,抖落一袖海雾,一副前辈高人做派,大吹法螺。

  在他身后,一众幻云宗弟子早已对林姓渡真的行为感到麻木,一个个都懒得搭理他。就连那两名飞升少女,都对林姓渡真感到无语,暗暗腹诽:传说中的真仙老怪,难道都这幅德性?那些波澜壮阔的真仙故事果然都是骗人的…

  “林前辈,为什么你整整七年,都不敢往更深处的海域前进呢…好难懂,好难懂啊!既然你那么想找强大的对手,就把星舟开到深海区呀,那里肯定有成年期的上古凶兽,能满足前辈的战斗**。”名为余一痴的憨厚胖子,揉着后脑勺,一脸无知。

  “哎,你小小年纪,怎么会懂。若非身边有你们这些低阶弟子跟随,老夫怎会逡巡于此,踌躇不进。不过是担心尔等的安危罢了。难道老夫是怕和那些真正强大的凶兽战斗吗!难道在你心中,老夫是那种胆小怕死的人吗!”

  林姓渡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,长吁短叹。

  正准备教训教训多嘴长舌的胖子,忽然间,林姓渡真表情一僵,愣在原地。

  就在星舟行驶的路上,有一大片海域,被人以无上火焰生生蒸干,数百头舍空、碎念凶兽的焦尸,触目惊心,呈现在所有人眼前!

  “天、天呐!这些都是成年期凶兽,一个个身上传出的气息,比林前辈还要强大!他们为何死在这里,难道是遇到了天灾吗!”

  “太热了!这里的火元力太重了!居然还有雷原理!这里一定是被天火天雷毁灭过,否则海水怎么会蒸干了这么多年,都无法重新灌满此地。只要海水流向这里,都会被此地余温再度蒸干,真是太可怕了!”

  一众幻云宗弟子全都受到了震撼。这些年,他们见过最大的场面,就是林姓渡真和一名命仙修为的幼生期凶兽对决,何曾见过数百头舍空、碎念焦尸成片的场面。

  林姓渡真内心狂跳,哪里还有心情吹嘘!

  他是真的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!

  低阶弟子看不出来,他堂堂渡真如何看不出来!此地哪里是被什么天雷天火毁灭过,此地分明是被一名无上存在,以传说中的先天火焰、雷霆交织毁灭过。

  多年过去,此地干涸的海底仍旧无法填充海水,正是那经年不化的残留火、雷元力在作祟。

  “是什么样的强者,才能在海洋中心蒸干一大片海域,令此地海洋出现一个诡异的无水区…仙尊?仙王?不,起码得是仙帝!乖乖,莫非有哪个仙帝前辈干得好事!从气息上看,那名前辈应该是六七年之前,从此地经过的。那名前辈该不会是跑到星海深处了吧…”林姓渡真再怎么自大,此刻还是被深深震撼了。

  唯一没有感到震撼的,只有那个胖子。

  他难得地眯缝了双眼,看着眼前的海水空洞区,自语道,“炎雷之火,先天中品…东阎罗倒是好本事,只不知这等手段在他的诸多手段当中,可以位列第几。与我的菩提青莲火相比,又孰强孰弱…”8)